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且醢迪卤⒌氖盗Α
    至那天起,已经过了四十天了。
    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
    那天,还是冬日,距离寒假还有一个月,因为凉蕾学院的假期与其他学校不同,寒假放的虽然久。却迟。
    而那一天,也让所有故事都告了一个章节。
    那一战,在场的人都注定了终生难忘!极致的红。极致的白,晚辈中最强的两个人都已经陨落。而两把神剑也已经消失了,可以看出那一次的大战是有多么激烈。
    “翼,我喜欢你,很喜欢的那一种,以后了,没有我,你要好好生活。”
    女生的声音不复往日的清凉而是带了一股暖意。十分好听。
    暮然,冷翼的瞳孔瞬间开始缩小,双拳紧握,青筋暴起。一股黑暗的死气开始围绕在他的身旁,他抬头死死的盯着自己面前那群的饿狼,仿佛它们就是害死韵儿的凶手。
    那群饿狼被盯得的竟有些胆乏了起来,忍不住想要后退,那眼神。比野兽还要具有毁灭性。
    未战,气场已输,胜负已定!
    巨大的屏幕上,冷青龙满意的看着这一幕,这将近一个半月的训练。翼儿的实力增长的极为快速,原本稍微有些柔和的气场早已被死亡的气息所代替,今天脱胎换骨后的冷翼可以说实力是以前的他的百倍,这一次,他有把握,年轻中乃至以后最强一人,是他的孙子。
    以前冷翼虽然天赋很高,却不喜杀戮,学的武术都是自保的,而他也并没有勉强过,他知道,必须要经历了某些事情,翼儿才能变强。
    只是从未想过,这一天会来的那么快。
    这次是翼儿自己选择的,以最快的速度变强,强到可以去挑战林家家主,林枫!
    那天,韩韵死后,冷翼将自己关在房里三日,在众人苦劝无果时自己走了出来,硬生生的直接跪在了冷青龙面前,求自己的爷爷让自己变强,无所谓付出一切代价,一双毫无人气的眸子让人感觉自己面前站的不是一个人一般。
    而这双由仇恨转换的眸子正是上位者的需要,高处不胜寒,人不能有太多情感,而恨却能使人去战胜一切苦难和艰险。
    不要命的去恨,比野兽还恐怖,这样的劲敌,任何人都害怕。
    自己也允许了翼儿的请求,人是应该有目标的,而这个目标再大再难也无妨,他可以赌上整个冷家,只为看到自己的后代踩在这片天地的顶点。
    思绪间,屏幕中的少年已经残忍的杀死了十匹饿狼,而他自己也因为体力不足伤势过重的昏了过去,满地的鲜血和残缺的肢体看上去十分心惊。
    “传令下去,今日之后,不在给小少爷安排任何训练,直接将昏迷的他带到最乱的金三角去,给他留一点钱,让人暗中保护,除非是性命之忧,否则不允许任何人救援。”冷青龙对身边的属下吩咐道,也许只有真正的让翼儿去那个最黑暗的地方,去见识那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后才能让他快速成长,要知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那里的铁规!而那个地方不会有任何人会去同情你,只有强者才有资格生存下去。
    所有的训练都不及实践的万分之一有效!
