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会失望,更不会像我现在这样抱怨吧,呵呵,表哥,如果你真的想我开心又或者心中还有我这个妹妹的话,那就让我留下吧,让我这辈子有一次自己选择的权利。”
    见到这样子的阿纯,凝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神色复杂间也是下定了决心。
    “那好,从今日起我就当冰问的阿纯死了,林家的妖妖也死了,不管你以后做什么都与组织无关了。”
    “表哥!”
    凝的话让靠在椅子上的妖妖睁大了双眼,蓝色的眸子中满是不可置信,从来没有活人可以脱离组织,而凝的言下之意是让她脱离组织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我的表妹已经死了,如果你想安好的活下去,就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换一个身份吧。”
    “好好活下去,像个平凡人一样,连同我和你影姐的那一份。”
    说完这些,凝也不再停留便是转身就走。
    对啊,从小到大他们都没有选择的权利,只有按照写好了的剧本去做,而且要做到最好,但是如果可以,他也希望有人能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不能,那他就给在乎的人一次机会吧。
    无论结果如何,至少不会后悔。
    “谢谢你,表哥。”女人看着黑夜中渐渐消失的身影喃喃道,原本黯淡的神色也是散发出光彩,如获新生一般。
    咬了咬牙,妖妖也是连忙起身准备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虽然她已经脱离组织,可是在未来这段时间里她注定还是要过上逃亡的生活,毕竟背叛林家盗取机密可是不小的罪,不过这些比起珍贵的自由来却是不值得一提。
    
    第八十三章 心软
    
    “回来了。”
    清冷的声音中带了些关切的温度,明明已是深夜,影却没睡而是坐在沙发上,手上端着一杯白开水,身上的衣服也不是白天的家居服,长发用皮筋绑了起来显得格外干练,看样子,像是一直在等着他。
    凝点了点头,把门关上,随手将客厅里的大灯打开,原本还有些昏暗的房间瞬间变得亮堂起来。
    而这时凝也是看见了沙发旁边地板上还跪坐着一个人,乌黑的秀发将她的脸遮了快一半,手脚都被绳子绑了起来,连嘴上也是贴着一块黑色的胶布。
    虽然看不清模样,但是凝还是一瞬间就将她认了出来。
    被绑着的那人分明就是自己的心腹——雨。
    虽然之前从阿纯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他就猜到了那个所谓的叛徒就是雨,但是当她躺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谁又能想到当年那个被他救回来的可怜兮兮的小女孩竟然是林家煞费苦心安排进来的棋子。
    当真是世事难料!
    “今天我收到消息时还不怎么相信,上次她那表忠心的话语还在耳边回荡,直到今天我在现场逮住她我才明白,这人啊,无时无刻都在演戏。”影的话中带着一丝嘲讽的味道,似乎是在取笑被绑着的雨,又好像是在取笑正在发愣的凝。
    听到影这么说,凝的脸色更黑了,刚想要反驳,但嘴皮子动了动终究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而这时影也察觉到凝有些异样后便是收了口,一时之间屋子又安静了下来。
    “谢谢。”半响后,凝才对影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单凭偷窃冰问机密这一条,影也可以现场留下雨的性命,像雨这样的高级特工。即使是活了下来,也不会透露半点关于林家的事情,而影却没有,而是顶着压力将雨带了回来,交给他处置。
    看着眼前目光有些闪躲的雨,凝也是长叹了口气,蹲了下去便是伸手将她嘴上的胶带轻轻的撕了下来,垂下来的头发也是被凝挽到耳后,一张美丽的面容便是露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凝的动作有些温柔,雨的目光也是落在了凝的身上。而对方也正看着他,眸子之中复杂之极。
    “你是林家派来的?”即使早就知道了答案,凝还是问了一句。
    “嗯。”
    毫不迟疑的声音让凝的身体僵硬了些。
    “所以从一开始我遇见你就是个圈套?”
    “嗯。”
    “机密是你泄露出去的?”
