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指挥所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岩壁旁边,什么遮蔽的措施都没有。一个看起来很是沉稳的忍者接过了水野春树的巨大卷轴。“我们接到的命令是送到物资之后,即可增援。”金泽鸣马对木之叶的指挥官说。 
  “恩,现在前线还不算是太吃紧,你们可以休息一下,清晨我在给你们派遣任务。”指挥官对金泽鸣马还有水野春树说,本来这个家伙还想要给祯和卡卡西派遣任务,但是眼角看到了两个人微微露出的面具,就没有在说什么。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用老鹰将封印星野杏里尸体的卷轴带回木之叶,然后两个人也加入前线的战斗。 
  金泽鸣马还有水野春树和卡卡西两个人打了招呼,便来到了一个叫做开始休息。祯和卡卡西也去了另一边,抓紧这不长的时间,开始休息。夜里的雾气很浓重,到了清晨,雾气也没有消散,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战争不会因为天气不好就停止的。 
  “祯!?”听到了这个声音,祯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虽然很快就恢复如初,但是眼尖的卡卡西依旧看的很清楚。祯一把抓住那个欢笑跳跃的家伙,然后压低了身子,附在了对方的耳边。“现在的我叫做朽木白羽,如果不想被处理掉的话,最好将我以前的名字忘掉。” 
  “呃,你说笑的吧?”风间雨情虽然说有点粗枝大叶,但是规矩还是都懂得,一听到祯话,脸色变的煞白,吓得说话都有点哆嗦。 
  “恩,还要周围没有别人,要不然你就只有被处理一条了。”旁边的旗木卡卡西露出的那个一右眼里面透射出精光。 
  “呃,对不起。”风间雨情知道自己的命保住了,虽然说上了战场,已经有了战死的准备,但是死在敌人手里和死在自己人手里是不同的。对方没有直接处理自己,就已经违背暗部不能泄露身份的条例了,淡了很大的风险,所以小丫头此时对这两个人真的是感恩戴德。同时,也由此发现,祯并不是像平时那样看起来冷酷无情。 
  “对了,白羽。你怎么也会来前线?这里很危险的。”这个家伙还是太嫩了,在战场上,有些话是不能问的。 
  “如果你还想要多活点时间,最好管住你的嘴巴。’祯冷冷的看了这个家伙一眼,然后和卡卡西向指挥所走去。到了指挥所,已经有一大批的忍者在那里了。还有几个身上带着伤的人。 
  木之叶的指挥官真川平次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对方突然间发动了大规模的袭击,还真是有点出人意料。他们到底是在干什么? 
  “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派一个小队去试探一下。”其中一个忍者说,说好听是试探,实际上就是去送死,如果被对方的大部队碰见,那么绝对只有死路一条。众位忍者都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却没有人主动请求出动。真川平次也是有些挠头,这个任务明显就是送死的任务,派谁去呢?猪鹿蝶三人组是不行的,宇智波家族的人也不可以,日向家族的人也不行,剩下的忍者有几个上忍,也不能去,中忍的话…… 
  看到真川平次将目光落到了自己一群人身上,这些中忍也是有些担心,虽然他们不怕再战场上和敌人战斗,但是爱虐的战斗,确实没有人想要的。 
  这个时候,祯,卡卡西还有风间雨情走了进来。“雨情,你跑到哪儿去了?”看到了风间雨情,她的一个队友很高兴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对方,“担心死我了!” 
