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原本有人猜测冰问的掌门人会说些什么,却没有人想到她只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谢谢,我林松在这里同样祝韩阿姨青春永驻。”林松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并将手里的酒一干为敬。
    “感谢大家来参加这个聚会,大家就当是在家里,随意就好。”林枫满意于众人的表现,便一脸微笑的说道。
    语毕,早就安排好的人,便在空地上跳起了霓裳舞衣曲。
    整个宴会看起来歌舞升平,十分热闹。
    坐在韩晓佳左边的影一边无聊的喝着红酒一边和凝说着话,没多久便叹了口气低声对着韩晓佳说道:“这林家家主有必要搞得像是宫廷汇宴么?难道他还真的当是古代的君王?”
    “你只管看着,别说错话。”韩晓佳岂会看不出来林枫是在展现他的实力和人际关系,不过自称为王还是嫩了点。
    听见韩晓佳的训斥,影连忙闭了嘴,这时她旁边传来了低沉的笑声,转眼便看见凝正一脸好笑的看着她,影不由的俏目一横,低头喝她的红酒去了。
    很快霓裳舞衣曲便跳完了,说不上舞的倾国倾城,但也十分好看,这些舞者可都是顶尖舞者。
    “这样跳舞,听歌也太没意思了。”原本看着舞蹈的林枫一脸困意的说道。
    “松儿,去给为父舞一场剑吧。”林枫笑着对林松说道,言语中满是自豪的语气,想必林枫对自己的儿子舞剑十分的有信心吧。
    林松点了点头便拿起挂在墙边的宝剑走向中央。
    这时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动作,开始看他表演。
    
