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鼍尤豢梢栽谧约旱氖掷锩婊畋穆姨南氯蹋礁鑫砣淌呛拗牍恰!
  祯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丢出了一个带有引爆符的苦无。 
  轰隆! 
  爆炸暂时减缓了对方的攻势,祯不再做任何的拖延,连续瞬步。真是侥幸!可以逃走…… 
  四个人正在焦急的等待着,那个中村正已经不止一次想要过去了找祯了,但是都被八木楠否决了。木村心泰则漠不关心的低着头坐在一个角落里面,只不过他的手在轻轻的颤抖着。真田叶则是不停地在那里来回走着,嘴里面还不知道在喃喃的说着什么。 
  唰! 
  这个时候,声响传来,三个忍者立刻戒备了起来。但是却看到负伤的祯从草丛当中跃了出来。“对方有两个人,而且应该都是上忍。”祯咬着牙回答。 
  “你受伤了!?”真田叶见状立刻就向过来。 
  “暗号!”八木楠拦住了真田叶,戒备的问道。 
  “我可不记得我走的时候,有设定过暗号!”祯对于八木楠的警觉感到赞叹,但是嘴里面依旧没有什么好气。“本来是三个人,但是被我干掉了一个,对方现在也警觉起来了,说不定马上就会袭击过来。” 
  “好了,小叶。快给祯治疗伤口。”八木楠笑了笑。 
  “好!”真田叶点了点头,走了过来,将祯外套拿了下来,开始用自己半吊子的医疗忍术为祯治疗。然后用绷带将肩膀包扎了起来。 
  “我们现在怎么办?”真田叶问八木楠。 
  “祯和小叶保护中村正,”八木楠说道,“我和心泰两个人去将对方引诱过来。” 
  “然后我再伏击!”祯接口道,“小叶保护中村先生躲起来,千万不要出来。”“我一个人吗?”真田叶指着自己说道。“如果有敌人的话,我会马上出现在你身边的!”祯动了动右肩,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然后掏出了一块布,将剑兰上的血迹擦了一下。 
  “好吧。”真田叶虽然有点紧张,但还是点了点头,拉着有点不情愿的中村正躲在了很隐蔽的角落里面。 
  “暗号是:‘燃烧的河流’。”八木楠低声说道,“好了,我们走!”说罢,便带着一言不发的木村心泰几个跳跃走掉了。这你看到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也悄悄地隐藏了起来。 
  “老师,我走在前面。”两个人走出去没有多远,木村心泰就对八木楠说。 
  “胡闹!”八木楠有些不悦的说。“老师,我没有胡闹。”木村心泰很平静,没有以前的嚣张和高傲,“我也知道我以前做的很不对,总是胡闹,但是我这次真的没有胡闹。”两个人停了下来,木村心泰很诚恳的说,“如果老师在前面的话,万一遇到敌人,我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偷袭对方,那样老师会很被动,对我们很不利。如果我在前面的话,就算遇到敌人,老师也可以将对方干掉。” 
  “……你的实力不够,那样做很容易丧命的。”八木楠何尝不知道木村心泰的方法很好,但是终究是自己的学生,他不希望这些孩子再有什么闪失了。“身为木叶的忍者,要有尊严!”木村心泰坚定的说,“我们的任务绝对不可以失败!既然我们已经接了任务,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玩成!” 
  “好吧。”八木楠最后点了点头,他将手放在了木村心泰的肩头按了一下,“一定要小心!你还要完成你父亲的遗言呢!” 
  “恩!”木村心泰用力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走在了前面。八木楠则悄悄地跟在了后面。 
  木村心泰很小心的向前走着,没错,很小心,因为他还不想死,他还想要完成父亲的遗言。他的父亲也曾经是木叶的上忍,但是在一个绝密的任务当中,他和一个同伴被抓了,当时他的队长,也就是与三忍并称的木叶白牙为了他们放弃了任务来救他们,结果最后导致任务失败。 
  木叶白牙因此受到了村子里面很多人的谴责,最后木村心泰的父亲也忍不住谴责木叶白牙,导致木叶白牙自杀二而死。在得知木叶白牙——旗木茂木的死讯之后,他的父亲明白了,原来自己不过是在推卸责任,其根本原因就是自己太弱了。如果自己没有被抓,旗木茂木也不会来救他们,更不会最后落得自杀来维护自己尊严的结局。 
  自那以后,木村心泰的父亲开始疯狂的修炼,希望可以变强,但是已经太晚了,已经成年的他,实力已经很难在提升了。最后在一个任务中收了重伤,在木之叶的医院里面,他给自己年幼的儿子留下了一个遗言。 
  “你是最强的!你一定要成为最强的忍者!”