  “抱歉,我迷路了。”风间雨情有点不好意思的对自己的队友,比自己大四岁的女忍者香月安美。“不过我找到了我的朋友。”她指了指旁边的祯,“绯……朽木白羽。”她有差一点说漏了。 
  “我叫做香月安美。”这个女忍者看起来是一个很温柔的大姐姐。“朽木白羽。”祯很简短的回答。 
  真川平次看到角落里的风间雨情,还有香月安美,犹豫了一下,最后下定了决心。“这次的任务就由你们两个做吧,我会再给你找两个队友。”他对这两个女忍者说。 
  香月安美不傻,自然也知道这是什么任务,她跑到后面,就是不想去,结果还是被点到名字了。虽然心里面百般不愿,却也只有服从命令一条路。 
  “我真的可以做任务吗?”风间雨情来这两的一天,一直是在这里呆着的,听到要派自己任务,非常的兴奋。“好了,不要那个样子。”香月安美心中有些苦涩的安抚了一下这个兴奋的下忍。 
  “那么他们的队友……”“算我一个吧。” 
  真川平次犹豫的看了一下其它几个中忍,他的话被一个清脆冷冽的声音打断了。“你……”当他看到发出这个声音的人,脸色一滞,火影直属的暗部,如果自己不是这里的指挥官,那么自己也是没有资格知道对方的身份的。听到对方居然要参加这个明显是诱饵的小队,他很是吃惊,虽然知道暗部的身手都不错,但是他还是不太想将暗部送过去。 
  不过祯却不再说什么话了,只是站在了风间雨情的身边不说话。“呼……”旗木卡卡西有点郁闷的也走到了祯的身边,“也算我一个吧。”心说这个家伙也不像表面上看着那么足够的冷静啊。 
  “呃。”卡卡西这下算是将了真川平次一军。“好吧,你们一定要小心,我们大部队会在后面跟着的。”最后没有办法,真川平次只好同意了,毕竟在众人的目光之下,他没有办法在改口了,不过为了保证四个人的安全,他也准备派一些人在后面跟着。 
  “后援就我们来吧。”山中亥一有点不满的说,对于这个诱饵任务,他倒是没什么感觉,他们猪鹿蝶三人组,本身实力就不错,再配合在一起,打持久战是非常在行的。这种任务,居然不分配给他们,这个指挥官也是不怎么样,他没有说话,就是想知道这个指挥官会怎么办,却不曾想这个家伙居然真的想要派几个炮灰过去。 
  “好吧。”真川平次看到猪鹿蝶三人组的脸色都不怎么太好,点了一下头。“日向日差,你也带几个人,跟着鹿久他们吧。” 
  “好。”那个最开始与金泽鸣马接头的那个白内障患者点了一下头,也没有多话。 
  “好耶!我终于可以和白羽一起做任务了!”风间雨情高兴的几乎要蹦起来了。 
  “把那些无谓的感情全部都收起来,我们的接下来要做的,可不是去花园闲逛。”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冷着脸和这个还没有弄明白状况的家伙说。 
  “对啊,白羽说的对。”香月安美有些担心的对风间雨情说。 
  “哦。”风间雨情总算是能够安静下来一些,整理自己的装备了。 
  看着这三个队友,旗木卡卡西心里面也有点无奈,自己会开口主动执行这种任务,说真的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要硬找一个原因的话,大概就是不希望自己的队友,绯影祯出什么事情吧。 
  “好了,我们出发吧。”队伍里面唯一的一个男性是主导,当上了小队长的职位。祯对此毫无异议,风间雨情也有什么话说,这个家伙正缠着祯胡闹呢。至于香月安美看到旗木卡卡西,心里面稍稍的放下了点心,要知道卡卡西这个十三岁当上上忍的天才忍者的实力可不是说说而已。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保持警惕,不要总是向我这里凑!”祯的眉头微微皱着。 
  “好的!”风间雨情高兴的笑着,能够和祯一起做任务,她真的是高兴坏了,如果她冷静下来,也不难发现这个任务的危险性,但是此时她的智商却直线下降,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只不过是木之叶的诱饵而已。 
  三个人在旗木卡卡西的带领之下,由攻击最犀利的祯在前面,然后是香月安美在中间接应,风间雨情紧跟着,然后他自己断后,快速的向云忍的阵线前进。 
  在他们后方,猪鹿蝶三人组,还有日向日差带领着十几个忍者,小心翼翼的跟着。准备随时增援。 
  虽然只休息了不足五个小时,但是也足够众人恢复体力了。祯施展了通灵术,成一个扇形向前方侦查。这个时候已经是上午的六七点钟,按四个人的脚程,应该已经到了云忍的阵线,但是地狱蝶却没有发现一个云忍。难道说对方的隐蔽能力强到连地狱蝶都没有办法发现了不成?如果说是一两个躲过了地狱蝶的侦查还说得过去,但是这么多人都躲开了侦查,就说明问题了。 
  “有问题。”祯突然间停了下来,然后说。“怎么了?”香月安美问道。 
  “现在我们应该已经深入敌人的阵线了,但是我的通灵兽并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祯一边说,一边看向了旗木卡卡西。“我怀疑对方突然的大规模攻击,只是为了将我方的视线吸引到这里。” 
  “难道说他们会放弃阵地,然后绕过来攻击我们的大本营?”旗木卡卡西的脑袋瓜可是非常好用的。 
  “有这个可能。”祯冷静的思索着,“对方还真是有一个相当大胆的指挥官啊。”“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风间雨情此时已经有点微微气喘了,她的年龄最小,实力也最差。 
  “继续前进。”祯看着旗木卡卡西说,“就算是现在我们回去,也晚了。”“恩,我同意。”卡卡西也点头说,“对方不可能一点人不留下,我们可以从这点下手。” 
  “我先将这些消息传达给后方的支援部队。”祯指挥着地狱蝶向后飞去。 
  诱饵任务,很快就变成了突击任务,转变的还真快。只是不知道,对方这个优秀的指挥官,到底是谁?
