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赤道与北极星-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般放学后会来答疑的除了特别用功的学生,还有就是被她要求来答疑的成绩稍许落后的学生,今天来的人不多,答完疑后她看了看手表,差不多七点多,便打算收拾东西回家了。
  刚合上包,她就感觉有人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了。
  抬起头,她看见了一位“稀客”。
  这个男孩是她带的特进班的学生,名叫唐信,每一次大大小小的考试全部位列学年第一,她一直听到很多女孩子称他为学霸校草,也撞见过不少女孩向他表白,但是这个男孩子的性格似乎有点高冷孤僻,不仅拒绝了所有女生的表白也很少搭理其他人,与此同时,和作为老师的她基本上也没有任何互动。
  所以,当看到唐信出现在她的办公桌前,她心里着实有点诧异。
  “唐信,你是有什么问题想要答疑么?”将整理好的包放回抽屉里,她微笑着看着唐信。
  高瘦清俊的男孩拿出手里的书本放在桌面上,看着她淡淡地点了点头。
  “是这两道题吗?”她从他的手上接过书,扫了一眼题目,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他,“……这个是高数,大学才学的,你现在就已经开始做了吗?”
  而且,这一整章的题目除了最后两题他还全部都做对了。
  “嗯。”唐信垂了垂眸,“闲得无聊。”
  千祁听得笑了一下,拿出笔,开始在草稿纸上讲解解题方法给他看。
  讲完,她看向他,柔声问,“听懂了吗?”
  唐信没吭声,自说自话地就拿过她手里捏着的笔,自己在本子上按照她说的方法演算了一遍,将两道题都解了出来。
  “都答对了。”她看他写完,笑眯眯地说,“以后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来问我,随时欢迎。”
  他将笔递还给她,深深地看了她两眼,起身离开。
  …
  晚上洗完澡,千祁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书备课,辛垣在卧室里看了会电视,拿着书和一件外套走到她身边。
  “把袜子穿上,”他先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然后微微俯下身,伸手摸了摸她光光的脚丫,“你看,冰凉冰凉的,要是感冒了怎么办?我去帮你拿。”
  “在卧室的第二个抽屉里,”她一边说话一边低头写题,过了一会,才感觉他好像一直没走,抬起头看向他,“怎么啦?”
  辛垣勾了勾嘴角,两手撑在她脸颊两边,低下头凑近她,“我们家的规矩又忘了吗?你亲我一下,我再去拿。”
  千祁一瞬间脸红,想了想,却还是甜蜜地凑过去亲了他的脸颊一下。
  某人被她可爱又害羞的样子迷得神魂颠倒,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摁在沙发上来了个深吻。
  等被他吻完,千祁浑身发软迷迷糊糊地连书都掉在地上了,衣服也被扯得七零八落,辛垣见此更是眼睛冒光,想都没想就把她打横抱起来往卧室走,一边走一边关上客厅的灯,强势发言,“好了到点该睡觉了。”
  “……现在在才九点,我还要备课啊,”她抱着他的脖子害羞小声抗议,“辛垣你得节制一下……”
  他本来就是个占有欲极强的狮子座,每天在家里只要她在哪,他基本都会像只大型犬一样守在她旁边,不是吃她豆腐就是揩她油,而晚上的时间更是被他彻底霸占——无比热衷且毫无节制地拉她去做床上运动。
  “我就是这么荒淫无度,”?他把她往床上一扔,笑着扑上去,一边脱衣服一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从最开始你就知道我是肉食男,还是猛兽系的,你不是还是喜欢我喜欢得要命?一看到我两条腿就发软?”
  千祁羞恼不已,抬手给他的肩膀上来了一巴掌,她这点力气简直就是在给他挠痒痒,辛垣被撩得心情愉悦,直接下手吃肉。
  一顿肉吃完,他依然精神抖搂,而她已经累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他抱她去卧室洗了澡,等出来的时候,她半垂着眸,捏着他的衣领嘴里还在念念有词,“我还有课没有备呢,而且我最近得看点大学数学的书,我学生会来答疑的……”
  “大学数学?”辛垣把她抱回到床上,伸手揽着她,懒洋洋地问,“高数?你教的不都是高中生么学什么高数?”