    第六十七章 不能输的赌约
    
    舞剑?短短两个字让全场哗然,这个才是林枫的本来目的吧,告诉世人自己的儿子不光是因为是他的原因才成为林家未来继承人的。
    林松的实力才是他成为林家未来继承人的关键原因。
    而一旁的韩晓佳不由的轻笑出声,多年未见,他的性格还真的是一丁点也没变了,。
    “家主,少主一个人舞剑未免也太没有意思了。”就在林松走向大厅中央之时,青门门主秦英开了口,今天的他带的家属便只有一个人,那便是蓝色瞳孔的异国女子妖妖,想必前者应该是十分信任后者。
    “哦,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林枫抿了一小口高脚杯中的红酒兴致盎然的问道。
    “听闻冰问未来继承人韩韵身手十分了得,我想,不如让两个小辈比试一番,不必动真,点到为止。”秦英如是说到。
    “哦?韩韵,你可愿意。”林枫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林枫的话刚说完,一时之间所有人的视线都射向了韩韵,她的回答可关系到小一辈中最为杰出的人才究竟是谁。
    谁都明白林枫的意图,二十年前,同样地聚会,他和韩韵打成了平手,二十年后,冰问与林家的实力不相上下,而二十年后的韩韵与林松的这一战便决定未来这两大的超级势力的胜败。
    “多谢青门主和林伯伯的抬爱,比试而已,我接受。”韩韵站了起来望着坐在最高位置上的林枫一字一句说道,她岂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是她不能拒绝,因为她一旦拒绝,便说明冰问输了。
    “来人,拿给韩韵一柄好剑。”
    林枫对着手下吩咐到。原本早就准备好的宝剑便被抬了上来,没错,是抬上来的。三个大汉吃力的抬在了韩韵的面前,可想而知。这剑会有多重。
    “多谢林伯伯的好意,我还是用自己的剑吧。”
    韩韵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很小很薄甚至于看不见的软剑。
    此剑一出,所有兵器都似乎失了颜色,识货的人马上便发现了这剑的不寻常之处。
    在这个热武器横行的时代,冷武器似乎都失去了作用,但凡事都有例外。有些强人便可以用冷武器克制住热武器,用刀剑来挡住子弹,而且对于一些实力修炼成怪物的人来说热武器都只是垃圾而已,被击中也不过是不痛不痒。
    所以在一些超然实力眼前。冷武器还是最好的工具。
    “这把剑的名字应该叫红剑吧,冰问的传承之宝之一,韩掌门没想到这把你最心爱的宝剑都给了自己的女儿。”看见红剑的一瞬间,林枫略有些惊讶,当年他和韩晓佳比试的时候。后者便用的这把剑。
    红剑之名,无人不知,据说是最厉害的金刚石也抵不住红剑的全力一击,可见其有多锋利,攻击力有多强。
    “人老了。心也该收了,是时候把红剑交给她的下一任主人了。”韩晓佳倚靠在石椅上一语双关的说道,慵懒的姿态宛如女王一般。
    “也对。”林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韩晓佳的看法,只见他轻轻的按了一下右手边的龙头,石龙便发出了类似于机关启动的声音,龙嘴中缓缓地吐出了一把剑,剑柄上刻了一条欲一飞冲天的飞龙,林枫用力一抽,将剑拔出了,将剑丢向了林松说道:“松儿,接住。”
    林松跳了起来接住了宝剑,眼里有一丝隆重,这剑名龙,是父亲最爱的武器之一,如今却传给了他。
    原本好剑并不多,而今日却同时看见了传说中的两把绝世好剑,一些爱剑之人竟当场痛哭流泪了起来。
    “这下有戏看了。”坐在离韩晓佳石椅不远的冷青龙看见这一幕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想当年这两位小辈也是这样比试的,当红剑与龙终究还是成了平手,而这一次的比试希望可以画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爷爷,你觉得谁会赢?”一旁的冷翼小心的开了口,生怕冷青龙看穿了他的心事。
    “这不好说,两位都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冷青龙并没有发觉自家孙儿语气中的变幻。
    “那林松的对手若是我,爷爷觉得谁会赢?”冷翼言语中罕见的有一丝好胜之心,至从上次从南宫凉口中得出韩韵的真实身份后,自己的训练便加了倍,并且恳请爷爷教他各种格斗术,也只有变强了,他才有资格站在韵儿的身边。
    “你?”冷青龙打量了一眼冷翼开口说道:“我不知道林松的全部实力,所以不知道,但我相信我冷青龙的孙儿实力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这一战过后,那女娃定能逼得林松露出所有实力,到时候你便知道,谁的实力厉害了。”
