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叫夏紫夕,我是个孤儿,从小生活在孤儿院中,但是我爱好珠宝,我喜欢看着那一个个透明的不规则的石头在自己的手中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并赋予它们灵性。
    我努力的学习考上了这门关于珠宝的专业,而刚毕业的我就很幸运的被分配到了当时法国珠宝界的龙头“angel”上班,那时候和我一起工作的是我最好的姐妹沐雪儿。
    可能因为我是完美主义者吧,短短一年的时间,我的天赋和能力让我从最底层站到了最高层,成为了“angel”首席设计师。
    那时候在珠宝界,我的存在就像是打破了某种规定一般,毫无背景却拿到了这样的成绩,一时之间流言蜚语不断。
    但我并没有管那么多,因为我想,我活着不是为了取悦他们,我依旧沉迷在珠宝中,各种类型的金刚石、萤石、红宝石、蓝宝石、赤铁矿、水晶、尖晶石、金绿猫眼、黄绿猫眼、黄宝石、绿宝石、祖母绿、碧玺、蛋白石、紫晶金矿石、石英等都是我的最爱。
    没多久,在公司的赞助下,我举行了人生中第一次珠宝展,为了报答公司对自己的栽培,我所有设计出来的珠宝全部都是以“angel”开头,后来人们便称它们为“angel”系列。
    那一次珠宝展,我最满意的作品便是一款好看的蓝宝石项链“ars。”——天使的眼泪,呈水滴状,蓝色透明的宝石中散发着幽幽光芒,看上去就像是蓝色的眼泪一般,那时候刚好看了一部电视剧叫,那个从深蓝来地球的女孩,她流着蓝色的鲜血。她为了所爱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又为了他宁愿放弃自己的一切,包括性命。后来还是没有换回他的爱,为了救快死亡的他。从而导致了自己的能量全失,最后她必须要回深蓝了,而那个男生也因为种种原因而同意陪她去了,可是她还是放开了手,还了那个男生的自由,跨越千年的爱恋,却终还是化成了一滴蓝色的眼泪。
    我很敬佩她爱的勇气。但是我想我不会,我没那么伟大,去成全别人而牺牲自己。
    “这款蓝宝石项链除了做工和意义之外,它的本身也很美丽。其六射星光完美无缺,而且瑕疵极少,虽然色泽不够艳丽有些黯然,但是也确实不失为稀世珍宝。宝石的背面也呈现着几乎同样的星光。
    我们都知道刚玉中因含有铁(fe)和钛(ti)等微量元素,而呈现蓝、天蓝、淡蓝等颜色。所以便有了我们所知道的蓝宝石。
    而天然蓝宝石可以分为蓝色蓝宝石和艳色(非蓝色)蓝宝石。宝石市场上把深蓝色和带有紫色的蓝宝石称为“男性蓝宝石”,浅色蓝宝石称为“女性蓝宝石‘。
    我手中这一款“ars。”恰恰就是“女性蓝宝石”中的王后。
    蓝宝石早在古埃及、古希腊和古罗马、还有北欧各国,被用来装饰清真寺、教堂和寺院,和随身携带并作为宗教仪式的贡品。它也曾与钻石、珍珠一起成为英帝国国王、俄国沙皇皇冠上和礼服上不可缺少的饰物。自从近百年宝石进入民间以来,蓝宝石分别跻身于世界五大珍辰石之列。是人们珍爱的宝石品。世界宝石学界定蓝宝石为九月的生辰石。日本人选其作为结婚23周年(蓝宝石)、26周年(星光蓝宝石)的珍贵纪念品。
    并且蓝宝石象征忠诚、坚贞、慈爱和诚实;星光蓝宝又被称为“命运之石”,能保佑佩戴者平安,并让人交好运。
    我想如果公司允许的话,我愿意用我全部的资金来购买这款我最珍爱的作品”
    记者发布会上,我介绍着这款蓝宝石项链的来历和故事,看着他们的表情和闪关灯的照耀,我知道我的作品得到了他们的承认,和赞扬,一种无法言语的喜悦在心中流淌着。
    这时一个身着正装的男生突然冲上前来,毫不礼貌的一把抢过那个蓝宝石项链,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那条好看的蓝色项链,一头暗紫色张扬的头发在灯光下闪耀着,良久才抬起头将项链还给了我说道:“如果哪天你公司要拍卖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
    这句话刚说完,他便转身走了,不做停留,和他出现时一样的突然。
    过了很久我才反应过来,而身边原本围着我的记者全部都追向了那个突然出现的年青人,我想我会讨厌他吧,那么无礼,完全没有一丝贵族气息,更重要的是毁了她的记者发布会。
    通过沐雪儿的介绍,我才知道,那个男生叫韩义,是冰问的大少,冰问是当时最大的黑帮,看着沐雪儿那副花痴的表情,我十分不屑,一个小混混而已,他能成的了什么大气。