  千祁依赖地往他的脖子旁边蹭了蹭,说,“我带的特进班里有一个学生,学习特别好又很聪明,他已经在开始自学高数了。”
  “噢?”他看向她,“男的?”
  “嗯,”她闭着眼睛点点头,“长得也挺帅的,我们学校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
  这句话刚说完,她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果然,一睁开眼,就看到他正蹙着眉紧盯着她,英俊的脸上一片漆黑。
  “我都说过无数遍他们都是我的学生,我只负责讲课教题,你就不要再吃醋啦……”她抱着他的脖颈,用他最喜欢的方式撒娇,“你看我都有听你的话戴婚戒,明眼人都知道的,不要老为这种事情生气嘛,他们在我眼里真的都只是小孩子……”
  “以后我来你学校接你下班。”过了半晌,辛垣面无表情地抛出了这么一句话。
  千祁一怔,刚想争取拒绝,可一看他的脸色,就有些害怕得不敢吱声。
  “还是那句话,我知道你把他们当学生,但是他们怎么想你你是不知道的,我这个学期课不多,你给学生答完疑一般是七点,我就七点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你。”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都是臭虫,他们可能不会选择咬你,但是我不得不防。”
  她很了解他的性格,他既然都这样说了,那说明这件事就已经是确定且没有回转余地的,他的性格从来就强势霸道,任何事情到最后都会顺着他的想法实现,所以她很清楚,这个时候如果她再多说什么,都只会惹得他更不高兴而已。
  “睡吧。”
  见她沉默着算是答应下来,他亲了亲她的额头,“明天七点我在你学校门口等你。”
  **
  第二天下课之后照例是答疑时间,而同样是六点半左右,昨天第一次过来答疑的唐信今天又来了。
  还是老样子,两道进阶高数题,千祁早上趁着课间休息快速地重温了一下高数书,这下解题解得更是快,而唐信也不愧是号称全年级最聪明的学生,等她告诉他解题方法后,他便用比昨天更快的速度把两道题解了出来。
  可是解完题后,他并没有像昨天那样马上离开,而是沉默片刻,对正在收拾东西的她说,“我想考T大。”
  她收拾东西的手一顿,很快抬起头笑着说,“我觉得按照你平时的成绩以及这次模考的情况,都要比T大往年的分数线高,所以你在高考前剩余的时间里继续保持自己的状态,考T大是没什么问题的。”
  “千老师,你是T大的吧?”过了半晌,他又问。
  “嗯,”她点点头,伸出手开心地拍拍他的肩膀,“所以你考进T大,我们就是校友了呢。”
  辛垣这时发来短信说他人已经到学校门口了,她回了条消息、收起手机,说,“我准备走了,你也快点回家吧。”
  唐信的目光动了动,从椅子上起身,跟着她一起走出办公室。
  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两人一起走出教学楼,千祁无意中瞥了他一眼,才发现他长得人很高,大概和辛垣差不多。
  “千老师,”就在这时,她冷不丁听到他问了一句,“你有男朋友吧。”
  千祁手上戴着戒指,心想他一定是看到戒指才会这么说的,可是她一直以为唐信是对这种男女关系完全没兴趣的人,所以他说出这句话时她一开始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因为你的脖子上基本每天都有吻痕。”没等她开口,唐信不徐不缓地继续接着说。
  这句话一出,千祁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她本能反应地赶紧伸出手拉了拉自己的衣领,强装镇定,“……唐信,不要调笑老师。”
  夜色中,她听到唐信轻笑了一声,而他的目光也似乎在灼灼地看着她。
  “那个,你怎么不交个女朋友?我知道有很多姑娘都很喜欢你。”她赶紧扯开话题试图往他身上扔,“上周有看到付莹给你表白,她长得特别好看、成绩也不错,你们俩在一起的话很登对啊。”
  “不,”
  过了半晌,她听到了一个这样的回复,“我喜欢年纪比我大的女孩。”
  千祁一怔,没有多想,只开玩笑地挑眉道,“看不出来原来你是好这一口的啊。”
  两人已经快要走到校门口,千祁突然想起他等会可能会看到在门口等自己的辛垣,立即停下脚步对他说,“你先走吧,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东西落在办公室里忘了拿了。”
  唐信看着她,点了点头,可在她刚转过身想要往回走的时候,他突然伸出手扣住了她的手臂。
  “千老师,我猜你男朋友的年纪应该比你小吧?”
