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至于韩琳琳,夏陌夕的脸彻底黑了下去,人生中第一次被设计,是她太单纯了,太小看这个班长了。
    不过既然这群人敢惹她,那么不付出点什么代价怎么行。
    虽然她现在等于是被禁足在了法国,短时间内回不去,但是她有太多种方式让韩琳琳主动来法国找她并且说出真相。
    “陌陌,陌陌。”
    人还没看到影子,北辰画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夏陌夕惊喜的抬起头,她被禁足的这短时间内幸好有花花陪着她,不然会无聊死。
    “花花,你来了啊~”夏陌夕原本因为烦闷而苦着的脸也是绽放出笑容。
    “嗯。”北辰画点了点头,手上还拿着电脑包对着夏陌夕扬了扬。
    “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帮你弄好了。”
    “这么快?”夏陌夕有些喜出望外,刚回法国那天,她就让花花去调查韩琳琳的家族企业,。
    “嗯,她们公司账务上本来就漏洞百出。再加上这一次我找爷爷帮了点小忙。”北辰画点了点头,眸子里散发着狡黠的光芒:“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内,她就会主动找上你。”
    “花花。”能这么快搞定这件事,夏陌夕心里十分感动,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她明白虽然北辰画嘴上说的轻松,但是实际应该是吃了不少苦头。
    “打住!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累了我几天,不给好处是不行的。”
    “那好,你要什么?”夏陌夕十分豪爽的回答道。
    “答应的这么爽快。不怕我把你卖了?”北辰画挑了挑眉。
    “你舍得吗?”夏陌夕反问。
    “有什么舍不得的?”……
    就在两人你来我往嬉闹的时候,一名菲佣走了进来,告诉夏陌夕有人来找她了,自称是她的同学。
    竟然来的这么快,夏陌夕和北辰画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
    不过惊讶归惊讶,两人还是站了起来向客厅走了去。
    “夏同学,北辰同学。”
    “吴妈,你今天泡的茶为什么这么苦?”似乎是没有听到韩琳琳的招呼声,夏陌夕转身对正站在一旁的吴妈问道。
    “苦?”吴妈不解。明明她今天泡茶的方式和往日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怎么会苦?
    “你看韩同学都苦的脸都皱到一块了,难道是你祖母的遗物还没找到吗?”后面那句话夏陌夕是对韩琳琳说的。
    “没,没。”韩琳琳连忙否认。
    “那就是找到了。真是抱歉啊,韩同学,那天去帮你找项链却被别人误认成了杀人凶手了,还害图书馆被封了。”夏陌夕语气中充满了惋惜和自责。
    “诶?既然图书馆被封了。那韩同学是怎么找到玉镯的?”北辰画接过话来,一张可爱的小脸上带着疑问的表情。
    “你不知道,韩同学的家世可了不得。区区一个封锁现场算什么。”夏陌夕替韩琳琳回答道。
    “夏同学,对不起。”韩琳琳额头因为紧张而渗出了汗珠,两人一唱一和直接是把她逼的不知道说什么。
    “干嘛要道歉,你对不起我什么?”
    “对啊,你对不起陌陌什么。”北辰画也学起夏陌夕装做什么事都不知道,但是眼里的厌恶却丝毫不加掩饰。
    “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那样的,我当时真的只是想找回祖母留给我的玉镯。”韩琳琳急忙解释到。
    “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啊。”夏陌夕了然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没事啊,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听到夏陌夕这么回答,原本有些愧疚而低着头的韩琳琳连忙抬起头看着前者,显然不相信对方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她。
    夏陌夕也不说话,而是悠然自得的喝着茶,任凭韩琳琳看着,也不主动说话。
    看见夏陌夕这样,韩琳琳的头又低了下去,对方这样子,明显是打算让她自己主动将事情挑破,韩琳琳咬着牙却又没有其他办法,昨天她的父亲接到了一封邮件,邮件里面的内容是公司里近年来所有做的假账和逃税明细,邮件的结尾更是备注了一句,不知道韩千金祖母的遗物找到了没有。
    见此,他的父亲连忙找她谈话,在了解到来龙去脉之后就立马把她赶来了法国,叫她去道歉,原本她是打死也不想给夏陌夕低头,但是她更不想自家的公司被人整垮而一无所有,所以她来了。
    “夏同学,这次是我的错,和我家里没有任何关系,希望你能看在我们同学一场的份上收手。”
    “同学一场?”夏陌夕笑了起来:“你设计陷害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们是同学?怎么没想到要收手?”
