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橇恕!
    “清风子是接了个电话后便消失了,而甑眉则是家里有急事便先走了。”北辰画解释道。
    这时突然两人的电话同时响了起来,打开一看竟是失踪了的清风子发来的。
    “亲爱的朋友们,我因为一些事情要离开这个城市几个月,没有时间跟大家告别了,在此道歉一下,不过我会想念大家的,大家也一定要想念我的哦,要不然,嘿嘿,你们懂得,疯子大人留。”
    看完后,北辰画和林安浩对视一眼,很明显这是一条群发信息,清风子走了,还走的这么匆忙,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次日,凉蕾学院中,至从经历了上次血色平安夜事件,大家此任然是心有余悸,但大家还没有从那件事情中反应过来,另一件事又在凉蕾学院掀起了轩然大波。
    号称凉蕾四大王子的冷翼和南宫凉,四大公主的韩韵、伊琳雪还有人人惧怕的小魔女清风子竟在同一天集体休学了!
    一时之间各种传闻接踵而来。
    有人说因为他们的姿色都是人间少有,所以是被好莱坞看重准备秘密拍本世纪最大的电影。
    也有人说他们是因为家族害怕凉蕾学院再次出现像平安夜那样的事故,所以就把他们接了回去。
    更有甚者说他们是因为其大脑智商高于平常人几倍(因为他们几乎每次考试全部满分),所以便被国家抓去研究机密武器了。
    。……
    当然除了这件事以外,还有一件事也让人唏嘘不已。
    这次的平安夜事件因为牵扯到很多贵族,据说此事已经闹到中央了,国家副主席下令必须严查,三天内必须要得到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可是这件事不出一天便得到了结果,快得令人难以想象,据说是几个街头混混因爱生恨,便用了一种很特别的医用药水将她们弄成这个样子,然后现场布满红线只是他们的特别的变态爱好而已,此案受理的时候是全国直播,五个少年配合的程度几乎是超乎人的想象,人们只道是国家的威压让他们不敢在做挣扎,但真正的原因也只有几个人知道,而更奇怪的事情便是原本在场的人员都失踪了半日,等回来的时候都对此事绝口不提,就算是说也只说大家都已经知道的部分。
    周末,在夏陌夕和北辰画所租的公寓里,甑眉几人坐在沙发上正一脸严肃的思考着问题。
    “*,我说现在是怎样?集体玩失踪啊?”北辰画终于受不了气氛似的低吼了一句。
    至从圣诞节开始,冷翼,南宫凉,韩韵,伊琳雪,清风子几人全没了联系,虽然他们走之前都有打招呼,但过后便全没了讯息,怎样也联系不到其本人。
    “安拉,花花。”夏陌夕递了瓶王老吉给北辰画,示意她消消火,后者虽接过饮料却没有喝得意思,而是继续不爽中,虽然其中有几个人的安危她不是太在意,可是清风子她就很在意了,虽然只是认识了几天,但后者搞笑的天赋和为人很好让她早已经把她当朋友看待,而朋友突然失踪任谁也接受不了。
    “你说我们要不要报警,说有人失踪了。”夏陌夕想了想提了一个建议。
    “不可能,他们都是休学了,并没有失踪,只是我们联系不到他们。”林安浩想也不想就直接pass掉了。
    “对,没有失踪,他们只是失去了联系而已,我给南宫凉打电话的时候他的语音回复便是本人有事中,勿扰,而冷翼的我是怎么打也打不通了。”甑眉也出声附和道。
    “你们还好,可以找到他们的家族,而韩韵她的资料根本就是一团空白嘛,查也查不到。”夏陌夕撅着嘴不满的说着。
    “哎,算了,我看我们几个都只是庸人自扰而已,他们走之前都有来告别,就说明他们不会有问题了。”甑眉总结信的说道。
    “恩,应该是这样的吧。”夏陌夕点了点头。
    随即大家都没有在说话,气氛又沉默了下去。
    
    
    第五十二章 韩韵的独白
    
    是不是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无论自己在怎样努力也回天乏术?
    一如李商隐的那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一样?
