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赤道与北极星-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鹿,我喜欢你。”他说,“真的喜欢你。”
  她听得浑身一颤,死死地盯着他的脸庞。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才不想伤害你。”他从椅子上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微微蹲下身体,仰视着她,“因为喜欢到不知所措,所以那次才会断然拒绝你。”
  “如果我不把你当一回事,那一天我大可以和你打一个分别炮,反正从此以后都见不到,但是请相信,我不对你下手不是因为你年纪小,而是因为我舍不得,正是因为我的犹豫才造成了你伤心地离开A市。我也不是一个会追女孩子追到跨市的人,你可以说我骨子里淡漠不近人情,的确,我很少会做出违反理智可控范围的行为,这才是为什么我会和我前女友提出分手的原因。”
  “那你为什么刚刚要说那种话呢?”
  她侧过脸看向他,眼眶已经发红,“你为什么要把我推给其他的男孩子呢?栗岛,我不需要等到大学,现在就有其他男孩子喜欢我,他比你年轻,长得也很帅,也不会像你一样让我心里那么难受,可是我不会把他带回家,我只会把你带回家,毫无防备地。”
  Only love can hurt like this。
  但是只有爱才能让她真正地感到那么伤心,因为爱情才是会让人痛到骨子里的东西。
  “我知道的,”他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正因为我知道,我才说今天我是鼓起了多么大的勇气才来到你的面前,我一边希望你能够一直喜欢着我、陪在我的身边,一边又希望你应该获得青春又美好的人生,我很矛盾。”
  “你也很自私,”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是啊,”他点头,“我知道我很自私,我甚至是一个家都不在T市的男人,可我就这样贸贸然跑了过来,要求一个年轻可爱的女孩跟我这样的老男人在一起。”
  她本来想止住的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掉落,天知道她有多么希望能够听到他嘴里说出这样一番话,她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他是她这辈子第一个喜欢上的男人,虽然她可能压根都不了解他,这份喜欢也可能是盲目的,但是她就是喜欢他,本以为是艳遇的情感冲昏头脑,可是就算回来了,她也忘不了他,明知道有种种的问题阻隔着他们,她依然想要抓住这份不可能的爱情。
  “小鹿,那个喜欢你的男孩子,长得真的很帅么?”栗岛一边用手帮她擦眼泪,一边冷不丁地问了这么一句话。
  夏小鹿一愣,根本没想到那么成熟的他居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立刻在他的手掌里破涕为笑,“……你是笨蛋吗?”
  “是啊,”他摇摇头,“我都追到这里来了,我不是偶像剧里的笨蛋男主还能是什么呢?”
  她咬了咬嘴唇,又想笑又想哭,“你在这里待几天?”
  “两天吧,后天早上就走,”他说,“我本来想着如果要是没拿下你,我当晚就直接回A市的,太丢人了。”
  “那你现在算是拿下了么?”她眨了眨眼睛。
  “我不知道啊……”他放下手掌,慢慢凑近她的脸颊,“你告诉我,好不好?”
  他薄薄的嘴唇近在咫尺,让她的心跳陡然开始加快,这张俊脸从一开始就让她这颗少女心神魂颠倒,她再也没有犹豫,立刻就低下头亲了下去。
  亲了一会,见他没什么反应,她睁开眼睛,小声地道,“……你怎么?”
  栗岛笑了笑,伸出手捧住了她的脸颊,在她的唇边摩挲,“你这个,太小儿科了,来,叔叔教你大人的接吻。”
  ……
  等大人的接吻结束之后,夏小鹿整个人都快冒烟了。
  栗岛坐在地板上,把她抱在怀里,爱怜地亲亲她的脖颈。
  而她靠在他的怀里,虽然觉得此时美梦成真很幸福,可还是略微地有一些忧虑,但是因为此时气氛太好,又不舍得提出破坏气氛。
  “好了,肉麻的环节过了,咱们来点实际的,”他将脸颊靠近她的脸颊,“小姑娘,接下来你可能要面对三年的异地恋,你能接受吗?”
  她一怔,“啊?只有三年吗?”
  栗岛也一愣,调侃道,“你想要几年?”
