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过这个星野杏里也确实有嚣张的本钱,看到祯消失了,立刻向后急退。果然如她所料,祯已经出现在了她刚刚战的位置,剑兰闪着寒光,奔着她的心脏刺去。 
  “啧!”后面就是水库了,星野杏里没有办法再退了,而且她也没有脸再退了,因为被一个后背逼得四处逃窜,本身就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右手的袖口里面滑出了一个苦无,直接敲在了剑兰的侧面,将剑兰向右弹去,左手攥紧了,一拳就打了出去。 
  呼! 
  但是这百分百的一拳却打空了。祯的身体向左闪去,然后左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拳头,被弹到了一边的剑兰,直接斩向了对方的左肋。 
  当! 
  “好了,我们是队友,不是生死的仇敌,不要做太过了。”这个时候,金泽鸣马终于出手了,面对着祯,左手用苦无将剑兰挡住,右肘将星野杏里的右臂抵住。 
  “没有下次。”祯放下了剑兰,还剑入鞘,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好了,我们要开始执行任务了。”金泽鸣马回过头,对星野杏里说。“哼!”星野杏里冷冷的将苦无收好,也不理睬金泽鸣马,跳了下来,将自己丢出去的那个苦无捡了起来收好。混蛋小鬼!看到时候我怎么收拾你! 
  “下次不要那么冲动。”旗木卡卡西有点无奈的对祯说。祯看了卡卡西一眼,扭头走到了一边,和这个只露出一只眼的天才忍者保持了一段距离。旗木卡卡西弄了一个自讨没趣,只好耸了耸肩,解嘲的笑了一声。 
  “我是金泽鸣马,这次由我带队,这位是水野春树,他背上带着卷轴,就是我们携带的物资。”这个金发的队长指着水野春树背后的巨大卷轴说道,“如果水野春树倒下了,那么就由下一个人拿起来,如果那个倒下了,那么就再由下一个人拿起来,直到最后一个人,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将卷轴送到前线。” 
  “还有,我要郑重的说明一点!”这个家伙严肃的看了看这四个人,“我们是一个小队,一切都要以完成任务为第一目标,严禁私斗!” 
  “哼!”星野杏里恶狠狠的看着祯,好像毒蛇一样。 
  相反,祯却依旧是老样子,一丝表情也欠奉。金泽鸣马似乎也并不期待下面这四个人能给自己什么反应,不过他的话也说到了,能都被火影大人派到这里执行这个很重要的任务,就说明都是能够以大局为重的人。如果真的肆意妄为的话,自己再多说什么也没有用。虽然自己是队长,对这四个人有着约束力,但是如果对方真的不理睬自己的命令,那么到了那一刻,也不见得真的有什么好办法。 
  五个人离开了木之叶,开始迅速的在丘陵密林间穿行,如果全速前进的话,从木之叶到前线,估计也就一天的时间,但是为了应付突发情况,众人还是保持在一定的速度行进,保证在夜里十二点可以到达前线。 
  从清晨开始出发,五个人一直保持着既可以节省一定的体力,又可以迅速前进的速度没有停下来。“喂,我说。我们要这么一直干下去吗?”这个时候,星野杏里突然说话了,“至少我们也要吃一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吧?” 