    听完冷翼点了点头,便将视线投向大厅中央,韩韵和林松已经互相点过头正式比试了。
    韩韵虽然穿着十公分的银色高跟鞋,但走起路来没有一丝影响,而林松似乎不知道什么叫绅士礼仪,只看见他拿起龙剑刺向韩韵,韩韵连忙侧身避开了剑锋并反手将红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了进去,林松连忙化拳为掌拍打软剑,但原本看似柔弱的软剑一下变得十分坚硬,林松只好用剑抵挡。
    短短一瞬间,两人便过了一招,胜负难分。
    林松丹凤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个女生实力不容小视,不出手还好,一出手便用了全力,而反观自己则是试探性的出招,要不是反应够快,那一剑便刺在了自己的身上。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对方是只凶猛的老虎。
    “舞影”韩韵将内力灌入剑中,软剑立马变的坚硬无比,她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舞动着红剑就像是在跳舞一般,红色的晚礼服随风而扬,刹那之间无数光影剑气飞向了林松。
    “破。”林松大喝一声,内力急速运转起来,他挥动着龙剑短短两下便破了韩韵的舞影。
    两人皆是隆重之色,但更多的是兴奋,实力越强对手便越少,好不容易遇见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当然要打个痛快。
    五分钟已经过了,两人已经打了上百招,一些人不停叫好,并大肆赞扬这两人绝对是年轻一辈中的王者。
    韩晓佳皱了下眉头,想起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看来林枫的儿子也是人中龙凤啊,不过韵儿你千万不能输,要不然,要不然,要不然你将会是林家的儿媳。
    回忆回到上个星期的晚上……
    那天就在影走后,他便来了,林家家主林枫。
    “你来干什么?”韩晓佳坐在睡椅上慵懒的说道,一身红衣美的不似凡人。
    “我?下个星期松儿的成人礼,你会来么?”林枫从荷叶之上踩着水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韩晓佳的位置。
    “给我一个要去的理由。”韩晓佳笑着说道,她并没有告诉林枫她已经决定会去的事情了。
    “理由?我有那个男人的消息,这个理由够么?”林枫同样微笑以对。
    那个男人,听见这个词汇,韩晓佳一向镇定的气场都乱了起来,她努力的深呼吸一口后,回答道:“不可能的,你不可能会有那个男人的消息,若是他不愿意,没人能找到那个男人。”
    那个如太阳神一般的男人,耀眼而又不可触碰,那个男人,成了她永远无法忘记的伤。
    “如果我说那个男人在我手上了?”林枫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
    “怎么可能,凭你是不可能困得住他。”韩晓佳不相信,不相信林枫可以困得住那个自己拼尽所有都无法困住的男人。
    “我告诉他,我有雪的消息,你说我困不困得住他。”仿佛是料到韩晓佳不会相信,林枫面对前者的质疑镇定自若。
    “可是雪已经死了,你不可能会有她的消息。”韩晓佳眼中有一丝慌乱,那个女人,明明就被她错手杀害了,林枫怎么可能有她的消息。
    “我骗他的,可是只要是关于雪的消息,就算可能性再小,他也回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格的。”林枫如是说道。
    “我可以答应你去,但是你让我见他。”韩晓佳语言中有一丝激动的神色,十八年了,他消失整整十八年了,就在她错手杀了那个名叫雪儿的女生后,他们便陌路了十八年。
    “可以,韩晓佳,不如我们打个赌吧。”林枫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果然那个男人永远是她的死穴,虽然这一点让他很不爽,但是利用价值永远大于不爽。
    为了成功,不择手段,就算牺牲再多也无所谓,人们看到得是结果不是过程。
    “你说。”韩晓佳挑了挑眉头,意示林枫继续说下去。
    “下个星期,松儿的成人礼上,我们让他和韩韵比试一番,要是松儿赢了,那么韩韵便要以冰问未来接班人的身份嫁给林松,要是韩韵赢了,我便将那个男人交给你,如何?”林枫眼里闪过一丝代表着野心的神色。
    “你到是打了一个好主意,要是韵儿输了,嫁给你林家,那么整个冰问不就是你们林家的么?”韩晓佳不由的在心中骂了声卑鄙小人,当然,她的表面依旧平静的很。
    
