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的掌门人,他所付出的远远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
    而他视为天神的父亲却对他这么说,那他更不能输了,他怎么能让父亲失望了,他怎么能让别人说他不配做父亲的儿子了。
    我会赢,即使代价是生命。
    “爷爷,我怎么感觉林松的实力在不断上升。”冷翼一脸好奇的问到,显然他并不知道秘法的存在。
    “秘法就是以身体为代价提升实力,不同程度的秘法对身体的伤害也不同,我们家族也有很多秘法,但因为代价太高而被封了。林松这一种应该是以生命力为代价吧。”冷清龙解释到。
    “哦。”那不是韵儿会输?冷翼担心的想到。
    “那老家伙心还不是一般的冷诶。”影看着坐在龙头椅上喝着红酒一脸平静的林枫开口说道。
    “成大事者,当然要这样。”凝抿了一口红酒缓缓的说着。
    “他的大事,若是成了。想必在他身边已经没有人了。”影有些不屑,虽然身为上位者必须要不折手段。但是若真的连一切都可以牺牲的话,那么坐到最高点还有什么意思了。
    凝并没有在继续说话,而是将视线继续投向比赛中央。
    现在的林松头发已经全部变成了白色了,看上去就象是九天之外的神灵一般,原本浅灰色的瞳孔也变成了浅白色,龙剑之中开始传出了龙鸣之声。
    只有前者的内力才可以完全激发龙剑之中的龙威,而林松的实力虽然上升了。但龙鸣之声并没有太大,想必也并没有完全激发龙剑之威。
    “龙战天下。”
    一击便是绝招,韩韵用红剑抵挡住龙剑却被龙剑中散发出的龙威之气震出了鲜血。
    一旁的韩晓佳,影。凝,冷翼,夏陌夕,北辰画,林安浩等人均是心中一惊。但却都忍住没有出手,现在救她,对其本人来说分明就是一种侮辱。
    韩韵的左手连忙拿出一大把银针射向了林松,林松躲闪不开,便撤剑抵挡。
    韩韵得空后。在众人诧异不已的目光中用红剑划开了手掌心,血便流了出来,而奇异的是红剑竟开始吸食韩韵的血,原本薄的透明的红剑竟开始变成红色,同样是骄傲的人,怎么回允许自己输了,即使是死,也只能战死。
    用血养剑,人剑合一,这便是红剑的成名之处,一旦红剑变成红色,那么便是它真正发挥威力的时候了。
    韩晓佳略有些不忍的别开眼,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女儿,怎么会忍心看她受伤,一时之间,回忆如潮水一般的覆盖大脑。
    其实这世上最好的剑总共有四把,名为:无问,夜杀,红剑,龙剑,四剑之中便是以无问为首,而拥有它们的分别是秦傲天,冷青龙,韩晓佳,林枫。
    中国在商代开始有制剑的史料记载,一般呈柳叶或锐三角形,初为铜制。当时通常是作为长兵器之下的辅助武器,但在吴、越等河川较多的地区则因水战较多而是将剑作为主要武器,春秋时代的名剑也因此大多出于这些地区。
    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朱开沟遗址出土的“鄂尔多斯直柄匕首式青铜短剑”,是我国迄今所知最早的青铜剑,约在早商时期的公元前15世纪。此剑通长25。4厘米,剑身近似柳叶形,厚脊,双面刃,直柄,中间有两道凹槽,柄首略呈环状,柄与剑身衔接处的两侧有凸齿,剑身向下斜凸成锋,柄部缠绕麻绳。 春秋战国,为步战主要兵器,不断加长。湖北江陵望山一号楚墓中出土的越王勾践剑全长有 55。7厘米。 汉武帝时,有超过3尺,剑刃由两度弧曲而伸,成平直,剑锋的夹角由锐加大。 东汉,逐渐退出了战争舞台,为佩带仪仗或习武强身自卫。 汉代后铜剑渐被钢铁剑替代,并趋于定型,即剑身中有脊,两侧有刃,前有剑尖,中有剑首,后有茎,茎端设环处称镡,此外尚有剑鞘、剑穗等附属饰物。 隋唐,佩剑盛行。载:“一品,玉器剑,佩山玄玉。二品,金装剑,佩水苍玉。三品及开国子男,五等散(散)品名号侯虽四、五品,并银装剑,佩水苍玉,侍中已下,通直郎已上,陪位则象剑。带直剑者,入宗庙及升殿,若在仗内,皆解剑。一品及散(散)郡公,开国公侯伯,皆双佩三品及开国子男,五等散(散)品号侯,皆只佩。绶亦如之。” 唐代最盛,被文人墨客视为饰物,抒以凌云壮志或表现尚武英姿。 后剑与道教接上不解之缘,成了道士们手中的法器之一。
