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原本从古至今掌门都是男人,而韩晓佳之所以能坐上冰问掌门人这个位置除了拥有绝对的实力外,也拥有着一定的运气,当年韩义与冰问脱离关系之后改名南宫义,而那时冰问后辈之中除了韩晓佳和南宫义之外便再无杰出之人,所以长老团才同意了韩晓佳的当上冰问的掌门人,后来又因冰问在韩晓佳的带领下越来越强大,所以才导致冰问上下无人不服。
    而此时冰问后辈之中人才杰出,其中便以大长老的孙子夜华和三长老的孙子慕容芹为代表,再加上此时的韩韵实力虽超乎常人却为情所困,凉蕾学院所发生的事情早已被长老团的人所知道,他们正以此为借口想要让自己的孙子来代替韩韵,而凝允许夜华二人进神魂殿便就是暂缓之策。
    这时走进来正准备替凝换纸的雨看见纸上的四个字后,心中猛然一惊,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依旧一脸平静的收拾桌子上的残局,就当她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却被凝叫住了。
    “传令下去,不允许南宫凉和伊琳雪、清风子走出这别墅半步,还有让四堂堂主管理好自己的兄弟,最近不要惹事,叫冰刀阁的情报组织密切关注好林家的一主一动。”
    “是。”雨领命后退了下去。
    这时屋子又恢复了平静,凝坐在沙发上把玩着自己的指环,一直都躲在暗处的影走了出来,坐在他的身边说道:“你还真是信任你的那个属下啊,什么事都交给她做。”
    “怎么?吃醋了?”凝好笑的抬起头望向身边的影。
    “呵呵,脑残你想太多了,我怎么会为了你吃醋了。”影俏脸略有些微红只好装作满不在乎的说道。
    “是吗?”
    “废话。”影低头躲开凝专注的视线肯定的回答道。
    看着影的反应,凝推了推白框眼镜轻笑出声,“别笑了,说正事。”见凝在哪里偷笑,影只好转移话题。
    “恩,你说。”看见影认真的表情,凝便止住了笑声。
    “我们最近不在冰问的时间内,冰问似乎出现了内奸诶,我们有好几个安排在林家里面的内部人员都被发现了,包括韵儿的资料貌似都被林家的人获得了,而我们却对那个内奸一无所知,哎,还真是失诶。”
    “恩,昨天,掌门就因为这件事而找过我,并叫我七日之内查到这个内奸。”凝点了点头,眉头紧紧地皱着,似乎很困扰。
    “七日?你有把握吗?”听见凝的话,影担心的问道,要知道掌门下了令,做不到的人可是要受罚的。
    “没有,要知道韵儿和那些重要人员的资料可是放在神魂殿的档案室里最底层的,而那些资料可不是一般人拿的到的,要知道里面的机关就是你我硬闯也不一定能够保证不惊动任何人而全身而退,所以那个人一定精通机关术,而冰问里面精通机关术的人只有雨没有其他人。”凝仔细分析着。
    “那你的意思是,那个人会是你的得力助手雨?”影好奇的问道。
    “不是,虽然雨精通机关术,但里面的那些机关可是从古留下来的,没有地图根本就不可能进去,而地图只有两份,一份在掌门那里一份在我这里,而这两份地图至今都还是完好无缺,所以雨也不可能。”
    “也许她的机关术高超的连地图都不需要了。”影似乎很不想放过这个线索。
    “不是她,你知道的,她是我从热带雨林人贩子手中救回来的,无父无母,身世比谁都清白,根本就不可能和林家的人有瓜葛,再者,若她真的是内奸的话,那么我们在林家里面安排的人就不可能只被发现了这么几个。”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相信她。”凝打断影的猜疑肯定的说道。
    
    
    第五十六章 争执
    
    被打断话语的影不由的翻了一下白眼,然后赌气似的不再说话,突然一个细小到人耳根本听不见的声音响了起来,坐在沙发上的二人,相视了一眼之后站了起来,瞬移到门口,凝打开客厅的大门,却发现雨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宣纸,眼睛因为忍着不哭而有略些微红,很显然她刚准备进来替凝换纸墨时却不小心听见了二人的对话。
    “你一个人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影瞬移到正准备说话的凝的前面一脸质问的表情看着雨。
    “我准备替殿主换纸墨。”雨深呼了口气似乎是想压抑自己的情绪似的。
    “刚刚我和凝的对话你听见多少?”
