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钠骄玻乓凰可铄洌床坏降祝萌丝戳硕济允г谄渲校拿啦煌诒背交目砂哪跋Φ那宕坑脲牡慕岷希系镊然螅飧雠涤凶乓还苫肴惶斐傻牧槠纳舾谴乓还煽樟椋肥呛锰
    “林依小姐说的当然对,还不快点来人让这位小兄弟快点进去挑选衣服,今日的帐全记在我张某的身上了。”林依略带嘲讽的话语并没有让独眼男生气,后者一改往日严肃的面容,一脸讨好的附何道。
    而一旁被兄弟扶着的男人也被重新的放在了地上,没有人敢再去扶他,而他也不敢在乱哼一声,周围的人群也开始散了起来,不在大声喧哗。
    冷翼皱了皱眉头回过头望着来者,那女生也刚好望着他,四目相对,气氛有些微妙了起来。
    她是谁?竟让一个帮的执事都如此低声下气,并且排场也不小,以他的实力当然能感觉到周围大大小小隐藏着的保镖的数目。
    他是谁?从未见过,虽然衣着破烂,看不清样貌,而且身上还透着一股难闻的血腥味,可是凌乱如杂草的碎发下的那双眼睛分明不是常人就能够拥有的,这人定不简单。
    短短几眼两人皆在心中为彼此下了定义。
    “谢谢。”冷翼开口到,只是这两个词语略有些生硬,很明显前者很少说过这两个字。
    “你叫冷对吧,我叫林依,我替你解了围,难道就只有谢谢这两个字?”林依好笑的走上前来到了冷翼的面前,一双茶色透明的眼眸毫不遮掩的打量着后者。
    完全没料到少女会是这种反应,一时之间冷翼不知道该任何回答。
    “呵呵,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林依看出了冷翼的窘态,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轻灵的笑声对众人来说无疑是一种享受。
    美人一笑,当真是倾国倾城。
    冷翼轻点了一下头,表情十分平淡,这种表现让林依有些诧异,自己的容貌自己当然清楚,而今天也是第一次有男人在她面前有如此“干净”的反应。
    话也说的差不多了,两者便都转身离开,前者向商城里面走去,后者则是在独眼男的阿谀奉承中转身离去。
    拒绝了独眼男要替自己买单的“好意”,冷翼花了200美金买了俩套自己有史以来最便宜的衣服后,便开始找宾馆,不同于以前的总统套房,他只要了一个小小的房间,吃了早饭,洗了一个澡,换掉身上破旧的衣服后,便开始用剪刀将自己凌乱的头发理顺,于是,一个外表长得像小乞丐又的年轻小伙又变成了凉蕾学院的四大王子之一。
    待收拾好自己后,看时间还没到中午,冷翼便将头埋在沙发中沉沉的睡去,至那天起,他已经很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每次闭上眼,绝望的场景便会一遍遍的重播,宛若梦魇一般。
    而今日,也许是最近太累了,那场景出乎意料的并没有出现。
    此时的他身上仅仅只剩下700美金,而这七百美金却是他身上唯一的资产了。
    
    第七十六章 赌三张
    
    想要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没有钱显然是不行的,而钱来的最快的方法便是赌,一番十,十番百,再小的面额,在这种持续的增长下,都将是一笔天文数字,冷翼今日早已经有了个打算,带上自己身上最后的700美金,去这个镇子上最大的赌场——华南夜总会。
    他以前的时候,跟着爷爷学过各种牌,和赌玉,只是后者所需要的金钱他暂且还拿不出来,所以只好到这个赌场过来玩玩扑克和牌九,骰子,轮盘。
    待他好不容易找到了服务员所说的赌场时,却再次被拒之门外。
    这里的保安一个个看上去都是彪形大汉,而且手里拿的竟是清一色的手枪,冷翼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这样大规模的佩戴热武器却没有被政府军盯上,可想而知,这家夜总会的后台有多大。
    这时的冷翼早已经换了副装扮,一身白色的休闲装看上去十分帅气清爽,而且他身上始终若有若无的散发出一种贵族的典雅气息,看上去就不像是普通家的人。
    “这位先生,你好,请问你有没有贵宾卡或者是会员卡?”拦住冷翼的男人,一脸礼貌的问道,冰冷的语气,说着公式化的语言。
    “没有。”连续两次被人拦在外面,这让平时被人捧在天上的冷大公子心里十分不好受,但没有办法,他是出来历练的,不是来享福的!所以这些场景,他还是早有了承受能力。