    继续努力中,谢谢支持~
    
    第六十八章 比试
    
    “呵呵,这个赌约我可没有逼你。”林枫始终一副微笑的姿态,但言语中始终有一股掩饰不住的得意。
    “你料定我会答应么?或者说你不怕我把你留下。”韩晓佳就这样看着林枫,眼里有一丝掩不住的杀意,就算后者再怎样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逃的出这个机关重重的重地。
    就算林枫可以单挑百人,千人,但万人,千万人呢?蝼蚁尚小都能吞下大象,更何况还有一个和他势均力敌的韩晓佳在此。
    “我敢保证,你不会留下我。”林枫肯定的说道。
    “哦?为什么?”韩晓佳挑了挑眉头意识他继续说下去。
    “你要是留下了我,他就会死。”林枫敢来这里,当然有十足的把握。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他,岂是你能杀死的?”韩晓佳语言中有一丝不屑,那个男人,即使是自己全力以赴也无法将其打败,更何况是林枫了。
    “那这个东西呢?你相不相信?”林枫抬起手,一条红色的链子就这么呈现在韩晓佳的眼前。
    红色链子上挂着四个铃铛,不过都是哑铃不能发出声音,哑铃上雕刻着奇异的花纹 ,在月光的照耀下竟泛出一丝光亮,而那个红色的链子中仔细看上去好像有液体在流动。
    “这,这个东西怎么会在你手上。”看见这个链子,韩晓佳眼里全是惊讶之色。
    这条链子本是一条由八个铃铛和一个板戒组成的项链,后被分为三截,分别在韩晓佳和韩韵还有那个男人的身上。
    “这条链子全天下独一无二,你应该是知道的吧。”林枫眼里有一丝得意。
    “他怎么样了。”韩晓佳突然觉得有一丝累了,不是身,而是心,彻底累了。
    有些人。有些事,本来你以为你可以忘记,最后随便他的一个消息便可以推翻你之前所有的坚强和城堡。
    只是自己的骄傲不在允许自己卑微。即使是误会,但已经错过。那一切便都算吧,就算最后会痛彻心扉。
    无所谓一开始谁对谁错,因为已经错过。
    “你答应赌约后,只要韩韵赢了,我自然让你见他。”看见韩晓佳这个样子,林枫心微微一疼,但马上被得意的脸色给掩饰住了。
    只要我赢了。只要我赢了冰问和那个传说中的宝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顶峰,那么我才可以拥有我想要拥有的。
    就算囚禁不了你的心,我也会囚禁你的人。
    “好。我答应,你走吧。”韩晓佳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略有些颤抖,整个气场都乱了起来。
    以韩晓佳为中心的地方突然刮起了一阵微风,原本四季如春的松树在被风刮的那一瞬间开始凋零了起来。就在风快刮到莲花池时,骤然停了下来。
    “你,珍重吧。”林枫说完后便没了踪影。
    只是没有睁开双眼的韩晓佳并没有看见刚刚林枫的眼色,那种复杂之极的神色。
    就算看见,她也不会再有多余的想法。
    。……
    韩晓佳看着正在比试的林松和韩韵二人。闭上了双眼,略有些疲惫之色,而一旁的影和凝则是观察着战局。
    林松和韩韵两人身手都十分了得,一时之间不相上下。
    剑,古代兵器之一,属于“短兵”。素有“百兵之君”的美称,古代的剑由金属制成,长条形,前端尖,后端安有短柄,两边有刃的一种兵器,剑创始自轩辕黄帝时代。据黄帝本纪云:帝采首山之铜铸剑,以天文古字铭之;又据管子地数篇云:昔葛天卢之山发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以上两说,似黄帝与蚩尤,均己制剑为兵。
    两把剑正面交锋数次,打斗了半天也没有一点缺口。
    虽然都有刃,但是谁也伤害不了谁。
    “狂剑。”林松顿了一下,再度挥起龙剑,整个剑法杂乱无章,无迹可寻,但是十分狂乱,常人若是被这个剑气顺便伤到不死也得重伤。
    “鬼魅。”韩韵一边用红剑抵挡剑气,一边以刁钻鬼魅的身法躲避,而没有拿剑的左手却闪过一丝光亮。
    四根银针沿着轨迹向林松射过去,后者连忙收剑抵挡。
    虽说是点到为止,但是两人却动了真格,大有受重伤也要分个高低的意思。
    林松眼里全是站意,韩韵也不例外,片刻之间两人又过了百招。
    “那女娃实力到还真是不错,还会暗器,虽然不怎么成熟,想来也是初学者。”冷青龙眼里掩不住的赞扬之色。
    “爷爷,他们两个好像动了真。”冷翼略有些担心的说道。
    “恩,两人身手都十分不错,看来这场比试,将会有人受伤,甚至是死亡。”说这句话时,冷青龙的脸色并没有一丝动容,死,对于他来说,在平常不过了。
    “死?”冷翼心中一惊,并且暗自决定,若是等下韵儿会受伤,哪么他无论如何也要出手。
    “怎么?你认识那女娃?”冷青龙见自己的孙儿反应如此奇异,便开口问道。
    “恩,我们是同学。”见冷青龙发觉自己的异常,冷翼也再不打算瞒下去了。
    “恩?翼儿,那个女生和你一起读过书?什么时候,你怎么从来没提过?”一直没有说话保持沉默的冷杰开了口。
    “在凉蕾学院的时候,而且那时候我不也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冷翼诚实的回答道,反正他们总有一天会知道,还不如自己亲口告诉他们。
    “哦。”冷杰点了点头,便不再追问。
    客厅中央,韩韵和林松仍然在比试,谁也奈何不了谁。
    原本坐在石椅上正在假寐的韩晓佳突然睁开了双眼,在所有人都惊讶之时用手拍了下桌子,整个人便飞向了客厅中央,正好落在韩韵和林松中间,两人正在过招,两把剑分别向对方刺去。
    韩晓佳直接用手接住了两把绝世好剑,空手接白刃,她的手却没有一丝伤口,而原本持剑的韩韵两人则像没有了力气了一般松开了剑柄,韩晓佳则是借力将两把剑插入了地面,入地三分。
    “韩晓佳,你干什么?”
    