    “嗯。”
    “你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这一次雨没有说话了,而是低下了头,不肯直视凝。
    凝原本还停在雨耳边的手也是往下继而捏住了雨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面对着他。
    此时的凝脸上的阴郁显而易见,浑身杀气毕露。
    “你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来的,自己的忠心下属竟然是林家派来的卧底,没有比这更让人觉得嘲讽的事了。
    雨有些愣神。虽然她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却没想到会那么快,原本被影当场抓住的时候她就准备咬舌自尽,却被影给拦了下来。
    那时候影跟她说。要死也得死在你主子手里。
    就是这么一句话,雨停止了自杀行为,说到底她终究还是喜欢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这个常带着眼镜透着儒雅气息的男人。
    从第一次遇见。又或者是后来他一点点教她格斗,让她留在他身边,这一切明明都是她精心设计的圈套。把凝圈了进去,而她自己也不能幸免。
    如果她不喜欢他的话,也许这一次她能够全身而退。
    可是。
    “你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这是凝问的第三遍了,一字一句略有些咬牙切齿的滋味,雨突然扬起了一个笑脸,她清了清喉咙说到。
    “凝,你杀了我吧。”
    平静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雀跃。
    凝猛的站了起来,将左边的沙发狠狠一踢,嘭的一声沙发撞上了墙发出巨响,墙面也凹了进去一些,看样子,那价值不菲的沙发已经是报废了,坐在沙发对面的影也是捂住了耳朵,看来脑残是真的生气了。
    “影,一切交给你了,冰问的叛徒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说完这句话,凝也是向门外走去,只是在打开门之后又停住了,顿了顿,但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唉。
    影看着不远处报废的沙发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脑残是心软了,也许别人不了解他,但是她却明白。
    凝这样分明是自己下不了手,所以交给她处理。
    次日,原本火气味十足的林家和冰问家像是约好了似的安静了下来,不过这样的平静并没有维持几日。
    “少爷,林家青门又和冰问闹起来了。”
    红木大桌前一个男人正在汇报着近日所发生的事情。
    “哦?”被称为少爷的男人意味深长的应了声,便是低着头思考了起来。
    这才安静了几天,怎么又打了起来?
    “吩咐帮里的兄弟,能帮的地方多帮些,不要正面冲突就行。”
    良久,少爷抬起了头吩咐到。
    不要正面冲突的话,暗地里使下绊子,给冰问行个方便什么的,以帮里现在的实力还是能做到。
    “是,少爷。”男人领了命令,却没有退下去。
    “还有什么事吗。”
    “林依小姐在门外等了许久了,说是少爷忙完了的话……”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少爷就挥了挥手。
    “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得到了主子的吩咐,那人也是退了出去。
    而被称为少爷的人却没急着起身,而是将视线投向了窗外,一年的时间让这个原本还有稚嫩的少年日渐成熟了起来,褪去了往日的浮躁更添沉稳。
    韵儿,他们欠你的,我会帮你拿回来。
    冷翼放在桌上的双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初始,她睁不开双眼,神智有些恍惚无法思考,但是四肢百骸里面传来的痛楚却又让她无比的清醒,她甚至都能听见钟摆晃动的声音,可是她就是睁不开双眼,动不了一下,仿佛她失去了对她身体的操纵权一样。
    这是死亡的感觉吗?不对,她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应该没有死,在那场她和林松弄出来的大爆炸后有人救了她,虽然她没看清楚那人的长相,但是的确是有人救了她,模糊间好像是一个老人,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更何况现在的她意识还在,就证明她还没死,或者说没死彻底?是谁救了她?目的是什么?她不知道,这些问题没有根据没有思路硬想下去反而觉得头疼。
    在她清醒又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并没有人来过,她不知道她这个样子过了多久了,一年,两年,甚至更长?时间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有些模糊,她都不需要吃喝的么,还是说现在的她和植物人差不多?