  黑夜里,他的目光却越来越亮,像是彻底打破了往日深埋的沉默,“那样的话,我想你也可以考虑一下我?”
  

  ☆、天王星(二)

  第八章
  #
  天王星(二)
  **
  沈池希这一天的工作状态着实不怎么好。
  对于一个在上班时间几乎不出任何差错、开任何小差的工作机器,她今天在开会的时候居然把第五页和第六页的PPT讲串了。
  会议结束,团队的其他人先后离场,她关上投影,抬眼便看见安弦正抱着手臂,两眼弯弯、笑眯眯地看着她。
  “……做什么笑得那么不怀好意?”她看了安弦一眼,低头整理文件。
  “你昨晚饭局结束之后,去干吗了?”安弦不徐不缓地问。
  沈池希心里一惊,表面上淡定地合上电脑,不冷不热地道,“回家啊,还能去干吗?开房吗?”
  等了很久,都没等到安弦回话,她一抬头,就看见安弦目光灼灼又笑得更加下流地盯着她的领口。
  她下意识地顺着安弦的目光看向自己的领口处。
  然后,她看见了一大块暧昧的粉红…………
  “希姐啊,”安弦此刻笑眯眯地伸出手,帮浑身僵硬的她扣上她衬衣的第一颗纽扣,“虽然咱们是外企,民风开放,而且你身居高位,除了我之外没人敢当面调侃你,但是请你相信,今天茶水间八卦的中心一定是你这闪瞎眼的吻痕……”
  沈池希在她说完这些话后简直连死了的心都有了,她那么多年在公司里塑造的铁娘子形象,就在今天被这该死的吻痕给彻彻底底地毁于一旦了。
  不,就在昨晚,今天发生的所有一切,都是因为昨天那个荒谬的夜晚被彻底打乱了——她今天不仅起晚了床,讲PPT时出现失误,还连衣着都没有仔细整理,被全公司的人当面看了笑话。
  此刻,被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活生生打脸之后,沈池希选择拿起电脑,沉默地离开会议室。
  在她快要走出会议室之前,安弦在她身后笑道,“希姐,具体的我就不逼你招供了,既然好不容易能拐到一个男人滋润你,你可得继续保持啊!”
  沈池希的脚步顿在会议室门口,半晌,终于回过头,面无表情地朝安弦竖了竖中指。
  安弦头一次见证口齿伶俐的她居然被噎得无话可说,笑得在她身后连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回到办公室,沈池希一放下电脑就脚步飞快地走去洗手间。
  随便进了一间隔间,她反手锁上门,皱着眉头解开自己的衣领,低头一看。
  ……
  不止锁骨的地方,她整个白花花的胸口,连同小腹处,都是一片片暧昧的粉色,甚至腰间还有一点手指掐出来的青紫。
  她的皮肤本来就是很容易留痕迹的敏感皮肤,昨天晚上她“大火燃烧在草原上”,和那位牛郎先生激烈且忘我地翻滚了一场,对方很投入也很敬业,下手下得这么重其实也在意料之中,只是她昨晚又羞恼又后悔又累,看了他留下的纸条后倒头就睡,什么都没考虑,便闹出了今天一整天的笑话。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种情况再也不能发生了。
  她系上纽扣,在自己的心里发毒誓。
  她绝对,never,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她绝对不会给那个很对她胃口的牛郎打电话,叫他再一次上门服务了。
  欠一次嫖费就欠一次吧,就算她是个占了便宜不给钱的流氓好了。
  …
  好不容易把总裁要的PPT打点整好,一抬头就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她打了个哈欠,整理完东西提上包,打车回家。
  回到家后舒舒服服地洗了澡,沈池希盘腿坐在床上翻着外卖手册,准备叫个外卖。
  点了一碗担担面和一份烤翅,她将外卖手册扔在床头柜,仰面躺倒在床上。
  两分钟后,她伸出手,轻轻抽出了压在外卖手册下的那张白色小纸条。
  面无表情地举着那张小纸条在眼前端详了十分钟,端详得那串电话号码都已经在她的脑中变得滚瓜烂熟,她拿出手机,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输入了那串号码,然后,又过了很久,轻轻按了拨号键。
  她用她的脚趾头发誓,她真的不想这样做。
  天知道她有多么想把自己的手指给砍掉啊!
