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火影之白羽》
作者:古兰色回忆
第一卷、初至
第一章、绯影祯
              白羽坐在凉亭的石凳上,双手托着下巴望着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唉!自己怎么就那么不留神又中了那几个可恶家伙的圈套呢?明明是不想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世界来回穿越了,就在空座汀居住算了。可是那个可恶的染丽莉居然伙同那个小娜去威胁时空管理局的局长,要求去别的世界玩。   你们玩就玩呗?干嘛还要带上我和南宫海! 
  结果在时空通道居然会遇到千万次都不会遇到了时空乱流。自己被一下子甩到了这个世界里面,说起来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世界啊?到底是小说?漫画?还是某人的一个南柯一梦? 
  算了,想这些干什么?白赚费脑细胞! 
  仔细想想,从第一世开始,到他们口中的死神世界,然后再到现在这个鬼才知道的什么世界,自己已经活了差不多一百岁了。不知道现在丽莉和南宫海现在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记得好像是要去什么海贼王的世界,但是一想到那个恐怖的时空乱流,白羽又有点担心,万一这个两个人也被弄散了怎么办? 
  不过小娜应该会观测到这些事情并且来寻找自己吧?等她来找我之前,我就好好的在这个世界里面活下去吧!反正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如果不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将大人打败太过惊世骇俗,自己父亲那点剑术水准根本不够看的。 
  因为上一世在死神世界里面,自己的身体曾经出现问题,导致有很多的时候,无法发挥最强的实力,所以来到这个世界,五岁时恢复记忆之后,白羽就开始用已经无法外放的灵压开始淬炼自己的身体。经过了五年的时间,白羽的灵压虽然还是无法外放,但是身体却已经非常强韧了,一般的大人都没有她的力气大,这让白羽担心自己将来会不会变成一个怪力女。 
  “祯!祯!你在哪儿?”这个时候,白羽这个世界的哥哥,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儿从花园外面跑了过来。顺便一提,白羽现在的身份是火之国大名手下红极一时的大臣绯影白木的女儿,而母亲就是大名一母同胞的妹妹。这个绯影白木小的时候就和大名在一起长大,所以说现在明里为君臣,但是私下确实很好的好朋友。 
  “我在这里……”白羽有些垂头丧气的回答。对于这个哥哥,她实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虽然说这个小男孩儿对自己非常的好,但是却也非常的粘自己。 
  “白霖哥哥,你现在不是应该在练功房里面练剑的吗?怎么又偷跑出来了?不怕父亲大人打你屁股!”白羽看到穿着练功服,气喘吁吁的哥哥说。 
  绯影白霖来到白羽身边吭哧吭哧的喘了一阵气,“没有意思,我们一起去放风筝吧!”小男孩儿一把抓住白羽的手,盯着白羽的眼睛说。“可是你今天的剑术还没有练完呢!”白羽皱了皱眉头,心说自己这个哥哥该不是有妹控倾向吧?不露声色的将手抽了回去,“要知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面,本身的实力太弱的话什么也做不了的!”她开始苦心的教育自己的哥哥。 
  “唉,祯。”绯影白霖听到自己的妹妹又开始教育自己,心里面非常的郁闷,拿着一个木刀在那里劈来劈去的多无聊啊?放风筝多有意思,还可以和妹妹在一起。“就一会儿,就一会儿还不行吗?等我们放完风筝我再回去连剑术好不好?” 
  “不行,你必须要把剑术练完再去!要不然我不陪着你了!”白羽用力摇头。 
  “祯,你就饶了我吧!”绯影白霖哭丧着脸,抓起白羽的手用力的摇晃着。“每天就拿着一个木刀在那里劈来劈去的都无聊死了!” 
  “你要是能把我赢了,你想做什么都可以!”祯小脸一绷,撅着嘴说。 
  “不是吧?天下能有几个人能像你这么变态!”绯影白霖的脸色当时就绿了,心说自己的父亲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么?那次你不是一下子就把我的木刀挑飞! 
  “有你这样子说你妹妹的吗?”白羽的眼角一挑,厉声说。 
  “呃,老妹。哥哥错了!你别生气,就当哥哥我求你好了!”绯影白霖跑到了白羽的身后,开始给白羽捶肩。“我错了!我是变态还不行吗?” 
