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蓝色柠檬恋 作者:木偶泪ing-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白痴,你没看见韵儿已经开始受不了了吗?”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白色礼服的男子,温文儒雅的气质就像是一个高贵的贵族男子。
    听见男子的话,女子停了手,走到男子的身边,然后一拳打下去吼道:“脑残,你没看见我已经准备收手了吗?”
    男子并没有躲闪,而是任凭女子的拳头落在身上,而身上却没有一点痛楚,可见女子下手有多轻。
    “凝叔,影姨,你们怎么来了?”韩韵好奇的问道,凝叔和影姨是她的师傅,不过至从她十五岁的生日后,两人就很少出现在她面前。
    凝并没有急着回答,影则是一脚把门踢的关上,随手将窗帘拉上,从沙发上拿起韩韵的笔记本电脑,将手里的优盘插了进去。
    韩韵看着影姨的动作有一些懵了,走上前,却发现笔记本中正在播放一段视频,视频里的主人公是韩韵,短短一分钟的视频,主要讲的是韩韵从?蕾学院排练厅出来后脸色苍白,嘴角还溢出了鲜血,而上面显示的日期刚好是韩韵阻止南宫凉和林安浩打架的那天。
    “韵儿,我想想听听你的解释。”影关掉视频向韩韵问道。
    韩韵坐在沙发上,有些无力的回答到:“影姨,你不是都知道了么。”
    想必凝叔和影姨拿到这段视频的时候,就已经调查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为什么?你知不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你是冰问的接班人,你和冷翼是没有可能的。”影苦口婆心的教育到,而凝则是用双手按住影的双肩,让她平复一下情绪。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忘不掉,就是忘不掉,我什么也没有说,我什么事情也没有做,不要在逼我了好不好?影姨,不是说不爱就可以不爱。”韩韵无力的吼道,她几乎没有朋友,除了梅梅,就只有他一个,可是他们不能在一起,不能!
    “韵儿,你的爱对他来说只会是伤害。”凝开口平静的说出了最残酷的事实。
    “凝叔,我知道,可是我可以,我可以偷偷地看看他,躲在后面看看他,可是求你别要我放手了。”韩韵恳求的说到,在凝叔和影姨的面前,她就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有着平凡女生的坚持和固执,不在是旁人所评价的什么大神级别的女生。
    “韵儿,你在乎他若是被林家的人知道了,林家只会想尽一切办法毁了他,要知道林家的人可是以能打击冰问为荣,而这些事想必你也很清楚吧,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们要是在一起,不只会毁了他,更会毁了你自己,”
    影有些无奈,晓晓你当初就已经够痴情了,为什么你的女儿也是这个样子,为了爱情不顾一切。
    “影姨,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会是冰问的接班人?”韩韵扑向影姨,在影姨的怀里哭泣着,她好不甘好不甘,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为什么?
    她从没如此喜欢一个人,喜欢到妥协。
    影用手摸着韩韵的秀发安慰着,不管她们平时有多么强大,但是他们还是拥有亲人之间的情感,在亲人面前,她们才会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显露出来。
    “韵儿,你们之间也不是没有可能。”凝看见哭泣中的韩韵想了想说道。
    “什么?脑残你说的是。”
    听见凝的话,原本哭泣的韩韵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望向凝,满面泪痕的她显得惹人怜爱,而影则是惊讶的问道。
    “对。”望着影震惊的表情,凝点点了头。
    “凝叔,什么可能?”韩韵一脸期待的问道。
    “在冰问一向都是尊重强者,而能配得上冰问掌门人的,必须是人中龙凤,虽然冷翼很优秀,但是比他优秀的也有很多,除非冷翼能打败现任冰问掌门人,这样他才能得到冰问的承认,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很少看晓晓出手了,但是就凭她能十招打败老掌门的身手来看,她才是真的快成神了。”
    原本包含希望的韩韵,目光黯淡了下去,母亲的身手,她还是知道一二的,她几乎无法再她手中走过半招,那么冷翼了?有可能么?
    呵。除非是奇迹吧!