  “我也这么认为,到了前线,我们说不定就要直接进入加入战斗。”旗木卡卡西也点头说道。 
  “好吧。”金泽鸣马点了一下头,看到前面有一条小溪,就指了一下那里。“我们到那里休息。”“好。”水野春树这个闷头一声不吭的家伙也点了点头。祯没有说话,直接从树上跳了下去,来到了小溪边。 
  祯来到了小溪边,捧了一点水,轻轻的敷在了脸上,一阵清凉过后,她坐到了一个树荫下。而卡卡西则是喝了几口水,就吃上了干粮。这让金泽鸣马还有水野春树很是郁闷,心说这个卡卡西不应该这个样子啊?他可是一个非常老练的忍者了。“喂,你们两个小鬼就这么直接休息吗?”星野杏里可没有那两个人那么好说话,看到祯和卡卡西的样子,面色不善的说。忍者休息的话,首先就要先把周围侦查一下,看一下有没有潜伏的威胁,尤其是现在这种任务,更要在周围布置好陷阱之类的东西,防止有敌人偷袭。像祯和卡卡西这样直接休息,是非常忌讳的。 
  祯看都没有看这个家伙一眼,而是直接使用了通灵术。无数的黑色的地狱蝶飞向了四面八方。“如你所见。”卡卡西耸了耸肩,指着漫天飞舞的蝴蝶,“朽木的通灵术是对于侦查是非常在行的。” 
  “切!”星野杏里看到那渐渐消失在周围的地狱蝶,脸色变幻不定,最后还是切了一声,自己也跑到了小溪边上,喝几口水,然后便找了一个地方开始吃起了自己的干粮。 
  金泽鸣马和水野春树互相看了看,也找了一个地方吃起了干粮。不过这个时候,金泽鸣马却看到了星野杏里打开了一个小瓶,喝了一口。“怎么了?”因为他闻到了药味。 
  “我的身体不好,需要吃药。”星野杏里头也不抬的说。 
  “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不要勉强。”金泽鸣马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心说火影大人怎么净往队伍里面扔问题人物啊?他当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压根就不是三代火影派进来的。星野杏里吃过了药,便离开了一下,大约有不到五分钟就回来了。金泽鸣马心说怎么毛病这么多?他以为这个女人是方便去了。而祯则不动声色的看了星野杏里一眼,然后给卡卡西使了一个眼色。卡卡西则略微的点了一下头。这一切金泽鸣马都没有注意到,倒不是他观察不仔细,以为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小队里面会有问题。 
  五个人默不作声的休息了大概有二十分钟,便开始继续赶路,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了什么意外,很快,就到了黄昏时分。大概再有三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前线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队伍的正中心暴起了一股白烟。“杏里,你做什么!?”金泽鸣马在队伍的右侧,而星野杏里在队伍的左侧,卡卡西在后面,祯在前面,水野春树在正中心。除了祯,其他三个人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星野杏里丢出了一个烟雾弹。不过,这个烟雾弹似乎是加了什么东西,有一股奇怪的香味。 
  “不好!”金泽鸣马急忙闭气,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瞬间他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中的查克拉停止了流动,也没有办法提炼了。卡卡西还有水野春树也是一样,祯在烟雾弹爆炸的一瞬间,瞬步到了很远的地方,逃过了一劫。 
  “出来吧,云忍的各位。”星野杏里朗声说。随着她的话,六个带着云忍护额的忍者从角落里面窜了出来。“好了,我的诚意已经送到了,那么可以说说你们的计划了吧?”星野杏里很得意的说,这样那位大人的任务就完成一半了。 
  “星野杏里,你……”金泽鸣马吃惊的指着星野杏里,“你背叛了木叶!?”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小队里面,会有队员背叛木之叶。水野春树也是面色苍白,面上都是惊惧之色。而卡卡西也是心里发苦,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会下毒,而且还是这种极为阴毒的毒,而自己居然会一不小心的中招了。事到如今现在也就只有将希望放在祯的身上了。
第一卷、初至 第三十一章、混战
         “背叛?你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星野杏里略显兴奋的说,“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木叶。”她的脸色突然一变,“就是因为你们,木叶才会与别国发生战争!如果是那位大人的话,战争从最一开始就不会发生!”   “战争,本来就没有什么对与错。”祯这个时候突然开口,然后将手按在了剑兰上。 
  “怎么?想要动手吗!”星野杏里阴冷的说,“正好我也看你不顺眼呢!” 
  卡卡西焦急的看着这一切,但是却毫无办法,查克拉被封,除非是级数相差太多,否则想要击退对方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嘶!卡卡西差点疼出声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用露出来的那个右眼瞄了一下,却发现是一个黑色的蝴蝶。“不要动,我在明,你们在暗。”是祯的声音,虽然不知道祯会解毒,但是卡卡西也没有声张。他看了祯一眼,却发现对方没有丝毫的反应。与此同时,金泽鸣马还有水野春树也感觉到了一个刺痛,但是他们都没有吭声,因为这两个人也看到了那若隐若现的地狱蝶,并且听到了祯的话。不大一会儿,三个人的查克拉就恢复了流动,不过他们还是装作没有解毒的样子。 
  “好了,星野杏里。”云忍的头目带着残忍的笑容看着这个五个人,“赶快动手吧!将这几个家伙的人头交给我们的雷影,否则我们是没有办法感受到你们的诚意。” 
  “哼,你这些家伙还真是得寸进尺!”星野杏里脸色有点难看,不过她还是拿出了一把苦无,走向了金泽鸣马四个人“是你们自裁呢?还是要我动手?” 
