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玩的事情当然不想放过了,而且我感觉这群人因该就是上次平安夜的始作俑者。”夏陌夕说出了自己的猜想,不过每次回忆起那次的平安夜的事件,都会心有余悸,幸好那群女生都被救回来了,要不然,那件事还真的会成为她的噩梦,不过,再恐怖的噩梦也没有小时候的那件事来的恐怖。
    想起自己前段时间苏醒的回忆,低头间夏陌夕的眼眸中全是无助,和深深地悲哀,虽然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是……
    “陌陌,我查到了。”视线一直都在手机上的北辰画并没有发现自家好友的情绪变幻,而是一脸兴奋的说道。
    “查到什么了?”夏陌夕连忙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然后抬起头笑着问道。
    “我今天不是攻击那个神秘电话来源的主机么,然后被五个高手阻挡,这个五个高手我应该知道是谁了。”
    “谁?”夏陌夕好奇的追问道,能抵挡住花花的攻击,这些人的来头应该不小。
    “饿狼组合。”
    “饿狼组合,那是什么?”好奇怪的名字。
    “一个黑客组合,据说是五个个男人凭借着默契和高超的技术在一次攻击国家软件时一举成名,虽然我不认识他们。”北辰画解释到。
    “哦,我也不认识。”夏陌夕呵呵的笑着,倘若是饿狼组合其中的一个成员听见她们的对话,应该会气得吐血吧!好歹他们饿狼组合在黑客帝国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我怀念那年夏天青涩的山脉,贪玩的小孩,为什么会离开…”
    这时夏陌夕包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竟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号码,前者和北辰画对视了一眼后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的神情,究竟是谁了?
    “喂,哪位?”
    “是我。”
    熟悉的女声在夏陌夕耳边响起。
    “韵韵?”
    
    继续努力中~
    
    第六十二章 变天了
    
    至从上次平安夜事件过后,夏陌夕便再也没有了韩韵的消息,所以对后者突然打来的电话感到十分的惊喜。
    “韵韵,你去哪里呢?怎么都不提前说一声,还有你怎么会突然休学?连手机号码都换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夏陌夕一口气便问完了所有的疑惑,而一旁的北辰画则是努了努嘴说道:“你一次性问这么多,叫别人怎么回答?”
    但韩韵就是韩韵,千万不要把她和平常人相比较。
    “回家族了,来不及说,家族原因,知道。”一共是四个问题,韩韵同样是一口气回答完的。
    因为夏陌夕开的是扩音,所以北辰画也听见了韩韵的回答,她不禁在一旁吐槽到:好吧,韩韵非常人。
    “哦,你现在身体没事了吧?”
    “没事,最近凉蕾学院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虽然明白那群神秘人十有*是针对她,但是难免那群几经失败的神秘人不会迁怒于她的朋友,又或者他们在凉蕾还有什么没有办完的事情,韩韵几次猜疑与思考都得不到回答,所以便给夏陌夕打了这个电话。
    听见韩韵的疑问,夏陌夕关掉了扩音,见周围没什么人才低声把最近发生的怪事告诉她,但在说的过程中,她适当的隐去了北辰画和饿狼组合这一部分的事情。
    韩韵说完这一切后,电话另一头便没了声音,就在夏陌夕以为韩韵是不是挂了电话的时候,后者开口了。
    “陌陌,你怕不怕鬼?”
    “啊?”夏陌夕一阵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显然韵韵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明白是人在搞鬼的事情呢。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我不知道。但我想这个事情应该是人再搞鬼,所以你不必要怕。”如果没有出差错,那么绝对是那群神秘人在搞鬼。可是他们这些有什么意图?
    “恩恩,韵韵。我知道的,而且我也不怕,什么妖魔鬼怪现在的我都可以应付的。”
    夏陌夕感动于韩韵的关心便笑着说道,她懂,韵韵从来都不会关心别人,能说出这段话,想必也是她现在的极限了。
    “恩。我会很快赶回凉蕾学院的。”
    “真的吗?还有这个号码是你的固定号码么?”听见韵韵似乎要挂了电话,夏陌夕连忙问道。
    “不是。”
    “哦。”听见韩韵的回答,夏陌夕略微有些失落,看来这次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联系到韵韵了。
    “但在我回凉蕾学院之前。你可以打这个号码。”说完韩韵便挂了电话,夏陌夕则是连忙把号码存在手机里,对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北辰画心情大好的说道:“花花,走啦,回家了。”。
    北辰画看着走在前面哼着歌的夏陌夕。眉头皱的更紧了,也许韩韵真的不该出现在陌陌的世界里,至少后者不会出现这么多的事情。
    而如此同时的另一个地方,一身红衣韩韵挂掉电话后,正准备转身离去。却在回过头的那一瞬间定住了,那个人怎么来了?