    早期短剑流行于西周早期,典型式样有:柳叶形扁茎式,其整体呈柳叶形,沿锷磨成圆锋锐角,腊中央略微隆起,没有剑格,腊和茎没有明显的分界,茎扁而有两穿。
    薄腊无格圆茎剑流行于春秋早中期,典型式样有:薄腊圆茎短体式,其腊如叶状,中脊起棱,至从末端延长成为圆茎,虽茎较为细长,然而整体仍为短剑式;薄腊锐下圆茎式,其腊扁平而薄,锋断,下端斜收呈尖锐状,脊凸起延长成圆茎,但无首亦无格。
    无格斜从扁茎剑流行于春秋晚期,其基本式样为:两从较宽而腊短,中脊呈直线状隆起,两从微斜而凹,下端平,无格,或格不连铸,扁茎有穿。
    厚格剑流行于春秋战国之际,典型式样有:斜宽从狭前锷厚格圆茎有箍式,其背呈直线,斜从而宽,前锷所收略同,格为倒凹字形,但圆茎上有两道箍,便于缠缑。 薄格剑盛行于战国时期,两从均匀,腊有长有短,剑格薄,圆茎无箍。
    中曾有记载,“天下之剑韩为众,一曰棠溪,二曰墨阳,三曰合伯,四曰邓师,五曰宛冯,六曰龙渊,七曰太阿,八曰莫邪,九曰干将。”记载:”棠溪在西平,水淬刀剑,特锋利,为干将莫邪所从出,亦名川也。”据范文澜记载:“河南西平有冶炉城,有棠溪村,都是韩国著名铸剑处。西平有龙渊水,淬刀剑特坚利。”他告诉笔者,西平棠溪春秋属楚,战国属韩,是当时冶铁铸剑的胜地军工基地,距今已经有二千七百年的历史。先人们在这里开创了中国的铁器文明,辉煌了中国的宝剑文化。
    总而言之,人类历史与剑都有着不解之缘,而古语曰:“剑,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乃短兵之祖,近搏之器,以道艺精深,遂入玄传奇。实则因其携之轻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故历朝王公帝侯,文士侠客,商贾庶民,莫不以持之为荣。剑与艺,自古常纵横沙场,称霸武林,立身立国,行仁仗义,故流传至今,仍为世人喜爱,亦以其光荣历史,深植人心,斯可历传不衰。 ”
    而关于名剑的故事更是数不胜数,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每把剑除了刀刃锋利外都有它的独特之处。
    无问:决杀,一把剑拥有十二个锋刃,使用起来随便几剑便能幻化出万剑来,而且每一道剑气都可以做到决杀的目的,所以它排为四剑之首。
    夜杀:可以让人产生幻觉,从而达到迷惑人的目的。
    龙剑:剑中发出的龙吟之声可以让人感到眩晕,至于眩晕的时间根据使用者的内力而定。
    红剑:以血养剑,而达到人剑合一的地步,使用者可以自由控制软剑的硬度和软度。
    记得当年秦傲天便是一剑绝杀便取了上千人的性命,要知道这每一柄剑都有着它自己不寻常的经历。
    
    好吧,我无良了,差几十字就到三千了
    
    第七十一章 魅影千寻,韩韵之死
    
    大厅之间的战事还在继续,两人似乎都拿出了最后的底牌,无论是韩韵还是林松都早已深受重伤,这场决定年轻一辈中的王者之战不到最后,谁也猜不到结局。
    至从两柄神剑中封印的威力被解开后,韩韵二人都开始隐约出现反噬的危机,前者侧身避过龙剑的剑锋,一口银牙猛地一咬,看来不得不速战速决了。
    而一旁的林松的想法与韩韵也相差无几,一时之间,两人像拼了命般的互相攻击,完全不顾防御。
    这样的打法无疑是以命搏命。
    看的众人那叫一个惊心动魄。
    而原本正在和林松厮杀的韩韵,脚突然退了一步,以一种很奇怪的步伐走出了林松的攻击范围,就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韩韵转过头对着人群所在的地方望去,仅仅几秒便回过头,谁也不知道她究竟望的是谁,又或者有什么用意,只有当事人才明白她究竟在望谁。
    夏陌夕和冷翼心中猛地一痛,韵韵是在看他们,为什么要用那种眼色,复杂到极点,却又单纯的只是一眼。
    似眷恋,似绝望,似解脱。
    没人看的懂。
    她突然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红衣无风自飘,如旷世红莲,就是那样一个微笑,霎那之间仿佛百花凋零一般,她本就长得极魅,一时之间的看的所有人都呆滞了起来,包括她此时的对手林松。
