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呃,他看起来不是那种人拉。”夏陌夕小声替他辩解到。
    “汗,你怎么知道他是那种人?貌似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他吧。”北辰画歪着头没好气的说道,不是她多疑,而是南宫凉的事太蹊跷了。
    “花花,他又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干嘛故意接近两个平民。”
    “也对,算了,不想了,我要睡了,昨晚玩了一夜的游戏可真累啊!”
    北辰画说完便打着哈气睡着了,精致的脸庞显得更加可爱,今天她看校刊的时候里面有对四大王子的介绍,她想凭南宫家的实力,就算他知道了自己和陌陌的真实身份也没必要来故意接近她们吧!
    夏陌夕看着前面睡得正香的韩韵和正在调戏周公的北辰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在凉蕾学院只要成绩达到全校前十老师都不会管的太严,但是一但成绩下降那么本学期的学业加重十倍,所以一般敢在课堂上睡觉的人无一不是对自己的成绩很有信心。
    很显然夏陌夕她们就是这一类人,这期的课程她早就学完了,而且还是专业教授补得课,面对数学老师的讲课她实在是提不起一丝兴趣。
    夏陌夕现在只是很疑惑,她明明昨天晚上看了一夜的言情,可是她现在竟然睡不着,好吧,睡不着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她脑海里总是出现那一头暗紫头发带着淡淡哀伤的少年?“一见钟情”?突然夏陌夕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么一个成语,夏陌夕顿时就懵了,俏脸上出现两朵可疑的红云,不会把,这明明是昨天小说里面的情节,她、夏陌夕才不是那些肤浅的女生,这么容易就喜欢上一个人,也许自己只是对突然出现的“雷锋”有些好奇罢了,对,就是这样。
    夏陌夕摇了摇头,试图甩掉那些凌乱的思绪。
    九月天气正凉,秋风拂过南宫凉、夏陌夕、北辰画的脸颊,连空气中都是夹杂着雨后潮湿的树木清新的气息,阳光洒在三人的身上形成金黄色的光晕,就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公主和王子,南宫凉的孤傲哀伤、夏陌夕的清纯妩媚、北辰画的甜美可爱完美的契合着,渐渐形成了一幅让人不忍打破的画卷。
    夏陌夕不停的和南宫凉说着话,而南宫凉配合的回答,到让北辰画有一丝尴尬,有一种多余的感觉,抬头看见一家名叫“迷迭”饭店,想起校刊里的美食推荐,于是开口说到:“陌陌,就在里吃午饭吧!”
    夏陌夕这时才发现自己忽视掉了北辰画,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说道:“恩恩!南宫凉,我们就在这里吃饭吧。”
    南宫凉点了点头。三人走进“迷迭”饭店,饭店内不乏凉蕾学院的学生,他们一下子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不过这一次三人很有默契的集体无视掉了,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南宫凉看了看菜单说道:“你点吧!”北辰画也是一副“我随便”的表情。
    夏陌夕看着菜单习惯性的点了一桌的名贵小吃,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做法很不“平民”。
    这时一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的男生走了过来:“咦,老三看来传闻是真的嘛,想不到你竟背着我们私底下找了女朋友了。”,还没等南宫凉回答,甄美便对着夏陌夕边鞠躬边说道“三嫂好!我叫甄眉。”
    “呃?”夏陌夕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南宫凉并没要否定,只是一脸淡然的望着甄眉。
    之所以甄美能一眼认出夏陌夕完全归公于那群“紫叶未凉”的社员,她们一听说自己的王子有了公主后几度疯狂,尤其是在得知那位所谓的公主是平民后更是暴跳如雷。
    而北辰画则是笑了起来:“真美?确实很适合你了。”
    甄眉不满了,一双桃花眼望着北辰画特别无辜的说道:“美女、不带这么损人的吧!”
    “有么?”北辰画一双大眼睛略显无辜:“陌陌,我有损她么?”