  “我以为你一直不会回来的,我还想着要去A市工作啊,”她说,“毕竟你是一个那么爱自由、不想安定的人……”
  他耸了耸肩,“啊,飞累了,就想有个家。”
  “谢谢你选择我,我会好好对你负责的,”她说得特别认真,“栗岛,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他被她说的话一感动,圈着她的手臂又紧了一点,“我真怕你以后上了大学被其他男人骗走。”
  “不会的,”她拍拍他的手臂,“我觉得他们都很幼稚,我只好老男人这一口。”
  “那你要是被其他老男人骗走怎么办?”
  “不会的,因为他们都没你长得帅,骗不走。”
  “真的?”
  “真的。”
  “小鹿,三年,或许比三年更短,我就会回来你所在的这个城市,”他说。
  “……你难道要放弃你在A市的甜品店吗?”她问。
  “不会啊,我可以雇人打理,然后我在T市再找一个我喜欢做的工作。”
  她的心都被他的话塞得满满的,感动到想要流泪,开心到想要尖叫,他原来真的为了她,考虑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
  “那,我们拉钩,三年后,你回到我身边陪着我,再也不许走了。”
  “嗯,拉钩。”
  两根小指头勾在一起,轻轻晃了晃。
  “我会等你的。”她看着他,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不会变心的。”
  他笑了起来,亲了她一下,“我也不会让你等很久的。”
  

  ☆、尾声 赤道与北极星(上)

  尾声赤道与北极星(上)
  **
  三年后。
  童熙舟刚走进卧室,就看到千世像只猴子一样不断地在床上翻来覆去、滚来滚去,从床头滚到床尾,再从床尾滚到床头。
  他只觉得好笑,在旁边悄声无息地站着瞅了她一会,不动声色地朝床边靠近。
  “呀!——”
  她完全没注意到有一只猎豹蓄谋已久地在朝自己靠过来,刚从左边翻了个身,就看到某人已经把她牢牢按在身下,一脸暧昧笑容地看着她。
  “宝宝,在干嘛呢?”
  就算都在一起快四年了,千世还是毫无防备地被他叫得老脸一红,立刻烦躁地用手掌挡住自己的脸,“我烦啊!”
  “烦什么?”
  “当然是烦明天的婚礼啊还能是什么!!”小老虎抓狂道,“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结婚,连个过往经验都没有,我怎么能不烦啊!”
  “噢?”某人很冷静地抓住了她话语里的语病,“第一次结婚?你还想结几次?还想二婚?三婚吗?和谁?”
  千世被他练得现在只要一听到他压低声音说话就有些不寒而栗,此刻很明智地就把自己的脸颊埋在手心里装死。
  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在她装死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睡衣被他轻轻地掀开了,下一秒,一只大手熟练地就滑了进去。
  “喂!”她又羞又怒,赶紧去抓那只手,“好好说话耍什么流氓?”
  “对自己老婆耍流氓怎么能叫耍流氓,”他笑了起来,翻了个身躺到床上,把她搂进怀里,“半年前你生日一过就领的证,我们现在可是合法夫妻,行的也是合法床事。”
  “……你,你不要脸。”小老虎词穷,绞尽脑汁地才憋出了几个字。
  一晃眼三年过去了,他顺利进入到顶尖咨询公司APX,每天除了忙工作就是忙照顾她,一直照顾着生龙活虎的她到没有一科挂科顺利毕业,顺便紧锣密鼓地就抓着她去扯了证,算是完美完成三年计划。
  而当她还没能歇一口气的时候,就被告知半年后他们马上就会举行婚礼,于是她一个新鲜的大学毕业生还没来得及去找工作,就又被他抓着整天穿梭于新家、婚礼现场、礼服店……等各种场所,累得像条狗一样。
  她这种毫无计划、自由散漫的人,碰到他这种严谨的摩羯座,简直是这辈子都被整得服服帖帖,每天都像在过军训的节奏。
  但是,怎么说呢?虽然这位童大神实在是难伺候、天生就是克她的命,让她每天都痛并快乐着,可毕竟她的先生是这世界上最帅最聪明的男人嘛,她还是赚的。
  “婚礼现场我刚刚确认过,明天一天的流程我也都过了目,明天一早你学妹夏小鹿就会过来和化妆师一起帮你化妆打扮,还有千祁、我小叔他们也会一早就来……一大票人都会陪着你,我呢,随时都在你可以呼叫到的地方,所以,不要慌乱。”他摸摸她的背脊,“我怎么可能会让我们俩的婚礼出一点篓子呢?您老人家就放心吧。”
  千世听完,又感动又觉得自己真是上辈子大概救了玉皇大帝这辈子才会那么幸运,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甜甜地朝他一笑。
  她难得那么乖,童熙舟看着她可爱的脸颊眼眸微微一闪,可最终还是抱着她睡进了被子里,“今天就不动你了,毕竟得留点乐趣到明晚的洞房花烛夜,你说是不是?”