第一卷、初至 第三十三章、遇伏
       日向日差用白眼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带有查克拉的蝴蝶向自己飞了过来,立刻警觉起来。似乎是知道了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那个地狱蝶所幸就直接出现在了众人的前面。   “怎么了?”奈良鹿久疑惑的看着日向日差,这个人要比自己大上一些,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前辈,而且这个人并不像宇智波家族的那些家伙们盛气凌人,相反脾气很好,也体恤部下,所以他也很客气。 
  “那个蝴蝶,你们认识吗?”日向日差指着前方的那个蝴蝶问。 
  “不,没见过。”所有人都没有见过这个蝴蝶。 
  “不用紧张,我是祯……”地狱蝶里面传出了祯的声音,而且是直接从这些人的心底里响起。 
  祯所在的四人小组在讲消息传达给了日向日差还有猪鹿蝶三人组带领的一群人之后,继续前进。不过现在他们就非常小心了,当然,这也只能是说他们其中的三个人。风间雨情这个家伙虽然也谨慎下来了,但是似乎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阵仗,有点紧张,总是出问题。 
  “停下。”祯挥了一下手,剩下的三个人来动了她的身边,看到三个人询问的目光,她回答,“前方有陷阱,而且还很多,陷阱后面设了结界,我的通灵兽进不去。”地狱蝶实际上是可以通过结界的,但是需要消耗大量的查克拉才可以,所以祯最后选择了没有让地狱蝶进去。 
  “陷阱,在那儿?”风间雨情疑惑的看了看,然后就走了过去。香月安美还有旗木卡卡西正在思索怎么才可以通过这片陷阱,而且最好将这片陷阱拆除,没有注意到这个惹祸精的动作,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风间雨情已经迈出了步子,脚正向下落,眼看就碰到了那个非常隐蔽的钢丝。 
  “缚道之四·灰绳!”祯眼尖,左手结了几个印,一条灰色的绳子就将这个小家伙给捆了起来,然后向后一拽,将她给拽了回来。不过饶是如此,三个人还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你在这么下去,就直接回去好了。”祯冷冷的说道,“你这么做,不仅仅会让自己送命,你的队友也会被你连累。” 
  “呃,对不起。”风间雨情有点害怕的说,她倒不是害怕会死,而是害怕被祯赶走。 
  “好了,没那么严重。”旗木卡卡西看到风间雨情被祯吓得那个样子,开口说,“不过呢,的确是要小心一些,有些时候,一点小小的失误,也会导致任务的失败。我们是忍者,任务失败,很有可能也就意味着死亡。这一点千万要记住。”汗,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在安慰人,还是在吓唬人。 
  “好了,有我在,不会有事的。”香月安美这个大姐姐安抚着小萝莉。 
  “忍法·羚羊角冲!”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对方施展忍术的声音。祯还有旗木卡卡西的脸色一变,急忙向四周围闪去。香月安美还有风间雨情也急忙闪向了一旁,并且在同时拿出了自己各自的武器。 
  轰隆! 