第一卷、初至 第十七章、惨战
       渐渐的,木村心泰已经来到了刚才祯与雾忍战斗的地方。那里遍布着水坑,还有血迹,已经木屑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一两个手里剑插在地面上或者树木上。   “水遁·水盘蛇!” 
  就在木村心泰走到了水坑旁边的时候,突然间传来了对方施展忍术的声音。木村心泰条件反射的就想要向旁边闪去,但是水坑里面突然间窜出了一条由水组成的,有胳膊粗的蛇一下子将他缠绕了起来,并且向他的喉咙咬去。一切都太突然了,后面的八木楠根本没有来得及救。 
  木村心泰看到水蛇锋利的牙齿咬向了自己的喉咙,心中一股恶气腾地一下就窜了起来。我绝对不可以这么窝囊的死了!说完,他也不管那个水蛇咬在了自己的喉咙上面,开始撕扯,只是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掏出了引爆符。 
  “心泰!”八木楠冲了过来,但是却已经太晚了。 
  “水遁·水龙弹之术!”雾忍再次施展出了忍术,八木楠向要将木村心泰就走。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木村心泰居然用挣脱术挣脱了水蛇,并且迎着水龙弹冲了上去,并且将带有引爆符的苦无丢向了站在河面上施展水龙弹的雾忍,最后引爆了自己身上带着的引爆符。我要死的有价值!只可惜,我无法完成父亲的遗愿了…… 
  轰隆! 
  两张引爆符几乎同时爆炸,那个雾忍因为刚刚施展完水遁,离开的时候稍稍晚了一点,被水龙弹波及了一下,身上被炸出了好几个伤口,鲜血洒出来,掉进了河里面不知死活。而水龙弹则被木村心泰的自杀式反击炸得粉碎。八木楠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冲到了河边,他不可以让自己的学生白死。“水遁·切风!”就在这个时候,对方再次施展出了忍术,一道非常薄的水墙瞬间激射出来,如果躲得稍微慢一点,就会被高压水切成两段。但是这次八木楠却是早有防备,用了一个替身术闪开。并且还丢出了一个苦无,逼得那个雾忍不得不后退。 
  看到这个浑身是血的家伙,八木楠咬的牙咯吱吱响,就是这个家伙杀死了自己的部下!“风盾·缀风车!”不过虽然极为愤怒,却不能够影响八木楠的冷静的战斗。一个巨大的旋风从空中落下,里面带着无数锋利的刀刃,将河边的树木、石头等东西全部割成了碎片。不过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受了伤,但还是成功的使用水分身闪开了。 
  “去死!”八木楠的苦无直接就扎进了刚刚冒出头来的雾忍的后心。不过这个家伙却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掏出了一张引爆符。八木楠见状立刻向后闪去。 
  轰隆! 
  对方引爆了引爆符,将河面炸得波涛汹涌。八木楠也受到了波及,不过还好没有受伤。看到对方的确是死透了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来到了木村心泰死去的地方,将自己部下的刀捡了起来,然后用封印术封印在卷轴里面。咬了咬嘴唇,虽然经历过忍者大战,但是自己终究还是无法冷淡的面对自己的同伴死去。 
  等等!? 
  突然间,八木楠似乎想起了什么,因为刚才绯影祯回来的时候,说对方还有两个人的。那么另外一个在什么地方?自己刚才已经放松了戒备,对方也没有攻击……中村正有危险!想到这里,八木楠急忙迅速的向中村正躲藏的地方赶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下游处却传来了巨大的水流声。八木楠心中一动,急忙赶了过去。却发现中村正面色惨白的看着下游发呆。而真田叶则用悲痛的表情看着下游。“发生了什么事情?”八木楠冲过去,急忙说。 
  “暗号!”真田叶立刻持定手中的苦无保护好中村正,厉声的问。 
  “燃烧的河流!”八木楠急忙说出了暗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祯,她为了保护中村正,被对方击落到了河里面。”真田叶强忍着不让自己流出眼泪。“怎么会这样?”八木楠很吃惊,“敌人呢?”“被祯用剑杀掉了,不过祯也被对方打成了重伤……”恐怕是凶多吉少了,真田叶没有把话说完。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乱跑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中村正到现在也不相信那么强的人死了,“你们不是忍者么?为什么你们还会死?” 
