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对我们的身体垂涎三尺,靠吸食鲜血为主。
    侵扰锥猎蝽能无声无息地潜入血液中,它可以在人体内寄生数十年,使器官逐渐衰弱,直到崩溃。生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就曾被侵扰锥猎蝽咬伤,有些人相信他就是死于南美洲锥虫病。中南美洲几乎有1800万人患有南美洲锥虫病。这种疾病没有疫苗,无药可医。
    韩韵曾经就被侵扰锥猎蝽咬过,还没等它发育就被凝叔一颗药丸给解决掉了。
    但随即韩韵便可以肯定这些虫子不是侵扰锥猎蝽,即使它们外形有些相同,但还是有些很明显的差别的,这个小虫子拥有着一对绿色的翅膀,血红色的身体上勾勒着奇异的花纹,在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有一些恐怖,就像是地狱的使者一样。
    这时小虫子已经飞了过来,直奔韩韵的腰间,因为换了衣服的原因韩韵身上手无寸铁,而能躲开的地方的早已布满红色的毛线,就在韩韵不知如何是好时,一道光闪在自己的视线内,那是一把瑞士军刀,看起来很名贵的样子,军刀直接插入了虫子的身体,紫红色的血染红了墙,刀刃入墙三分,可见此人的劲力把握的有多么完美。
    韩韵侧过身便看见收回右手的冷翼,很显然刚刚的那一刀是他刺的。
    “谢谢,我会赔你一把同样地瑞士军刀的。”
    “不用,一把刀而已。”一定要这么客气吗?就像对陌生人一样,冷翼苦笑的想到。
    “韩韵同学,你快点回来,那里太危险了,听见了没有?”从刚才一幕中回过神来的李衫连忙出口阻止到,这个女生究竟是什么背景,竟拥有这样的身手。
    听见李衫的话,周围的人立马附和道,皆是一副关心地模样。
    “住嘴。”韩韵冷冷地吼了一声,她也想回去,可是她已经回不去了,中间这个空隙分明就是布局者故意留下的,这个空隙所处的位置正好是在墙与门的正中间,方才她是借用墙上的推力才能到达这个位置的,现在她已经无法在使用相同的动作回到门口了。
    这时刑警们早已将不相关人群都遣散了出去,整个凉蕾学院大礼堂的后台只剩下了刑警、急救部队和冷翼两人。
    冷翼从一个警察的身上借了一件衣服,撕成了碎片,向房屋中抛去,衣服的碎片才落地便化成了溶液,前者略微有些震惊,自己从小见过毒的便不少了,这究竟是什么毒,还有这种功效,回家后一定得请教爷爷。
    “衣服!”韩韵冷冷地声音打断了冷翼的思路,此时的她早已踏到原先躺着女生身体的地方了,虽然这个地方与刚才韩韵所站得地方比较起来很大也更干净,但是明眼人也猜得出来这个地方很不寻常,果然韩韵踩着的八公分的银色高跟鞋已经以一种肉眼看的见得速度变黑。
    听见韩韵的话,已经着急的不知道怎么办的李衫连忙脱下自己的衣服丢了过去,前者连忙接过包裹住双手,将自己左前方的女生像抛物线一样向冷翼扔了过去,后者稳稳地接住,将女孩放在担架上让医务人员连忙送走。
    两人明明没有经过训练没有说一句话,却显得那样心有灵犀,配合的天衣无缝。
    韩韵看着眼前的虫子,果然每个女生身体下面都有一个这样的虫子,小虫子在和女生身体分开后便醒了过来,看着前者便一脸垂涎的表情,但还没等它正准备行动时,便被韩韵手里的簪子给刺死了。
    因为没有了簪子固定头发,头发便顺着万有引力落了下来,此时的韩韵虽然陷入危机中却依然美丽如同仙子一般。
    “咔嚓。”
    物体碎掉的声音响起,韩韵脚下的水晶鞋的高跟彻底在一声闷哼中报废了。
    而地上还躺着四个女生,安详的睡在那里,皮肤炸开的身上源源不断的留着鲜血,却没有一滴是落在地上,而此时的韩韵早已经是进退两难了。
    “韩韵,过来”熟悉的声音在韩韵身后响起,后者一回头便看见冷翼正伸出双手看着她,原来在韩韵解决小虫子的时候,冷翼便用同样地姿势跳进了化妆室。
    韩韵带着复杂的眼神看着冷翼的双眼,突然微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你可以不用来的。”
    “你知道的,我做不到。”冷翼深呼了口气回答到,眼波流转,灿若星光。
    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个女生的,是她炫丽的舞姿挑衅的眼神引发了自己身为男性特有的征服欲,还是第一次见她不小心从她眼里瞥到的那缕淡淡的哀伤引发了自己保护欲。
    他不懂,但是他知道,喜欢一个人本就没什么道理的,所以他做了他生平以来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无论怎样也要让她幸福。