  “臭流氓,”她用鼻子哼了一声,心想他之前都剥削了她那么久,难得一天能让她睡个好觉,她还得感恩戴德了。
  “晚安,老婆,”他帮她掖好被角,生怕她晚上踢被子,“快睡吧,明天一天你会很累。”
  “唔,晚安……”
  她这一阵也真的是累到了,很快就靠着他的手臂沉沉睡了过去,
  而他却反而没了睡意,此刻靠在床头勾着唇角看看她的睡颜,一边把明天一天的流程再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想还有什么地方有疏漏。
  “童熙舟……”正想得入神,睡迷糊了的千世翻了个身,紧紧抱着他的手臂,嘟嘟囔囔地叫他的名字。
  我们的童植树同学被这一声叫得心都快化了,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也摘下来给这只小老虎,低下头亲了两口她的脸颊,他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那一次他正巧路过美院的教学楼,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瘦瘦的、看上去很凶的女孩子站在人群当中,将另外一个正在哭的女孩子护在身后,对面前一个似乎是老师模样的人大怒道,“我知道老师都喜欢成绩好的学生,但是你不能用成绩就随随便便去评判一个人,虽然我的朋友老是逃课,平时成绩也不行,但是这幅期末作品的确是她自己一个人完成的,我每天都看到她在寝室里认真画这幅画,你怎么能说她画得好就是她抄袭来的?”
  他原本从来对这种咋咋呼呼的事情毫无兴趣,可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莫名其妙就被这个有穿透力的声音给吸引住了,就这么站在小花坛旁边继续听她说话。
  “你身为教师怎么能带有色眼镜看人?每个人身来都是平等的,好学生会有发挥失常的时候,更别提平时不爱念书的学生可能骨子里充满了爆发的潜力,再说,本来就不应该用好学生坏学生去定义一批人群,他们都是你的学生,你不应该公平地对待他们吗?”
  “我没家教?被你这样的老师说没家教我可不会接受,我看不下去自己的朋友接受不平等的待遇,我就必须要帮她争取,你可以拒绝公平审核她的作品,但是你等着瞧,我会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为她讨一个说法的。”
  再后面的话,他就没有再听下去了,但是在离开之前,他深深地看了那个女孩子一眼。
  要说这个姑娘,实在是真实耿直得有些傻气,为人仗义,并带着现在社会很少见的江湖气息,因为现在有一些人,看到别人遇到不好的事情,没上去跟着踩两脚就不错了,根本见不得别人好,更别提出手相助,不关自己的事就当没有看见。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个姑娘有血性像个愣头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得,那些处心积虑、怀着种种目的、伪装着自己来接近他的女孩,没有一个有这个姑娘来得有趣。
  这个傻得有些可爱的姑娘,她叫什么名字呢?
  回去后用贴吧搜索了一下,他便知道了这位美院刚入院的新生小老虎名叫千世,其性格之泼辣实在是世间罕见,而她也凭借着这份泼辣,居然慢慢地撞进了从来对女人没兴趣的他的心房里。
  然后的然后呢……她也看上了他,然而顺理成章地按照他的计划落入到了他的陷阱之中。
  后来在一起之后,她其实一直在问他为什么会看上自己,可他一直都忍着没有告诉她,是他一早就对她看对了眼,然后慢慢完成了这个小老虎圈养计划的。
  或许有很多男人都喜欢温文尔雅的姑娘,但是他可能真是口味特别,天知道他有多么喜欢这个脾气暴躁的小姑娘,即使她不懂事,那也没有关系,她不需要懂事,她只要在他的怀抱里永远肆意快乐,那就足够了。
  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守护她的笑容。
  童熙舟此时关上灯,也躺了下来,把她朝自己这边搂了搂,而她在睡梦中也没有忘记平时的习惯,立刻自动自发地蜷进了他的怀里。
  他靠着她的额头,忽然想到昨天她缠着他,让他许一个新婚愿望由她来帮他实现,作为闷骚的摩羯座,他虽然嘴上随便说了一个,心里的回答其实是这样的——
  我啊,想一辈子都照顾着你这只小老虎,被你麻烦,被你依赖,把你的脾气越惯越坏,为你烦恼得头发都全部发白。
  还有,深深地爱着你,和你一起走到世界终结。
  #
  第二天一大早,千世才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千祁笑眯眯地坐在床头边看着她。
  “姐!!”小老虎开心得不行,此时一咕噜地从床上爬起来,抱住千祁,“你竟然这么早就来了啊!”