  “问题是……对方也是忍者,”八木楠心痛的闭上了眼睛,“而且,忍者也是有强有弱的。” 
  “老师,心泰呢?”真田叶没有看到木村心泰,心里面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他已经牺牲了。”八木楠的声音有点颤抖,“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原来,祯在八木楠两个人离开之后,就跟了上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途中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最后便赶了过去,却没有想到正好救下了真田叶和中村正两个人。这两个雾忍当真是胆子极大,因为两个人都是上忍,便故意放走祯,让祯回去报信。对方肯定会派人过来扫清障碍,而被保护人肯定不会被带来,一定会被保护起来。两个人决定分头行事,一个去寻找那任务目标,另外一个则将对方来的人缠住,当然最好是干掉对方。 
  于是就出现了八木楠两个人只遇到了一个敌人的情况。实际上,如果八木楠真的在前面的话,木村心泰还真有可能死不了。中村正却是一个没有紧张感的人,在真田叶的保护之下,本来藏得很好,但是这个家伙却非想要去看看八木楠的战斗,于是乎趁真田叶警觉的看着外面的时候,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喂,你等等!”真田叶很快就追到了这个任意妄为的家伙。“你这样让我很难做!而且很危险!” 
  “没有关系的,你们那么厉害,一定不会一有问题的!”中村正很兴奋,他一边糊弄着说着,一边很小心的向外挪着,趁真田叶一愣神的功夫,一下子就跑了。忍者之间的战斗哎!一定很精彩,我一定要看一看!“喂!”遇到这么一个雇主,真田叶真的很无奈,只好赶快跟了上去。 
  不过雾忍此时已经注意到他们了,这个雾忍没有想到这个任务目标居然是这么的白痴,居然不听木叶忍者的话,反而到处乱跑。既然如此,不杀掉你就是在对不起这股白痴劲儿了。此时真田叶已经离河边很近了,雾忍阴笑着对准中村正丢了一枚手里剑。 
  敌袭! 
  真田叶的实力或许很弱,但是也不至于别人都发动了攻击都不知道。她在一瞬间将那没手里剑挑飞了,但是却没有想到,那枚手里剑居然还隐藏着影手里剑。不得已,真田叶急忙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扑倒。 
  雾忍看到对方躲过了自己的攻击,只好亲自动手,冲了出去,手中持定苦无,想要结束两个人的性命。真田叶当然也看到了对方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但是她刚刚把中村正扑倒在地,根本没有办法及时起来,更何况,如果她起来的话,那么对方的苦无就会在瞬间将中村正的性命夺去。此时中村正也傻了眼,面色苍白的看着对方刺过来的苦无,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可恶!虽然明知道这样做自己凶多吉少,但是真田叶依旧没有起来,反而是结开了印。“忍法·忽晃转之术!”在最后一刻,她总算是完成了忍术,雾忍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有命完成忍术,一瞬间有一点恍惚,但是他毕竟是身为上忍,只是一瞬间,他就挣脱了对方的幻术。不过真田叶也没有放弃,而是趁对方中了自己幻术的一瞬间,用苦无向雾忍的心口刺来。只可惜雾忍马上就挣脱了幻术,并且一下子就用苦无跳开了真田叶的苦无,并且向她的喉咙划来。 
  可恶!真田叶看到对方划过来的苦无,心中暗骂。 
  但是雾忍却突然间向后急闪而去,一抹红色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他刚才站的位置,如果刚才他将真田叶杀死,那么自己也绝对会被杀掉。 
  “原来还隐藏着一个小鬼啊。”雾忍看到祯不过是一个十岁左右大的孩子,阴笑道,丝毫不以为意。 
  祯阴沉着脸,二话不说,就直接冲了上来。对方是上忍,自己也就只有速度可以和对方拼一下,剩下的,无论是忍术应用,还是其他的什么,都要比祯强得多。而祯空有很多机谋,却苦于实力不够,无法施展。如果单论战斗经验来说,这里的她并不比任何的上忍少,甚至可以说,在这个世界里面,战斗经验多过她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这也是她可以以目前的实力就可以和上忍拼上两下的原因。 
  雾忍虽然说嘴里面对面前这个孩子冷嘲热讽,但是行动上却没有任何的迟缓和大意,反而很小心。因为他看得出,这个孩子的精神意志,还有那份冰冷彻骨的杀气,都不是一个下忍可以具备的。甚至可以说,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连很多的上忍都做不到。 
  当!当!当! 