    “先生,不好意思,要进华南夜总会必须要有会员卡,不过,您也可以现在重新办理一张,只需要缴纳一万人民币即可。”能在这里工作的人都是有些眼力的。那男人也许是看出了冷翼的不凡,在后者说了没有会员卡后也依旧态度良好的解释道。
    一万元人民币?他现在身上只剩下700美金,根本就不够。就在冷翼准备掉头离去的时候,一道轻灵的声音响起。止住了他的脚步,抬起头便看见了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明黄色的衣裙,淡雅高贵,齐腰的栗色长发用一根蓝色的丝带绑起,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清丽脱俗,茶色的眼眸再看向冷翼的时候有一丝惊讶和了然。嘴角的笑意并没有掩盖住。
    “我是贵宾卡,我可以带我朋友进去吧。”
    “当然可以进去,只要是林依小姐的朋友,我们华南夜总会无条件的招待!”原本冷冰冰的男人在看见了林依的那一瞬间便换了一副讨好的神情。
    冷翼再次有些无语。这世道,还真现实。
    “走,进去吧。”林依依看着冷翼吃瘪的模样忍着笑说道。
    冷翼尴尬的低着头,随着林依的脚步走了进去。
    “没想到哦,早上那个灰头灰脸。衣着破烂的年青人就是你。”站在冷翼身边,林依低声笑着,冷翼恢复平常的装扮后,早已变成了昔日那个俊俏的少年,此时的他看上去和早上完全是天壤之别。让人眼前一亮,即使是见人无数的林依也是一愣。
    “形式所迫。”思考良久,冷翼才想到这一样一个词。
    “呵呵,看你的衣着品味,和气质,想必你的名字也都是伪造的吧,冷?不过和你很配了。”早就察觉了冷翼的不寻常之处,林依的语言中都带着微微的试探之意。
    “名字只是一个称号而已,自己喜欢就好。”冷翼略带技巧的回答道,这个女生本就不简单,如果没有必要,他根本就不想招惹。
    “那你今天打算玩什么,这里东西我七七八八可是全会哦。”林依听出了冷翼的警惕,但是并没有拆穿,依旧一脸笑容,自觉这东西很奇妙的,就比喻眼前这个似乎为金钱所迫的年青人,若是平常自己定不会理会,但是这个年青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贵气却是如此的明显,让人想要忽视都不行。
    “扑克吧,赌三张。”冷翼淡淡的回答道,有意的将语气变得更冷,带着疏离的气息。
    赌三张,实际上就是梭哈、豪斯的综合版,同时将扑克牌的数量缩减至三张,增加了不确定性与偶然性,考验的不仅是手气与实力,同时还有胆识和信念。
    【小木补充下,摘自度娘:常见街头有赌徒利用三张牌进行诈赌活动,也许大家都见过,不法之徒首先拿出三张牌让你看,例如:二张a,一张k,让你记住哪一张是k,然后反扣在地上,他移动两三次后,再让你猜哪张是k,他的移动动作并不快,你明明看清了是哪一张,但是等翻开来看时,却是错了。我们明知道其中有诈,但这个是如何诈法?有谁知道吗?(就象猜红、绿铅笔一样,不管你猜什么都是错的,因为他是在你猜好之后,才做小动作的,)不过在大型赌场中,都是自己掌牌,所以很难有人能动什么手脚)而且这里的规矩都是比大小,并不是猜,这就和街头的最大区别】这种赌法很简单,所以受很多人的追捧,成了赌局里的热门游戏。
    “哦?赌三张一局定生死哦。”林依淡淡的笑着,眼里闪过一丝光亮。
    “只是试试手气而已。”冷翼回答到,和这个女生说话,必须要处处提防,不然一个不小心就着了她的道。
    “呵呵,那跟我来吧,我比你熟悉这里。”林依一双大眼睛带着狡黠之色,毫不加掩饰的盯着冷翼,后者的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嗯。”冷翼点了点头跟上林依的脚步,虽然不想与后者有过多的接触,但是形势所逼,自己不得不忍耐,这里只有她才熟悉,跟着她势必会少了很多麻烦。
    但冷翼更想不到的是,更大的麻烦还在等着他,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林依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显得十分有气质,而冷翼了本就长得很帅,两人站在一起,就好像是一个发光体般,吸引着众人的视线,尤其是冷翼,因为林依经常来这里玩,导致很多人都已经认识她了,而冷翼却是第一次来,但却是是跟着林依来的,这其中道理,便不需要再多解释了。