    韩筱佳同样也是一身红衣,这时的她倚在树杆上,双手抱着肩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家女儿,黑缎般的秀发散落在双肩上,慵懒的气质,一如怒放的红莲。
    两人因为是血亲,便长的极为相似,就连气质也相差的没有多少,可是韩筱佳明显比韩韵看起来更加让人胆寒。
    “母亲。”韩韵见韩筱佳并没有说话的打算,韩韵便主动开了口,算打了声招呼,然后准备马上离开。
    “韵儿,我很可怕么?看了我就想逃。”韩筱佳看着真准备溜走的韩韵,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
    “没有,只是想起了等下马上就有训练。”韩韵回答道,丝毫不想承认自己是因为害怕而不想呆在这个女人的身边。
    “哦,我刚刚试了一下负责你训练的那个女人的身手,貌似还挺不错的。”韩筱佳似是漫不经意的说道。
    听见韩筱佳的话,韩韵心中一惊,虽然和训练她身手的雨才相识不久,但还是对雨抱有那么一丝好感。
    “放心,她没事,我不让她受伤,那么她连受伤的资格都没有。”看见韩韵没说话,韩筱佳解释到。
    “我只是不想一个受伤了的人来训练我。”韩韵面无表情的回答到,被人看穿心思的感觉很不好受,更何况,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凡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她就会毁掉,毫无理由的毁掉,所以从小到大她便无欲无求。
    “听说这段时间你在a市认识了几个朋友。”
    “普通同学而已。”韩韵说话的时候低着头整理了一下被风吹散的秀发,用这个动作演示了自己的心虚和害怕。
    “貌似没那么简单吧。”
    “就只是这么简单。”
    “那个女生叫夏陌夕对吧,长的还挺不错的。”韩筱佳并没有争下去的打算,而是话锋一转,直接说出了陌陌的名字。
    “你想干什么。”听见陌陌的名字,韩韵仿佛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警惕的看着韩筱佳,看来自己在凉蕾学院的事情后者已经知道了。
    “我?”韵儿的质问让韩筱佳挑了挑眉,看来韵儿是很在乎那个女生了。
    “你不要对她怎样,她是无辜的。”韩韵的语气中罕见的有一丝乞求的意思,假如这个女人要对付陌陌,那么自己再怎样也阻止不了。
    “呵呵,看来你很在乎她。”韩筱佳轻笑出声,随即说道:“我女儿的朋友,我当然不会亏待她的。”
    就在韩韵稍微松了口气的时候,韩筱佳下一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泼在了她身上。
    “不过在你变强之前,那个女生的生命随时都会有危险,a市的天马上就要变了。”
    韩筱佳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罕见的有一丝担忧,百年的时间以过,各个势力都在虎视眈眈,林家更是行动开始神秘了起来,潜伏在林家里的卧底更是一个又一个的没有了音讯,想来是遭遇了不测。
    “a市怎么了?”韩韵连忙问道,刚刚听了夏陌夕所说的a市的变化,此时竟有些担忧,看来那群神秘人除了她还另有所图。
    “现在的你知道了也没有用,我希望这个星期之内你能结束你的训练,下个星期我亲自教你。”韩筱佳说完后,便没了踪影。
    只剩韩韵一个人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想到,看来最近她要拼命了,原本是一个月的训练内容看来要减到一个星期了。
    
    努力努力努力努力~
    
    第六十三章 林家家主
    
    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绝对,也许这种绝对是我们生下来就该背负的。
    无论我们再怎样逃,也逃不掉被注定的命运,无论我们再怎样扔掉身上的包袱,也还是会被包袱压的喘不过气来。