    即使她不喜欢她,即使对她来说他们之间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游戏。
    可是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喜欢她。
    韩韵将手搭在他的手上,借力飞了过去,低头间冷翼看不见她嘴角一闪而过的弧度和眼里流露出来的光彩。
    冷翼将韩韵环抱在怀,后者的双脚勾住前者的双腿,以一个拉丁舞里面常见的姿势暂时结束了危险,而韩韵脚下的水晶鞋就在她跳起的那一瞬间化为了粉末。
    “喂,你就这样进来,不害怕。”韩韵抬头看着冷翼半认真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冷翼没有回答,手臂却微微用力,用公主抱的方式将韩韵抱在怀中,直接用行动给了后者最满意的答案。
    “你有没有想过回去的方法?”冷翼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无论是梳妆台,还是沙发椅子上全部布满了红色的毛线。
    “没有。”韩韵摇了摇头,略显无辜的回答到。
    “没有?没有你还,算了,下次注意点。”看着怀里的韩韵,冷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责备的话又不忍心说出口,看来他们困到这里一直要困到空中部队的来临了。
    “她们等不起。”韩韵指了指地上躺着的女生说到。
    虽然她们依旧熟睡中,看不出一点中毒的痕迹,但对于常年跟着凝的韩韵来说还是能一眼就分辨的出的。
    听见韩韵的话,冷翼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你看这些红色毛线,看似无规律,其实暗藏玄机,还有每个女生炸开的皮肤流出来的血想必是被女生身下的怪异虫子给吞噬了吧。”
    韩韵没有说话,眼里闪过一丝赞赏,不愧是她看上的男生,够聪明。
    “我想我们只要找到绳子的线头和线尾便能找到毒的来源,关掉来源后一切就好办的多了,韵儿,我说对了吗。”知道韩韵要考察他,所以他才说的那么详细。
    “对,将整个房间分为四个方框,以中央我们站着的地方为主,向四个方向延伸,形成五个格子,中间最干净,其他格子中全是杂乱无章的毛线,可是我们仔细一点便能发现,这其中有四条线是连着的,而这就是四条主线,而剩下的四个女生的分别睡在了四个格子的主线下,而其中有一个女生的身体下面便是线头。”
    听见韩韵的分析,冷翼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怀里的宛如瓷娃娃般的她,视如珍宝“喂,看够没?”韩韵感受到灼热的视线抬起头没好气的问道。
    “怎么办,我好像一辈子都看不够。”
    直白的话语让韩韵脸上浮出两片红云,引得周围人的一阵惊呼,现在是什么状况?号称凉蕾最神秘的两个人竟然认识而且关系不菲!两张最难打破的“冰脸”竟在同一瞬间融化!
    这可算的上是本世纪最大的八卦之一了!一时之间众人皆忘了现在的处境。
    而冷翼却没有管这些,只是依旧的看着对方,眼里的珍爱是那样的明显丝毫不加掩饰,自己好像说过,只要她幸福平安那么一切都无所谓了,即使最后陪在她身边的那个人不是他。
    想到这里,冷翼嘴角勾起一丝宠溺的微笑,就连眼里都布满了不舍。
    这个女生曾经属于过他,即使是一场游戏,不过那都不重要。
    “你想,呃!”察觉到冷翼眼里的变化,韩韵刚准备说话却化为了一声闷哼声晕了过去。
    冷翼收回了打晕韩韵的右手,满足的笑了笑,朝门外赶来的林安浩说到:“林安浩对吧!交给你了,倘若她受了一丁点伤,我会让你后悔终生,相信我。”
    随即他便将怀里的韩韵轻轻的抛向林安浩所在的地点,后者连忙小心翼翼的接住,放在担架上,动作十分轻柔没有弄出一丁点响声,生怕吵醒了怀里的人儿。
    “放心!假如我让他受了伤,不要说你就连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林安浩保证道,刚刚他跟着北辰画三人正准备去春联,却在听说夏陌夕只是受惊过度晕倒没什么大碍后才连忙赶回来,便发生了刚刚的那一幕。
    看见林安浩的表现和听见他说的话,冷翼微微点了点头,韵儿你应该是喜欢他的吧,一向对外人那么冷淡的你也会对他绽放出那么美丽的笑容,虽然我很嫉妒!