    “你若不是韩韵,也许我们会做朋友。”自知自己失了神,但林松很快就从尴尬中走了出来,一头白发傲然鼎立在世间,如同君王一般。
    “我姓韩名韵,乃冰问未来继承人。”韩韵回答到。她嘴角的微笑依旧还在,骄傲而又倔强的绽放着。
    而她的话音刚落,天地间的便开始有了一种不寻常的波动。这种波动越来越剧烈,并且带有毁天灭地之势。原本在最高位置上的林枫在感受到这种能量的时候,原本慵懒的神态中也开始有了一些慎重之色。
    “糟了,是魅影千寻,韵儿学会了最高层,怎么可能?”影一双大眼睛中满是惊讶,魅影千寻,分为三决。影字决,毁字决,灭字决。相传是师祖无意之间得到的上古神物,最终将其习得。前两决都可以瞬间将其实力提升到自身的十几倍,但是其代价让人望而却步,而最后一决,更是无人尝试,因为尝试之人早已消失在人世间。
    “魅 影 千 寻。”
    随着韩韵声音的响起。天地之间的浩势越来越大,方圆百里的精华都凝聚在此,并开始向韩韵的身体猛然灌进,后者的气息一截一截的攀升,无止尽一般。
    “韵儿。不要。”影失态的大叫了起来,惹来了韩晓佳和凝还有众人的视线,这时的他们才开始感觉有一些不妙,如果在这样下去,韩韵的身体将无法承受这些力量,而这股力量一旦爆发开来,可比一个人自爆还要恐怖。
    “韵韵!”、“韵儿!”、“韩韵!”
    三道略显稚嫩的声音,从人群响起,无论是夏陌夕还是林安浩又或者是冷翼他们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挣脱开家人的束缚奔向韩韵,好像迟了一秒,韩韵便会消失一般。
    “灭字诀。”韩韵笑着淡淡的开了口,右手指尖凝聚起全身的真气,一道耀眼的光芒降临于世间,而那道光芒中所蕴含的力量足以毁天灭地。
    这时无论是韩晓佳还是林枫都已经明白自己无法阻止住了,而后者则是连忙改变策略奔向离韩韵最近的林松,企图将自己的儿子救走,但还没等他接近林松时便被一道恐怖的力量给制止住了,回头便看见韩晓佳一脸平静的望着他,气息平稳下满是恐怖的神色,漆黑的瞳孔中空洞的只剩下杀意,看的林枫一阵惊讶,这样的眼神二十年前的自己见过一次,而那次的韩晓佳几乎失控发狂的毁灭了一切。
    如今,也许真的到了她的底线。
    而大厅中间的韩韵将指尖的那抹光亮锁定在林松的身上,一身红衣遗世而独立,她冷漠的看着大厅一群人脸上的表情,关心、冷漠、害怕,韩韵嘴角的微笑依旧还在,只是那微笑一丝温度也不曾有过。
    “韵韵,你回来好不好,到我这里来,你忘了你说过你要教我跳舞的吗,你不能这么没有信用的,韵韵,你知不知道我有好在乎你,我真的把你当最好的死党看待的,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的你帮了我和花花…也是你告诉了我们…那群女生…为什么…针对我们…还有…你知不知道…我最近真的好难过,好难过,我不能在失去你了,我不能,韵韵,我不能…我的世界快垮了…我不能没有你…”说到最后,夏陌夕泣不成声,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泪痕,虽然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看众人的表现和韵韵的神情便知道了这一战必定两败俱伤,甚至会死亡,想到死这个字,夏陌夕的胸口有些窒息,难受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死掉。
    而在一旁看着陌陌的南宫凉也十分难受,这样的陌陌,倒是第一次看见,脆弱的如同玻璃娃娃,一碰就会碎掉一般,而北辰画则是在第一瞬间就奔到了陌陌的身边扶着后者,她神情十分复杂的望着站在大厅中间的韩韵,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些难受,虽然她不喜欢韩韵,但是,还是希望她幸福的。
    “韩韵!我不准你死,我不准!”冷翼歇斯底里般的大吼到,他将速度施展到极致,想要靠近韩韵,但是离韩韵十米开外全都形成了一股气场,让他前进不了丝毫,无奈之下,他只好用尽全身力气去打破这道形如铁墙一般的阻碍,但身为冰问掌门人的韩晓佳布下的结界其是那么容易被打破的,虽然冷翼很清楚的明白这一点,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来,即使现在的他拳头之上已经布满鲜血了,一道坚强的意志力如同钢铁一般的支撑着他。