    丢不掉,逃不掉,那便背负起吧,坐到这个位置的顶端,即使会高处不胜寒,但至少不会在被人左右和操控了。
    冬日的阳光是最舒服的,不冷不热,恰到好处。
    韩晓佳用手灭掉了嘴里的烟,黑色的秀发被风吹了起来,酒红色的裙子显得有一些妖冶,如遗世红莲一般的冷傲,只是她茶色的眼眸中那一丝茫然与景不符而已。
    这是一个四面环绕着剑麻的竹屋,屋前是一个清澈见底的小河,明明已经是冬季了,可是河中依然有着五颜六色的鱼儿和开的正盛的白莲,仿佛它们一点也不怕这冬日的肃杀之气。
    “影,你来了。”
    倚在小河边松树旁的韩晓佳用手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淡淡开口到。
    “晓晓,看来我这辈子实力都不可能超过你了。”被唤名字的影从密密麻麻的剑麻中穿梭了进来,若是普通特工看到了这一幕定会吃惊不已,这么浓密的“剑麻海”别说是走进来了,就连每移动一步都得拿生命的代价来换,可是影却表现的那么轻易。
    “世事多变,谁又能说的准呢?”韩晓佳笑了笑说道,转眼望见小河中那条游的自由自在的红色鲤鱼,纵然起身跳入河中落在荷叶上随手摘下了一朵白莲,扔进了河中,顿时河水中像炸弹爆发了一样,河水四溅,韩晓佳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伸手抓住了红色的鲤鱼,飞向了岸边,这时的她全身没有湿一丁点。等河水平静下来后继续说道:“就像是这河中的鱼儿,红色的鲤鱼王。若是我愿意,任它在水中再怎样得意,在同类中再怎样桀骜不逊自称为王,也终究逃不过必死的下场。”
    说完后,韩筱佳随手一扔,那条红到让人窒息的鲤鱼就像是抛物线一般落在了“剑麻海”之中,连折腾都还来不及便被剑麻刺死了。肠子和内脏落了一地,红色鲤鱼王的眼睛掉了下来,圆鼓鼓的,像是死的很不甘心一般。
    看见被剑麻刺穿的红色鲤鱼王。影心中一惊,这条红色鲤鱼王是晓晓的最爱,如今却被她本人亲手杀死了。
    “怎么了,晓晓。”影小心翼翼的开口到。
    “没事,你来干什么。”韩晓佳漫不经意的转身走向竹屋前一个四方石桌。从上面拿了一条白色的丝巾,坐在石椅上专注的擦起了刚刚抓住的红色鲤鱼王的手,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安静的就像画中人物一般,若不是红色鲤鱼王的尸体还再那里。谁也不愿相信这么残忍的事情是这个女人做出来的。
    “刚刚林家派人送来了一封信。”影回答道。
    “哦?”听见影的话,韩晓佳挑了挑眉,略有些好奇:“什么内容?”
    那个家伙很闲么?难道是林家的“月色”已经完成了?想到这里韩晓佳心中一惊。
    “月色”是林家用了百年时间培养出的一批人工生化武器,据说是将人的潜能发挥到了极限,生化人是没有任何缺点,任何感情和思绪的。
    “大致意思便是下个星期林家的现任掌门人的独生儿子就要成年了,为了庆祝这件喜事便邀请黑白两道的人都一同欢聚一堂。”影有些不屑的说道,这种类似于和好的信也敢寄,真是有够搞笑。
    “哦?你的意思是?”在这种紧要关头,那个老头子究竟想要干什么?韩晓佳不由的狐疑了起来。
    “当然是不去了,摆明了是陷阱的事。”影连考虑也没有便回答到。
    “不对,我们应该去,而且是大张旗鼓的去,所有该有的礼仪都要有,甚至要做到完美。”韩晓佳摇了摇头否定了影的话语。
    “为什么?”影不解。
    “既然人家都诚心诚意的邀请我们了,作为中国第一大黑帮我们岂有不去之理?”韩晓佳的嘴角勾起一个标准的韩式微笑,呵呵,这次我陪你玩到底。
    “晓晓。”影还准备说什么,却被韩晓佳挥了挥手制止了。
    “我有些累了。”韩晓佳躺在石椅上眯着双眼庸懒的说到:“至于去林家该有的东西和礼节你去准备吧。”。
    “是。”影虽然心中依然有着疑惑,但还是没有再多说,晓晓的脾气她还是十分清楚的,说一不二。
    “对了,这次负责韵儿训练的人实力似乎还挺不错。”韩晓佳似是不经意般的提起。
    “恩,那个女人叫雨,据说擅长暗器,总的来说,身手还是十分不错的。”影替韩晓佳解释到。
    “那人可靠么?”