  “哼!”白羽这次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从第一世穿越到了死神世界里面,所遭遇的重大事件(变成女孩子了),就让她对这个词极为敏感。“好了,祯。我错了!你就别生气了!我们去放风筝!”说完,绯影白霖抓起白羽的手,拉着她向外面跑,来到花园入口的时候,一把将早已藏好的风筝拿了起来,就带着祯向外面跑去。 
  来到了山坡上,绯影白霖拉起了线,逆着风将风筝放了起来,只一会儿就一个大大的鹞子风筝放到了天上。坐到了白羽的身边,“祯,你说我们要是能够在天上自由自在的飞该有多好啊?”他左手拿着风筝的线,做到白羽身后,抱住了白羽,将脑袋埋在了白羽的领口,说道。 
  白羽一头黑线,看来这个哥哥还真是有些妹控,放个风筝都要抱着自己。“飞一点也不好玩。”她回答,自己在死神世界里面,踩着灵子可以在空中随意的活动,虽然现在不行了,但是却也没有什么。“还有,你不要总是抱着我,让父亲大人看到了,一定会打你屁股的!” 
  “父亲大人不是没有看到吗?”绯影白霖笑嘻嘻的回答,“我真不知道你们女人到底是怎么长的,为什么身上那么香……哇!你干什么?”这个小色狼被白羽转身一拳打到在地,风筝线差点送了手。 
  “你这个色狼!”白羽将自己的衣服收拾了一下,心说看来以后不能再这么纵容这个小子了,虽然说现在他还小,什么也不懂,但是一旦养成了习惯,就麻烦了!“以后你不准没事就抱住我!我是女孩子,你是男孩子。男女有别,你只有对自己的妻子才可以这么做!” 
  “那我以后就要你当我的妻子!”绯影白霖信誓旦旦的说。 
  “我们是兄妹!”白羽的额头顿时掉下了一个斗大的汗珠,心说这个小孩子的妹控情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严重了?太可怕了!“兄妹是不可以成为夫妻的!而且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的!”她自己也要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变强,因为她心里面清楚,如果不强到足以摆脱这个家族,那么等她一完成成人礼,那么她就会因为政治联姻而被嫁到别的贵族的家里面。在死神世界里面的时候,如果不是自己拥有相当的实力,想来也会被当做政治筹码被嫁出去。 
  贵族家里面的子女,想要真正的婚姻自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嫁人这种事情自己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母亲最疼我了!我想母亲一定会同意的!”绯影白霖还不死心。 
  “哼,就算母亲再怎么疼你,这种事情也是不可能同意的!”白羽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而且,我绝对不会嫁给比我弱的人!” 
  绯影白霖听了愣住了。“你就那么讨厌我吗?”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伤心。“你是我哥哥,我不讨厌你,但是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白羽说,“父母将来会在你戴冠礼之后给你物色漂亮的妻子的。我先去练剑了!”说完,白羽走掉了。 
  绯影白霖撅着嘴,气得鼓鼓的,他不明白平时和自己非常要好的妹妹怎么会突然间讨厌自己。难道说是因为自己太弱了吗?即然这样!他把手中的线撒开,我一定会变得比你还要强! 
  白羽当然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话会对自己的哥哥产生什么影响,她自顾自的来到了练功房,却看到一身武士服的父亲手里面拿着木剑,在房间里面练着基本功。“父亲大人。”她行了一个礼。 
  “恩,看到白霖了吗?”白羽这一世的父亲,绯影白木问。 
  “好像是在放风筝吧。”对不起了,哥哥。谁让你总是占我便宜!白羽心说。 
  “唉,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贪玩的儿子呢?”绯影白木听了有点垂头丧气,不过马上就恢复了过来,总不能在自己的女儿面前丢了颜面,“你怎么来到这里来了?” 
