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岸本李亚的双手不受控制的向后伸去,交叉的放在了一起,任凭他怎么挣扎也没有办法挣扎开。不过,他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并且用愤怒的眼睛盯着对方,死也绝对不能丢了尊严。 
  “原来云忍也不全是酒囊饭袋。”很好听的女声,清冷,甘甜,好像深冬的山泉。 
  “我们云忍没有孬种!”岸本李亚厉声吼道。 
  “也对,国与国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对于错,所有的一切,都是利益的冲突。”祯看着面前这个青春热血的云忍,心中也不免叹服,“所谓忍者,也不过是被利益驱使的行尸走肉罢了。我们,只不过是活着的刀和剑。” 
  “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是对方所说的话,自己却无法反驳,自己只是想在死之前,看看这个杀死自己小队的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祯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身为木叶的暗部,是不可以让人看到自己的面目的,但是看到对方的表情,她犹豫了。左手缓缓的将手伸向了面具,但是,就在她的手按在面具的一瞬间,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手上,而岸本李亚的喉咙也被划破。 
  “你不记得我们的守则了么?”是直,他终究不放心还是返了回来。 
  “记得。”祯的心中极为复杂,不知道是为面前这个年轻的云忍感到伤心,还是为自己的错误感到后怕。“不会有下次了,我们走吧。”说完,她首先走了出去。直看着这个女孩子,心中微微感到不忍,但是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而且此次任务关系到木之叶的安危,他没有办法放任魅这么做。 
  祯在前面快速的飞奔,她的心里有点复杂,刚刚她差一点就就将面具摘掉了,那种行为主要还是她无法彻底摒弃死神的那种面对面,硬碰硬的战斗方式。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但是依旧没有办法将那些习惯完全消磨。 
  “不要自责,让对手知道自己死在谁的手里,是对对手的尊敬。”直在后面跟了上来,“不过,我们现在时暗部,等你离开暗部,就无所谓了。” 
  “走吧!”祯点了一下头,然后迅速向那个大臣所在的宫殿赶去。 
  “废物!废物!”雷影用力的拍了桌子一下,结果桌子最后不堪重负被一巴掌拍成了两半,上面的文件全部都掉落在了地上。前面的一个忍者脸色有点不好,他刚刚得到报告,追击敌人的小分队被全灭了,而且看起来好像是对方没费什么事就将小队解决掉了。雷影听了这个消息,气得暴跳如雷,村子里面大部分厉害的忍者都去前线了,剩下的只有最低限度的常驻忍者,如果再将那几个上忍派出去,万一发生突发事件,虽然说自己也在,但是终究不免身单力薄。但是如果不将在雷之国四处乱跑的那几个钉子拔出去,那么无论是云隐村的村民们,还是以雷之国大名为首的那些大臣们,都会终日惶惶不安。 
  “恩,叫水泽山他们小队出动!”最后,雷影咬了咬牙,还是下定了决心,让这个精英上忍带着自己的小队出动了。“是!”那个云忍立刻消失在了雷影的办公室。 
  “火之国,木叶忍者村,还真是费劲啊!”雷影心中暗暗的念叨着,他清楚得很,云忍村快要撑不下去了,对方却依旧不慌不忙,将大量的忍者送到前线来,还有诸多很强的上忍。无论是上忍的质量,还有其他的中忍和下忍的数量,云隐村都没有办法和木叶忍者村比,但是如果就这么认输的话太不甘心了。必须要找一个契机! 