    我叫韩韵,冰问的未来接班人,光接班人三个字就决定了我这条命不可能只属于我自己一个人了。
    幼时因为奶妈被李家人暗算,而导致我流落在人贩子手中,五岁那年才被找回,可是那一年,我却失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梅梅。
    后来把身体养好后便开始接受各种训练,十岁时便一个人穿越了沙哈拉沙漠,十一岁独自一人在热带雨林荒无人烟的孤岛上生活了一年,十五岁在b市建立了一个最大的帮派,十七岁导演了一场不小的金融风暴,而这都只是我的四层考验而已,要做冰问的掌门人往往没那么简单,要知道一个帮派是否强大都与它的掌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和生长环境的关系而导致我性格有些孤僻、冰冷吧。
    我只是不敢对任何一个人真心而已,我只是不敢毫无保留的信任一个人而已。
    因为我害怕,对,我害怕。
    。……
    清晨,我独自一个人撑着伞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脑海里全是那个人的身影,不由轻笑,想不到自己也会有为情所困的一天。
    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他那天是在酒吧里,我那天刚好想起了梅梅,便在舞厅里跳舞发泄,却听见了他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有磁性。
    “喂,那个穿红色衣服的女生,有没有兴趣和我飙舞?”
    这时舞台下响起了口哨声,原本我是不打算理的,因为这种事在酒吧里经常出现,而每当看见那几张猥琐而又故作正人君子的嘴脸我就想吐了,其实真正的小人并不恐怖,恐怖的只是伪君子而已。
    但在抬头看见了他的眸子时,我改变了想法,那双眸子和梅梅的很像,清澈见底一般的纯洁,我还记得那天我说:“我接受你的挑战,可是你不要输得太惨哦!”
    他轻蔑一笑便跳上舞台,这时劲爆的音乐便响了起来。
    当我听见周围的人都深呼了一口气大声尖叫的时候,我笑了,他的舞技果然没让我失望,多久没跳的这么爽快了?
    他应该是那种很单纯的男生吧,只是外表和我一般的冰冷,豪不近人情,我仔细打量后下了定论。
    随后在这家舞厅我们经常遇见,就像是刻意在等对方一样,后来的事情就有些顺理成章了。
    我和他成了恋人,也许那段时光是我这辈子以来最幸福的时光吧,自己恐怕一生一世也忘不掉了。
    可是上天总是这样,完美的爱情永远都只能在小说和肥皂剧里出现,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我永远记得那天,影姨亲口告诉我,我和翼之间是没有可能的时候,我哭了,十年以来第一次哭泣,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心中便有种天空都塌了下来的感觉,痛彻心扉都不足以形容,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也会那么撕心裂肺的喜欢一个人,可是后来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影姨的那一句:“你和他每在一起一天,他的生命就多一分危险。”永远像梦魇一样缠着自己,可是我真的舍不得,我也放不下。
    我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陪在你身边那个人不是我,我也没有办法忍受另一个女生和你一起天长地老,每一次想到这里,我总是快发疯到歇斯底里。
    假如爱了的话,我就注定回不了头了,可是我明白我不能那么自私。
    最后分手是我说出来的,看着你受伤的表情,你知不知道我是花了多大力气才能装出那副冷漠的样子说着口不对心的话语。
    如果注定要有一个人要沦陷的话,那么那个人就请让我来做吧。
    即使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最爱你的人可能不是你身边的她。
    现在,虽然过了那么久了,可是我依然很爱你,但已经少了那种非要在一起的执着了,因为我终于明白了爱一个人,只要他平安就好,只要他幸福就好。
    
    第五十三章 单殴
    
    “小妹妹,一个人在想些什么呢?要不要和爷玩玩。”这时一个穿着有些乡村非主流的男人走了过来,出言不逊的对着正在逛街的韩韵调戏到,双眼丝毫没有收敛的直直的盯着后者,一副猥琐样看了令人生恶。
    韩韵挑了挑眉,并没有理会,而是选择从那个长相略有些猥亵的男人身边绕了过去。
    看见韩韵的反应,陌生男人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他料想过前者的反应,但却没想到她的反应会是这样,竟然选择直接无视掉他。
    “喂,小妞,我兄弟都在这了,你就这么不给我屠夫面子?”