  “你不要太自大了!”祯一下子跃到了三个人前面,“不要以为你在小溪里面下毒,还有途中去和云忍的人接头我不知道。” 
  “知道又怎么样?”星野杏里得意的笑着,“你还不是没有算出我什么时候动手?”她得意的掏出了放置毒液的小瓶,“看到没有?这就是我在小溪中下的毒液,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根本算不上是毒液,但是和我刚刚丢出的烟雾弹里面的药物混在了一起,就成了一种可以封住查克拉的毒素!没有我的解药,任何人也别想解开!” 
  “那这么说来,你喝的那个药,就是所谓的解药了?”祯冷冷的说。 
  “没错,只可惜你们明白的太晚了。”星野杏里说着,从兜里面掏出了一个瓶子,晃了晃“看到了吗?就是这个!”然后她想丢到了空中,用苦无削成了两段。不过,她却没有注意到,瓶子里面的药剂,明显少了很多。星野杏里狞笑着,“去死吧!”她挥舞着苦无,直接冲了上去。 
  看到对方冲了上来,祯没有丝毫的慌张,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变化,就好像和平时一样。脚步微微的向前挪动了一下,右手按在了剑兰上,身影突然消失! 
  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星野杏里的身侧,剑兰飞斩而出。“飞燕斩!”剑气横扫,地面上被剑气划了一个很浅的痕迹。星野杏里被斩成了两段。 
  砰! 
  被斩成两段的星野杏里变成了一截木桩子。是替身术。“火遁·豪火球之术!”这个时候,星野杏里的声音从祯的身后传来。祯根本没有回头,而是左手向后,伸出了食指还有中指,指着豪火球来的方向,“破道之一·冲!”无形的东西,一下子将豪火球顶了一个大洞。 
  轰隆! 
  火球还没有到达地点,就爆炸了。祯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原地,星野杏里的豪火球术还正在施展过程当中,被一下子打断,差一点被查克拉反噬,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这也怪她,本来严格起来说,她的实力也是相当不错的,但是她太轻敌了,认为自己一个豪火球术就可以将对方了解。却没有想到能够施展出那么强悍剑术的人,根本是不可能靠一个豪火球之术就解决的。 
  星野杏里刚刚将那口血吐了出去,就觉得不妙,急忙一个瞬身术不见了。紧接着,她刚刚站着的地方一下子就被祯的剑兰轰了一个大坑。“锐风斩!”祯从空中一剑劈了下来,却依旧劈了一个空。连续两次都没有伤到对方一丝一毫,冷漠的脸上也略微有一点惊讶。虽然自己本身的实力追不上对方,但是对方不了解自己的战斗方式还有诡异的鬼道,在这点上自己是占了很大便宜的,从这点上来看,这个星野杏里本身的实力恐怕相当不错,如果不是太过小看自己,恐怕自己将对方的豪火球之术打断根本不可能。 
  “火遁·九头蛇之术!(注1)”瞬身出了很远一段距离,星野杏里决定将对方一举击杀。三个有着三个脑袋的火蛇突然间将祯包围了起来,并且向祯非常快速的喷射着火箭。祯的脸色微变,在原地连续瞬步,躲避火箭,但是这三个火蛇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做累,火箭好像不要钱死的不停喷射。 
  星野杏里见了,嘴角挂起了笑意,双手再次结印,准备给祯再来一个火球术,直接将对方干掉。祯看到对方开始结印,心中也是凛然,如果对方在施展出豪火球术的话,那么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躲闪,更别说像刚才那样将其打断了。这三个火蛇简直就像冲锋枪一样,让祯疲于奔命。 
  然而,就在这时,星野杏里的心脏被一个裹着闪电的手掌贯穿。“千鸟!”旗木卡卡西虽然接到祯的暗示,不要出手,但是此时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可不希望队友死在自己的面前。星野杏里错愕的睁大了眼睛,她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查克拉已经被封住的那三个人会恢复过来。 