  “我怕你出乱子嘛,”千祁温柔地摸摸她的头发,“一晚上都挺担心你的,所以也没怎么睡好觉,一醒就马上过来了。”
  “姐!!”小老虎感动得不行,想再次给千祁一个大大的拥抱,就被一只手臂给抓着拖到了一边。
  “你小心点,她和她肚子里的小孩万一有什么闪失我肯定把你的老虎尾巴都给剪断了。”辛垣冷冰冰地留下这么句话,扔下她在一边,立刻回到千祁身边,关切地摸了摸自家已经怀孕快六个月的老婆大人。
  “我靠!魔鬼姐夫居然也来了!”千世面露惊恐色,立刻扯开嗓子就朝卧室外喊,“童熙舟!童熙舟!老公!”
  叫到第三声,童熙舟就出现在了卧室门口,见他一进来,千世立马滚下床,扑到他怀里告状,“姐夫他不但威胁我还要打我!”
  童熙舟摸摸小老虎睡乱了的头发,抬起眼眸,给了辛垣一个眼神,“学弟,你怎么说?”
  辛垣对着这位传奇学长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但是他自己毕竟也是大狮子,轻描淡写地说,“我这是爱妻心切,她动作幅度那么大万一千祁有个什么闪失怎么办。”
  “啧啧啧……”小老虎埋在自己背后撑腰的人怀里就气焰又开始嚣张了,“姐夫你真是肉麻,太恶心了……”
  “啧啧啧……”童熙舟跟着自己老婆一起起哄。
  “行了,你们俩都给我出去吧,看着闹心,”辛垣烦躁地朝他们俩摆摆手。
  “千世,你先去洗脸刷牙,等会我来帮你弄头发,”千祁温柔地在一旁补充。
  “好哒!”千世拉着自家老公开开心心地就蹦跶出去了,“卧室留给你们,来一次的时间刚刚好。”
  “……”辛垣满脸黑线,“我还是不明白,童熙舟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家伙,这不折寿么?”
  “老婆,你有什么不舒服吗?”说完,他又立马关切地抓着千祁左左右右地仔细看,“她刚刚那一下扑得真的是有点猛。”
  “没事的,”她摇摇头,“这都六个月了,没啥大问题,咱家宝宝可坚强了,医生不是每次都说胎儿成长得很健康嘛?”
  辛垣蹙了蹙眉,英俊的脸依旧板着,“在把孩子生下来之前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千祁看着他英俊帅气的脸庞,忽然感叹真是时光飞逝——一晃三年,他已经从大学毕业以全系第一的成绩进入了自己喜爱的投行工作,紧接着,几乎是在他刚过能领结婚证的年龄,他就带她去领了证顺便没过两个月就让她怀上了孩子,这种高效率与人生赢家的姿态几乎让所有认识他们的人目瞪口呆都不够描述。
  “话说,最近你那个叫唐什么的害虫学生还来给你发微信么?”他扶着她起身,低声问道,“前段时间过节的时候我记得他给你发过祝福短信。”
  千祁忍着笑瞥了他一眼,“你怎么无论过多久都是这幅时刻站在争风吃醋第一线的态度?”
  人家唐信毕业之后早就已经不再追求她了,听说最近还已经和一个年上的美丽学姐开始交往,生活过得可滋润,哪能还惦记着她这么个已婚已孕的少妇啊?
  “你不明白,”他说,“你整个人都日渐散发着女人味,那是千世那种毛头小姑娘完全无法触及的领域,我不防着点害虫可不行。”
  她抿了抿唇,“除了你,谁还会整天惦记着一个大肚婆啊?”