  直和祯在周围布置了一下,静静的呆在一个隐蔽的角落休息,刚刚快速的行进让他们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尤其是祯,由于召唤地狱蝶和使用了鬼道布置陷阱,让她几乎将查克拉消耗殆尽。“咳!”直咳嗽了一声,此时他已经差不多将淤血都咳嗽出来了,不过代价就是让自己的肺部咳嗽的隐隐作痛。 
  祯看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休息的怎么样了?”直问道。“至少恢复了一半。”“那好,我们赶快赶路,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直说道。祯没有回答,立刻站了起来,用通灵术召唤出了十几只地狱蝶,开始进行侦查。 
  两个人很快的消失在了山峦当中。不过他们还不知道,现在已经有着四个实力极为强悍的家伙盯上了他们两个,正在很快速的追踪而来。两人不知道,但就算是知道了,也必须继续执行任务,只要完成了任务,就算是死了,也无所谓。 
  当然,这也只是直的想法而已。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祯都要自己活下去,然后报仇!虽然在这个世界死去,就会回到时空管理局,但是她并不想这么窝囊的回去。 
  “后面又有追兵了,四个人,很厉害,和最开始追击我们的人有着天壤之别。”祯突然间说。“而且追击的速度很快。”“我留下来阻击,现在我的伤势已经没有问题了。”直回答。“我建议我们加快速度,甩开他们,完成任务之后,一刻不停的离开。”祯冷淡的说,“对方的实力很强,就算是我们两个联手恐怕也没有机会击退对方。你也不见得能给我拖延多长的时间。” 
  “……好吧,我们加速!”直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水泽山紧紧地跟着前面的枭鸟,后面的三个部下也非常迅速的跟着。“水泽老师,离对方还有多远?”队伍里面唯一的女性忍者美也优打扮的花里胡哨,流里流气的问。“还很远,而且我怀疑对方已经察觉到了我们。”水泽山头也不回的回答,“对方的侦查能力非常强,我们必须要非常小心。” 
  “对方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武里斑是一个块头很大的家伙,但是却偏偏动作非常的轻巧,对于老师的说法,他觉得不太可能。 
  “你们两个最好不要大意,老师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最后一个队员看起来很颓废,不过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透着智慧的光芒。“知道了,清沼翁,你这个家伙真是多嘴。”流里流气的美也优白了这个颓废男一眼。 
  “好了,一个小队不要招架。”水泽山在前面叮嘱道。突然间,前面的那个枭鸟停了下来,“怎么了?半里。”他叫那个枭鸟。“我刚刚好像看到了对方的通灵兽。”那个叫做半里的枭鸟说。 
  “在哪儿?我怎么没有看到。”美也优四下打量着,吊儿郎当的说,很明显她不相信半里的话。 
  “人类一般都很难察觉到那种生物,除非它们想要让你看见。”半里没有理会美也优,继续说,“当然,快要死去的人也可以看得到。” 
  “那是什么?”武里斑听了很是好奇。 
  “该不会是死神的蝴蝶吧?”清沼翁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说道,“我曾经在一个地方上看到过那那种东西的介绍。”他是在自己家里面的秘密卷轴上看到过这种东西的简介,看到枭鸟半里点了一下头,他有继续说道,“据说这种蝴蝶没有非常的可怕,可以吸取生灵的灵魂,还可以让人看到无法摆脱的幻象。” 
  “恩,死神的蝴蝶的确很厉害,但是如果仅仅是一个的话,还好说,就怕来一整群,那么就糟糕了。”枭鸟回答,“说实在话,我还没有见过有什么人能够抵御得住那么浓重的死气,召唤出死神的蝴蝶。要知道召唤死神的蝴蝶,会召唤者的生命力。” 
  “真有趣,如果是这样,我就更要去看看能够召唤出死神的蝴蝶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了!”美也优的黑色的瞳孔开始充血,牙齿也变得尖了。“镇定点,不要随随便便就进入那个状态。”水泽山在旁边点醒道。 
  “抱歉,我有点兴奋了。”美也优一愣,恢复了过来。 
  “好了,到时候有你兴奋地。”清沼翁在一旁说,“要知道对方可是将中山吉野小队全灭的高手。” 
  “哼,对方是不是高手我不知道,但是中山吉野可不是什么高手。”武里斑在一旁嘲讽的说。 
  “好了,半里在最前面侦查。”水泽山皱了一下眉头,“我紧跟着,小优和阿翁紧跟在我后面,居中策应,斑在后面断后。记住,无论对方是什么人?我们都不可以大意!” 
  “是!”三个人虽然都很有个性,很高傲,但是还是知道轻敌骄傲会让人丧命这个道理。 
  “那么出发吧!”水泽山高喊道,既然对方已经发现了我们,那么我们就谨慎的加快速度,在小心不中敌人陷阱的同时追上对方! 