  就在她咬着牙想挂断电话的时候,谁知道拨号音才响了两下,对方就已经接了起来。
  “喂。”
  那道熟悉又好听的男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低沉而富有磁性。
  她突然想到昨晚她才刚听过,她连更他色气的声音都听过。
  沈池希秉着呼吸没有吭声,手指始终徘徊在红色的挂断键上。
  五秒钟后,她听到对面的人又说话了,“富首路277号?”
  她愣了一下,“哈?”
  “我说,还是来你家?”对方的声音不知为何竟带着一点笑意,“你家不是富首路277号么?”
  沈池希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皱着眉道,“……你怎么知道是我给你打电话?”
  刚开始她连话都没说,他就已经知道是她了,况且她昨天又没有告诉他她的电话号码,他没理由知道啊。
  谁知他完全没有回应她的问题,只说了一句话就把电话给切断了,“我现在过来,等我十五分钟。”
  “……”沈池希握着已经发出一阵忙音的手机,挫败地叹了口气,自欺欺人地将手机埋在了枕头底下。
  **
  十五分钟后,家里的门铃准时被敲响了。
  她抬手捂了捂额头,下床穿拖鞋去开门。
  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他,以及……他手里拿着一碗担担面和一串烤翅。
  沈池希觉得头有点晕,接过他手里的担担面和烤翅,她说,“……你不会刚才在我点外卖的那家店里吃饭吧?”
  他笑了起来,进屋后反手关上门,穿上拖鞋,边走进来,边脱下身上穿着的黑色风衣,“只是正好在你家楼下碰到外卖师傅。”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送到我家来的?”
  “单子上有写你家的门牌。”
  他将风衣轻轻挂在衣架上,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她饿坏了,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就开始吃面,吃了一会,她才觉得气氛有点诡异,慢慢地抬起头看向正微笑注视着她吃面的男人。
  “……你,要吃么?”她表情古怪地看着他。
  下一秒,他的回答就让她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你多吃点,我过会才吃得饱。”
  沈池希羞恼地直翻白眼,他则笑得更欢,趁他笑的时候,她不动声色地打量他得体的衣着和气质,过了一会,她放下碗,说,“你应该也是这一行里做得最高级的那一种了吧?你手上这手表二十二万,而且还是新款。”
  他什么都没有否认或承认,只是淡定地笑了笑,“眼力见不错。”
  “因为我自己就在名表公司工作。”她低头继续吃烤翅。
  “看出来了,高级女白领。”他含笑托了托自己的下巴,环顾了一圈四周,“而且是单身、表里不一的高级女白领。”
  毕竟他在这一行里玩得这么好,所谓“阅女无数”,观察力也是极佳的,她没什么理由反驳,只是再次用力对他翻了个白眼,“……你叫什么名字?”
  他笑容更深,“怎么,想把我的号码存进手机里以便长期传唤功能?”
  “闭嘴。”沈池希没好气地放下碗,抽了张纸巾擦擦自己的嘴巴。
  他笑了起来,从沙发上起身,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Weiking,w、e、i、k、i、n、g。”
  然后,他伸出手,轻轻将她长长的发丝卷在手里,微微俯身低头亲吻她的眼睛,“记住了吧。”
  她的心颤了颤。
  太奇怪了,只要他轻轻地触摸她,哪怕是不带情欲的触摸,都会让她浑身开始泛起战栗,昨晚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而且,今天她还更清楚地看到了他的面容,更清晰地感受到了他亲吻自己时的温柔。
  天知道她的心里现在有多么地充满负罪感、羞愧感。
  这么多年来,她把许许多多的男人拒之门外,却唯独让这样一个职业特殊的陌生男人进了她的家门,进了她的身体。
  可是她能怎么办呢?她已经寂寞了那么久,那么久,她也已经那么久没有被一个男人如此温柔地对待,正因为她清楚她不需要为这种身体关系付出情感、却能得到对方的温柔相待,她才会继续自欺欺人地继续这种关系。
  他很快把她抱到床上,流连地亲吻她。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亲吻之间,他低低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沈池希此刻还是有理智的,她闭着眼睛,说,“……希。”
  “嗯?”他说,“希望的希?”