    “父亲!”听到冷青龙的这句话,冷杰急急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当然知道那个地方都多么恐怖。
    那里别说好人了,就连有恻隐之心的人都是罕见的稀有之物,翼儿若是去了那里,岂不…
    金三角位于东南亚地区缅甸、老挝、泰国的交界地带,泰国政府在这三国交界点竖立一座刻有“金三角”字样的牌坊,故这一带被称为“金三角”,此处交通闭塞、山峦叠嶂,总面积约15~20万平方公里。高低起伏的山脉形成了立体性的气候,山脚的人酷热难当时山顶的人可能要围在火塘边才可以抵御寒冷,相对来说高海拔地区的自然条件比较差,人们的生活要更困难。
    该地区平均海拔高度为1500…3000米,土地肥沃,气候温湿。
    亚热带的长时间的日照使这里有足够的阳光促使各类植物的生长,东南亚的季风带的变化使这里形成了干湿两季,夏季西南季风从海上带来大量湿热性水分形成充沛降雨时形成湿季,东季北方干冷季风带影响时形成了旱季,这种周期性的变化调节着当地生物的节律东南亚地区长日照、低纬度、高湿度的气候极易于动植物的生长繁衍,进而形成了当地特有的雨林性气候,造成了这里生物的多样性。
    “怎么?”见自己的儿子有话要说,冷青龙转过头望着冷杰,不怒而威的气势弥漫开来。
    “那里毒品泛滥,我怕冷翼年少轻狂会不小心的染上这些东西。”冷杰被冷青龙盯得有些发慌,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那么独特的地理环境偏偏却适应罂粟花的成长,本就不安定的地区更是像命中注定般的乱了起来。
    因为金三角盛产罂粟,并通过当地军阀、毒枭等制造鸦片、海洛因等毒品,而闻名世界。金三角地区和阿富汗、伊朗、巴基斯坦边境的金新月地区,哥伦比亚、委内瑞拉交界的银三角地区并称为世界三大毒品源。
    而金三角地区的核心地区是缅甸、泰国、老挝三国交界处,但在泰国政府强大的禁毒攻势下,毒品产地大部转移到缅甸境内。金三角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鸦片、海洛因类毒品产地,种植面积在100万亩以上,年产鸦片2650吨至2800吨,年产海洛因约200吨左右。一种相对公认的说法是金三角是全球20%鸦片的供应源头,而每年经过金三角地区贩运的海洛因却占世界总量的60%…70%,而该地区海洛因的年生产能力能满足全球海洛因两年的消费量。
    该地区在20世纪出现了许多极富盛名的大毒枭,长期以来,这里一直活动着多股*武装和其他毒品武装,故又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
    例如坤沙、罗星汉、彭家声等。这些毒枭为了生产和贩卖毒品,组织了一批装备精良的地方武装,公开和缅甸、泰国等中央政府抗衡。
    而且农作物生产的良好气候条件,加上地形、地貌和地理气候的特殊性和复杂性,给这个区域众多民族的生存繁衍,还有各式各样的割据势力、区域力量或民族武装创造了极好的生存和回旋之地;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个落后狭小的死角却源源不断地散发着腐蚀文明社会的能量,顽强地向世界宣布着它的存在。复杂的地理、纷繁的民族、畸形的力量,为在这里上演的种种神秘的故事搭造了一个极佳的舞台。
    “呵呵,我冷青龙的孙子,如果连小小的金三角都不敢进去的话,莫不是让天下人笑话了!”冷青龙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翼儿会不会太小了?”冷杰在冷青龙的面前早已没了一点威严,而是像个孩子一般,若是让他带领军队的将士看见了,定会跌破千副眼镜的!
    金三角各种势力的都有,这趟晖水他不想掺进去。
    “小么?各家的继承者可是小到几岁就去了!翼儿都被你宠惯了!”
    冷青龙站了起来毫不留情的当着属下的面斥责冷杰,而后者不敢反抗,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
    “还有,冷家以后我来主持,冷家沉寂的太久了,久到别人都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了,这金三角一战,不仅翼儿会去,我也会去。”
    也许是决定好了,要去金三角分一杯羹,冷青龙没有丝毫犹虑的走了出去,不在与冷杰说话。
    看着父亲的背影,冷杰有些木然。
    这片天要更乱了么?还是说有什么异物要出世了,就连父亲的野心都出来了!
    
    第七十四章 二月二,龙抬头
    
    “二月二,龙抬头,煎元旦祭余饼,熏床炕,曰,熏虫儿;谓引龙,虫不出也。”
    “二月二日,古之中和节也。今人呼为龙抬头。是日食饼者谓之龙鳞饼,食面者谓之龙须面。闺中停止针线,恐伤龙目曰。”
    “你们听过这个典故么?你们知道这个传承千年的节日么?”