    陌生男人向后跑了几步,追上了韩韵,手一挥,一帮很明显是黑社会的人挡住了后者和两名保镖的路,路边的行人像没有看见这一切似的依然干着自己的事,当然也有喜欢看戏的人在一旁看着热闹,但没有一个愿意多管闲事的人,要知道在这个地方,就连警察和土匪都是没有差别的。
    这是缅甸与中国的交界处的一个小镇,因为紧挨着金三角,而导致这个小镇比一些城市还有繁荣,这里常年都有走私毒品,聚赌等违法犯罪行为,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管,这个镇虽然小,却被几方势力割据成了很多块,这里的人民都很少没有加入帮派的,而帮派之间也是经常火拼,更换速度很快,而能在这个地方真正站立下去的,只有三个帮派,血帮,刀帮和狼帮,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混乱的是非之地,一句话的不小心,也许第二天你就会少了某一个器官。
    “屠夫?”放弃再继续绕过去这个想法的韩韵,嘴里冷冷地重复了一次对方的名字,并用眼神阻止了身边正准备出手的保镖。
    “美女,看来你还不知道我们老大为什么叫屠夫吧?”屠夫旁边一名虽然很高但只瘦的皮包骨的男人说道。
    “嘿,鸦片你可别说,别吓着嫂子了。”屠夫旁边另一个男生连忙附和道,一声嫂子叫的是前者喜笑开颜。
    “对诶,不过胖子,反正嫂子总有一天会知道的,现在说让嫂子能早点承受嘛。”被称为鸦片的男生明显不是太蠢,连忙学对方改了称呼。
    “也是这个理咯,你开始说吧。”
    “前几年,有个人惹了我们的老大。”
    “嘿!谁有这个胆?”
    “你听我说,就是法院院长的那个败家子,其舅舅还是一个中小型帮派的帮主。”
    “咦,这个来头还有点大。”
    “打个屁!那天,我们老大是真的发了火,提起一把砍刀就剁了那小子。”
    “恩,是该剁。”
    “后来他亲舅舅知道了,你猜怎么了?”
    “怎么了?”
    “三十几个人把老大围了起来,可是我们老大英勇无比,神龙再世,一手一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那叫一个狠啊。”
    “哇!我们老大真的是李小龙再世,哦,不对,李小龙算什么?我们老大明明就比李小龙不知道厉害多少。”
    。……
    自称胖子和鸦片的两个人说着说着竟成了双簧,这两个人不去当相声,倒也真是埋没了一代人才,而一旁的屠夫却没有管这些,而是闭着眼睛享受着这样的夸奖,周围的小弟们任然一脸正经的站着,很显然他们已经经历这种事成了习惯了。
    “白痴。”韩韵不耐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声音不大不小的正好让周围的人全部听见,说着相声的两人停了下来愣了愣,而一旁的人则是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你这臭娘们说谁白痴了?”向来是因为屠夫的重视而在平常人眼中无法无天惯了的鸦片突然被别人骂成了白痴,怎么想心里都难受到了极点的他便出口怒骂道。
    “她说你是白痴,你就给老子当白痴,听见没?”还没等韩韵有什么反应,屠夫赶紧像向鸦片吼道,随即便一脸花痴样的看着韩韵说道:“美女受惊了,他就是一白痴外加一脑残,你可千万别放在心声。
    被老大吼完后的鸦片便没有敢再说话,而是一脸不满的站在老大旁边,仔细的打量着韩韵,md,这女人不就是长相很漂亮吗,有必要拽的像二五八万似的啊。
    “shat。”韩韵揉了揉太阳穴,忍不住爆了一句脏话,看来她的忍耐限度已经到达终点了。
    “雪茄?原来美女还好这一口啊?要不要我小弟马上替美女你准备。”不懂英语的屠夫硬生生的把“*”听成了雪茄,让众人汗颜不已,稍微有点文化的胖子正准备告诉屠夫shat是混蛋的意思的时候,却被韩韵打断了。
    “好啊。”韩韵一边点了点头一边将头发捆了起来,穿着休闲鞋的腿踢向了屠夫旁边一脸怨气的鸦片,速度之快根本就不让对方反应过来,等他发现自己被踢的时候已经离韩韵三米之外了,而一旁早就磨拳欲试的保镖们刚准备动手却被韩韵一句冷冷地“让我一个人解决。”地声音给制止住了。
    本来她心情就差,这群人还真是不怕死啊,那么她不妨让他们知道死是怎么写的。
    此时的韩韵虽然依旧拥有那种魅惑天成的气场,但却又多了一丝帅气,整个人看起来更加迷人了。