    “没有啊,‘真美’学长是误会你了。”夏陌夕立马配合着回答。
    南宫凉望着一脸愤怒的甄眉,脸上有了一丝笑容,幸亏多年的修年,要不然他可能当场就破了笑功。
    看见北辰画两人演起了双簧,甄眉学长一脸怨妇样的躲在角落里画着圈圈,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就这样,一顿午饭就在甄眉学长和北辰画的斗嘴中愉快的度过了。
    
    第五章 他们在一起了
    
    清晨,秋风吹起夏陌夕额边的碎发,和煦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枫叶映照在她白皙的脸上,漫天的枫叶在空中飞舞,旋转,就连空气中都带着枫叶的清新的气息。
    忽然,夏陌夕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似乎在这空气中还带着一丝异样的香味。
    她移动着步伐走到一棵枫树的下面,玉手拨开杂草,一朵金白相间的早菊映入眼帘,它娇小却倔强的绽放着,丝豪不惧身边杂乱的枯草,依旧散发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夏陌夕嘴角勾起了一丝连自己都未察觉的微笑,她轻轻的用手扯掉早菊旁边的杂草,弄完后,带着满足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现在的早菊已经可以肆意的伸展腰肢了,忽然夏陌夕的脑海里闪过一丝灵感,便大步向前走去。
    在夏陌夕走后,南宫凉从一棵枫树旁走了出来,望着夏陌夕远处的背景,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他原本是打算故意在她周末去图书馆必经的路上假装巧遇,原后在更一步的接近她的,可是看到她站在枫树下,枫叶围着她跳舞,阳光形成金黄色的光晕,物、景、人和谐的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面,竟让他无法忍心打破。
    突然她轻移莲步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让他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准备好措辞,刚准备从枫树下走出来,没想到她只是走到自己前面的那棵枫树便停了下来,米色的衣群沾了一地的灰尘,可她似乎并没有发现,继续努力的拔掉杂草,认真的神情让他有一瞬间的沉迷,连忙甩了甩头,南宫凉俊美的脸庞上出现懊恼的表情,暗暗警告自己,她,夏陌夕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想到这便准备开口叫住她,却发现她带着满足的微笑离去。
    望着她那略显单薄的背影,南宫凉玩味的笑了,然后轻跑上前追上夏陌夕。
    这时他们的身后金白相间的早菊依旧孤傲的摇摆在风中。
    “喂。”
    一道好听的男声打断了夏陌夕的沉思。
    “啊!”夏陌夕被吓到了,然后轻抚着自己的胸口,那张清纯略带一点点妩媚的脸上因惊吓而变得绯红,简直就是惹人犯罪。
    “南宫凉,你干嘛突然出现,真实吓死我了。”
    “没人的时候叫我凉吧。”南宫凉并没有回答而是把视线从夏陌夕身上移开,望着随风起舞的枫叶说了一句暧昧不清的话。
    “凉?”怎么感觉是情侣相互之间的称呼?“你也可以叫我陌陌。”
    两人聊着聊着便走到枫叶路的尽头。
    突然,夏陌夕扯着南宫凉的手臂躲在一棵大树的的后面,望着前方嘴里碎碎念着:“我就说你一大早就起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原来是去‘猎杀美男’。”
    随着夏陌夕的视线我们可以发现马路对面的北辰画和甄眉学长牵着手旁若无人的走在大街上,北辰画一脸幸福的模样让人侧目。
    夏陌夕有些无语了,他们认识好像还只有几个星期吧!这速度也为未免太骇人了吧!回过神,后者则是发现自己紧紧的抓着南宫凉的手臂,顿时就懵了,连忙松开手,看见他的手臂上明显的红印连忙道歉道:“南宫凉,对不起哦,我是看见……”
    “叫我凉。”南宫凉打断了夏陌夕的话。
    “呃……”夏陌夕脸微微的红了起来看着南宫凉的手臂说道:“可是你的手。”
    “没事。”南宫凉不在乎的看了看手臂。
    “南、凉。”夏陌夕在南宫凉的眼神下连忙改口:“真的没事?”
    “嗯。”
    一时间,气氛有些安静。
    “下个月就是校庆了,听说你会上台唱歌?”夏陌夕主动开口打破沉默,这几个星期以来,北辰画总是每天都买一本校刊,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现在的校刊顺眼多了,也有价值多了”。
    因为南宫凉的关系,校刊上已经没有关于她和北辰画的任何信息了,而林安号则是每天都打电话来道歉,不过被她和花花集体无视掉了,南宫凉要唱歌这个消息则是花花从校刊上知道的,然后在神神秘秘的告诉她的。
    “恩,因为我和甄眉打赌输了,所以我答应他上台唱歌。”南宫凉解释道。
    ?蕾学院是一所封闭式贵校,除了周末和假期或有重要的事情,全体学生必须要待在学校。
    甄眉是学生会会长,和南宫凉,冷翼在同一个宿舍,三人以兄弟相称,冷翼老大,南宫老三,甄眉老五,因为老二和老四很不“吉利”便被他们pass掉了。
    “打赌?”