  “练剑!”白羽酷酷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你一个小丫头练什么剑?说你多少次了!”绯影白木听了皱起了眉头。 
  “凭什么我就不能练剑”白羽白了自己的父亲一眼,这个父亲哪儿都好,就是有点大男子主义,认为女人就是默默的在背后支持男人的,不可以抛头露面。不过话说回来,在这种世界里面,绯影白木已经算式比较开明的了。 
  绯影白木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脾气倔得要命的女儿,自己的女儿在任何方面都非常的优秀,无论是礼仪,谈吐,在人前都挑不出毛病来。外人一直都认为自己有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儿,又有谁知道自己的女儿实际上是一个脾气冷淡,酷的掉渣的倔丫头?婉柔(白羽的母亲)是多么温柔的人啊?自己的脾气也不这个样子啊?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丫头来呢? 
  “再过上几年,成人礼一过,我和你母亲就会给你找一个好婆家,你练剑有什么用?难道害怕丈夫欺负你不行?”绯影白木笑着说,“有谁敢欺负绯影家的女儿?” 
  “我不会嫁给比我弱的男人!”白羽很聪明,如果直接说自己不嫁人,那么毫无疑问就会形成一场家庭风暴,凭自己现在的能力,一定会被无情的镇压,估计以后什么自由就都没有了。而现在自己只说不嫁给比自己弱的人,那么自己的父亲就不会太过在意。自己平时又从来不展示出自己有多大的能力,等真的到了那一天,自己将父母安排的那个男人打一个屁滚尿流,还有谁敢娶自己?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活了近百年的老油条了,怎么会被这点问题难住? 
  “好,父亲倒时候一定会给你找一个非常厉害的男人!”果不其然,绯影白木毫不在意,耸了耸肩,“带我去你找你哥哥白霖,今天的基本剑术还没有练完,就跑出去玩,看来是皮又痒了!” 
  “父亲大人,我错了,我回来了!”这个时候,绯影白霖硬着头皮走了进来,他听到了绯影白木最后的一句话,说是将来会给妹妹找一个厉害的男人,心里面翻来覆去,极为不舒服。来到了父亲的面前,扭头紧紧的盯着白羽的眼睛,“我一定会变得比妹妹还要强!” 
  “臭小子,你本来就应该比你妹妹强。将来这个家还要靠你呢!”绯影白木没有听出自己这个早熟的儿子话中有话。“看你这么有觉悟,今天我就破例指点你一下。” 
  “真的吗?”白霖听了非常高兴,他这个家伙虽然对武士们舞剑时那中帅气的样子非常着迷,但是巨额非常讨厌做基本联系。今天一听到自己的父亲要和自己练剑,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了。 
  白羽在一旁偷偷的撇了撇嘴,自己也看过父亲的剑术,虽然说还不错,但是要和自己比就差太多了。不理会这两个人,来到了练功房的一个角落,拿了一个垫子坐下,观看这两个人的比试。恩,虽然很无聊。灵子对自己身体的淬炼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着,只要身体足够强韧,那么如果将来有一天自己强行解放灵压,肉体受到的伤害就会小很多。 
  如果万一无法逃避嫁人的命运,那么自己就爆发出灵压逃走。虽然这个样子有些对不起养育自己的父母还有自己这个可爱的哥哥,但是要嫁人却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接受的。不是说用女人的身份过了这么久还不能适应女人的身份,只是她对于爱情这回事实在是不太相信,无论是身为男人的时候,抑或是现在。这也是为什么她和染丽莉那么要好,双方都有好感,却无法突破最后一步。 
  由于平时疏于训练,绯影白霖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被自己的父亲将手中的木刀打飞出去近二十次,平均一分钟打飞出去一次半。这样白羽哭笑不得,不过这也不错了,因为自己和他们不是处于一个起点,此时的哥哥与此时的父亲,就好像自己在死神世界里面,自己和夜一一样。 