    真是笑话,如果那次那个男生不是被不知名动物咬死的而是被谋杀的话,那么现在她可能还呆在警局里配合调查。
    “我当时也不知道图书馆里面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一开始……”韩琳琳迟疑了一下,像是下定决心似的继续说道:“我一开始只是打算把你骗到图书馆,然后离开,让你一个人呆在那里而已。”
    “就这么简单?”说这话的是北辰画,她明显不相信韩琳琳的打算会这么单纯。
    “因为,同学们都说图书馆闹鬼,所以……”后面的话韩琳琳没继续说下去。
    “呵呵。”夏陌夕冷笑了一声明显不相信。
    “是真的!我之前是真的不知道图书馆里面死人了。”见夏陌夕和北辰画都不相信她,韩琳琳急忙的解释着。
    夏陌夕虽然脸上表情没有变,但是心底却狐疑了起来,韩琳琳虽然骄纵但是也绝对不是什么蠢人,现在她家族的盛衰已经被她拿捏在手中,这个时候说谎或者隐瞒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算了,吴妈送客。”夏陌夕站了起来,作势送客。
    “不要!夏同学我是真的错了,那天中午我去买喝的东西的时候,听到一个阿姨突然说凉蕾图书馆曾经死过人,死的那个人是个平民,听说是冤死的所以一直没有离开那里,想找一个和她一样的平民做替身,所以我当时才会那么想着把你骗过去,可是我现在知道错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韩琳琳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原本韩琳琳今天因为害怕而化了比较浓的妆来撑场,现在一哭妆立马就花了,显的格外的恐怖。
    阿姨?夏陌夕心中噔了一下。
    “什么阿姨?她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韩琳琳努力回想了一遍却依然记不起来,当时她也就看了那个女人一眼,穿着比较好,看上去家世似乎不错。
    “我劝你好好想想,不然我也不知道那封信会不会落在其他人手里。”夏陌夕语气中带着一丝威胁。
    一听到夏陌夕可能会把邮件转发给其他人,韩琳琳就急了起来,这东西要是落入了别人手里,那么韩家就彻底完了。
    “夏同学,我真的不知道,我就只记得,当时那位贵妇人带着一个小孩,样貌姣好,长发,单眼皮。”
    “长发?单眼皮?带着小孩?”夏陌夕自认为她并没有得罪过同时符合这些条件的人。
    “对了,我还记得当时,那个贵妇人的小孩不小心把一个牛奶杯摔破了,情急之下,好像是喊的那个小孩,叫文闵?”韩琳琳有些不确定的说到。
    文闵?好熟悉的名字。夏陌夕皱着眉却始终是想不起到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倒是北辰画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对着夏陌夕眨了眨眼,后者会意之后对韩琳琳说道:“你确定没有其他什么漏掉的?”