    “md,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啊,兄弟们给我活捉了这娘们,等老子玩够了就赏给你们。”看着躺在地上正瞎叫唤的鸦片,屠夫气不打一处来,这还真是给你三分颜料你就开起了染房啊,md打狗都还的看主人了。
    周围的小弟们听见了屠夫的话,一个两个都怪叫了起来,要知道像韩韵这种极品女人,他们可从来都没见过。
    这时不等那群小弟主动攻击,韩韵便主动冲了上去,不出一分钟,四十几个人便倒下了十个,这还是韩韵连一分力气都没有出的下场。
    如果几十个人打一个人叫群殴的话,那么韩韵现在应该是在单殴了。
    这时一旁的人们已经看得胆战心惊了,就连屠夫上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这个女人还能算是女人吗?无论是臂力还是反应能力都不是自己可以抵挡的,看来自己这次是真的是踢到了硬板子了。
    “谁还敢动她一下?我以我冰问华夜的名义让他终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就在韩韵还在“单殴”屠夫一群人的时候,一道男人的声音响起让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当屠夫这群人听到冰问两个字的时候腿已经在打抖了,冰问,世界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个**组织,没有知道它的具体实力是多少,但凡是和冰问作对的人,除了林家外下场几乎都死得不能再死了,要知道光它旗下的一个“冰刀”组织就在全国暗杀组织上排名第三了。
    韩韵扭过头一脸不爽的看着来者,又是他?如果说对屠夫只是厌恶的话,那么对眼前这个人就是彻彻底底的恶心了。
    
    
    第五十四章 夜华
    
    听见冰问这两个字,围着看热闹的人们都连忙给来者让了一条道路,这时一位二十几岁的略微有些帅气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后面还跟了四个拿着军用机枪的保镖。
    “韩韵小姐,受惊了吧,你放心我一定会让这帮人生不如死的。”赶过来的夜华一脸担心的向韩韵问道,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可是冰问未来的掌门人,先讨好了再说。
    听见来者的问候,韩韵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此人是冰问大长老夜赫的孙子,一向仗着自己的身份为非作歹,欺善怕恶,对于这种人,她连敷衍都不屑。
    夜华见韩韵没有丝毫反应后顿时脸便变了颜色,妈的,臭婊子,不要给脸不要脸。当然这句话,他可没有胆子说出来,除非他嫌命太长了,随即他便将自己的怒气发泄在韩韵身边的保镖上。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能让韩韵小姐亲自动手呢?以后出门可千万别说是我们冰问的人,真是一群废物。”
    因为在冰问等级森严,下属是永远没资格去和主人对抗的,否则无论任何理由都是死,正因为这一点两个保镖气红了双眼却依然没有敢反驳。
    “我叫他们不准插手的,难道就连我的人你也要管。”韩韵冷冷地开了口,没有温度的话语却满是危险的气息。
    “当然没有,但这两个人还是没有保护好主子,该罚,不过既然是韩韵小姐说不要他们插手的,那就没事了。”听见韩韵的话,夜华连忙给对方找了个台阶下。
    “就算有事,那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我记得神魂殿好像没有给你这个权利吧。”一向不爱和人计较的韩韵像没看见台阶似的,任然咄咄逼人的说道,本来她今天心情就不好,好不容易有个发泄的机会却被这种自以为是“英雄救美”的小人给阻止了,想起来就火大。
    冰问分为一殿三阁四堂和各个小分部,而这一殿便是神魂殿,拥有着除掌门外最大权力,掌握着冰问的用人制度和培养人才的机构,而三阁分别是:暗杀组织冰刀阁和其余两个神秘的阁,除冰问核心人员外并没有人知道这两个阁是什么,这就是冰问暗地里的实力了,而四堂则是东西南北四个堂,每一个堂都有着它们的作用。