    
    第一十七章 嗜尸
    
    “白痴,你忘了我们的正经事吗?”凝对着影说道,打破了忧伤的气氛。
    “哦,对了。死脑残,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影瞪了凝一眼说到,把韩韵的衣袖卷起,一条伤疤映入眼帘,即使它已经很淡很浅了,可是在韩韵白皙的手上依旧显得那样刺眼。
    “看来,当初我和脑残在你身体上花的心血还是没有白费。”影有些开心的说道,要知道短短三天便能恢复成这个样子就已经很不错了。
    在韩晓佳将韩韵送来的时候,她和脑残便给她泡了很多名贵的药草,导致韩韵的身体超级强悍,尤其是恢复能力,几乎没有人的恢复能力能比的上韩韵,但仅限于外伤,内伤是需要好好调养的。
    “可是韵儿的内伤现在依然很重。”凝一针见血的说出了事实,虽然韩韵现在看似与常人无异,但对于真正的医者来说,一眼便能看出后者的伪装。
    要知道凝可是被国际上称为“嗜血医王”,他本来就擅长用毒伤人与无形之间,而身为他徒弟的韩韵在用毒的技术上还只是一个半吊子,因为后者几乎没有任何用毒天赋,也没有遗传到韩晓佳灵敏嗅觉的,再加上她对毒物天生就有一种抗性,所以就没有学到凝的一半。
    “韵儿,服下这个。”影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黑瓷的小瓶,从里面倒出一粒绿色的丹丸递给韩韵。
    此丹药名为“养魂”,以调养为主,治疗为辅,只要内脏还没有彻底坏死,就能慢慢修补,传说在黑市中,“养魂”曾经被炒到一千万美金的高价。
    韩韵并没有伸手接过,而是拒绝的说道:“凝叔给我的丹药,我还没有用完。”
    “哦,你自己要记得服用哦。”影收回丹药,快的让人看不见动作。
    影是国际中最著名的杀手之一,擅长速度和伪装,据说在她的暗杀名单中,还没有一个失败的列子,她和凝从小一起长大,两人的配合可谓是天衣无缝。
    “韵儿,你还记得那天砍你一刀的那个人吗?”影开口问了这个关键问题。
    “那天?”韩韵闭着眼,似乎想回到三天前,突然右手打了一个响字,说到:“我想起来了,那天砍我一刀的那个人虽然长相很平凡,但是脸色苍白麻木,他的嘴有一些乌黑,眼睛好像还闪过了一丝红色的光芒,当时我还很诧异他为什么可以那么快的用刀,如果不是发出声音,我根本就躲不掉致命的地方,而且那天影姨和凝叔也在那里对吧!”
    回忆起那天的情景,韩韵立马发现了不对劲,如果是普通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突袭的了她,而且那时候,影姨和凝叔好像是故意的泄露出自己的气息,只是当时自己一脚就能踢晕那个人,所以就被她大意的忽略了。
    “那天如果不是你影姨我,你今天也许就不能坐着和我说话了。”影姨看着韩韵正经的教育道:“以后的你必须记住,不要轻易让自己受伤,就算受伤了也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因为未来总有很多未知的危险等着你,你必须要时刻做好准备。”
    “苍白、麻木、乌黑、红色。”凝在一旁喃喃的重复到。
    “怎么了,脑残?”影看着疑惑色凝问着。
    “白痴,你还记不记得,老掌门还在世的时候,曾给我们说过‘养尸’这个故事?”
    “你是说?”影震惊的问道,一脸不放心的模样。
    “影姨,凝叔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看见影姨和凝叔震惊的模样,韩韵好奇的问道,要知道,两人一般都是处事不惊,但现在却……
    “‘养尸’是古代阴阳家控制尸体的一种办法吗,但是在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时候,开始没落,到了后来,阴阳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消失不见,就只剩下一些术士会阴阳之法,到了民国时期的时候,阴阳家的人出现过一次,但马上又消失不见,他们出现的时候,带来了一种神秘的生物,那便是‘嗜尸’,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老掌门听冰问的创使人冰问曾说过这件事,而那天老掌门对我们也说了,他说冰问和嗜尸交过手,而那个嗜尸和你今天描绘的那个人的很像。”凝解释道。
    “嗜尸?人死了尸体也就死了,如果人死了还能动的话,这是违背自然规律的,而且用科学的角度来说也解释不通。”韩韵有些不相信,毕竟嗜尸这件事太让人震惊了。
    “老掌门说,嗜尸的制作方法很残忍,需要一个活着但只有一口气的人制成,然后再用一些阴阳家的秘法做出的草药浸泡,然后进行一些神秘的仪式,最后才能制成,制成的嗜尸失去了思想,只听从他第一眼看见的人的命令,而且嗜尸也不能算是死人,他们也需要吃饭,只是不需要休息,而且在他成为嗜尸后拥有了他原来十倍的能力,但一具嗜尸只能拥有三个月的生命。
    “不对,如果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嗜尸,那个神秘人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的救走他,而且那个嗜尸还拥有思想,还知道逃跑?”