  “……嗯。”
  “那就叫你小希吧。”他慢慢地解开她的睡衣,“好吗?”
  她没有说话,只是抱住他的脖颈,将自己的脸颊轻轻贴在他的脖颈旁。
  她想,如果这个时候,她的同事或者朋友,或者任何熟悉她的人看到这个场景,都会觉得大跌眼镜吧——那么强势、甚至有些不近人情的她,居然会有这样柔软的一面。
  正因为不认识,不熟悉,才可以这样将真实的自己展露。
  无所顾忌。
  ……
  结束之后,她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靠在他的臂弯里。
  “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良久的沉默后,她忽然说。
  他将被子盖在她的身上,等待她的后文。
  “是我的初恋,前任男友。”
  “噢?”过了半晌,他只回了这么一个字。
  “你不生气吗?被人被当做替代品。”她微微抬起头,看着他俊逸的脸颊。
  “但至少并不是别的男人被你当做替代品,而是我。”他轻轻笑了笑。
  沈池希挑挑眉头,“真会哄人开心。”
  “不,我是说真的。”他看着她,神情出奇地平静。
  她笑了笑,显然没有把他的这句话当真,从他的臂弯里起身,走下床,准备去洗澡,“你明天还有空来吗?”
  “还是老时间?”
  “明天我可能加班到更晚,11点?”她从柜子里拿了换洗的衣物。
  “好。”
  沈池希忍了忍,终于还是没忍住,“你难道没有其他客人么?”
  他舒舒服服地靠在枕头上,“最近没有,就你一个。”
  她没吭声,只点了点头。
  等她走进浴室后,他伸手拿起了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划开刚刚收到的一条微信。
  “童总,你人不在办公室,1点和美国分公司的con…call,需要取消吗?”
  他垂下眸,飞快地在键盘上回了一句话。
  【不用,我现在回来。】
  

  ☆、水星(二)

  第九章
  #
  水星(二)
  **
  安弦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光裸的背脊,眼泪终于从眼角慢慢滑落下来,“我喜欢了你十年,从十五岁到现在,我从来都没有爱过别人。”
  “我们从小都待在一起,我小时候不爱学习,你帮我写作业帮我补课,我无论在爸妈还是老师面前犯错的时候,都有你帮我扛着,有一次我差点把热水瓶打翻,你后怕地紧紧抱着我连眼睛都红了……所有的这些我都记得,我一直都把你当做比亲人还亲的哥哥,但是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份感情就变质了。”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看到你就会很紧张,你考上了大学之后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每周五你从学校回来我前一晚连觉都睡不好,被你温柔地摸头发拍肩膀就会紧张得心跳加速,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那一天哭了一整晚,第二天连课都没有去上,后来没过多久你们就分手了,你不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么多么地高兴,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还是很高兴。”
  “再后来的三年我发奋念书,和你考上一个大学,录取通知书出来的当晚我就把你灌醉,和你睡了,第二天醒来你自责地不行,我故意加重你的愧疚感,从此以后用这个缘由来捆绑你,诱惑你,对你撒娇,所以你之后还是被我缠着和我睡了一次又一次。”
  栗林浑身光裸地背对着她站立在床边,始终沉默,可是她清楚地看到,他肩膀的肌肉线条紧紧地绷着,似乎蕴含着随时都要爆发的力量。
  而安弦的心,也因为他的沉默,一点一点,彻彻底底地凝固住了。
  你曾经体会过绝望吗?
  那么我告诉你,这就是绝望。
  是四肢都被冰凉淹没,是大脑无法思考、一片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