    “他不是小混混,就算是,也是黑社会未来的龙头。”沐雪儿反驳。
    管他是什么了,只要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就行了。
    但是没过几天,公司便发出了要拍卖“ars。”的消息,我找到了当时“angel”的ceo,才知道公司有意将“ars。”卖给韩义当人情,我有些震惊了,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其中的利害,我想冰问不过是个黑帮而已,“angel”根本没并要如此巴结,但公司已经下了令,除非韩义不买,否则公司这个顺水人情是做定了。
    我不想我最爱的宝石落入这种人之手,便和沐雪儿去找韩义请她收回想要购买“ars。”的消息,但他似乎并不愿意,也就在那时候他们原本两条丝毫没有关系的平行线开始有了交集,可那时候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他是号称“香水之王”的夜景。
    法国是个很浪漫的城市,有着时尚之国的美誉,平均每年它都要接待外国游客7000多万人次,是世界上第一旅游大国,并且旅游的人超过了该国人口。
    而香水则是法国浪漫情调中的主菜,认识夜景便是源至于香水,那时候他很温柔,对我很好,而自己并不讨厌他,便接受了他的告别,那时候,我便以为这就叫*情。
    沐雪儿是我从小到大的闺蜜,无论大事小事我都会告诉她,而她什么事情也会告诉我,从她口中我知道了,她喜欢上了那个叫韩义的男生,为了好友和珠宝,无奈之下我只好去接近那个男生。
    我想,接近他,也许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吧!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和夜景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平静的生活因为他的介入开始变得波澜,原本较好的修养在他面前总是不堪一击,经常破口大骂,完全不复往日淑女的样子,我想要是我哪天死了,绝对是被他给气死的。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离珠宝拍卖日越来越近了,我问他到底怎样才可以放弃购买“ars。”的计划。
    “除非你在我面前彻底的丢掉面具。”他如是说道。
    面具?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从小到大她就生活在孤儿院中,一直是老师,同学眼中的乖乖女,不哭不闹,不做任何违规的事情,就连微笑也像是特定了的一般,她的生活完全就像是一滩死水,唯独只有珠宝才可以让她稍微拥有生命力。
    珠宝,很唯美,她的梦想便是找到这世上最完美的宝石,没有一丁点瑕疵。
    而自己也要完美的去配的上。
    从那之后,我在韩义面前不再伪装,完完全全的做回了自己,像常人一样的微笑,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我究竟是为了珠宝而变,还是为了他而变回了最原始的模样,没有加工,没有雕琢,只是纯天然的自己。
    那段日子,也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直到某天,原本只会对我微笑的沐雪儿突然在我面前哭的痛彻心扉,说我喜欢上了韩义,说我抢了她的韩义。
    也许那时候我就得学会清醒了。
    她说她知道韩义不喜欢她,但是她不能忍受自己的闺蜜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
    突然之间那些被自己故意不去理的思绪都涌了上来,就像某张纸破了一样,现实代替了所有的梦幻和不确定。
    昔日的快乐,和恋人一样的生活,仿佛成了梦魇。
    我很自责,我怎么能这样了,我怎么能让我的死党流泪了,我讨厌这样的自己,讨厌伤害了闺蜜和男朋友的自己。
    我开始远离韩义,用这世上我能想到的最绝的语言去伤害他,我想要把那还只是幼儿期的爱情给扼杀掉。
    不死心的韩义每天都来公司找我,公司根本不敢阻挡,无奈之下,我只好住在了夜景那里,得知我和夜景关系的韩义,开始用自己所掌握的实力去攻击夜景所拥有的企业。
    可是小小的香水公司怎么能比得上世界黑帮?