    而随即林安浩也来到了冷翼的身边,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帮着后者打破结界。
    只要在努力一点,就可以打破,只要在努力一点就可以接近她了。
    两人略显刚毅的脸庞上只剩下固执的神色。
    仿佛只有靠近了韩韵,才靠近了他们的世界。
    “夏,我也把你当很重要的看,你的天真,你的可爱,你的单纯都是那么美好,没有一点阴暗,那是我永远也触碰不到的光明。”说道这里,韩韵的笑容开始变暖,甚至有些不真实:“翼,我很喜欢你,很喜欢的那一种,以后了,没有我,你要好好生活,呵呵。”
    韩韵的全身已经开始发出光亮,宛如太阳神一般的照亮了这个黑暗的世界,让人睁不开双眼,她对面的林松已然感受到了死神的威胁,但一头的白发的他并没有表现出一丝恐慌,相反眼眸中有着解脱的神色。
    “此日一战,我们算是平手吧。”他如是说到。
    “恩。”韩韵笑了笑点着头。
    “谢谢。”
    林松笑了笑,而韩韵手中的那抹光亮则是直接射向了前者,白色的光亮爆发开来,方圆十米之内发出耀眼的光芒,让人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韩晓佳布下的结界则是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开始崩溃,每个人都尽量的护着身边的人,但也有实力不济者直接昏迷了过去,而离韩韵二人最近的冷翼和林安浩则是被震开了,一股强烈的气劲直接伤了他们内脏,冷青龙连忙上前护住自己的孙儿,往他嘴里喂下丹药,而林安浩则是被影凝二人护住了,林枫则是尽力的保护客人,那股恐怖的力量连他都不敢小视。
    “不要。”夏陌夕双手捂住耳朵,惊恐的大喊到,韵韵,韵韵,你不能就这么走,一瞬间,大脑里某根神经断了一般,直接晕了过去。
    北辰画连忙扶住陌陌,因为有林松护着大家,那股恐怖的波浪根本就到不了这里。
    等半分钟过后,光亮终究开始淡了下来,等大家仔细去看时,都不禁大吃一惊,韩韵,林松二人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片血迹和两把名剑,这样的死亡方式把一些妇人都吓哭了,直接消失,不留一丝痕迹。
    这时整个用大理石堆砌而成的大厅竟开始了晃动,似乎马上就要垮了一般,看到这样的情形,大家都急忙向外跑处。
    韵儿,你就这么走了么?在说喜欢我以后?冷翼眼神空洞看着一切,木然,只剩下木然,连反应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冷青龙看着这样的翼儿,叹了口后直接点了后者睡穴,这种时候,还是昏迷的好,这样的话什么也不用想便不痛了。
    而林安浩也同样被点了睡穴,强行被带了出去。
    待众人都出来后,整个房子都垮了,将所有东西都埋葬了起来。
    
    希望这一个月就快把蓝色完结了,然后开新坑 加油 努力~
    第七十二章 尘埃落定的悲哀
    
    今天是二月二日,寒假时期,距离上次韩韵与林松之战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里,所有事情都仿佛尘埃落定,两个大家族因为失去了继承人元气大伤,现在都在沉默着,而凉蕾学院依旧在上演着一些怪事直至放假才结束,虽然照成了不少恐慌,但在凉蕾学院校董会的超强实力下,学校发生的一些事情并没有外传出去。
    而那些受害者则是一个个的消失了踪影,一瞬间,各种传言接踵而来,所幸假期的到来这个喜讯,带走了一切的慌乱。
    在此期间,南宫集团的继承人南宫凉和伊家的伊琳雪正式向外界宣布订婚消息,于本年的农历七月七日举行订婚仪式。
    所有的一切都看似平静了下来,实则波涛暗涌。
    “陌陌,我们回去吧,你已经到这里呆了很久了。”
    北辰画一脸担心的望着站在海边的夏陌夕,后者的秀发略有些凌乱,几根调皮的发丝随着微风的吹起而黏在脸上,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憔悴。