    “恩。”南宫凉眉头皱了起来,想起那天甄眉的所作所为便不由的气愤,从那天开始他才彻底明白什么叫损友!
    看着南宫凉愤怒的表情夏陌夕好奇的问道:“什么赌哦?”
    “这个嘛?我们几个人有约定不能告诉其他人。”南宫凉似乎并不愿意说。
    不能说?难道!夏陌夕开始天马行空的幻想起来。
    突然,一个“爆炒栗子”降临在夏陌夕的头上。
    “啊!”夏陌夕委屈的盯着南宫凉“干嘛打我头?”
    “不准乱想。”
    “你怎么知道我有乱想?”
    “你的表情,太过……”南宫凉想了想终于找到一个适合的词语“太过邪恶。”
    邪恶?有没有搞错?
    夏陌夕想了想认真的说道:“你是第一次说我邪恶的男生。”
    南宫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她,眼若星辰,看的夏陌夕有一种醉在那双眸中的感觉。
    看着夏陌夕的表情,南宫凉笑了笑移开视线轻声说道:“可是我想拿走你的很多第一次。”
    夏陌夕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算表白吗?
    还没等夏陌夕有什么反应,南宫凉便向前走去。
    夏陌夕看着南宫凉的背影,沉思着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算告白么?如果他向自己告白自己会同意吗?哎!夏陌夕你是怎么了,也许别人只是说着玩玩,你干嘛要胡思乱想?
    夏陌夕抓了抓了头发,决心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第六章 梦魇
    
    二年级a班的教室中,因为国文老师讲课讲的很认真,所以同学们自然也听得很认真,当然这不包括所有人。
    此时的夏陌夕撑着头望着天空,白白的云朵飘荡着,渐渐的似乎形成了一个人形,暗紫色的秀发略显神秘高贵,她微微眨了眨眼睛,云朵又恢复了原形,扰了扰头,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甜甜的微笑着。
    看见夏陌夕表情的男生们不知不觉的都痴了。
    这时课座传来细微的震动声。
    地震?这是夏陌夕的第一反应,但看见自己前面睡觉的睡到眼泪掉下来的韩韵略微有一丝吃惊,韩韵给她的感觉是那种“大神”级别的人物,从那些自以为是的贵族在她面前只有讨好的份便能发现,而此时的韩韵双臂微微颤抖着,显得那么无助,额头上挂着汗珠,眼角的泪水惹人怜爱,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韩韵,韩韵,韩韵……”夏陌夕轻声唤道,想要把韩韵从噩梦中叫醒。
    原本在黑暗中拼命的想醒来的韩韵在听到一丝呼唤后从梦中惊醒,脸上的汗珠在阳光下折射出金黄色的光芒,即使是哭泣,整个人依旧唯美的像从漫画里的走出来的公主。
    “韩韵同学你没事吧?”国文老师关心的问道。
    韩韵的惊呼声打断国文老师的讲课声,这时全班的视线都看了过来,就连正在睡觉的北辰画都揉了揉眼睛问夏陌夕发生什么事了。
    而所有人疑问根源的她并没有回答,而是站了起来向外走去,离开时,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请假。”
    “恩恩,韩韵同学你要小心一点哦。”国文老师并没有因为韩韵的态度而生气,而是继续关心的说到,见韩韵并没有回答,便拿起课本继续上课,丝毫不觉得尴尬。
    然而其它同学却没有心情在继续上课,而是互相八卦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离开学校的韩韵正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她忘记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又是第几次在这个梦中挣扎了,无法醒来的梦魇总是带着人心底最大的恐惧,来回折磨。
    怒骂声,鞭打声充斥着耳膜,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她生活在一个小黑屋子里,在外面受气的人贩子回来后总是用鞭子抽打他们来发泄怨气,其中有一个叫梅梅的女孩子对她很好,她们两人相依为命,那时每天的乞讨生活都有这自己所规定的任务,如果完不成任务,那便会遭到是一场无可避免的毒打,还记得那天她生病了,没有完成任务,那个代号“死人”的人贩子似乎心情很不好,拿起鞭子便用力抽打着她发泄着,梅梅冲上前挡住那无情的鞭子,而她的行为却惹怒了“死人”,他一变骂着“贱人。”一边挥动着鞭子,鞭子落在她的身上,一道又一道殷红的伤痕看的人惊心动魄。