  失去了施术者,九头蛇之术也消失了。祯停了下来,微微喘着气,刚才不停地瞬步,让她感到非常的吃力。如果不是自己做过了连续瞬步的训练,恐怕就完蛋了。 
  “那么,下面该你们了!”金泽鸣马看到旗木卡卡西出手将星野杏里干掉,知道自己一方的毒已经解了的事情已经隐瞒不住了,也站了出来,和云忍对峙着。 
  六个云忍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看着木之叶的忍者内讧,心里面可是乐不可支,正准备什么时候上去添一把火呢,星野杏里却被旗木卡卡西的千鸟给毙了。错失了良机的云忍却也不慌张,他们的人多,而且还是以逸待劳,根本不怕这四个疲军。 
  双方对峙着,战斗一触即发。云忍如果击杀了这四名木之叶的忍者,那么这次的运输物资,就可以落到他们的手里,木之叶的前线没有战争物资支撑,一定会士气大落。不过他们也有着自己的顾虑,这里毕竟是火之国境内,他们这么小心翼翼的潜入进来,可是花了很大的力气,如果不尽快解决掉对方,被木之叶发觉的话,他们绝对没有好下场。 
  带头的那个云忍略微的点了一下头,最后面的那四个云忍,立刻就分散开来,准备将木之叶的忍者包围起来,而且这四个人一边奔跑着,还一边结印。金泽鸣马看了,立刻丢出了好几个手里剑,想要干扰对方施展忍术。但是那个忍者,却硬受了金泽鸣马的三枚手里剑,也要施展忍术。 
  “雷遁·四角雷牢阵之术!”这四个云忍拼着受伤也施展出了忍术。一个矩形的雷网以四个人为角,形成了一个矩形,将木之叶的四个人围了起来。 
  “忍法·销蚀!(注2)”这个时候,那个很是阴沉的水野春树快速施展出了忍术,一道黑色的雾状东西飘了出来。滋啦!一下子,雷网就被这个黑色雾给侵蚀坏了一面,不过黑雾似乎也就仅仅能够腐蚀一面。四个人鱼贯而出。 
  “雷遁·雷龙闪!”然而,他们刚刚出来,就遭到迎面痛击,对方的节奏算计的很好。不过四个木叶的忍者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刻四散开来。“风盾·喷压槊!”金泽鸣马立刻施展出了相对的忍术,一下子将雷龙冲破,并且逼得对方向旁闪去。 
  “忍法·蝇蛇!(注3)”数道黑色的绳子瞬间将那个因为中了金泽鸣马好几个手里剑而行动略显迟缓的云忍缠绕了起来。“啊啊啊啊……”这个云忍发出了惊人的惨叫,很快就化成了绿色的脓液。这下不仅仅是云忍了,除了和水野春树相熟的金泽鸣马,就连祯和旗木卡卡西心里都觉得可怕。 
  不过,云忍却也没有因为这些就行动迟缓,反而丢出了三枚苦无。刚刚施展完忍术的水野春树来不及躲闪,被一个苦无打在了左肩窝上。 
  “风遁·风龙卷!(注4)”金泽鸣马看准了机会,直接施展出了忍术,一个巨大的横向的龙卷风从他的手中喷射而出。将刚刚丢手里剑的那个云忍一下子卷飞了,鲜血碎肉漫天飞。双方都在找时间差,无论是施展忍术,还是丢手里剑,在刚刚做完动作的那一刻,都是没有防备的,而这一刻,也是最容易被攻击到的。 
  这一下,对方也就只剩下了四个人,双方好像是约定好了一样,全部都开始单对单。祯面对的是一个块头很大的家伙,当他看到祯只是一个小女孩儿之后,脸上露出了极为猥亵的笑容。“嘿嘿嘿,似乎上天很是关照我呢!”这个家伙很是高兴。 
  祯不懂声色,刚才和星野杏里的战斗让她消耗了不小的体力,对付这个看起来明显属于查克拉比较多的人,一定要相当小心才可以。她压低了身子,右手按在了还鞘的剑兰,没有主动进攻。对方虽然表情很让人不爽,但是行动上却没有什么破绽可寻。 
  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微风吹拂,一片树叶从空中落下,正好掉落到两人中间。就在这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动了,都想趁对方被这一片树叶遮挡住一丝视线的时候击杀对方。祯抽出了剑兰,下压着身体,将刀掩藏在身体下面,迅速的冲了上去。对方则直接丢出了两枚手里剑,然后手中拿着苦无,冲了过来。 
  “牙突闪!” 