  看到这两个人好像上瘾了一样,白羽离开练功房准备了茶,回到这里,为两个准备了清香解渴的茶,还有一些甜点。虽然她平时总是很冷淡,但是对于却并不会疏于对自己家人的关心,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看不起仆人和平民。 
  PS。这个世界里,白羽的名字叫做绯影祯。以后会逐渐将称呼改为绯影祯。
第一卷、初至 第二章、暗夜中的
       气喘吁吁的放下了手中的木刀,绯影白霖屁颠屁颠的跑到了白羽的身旁。“祯,我要喝茶!”这个家伙还真是不客气。“给。”白羽双手捧杯,递给了白霖,然后又递给了父亲一杯。   “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好妻子的。”美美的喝完一杯茶之后,绯影白木很欣慰的说。 
  “我说了我不会嫁给比我弱的男人。”白羽站了起来,将放着茶的托盘端走了。 
  “我说老爸,你就不要拿这些东西刺激妹妹好不好?”绯影白霖有些怪罪的说,“弄得我们现在都没有茶喝了。”“呵呵。”绯影白木笑呵呵的喝完了茶,“你难道不觉的你的妹妹将来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很好的妻子吗?”“当然!妹妹那么可爱!”绯影白霖听了急忙说。 
  将茶具放回房间,白羽毫无形象的伸了一个懒腰,如果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她是不会做这么失礼的行为的。不过现在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就什么也不说了。“去看看母亲在做什么吧?”白羽将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后将有些乱了的头发梳了一下,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来到了母亲婉柔的房间,婉柔正在绣着什么东西,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这个美丽女子身上,看起来很唯美。“母亲。”白羽行了一个礼。“祯,你的画画的怎么样了?”婉柔看到自己的女儿来了,将刺绣放到了一边,柔声说。 
  “没什么心情。”白羽摇了摇头,“母亲,我可以出去吗?我都快半个多月没有出去玩了!” 
  “你一个女孩子家,不要总是四处乱跑。”婉柔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白羽的脑袋。“你要多学学文雅的东西,将来嫁一个好人家。”白羽的脑袋上瞬间布满了黑线,这家人难道就不会说些其他什么东西吗?“好了,过几天就是我们祭祖的日子了,到时候就可以出去了。”看到自己的女儿一脸郁闷的样子,婉柔轻轻的笑了,自己这个女儿啊,平时就像一个大人似的,总是绷着个脸,难得看到她这个样子。“那有什么意思,又不可以去别的地方,去那里还要传那些累赘一样的衣服,还有那么多繁琐的礼仪……”“不要那么说,我们是再去祭拜伟大的祖先!”婉柔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她最不喜欢看到自己的女儿那种做什么都没有兴趣的样子了。“如果没有我们的祖先,我们是不可能有现在的生活的。” 
  “是……”白羽苦着脸听自己的母亲唠叨。 
  一家人吃过了晚饭,白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点亮了电灯……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已经有电灯这种东西了,却还过着这种好像战国时期的生活,真是让人很无奈。科技虽然也有,但是却不是发达,有很多高科技(相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的东西,并不是你想要用就可以用得到的。 
  来到了镜子前,白羽打量了一下自己,叹了口气。虽然不想说,但是自己这个长相还真的可以说是祸水啊……白玉般细腻的肌肤透着粉嫩的红,妖异的血红色齐腰的长发(本来想要剪掉,但是经过了第五十三次家庭会议,三票否决,一票同意之后,只好留了下来),血红色的瞳孔,穿着一件白底绣着无数粉色花瓣的长袖浴衣,将来等该鼓的鼓,该翘的翘之后,一定是一个大美女。就算是现在,如果是有着某种倾向的大叔看到了,也一定会前赴后继的扑上来,并且高喊“萝莉万岁!” 