    还记得那一天下了一场雪,雪花装点着世界。
    最后梅梅死了,被活生生的打死,鲜红的血染红了纯白色的大地,似在控诉上天的不公平,美丽的瞳孔睁得大大的,用手怎样都抹不平。
    她还记得那年的雪比往年都大,都美。
    白色,红色形成了一幅绝美的画面。
    那天过后那一双单纯到不含一丝杂质的眼睛成了她一生的噩梦。
    如果那天不是她,那么死的人因该是自己吧。
    只到后来的一天,一个叫韩晓佳的女人的到来彻底改变了她的一生,她说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她说是她的仇人将自己卖给了人贩子,殴打过她的人贩子“死人”正在地上疯狂的求饶着。
    想起她和梅梅在一起的种种,想起了梅梅那双大眼睛,她对那个所谓的母亲哭道:“为什么你不早点来?为什么?梅梅死了,她死了你知不知道?”
    韩晓佳没有回答,只是对手下冷冷的说道:“一个不留。”
    而今天是梅梅的忌日,噩梦一如既往的袭来。
    那双眼睛让她依旧痛的无法自拔
    。……
    韩韵无助的走在大街上,瞳孔毫无焦距,沉寂在回忆中,就像一个没有生机的洋娃娃,和正在听mp4的林安号相撞。
    “喂,对不起哦。”林安浩连忙道歉,看见浑浑噩噩的韩韵关心的问道:“喂,你没有事吧?”
    韩韵没有回答,头一晕,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昏倒在林安浩的怀里,毫无生气。
    林安浩连忙扶起韩韵,将她抱在怀里向最近的医院跑去,冰冷的触感让林安浩莫名其妙的有些心痛。
    这个女生好熟悉,似乎在校刊里看见过。
    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令韩韵很不舒服,她睁开双眼,望着一片白色,暗暗想到,自己怎么到医院来了?
    “你醒了?”林安浩看见醒来的韩韵说道。
    “你是?我怎么在这里?”韩韵看着林安浩好奇的问着,似乎眼前的男生在哪里见过。
    “我叫林安浩。”
    林安浩??蕾四大王子之一?
    “因为在路上的时候把你‘撞昏’了,所以就把你送到医院来了。”林安浩有些无奈。
    撞昏了?韩韵想了想,好像自己在学校睡觉,然后梦见了梅梅,请了假,想到梅梅,韩韵的胸口疼了起来。
    “你没事吧!”林安浩关心的问道:“医生说你是气郁攻心,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说完,便发现自己好像问过头了。
    “没有事,谢谢你送我来学校。”韩韵冷冷的说道,然后不顾林安浩的阻止,拔掉针头,下床向外走去。
    “喂,你……”林安浩拦在门口,不让韩韵通过。
    “干嘛?”韩韵不爽了,敢拦她?
    林安浩不知道该说什么。
    韩韵推开他,向外走去。
    “喂,你叫什么名字?”林安浩连忙喊道。
    “韩韵。”
    韩韵?林安浩笑了,他知道她是谁了。
    
    第七章 童话剧
    
    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教室,洒在夏陌夕的身上,紫色的衣裙使她显得那样高贵优雅。
    “陌陌,你说现在明明是冬天,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思春了?”北辰画走了过来,看见发呆的陌陌轻笑道。
    夏陌夕抬头望了望北辰画,并没有回答而是问道:“花花,你没有和甄眉学长去约会?”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很明显,北辰画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额!陌陌,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和他在一起的?”北辰画记得自己貌似没有说过她和甄眉的事吧!
    “谁叫我最近总是会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了。”
    “你看见什么了?”北辰画连忙问道。
    “该看见的不该看见都看见了。”夏陌夕回答的很有技巧,谁知道她看见什么了。
    “啊,你看见呢?”北辰画脸微微红了起来,但看见夏陌夕眼里一闪而过的捉弄之色,改口说道:“那天啊,天色已晚,我们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
    “怎样?怎样?”