  两个人在这里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个雾忍越打越心惊,因为这个小女孩的剑术实在是太厉害了。没有花哨,全部都是极为简练而致命。如果不是自己的速度稍快,而且对剑术还有一点研究,说不定就会载在这个家伙的手里。不行,不能这样耗下去了。 
  想到这里,雾忍虚晃一招,向后急闪,跳到了河流上面,迅速的结印。“水遁·大瀑布之术!”祯虽然想冲过去阻止对方结印施展忍术,但对方的结印速度很快。祯刚刚冲到河边,对方的忍术就使用出来了。 
  咆哮的巨大水流疯狂的席卷而来,让三个人来不及躲闪,就被巨大的水流冲的七零八落。雾忍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一半来说,就算是一个上忍也会失去战斗力,任凭自己宰割了。 
  真田叶死死的抓住中村正,希望能将这个白痴的家伙保护住,但是巨大的水流还是将她冲走了,不过还好中村正没有和她分开。祯也被这比水龙弹大得多的巨大水流派的够呛,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用力的抓住了一棵大树。不过真田叶和中村正却已经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撞到了树上而昏了过去。雾忍已经走到了跟前,准备用苦无割掉对方的喉咙。 
  但是祯却瞬间出现在了雾忍的头顶,剑兰重重的斩了下去。如果和自己同组的同伴在自己面前被杀,那么自己也太丢脸了!祯在一瞬间进入了空明状态,瞬步的速度几乎达到了变态的程度,一下子出现在了雾忍的头顶,剑兰则重重的斩了下去。 
  “小叶,快醒醒!”她发出了低喝。 
  真田叶却毫无反应。可恶!祯暗骂。向后一个瞬步,闪开了雾忍的反击。“锐风斩!”祯在空中,急速的下坠,希望可以凭此逼开这个雾忍。但是雾忍却没有闪开,反而是直接丢出了苦无。 
  当! 
  苦无被祯用剑兰挡飞,但是却也使她的锐气稍失。雾忍趁这个时候,快速结印。“水遁·水乱波!”杂乱的水流瞬间从地面上的水坑中喷射而出,直直的击中了祯。祯此时正向下冲,根本来不及使用替身术,结果被忍术狠狠地击中,向后飞了出去。雾忍二话不说,直接扑了上去,准备用苦无解决掉对方。 
  祯看到对方向自己冲了过来,急忙丢出了几个手里剑来延缓对方的动作。然后忍着身体的不适,在空中调转了身形,用剑兰挡住了对方向自己喉咙划过来的苦无。“你还真是一个了不得小鬼!木之叶还真是天才的集中营!”雾忍阴冷的说道,“不过你很快就是尸体了!”说完,猛然的踢腿过来。祯向后一个空泛,然后丢出了一个苦无。雾忍弹飞了苦无,继续扑了过来。 
  可恶!祯已经有点疲于应付了,因为对方真的很强,而自己又缺乏必要的手段来对付对方。 
  “忍法·幻术缚!”这个时候,总算是恢复了知觉的真田叶急忙对雾忍使出了幻术。雾忍摇晃了一下,但是瞬间就挣脱了幻术。祯当然不会浪费这个机会,直接冲了上去,剑兰迅速的刺向了雾忍。 
  “小心!”这个时候真田叶却大叫。 
  祯大惊,剑兰刺进了雾忍的胸口,对方却变成了一滩水。背部则被重重的踢了一脚,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震颤,一流滚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到了一个大树上,然后掉落在了地上。 
  摆平祯的雾忍二话不说,直接扑向了真田叶和中村正。总算醒来的中村正这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如果不是他不停话,总是想要看忍者之间的对决,也不回出现这种状况。 
  真田叶此时还没有恢复过来,只能眼看着对方的苦无刺了过来。然而这个时候,已经被击倒的祯却突然间出现在了两者之间,苦无一下子刺进了她的右肋,但是她的右手却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左手一下子将剑兰刺进了雾忍的腹部。 