  ———————————————————逃命的分割线———————————————————— 
  “没先到对方居然发现了我的通灵兽。”祯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对方对地狱蝶的窥视,看了旁边的直一眼,“对方正在飞快的追踪我们,凭我们目前的状态,最多两个小时,就会被追上。”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因为已经很明显了,对方的实力并不逊于己方,人数比己方多,状态还要比己方好,被追上了,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再过十几分钟,我们就到雷之国的首都了,那里很肯定也有不少保护大名和大臣的忍者,我们必须要非常小心。”直没有接祯的话,我们的目的就是来完成任务,就算是死了也没有关系。 
  祯也没有再说话,只是有些疲劳的将已经向雷之国首都派去了几只地狱蝶。 
  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那个著名的城市。这个城市耸立在山峦之间,周围被湖泊包围着,高大城墙足足有20多米高,上面遍布着箭楼,城墙上面来来回回走着很多手持刀剑的侍卫。 
  PS。注1:雷遁·地走——让闪电在地面上走动,施术者可以控制方向,敌人被闪电电到,会被麻痹。C级忍术。
第一卷、初至 第二十六章、激战
       “防卫是在太严密了。”直看了看城墙上来来回回的士兵,冲进去很容易,这些士兵根本没有可能拦得住自己,但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去,却也不那么容易。   “我有办法。”祯的脸色有些不好,这一路上查克拉消耗的真的不少,“缚道二十六·曲光!”她的左手结印,然后用手一指直,然后再次给自己使用鬼道。“快走,我坚持不了多久。”直虽然惊讶于祯的秘术,但是他也知道祯现在的状态恐怕祯的坚持不了多久。 
  两个人急忙窜上了城墙,越到了城里。还好这里不是云隐村,如果是忍者村的话,都会被结界班布置上结界的,如果不知道手印的话,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是根本不可能的。 
  “呼呼呼……”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祯解除了曲光,扶住墙壁不停的喘气,她结了一个手印,解除了通灵术,在这么下去,非得查克拉耗尽而亡不可。“这个给你。”直讲一个很小的药丸丢给了祯。“这是兵粮丸,吃了补充一下体力吧。” 
  祯接过了兵粮丸,也不说话,直接咯吱咯吱的吃掉了,虽然时间很紧,但是却也不得不休息一下。大概十几分钟之后,祯感觉到查克拉快速的恢复着,很快就恢复了一半有余,看了直一眼,两个人轻轻一纵,就消失不见了。 
  山田小村坐在自家的花园里面很悠闲的喝着小酒,吃着菜。“恩,不知道豚男将那个小妞抓到没有?”前几天在城里面看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小妞,本来想要去享用一番,却被那个该死的藤野给搅和了,不过那个小妞还真是够漂亮的,弄得自己怎么也忘不掉,连催促大名为雾隐村输送物资的事情都忘记了。 
  隐约间,他看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红色头发,还带着一个可爱的猫脸面具。再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祯将这个大臣解决掉之后,立刻回到了自己隐蔽的角落,过了一会儿,直也将那几个差劲的忍者护卫甩掉了,返回了这里。“我们快走吧,那些家伙恐怕已经追上来了,在城里面,一旦被发现,我们就糟糕了。”祯对直说。 
  “好。”直点了一下头。 
  两个人迅速的离开了雷之国的都城,飞速的在山岳间穿梭,想要尽快的离开雷之国,与牙和蒙汇合。但是,云忍也并不全都是废物,那四个厉害的家伙,不知道正在什么地方暗地里埋伏着呢。虽然说祯用地狱蝶四处侦查,但是却也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看来对方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一边穿梭在山岳间,一边小心翼翼的四下里打量着周围的一草一木,生怕被对方埋伏。然而,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虽然两个人分外的小心,但是百密一疏,头顶上的一个小小的黑点早就将两个人的行踪告知了水泽山的小队。 