  一只巨大的瞪羚出现在了刚才四个人站的地方,那双硕大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这四个人。“恩,我认得你们其中两个,虽然脸上没有面具,但是味道是不会变的。”这个瞪羚咩咩的叫了两声,然后很不爽的说,“上次你们害我的犄角上被石头碰了几个坑,这次我一定要在你们身上弄出几个坑来不可。” 
  “好了,黑斑大人,不要在废话了,将他们干掉吧!”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瞪羚的脑袋上,正是清沼翁。 
  “别命令我,小子!”瞪羚打了一个响鼻,然后一下子原地跳了起来,“忍法,天陨杀!(注1)”随着这个家伙的跃起,数个直径十几米的巨大岩石从空中飞射下来,砸向了四人。 
  旗木卡卡西的脸色很难看,急忙将自己左眼上蒙着的护额向上拉了一下,然后闪到了岩石的攻击范围外。祯则凭借着自己高超的瞬步技巧,也闪避开了。香月安美脸色苍白的也想要带着风间雨情瞬身离开,但是她的速度明显没有祯还有卡卡西快,眼看那块巨大的石头就砸过来了,她心一横,将风间雨情丢了出去,自己则闭上了眼睛。 
  轰隆隆!!! 
  巨大的岩石砸落在地上,好像产生了五级以上的地震,地面裂开,周围的树木也倒了不少,烟雾弥漫,使这里根本没有办法看清。“咩,哼,真痛快!”黑斑得意的叫了一声,然后说道。清沼翁的额头上落了一大滴汗珠,心说下次坚决不再招呼出这个家伙了,简直是太肆意妄为了,这样根本看不到敌人被解决了没有。虽然很希望这一击就可以讲敌人解决,但是他却感觉对方一定不会就这么被干掉。 
  香月安美睁开了眼睛,发现眼前的那块巨大的岩石,然后伸出了双手,发现自己还活着,除了被极快小碎石碰破几块皮之外,没有收到任何的伤,紧接着她发现了自己腰间的锁链。这个是……“呼,还好赶得及。”风间雨情的声音从她后面不远出传来。 
  香月安美站起来,将锁链解开,然后回过身,发现锁链的另一头拿在风间雨情的手里。“是你救我?”她顾不得这里是战场,急切的问。“嘿嘿,如果你不先将我丢出来的话,我们就都死翘翘了,应该说是你救了我和你。”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发现祯一脸铁青的站在旁边。 
  “下次再玩票的话,我不介意让你死在我的手里。”祯说完这句话,扭头走到了一边。刚才她看到那块石头砸向了这两个人,心中急切的想要冲过去救人,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虽然她的瞬步速度很快,但是那块岩石从空中落下的速度也相当的快,此时看到这两个人没有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旗木卡卡西看到自己的队友都没有事,也是松了一口气,但是他的心情却很凝重,对方有这么厉害的通灵兽,己方首先在气势上就输了一筹,下面的阵仗难打了。 
  烟尘消失,木之叶的忍者离这个巨大的瞪羚远远地,然后对峙着。恩,好吧,说是对峙不太对,应该是警惕的望着对方,以防对方再次攻击。不过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但是那个醒目的大家伙却没有再次攻击,而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怎么回事? 
  木之叶的四名忍者都有点疑惑。“不好!”祯突然想到了什么,“天上!”“风遁·破刃!”但是却有点晚了,天空中传了对方施展高级忍术的声音,紧接着,凛冽的狂风就吹了过来,夹杂着数量多的令人发指的风刃。 
  木之叶的四名忍者脸色全部都变得非常难看,但是留给他们的时间却没有多少了。祯一咬牙,伸出了右手,左手开始结印,经过了两年的锻炼,她的结印速度有了质的提升,但是,能否在对方的忍术到达之前完成,还是未知数。要知道,一瞬间可是很快的。 
  “缚道六十七·镜门!”随着她的施术完毕,风刃密集的斩在了镜门上。祯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极为苍白,消耗太大了,从兜里面摸出了一个兵粮丸,丢尽了嘴里吃了,这才好受些。 
  风刃虽然快,威力也极大,但是却不能持久,不出十秒钟,风刃就结束了。周围除了那几块巨大的岩石之外,树木全部都成了无数个圆木碎石也被削的整整齐齐的。 
  太被动了,对方占了先机,然后施展了两个高级别的忍术,让木之叶的忍者非常的被动,甚至连反击都做不到。 
  水泽山坐在武藏的身上在空中不停的盘旋,他倒也没有认为这一个A级忍术下去,就可以将这四个木之叶的忍者解决掉,因为能够躲过黑斑的岩石攻击的家伙,绝对不是弱者。不过这样总归是可以让对方收一点伤吧? 