    苍老的声音响起,毫无生气的月色透过窗户照在那一张皱纹极深的老脸上,老人正眯着双眼躺在睡椅上对着两具双目紧闭的人说话,那两具身体分别放在两个木桶中,木桶里的液体成诡异的红色状,隐约着液体中还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流动。
    “没听过,那我讲给你们听好不好?”不管木桶中的人还没有反应,那老人就自顾自的摇起了睡椅慢悠悠的说道。
    “农历二月初二,之所以称为龙抬头节,其实与古代天象有关。旧时人们将黄道附近的星象划分为二十八组,表示日月星辰在天空中的位置,俗称“二十八宿”,以此作为天象观测的参照。
    “二十八宿”按照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划分为四大组,产生“四象”:东方苍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
    “二十八宿”中的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组成一个龙形星象,人们称它为东方苍龙,其中角宿代表龙角,亢宿代表龙的咽喉,氐宿代表龙爪,心宿代表龙的心脏,尾宿和箕宿代表龙尾。中有龙“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的记载。实际上说的是东方苍龙星象的变化。”
    “古时,人们观察到苍龙星宿春天自东方夜空升起,秋天自西方落下。其出没周期和方位正与一年之中的农时周期相一致。春天农耕开始,苍龙星宿在东方夜空开始上升。露出明亮的龙首,夏天作物生长,苍龙星宿悬挂于南方夜空;秋天庄稼丰收,苍龙星宿也开始在西方坠落;冬天万物伏藏,苍龙星宿也隐藏于北方地平线以下。
    而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晚上,苍龙星宿开始从东方露头,角宿。代表龙角,开始从东方地平线上显现,大约一个钟头后,亢宿。即龙的咽喉,升至地平线以上,接近子夜时分,氐宿,即龙爪也出现了。这就是“龙抬头”的过程。之后。每天的“龙抬头”日期,均约提前一点,经过一个多月时间,整个“龙头”就“抬”起来了。后来,这天也被赋予多重含义和寄托。衍化成“龙抬头节”、“春龙节”了。”
    “二月二,龙头节,相传在宋朝时为“花朝节”,把这一天指定为百花生日。
    据说在这一天出生的女生及有可能就是百花仙子的转世。
    到元朝时则是被称为“踏青节”,百姓在这一天出去踏青、郊游。有的人在踏青回家时,沿途采摘些蓬叶(一种地上生长的花叶)拿回自家在门前拜祭。这个习俗是比喻“迎富”之意。
    明清时把这天称之为“龙抬头”的日子,因为农历二月初二正值“惊蛰”节气前后。蛇、蚯蚓、青蛙等很多动物,一到冬天便进入了不吃不喝不动的冬眠状态,这便是“入蛰”了。
    等到了二月二前后,天气渐暖,一些昆虫动物好似被春天的阳光和春雷从睡梦中惊醒了一般,因此这节令名为“惊蛰”。
    百姓传说中的大龙实际是没有的,那种龙就是在蛇、蚯蚓等基础上,我们祖先想象加工出来的。二月初二前后,春回大地,人们期望龙出镇住一切有害的毒虫,期望着丰收。这就是“二月二,龙抬头”的说法。
    在北京民间,二月二有很多习俗,俗话说“二月二,照房梁,蝎子蜈蚣无处藏”,老百姓要在这天驱除害虫,点着蜡烛,照着房梁和墙壁驱除蝎子、蜈蚣等,这些虫儿一见亮光就掉下来被消灭了。
    这一天民间饮食还多以龙为名,以取吉利,如吃水饺叫吃“龙耳”,吃米饭叫吃“龙子”,吃馄饨叫吃“龙牙”,蒸饼也在面上做出龙鳞状来,称“龙鳞饼”。这一天妇女忌动针线,为的是免伤龙的眼睛,就连小孩剃头也叫‘剃龙头’。”
    “各种名族过这个节的时候都有自己不同的习俗,其中以芮城合河的青龙节最为隆重。”
    “芮城合河的青龙节,有一种坚持千余年的古会,可称为奇俗。据传始于汉光武帝年间,迄今已1800多年,为纪念东岳大帝黄飞虎治水有功而三社联典庆贺,故又称“三社典”。
    这天,山民们尽兴狂欢,并将各自家中最珍贵的宝物都展示出来,民间又称“亮宝会”,取宝能驱邪避灾之意,希冀年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届时,妇女们身着彩装,演唱传统的民歌小戏,男子们则扮演粗犷强悍的天神、地祗武将及文臣、八仙、俗神等,或骑马坐轿、乘牛、抬杆;或赤身*,腰系野布;或土布裤衩,身背铡刀、冰凌、粗檩、石磨,大展阳刚之气。当地戏称“合河二杆”。社火氛围由锣鼓组成并渲染,打击法古朴、原始,俗称“撇锣鼓”。传统节目尚有耍狮子、跑旱船、高跷、背人等等。整个活动从村外出发,浩浩荡荡,一直到泰山神庙旧址结束。”