    见夜景的微笑越来越勉强,我便偷偷跑了出来去见他。
    
    第一人称丫 去死去死!
    
    第七十九章 绑架
    
    不管是为了夜景,还是沐雪儿,又或者是我自己本身,我想我都得去见他一面,算是给自己,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看来,你品味变高了,咖啡厅的确是个约会的好地点。”
    看着刚坐下的我,韩义揶揄般的开了口,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看他那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神情,像是我们最近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此时的他依旧一头张扬的暗紫色的头发,和其主人一样的桀骜不驯。
    “请你收手。”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奔向主题,尽量将声音的语调放平,将语句缩短,并且面无表情的喝着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咖啡,只是藏在桌子下的右手,早已经握成拳头,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我不知道我还能保持多久的平静。
    “收手?收什么手?”韩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似在等我的下文去解释叫他收什么手。
    “放弃攻击香水城堡的一切计划。”深知他的性子,我不得不解释了一下我来的目的。
    “为什么?”他摆了摆双手,一脸不解:“你也知道香水城堡几乎垄断了整个香水行业,这么一大块肥肉,我没理由放弃吧。”
    “那我请你收手好不好。”这次来,我一点凭借也没有,我不知道该怎样说服他。
    听见我的请求,韩义眼中略有些薄怒之色“你在求我?为了那个男人。”
    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咬了咬嘴,我还是说了出来,即使我知道这样做可能会激怒他。
    果然,听见我这句话,韩义的眉头便开始皱了起来,原本保持的微笑也变得僵硬,深呼了口气的他将杯中的咖啡轻轻地尝了一口。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
    我咬了咬上唇。不知该如何回答,我的骄傲不允许我说出来我自己的凭借。
    “如果你的凭借是我喜欢你的话,我倒是可以接受看看。”见我不语。韩义调笑般的说道。
    我依旧没有回答,沉默着。
    “人们都知道法国葡萄酒享誉世界。香水更是法国的经济的重要一链,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咖啡也是法国最大的特产,法国的咖啡文化源远流长,绝非吃喝消遣般简单。一杯咖啡配上一个下午的阳光和时间,这是典型的法式咖啡,重要的不是味道而是那种散淡的态度和作派。法国人喝咖啡讲究的是环境和情调,在路边的小咖啡桌旁看书、写作。高谈阔论,消磨光阴。本世纪以来,咖啡馆往往成了社会活动中心,成了知识分子辩论问题的俱乐部。以至成了法国社会和文化的一种典型的标志。”
    我不知道韩义为什么突然会提起法国咖啡的文化,但是明智之下我并没打断他的言论,而是很用心的听着。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喝咖啡的女生,对于那种喝一口就会增肥的苦饮料我并没有半点兴趣,来法国巴黎这么多年了。若不是有时候为了交际,我根本就不想尝一口。
    “你知道咖啡的传说么?”韩义停止了他的言论盯着我问道,眼中不同往日的闪过一丝光亮,有些耀眼。
    “呃,知道。”突然起来的问题让我有些失神。整理好情绪后,我继续说到:“有很多种传说啊,我记得的貌似是很多很多年前,有一个放羊的人,发现他的羊群每到夜晚就会异常地兴奋嘶叫,他在惊怕之下,向寺院的神父求助,神父在细心地观察羊群几天后,发现羊群是吃了一种不知名的果实,神父自己吃了一点 ,发现这种果实可以令人兴奋,自此神父将此一果实称为‘去除睡意、清净心灵的神圣物品’,此后咖啡便成了药品,食物及饮料。公元1200年,咖啡由一名因犯罪被流放到也门的回教徒传播开来。从原产地传至红海到雅典、开罗地,1300年再传到伊朗,1500年左右又传到土耳其 , 咖啡逐渐成为大众化的饮料,在1605年文艺复兴运动时期,部份基督徒认为咖啡是异教徒的饮料,称咖啡为“撒旦的饮品” ,并要求当时的教皇下令禁止教徒饮用,但试喝了“恶魔的饮品”后的教皇,惊叹人间竟有此美味的饮料,因此安排了一项洗礼,正式将咖啡定为基督徒的饮品,使咖啡由回教地区,扩展到其它地区。我说的对吧?”