    听见韩晓佳的问题,影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沉默不语。
    “怎么?”没有听见影的回答,韩晓佳不由的睁开了双眼,看来,这事,没那么简单。
    “凝他很信任那个女人,很多事都交给她做,但是。”影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是我觉得她很可疑,尤其是最近,我们冰问潜伏在林家的探子一个一个的没了音讯,我总觉得这一切与那个女人有关,只是现在的我还没有证据而已。”
    “那个女人?她和凝之间有故事?”韩晓佳轻笑着说道,本来就觉得最近影有些不对劲,现在看样子,应该是吃醋了吧。
    “哪有,只是这个女人是凝救下来的,而她为了报恩,则是留在了冰问,一点故事也没有!”影反驳到。
    “英雄救美,美人为了报恩留在英雄身侧到还真是一段佳话呢。”看着没了一丁点顶级特工样的影,韩晓佳不由的取笑到。
    “晓晓。”听见韩晓佳的话,影不满的唤了一声前者的名字。
    “怎么?我有说错什么么?”韩晓佳一时玩心大起,假装没听懂影的意思。
    “晓晓!”看见这个样子的韩晓佳,影顿时发现自己中了前者的计。
    “呵呵,好了,不捉弄你了。”韩晓佳收起玩笑的表情,她当然明白什么叫适可而止了,影这种女生最受不得言语上的刺激了。
    “不过你认为那个女人有问题的话,便放手去查吧,韵儿身边不能留下一丁点毒瘤。”说道正事,韩晓佳便一脸严肃的表情。
    “恩”影点了点头以示领命。
    “好了,你回去吧。”韩晓佳不雅的打了个哈欠后,便下了逐客令。
    影见晓晓一脸睡意,便转身施展出鬼魅的身法穿过了剑麻海。
    池塘里的小鱼儿依旧欢快的游着,而白色的莲花正在诠释着那一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的高尚品质。
    而有些迷路了的小动物不小心勿人了剑麻海,惨叫声不绝于耳,但韩晓佳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依旧睡得迷糊。
    渐渐的,夜深了,一些夜间动物也开始出来觅食了。
    原本熟睡中的韩晓佳眼角眯了起来,掩着嘴打了一个哈欠,看来今天她的雅阁还是挺受欢迎的,就连许久没见的老朋友也来了。
    她笑了笑,坐了起来,用手摸了一下茶壶,壶里的水已经凉了,而身边没有任何可以加热的工具和热水,无奈之下只好开口说道:“看来今天是不能请你喝茶了。”
    原本无人的小河上,突然起了一阵风,风过后,小河中一片荷叶上便站了一个男人,剑眉,刚毅的脸庞,说不上帅气,但十分耐看,属于那种特别让人看了第一眼便无法忘记的男人。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变。”那个男人看着韩晓佳怀着复杂的表情说到。
    “你不是也没有变么?林枫,林家的家主。”韩晓佳轻笑了起来,笑声中说不清是嘲讽还是赞扬。

    第六十四章 迷迭香~
    
    全身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动不了分毫,夏陌夕使劲挣扎着的,想要逃离这个诡异的梦境,却无能为力,只好被束缚再沉沦。
    就是哪一张脸,说不上帅气,却让她恐惧发寒到骨子里。
    那个时候,哭的在惨烈,泪水都是廉价的。
    “不要,不要,陌陌听话,陌陌听叔叔的话。”
    “我错了,我错了,是陌陌不对,陌陌给叔叔道歉。”
    “叔叔我不要看那个电影,我不要看……”
    血,仿佛眼眸中只剩下了那一片红。
    “陌陌,跟着叔叔学割腕吧,你会发现那种感觉有多么神奇和舒服。”
    “陌陌,你要学会享受那种血液的味道,很美很诱人的。”
    “陌陌乖,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要不然明天叔叔就会让你脸上身上全是刀痕。”
    抵抗,拼了命的逃离,无果。
    。……
    夏陌夕用力的想要逃离梦魇,但被后者盯上的猎物又有谁能逃得掉。
    反反复复的折磨,永无宁日。
    片刻后,原本是黑暗的世界中射入了一丝光亮。
    暗紫色的头发夺人眼魄,眉目中总有一缕抹不掉的忧愁。
    “夏陌夕是我的女朋友,谁说她向林安浩写情书和告白了?”南宫凉走了进来,旁边的女生自觉地让出一道通道。
    而他说的话则是惊呆了所有人,夏陌夕刚欲反驳却被南宫凉用眼神阻止了。