    “林大小姐,今天怎么抽空来我这里玩了。”一个大胖子从玩扑克牌区的一个角落里走了出来,身边还跟着几个小喽啰,看上去似乎是这里看场的。
    “带个朋友过来玩,你这里生意还好么?”林依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容。
    “哦?这位小哥是哪家的少爷,如此面生,好像没讲过。”那胖子也算是见多识广之人,马上便看出了冷翼的与众不同之处。
    “这位是刚从外地过来的,是我们林家的贵客。”林依笑着介绍着,而冷翼则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林家的贵客?看来面前这俊俏的少年怕是出身不凡了,那胖子暗暗在心中下了定义。
    “那不知道这位小哥想玩些什么?”胖子向冷翼微笑着询问道。
    “赌三张。”
    “好,我马上让人去安排。”胖子也不罗嗦下去了,对着旁边的人说了句什么,然后那人便连忙的跑去招呼了。
    不待片刻,冷翼就上了一个牌桌,而林依则是一脸玩味的坐在他的身边。
    身着黑色紧身衣的荷官是一位长相漂亮的美眉,她一边发牌一边甜甜的笑着,服务态度十分的好,想必,这位荷官应该是这里最好的一位。
    “规则我就不说了,我开始发牌了哦。”她轻轻的笑着,用工具将牌发在众人的眼前。
    待两张牌发完,很多人便开始看底牌了,而冷翼并没有提前把牌打开,而是玩弄着指甲旁的赌注,总个七个,他现在的全部资本了。
    “怎么不看底牌?”林依坐在他的旁边好奇的问的,现在冷翼桌面上的扑克牌有一张是翻开的,是红桃十,而其余两个人的分别是黑桃a,梅花k。
    【在比点数的时候,a属于14点,2属于15点,而小王属于16点,大王17点,其它照旧。】“还没有到翻开的时候。”冷翼的牌面最小,但是他的脸上并没有一丝慌乱之色。
    “黑桃a最大,请下注。”
    拥有黑桃a的是一名少妇,她看着冷翼牌面的赌注,轻轻的笑着,带着一丝妩媚之情。
    “这位小哥的赌注怕是已经在其它地方输的没有多少了,我了,就不难为人家,一百美金。”
    这么小的数字,也许是这个桌子或许是这个赌场赌注最小的一次。
    “跟。”冷翼淡淡的说道,全然没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而另一个牌面上是k的是一位老者,只见他淡淡的笑着:“这么小的赌注,你也好意思,跟。”
    若不是林依在这里,他早就想喊人将这位没钱的年青人给扔出去了。
    “嘿,老伯,我林依在此,你还怕没有钱给么?”林依笑着说道,但眼里却已经有了丝不耐,虽然她和冷翼不熟,但是好歹也是她带进来的人,岂容别人如此对待。
    “老伯我了,只是开句玩笑,林小姐可千万别误会了。”那人也听出了林依的不耐之意,连忙话锋一转道歉到,毕竟是混了这么久的人,早就成精了。
    荷官继续发着牌,冷翼又是一张红桃十,而那老伯和妇人这是分别黑桃7和黑桃10,按牌面上的大小来说,那位贵妇人这是最大的。
    
    第七十七章 以前
    
    那贵妇人,看着牌面轻轻地笑着,拿起旁边的:“咦,今天运气不错诶,700美金。”
    冷翼看那贵妇人似乎很给林依面子,便点了点头说跟,而另外一个老伯则是很爽快的丢出了7个筹码。
    荷官示意开牌。
    那个贵妇人媚眼如丝的笑着,将自己牌面上唯一一张闭着的牌打开了,是红桃a,这样她的牌便是红桃a,和黑桃a,还有一张黑桃十,总共38点。
    而那老伯也翻开了底牌红桃j,再加上自己本来就有的梅花k和黑桃十,总共34点。
    整个点数看上去那贵妇人最大。
    而林依则是好奇的忘着面不改色的冷翼,除非这一次他的底牌也是一张任意花色的十,否则这局他就输了,而后者并没有看过底牌,所以这个只剩下运气了,真搞不懂他是怎样的人,明明身上只剩下了七百美金了,不好好赌,还托大,要是输了,就让他饿死在这里算了,林依皱了皱眉心中思绪略乱。
    【在赌三张中,三张一样的牌等于最大,如果都是三张一样,则看点数。】“小兄弟,翻牌啊。”那贵妇人一脸媚笑的忘着冷翼,柔声说道。
    冷翼抬头看见那一张浓妆艳抹的面容,心底不由闪过一丝厌恶,但是从小教育良好的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伸出右手低着头将自己遮住的牌随意的翻开,竟是一张梅花十。