    影越想越不得劲,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嗜尸,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具体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但现在这个神秘组织的目的也很简单明确,那就是杀死韵儿。”凝总结出关键的一点。
    韩韵有些糊涂了,很多事她还没理清头绪,就算是上帝也不能一时间就能接受这些事情吧,毕竟这些和现实生活脱离的太远。
    “韵儿,你不要想这么多,你只需要好哈保护自己,其他交给我和你凝叔就行了”影看着韩韵头疼的表情说道。
    “恩恩,最近冰问没有出什么大事吧。”身为冰问接班人的她还是很关系冰问的事的。
    “没什么大事,不过明年开始你就不能在呆在a市了,现在的a已经越来越不平静了,你母亲已经叫我把你带回总部,而且你也要接受第五层考验的洗礼了!”影回答到,即使想让韩韵过一点普通人的生活,但是她毕竟是冰问的接班人,她的强弱代表了冰问的未来。
    在冰问,每一代掌门必须要经历十重考验,才能成为掌门,其难度可想而知,而最后的一重考验便是打败现任掌门,对于现在的韩韵来说,几乎没有可能。
    “叮铃,叮铃,叮铃……”门铃声响起。
    凝和影相视一眼,一黑一白的衣服像光一样闪过,消失不见。
    韩韵站了起来去开门。
    门外究竟是谁了?
    
    
    第一十八章 很感兴趣
    
    门外的夏陌夕有一些忐忑,自己这个样子会不会太冒昧了?也许韩韵说的可以来找她只是一些客气话,可是凭韩韵的身份和性格根本没必要对她这个“平民”这么做,想到这里,夏陌夕松了口气,按下了门铃。
    熟悉的红色衣裙女生从屋里走了出来,看见夏陌夕的到来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你来了。”
    韩韵看似没有一丝的惊讶,似乎对夏陌夕的到来是理所当然的,但这些只是表面上的,其实前者心里还是很惊讶,只是她很少在不是太认识的人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真实情绪,有时候她的微笑她的情绪只是为了人际关系而已。
    “恩恩。”夏陌夕点着头,甜甜的笑着,在她眼里韩韵的“理所当然”被她当做了后者是在等她。
    “进来吧。”韩韵招呼道,如果现在让她走只会让她怀疑,还不如让她进来,而且凭影姨和凝叔的本事,夏陌夕是不可能会发现他们的,而且韩韵心里莫名其妙的不想让夏陌夕一个人孤单的呆在学校。
    夏陌夕跟着韩韵走进屋子里,前者乖巧的关上了门,好奇的打量的韩韵的家。
    “你一个人住?”看见屋里没有人,夏陌夕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这里并不大,也许只是韩韵买的一个小小的公寓,她的家应该不在这里吧,想到这里,夏陌夕后知后觉的补充了一句:“这只是你买的一个公寓吧。”
    “恩,我的家不在这里。”对她来说,冰问就是她的家吧,她从小在冰问长大,虽然那个地方剥夺了她因该拥有的正常同龄人的喜怒哀乐,但那里同样是她的归宿,这就是冰问的归属感,一种从心灵深处散发出来的归属感。
    “咦,你怎么房里拥有两种香水的味道,因该是迪奥桀骜男士运动香水和andlove。”夏陌夕闻了闻房间的味道,疑惑的向韩韵问道,好像她从来没有看见过韩韵喷过香水。
    韩韵看了看打开的落地窗,按道理说屋里影姨和凝叔残留的香水味道,应该随风和空气吹走了,而且她也没有闻道任何味道,但为什么她会闻道。
    “刚刚我叔叔和我阿姨来过,可能是他们留下的香水味道吧。”韩韵回答道,随即倒了一本蓝色的果汁,细细的品着。
    两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很是尴尬。