    “没有了。”韩琳琳摇着头,她实在想不起那天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那你走吧。”夏陌夕摆了摆手直接下了逐客令。
    “那封邮件了?”韩琳琳小心翼翼的问道。
    “回国了你就知道了,吴妈送客。”夏陌夕不肯告诉她一个明确的答复,而是直接让人送客。
    “夏同学。”韩琳琳还想说什么,可是见夏陌夕完全没有理她的意思,只好拿起一旁的手提包走了出去。
    等韩琳琳走后,夏陌夕便是急不可耐的问道:“花花,你发现什么了。”
    
    
    第八十七章 凶手
    
    “陌陌,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和南宫凉去游乐场玩的时候,有遇见过一个失踪的小孩,好像也是叫文闵吧。”北辰画不确定的说道,这件事也是后来陌陌和她玩的时候说起的,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听到南宫凉的名字,夏陌夕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黯淡了下去,但是瞬间又将情绪收了回来。
    “是这个名字。”
    “那你还记不记得他母亲长什么样?”北辰画继续追问道。
    夏陌夕咬住了唇回想起那天在游乐场玩的时候,文闵的妈妈,似乎也是长发单眼皮,并且神色有些怪异。
    明明是他们帮她们母子团圆,却没有半句谢谢,反倒有些害怕的躲开了,那时候虽然夏陌夕感到困惑但也没有深究。
    “应该是他,这件事我会让李伯查下去的。”夏陌夕反复思考后下了定论,原本她是不想管这些的,但是已经欺负到她头上了那就不能不管了。
    “那韩琳琳了?就这么放过她?”北辰画皱着眉,心里却打定主意,就算陌陌放了韩琳琳,她也会让她吃点苦头。
    “怎么可能,我只是说她回国就知道了,可没说会放过她,她可是很希望我死的。”既然韩琳琳能把自己特地骗了过去,那就说明,她心中也是有些相信文闵妈妈的话,这样一个心狠手辣记仇的女人,留着对她或者是她身边的来说都是不利的。
    至于其他事情,慢慢查吧,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她就不信还揪不住。
    可是现实总是事与愿违。
    原本夏陌夕以为很容易就可以追查到文闵母子的下落,但是等她的人赶去a市的时候,母子俩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任凭她的人将a市翻的个底朝天。
    夏陌夕虽然急切的想要知道真相,但是她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尤其是现在,她被禁足在了法国。
    而且马上就要过年了。
    即使是在国外,每年的这个时候也是他们一家人最为忙碌的时候,要准备很多东西,力求有原汁原味的年味。
    这是他们一家人定好的家规,无论有多忙的事情,都要放下来,安安静静的过年。
    所以夏陌夕只好先将这件事放了下来,开始认认真真的面对即将到来的新年。
    红纸金字的对联贴在了门口,绚烂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包饺子守岁迎新年看春晚!每到这个时候,无论是在哪个国家,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会有爆竹的声音,就会有喜悦的笑声。
    新年在夏陌夕一家人的狂欢中悄然而过。
    就在夏陌夕都快淡忘掉文闵母子的时候,一个新的消息从a市传了过来。
    “文闵和她妈妈是在两年前突然出现在a市的,至于他们两年前的身份又或者是经历过什么,我们的人完全查不到。”
    “查不到?”夏陌夕将手里的杯子放在茶几上,歪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他们的过去被清洗的很干净,一点痕迹都没有。”北辰画也是觉得十分蹊跷,这对母子看来是真的有问题。
    “不过,虽然我们没查到她的过去。却查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什么?”夏陌夕抬头看着北辰画好奇的问道。
    “母子俩生活在a市的这两年里常常和同一个人接触。”
    “谁?”夏陌夕追问着。
    “王昇。”
    “王昇?”夏陌夕重复了一遍,在她的记忆中似乎是没有这么一号人存在。
    “对,他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姐姐,叫林玉!”说到最后的时候北辰画的声调上扬了些。
    “林玉老师?”夏陌夕感觉大脑中一道惊雷响起。这怎么可能?
    “还有一件事,陌陌。”见到陌陌这样的表情,北辰画也是能理解。毕竟一开始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无法置信。
    “嗯?”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但是查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夏陌夕的脑海里现在比一团麻还要糟糕,却理不出什么思绪。
    北辰画想了想,将那天林玉老师跟她说的话转述给陌陌,言辞间又多了加了几句:“可能是我疑心吧,我感觉林玉老师好像是在暗示我,动用手中的力量干涉舆论,我不知道是不是林玉老师当时也很着急所以给我说了这么个办法,但是对于当时的情景来说,这个办法是最下乘的,尤其是在她明明知道你不可能是凶手的时候出了这么个办法。”
    如果北辰画当时真的情急之下那么做了,那么就不是在救夏陌夕了,而是在害她。
    当时的舆论本来就对夏陌夕不利,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是凶手,如果那个时候网上贸贸然出来一群为夏陌夕洗白的人,只会引发更大的矛盾,并且这些矛盾将会被认知是夏陌夕背后的家族忍不住干涉了,也会进一步变相的落实了夏陌夕凶手的身份。
    夏陌夕惊住了,按照花花的意思,她不禁打了个冷颤,背后略微有些发凉,记忆中林玉老师一直都是那种和蔼可亲的邻家大姐姐的形象。
    突然告诉她这个邻家大姐姐也是可能要害她的神秘人中的一员,夏陌夕就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那群黑衣人为什么要害她了?目的又是什么?