    这样的变化让全场显得有一丝安静,赌三张中最难出现的便是三张一样的牌,虽然这次是两副牌一起用的,几率比以前略大,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很小的,所以饶是他们经常来赌场也很少看见这样的场景。
    而一旁的林依则是瞪大了一双漂亮的大眼。她一直坐在冷翼的身边,所以后者做什么手段她应该都会知晓,但是偏偏他什么也没有干。连牌都没有看,所以就算是出老千什么的完全不可能。而且她自己也略懂玩牌,像冷翼这样的高手倒是第一次看见,完完全全的可以做到赌的最高境界。
    回过神来的荷官将筹码全部移向冷翼,继续发牌。
    那贵妇人惊愕完后轻笑道:“没晓得小哥到是位高手。”
    “运气好而已。”冷翼说这话并没有半句虚假,这一局他托大了,完全没有换牌或则怎样,本来打算翻开不是个十的话就换成个十。但没想到自己运气会那么好,完全不用做手脚,想必是自己倒霉太久了,老天不忍心了吧。
    “那小哥的运气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等于冷翼的回答。贵妇人嗤之以鼻,完全不信的模样。
    而冷翼也不想再解释下去了,干脆一句话也不说,继续玩牌。
    而林依则是坐在冷翼身边,一双大眼睛中思绪万千。
    。……
    而一直都在巴黎过寒假的夏陌夕则是遇见了一个超级大的难题。订婚!
    原本还在为韩韵之死而难过的夏陌夕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只差晕厥,父母一向通情达理,这一次究竟是怎么了?不经过她的同意就擅自帮她订婚!美其名曰让她放松心情,走出韵韵死亡的阴影。丫的,在这样下去,她还没从阴影中走出来,就彻底死在阴影中了。
    “妈,我不管,反正我是不会订婚的,除非河水倒流。”夏陌夕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倔强之色,大有一副你死我活的模样。
    夏紫夕玩弄着手上的红宝石项链,笑了笑,最后说道:“女儿,难道你不知道这世上有倒流的河水么?”
    “妈!”夏陌夕撅着嘴撒娇似的喊了一声,但见自家母亲还是不为所动,只好正色一脸严肃的继续说到:“妈,我真的不可能会订婚的,我还小,还没到法律年龄。”
    “所以我说先订婚,不结婚,而且订婚并不违法,你还是好好在家呆着多学点怎么当别人的妻子,准备明年七夕节和慕家大少慕文订婚吧。”夏紫夕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红宝石项链,丝毫没有想要松口的意思。
    听见七夕节订婚这件事,夏陌夕美丽的瞳孔中闪过一丝悲伤,但很快便被她给掩去了,那个人好像也是那天结婚了。
    “妈,我跟那个人根本不熟好不好,反正打死我也不可能会订婚的。”夏陌夕的表情很冷,完全不符她往日的姿态。
    而夏紫夕也将眼色放在了自家女儿的身上,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却更冷。
    “你是不是喜欢南宫家的那个小子,南宫凉。”
    “妈。”完全没想到母亲会提起这个人的名字,夏陌夕脸一下就像失去了血色一般,嘴角苍白的深呼吸了口气说道:“妈,你怎么知道他的。”
    “你们在凉蕾学院闹得那么大,我和你爸还不知道,那就真的成傻子了。”夏紫夕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像是受了重大的打击一般的继续说道:“如果以后你还喜欢这个小子的话,我们可以断绝母子关系。”
    “为什么,妈?”夏陌夕站了起来看着一向脾气十分温和的母亲,这个时候的夏紫夕完全处于暴怒的阶段,雍容华贵的妆容也有点扭曲了起来,只是那股高贵的气质还是没有毁掉。
    “为什么?呵呵。”夏紫夕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为什么问的真好,为什么他南宫家的人总是要来招惹她的生活?为什么自己躲了那么久不去面对,以为再也不会有交际的时候,他的儿子还要出现继续伤害她的女儿?为什么还要他们逆天般的相爱?谁又能来告诉她,为什么?