  在空中的大个子枭鸟的背上,听着这个枭鸟的报告,水泽山笑了一下。“发现那两个家伙了,就在下面。”他说道,“对方很小心,我们也要谨慎才行。”“哼,交给我好了,我要让他们常常万箭穿心的滋味!”美也优的牙齿再度变尖,一副嗜血的样子。“我们在前面的湖泊那里伏击他们吧。”武里斑对水泽山说。 
  “恩,那里的位置很好,非常的开阔,对方想跑也没有机会。”清沼翁点了点头,“我们只要……” 
  祯和直两个人还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依旧非常小心的穿行,很快,就到了一片不大的湖泊前。直四下打量了一下,就准备继续赶路,但是却被祯拦了下来。“怎么了?”他问。“有古怪。”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刚刚在一瞬间,她感觉到了一丝杀气,但是马上就消失不见了。“这里什么也没有。”直疑惑的回答。 
  “就因为什么也没有才有古怪。”祯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两步。 
  “雷遁·雷龙闪(注1)!”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从头顶喷射下来一个雷龙,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果然有埋伏,祯和直急忙闪开,雷龙直接轰击在了地面上,地面被轰出了一个大坑,里面焦黑一片,冒着青烟。 
  “真是的,我说过多少次了!”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如果不是你没有控制住杀气,这一下就可以解决掉他们!”这个声音的来源在祯和直的侧面。头顶上面的那个人也跳了下来,站到了一个方向,紧接着,另外两个方向也个子出现了两个人。 
  “闭嘴!”美也优有点生气的回了武里斑一句。 
  “好了!”清沼翁喝了一句。 
  不过,这三个人虽然在吵嘴,但是手里面的印却没有停下。“忍法·四角雷牢阵之术!(注2)”四个人同时喊道,随着施术结束。四道闪电从四个人的手中闪出,炼成了一个矩形,将祯和直围在中间,还没有等两个人做出反应,这个矩形已经成了一个立方体,一个闪电牢笼将两个木叶的暗部困在了里面。 
  外面的四个云忍个子取出了一个特制的苦无,插在了雷牢的四个角上,然后向后退了两步。“你们到底是哪儿的忍者?”水泽山盯着这两个人说。 
  祯看了看这个雷牢,又看了看直,心说不知道直有没有办法破开这个牢笼。“风盾·缀风车!”直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结印,在四个云忍没有来的及阻拦的时候,施展出了忍术。风克雷,一个巨大的风车将这个雷牢直接撕开。 
  “忍法·密箭千飞蝗(注3)!”美也优看到雷牢被毁,伸出了左臂,右手结印,左手上面的黑色印记立刻竖了起来,化作了数千个黑色的千本好像雨一样射向了两个人。 
  祯和直自然是不会傻等着对方的攻击。祯瞬步,直则是替身术,全部都躲开了对方的攻击。“切!”美也优看到哦啊自己的攻击没有奏效,啐了一声。紧接着快速结印,“忍法·毒雾!”一股绿色的浓雾立刻笼罩了这里的一切。 
  这个家伙有失控了!武里斑看到这个野蛮的女人又施展出了这个大规模的忍术,急忙和另外三个人向后退却,视线准备好的作战计划全部都没有用了。 
  “破道之四·白雷!”这个时候,对方还击了。一道白色的闪电从毒雾的上面射了下来。武里斑急忙闪避,隐蔽到了湖里面。这个时候,水泽山已经和直对上了。直的实力的确不错,但是和水泽山交上了手,就不行了,虽然短时间内不会被解决掉,但也岌岌可危。祯站在空中,咬了咬牙,没有办法,准备冲过去解围,但是对方还有三个人,哪里能让她轻易得逞。清沼翁早就暗自注意着这个红头发的暗部,看到她也冲向了水泽山,立刻向武里斑点了一下头。两个人立刻丢出了数把苦无。 
  祯自然感觉到了恶风不善,急忙闪避,但是当她闪过苦无的时候,美也优已经挥舞着锋利的指甲扑了上来。那指甲上闪着绿色的光芒,自然是有着剧毒。美也优得意的将指甲直接刺入了对方的身体里面,“我要让你身体溃烂而死!”她得意的叫道。 
  “优,小心!”这个时候,清沼翁叫道。 
  美也优的脸色一变,急忙向旁边闪去,但是依旧被对方的刀划破了左肋,如果不是她多的及时,自己的心脏大概就被对方击穿了。“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已经抓破了这个家伙皮肤,将毒素注入了进去,为什么这个家伙还站在自己前面。等等!对方的外衣少了一件。感觉到手中有一个东西,一看却是对方的衣服。 
  砰! 