    
    第八十八章 囚禁
    
    “陌陌,你有没有觉得这整件事都很奇怪。”
    北辰画刚说完这句话,夏陌夕就摇了摇头,她现在真的有些头疼,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她一下子根本就理不出头绪。
    “学校里面这段时间出了很多事,但是却不是件件都针对你,这说明,他们的目标应该不只是你一个人,倒像是为了将学校里面的学生都逼走,尤其是一些,背景很深的学生,比喻韩韵,冷翼他们,你想想,平安夜那天,那么多人在化妆间,为什么偏偏就被你撞见了案发现场?”
    “你怀疑他们的真实目的其实是凉蕾学院?”
    夏陌夕回想起那天,她刚去试衣间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发夹不见了,然后回化妆间去拿,却刚好看到那个地狱一般的场景。
    “不!应该说不仅仅是,如果他们的目的只是凉蕾学院的话,那为什么又要在你身上花那么多功夫?”
    “拜托,花花你直接一口气说完好不好。”夏陌夕无奈的撒娇到。
    北辰画看了陌陌一眼,无声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你想一想,那群黑衣人为什么要逼的学校决定提前封校翻修,那无非就证明凉蕾学院里面有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且他们等不及了,但是学校人太多了,根本不好下手,便只好先来场事故让大部分学生产生恐惧,平安夜那天的蛊毒事件做到了,大部分的学生都吓的够呛,但是这些还不够,于是一个个接二连三的校园鬼故事都应召而生,像上次那个夜半铃声就可以看出来,明明就是人为的,而就在大部分学生们都被折磨的有些精神衰弱的时候,图书馆里面就死人了,和上次不同,这一次是真正的死人,而且死的那样诡异,昆虫钻进身体里?你觉得正常情况下会发生这些事吗?不过也正因为这件事情,那群黑衣人终于如愿以偿了,学校提前放寒假,提前翻修,至于你。”北辰画仔细看了陌陌几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想不通,我感觉他们并不是想害死你,而是先囚着你。”
    “囚着我?”夏陌夕吸了口凉气,刚进入春天,天气还有些冷,虽然家里开了空调,但是她现在却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身体里冒了出来,被人算计了这么久她竟然还不自知。
    “对,第一次蛊毒事件是你发现的,那时候他们应该只能算是试探,至于是试探什么,我也不清楚,而第二次图书馆死人事件,现在看来明显是文闵母子暗示韩琳琳那样去做的,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林玉老师安排的,这个局是特地为你而设,只是将你囚着,这样就不难理解当时林玉老师的行为了,她暗示我引导舆论,将你放到一个很尴尬的位置,然后将你囚禁在a市,但是她大概没想到,我并没有那么做,虽然当时我的确急的手忙脚乱。”
    “花花,你的分析我的确挑不出什么漏洞,可是我现在大脑很乱,就像你说林玉老师是神秘人中一员那样,我感觉我一时之间根本没办法接受!”夏陌夕以前从来没想过她的生命中会出现这么荒唐的事情,就像是一张潜伏在她身边的网,巨大而又结实,就等她松懈的时候,将她网住,便再无自由之日。
    “陌陌,要证明我的推理是正确其实很简单的,既然现在凉蕾学院被封了校,那么那群黑衣人应该很快就会有其他行动了,我们现在只需要派人盯紧凉蕾学院就行了,但是陌陌,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北辰画说到这里的时候,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夏陌夕。
    “什么事?”大概是被自家闺蜜的吓到了,夏陌夕回答的都有些迟疑。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限制你的自由,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在凉蕾学院翻修完之前,不要离开法国,不要离开这里。”
    见花花这么认真的样子,夏陌夕虽然愣了愣但还是点了点头,她也明白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这里,这是她和北辰画的势力范围,就算是那群神秘人,手也伸不过来。
    不过
    所有的故事都会有结局的时候,就算是未完待续也会有结局。
    
    
    第八十九章 死而复生
    
    “主人,一切都准备好了。”
    高挑的身姿在月光的拉长下显得愈加动人,女人谦卑的态度让老者皱了下眉,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老人的背有些弓,站在山崖旁像是风一吹便会把他给吹下去似的,让人看上去很是揪心,半响之后,老人挥了挥手,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一丝迷恋。
    十八年了,我终于可以接你回家了。
    至从上次答应花花要呆在家里不出去之后,夏陌夕空出来的这一个多月里,便是在自家花田里照顾花草,忙着研究香水,而神秘人的事情早就被她抛之脑后。
    不得不说夏陌夕是个很乐观的人,要知道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了,多数都是终于惶恐不得安宁,每日过的如履薄冰,而夏陌夕却是该吃吃该睡睡,气色都比之前好了很多。
    “不对,这个香味淡了点,有点涩,要是加点甜味就好了,加什么好了?”