    好歹在法国呆了那么久了,对于咖啡的文化我还是在知道的,只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韩义要突然提这个。
    “其实传说有三种,只是这一种比较合乎常理,也是众人所广泛知道的,而我。”韩义将咖啡送入嘴边十分优雅的品尝着,高贵的宛若中世纪的王子。
    “说了这么久的咖啡文化,你现在可以和我讨论放弃收购香水城堡的计划了么?”我想要回到正题。
    “我一直在和你说这个,我想要收购香水城堡,除了是因为你,还有就是我家老爷子喜欢咖啡,我所知道的这些全部都是他告诉我的。”韩义回答道。
    “我不懂,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第一次听见韩义提起自己的父亲,我感到有些诧异,但是,收购香水城堡和喜欢咖啡,这两者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
    韩义嘴角勾起一丝看不出任何意义的微笑,继续说道。
    “我想要便是,在法国建立最大的咖啡行业,其余的全部当成陪衬。”
    听见韩义的解释我略微愣了一下,只因为喜欢咖啡便要在法国建立最大的咖啡产业,这未免也太狗血了吧?想必天底下也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做得出来了。
    “老爷子喜欢喝咖啡,也是个基督教徒,目前他也快退休了,我想在法国专门为他建立一个,想必他老人家会很开心。”见我依旧不解,他话锋一转,一语双关的说道。
    顿时,我便明白了,关于冰问的事情,我还是了解一点的,冰问的未来接本人至今未定,而候选人却是有两个,分别是韩晓佳和韩义,如此一来,便少不了一场腥风血雨,而韩义这样的做法,无疑是为自己加分,争取更大的机会。
    对于韩义的解释,我莫名其妙的有些失望,剧情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样,他要得到香水城堡,只是为了他的位子,黑帮第一的龙头的身份,也对,那么高的位置,谁不动心,谁不会拼命的去得到?
    “我可以劝夜景和你们合作。”我冷着脸说道。
    “不用。”韩义摇了摇头拒绝了我的提议,继续说:“我要你,我也要香水城堡。”
    韩义毫不掩饰的他的势在必得。
    “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我低了一下头,想要掩饰脸上的那一抹可疑的红晕。
    “说来听听。”韩义表现出好奇。
    “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那款蓝宝石项链么?我送给你,你松手。”
    即使他们在一起了那么久,无论她如何说,韩义也没有松口说要放弃购买。
    “连人,带宝石,香水城堡,我都要。”韩义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相信你一定听过一句话,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皱了皱眉,很不喜欢他这样的霸道,仿佛世界都在他的脚下。
    “那是别人,不是我。”
    韩义转头望向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却又连忙回过头忘着我,眼中有着某种决定的神色。
    “如果你非得逼我的话,我想你得到不会是一个完整的人,我的交易你考虑一下吧。”
    我并不敢看他的眼睛,丢下一句话后便立马转身离去,不管身后暴怒的他。
    也许这样做的我很自私,可是,人生在世,谁又能真真正正的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为了自己而活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以为,不是我们想要便可以的,对不起,我最亲爱的,我在心中说道。
    咖啡厅离夜景的住处并没有多远,所以我打算走回去,一路上不时地有甜蜜的情侣秀着恩爱,灯火阑珊下到处都是爱情的影子,法国巴黎不愧是浪漫之都。
    只是不知道这浪漫的霓裳下有多少人是真正的相爱的?抛开这个美丽的华衣,有多少丑陋的身影会在阳光下消散?一夜的纸醉金迷在清醒后又会有怎样的感慨?