    “可是校刊……”秦晓晓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宫凉打断“我会叫他们撤掉,那些没必要成在的东西是该消失了。”
    “我们走。”南宫凉牵起夏陌夕的手向外走去。
    那一日他就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一般,优雅而又高贵的救走了落难的公主。
    。……
    “我救了你,连饭都不请我吃?”南宫凉叫住正准备拉着北辰画溜走的夏陌夕。
    “好啊,今天?”夏陌夕连忙说道,突然发现自己话语有一些急切。脸微红了起来。
    “中午吧,我来找你,要上课了。我先走了。”南宫凉转身向教学楼走去,依旧是一幅冷冷的姿态。
    也许就是那样一顿饭。开始了所有的故事。
    。…
    “你的表情,太过……”南宫凉想了想终于找到一个适合的词语“太过邪恶。”
    邪恶?有没有搞错?
    夏陌夕想了想认真的说道:“你是第一次说我邪恶的男生。”
    南宫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她,眼若星辰,看的夏陌夕有一种醉在那双眸中的感觉。
    看着夏陌夕的表情,南宫凉笑了笑移开视线轻声说道:“可是我想拿走你的很多第一次。”
    夏陌夕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算表白吗?
    还没等夏陌夕有什么反应,南宫凉便向前走去。
    夏陌夕看着南宫凉的背影。沉思着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算告白么?如果他向自己告白自己会同意吗?哎!夏陌夕你是怎么了,也许别人只是说着玩玩,你干嘛要胡思乱想?
    夏陌夕抓了抓了头发。决心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那一日,算是第一次心动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说那一句话我的心漏了一拍。
    。……
    “ss出新作了。”
    韩琳琳拿着国际周刊叫道。满脸兴奋,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淑女之态,“ss时隔两年终于又出新香水了,loveflowers,好美的名字,不愧是我最爱的天才香水师啊!”
    她的感慨立马吸引了班上同学的注意
    “ss的新作?怎么可能!她已经两年没有出新香水了!”
    一位同学满脸不信的问道。
    “是真的。我哥从法国给我寄来的国际周刊上写的。”韩琳琳反驳到。
    “ss?给我看看!”
    “loveflowers?在哪里买?我要去订购十瓶,不,一百瓶。”
    班上的同学将一本国际周刊抢飞了天。
    “loveflowers?恋花?”北辰画假装好奇的问道:“陌陌,你说那个ss究竟是恋花了还是恋凉?”
    凉,你也许不知道,我时隔两年的新作都是为你而诞生的,青涩淡雅的香味一如我们的初始。
    。……
    “是老三硬要来看你排练,所以我和老大就舍命陪君子了。”甄眉假装一脸无奈地说到。
    “花花,你家甄眉欺负我。”夏陌夕一脸委屈的向旁边的北辰画控诉着。
    北辰画挽起甄眉的手臂一脸无辜的说道:“没有,没有,甄眉只是说实话而已。”
    “好啊,你们俩夫妻合起伙来欺负我。”
    夏陌夕清纯略带妩媚的脸上因气愤而红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惹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恩恩,就欺负你了,当然,你也可以和南宫凉两夫妻一起来对抗啊。”
    其实甄眉和北辰画都知道夏陌夕和南宫凉没有关系,可是两人总是喜欢调戏他们。
    “我怕你们输得太惨。”南宫凉看见一脸局促的夏陌夕替她回答到。
    北辰画和甄眉相视一眼集体说道:“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夏陌夕知道南宫凉在替他开脱,便向南宫凉递了一个谢谢的表情。
    “陌陌,你不老实哦!”北辰画气愤的说道:“你们在一起了,竟然不告诉我。”,而甄眉则是邀着南宫凉说道:“老三,眼光不错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