  两人交错,掩藏在身下的剑兰好像毒蛇的毒牙一样瞬间刺了出去,直奔对方的心脏。云忍面色一惊,身体急速下挫,但是左肩依旧被刺了一个很深的伤口,鲜血直流。如果不是剑兰上没有毒,那么他就报废了。但是受了伤,他的行动也受了影响,对于下面的战斗也不好办了。不过云忍也不含糊,右手的苦无直接向祯的小腹刺去。如果这下刺中,那么也绝对是一个致命伤。 
  祯的身体后仰,直接一个铁板桥,连续两个后空翻闪过了对方的苦无。但是云忍是不会放弃这么一个好机会的,手中的苦无直接丢了出去。只要祯再次落地,苦无绝对就会击中她。 
  但是在祯落地的一瞬间,整个人就消失了,苦无击中在地面上。云忍自然知道对方一定会过来攻击自己,脚尖点地,直接向斜后方窜了出去。然而,与此同时,一抹红色的影子,从自己的斜后方射向了自己方才站的位置。紧接着,身体就感觉一凉,胸前被剑兰斩出了一个非常深的伤口,从左肩至腰际。云忍从空中落下,鲜血喷洒而出,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祯将剑兰上的血迹甩了一下,然后还剑入鞘。看了看旁人,却发现木之叶的三个人都已经将各自的对手解决了。本来还想用冷傲的脸去嘲讽一下旗木卡卡西三忍,却发现三个人都在等自己,脸上不觉得有些发烧。 
  “我只是发挥失常而已。”这明显是欲盖弥彰。 
  金泽鸣马嘴角带着笑,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而水野春树也是这个阴沉的家伙也是一脸笑意。至于旗木卡卡西则是想笑不敢笑,拼命忍着。他知道祯不好对付金泽鸣马还有水野春树,但是自己一笑的话,那么绝对会过来对付自己,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忍住好了。 
  
第一卷、初至 第三十二章、前线
       卡卡西和祯将星野杏里的尸体处理了一下,与金泽鸣马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先去前线,将物资送到,然后再由卡卡西和祯将星野杏里的尸体带回村子。   天已经很黑了,金泽鸣马向四周看了看。“我们马上就要到了,记住了,到了那里,在确认完身份前,不要轻举妄动。”他这句话是给祯说的。不过祯也是上过战场的老鸟了,虽然忍者的世界战场没有上过,但是在是死神的世界可是参加过无比惨烈的战斗,这里面的条条框框,她清楚得很。 
  唰! 
  一枚苦无直接钉在了走在最前面的金泽鸣马的脚下,紧接着,四个忍者突然出现。金泽鸣马向后挥了一下手,四个人全部都停下了脚步。“我是火影大人派遣来运送物资的。”他从兜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卷轴,然后丢了过去,并且做了一个手势。 
  对面带头的那个忍者结果卷轴,打开看了一下,又看到了金泽鸣马的手势,便点了一下头。“好了,跟我来吧,不过不要轻举妄动。” 
  祯看了看这个带头的忍者,有些意外的发现对方的眼睛里面只有眼白,没有黑色的瞳孔。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和死神世界里面一样。她这么想着。 
  金泽鸣马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前面这个白内障份子,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了前线的指挥所。“没想到你居然也来到前线了。”让祯没有想到的是,山中亥一也在,与他一起的,还有眼眶上有个疤痕,嘴角下垂,梳着一个朝天辫的家伙,旁边还有一个穿着镶铁皮甲的大胖子。 
  “我为什么不可以来?”祯看了山中亥一一眼,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手偷偷的做了一个手势。 
  “好,好,你可以来。”山中亥一的眼神一凛,但是面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奈良家族的奈良鹿久,这位是秋道家族的秋道。” 
  “朽木白羽。”祯此时自然是不能够说自己真的名字,说完便不再理会这三个人,来到了自己的小队。山中亥一有点尴尬的回头看了自己的队友一眼。“很有趣的小丫头。”两个队友都是笑笑,自然是不会把一个小孩子的漠视放在心上。 
  指挥所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岩壁旁边,什么遮蔽的措施都没有。一个看起来很是沉稳的忍者接过了水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