    夏陌夕闻了闻客厅里留下的味道,打破了沉默:“迪奥桀骜男士运动香水,一款专为现代型全新时尚的男士设计的运动型淡香水,他有着与生俱来的优雅都市气息,时刻散发一种诱人的阳刚气概,拥有独特的奢华感与清新的活力能量,他将让人成为热情与自信沉稳和谐融为一体的独特男士,但是我个人比较欣赏‘4711古龙水’,它是经典型古龙水的杰出代表,它的包装古雅大方,采用法国宫廷的颜色:雀绿和金色,颇引人注目,至今仍然很有名气和魅力。而andlove是以羽衣甘蓝为主料,然后加上少许的迷迭香,给人一种孤傲的悲伤的感觉,而我很喜欢羽衣甘蓝的故事。”说到香水,夏陌夕显然很兴奋。
    “作为一个平民,你似乎对香水很有研究。”韩韵淡淡地说到,在她心中根本就没有把夏陌夕当做平民看,只把她和北辰画当成那种过惯了贵族生活而装作平民的女生,而且那天林安浩叫北辰画姐,便更加证实了她的想法。
    但是林安浩的那声姐却被很多人当成了林安浩喜欢北辰画,两人之间喊的情侣称呼,因为那些贵族怎样也不愿相信,前一秒还被自己鄙视的平民,后一秒就成了比自己还高贵的贵族,而且北辰画的年龄本来就比林安浩大几个月。
    “呃,呆在?蕾学院这么久了,经常听见韩琳琳她们说有关香水的事情。”什么叫说谎话的最高境界,就是你说的谎话在某种意义上不是谎话,夏陌夕在心里说到,我说的是实话,本来韩琳琳就喜欢在她面前讨论一些香水和服装来气她这个平民,虽然她重来没成功过。
    韩韵轻笑着,没有做评价。
    “林安浩走了,你不和那个后备演员排练一下对手戏吗?”韩韵好奇的问道。
    只从北辰画走后,甄眉和林安浩都追到了法国,留下了一堆烂摊子,三方的fans吵得不可开交,还是南宫凉亲自出面摆平的,但只从两大帅哥走后,夏陌夕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她绝对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林安浩饰演的王子陛下也找了后备演员,虽然他一再保证自己校庆那天能赶回来,但是剧组还是做好了准备,毕竟这次的校庆不同于以往,所以学校是千交代万交代不能出一点差错。
    “他因该会回来。”明明是疑问句式却偏偏被韩韵说成了肯定句式。
    “恩?你为什么会那么肯定?”夏陌夕有些疑惑,即使是她也不能说肯定吧。
    “直觉吧。”想起那天林安浩走时看像自己的眼神,韩韵就肯定了他会回来。
    “直觉?”夏陌夕不解,而韩韵并没有再解释。
    两个人有说了一会儿话,虽然全都是夏陌夕不着边际的到处乱扯,从卫星说到品茶,从天南说到地北,但是两人却很有默契不在提香水。
    天色渐晚的时候,夏陌夕说自己该回家了,韩韵并没有挽留她,夏陌夕有些淡淡地失望,但在韩韵关门的时候,后者却突然说了一句,没事可以来玩玩。
    关上门,一黑一白的身影闪了出来。
    “她是你的朋友?”影有些惊讶,要知道韩韵从不主动交朋友,而凝则是托着下巴望着门似在思考什么。
    “恩,因该算是朋友吧。”韩韵有些不确定的回答到。
    “那个女生我很感兴趣。”凝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感兴趣?为什么?”影疑惑的问道,而韩韵同样也是疑惑的望着凝。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我和你的存在,而她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凝回答到。
    “怎么可能,她怎么会知道?”影有些震惊,要知道身为顶级杀手的他们要影藏起来,几乎没有人找的到。
    “嗅觉。”影只说了两个字,却解了影和韩韵的疑惑。
    大街上,夏陌夕一个人静静地走在,她想韩韵应该是属于那种不会表达的人吧,想到这,前者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气息,要知道韩韵客厅里两种香水的味道夹杂在一起并不是很好闻,如果是4711古龙水的话,应该会好闻些,而且韩韵所谓的叔叔和阿姨因该一直都没有走吧,如果他们走了的话,客厅里的香水味应该很快就消散了,而自己闻到的香水味一直都没有消散过,虽然那香味根本就不是常人能闻到的,但对于夏陌夕来说,那味道一直很明显。