    。……
    
    第四十六章 失忆
    
    肤如凝脂是什么样子的了?倾国倾城又是什么样子了?林安浩他不知道,但眼前这个熟睡中的女生绝对不是这几个成语能概括的了的。
    病床上的韩韵紧闭着双眼,眉头微微皱着,如瀑布般的黑色秀发凌乱的散落开来,红樱桃般的小嘴微微张开似在要人品尝。
    倘若这个女生生活在古代,毫无疑问是“祸国殃民”、“红颜祸水”的代表,恩!不对,即使是在现代社会中,她同样可以美丽的让人疯狂。
    但如果只有美丽想必也不会吸引自己和冷翼这种男生吧,主要的是这个女生够聪明也够强。
    “老弟!”如莺啼般的女声响起打断了林安浩的思路,后者回头便看见了打开门正往里面走的北辰画。
    “嘘!”林安浩做了个小声的手势,并示意她有什么事去外面说。
    北辰画略有些不爽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韩韵走了出去,林安浩小心的关上门开口问道:“有事吗?”
    “陌陌醒了,你不去看看她吗?”北辰画没好气的回答道,从韩韵进医院起他就没出过病房,现在已经快一天了,他都还没去看看陌陌的情况。
    “她醒了啊!那我们去看看。”林安浩自知理亏,便不再说什么,回头眷恋的看了一眼韩韵所在的病房后,向前走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刚离开,病床上的女生的手指便动了动逐渐清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医院么?她怎么会来到医院?她不是正在舞台上面表演吗?难道自己的嗜睡症又犯了,可是因该不会啊,她最近已经开始接受治疗了啊。
    韩韵用双手揉了揉太阳穴,企图彻底清醒过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自己大脑一阵空白,怎样也回想不起来上台之后的事情了。
    “韵儿,想不起来就别想了。”
    韩韵转过头便看见影姨和凝叔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而刚刚开口说话的人便是凝叔。
    “凝叔,你删掉了我的记忆?”记忆中自己明明就没有受什么打击,怎么会有一段记忆是空白的了,毫无疑问是有人做了手脚,而普天之下能让她没有察觉就丧失记忆的人不会超过十个,而很显然凝叔就是其中一个。
    “没有。”凝否认道。
    “假如不是你,那还有谁有这个动机和手段能让我丧失记忆了。”韩韵有些不相信的质问到,这时的她有些生气,就连语气都毫无温度。
    “确实没有。”面对韩韵的质疑,凝依旧平静的回答。
    “那你说删掉我的记忆的人不是你。”韩韵有些糊涂了。
    “的确不是我。”
    “那是谁?”