    “全部。”
    雨并没有隐瞒,但她刚回答完,她的玉颈上便多了一只手,这时的影全身都散发出一种恐怖的杀气,那是多年执行任务和死神擦肩而过时染上的。
    “影,住手。”见影似乎认真了起来,凝连忙从她后面走了出来开口制止到。
    而影并没有理凝而是手微微用力对雨说道:“你应该知道在冰问里面属下偷听主子说话是死罪吧,恩?”
    “我并不是故意的。”这时的雨已经因为缺少空气而导致脸微红了起来,但她并没有出手反抗。
    “可是这也不能掩饰你已经偷听的事实。”说完这句话,影的右手越来越用力了,满脸杀气的对着雨问道:“说,你是不是林家派来的奸细。”
    “不是。”雨肯定的回答完后,便满眼通红一脸复杂的看着站在影身边的凝。
    见影似乎真的要杀了雨,凝连忙出手准备阻止,但早有准备的影左手以秒数将自己腰间的手枪拿了出来,扣动扳机直接顶在了凝的太阳穴冷冷地问道:“怎么,你要救这个内奸?”
    “雨她不是内奸。”虽然此时手枪已经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但凝并没有一丝慌乱,而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影反驳到。
    而被影掐住脖子的的雨见凝被影用手枪抵住太阳穴,顿时心中一慌,十指紧紧的握着,但又马上放了下去连忙开口说道:“影你不过是掌门手下的一个保镖而已,根本就没有权利杀死我和殿主,更何况你的身份比殿主低那么多,你可知道你现在是以下犯上。”
    “以下犯上么?”影好笑的重复了这句话,看来凝还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诉这个女孩,也对,自己的身份可是绝对机密的,想到这里影的右手稍微松了松。
    “对,若是你现在开枪杀了凝,后果你很清楚,还有你不是喜欢凝吗?这难道就是你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吗?”见影有了反应,雨连忙继续说道。
    “我喜欢他?为什么这么认为?”她和凝之间的事情知道的人似乎不多吧,尤其是这么一个进冰问不超过两年的人应该根本就不可能会知道。
    “因为我也喜欢凝,所以我可以感受的出来。”说完这句话后,雨哭了出来,一直压抑在心中的情感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一样。
    听见雨的回答,影和凝都吃惊了一下,尤其是凝简直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雨,而影则是将自己的右手放了下来,左手的手枪也收了回来。
    “从第一次遇见凝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但是我知道凝只是把我当妹妹看,所以我一直以来都隐瞒着这个事实,因为我知道我不配站着这个男人身边,至从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努力变强,不为别的,只为可以离他更近那么一点点,可是就在你出现在我视野里的那一天起,我才明白原来他身边早已经有人了。”雨朦胧着双眼像陷入回忆中似的喃喃道。
    “ok了,没必要再说那么煽情的语言了,我不喜欢听。”影摆了摆手阻止雨在继续说下去,然后侧着身体对凝说道:“你给我进来。”
    而此时的凝依旧处于一种呆滞状态,似乎还没有从雨的那段话中反应过来。
    见凝没有反应,影皱了皱眉直接将前者拖进了客厅,然后再关上门之前,对雨说道:“你看见了,他是我的男人,而我的男人是不允许别的女人染指的,但你要是认为从我手里你追的到的话,你可以继续追,我不会阻止,还有不要为了这个脑残在做傻事了。”
    影说完“砰”的一声关掉了客厅大门,而在关上门后,雨便换了一副神情,低头间眼眸里全是恶毒之色。
    凝的女人?你放心,不会一直都是你的。
    而客厅里面的凝、影二人则是不知道雨的态度转变。
    “你不是说你不会为了我这种人而吃醋的么?那刚刚又是怎么一回事?”回过神来的凝一脸坏笑的对着影说道,此时的他早没了一丁点儒雅的气质,倘若是认识他的人见到他这幅模样,一定会大跌眼镜的。
    “呃……”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影略微有些懊恼的想着。
    看着吃瘪的影,凝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我这是叫为了防止你继续去破坏那么美丽的花朵所以才出的下策,要知道像那么痴情的花朵可是不会那么轻易就死心的!”影忍不住敲了一下凝的头怒目相对的说道。
    “算了,给你一个人去口是心非吧,只是我很好奇一件事,你今天用手枪抵住我的太阳穴的时候还扣动了扳机,你就不怕走火?虽然你身为顶级特工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但要知道凡事都有个万一。”此时的凝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语气有多么哀怨。
    “走火么?”影笑了笑,将腰间的手枪拿出来,把玩着,然后说道:“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子弹,你说它要怎么走火?”