    “而最有名的一个典故则是与千古奇女子武则天相关。”老人一下又一下的摇动着睡椅,声音越来越飘渺,到后来竟是在回忆一般。
    这屋子本就处在深山野林之中,常常有猛兽的长啸之声响起,而这些声音与老人的声音叠合在一起,显得十分和谐。
    “相传武则天是当上历史以来的第一个女皇帝,并惹恼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传谕四海龙王,三年内不得向人间降雨。
    不久,司管天河的龙王听着民间人家的哭声,看着饿死人的惨景,担心人间生路断绝,便违抗玉帝的旨意,为人间降了一次雨。
    玉帝得知,把龙王打下凡间,压在一座大山下受罪,山上立碑: 龙王降雨犯天规,当受人间千秋罪; 要想重登灵霄阁,除非金豆开花时。
    人们为了拯救龙王,到处找开花的金豆。
    到了第二年二月初二,人们正在翻晒玉米种子时,想到这玉米就像金豆,炒一炒开了花,不就是金豆开花吗?就家家户户爆玉米花,并在院子里设案焚香,供上开了花的‘金豆‘。
    龙王抬头一看,知道百姓救它,便大声向玉帝喊到:‘金豆开花了,快放我出去!‘;玉帝一看人间家家户户院里金豆花开放,只好传谕,诏龙王回到天庭,继续给人间兴云布雨。
    从此,民间形成了习惯,每到二月初二这一天,人们就爆玉米花吃。 ”
    “呵呵,金豆开花,岂是有那么容易的,龙困潜渊,一飞冲天后,平民百姓又怎能看的到他的结局!”
    说到最后,老人的声音虚无缥缈了起来,木桶中红色液体流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若是你仔细的去观察便会发现,红色液体里面有上千条虫子在不停的互相吞噬,这一幕在月光的反射下越发的诡异。
    “二月二,天女降,
    龙抬头,欲冲天。
    二月二,星宿移,
    龙抬头,结晶现。
    二月初二天下乱,灵气空泛海变路。
    龙困潜渊欲抬头,不见金豆开花时。”
    
    最后面的诗句已经告诉了大家所有的结局。
    
    第七十五章 我只是来买衣服的
    
    今天是二月三。
    许是很久没有看见太阳了,突然其来的光明让冷翼不得不伸手遮住了双眼去适应光线。
    昨天用尽全力杀死那群饿狼后,自己也因为体力不支而晕了过去,醒来后便来到了这里——一个喧闹而又陌生的集市。
    冷翼从地上起来后才发现自己趟过的地方有一千元美金和一封信,而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包括手机在内,前者略带好奇的打开了那封信。
    不难看出,是爷爷的笔迹,苍劲有力的楷体,无一不凸显出了他的霸气。
    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要自己不依靠家族的力量在这里生存下去,并且在一个月以内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一方势力。
    若是在其他地方,这种要求对于冷翼来说再容易不过了,而在这里——毒枭的天堂,太难了,抛开政府军不说,各种反派实力都可以让整个世界吃上一壶了,而在这种竞争十分巨大的金三角,能活下来的无一不是强者。
    想到这里,冷翼皱了皱眉,开始思考了起来如何在一个月内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势力,这个计划是十分伤脑并且困难的,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去换一下行头。
    他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一股恶心的血腥味始终冲刺着耳鼻,透过破烂的衣服可以隐约看见身上数十道正在愈合的抓痕和上百道已经开始变浅了的伤疤,看上去十分狰狞恐怖,凌乱的头发早已遮住了他的脸庞,唯有一双黑白分明充满戾气的眸子依旧让人觉得胆寒。
    他身上的灰尘和头发上的灰尘,无一不表明了他曾在这个陌生的街道宛若乞丐一般的睡了一夜。
    而且并没有人管他,在这个城市像冷翼这样的“流浪汉”人们见多了去了!
    要知道在这个最乱的地方,尸体都显得很平凡。更何况是一个露宿街头宛如乞丐般的人。
    他将一千元美金小心的放进了口袋中,拨了拨自己凌乱到不能再凌乱的头发,用缅甸语问了一个缅甸土生土长的老汉最近的商城在哪里?