  不过他看到了那里一个方方正正的结界之后,却发现对方居然毫发无伤。混账!他心中暗骂,双手凑到了一起,准备再次结印,但是心中却突然做警,急忙向旁边一沉,武藏会意的向旁边飞去。“劈空斩!”祯突然出现在半空中,剑兰一个力劈华山,一道红色的刀芒飞射而出。事出突然,武藏虽然极力躲闪,但也被削掉了小帮个翅膀。砰!一声化作了烟雾,回到了自己所属的空间。 
  水泽山一个千斤坠,躲过了祯的攻击,落到了地面上。心中出了一口气,还好自己离地面不是太高,否则非摔死不可!不过对方怎么会到达那么高的地方的?难道说对方也有可以飞到高空的通灵兽不成?不过这种时候可是没有时间给他思考的,至少是不能停下来思索。祯从空中落下,剑兰直指水泽山。“锐风斩!” 
  轰隆! 
  水泽山失了先机,差一点被斩到,不过他毕竟是一个精英上忍,有着了不得的经验和实力,连续几个纵跳,就拉开了距离。 
  “咩咩!可恶!”这个时候,那个黑斑却惨叫起来。旗木卡卡西趁对方不被,一个雷切直接插进了这个瞪羚的小腿里面,然后一击得手,迅速撤退。瞪羚疼的大叫,不停地乱蹦,千鸟哪是那么好相与的,那一下差一点就将他小腿上的肌腱斩断了。清沼翁在上面差一点没掉下来,急忙抓住了瞪羚的几根长毛,才站住了。“黑斑大人,您没事吧?”他关切的问道。 
  “鬼才没事呢!”黑斑气呼呼的叫了两声,然后恶狠狠地盯着旗木卡卡西,恨不得吃了这个家伙。“忍法·针毛雨千本!(注2)” 
  旗木卡卡西的写轮眼一直就没有遮上,看到对方的通灵兽是站着这么大面积的忍术,急忙使用土遁术钻进了地面下。清沼翁看到黑斑的忍术没有奏效,心中也是一阵暗叹,木之叶的忍者还真是不好对付!舍弃前线,只留下少数的忍者,这个作战方案是他提出来的。为了让这里的指挥官同意这个作战方案,他的老师水泽山可是做了很大的保证,如果在这里失败的话,不光他自己,连水泽山恐怕也要受到雷影的处罚。 
  “忍法·忽晃转之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很好听,很温柔的女生传来。清沼翁下意识的扭过了头,想要看一下,身体也向旁边闪去,但是刚刚扭过了头,就感到头晕目眩。紧接着一个非常坚硬的长鞭之类的武器就横扫在了他的腰腹之间。 
  噗! 
  清沼翁的实力并不强,他擅长的是去定作战方案,这一下他被木之叶的两名女人这突袭了一个正着。香月安美掏出了苦无,就准备将这个家伙解决掉。“雷遁·五雷走!”然而,这个时候,一名云忍突然出现。 
  香月安美还有风间雨情急忙一个替身术跑掉了。武里斑从半空中出现,一下子抓住了清沼翁。“喂,没事吧?”武里斑担心的问。“呼,如果你再不撒手的话我就完蛋了!”清沼翁急促的说。 
  “呃,我太着急了。”武里斑太担心了,所以手劲儿就有点大,被抓住脖领子的清沼翁差点没憋死。“你怎没来了,指挥所怎么办?”清沼翁急忙问。 
  “放心好了,雷影大人又派来了人手,他们留下了一部分,剩下的人正往这儿赶呢,估计一会儿就到了。”武里斑兴奋地说。“太好了!”清沼翁高兴的说,然后他又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这里面有两个家伙,好像就是杀死美也优的人,是黑斑大人发现的。” 
  “什么!?”听到了这个消息,武里斑立刻站了起来,“可恶,我要为她报仇!” 
  “要报仇也要我们一起!”清沼翁说,“我掩护,你攻击!A战术!”“好的!”武里斑虽然愤怒,但是却没有失去冷静,两个人腾空跃起,从黑斑的身上跳了下去。“我先回去了。”中了千鸟,刚才又施展了忍术,黑斑的状态有点不好,砰的一下回到了自己所在的空间。 
  PS。我不知道镜门是缚道多少号,所以就瞎编了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1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