  也就只有他,虽然变得越来越英俊成熟、充满魅力,可整天除了工作就是回家宠爱她,其下班之后从不参与任何应酬必定第一时间赶回家的习惯已经让他成为整个公司、乃至整个行业里的标杆丈夫,让多少爱慕他的女性都自动心碎地退散到一旁。
  “你这话就说错了,大肚婆的玩法可有好多种啊,”他停下脚步,微微俯身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话,让千祁本来镇定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性感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千祁赶紧捂住自己的耳朵,表示她不想再听了。
  辛垣难得地露出了一个风骚的笑容,春风得意地搂着老婆往外走,可刚走两步,就迎面撞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子。
  “呀!”千祁一看清滚在辛垣脚边的那小小一团,吓坏了,赶紧让辛垣把小家伙扶起来,“你快看看小米有没有摔伤!”
  辛垣还没来得及弯腰,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已经走过来把地上的小小一团给抱了起来。
  “爸爸!”被称作小米的可爱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小姑娘立刻回身抱住爸爸的脖子哭着撒娇,“爸爸!”
  “小米乖。”童御摸摸宝贝女儿的背脊,垂眸对辛垣微微一笑,“怎么,已经见色忘义到连我的女儿也敢无视啊?”
  

  ☆、尾声 赤道与北极星(下)

  尾声赤道与北极星(下)
  **
  “那还是不敢的,”辛垣挑挑眉,伸出手和童御击了个掌。
  他对这位前邻居的男主人一向怀揣着难得的赞赏之情,这个世界上被他欣赏的人不多,但无论怎么说,童御肯定算得上是一个。
  毕竟以如此的年龄,已经成为其所在的公司的大中华区总经理,过人的长相和家世暂且不表,还娶了美娇娘,生了洋娃娃一样的女儿……简直就是全民偶像、国民老公。
  “童御,你别老惯着小米,摔跤怎么了?摔就摔呗。”就在此时,踩着高跟鞋、苗条又纤细的沈池希快速走过来,从小米的嘴巴里扯出她自己的小手指头,“整天除了哭就是会撒娇,惯成这样以后一身的公主病该怎么办?”
  千祁和辛垣夫妇一看到沈女王出现,立刻默默地离开去找千世和童熙舟,这两位当年精彩绝伦的牛郎变总裁故事一度成为他们一整年的饭后谈资,霹雳夫妇的家庭战争谁敢搀和啊?不是在找死么?
  “老婆,”童御一看到自家老婆大人,神色立刻就变得柔情似水起来。
  “我跟你讲了多少遍,不可以惯着小米,要什么给什么,不给就哭,你不在的时候不知道有多难带,凶也不行,哄也不行,烦都烦死了,”沈池希噼里啪啦地说着,完全不给他插嘴的机会,“女孩是要富养,但不能过度,你这样对她今后可是百害无一利。”
  “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童御一边给女儿递上玩具,一边搂住沈池希的肩膀,“看着她这张和你一模一样的脸,我是真的对她凶不起来。”
  “凶不起来也得凶啊,作为爸爸你得给她做规矩。”她翻了个白眼,“再说了,她哪里和我像了?明明是和你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对我来说她就是另外一个你,”他微微一笑,“虽然我最爱的人永远都是你。”
  “……大白天的你肉不肉麻啊?”她翻了个白眼,嘴角却忍不住勾起一抹笑。
  “大白天的不能肉麻,晚上就行了?”他微微低头,附在她耳边,“要不然,咱们今晚把我做【牛郎】时期的那段再复习一遍?”
  沈池希一听到那两个字就像被人按了开关一样,立马跳了起来,“你丫的还敢提那件事?!信不信我让你连睡三天厨房??!”
  虽然某人当年以天神之姿一秒从牛郎上位到总裁,再在她暴跳如雷的时候以一枚结婚钻戒顺利拿下她,虽然她也很没出息地就跟着这位牛郎总裁马上结了婚度了蜜月顺便怀了小米,并慢慢从全职工作机器变成一半好妈妈的身份……但是,不管怎么说,她听到当年那一出时依然还是会又羞又气。
  “你真是不明白这段回忆对我来说多么美好,”他摇摇头,“直至今日我依旧对这件事津津乐道,屡次作为经典案例与我的下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