    我思绪凌乱着,脑海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思想。
    走在街上,我突然后脑袋一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到了,还来不及回头看,黑暗便铺天盖地向我袭来,眼皮一阵沉重,连思考都还没有进行的我便晕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多久后了,只是自己周围诡异的一个人也没有,空荡荡的,有的只是四四方方的墙壁和一个铁门,连窗户都没有。
    毫无人气的地方。
    瞬间我便呆住了,这是哪里?难道我被绑架了?那匪徒了?不对!自己什么都没有别人绑架自己干嘛,而且巴黎治安一向很好。
    难道是我的仇家?可是自己平时并没有得罪什么人丫!
    我不解的想着,理不出一丝头绪,而且自己身上的联系工具看来已经被人给拿走了,能出去的地方也只有眼前这个大门了。
    
    第八十章 只要活着
    
    就在我准备想办法逃离这个地方的时候,大门开了,阳光有些刺眼,雪儿走了进来,我还来不及欣喜,就被她眼里的怨毒之色给惊住了。
    “雪儿?”我带着疑问叫了声她的名字,也许这是一个和雪儿有着同样面容却不是雪儿的人,因为雪儿是从来不会用这种眼色看我的,当时的我还带着一丝侥幸。
    “叫我沐雪儿,或者沐小姐。”沐雪儿双手抱肩的轻蔑的说道。
    我没说话,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情绪去面对这一切,在我昏迷被绑架到这里的一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你的angel系列宝石计划公司已经交给我负责了,第二,我和韩义,不对,是南宫义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希望你能识趣点从现在就离他远点。”
    “你在说什么?”我头有点痛,这一切让我反应不过来,明明昨天还在和韩义谈判,今天怎么就变化成了这样,还有韩义怎么变成了南宫义,公司怎么能随便在不经过她的允许就将她的专属系列宝石计划交给了雪儿?
    “你听不懂吗?少在我面前装出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我是说你从我手里抢走的一切现在物归原主了。”雪儿将挂在肩上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叠报纸扔在了我的脸上。
    我没有闪躲,而是接过报纸,慌乱的看了起来。
    只此一眼,我就呆在了原地,从我昏迷到现在总共过了七天,不过这七天我应该不是呆在这里,不然的话我应该早就死了,当时我没有注意那么多细节,而是继续翻看报纸。
    七天不过一个星期而已。对于人类来说,这很短,可这七天发生的事情。却让我七年,七十年都忘不了。
    几份报纸上面的内容很简单。都是喜讯,但这对我来说却是很可笑的。
    黑色显眼的标题引人注目。
    angel系列设计师沐雪儿与南宫璇独子南宫义订婚。
    短短七天,我的一切都失去了,我突然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报纸上那张显眼的照片冲击着我的视觉,对啊,看上去多么幸福的两个人。雪儿带着甜甜的微笑和义站在一起,看上去多么般配,俊男美女,呵呵。
    “雪儿。这七天里面发生了什么”。我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心情问道。
    “如你所见,我和义订了婚,angel后续系列公司认为由我来做最好不过。”沐雪儿嘴角弯起一丝弧度,似有些骄傲。
    “但是韩义说过他不喜欢你。”她和韩义在一起的时候她问过韩义,但当时的韩义根本就不是太记得有雪儿这么一号人。还是她在他面前不停的说雪儿是她最好的朋友,不停的说雪儿的优点。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我?呵呵,夏紫夕我真讨厌你这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当时是你说他根本勾不起你的兴趣,也是你说的要帮我。结果了?是不是抢走我的东西可以让你觉得骄傲?从小到大,什么都是你的?angel系列也是你的,对,你的设计是很好,我只是个配角,我认了,我没有争过,但为什么你还要抢走义,我明明说我喜欢他,什么只是好奇什么为了不让你设计的东西不落到他的手里,全是借口。”沐雪儿脸有些扭曲,眼角开始通红,却没有哭,看着我惊愕的样子,随即又笑了起来。
    “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夏紫夕。”
    我的大脑有点蒙,我甚至都不想相信眼前这个人是我的闺蜜,从小玩到大的闺蜜。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一个人么?对于韩义的那件事我道歉,雪儿,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喜欢他,而且我有远离他的。”我抱着头蹲了下来轻声抽泣起来,前所未有的压抑感让我有些崩溃。
    “可是你还是喜欢了不是么?你有没有想过我和夜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