    影的话刚说完,凝就笑了,也对,她怎么可能会舍得用有子弹的手枪来对着他。
    “你的考察结束了么?”其实他刚刚是完全可以阻止影的行动的,但是以他那么多年对影的了解来说,她根本就不会真的动手杀掉雨,充其量不过是一种考察罢了。
    “恩,算是吧。”影点了点头,看雨的样子似乎还真的不是林家派来的奸细。
    “那么我就让她负责韵儿的训练了,你不会有意见吧,要知道那丫头虽然擅长机关术但她的绝招却是暗器,她手中的银针可是能轻易的要了一个普通特工的命。”凝开口说道,此时的他收回了那种坏笑的表情,被镜片挡住的眼眸中也有了凝重的神情。
    “恩,不过话说回来,她确实很在乎你诶,我右手掐住她脖子的时候她没有一丝反抗,但当我把手枪对向你的时候她却有一瞬间差点失控,但也只是一瞬间,说明她自控力还不错。”影从茶几上拿了一个苹果,一边吃着一边评价道。
    “恩。”凝点了点,望着客厅的大门若有所思着。
    
    第五十七章 养魂
    
    时间倒退到圣诞节过后的第二天。
    美国华盛顿某个庄园中。
    “翼儿中途是否有醒来过?”
    冷杰看着床上的冷翼,皱着双眉对着旁边的仆人说道,此时的他似是无意识中散发出一种威严感,而正是这种威严感导致了整个屋子里的仆人都战战兢兢地。
    “没有,医生来看过了,说小少爷只是睡着了,而医生怎样掐小少爷的人中,小少爷都没有醒过来,不过老爷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预计下午便会到达。”管家李叔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回答到,好久没有看见少爷发这么大的火了,看来小少爷还真是少爷的软肋。
    “那查到是哪方的势力伤了翼儿了吗?”冷杰面无表情的望着管家问道,身上的杀气丝毫不加掩饰。
    “没…没有。”看着这个样子的冷杰,李叔一阵心惊,额头上的汗更多了,就连说话也没了力气。
    “真是一群废物。”冷杰冷着脸出口骂道,丝毫不给这个一直以来尽心尽力的管家一点面子。
    “少爷说的是,可是这件事牵扯到了冰问,我们根本就不好再查下去了,而且冰问似乎也在查那群神秘人。”李叔不敢反驳,只好将难题说了出来。
    “冰问?翼儿怎么招惹到那个组织了?”冷杰皱着眉,要知道他虽然直属世界国际刑警组织其中一员,手中握有实权,但终究是无法和那么庞大而又神秘的一个组织相对抗的。
    【注:国际刑警组织(英语:,通称interpol,缩写icpo),成立于1923年,专门调查及打击跨境罪案。其总部最初设在维也纳,德奥合并后,该组织被德国秘密警察接管,成为盖世太保的一个分部。德国投降后,英国、法国、比利时和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刑事警察成立了新的组织,沿用“国际警察组织”的原名。
    国际刑警组织是除联合国外,规模第二大的国际组织,也是全球最大的警察组织,包括184个成员国,每年预算超过3000万欧元。1989年以前总部设于法国巴黎,其后迁往里昂。现在它有188个成员国,其运作资金由成员国拨出。
    由于国际刑警组织需保持政治中立,它并不会介入任何政治、军事、宗教或种族罪行,也不会介入非跨国罪案。它的目标是以民众安全为先,主要调查恐怖活动、有组织罪案、毒品、走私军火、偷运人蛇、清洗黑钱、儿童色情、高科技罪案及贪污等罪案。】“因为那群神秘人的目的是为了对付冰问的未来的掌门人韩韵小姐,而少爷则是为了救韩韵小姐而受了伤。”管家解释道,丝毫不加隐瞒。
    “哦,你的意思是说翼儿喜欢那个叫韩韵的女生。”
    “因该是的。”
    听见李叔的回答,冷杰将视线投向正在昏迷中的冷翼,若有所思的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而就在这时,一个仆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冷杰抬起头望着跑进来的仆人,眼神冰凉。
    感受到自家主人杀人似的眼光,那位仆人连忙低下头说道:“少爷,外面有人自称是能救小少爷的人要见您。”
    听见仆人的话,冷杰眼里的杀气立马消失殆尽,并且连忙开口道:“还不快点把那人请进来。”