  确实很萌,比自己在死神世界里面的卖相还要萌,不知道如果夜一姐和碎蜂姐看到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表情。会不会立刻扑上来把自己当成洋娃娃?恩,碎蜂姐不太可能,那个家伙早就已经被夜一姐给迷住了,估计对自己的兴趣已经不大了,以前也是一直将自己当成姐妹来看待。至于夜一姐……白羽打了一个寒战,还好现在她不可能出现在自己面前,要不然自己有摆脱不了当她的洋娃娃的命运了,一想到曾经在隐秘机动训练的日子,她就从心底里冒凉气。 
  趴在窗边的桌子上,白羽望着窗外,突然间发现外面很亮,不是白天那种肆无忌惮的光芒,也不是灯泡那那种外强中干的光芒,而是淡淡的,布满了大地,洒满了天空的银亮,很漂亮。“月亮已经圆了吗?”白羽喃喃的说,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出生在这种贵族家庭,平时根本连家门都出不了,见到的人也都是无论自己怎么样都对自己恭恭敬敬的仆人,要么就是自己的父母,还有哥哥。虽然他们对自己都非常好,但是白羽依旧觉得有些寂寞。 
  算了,去练功房练剑吧。 
  看到父亲好像在房间里面和母亲说话,白羽偷偷的来到了练功房,将窗户打开,让皎洁的月光洒进来,根本不许要开灯。抄起了一把木刀,掂量了一下,觉得还算是趁手,就开始一下一下的做起了基本功。无论任何时候,基本功都是必须的,如果基本功不好的话,任何高超的本领都无法发挥出来。闭上眼睛,感觉着周围的气流,无法释放出灵压,就连自己那种高度灵敏的灵觉都退化了,导致现在每天都需要不停地进行恢复练习。 
  练习完了基本功,白羽开始舞起了自己经过几十年的战斗总结出来的剑术,虽然现在没有了灵压,很难将这套剑术发挥出最完美的力量,但是经过了自己的再次改良,用在这个世界里面刚刚好。白羽使用的剑术,没有什么花哨的东西,几乎全部都是一击致命的招数,非常的犀利狠毒。如果是武士间的决斗,即使是白羽赢了,恐怕也不会得到称赞。不过在白羽看来并没有什么,如果连命都没有了,连被别人讨厌的机会都没有了。 
  弱肉强食,在任何世界都试用。 
  来这里…… 
  恩?白羽睁开了眼睛,四下打量了一下,她的夜视能力非常的好,大概是和从小用灵压淬炼自己的身体有关系,但是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奇怪了。”她不死心的再次看了一次,却依旧什么也没有发现,“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么熟悉?”想了半天也没有一点头绪,摇了摇头,继续练习剑术。 
  到这里来…… 
  “奇怪了……”白羽再次听了那微弱但是熟悉的声音。“难道说我幻听了不成?” 
  我是伴随着你而生的…… 
  来我这里…… 
  不是幻听,因为白羽此时真真切切的再次听到了这个声音。伴随着我而生的?闭上了眼睛,仔细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是神社! 
  要不要去?平时自己很少去那里的。 
  来吧…… 
  来我这里…… 
  被这个声音诱惑的无法忍耐,白羽最终决定去神社看看,反正父亲平时也没有不让自己去,只不过是不让自己和哥哥在那里喧哗而已,毕竟那里摆着自己祖先的灵位。将窗户关好,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外面。 
  “不在自己的屋子里面,跑到外面来干什么?一点女孩子的样儿都没有!”不过很可惜的是被不知道出来干什么的父亲远远看到了,绯影白木此时穿戴整齐,陪着剑,身旁还跟着两个侍卫,看起来是要出去的样子。 
  “我只是出来赏月而已,难懂说这也不允许吗?”白羽略有不满的说。 
  “好了,赶快回去陪你母亲和哥哥吧,在外面受了夜风生病就不好了!”绯影白木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很关心的,对自己的女儿说完这些,就急匆匆的带着两个侍卫要出去。“怎么了?父亲大人。”白羽有些奇怪的问。 
  “没什么,我要去一趟大名府。”绯影白木说完,急忙走了,看起来很急的样子。 
  “到底怎么了?”白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祯,快来!”这个时候,母亲的房间门被打开了,自己的哥哥从里面探出头来,叫自己。“哦。”白羽有些不悦的走了过去,看来今天去寻找那个声音的事泡汤了。 
  “刚才派人去你的房间找你,你不在,吓死我了。”一进屋,绯影白霖就一把抱住自己的妹妹,慌慌张张的说。“怎么了?”白羽觉得很奇怪,自己的父亲也是,哥哥也是,于是乎她将视线移到了母亲那里。“你就不要问了,记住这些天不要到处乱跑。”婉柔的脸上带着忧愁,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是被什么烦恼难到了。 
  “是。”白羽当然知道怎么做才不会让自己的母亲担心,虽然自己心里面清楚自己就是再怎么乱跑也不过是在花园里面和后山随便转转。“明天开始我会让侍卫跟着你们,一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赶快跑……”婉柔到底还是不太放心,嘱咐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 
  “恩。”绯影白霖用力的点了点头,“母亲大人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美美的。” 
  “好。”婉柔很欣慰的拍了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3 1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