    “冷翼。”
    “不可能!”韩韵有些不相信的说道,冷翼的身手和她相差无几,怎么会能让她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丧失记忆?而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切都不符合逻辑嘛。
    “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无论你相不相信。”一直没有说话的影开了口。
    “那影姨凝叔你们知道我这段空白的记忆是什么吗?”韩韵恢复了理智问道。
    听见韩韵的疑惑两人并没有说话,凝看了看时间,八点整,便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美丽的女导播正在播放今天的新闻,而新闻的主题竟是凉蕾学院。
    “大家早上好,我是弯弯,a市著名的私立贵族学院——凉蕾,于昨日晚上八点半在大礼堂化妆室发生重大刑事案件,据统计有九名严重受害者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昏迷不醒,和若干名学生因为惊吓而昏迷现已经清醒过来,据当事人李衫描叙,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法十分诡异残忍可谓是见所未见,因为本案牵扯到受害者的名誉,不宜公开,所以警方只透露大概消息,并声明一定要查出犯罪人并追究其法律责任,本台跟踪报道中。”
    。……
    韩韵眉头皱了起来,看来她丧失的那段记忆中便和昨晚的刑事案件有关。
    “影姨,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刚刚没看明白吗?”影姨语气依旧冷淡,昨天因为是呆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她和凝便没有寸步不离的守在暗处而是乔装后坐在台下观赏表演,而韵儿表演的节目才开始,他们便被一个陌生人给调虎离山了,等他们刚刚反映过来时,韵儿便已经被送到医院了,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也让他们自责了很久,尤其是在知道他们走后韩韵为了救人差点丢掉性命后更加的愤怒。
    “我是说详细的经过。”韩韵有些疑惑,自己好像没有得罪他们吧,为什么他们的语气那样恶劣,和平常相差那么多。
    “这是详细的经过的资料和分析,今晚八点,我们就必须要回冰问接受第五层洗礼了,还有请韩大小姐记住,你的生命不止是你一个人的,更关系到冰问的未来。”影说完后丢给韩韵一份资料便和凝一起离去躲在暗处,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韩韵。
    翻开自己手中的资料,一目十行的看着,韩韵的神情越来越惊讶,然后转为悲伤。
    最后定格在那句“冷翼最终生死不明,被神秘人带走”。
    韩韵慌乱的从口袋中拿出手机,输入自己早已经删除却铭记在心的号码。
    傻瓜,你要是有事的话,我会毁了全世界的。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服务小姐甜美的声音响在耳旁却如惊雷一般让韩韵身体僵硬了起来,后者狠狠的将手机砸在墙上,却没有预料中破碎声,她抬头便看见影姨一脸冷淡的看着她。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们已经调查清楚,那群神秘人因该是冷翼的家族派来的人,还有,你凝叔有近距离的观察过他,他只是受伤了,无碍,但你必须要记住,你若想他平安便不要在接近他。”
    听见影姨的话,韩韵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一脸感激的说道:“影姨,凝叔,谢谢你们。”只要他没事就行了,就算最后陪在他身边的人不是她。
    影没有回答,将手机放在床边的柜子上便消失不见了。
    黑暗中有人叹了口气,韩家的女人注定为爱所困么?
    
    第四十七章 那些记忆
    
    特级病房中,夏陌夕坐了起来,双眼略有些空洞的盯着前方纯白色的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清纯略带妩媚的脸颊上完全没有一丝血色,凌乱的秀发随意披在肩头,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完全没有生气的娃娃,十分惹人怜爱。
    整个病房中没有那么多的装饰品,看起来很单调,但却时时透着一股贵族的气息,在夏陌夕右边就有一副梵高画的向日葵,虽然不是梵高的亲笔,但也临摹的相差无几了,在向日葵的右边装饰框中的边缘下有一个人眼很难察觉的针孔摄像头,而摄像头的另一端便是南宫凉。
    他正专注的看着屏幕里的女生,眉头微皱抿着双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南宫少爷,夏小姐她没什么大碍,只是惊吓过度,牵扯出曾经幼时一段恐怖的回忆,但这段回忆似乎被人强行删除了,而昨天经过刺激就刚好把这段记忆给引发了。”
    “那还有什么办法能再次删除那段记忆呢?”
    “没有了,因为记忆已经引发出来了,很难再次删除。”
    “强行删除都不行?”
    “可以,但是会伤害到大脑。”
    “那除了删除记忆还有什么办法了?”
    “只能靠夏小姐她自己了,用她的意志力去克服去接受这件事,而且周遭的人必须以一种积极向上乐观的态度去影响她,千万不能打击她,过了这一段的过渡期,她的状况便会好转。”
    。……
    与王医生的对话始终盘旋在他的脑海,就像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一样,王医生本来就是心理方面的权威,既然他说必须要陌陌自己承受,那么就不可能再叫人封印她的记忆了,只是她怎么可能承受的了那段回忆?而且凭自己对她了解,她根本不会告诉任何人她想起来了。
    想到这里,南宫凉不由苦笑道。
    南宫凉啊,南宫凉,你当真是自作自受。
    真的没有想到伤害自己喜欢的人,自己会比她更痛。
    而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南宫凉整理好思绪说道。
    “凉,我们马上就要走了,伯母已经再催了。”伊琳雪走了进来后坐在南宫凉的身边轻声说道,双眼不留痕迹的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女生,眼里满是憎恨与嫉妒。
    听见伊琳雪的话,南宫凉转过头问道:“不是说晚上的飞机么?”