    缅甸老汉眯着眼回答了。但是眼神中的不耐也是十分明显。
    这让一向不善于交流的冷翼显得十分尴尬。
    在这个小镇每个人都说着不同的语言,以泰语 缅甸语和老挝语为主。当然还有一些人会说中国话,幸而自己学习了多国语言,从而没导致出现沟通交流障碍。
    现在已经是八点了,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了起来,不同的人都干着不同的事情,有凶恶的混混再收保护费,有因为小事儿发生口角的街坊。也有因为地盘分割出现了问题而大打出手的帮派。
    也许是一个人独处贯了,这样的地方,他始终显得是格格不入,所有的景物都仿佛成了他的背景色。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走到了老汉所说的百货商城“齐雅轩”。冷翼刚准备进去,却被一个稚气未脱,同龄的服务生挡在了大门之外。
    “喂喂喂!你脑袋没搭错筋吧?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岂是你们这种乞丐可以来的。”那男服务生一脸鄙夷的看着冷翼,尽量将身子远离后者。还夸张的用手捂住了鼻子。
    冷翼并没有理他,而是绕过他直接准备走进商场。
    那人见冷翼直接无视过他,顿时火冒三丈,自己好歹也是一个“毒蛇帮”的一员,负责在这里看场子。人人见了他也得礼让三分,而这个乞丐却对他如此态度!
    “老子让你滚,你没听见是吧?你tm今天要是能走进这扇门,老子绝对让你缺胳膊断腿!”
    听见男子的威胁,冷翼像是没听到一般的直直的走了进去,周围已经开始有围观的群众了,互相讨论着,各种地方的语言都有,均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这个乞丐是不是个傻子?敢在齐雅轩闹事!”
    “这一带都是毒蛇帮的地盘,这小子怕是凶多吉少了。”
    “又有闹事的,不过是个傻子没啥好看的!”
    “看来今天,魏河水里又要多一具无头尸体了!”
    。……
    幸灾乐祸的讨论声不绝于耳。
    那男子见冷翼始终无视他,并且快走进了商城,那男子恼羞成怒的直接从口袋中拿出一把厚重的大刀砍向了冷翼。
    就在众人都已经想象出冷翼浑身鲜血的模样时,后者只是单纯动了一步,随即拿刀男子便直接飞了出去砸在人群中,没人看清楚他是怎样出手的。
    那男子在地上不停地呻吟着,想爬却爬不起来,显然是受了很重的内伤,看到这一幕,众人皆是一惊,这年轻小伙,怕是非比寻常。
    “你究竟是谁,竟敢在我们毒蛇帮的地盘上闹事!”
    可能是因为外面的动静太大,里面的一些保安都跑了出来,十几个人团团的围住了冷翼,领头是一个独眼男人,他*着上身,蛮横的肌肉上全是刀痕,仿佛是在炫耀着自己的功绩一般。
    “我叫冷。”冷翼停住了脚步,吐词清晰的说道,在这个地方,他不能用真名,而且也不能惹事。
    对于冷翼的突然自我介绍,众人皆是一愣,但显然独眼男的承受能力很好,他继续问道:“那你是哪个帮派的,来干什么的。”
    我不是哪个帮派的,我是来买衣服的。”冷翼一脸淡然的望着独眼男,黑色的瞳孔太过幽深,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冷翼的回答再次让人大跌眼镜,独眼男也是微微一愣。
    “大哥,这人一进商城我就好心提醒他,说他的身份进不去,而他不听,还主动打我,我一时不留神就被他突袭了。”
    那个稚气未脱的男子在兄弟的扶持下已经站到了独眼男的身边,在弟兄们面前承认自己是从正面被一个乞丐打倒在地,这种丢脸的事他怎么好意思说!于是,整个故事都被扭曲了一遍。
    “商城有钱就可以进去不是么?”冷翼斜过头望着被扶着的男子冷冷的说道,一股危险的气息散发出来,有时候,只有展现实力,才会让人知难而退。
    “这位顾客说的很对,凡是来齐雅轩消费的人都是上帝,而拦着上帝进门的人都是该打,张执事,你说我说的对么?”
    一道明黄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栗色齐腰的秀发随意的披在肩头,长长的睫毛微微卷起,茶色的瞳孔如湖水一般的平静,带着一丝深邃,看不到底,让人看了都迷失在其中,她的美不同于北辰画的可爱,夏陌夕的清纯与妩媚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