    人闲暇起来什么事都不能做的时候,她开始回忆起自己这一生。
    她想起了很多,有梅梅,翼,陌陌,影姨,凝叔,还有母亲,想起一开始被人贩子逼着做乞丐的日子,又或者是被救出来之后为了当上冰问的继承人而开始训练的时候。
    很多很多事,从小到大,开心的,难过的。
    她的一生相比于很多人来说是精彩的,可是什么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的,她的精彩,代价也是她一生的身不由己。
    如果真的可以选择的话,她真的不想要这些精彩。
    她也想成为一个平凡的女生,有着普通人的情感和相对于幸福的家庭。
    可是,生命只有一次,谁都没有重来的机会。
    就在韩韵一遍一遍回想往事的时候。
    咯吱一声,门好像被谁打开了,随即咚咚的声音响起,就好像是木杖正敲打着地板。
    而这道声音对韩韵来说像是绝望中照进地狱缝隙里的光。
    韩韵立马打起了精神,虽然眼睛看不见身体不能动,但她的听觉却灵敏了许多。
    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消失了,看来进来的那个人应该是坐在哪里或者直接站着不动了。
    少顷,就在韩韵快失去耐心之后,一个古老的调子响了起来。
    听不出是哪里的腔调。
    但是那声音却莫名的有些熟悉,但是韩韵始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而随着声音的持续,韩韵渐渐的感到了一丝倦意,随即思绪便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第八十四章 设计
    
    随着下课铃的响起,漫长的晚自习终于结束了。
    夏陌夕收拾好书本刚准备走出教室却是被人叫住了。
    “夏同学。”韩琳琳追了上来。
    “有事吗?”夏陌夕皱了皱眉,记忆中韩琳琳从来没这么礼貌的叫过她,一般都是全名或者喂,平民这些极不尊重人的称呼。
    “那个,夏同学,北辰同学没和你一起吗?”对于夏陌夕冷淡的反应,韩琳琳有些不舒服,却忍了下来,并且扬起了一个微笑继续问道。
    “没有,她今天请假了,有事吗?”
    今天花花身体不舒服请了假现在还呆在寝室里休息,所以没来上晚自习,不过韩琳琳打听这个干什么,夏陌夕也有些好奇了起来。
    “那个,那个……”
    “没事我走了。”
    韩琳琳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夏陌夕的耐心也一点点的用完了,鉴于前者在她面前从没留过什么好印象,所以夏陌夕也没打算给她什么好脸色。
    “有事有事!”见夏陌夕要走,韩琳琳连忙说道。
    夏陌夕回过头看着韩琳琳,后者表情有些纠结,似乎是在斟酌用词,而这时教室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可不可以求你帮个忙。”对于韩琳琳这样性格比较骄傲的人,大概没怎么求过人,所以说到求字的时候,声调都变了变。
    “不帮。”夏陌夕干脆的回答道,也没问是什么问题,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良的大好人,韩琳琳之前那么对她,她没理由瞬间冰释前嫌帮她的忙。
    大概韩琳琳也没想过夏陌夕会拒绝的这么干脆,脸上的表情都凝住了,可是还没等她做出什么反应,夏陌夕就转身向教室门口走去。而韩琳琳也连忙跑上前拦住。
    “夏同学,我知道我们以前有些误会,但是那都过去了,我给你道歉好不好,之前我都不是故意的,而是大家都那样说,我作为班长不可能逆着大家的意思。”一番话说下来,韩琳琳的表情倒是情真意切,只是这话说的夏陌夕就觉得有些好笑。
    “所以了,就带领大家处处挑我的刺?”不是故意的还天天明嘲暗讽。带动全班来隔离她,现在这么说,真当她笨?