    “你说人死后会变成什么?星星?珍珠?还是尘埃?”夏陌夕抬头望着已经暗了下来的天空,答非所问的喃喃道,孤月旁的星星正用力闪耀着,美丽而又倔强的如同那个已经消失了的女子一般。
    “陌陌,节哀顺变吧,我想韩韵看见了你现在的神情也会很伤心的。”北辰画心中略有些苦涩,至那天起,韩韵和林松二人被确认死亡后,陌陌就很少笑过了。
    韩韵和林松的死法让很多人心惊不已,巨大的能量让他们直接分解成了肉眼看不见的微小颗粒,尸骨无存。
    “花花,我总有一种直觉,韵韵不可能就这样死了。”夏陌夕猛然转过头双手抓住北辰画的双臂,略带一些疯狂的激动说道:“也许他们只是消失了,要不然为什么连尸体也没有。”
    看着陌陌眼中的希翼之色,北辰画有些不忍的打破前者的幻想,但她终究还是咬了一口杏牙吼道:“夏陌夕,你清醒点好不好?韩韵死了,她死了,没有尸体是因为那股能量太庞大了,庞大到直接分解了能量圈中的所有事物,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没有了韩韵,你还有我,有我北辰画!”
    “花花。”许是被北辰画的态度吓到又或者是清醒了,夏陌夕在一瞬间的惊讶后,便将头埋在了前者的肩头,泪水瞬间便侵湿了衣服。
    “你的无奈
    我不明白
    才不懂忍耐
    蛮不讲理的小孩
    对你的伤害
    直到你离开了我才明白
    一下子成熟
    忘了怎样软弱
    昨天的不满
    现在换成开阔
    也许我浅薄
    可不是泡沫
    只要为你活过
    我就不是粉末
    什么大爱
    什么时代
    我弄不明白
    失去了你的悲哀
    长埋我胸怀
    陪着我勇敢踏进了未来
    一下子成熟
    忘了怎样软弱
    昨天的不满
    现在换成开阔
    也许我浅薄
    可不是泡沫
    只要为你活过
    我就不是粉末
    。……”
    李宇春的粉末随着咸咸的海风,若有若无的飘来。
    看着夏陌夕这无助的模样,北辰画叹了口气后便不在言语,任凭对方在自己的身上哭泣。
    已是春日,冬日的寒凉才刚刚褪去,整个海边人烟稀少,林安浩靠在车边看着陌陌二人,他不停的吸烟,嘴角还没来得及清理的胡渣证明了这一个月来他活的并不好的痕迹。
    而在纽约某个庄园内,野兽的尖叫不绝于耳,常使其中的佣人担惊受怕的晕了过去,可见其有多么恐怖。
    
    哎,莫名其妙的有些伤感…
    
    第七十三章 金三角
    
    夜近暮色,今日的月亮毫无生气,黑色笼罩着神州大地。
    巨大的牢笼中,一道与夜合为一体的身影靠在粗大的铁杆上,鲜红的血液顺着柱子一点一点的流了下来,他的面前正站着十来只灰色的饿狼,它们正用自己一双幽蓝的瞳孔死死的锁定着黑衣人的身影,却迟迟不肯上前,这个人给它们的恐怖太深了,他的身上,死气弥漫,宛若地狱的修罗。
    这十只饿狼是从千匹最为凶残的饿狼中优劣淘汰后唯一活下来的十只,它们早已略通人性,甚至知道与同伴合作,增强战斗能力。
    冷翼抬起左手擦掉嘴角的血液,原本白皙的皮肤在不见天日的训练下竟有些病态的越发透明了起来,原本干净利落的短发也因为没有照顾而变得杂乱无章,坚毅的脸庞上面无表情,冷冷的却带着无法掩盖的杀气。
    重剑无锋,虽然他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却还是努力的向上爬着,爬到一个他从未接触到的领域,真正的强者世界。
    这是今天的最后一波了,可是现在的自己已然是强弩之末,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冷翼看着自己身上不下百道的伤痕,有些已经愈合而有些透过伤口模糊的血肉,甚至能看见森森白骨,而面前的这群饿狼明显还活蹦乱跳的,虽然看起来骨瘦如柴,但这外表显然掩盖不住它们阴暗下爆发的实力。
    至那天起,已经过了四十天了。
    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
    那天,还是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