  可恶!雾忍极为愤怒,自己居然阴沟里面翻船!他用左手将对方抓住自己手腕的手扯掉,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祯踢飞了出去。看到祯掉进了河里面,雾忍还想要杀真田叶和中村正,但是此时的他受了重伤,也是极限了。真田叶看到祯被击落到了河里面,悲愤挥动手中的苦无,一下子划破了因为疼痛反应迟缓的雾忍的喉咙,然后重重的一脚,将对方也踢进了河流里面。 
  PS。水遁·水盘蛇——从水面用水呈蛇的样子,将敌人盘起来限制行动,并用蛇牙去咬敌人的喉咙。水遁·切风——在水面上激起一面薄薄的水墙,极为快速的切向敌人。风盾·缀风车——一个巨大的旋风从半空中落下,里面带有很多的风刃,将被卷进的一切都搅成碎片。
第一卷、初至 第十八章、觉醒
         祯睁开了眼睛,身体变得冰凉无比,伤口已经失去了知觉,全身都痛得要死,甚至脏腑也微微隐痛。“不过我还活着。”她带着微微的笑容说,费力的抓住从岸边伸入河面上的树枝,祯花了好长的时间,将自己从拖到了岸边。上了岸,却发现那个已经死去的雾忍的尸体被河水冲到了岸边,剑兰还插在对方身上。   “真是好运。”以为自己已经失去剑兰的祯,很高兴的将剑兰拔了下来,插回了刀鞘。做完了这些动作,她好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坐在阳光充足的草地上,祯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拧干,然后将自己的伤口处理了一下,穿好衣服,躺在了草地上开始休息。她已经精疲力尽了,现在哪怕是一个普通人也足以要了她的命。 
  这个时候,我的那个哥哥在做什么呢?呵,大概在喝下午茶吧。真羡慕那种平静的生活,等着一切都完结之后,我再也不会四处乱跑了,回到空座汀平静的生活。 
  唰! 
  有什么东西在靠近。祯警觉起来,然后想要躲起来,但是她现在太过虚弱了,根本没有办法很快的藏起来。 
  “哈哈,没有想到我的运气居然这么好!”一个穿着很奇怪的家伙手中拿着一个带着利刃的铁链,站在河边的树上看着祯。“我想你就是那个叫做绯影祯的小女孩儿吧?太好了,只要抓到了你,我想就可以知道那把剑的下落了。要知道得到那把剑的任务可是五百万啊!” 
  “切,你只不过是在痴心妄想!”祯冰冷的盯着这个家伙。 
  “哈哈,虽然你现在是木叶的忍者,那又怎么样?”这个浪忍无所谓的说,“木叶也不会因为你一个下忍来派人杀我的,再说了,就凭你现在的状态,你是绝对无法打赢我的。” 
  “赢不赢得了,只有打了才知道!”祯的右手按在了剑兰上,其实他心里面也很清楚,此时自己的状态实在是太虚弱了,如果再休息一个小时,那么自己还可以与对方斗上一斗,但是现在……自己恐怕连逃走都做不到,既然如此,那么就战斗吧! 
  这个浪忍很得意的大笑起来,然后紧接着就冲了过来。砰!祯的腹部被对方击中,一下子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树上,还没有复原的内伤再次严重起来,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呵呵,怎么样?看到实力的差距了吗?怪怪的告诉我那把剑到底藏在什么地方,说不定我会放你一命。”浪忍阴冷的笑着说。 
  祯靠着大树坐在地上,此时的她连指头尖都动不了一下,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对方在说着什么,但是到底在说些什么,却完全听不到。可恶!我居然会输得这么窝囊!居然会败给这种垃圾!在不甘的愤怒当中,黑暗席卷了她。 
  “听得到我说话吗?” 
  “醒一醒!喂,现在应该能够听到我说话了吧?” 
  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儿出现在了祯的面前。 
  “云娜?”祯很惊讶,“我回来了吗?”她以为自己回到了时空管理局。 
  “现在是在您的意识海里面,母亲大人!”云娜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1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