    听见韩韵的话,夜华并没有预料中的恼羞成怒,而是露出了自以为是很绅士的笑容说到:“殿主可是同意了我去神魂殿的哦。”
    凝叔怎么会同意这种败类去神魂殿的?看着夜华小人得志的模样并不像说谎,心中不爽的韩韵顿时没了说话的兴致。
    “哦,对了,韩韵小姐,凝殿主叫你去神魂殿见他。”看见韩韵吃瘪的表情,夜华顿时在心中大笑着,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依旧一脸的绅士微笑。
    “我们走。”韩韵对两边的保镖下了命令,虽说是走,但却是在短短几秒内便不见了踪影。
    夜华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残局,虽然很讨厌韩韵,但是那女人的实力可是进步的很快啊。
    “夜少,这些人该怎样解决?”夜华后面的一位保镖走上前来向前者问道,很明显此人是他的心腹。
    “杀了,全部丢进太平洋喂鲨鱼。”夜华伸了个懒腰回答到,像完全听不到屠夫那群人的求饶声似的。
    “夜华少爷,韩韵小姐吩咐了,饶了这群人。”这时一个本该离去了的韩韵身边的一个保镖突然出现向夜华说道,他刚说完话没有等后者反应过来便又走了。
    “md,臭婊子。”忍了很久的夜华再也忍不住的骂了出来。
    “夜少,你看我们现在该怎么样?”夜华的心腹在一旁问道。
    “还能怎样?放了他们。”夜华不甘心的说道,臭婊子,总有一天你会落在我的手上的。
    
    第五十五章 内奸
    
    缅甸某个小镇的别墅中。
    “殿主,韩韵小姐求见。”一个身着蓝色连衣裙的女人走了进来向凝禀报道,这个女生看似柔弱,实则实力深不可测,修长的五指在阳光下偶尔反射出光芒,就宛如是地狱的爪牙一般顷刻间便能要了人的命。
    大厅中,凝正在拿着毛笔在宣纸上写字,一勾一勒都十分用力,收放之间恰到好处,即使是最好的书法家也不一定能达到这种境界,良久,他才停了笔,转身看向自己的得力助手雨说道:“让她进来。”
    “是。”雨领命后,便向门外走去。
    几秒后,一道红色的身影闪了进来,定眼一看,便是韩韵那丫头。
    “凝叔。”韩韵礼貌的朝还在练字的凝叔打了一声招呼。
    “恩,你知道我叫你来是干什么的吗?”凝放下毛笔,转身看着韩韵问道。
    这时宣纸上的作品已经完成了,短短的四个字却含义万千,那龙飞凤舞的四个字便是:“改朝换代”
    “想必是关于第五层考验吧。”韩韵想了想回答到。
    “恩,这一次的考验也许不能算是考验吧。”
    “恩?”韩韵不解的望着凝。
    “第五层考验的题目就是训练,这一次的训练便是为了第六层考验做基础,所以你千万不能小视了这一次的训练。”凝一脸严肃的对着韩韵说道。
    “恩。”韩韵点了点头,同时心中也十分疑惑,第六层的考验到底是什么?竟如此大费周章!竟然还需要自己专门训练。
    “好了,你出去吧,这一次训练的内容等一下我会叫雨告诉你的。”
    “恩。”韩韵应了一声却依旧没有出去的打算。
    “怎么了?还有事?”凝看着还站在眼前并不打算离去的韩韵挑了挑双眉好奇的问道。
    “呃,凝叔,我想问一下,为什么夜华那种败类也可以进神魂殿?”韩韵好奇的问道。
    “这是长老团的决定。”
    短短几个字便解了韩韵所有的疑惑,。
    长老团由冰问十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组成,他们的决定就连拥有绝对权利掌门都不能无视。
    “哦,那我先离去了,替我向影姨道个歉,那天是我太莽撞了。”见没了自己的事情韩韵便走了出去,关上客厅的时候留了一句话,要知道从圣诞节那天开始,影姨便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凝点了点头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前者的背影,韵儿,这一次的训练过后,你必须要比现在强几倍,要不然第六层考验的时候就不知道你能不能熬过去,要知道,长老团的那群人可不是吃素的。
    原本从古至今掌门都是男人,而韩晓佳之所以能坐上冰问掌门人这个位置除了拥有绝对的实力外,也拥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