    仆人应了一声,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几分钟后,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少年走了进来。
    冷杰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此人眉清目秀略微有些帅气,但一双手上老茧横生,看来他的经历和他的年龄应该十分不符,假如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的身手应该也很不错。
    而在冷杰打量的同时,少年也在打量着他,不愧是国际刑警的主要成员,虽然他们没有动过手,但自己在他手下应该走不过十招,“你说你可以救翼儿。”没有其他废话冷杰直接进入了主题,虽是问句却是用肯定的语气说出来的,既然敢说可以救,那么做不也要给我做到。
    “倒不是我可以救冷翼,而是我家主子叫我来给贵公子送东西,说是可以救他。”那人不亢不卑的回答到。
    “哦,你家主子是?”冷杰挑了挑眉好奇的问道。
    “冰问神魂殿殿主凝。”
    听见少年的回答,冷杰心中一惊,但他并没表现出来,而是依旧一脸淡漠的问道:“我与凝殿主素无交情,他为何要救翼儿。”
    “殿主说,贵公子是因为救少主人才受的伤,而这一瓶‘养魂’则是对贵公子谢意。”少年将一个黑瓷小瓶交给了冷杰继续说道:“想必见多识广的冷警官应该听过‘养魂’的盛名吧!”
    “恩。”冷杰点了点头说道:“传说养魂可以起死回生,只要内脏还没有彻底坏死,就能慢慢修补。”
    “除了这些,养魂还可以治疗蛊毒,贵公子只是被蛊扎了一下,所以才会长睡不起,但只要服下这个便能立马醒来,而剩下的药力则会自动储集在身体内。”少年一脸自豪的说道。
    听完少年的解释,冷杰眼前一亮,立马打开黑瓷瓶,而一旁的少年则是知趣的说道:“东西已经送到,我先走了。”
    说完,少年便没了身影,而一屋子的仆人则是吓得出了神,要知道这个庄园内,明的暗的警卫少说也有上百人,而这个少年却能转眼之间消失,这身手可真厉害。
    冷杰则是停顿了一下动作,看来冰问人才济济啊,不过小子,要不是我放你走,你能走的那么轻松吗?
    想到这里,冷杰轻笑一声,从瓷瓶中拿出一个绿色的丹丸喂进冷翼的嘴中,而不出几秒,床上的人便有了苏醒的迹象。
    看到翼儿的反应,冷杰欣喜万分,连忙说道:“翼儿,你醒了?”
    “爸,我怎么回来了。”冷翼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一脸疑惑的问道。
    “不回来,难道等你死在中国吗?”听见冷翼的问题,冷杰没好气的说道,至从自己最心爱的妻子病逝后,他便将所有的爱都给了翼儿,有时候的他虽是严厉的父亲但更多的时候都像是“慈母”,虽然说俗话说的好,“慈母多败儿”,但冷翼从小就听话,从不恃宠而骄,拿自己的身份压人。
    “爸,我饿了。”冷翼翻了翻白眼说道,在父亲面前他永远像个小孩一样。
    “李叔听见没?小少爷饿了,你快去让厨房准备好吃的。”听见翼儿的话,冷杰连忙说道。
    “诶,我这就去。”李叔急忙应道,并用眼神示意仆人们退下。
    几分钟后,偌大的房间中,便只剩下冷杰父子二人。
    
    第五十八章 关系
    
    “你好好准备一下,等下你爷爷就要到了。”冷杰一脸宠溺的对着自家儿子说道。
    “爷爷要来了。”听见爷爷的名字,冷翼眼里闪过一丝敬佩之色,高傲如他,也只有像冷青龙这种人才值得他崇拜。
    冷青龙曾经是中国**史上的传奇人物,曾一人闯到了美国黑手党的总部,并且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此举堪称奇迹,但在其五十岁后因为一些原因而退出江湖,但至今为止,他的威望依旧让人敬佩不已。
    “恩,他老人家听说你受了伤,便立马从巴黎赶了过来。”
    “那是爷爷送来的药救了我吗?”冷翼好奇的问道,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那蛊毒寻常人是解不了的,想到蛊毒,他便想起了那天在凉蕾学院发生的事情了,韵儿,她还好吗?