    堆满瓶瓶罐罐的红白相间的木房子里,夏陌夕跪坐在地上一副思考者的神情,快要及腰的青丝都被绑了起来,梳成一个马尾乖乖的落在了背上,米白色的裙子上沾了些尘土和花瓣,身上似乎还能闻到初春新绽放的花香味,那模样就像是一个落入凡尘的精灵。
    “小姐,有您的信。”
    屋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夏陌夕的苦思。
    “吴妈,放外面吧,我等下看。”夏陌夕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呆在了原地不动,外面的声响很快就停了。
    到底放点什么进去好了。
    香甜的,能让人心情愉悦的香味。
    酸楚的,能让人回忆起人生中的憾事。
    不知道为什么,夏陌夕一下就想到了柠檬茶,初尝时苦涩带酸。品久却口中带甜。
    算了,明天再继续研究吧,先回家吃晚饭。
    想到这里夏陌夕也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准备回家。
    打开门,随之一封信映入眼帘。
    是谁寄来的?回想起吴妈的话,夏陌夕好奇的将信拿了起来,打开封口。
    里面是一张照片和一封信。
    而照片里的人却让夏陌夕呆立在了原地,原本被她刻意忽视忘掉的回忆席卷了她的脑海,劈天盖地的海浪迎面而来。
    韵韵。
    而如此同时,冰问的韩晓佳,林家的林枫。冷家的冷翼,还有南宫凉都收到了同一封信。
    信里面只有一张照片和一封信。
    同样的内容。
    “怎么可能。”冷翼的手有些发抖,苍白的面色下隐藏的喜悦让他有些克制不住自己,而一旁的林依见到前者的模样有些奇怪,刚准备上前拿照片看一下,却被冷翼推开了。
    “冷翼,你怎么了。”被冷翼莫名的推开,林依有些受伤,却依然关切的问道。
    “林依。”冷翼突然侧过身来双手抓住林依的肩膀急切的问道:“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啊?”林依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那信上到底是什么内容,让向来情绪都控制的很好的冷翼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还真是让她有些嫉妒了,肩膀上传来的力道逐渐加大。林依忍不住喊了声疼。
    “对不起,我只是有点不敢相信。”林依的声音让冷翼渐渐的清醒了过来,见到前者疼痛的表情也是连忙放开手。
    “到底怎么了?”见此,林依忍不住问道。
    冷翼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韵韵没有死。”
    林依愣住了。她当然知道冷翼口中的韵韵是谁,而且她更知道,韩韵对于冷翼来说的意义。
    “怎么会?”
    那场大爆炸发生的时候她也在现场。明明两个人都在巨大的能量冲击下化为粉末,怎么可能还活着。
    难道这世上还有人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悄无声息的带走二人不留痕迹?这怎么可能?那天在明处暗处的警卫就有不下数百,再加上本来就是高手的冰问掌门和林家家主,别说是两个大活人了,就是只苍蝇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