    谢谢大家支持,继续努力~
    
    第六十九章 无法阻止的齿轮
    
    看见韩晓佳阻止比赛,林枫略有些不爽。
    “干什么?和你表面看到的一样,阻止他们继续这一场没有胜负的比赛。”韩晓佳抬起头看向林枫,一副女王姿态,韵儿,对不起,母亲不该为了私心就这样做。
    “谁说会没有胜负?”林枫反驳道。
    “我说的。”韩晓佳一点也不打算让步,这样她反倒有些像小孩子一般,无理取闹。
    韩韵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称为母亲的女人的行为与语言,一脸不解,这样的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而林松的眼里则是有一丝疑问与不耐。
    “你不想见他了?”林枫有些好奇的问道。
    “想。”韩晓佳如是说道。
    “想的话,比赛就继续吧。”只要她还想见他,那么一切都好办。
    “不要。”韩晓佳摇了摇头,那表情如同小孩一样。
    “那你想要怎样?”林枫语气中没有一丝不耐,反而一脸好奇。
    两人的对话让众人感到莫名其妙,但却没有人敢开口打断。
    “赌约依然算数,不过是我们两个人比试。”韩晓佳回答道,实在没必要韵儿来背负这些,她还小。
    韩晓佳的话才刚说完,下面便是一阵哗然之声,两个实力几乎站在了金字塔顶端的两个人竟然要比试?
    “我拒绝。”林枫连想也没有想便说道,要是他们两个打了起来,那么这座庄园怕是毁了,而且他们两个势均力敌,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这显然是韩晓佳的拖延之计。
    “我拒绝你拒绝我。”韩晓佳似是早就料到了林枫的回答,一脸无辜的耍起了无赖。
    这一次众人算是大跌眼镜了,堂堂的冰问掌门人竟然以这样的姿态面对世人。
    而影,凝二人则是走向了韩晓佳,他们也不知道晓晓怎么了,但是后者不按常理出牌的性格,他们早就习惯了。
    “母亲,还是让我和林松比试吧。”韩韵无奈之下只好开口,这个样子的她,她还真的是第一次看见。
    “对,韩阿姨,父亲,还是让我和韩韵完成这场比试吧。”林松正打在兴头上,突然被搅了局,心中本就不爽,更何况,他,必须要赢这一局,所以,任何人都不能阻挡。
    “你看,孩子们都这么说了,那么韩掌门你还是让开吧。”林枫似是早就料到这个场景一般。
    “韵儿,这是你自己决定的,记住后果自负。”见韩韵开口后,韩晓佳便不再坚持,而是向自己的位置走去,影和凝也连忙跟上。
    孩子,这是母亲最大的让步了,你自己千万要努力啊。
    虽然不懂韩晓佳话里面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韩韵还是明白了,自己一定要赢这个事实。
    “韩韵,开始吧。”林松从地板中拔出龙剑对着韩韵说道。
    韩韵点了点头,拔出红剑,直指林松,只见她一身红衣虽然十分张扬,但一直以来都是用的含蓄的保守打法,而现在她将用命来打。
    仿佛是看见了韩韵眼里的战意,林枫笑了起来,极美的脸庞上满是好战之意。
    命运的齿轮已经咬合,谁也无法再阻止它的轨迹,它将开始启动,百年的恩怨是时候有个解脱了。
    韩晓佳虽然表面十分平静,但心中却不是如此,有些事情注定了无法改变,那么便继续下去吧。
    这一战将决定着未来整件事的发展方向。
    
    第七十章 剑
    
    “千影。”韩韵将红剑咬在嘴中抵挡林松狂乱的剑法,双手之间拿满了银针,眼里有一丝隆重,随即将手里的银针分不同的角度射了出去。
    一时之间无数光影出现在了林松的眼前,林松连忙躲避,但终究还是被刺中了一根。
    “狂化。”林松用手拔掉手臂上的银针,血立马便染红了他的正装,他忽然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本就长的极其美丽,如此一笑,竟让众人有一些呆滞。
    只见林枫闭上了双眼,掩掉了眼里的嗜血的神情,突然一阵狂风刮了起来,在众人的注视下,他的头发竟开始慢慢变白,实力一下便提高了很多。
    众人看到这一幕,神色都开始隆重了起来,一些大家族中的确拥有一些可以瞬间提升实力的办法,但其负作用都很大,所以很多都被禁止使用了,而林松这种大幅度提升实力的秘法更是用生命的减少来做代价。
    “松儿,这次的比赛你一定要赢,如果你输了,那么你便不配做我的儿子。”
    父亲的叮嘱如同鬼魅一般在耳旁响起,林松不由的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输?他从未输过!要知道作为林家未来的掌门人,他所付出的远远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