  这个时候,直被水泽山重重的踢了一脚,身上挨了好几个苦无,一下子撞到了山崖上,失去了战斗力。祯一惊,称这个时候,清沼翁和武里斑以及美也优三个人也将祯围了起来。 
  “那么,现在该告诉我了吧,你们是什么人?”水泽山冰冷的说。 
  “缚道二十六·曲光!”祯可没空和这些家伙多嘴,趁对方问话的功夫,单手结印,一道光芒将自己和直遮了起来。“雷遁·五雷走(注4)!”水泽山看到对方居然趁这个机会施展了忍术,也快速的施展忍术。一道闪电从他的手中弹射而出,直奔刚刚对方的藏身之处而去,不过那里显然已经没人了,闪电在那个地方弹射了一下,本空中就射了上去,而且很高。三个部下都有点吃惊,这么短的时间里,对方根本没有机会使用通灵术,可是对方却跑到了那么高的地方。不过看到水泽山的闪电追了上去,心才稍稍的安了下来。 
  “忍法·霄闪!”对方施展忍术的声音。水泽山的闪电被一下子弹飞了。 
  “武藏!”水泽山也是有备而来,随着他的一声高喝。一个巨大的枭鸟突然出现,一下子撞向了刚刚闪电被弹飞的地方。 
  唔!祯刚刚弹飞了闪电,右臂还抱着直,结果被这只枭鸟一下子撞飞了出去,一下子掉进了湖泊里面。“哼,掉进水里面正好!”美也优见到,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来到了水边。 
  “喂,优。不要污染水源!”武里斑见状急忙喊道。 
  但是很显然已经晚了,美也优已经将自己的右手划破,双手结印,“忍法·毒浸!(注5)”紧接着以她的手为中心,一股墨绿色的颜色在这个不大的湖泊里面扩散开来,而且非常的快。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杆银色的长枪,从湖底飞射而出,瞬间就将美也优的心口刺出了一个大窟窿,鲜血喷洒而出。这个毒家的最后一人就这么不甘的死掉了。而那个银色的长枪却没有消失,直直的射中了山崖。 
  轰隆——! 
  一声巨响,银枪射中山崖之后,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无数的碎石漫天飞落。水泽山三人虽然说急切的想要知道美也优的生死,但是漫天的飞石却让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慌忙躲闪。 
  “优!”武里斑和清沼翁在飞石不再四处乱飞的时候,来到了美也优的身边,但是却看到美也优的胸口被刺穿了一个大洞,上面全部都焦黑一片,早已死去多时了。 
  “可恶!”武里斑愤怒的捶了地面一下。 
  “对方恐怕已经逃走了。”水泽山让武藏在天空中四处寻找对方,但是他心里清楚,如果对方还是用那个稀奇古怪的术的话,武藏恐怕也没有办法发现对方。 
  “混蛋!”武里斑的眼睛里面含着泪水,在同一个小队里面已经呆了数年了,虽然平时吵吵闹闹,但是却也结下了很深的情谊,没先到她却死掉了。“不要悲伤,如果有空悲伤的话,不如赶快找到那些家伙,为优报仇!”清沼翁的表情也有写悲伤,但是他却依旧很冷静。“……你应该早就熟悉身边同伴的死了。”水泽山叹了口气,“好了,将优的遗体收好,我们继续追击。” 
  武里斑擦了一下泪水,用卷轴将美也优的遗体收好了,放进了口袋里。“老师,我一定要让他们死的很难看!”他恶狠狠地说。“恩。”水泽山点了一下头,虽然他不希望武里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还是没能再说些什么。 
  “保持冷静,斑。如果你想给优报仇的话。”清沼翁拍了拍武里斑的肩膀。 
  “呼呼呼,呼呼,呼……”祯剧烈的喘着气,她的身上没有什么重伤,仅仅是被划破了几个口子,但是刚刚为了脱身,使用了雷枪(注6),几乎将她所有的查克拉都消耗干净了,现在的她已经到了极限了。不过没有办法,如果想要逃走的话,必须坚持住。 
  “放我下来吧,我没事了。”直也很虚弱,到现在是身上的苦无还没有拔出来,在这么下去的话,他很有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1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