    “伯母很担心你的安慰,所以就帮我们订了中午的机票。”
    因为南宫凉毕竟还是冰问的人,虽然其父和冰问断绝了关系,可是韩晓佳已经恢复了他的地位,他们始终是拥有着直属冰问的血脉,而南宫凉更是现任冰问未来掌门人的表哥,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难保这次神秘人不会借此来伤害他们,所以权宜之计只好先将南宫凉接回了冰问的总部,然后再作打算。
    “好吧。”南宫凉略有些眷恋的看了一眼屏幕后便用遥控器关掉了画面。
    “凉,就要走了,难道你不去看看她吗?”见南宫凉的反应,伊琳雪试探性的说到。
    “难道你希望我去看她?”南宫凉反问着,眼里一丝不耐。
    “当然不希望呢,谁会希望自己的未婚夫和别的女生暧昧不清。”伊琳雪调皮的笑了笑便一手挽着南宫凉的肩膀向外走去,后者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后,终究还是没有做出什么反抗,任由伊琳雪挽着。
    凉,我会把你的心从夏陌夕那里原原本本的拿回来的,王?n学弟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伊琳雪暗暗想到。
    而此时特级病房内,林安浩他们已经从韩韵所处在的病房来到了夏陌夕所在的病房了,而此时的清风子则是去找韩韵了,因为不是走的同一条路,所以三人便没有遇见。
    “陌陌,你究竟是怎么了?”北辰画见夏陌夕依旧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便再次开口问道,随即还马上补了一句:“不准说没什么。”
    刚准备回答“没什么”的夏陌夕闭了嘴,然后提起精神继续说道:“安拉,花花,我真的没事啦。”
    “不像。”北辰画摇了摇头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我也觉得不像。”林安浩附和着。
    “我说小屁孩,你不说话,可没人当你是哑巴。”夏陌夕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样子的你就不像有事了,呵呵。”听见夏陌夕的指责,林安浩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有些开心的说道,前者还能和她斗嘴就说明她可能真的没事。
    而一旁的北辰画也舒了口气,轻松下来。
    “哎,什么时候才可以出院啊,再呆下去,我没病都会闷出病来。”
    “医生说你受了惊吓昏迷了,不过休息几日就没事了,话说你昨天被吓得不轻吧。”说到惊吓,北辰画现在都还有点心惊胆战,那天的场景对她来说可谓是终生难忘。
    “既然没什么大碍,那我们今天就出院吧,我最讨厌医院的味道了,而且我也没那么娇贵。”夏陌夕似乎很不想提那天发生的事情,便转移了话题。
    看见陌陌的态度,北辰画便没有再提,而是继续说道:“那可不行,你起码得在这里呆一天。”
    “就是说,陌陌你就听我姐姐的吧,要不然她又要担心你了。”林安浩也连忙劝道。
    “哎,算了算了,就只呆一天哦。”夏陌夕同意到。
    “恩恩。”北辰画满意的点了点头。
    “还有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妈咪和爹地,否则我一定会被他们强带回法国的。”
    “放心啦,伯母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有替她解释说你没有事情,平安夜那天我们没有出去,而是在寝室里聚会,你喝醉了所以才没有接电话。”
    听见北辰画的回答夏陌夕打了个哈欠说道:“谢谢你啊花花,不过现在真的好困啊,我先睡了哦,你们去忙你们自己的事情吧。”
    “那好,等下再来看你。”听见夏陌夕的话,林安浩拉着北辰画退了出去。
    而门刚刚才关上,原本一脸困意的夏陌夕顿时恢复了精神,从床边的柜子上拿过自己的小包,翻出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了,自动关机了,前者连忙换了电板,开机。
    一百多个未接电话,一直打到关机!
    夏陌夕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下惨了,爹地和妈咪指不定该怎样说自己了,不过在他们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