    “不是的,夏同学,你真的误会了,我之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向你道歉好不好。”见夏陌夕这么说,韩琳琳连忙解释着。
    “好了,你直接说什么事吧。”夏陌夕看了下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了,花花还在宿舍等她,她实在是没什么空在和韩琳琳耗下去了。
    “能不能陪我去趟图书馆,我有东西掉那里了。”韩琳琳这次不在拖延。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为什么叫我去。”这种事情不应该找关系好的人一起去吗?而韩琳琳明明和她关系不好,更何况就为了这么一件小事特地来和她道歉,还说求她。
    夏陌夕眯着眼打量起眼前的女孩,这事怕是没有韩琳琳说的那么简单。
    见夏陌夕那样看自己。韩琳琳明显慌了慌神却又急忙镇定了下来。
    “因为,因为那个东西是我祖母的遗物,我不敢叫她们去。怕她们到时候说出去,被我父母亲知道了,我一定会受罚的,而你不会。”
    “你觉得我是平民,就算我说了,也传不到你父母亲耳朵里去,就算传去也没什么可信度吧。”夏陌夕不置可否的接着韩琳琳的话说了下去。
    “不是这样的,总之夏同学,请你一定要帮帮我!”说完这句话,韩琳琳也是将身子弯到了90度。
    夏陌夕有些不忍,虽然她对韩琳琳真的没什么好感,但是对方做到这种程度也实属不易,再加上那是老人的遗物,哎,现在时间还没多晚,去趟图书馆找个东西之后在回寝室也来得及,想到这里,夏陌夕扶起了韩琳琳。
    “走吧。”
    虽然夏陌夕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语调却是柔和起来。
    韩琳琳听到这句话不免有些欣喜,便是连忙拉着夏陌夕前往图书馆。
    寒冬的夜晚格外的冷,虽然夏陌夕穿了一件加厚的羽绒服但也依然止不住的打冷颤。
    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而是加快脚步向图书馆走去,而就快到图书馆大门前的时候,韩琳琳突然叫了起来,表情十分痛苦。
    “你怎么了。”夏陌夕问道。
    “我不知道,我肚子好痛。”韩琳琳捂住了肚子蹲了下去,见夏陌夕要扶她却是连忙制止道:“别管我,你先去图书馆帮我找下,我在这里等你,我实在是动不了,好痛。”
    “可是……”见韩琳琳疼成这样,夏陌夕有些不忍心把她丢在这里。
    “别管我,你快去,我在这里呆会就好了,那是一块成色很好的镯子,大概是丢到了放历史书籍的那块地方,麻烦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找找,要是丢了,我会难过死的,麻烦你了,夏同学。”
    说这些话的时候韩琳琳有气无力的推着夏陌夕向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听韩琳琳这样说,夏陌夕也不好在阻拦,只好先去图书馆帮她找那个玉镯。
    见夏陌夕真的丢下自己先去图书馆,蹲在原地的韩琳琳嘴角也是不由的浮现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凉蕾学院的图书馆是24小时开放,借书还书都是自助的,只是白天会有特地的人来打扫卫生和整理书籍。
    还记得以前,就算是很晚了,图书馆里面都会留有几个学生在刻苦学习,但至从最近学校里怪事不断发生之后,图书馆里的学生大多都是刚下自习就走了,所以现在这里面除了夏陌夕并没有别人。
    放历史系书籍的地方。
    夏陌夕凭着记忆在图书馆里搜索着。
    突然夏陌夕感觉自己好像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吓了一跳,连忙低头看了过去。
    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少年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双眼突出,面色青紫。
    还没等夏陌夕做出反应,她的身后传来一声尖叫。
    七八个同学正一脸惊恐的看着她,为首的女生直接昏了过去,很明显刚刚那声尖叫是她发出来的,另外一个男生正指着她。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杀人了,夏陌夕只觉得天昏地暗,脚下的尸体正以一种无言的方式告诉她。
    她被设计了。
    
    第八十五章 舆论
    
    凉蕾学院建校以来拿过奖项众多,风雨一百年却从未抹上过污点,就连那次平安夜出现的事故都以最快的速度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学生们虽然受到了惊吓但都没什么大事,而这一次,却是爆出了命案这样的丑闻,一时间引起了社会媒体的高度关注。
    一名学生被人在图书馆内杀害了,据说当时发现受害人的时候,嫌疑犯还没走被还书的一伙学生发现了并制服了下来,本案还在研究调查中。
    “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人!”
    “我竟然和杀人凶手在同一个教室上课,ohmygod!”