    “妈,你别这样,我会难过的。”见母亲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一下心孝的夏陌夕慌了起来,自己的母亲很少生气,父亲对母亲很好,从来都舍不得让母亲收到一丁点伤害。
    “没事,答应母亲不要喜欢他了好不好?”夏紫夕的双手中还握着那个红宝石项链,因为生气用力的原因,她的手都有点充血了。
    看见母亲这个样子,夏陌夕也好心痛,可是她做不到,不是有些人说不喜欢就可以不喜欢的,尽管自己也逼自己去恨他,可是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我不知道。”夏陌夕如是说道。
    “孩子,答应母亲好不好。”夏紫夕不依不饶的继续说道,她请了私家侦探去调查这件事,才知道那天她回国不小心撞到的男生就是他,南宫义的儿子南宫凉,并且也知道了在凉蕾学院发生的一切,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喜欢上了那个人的儿子,多么讽刺了。
    “妈,你知不知道,我想起了我以前小时候的发生的事情,并且找人调查了。”夏陌夕淡淡了开了口,十分平静的样子。
    而夏紫夕却是呆住了,那段记忆,即使是她,也不愿回忆,想到这里,紫夕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站了起来将自己的女儿拥入怀中。
    “孩子,我知道,都怪母亲不好,都是母亲的错。”
    在夏陌夕小的时候,夏紫夕为了她的生命安全,便找了个跆拳道教练专门来家交她,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还是少年时期的南宫凉安排的。
    那个跆拳道教练有心理疾病,喜欢虐待儿童,而小小的夏陌夕则是他最好的玩具。
    对!玩具,毫无人性的形容词。
    那时候的陌陌什么都不懂,被那个跆拳道教练威胁,在她们看不见的角落给陌陌灌输各种变态的思想,并且折磨她。
    给她看各种恶心的东西,教她割腕,把她的头按在水中,不让她起来,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在她身上刻着各种东西。
    直到某天,原本每天嘻嘻哈哈的陌陌变得开始自闭,不说话引起了紫夕的注意,才发现这一切。
    顺藤摸瓜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南宫凉下的毒手,但在昔日最好的姐妹的求情下,他们并没有追究了,只是警告,但没想到回国后陌陌又遇见了南宫凉了。
    而那个时候的陌陌也昏倒了,等她醒来的时候,早已经把这一切忘了,医生说,这叫选择性失忆症,忘掉自己不想记得的东西。
    那件事情,夏紫夕用她的手段封了所有人的口,但没想到自己的女儿想起来了并且查到了当时发生的一切。
    “妈,不关你的事,你也为了我好,所以才帮我找跆拳道教练,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查不到,我知道南宫凉是故意接近我的,但是我想他不可能没有理由故意伤害我。”这一次夏陌夕并没有哭,而是很坚强的模样。
    有些事情,逃不掉,便迎接吧。
    “当年,呵呵,你真的想知道?”夏紫夕嘴角挂起一丝绝美的微笑,当年?
    那时候她还是多么纯洁了,连笑容也不曾掺一点杂质。
    “嗯。”她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她长大了,她可以学着勇敢的去面对一切了。
    “妈,我不是以前那个只会哭的女孩了,你的女儿长大了。”
    有人说过成长的捷径就是去喜欢一个人,那么可不可以说因为南宫凉,她长大了,很多事情她也懂得去接受了。
    即使小时候经历了那些事情,她也可以坚强的去面对了。
    
    第七十八章 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
    我叫夏紫夕,我是个孤儿,从小生活在孤儿院中,但是我爱好珠宝,我喜欢看着那一个个透明的不规则的石头在自己的手中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并赋予它们灵性。
    我努力的学习考上了这门关于珠宝的专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