    北辰画看见夏陌夕好奇的表情,掉足了胃口才继续说到:“然后就相互说着再见。”
    “再见?怎么会是再见了,不是还应该有一些故事会发生吗?比喻说……”夏陌夕不怀好意的奸笑着。
    “对啊!”
    “那故事是?”
    “故事就是就是……”北辰画说了n个“就是”后笑到:“我忘记了。”然后看着一脸期待的夏陌夕笑道。
    夏陌夕的脸慢慢凝固,最后一脸愤怒的望着北辰画:“我说花花,没有这么掉人胃口的吧!”
    北辰画还未回答,一道响亮的女声响起。
    “ss出新作了。”
    韩琳琳拿着国际周刊叫道,满脸兴奋,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淑女之态,“ss时隔两年终于又出新香水了,loveflowers,好美的名字,不愧是我最爱的天才香水师啊!”
    她的感慨立马吸引了班上同学的注意
    “ss的新作?怎么可能!她已经两年没有出新香水了!”
    一位同学满脸不信的问道。
    “是真的,我哥从法国给我寄来的国际周刊上写的。”韩琳琳反驳到。
    “ss?给我看看!”
    “loveflowers?在哪里买?我要去订购十瓶,不,一百瓶。”
    班上的同学将一本国际周刊抢飞了天。
    “loveflowers?恋花?”北辰画假装好奇的问道:“陌陌,你说那个ss究竟是恋花了还是恋凉?”
    “我想ss根本没兴趣回答你这个无聊的问题。”夏陌夕不雅的翻了翻白眼,还记得那天清晨发现早菊和枫叶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很好闻,青涩淡雅,她回去后便调制出了loveflowers。
    听见夏陌夕的回答,北辰画并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说道:“听说loveflowers刚上市就被抢购一空,连她的最最最好的朋友都还没有买到,不知道ss知道后会怎么做啊!”其实不北辰画不是没有去订,而是她刚知道陌陌出新香水的消息后,loveflowers就已经没有了货了。
    “ss知道她的香水肯定会卖得很好,某个笨蛋肯定订不到。”夏陌夕暗暗的自恋了一下,然后故做正经的说道:“所以我想ss因该已经把loveflowers寄到她最最最最好的朋友的家里了。”
    “法国?”北辰画懵了,不会吧!她和夏陌夕虽说是中国人,却是定居在法国。
    望着北辰画的表情,夏陌夕笑了起来:“呵呵ss将其中一瓶送给了阿姨,还有一瓶则是放在某某人的枕头下。”
    夏陌夕和北辰画还有一个从未出现的女生居住在同一个宿舍。
    “陌陌,我爱你。”北辰画高兴的抱住了夏陌夕。
    “喂喂,小心我告你非礼哦。”
    “哈哈,那你叫南宫凉来打我啊。”
    “花花,不要乱说。”夏陌夕脸上浮起一朵可疑的红云。
    “乱说?谁乱说?告诉我,我替你k他。”北辰画装作疑惑的样子说到。
    这时那本国际周刊不知什么时候掉到了夏陌夕的脚下,夏陌夕弯下腰捡起,周刊刚好翻到了“ss”的那一页,蓝色的大字写着“ss新作全球上市。”
    “你们很喜欢ss的香水?”夏陌夕看着争得面红耳赤的众人问道。
    “当然ss的香水可是最好闻的香水。”
    韩琳琳很不屑的回答道,她这种平民知道什么,如果不是南宫凉,她早就滚出?蕾学院了。
    虽然夏陌夕很不喜欢韩琳琳现在的表情,但却依旧满足的笑了。
    那是她夏陌夕的香水。
    夏陌夕把周刊递给韩琳琳,眼里的笑意是那样明显,竟让韩琳琳有一瞬间感觉到自己一点也不讨厌她。
    “叮叮!”
    这时上课铃响了起来。
    林玉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走了进来,一双*夺人眼球,手里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拿着英语教科书,而是站在讲台上微笑着说到:“同学们,这次校庆活动,我们高二的班导一起商量后,决定演童话剧,而剧本则是由我们文学系的才女秦小岚编写,今天我们二年级组的班导们分配角色的时候,你们班导我帮我们班争取来了两个重要的角色。”
    听到这,全班都欢呼了起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