    但韩韵的身份本就神秘,而且她不喜欢窥探别人的*。
    
    第一十九章 恶心
    
    ?蕾学院建于明国时期,距离现在已有一个世纪的时间,时间的悠久无疑让它成为总多贵族学院中的佼佼者,而此次校庆便是恭贺?蕾学院建立100周年,连记者都赶来采访这个历史长久,校风优良的贵族学院,可见这次校庆无论是在社会和学校都产生深远的意义和影响。
    ?蕾学院的建校人原名杨慈,是当地的大善人,其生平事迹为人歌颂,孙中山先生曾给予了“以人忧为己忧”的高度评价。
    全校采用80年代的欧式风格,所有材料和技术都是当时最好和最先进的,每十年都会进行一次补修和检查,导致?蕾学院一直都和刚建时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因为时间的久远,很多家长的提议?蕾学院进行一次全面的翻新和补修,因为在里面就读无非是些达官贵人的子嗣,如果他们的安全出了问题,即使将?蕾学院拍卖了也赔不起,所以在政府的强烈要求和家长的压力下,?蕾学院估计在两年后进行全面的检查和补修。
    暖暖地阳光撒在?蕾学院的略有些古老的建筑上,显得有些神秘。
    而?蕾的学生们此时显得很兴奋,此次的校庆活动可是?蕾学院费劲心血举办的,而且整个学校的名人都会到场,四大王子和三大校花都有自己要表演的节目,但因为高三快进行中考的原因,所以学校只要求高三的学生按照自己的意愿变演特长,而高二和高一则都是表演大型的舞台剧。
    排练厅中,韩韵看了看手表,还有六个小时就到八点了,校庆也就开始,而林安浩还没有到来,如果他在三个小时之内赶不到,便会被取消参加资格,而星戈王子的后备演员张印龄此时显得很兴奋,要知道林安浩的退出就代表了他张印龄将和?蕾学院的三大校花之一的韩韵演情侣戏,想到这里张印龄更加兴奋了。
    “韵韵,你看我这件巫女的衣服怎么样?”至从昨天开始,夏陌夕就没有叫她韩韵,而是叫得韵韵,她觉得吧,朋友之间不要叫得那么生分,所以她就叫韩韵为韵韵,而韩韵则是叫她为陌陌。
    夏陌夕从排练厅里的试衣房走了出来,原本这件黑色的长裙看起来就很不好看,甚至上面的骷髅图案看起来都有些让人毛骨悚然,但在夏陌夕的身上却显得很好看,就连骷髅图片也有些可爱调皮起来了。
    看来一件衣服的性质是随主人的气质而变化的。
    原本打算看夏陌夕出丑的女生们,此时显得有些失望。
    “不错。”韩韵瞥了一眼简洁的回答到,夏陌夕本就是不可多得的美人,任何没有光彩的衣服在她身上都显得很好看。
    听见韩韵的回答,夏陌夕显得很高兴,要知道韩韵的眼光很高,连她都说不错了,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原本心情因为的衣服难看而有些忐忑的心情也平静下来了,要知道这次的校庆可是很重要的,而且她不想给南宫凉丢脸,虽然她知道他不会在意。
    “韩韵,你还不去试试衣服?”看见正在试衣服的女生,夏陌夕问道。
    “没兴趣。”对于衣服,韩韵似乎提不起一丝兴趣。
    “哦哦。”也对,韩韵怎么会对这种凡人的东西感兴趣了,因为和韩韵呆在一起呆久了,发现韩韵几乎什么都懂,在夏陌夕的心里都快成大神了,在她心里这种凡品因该没什么吸引力吧。
    “我不是神,对于衣服我都没什么要求,一般只要颜色是红色的我都会喜欢吧。”看见夏陌夕的表情,韩韵有些无奈的解释到,她希望和她的朋友是平等的,而不是敬佩。
    “呵呵,看的出来。”夏陌夕甜甜的笑着,要知道韩韵几乎穿的衣服全是以红色为主,她身上总有一种淡淡的魅惑天成的气场。
    “陌陌,给林安浩打个电话问他今天究竟来不来。”韩韵想了想终究是开口问道。
    “林安浩?”夏陌夕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韩韵问到,要知道在学校里,韩韵几乎从来不会主动跟任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