    “不是。”冷杰摇了摇头。
    “恩?”不是爷爷那是谁?
    “是冰问神魂殿的殿主凝叫人送过来的。”
    “凝?冰问?神魂殿?”听见冷杰的回答,冷翼更加糊涂了,他似乎不认识这号人吧,不过冰问他还是听过,据说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也最神秘的黑帮。
    “怎么?你不知道韩韵是冰问未来的掌门人?”也对,韩韵身份神秘,应该不会主动告诉翼儿。
    你不知道韩韵是冰问未来的掌门人?
    你不知道韩韵是冰问未来的掌门人?
    韩韵是冰问未来的掌门人!
    。……
    短短几句话让冷翼大脑一阵空白,她从来都没有说过她的身份,而他自然也没有问过,只是没有想到韵儿的身份竟是如此令人吃惊。
    “怎么了,翼儿?”见冷翼不说话,冷杰连忙开口问道。
    “没事,爸你先出去一下吧,我去洗个澡。”冷翼摇了摇头回答到。
    “那好,我在下面客厅等你吃饭。”冷杰拍了拍冷翼的肩膀便走了出去。
    而冷翼则是躺在床上半天没了动静,突然他回想起南宫凉有一次醉酒后说出他父亲曾为一个女人而与冰问断绝关系的事情,那时老五似乎还很不相信老三和冰问家的人有关系,后来等老三酒醒后再问他时,他便没有再说这个话题了,如果老三说的是真话,那么照这么说的话,老三应该是认识韵儿的吧。
    为什么一开始他们都没有告诉我韵儿的真正身份,或是认为这个身份会给我压力?冷翼百思不得其解,最终还是长叹一口气后拿出了手机,给南宫凉打了个电话。
    “老三?”
    “恩,老大,你没事了么?怎么走的那么突然?”电话另一头的南宫凉急忙问道,至从平安夜事件一过,他们便再也没有了联系。
    “我没事,只是被家族的人带走了而已,你在哪里?凉蕾学院?”冷翼依旧是冷冷地语气。
    “没有。我,现在,呃…”
    “怎么?不好说么?”
    “不是,老大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这个哦?”终究是察觉到了冷翼的语气不对,便连忙开口说到。
    “好,那我不问这个,我只问你,你是不是一开始就认识韵儿?”
    “恩。”听见冷翼肯定的语气,南宫凉便没有在隐瞒下去。
    “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表兄妹,那个,老大,一开始不告诉你,是因为这些东西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如果是别人,南宫凉根本就不会去解释,但对于这个兄弟他还是看的很重要的。
    “恩,她现在和你在一起?”冷翼并没有质问南宫凉为什么会隐瞒他他和韩韵之间的关系,因为他相信老三瞒着他绝对是为了他好。
    “算是吧,凉蕾出的事情明显是针对冰问,而我们这些和冰问有关的后辈现在都住在冰问总部。”从那天下飞机见过母亲后便又连忙被迫送到了冰问总部,说来说去都不过是一种变相的软禁。
    “她现在没事了吧?”想了想,冷翼还是问出了口,虽然平安夜的那一劫他替了她挡了,但谁也说不定那群神秘人留了后手没有。
    “虽然没有见到她,不过听冰问的说她应该没事吧。”
    “哦,最近你要小心一点,还有看那天的场景,你应该很在乎夏陌夕吧,老三,你知道到我不太会说什么话,但是夏陌夕是个好女生,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误会,但是我希望你不要错过。”
    “老大,我明年就要和雪儿订婚了,你要来吗?”南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