    “看她平时那么嚣张跋扈就不是什么好人,害走了南宫凉他们还不够,还预谋杀人。”
    “就是,不过她这次死定了,就算有人给她撑腰也不行,要知道死的那个同学背后面的家族也不是好惹的。”……
    “说够了没有!陌陌她才不是凶手!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你们凭什么那么早下结论。”北辰画将手里的书狠狠的砸向了桌子,大声吼到。
    原本叽叽喳喳的教室一下就安静了下来,虽然大家都对北辰画的态度不爽,但是人家的身份摆在那里,一时之间也没人出声反驳。
    北辰画气的脸都板了起来,从教室里走了出去,昨天她身体不舒服请假了没去晚自习呆到寝室里,等到下晚自习了,陌陌一直没回来,出去找她的时候,却发现她被警察带走了。
    了解到事情的大概后,还没等她找关系,网上就相继曝光了当时案发的照片。
    陌陌踩在尸体的身上惊慌失措,背景正是图书馆。
    舆论的狂潮将这件事一下就推向了公众的焦点上,陌陌的真实资料也被贴在了旁边,即使北辰画现在有本事将陌陌带出来,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也不能贸然行事了,只能施压给警方让他们尽快破案。
    专案组已经成立,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给陌陌一个清白,北辰画虽然急但也明白现在这种情况越急越容易出错。
    就在北辰画在学校校道上来回走想事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
    “北辰同学。”
    “林老师。”北辰画回头便看见了身材高挑的林老师正看着她。
    “北辰同学,你没事吧。”林玉关切的问到。
    “没事。”北辰画咬了咬唇回答道,她并不想要别人和她一起担心。
    “夏同学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说实话,我并不相信夏同学是凶手,学校里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你别在意。”林玉轻声安慰着。
    “林老师,我就怕到时候案子一直没有进展,舆论会偏向警方办事不力,又或者是。”北辰画顿了顿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意思却显而易见。
    有时候舆论就是这样,咬住尾巴不放,如果案子一直没破,到时候估计会说是警方碍于夏陌夕的身份,不敢继续查下去。
    那样的话,即使陌陌不是凶手,也会被不明真相的群众指责。
    “放心,重案组都已经开始工作了,现在法医在验尸,现场也在取证,相信很快案子就会破了。”
    “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的话,凭你们的能力,舆论那方面。”林玉老师的声音低了下来:“也是可以左右的。”
    “林玉老师你的意思是。”北辰画惊讶的看着林老师。
    而林玉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拍了拍北辰画的肩膀将话题给转移了。
    “马上要上课了,老师要先回办公室拿教案,别心急,真相终究会大白的,明明还有几天就放寒假了,还发生这样的事。”说到最后,林玉也是摇了摇头。
    “嗯,老师再见。”
    和林玉老师告别之后,北辰画在原地呆了会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按了接听键后,甄眉略显醇厚的声音让她安了安心。
    也对,既然陌陌是清白的,那么现在她们也只能静观其变了,至于刚刚林玉老师说的引导舆论,还是先等等吧,现在急于去做并没有什么好处。
    
    
    第八十六章 母子
    
    夏陌夕从来没想过在有生之年她还会以杀人嫌疑犯的身份被问话,尸检的结果下来了,那个男学生是在体内被某种爬行动物咬死的,至于那个动物是怎么进去的,又是怎么咬死的还在调查当中,初步判断,是意外死亡,而原本被控制住的夏陌夕也因为洗脱嫌疑被无罪释放了。
    虽说是意外但也死的太过蹊跷了,再加上最近凉蕾学院的风评越来越差,原本还有一个星期才放寒假的凉蕾学院也是提前放了寒假,这对大部分学生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
    意外死亡,呵呵,夏陌夕不禁笑了起来,
    有点智商的人都应该明白这次意外死亡的背后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再加上凉蕾学院最近出现的一系列古怪现象和上次平安夜的蛊毒事件,很明显这应该是同一伙人所为,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至于韩琳琳,夏陌夕的脸彻底黑了下去,人生中第一次被设计,是她太单纯了,太小看这个班长了。
    不过既然这群人敢惹她,那么不付出点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