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好。”婉柔很欣慰的拍了绯影白霖的肩膀一下,但是有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个样子是在有些不雅,赶忙将手放下。 
  白羽听到这些,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大概是父亲的政敌什么的,要派人来刺杀自己和嫁人,抑或者是想要绑架自己和哥哥来威胁父亲,总之,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情。如果自己还拥有死神的能力就好了,那样就可以保护自己的家人呢,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过也就是想一想,自己灵魂里面的灵压无法释放,自己就没有高人一等的力量,就无法保护自己的家人,顶多不是累赘。如果自己强行释放灵压的话,恐怕现在这个没有发育完全的身体会瞬间崩溃掉吧。虽然有肉身很麻烦,但是在这个世界没有肉身的话,大概就会死吧? 
  此时白羽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灵压无法释放出来,并不是因为肉体的原因,而是世界的法则不同。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力量,而死神世界有死神世界的力量,两者根本是两回事。白羽能够用灵压淬炼自己的身体就已经是万幸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心不足蛇吞象吧。 
  夜已经很深了,但是绯影白木还没有回来,白羽已经有点困了。“今晚就在这里睡吧。”婉柔看到自己的女儿打了一个可爱的哈欠,边说。“好,我睡最外边。”说完,便将自己的浴衣脱掉,叠好放在了一边,打开了被子钻了进去。绯影白霖看到自己的妹妹穿着里衣向被子里面钻,露出来的白玉般的胳膊和美腿,眼睛都直了,他这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母亲正在看着自己的入迷的样子。 
  “好了,等你戴冠了之后,你的父亲一定会给你找一个好妻子的。”婉柔只以为自己的儿子是到了年纪。 
  “恩,哦。”绯影白霖听了急忙点头,他本来想说将来要娶妹妹做妻子,但是一想到白羽的话,便将自己想说的咽了回去。“母亲大人,父亲大人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呢,你也去睡吧。”婉柔望着窗外,轻轻的摇了摇头。 
  “哦。”绯影白霖听了只好点头,将衣服脱掉,也钻进了被窝里面。只不过这个家伙钻进去之后没着急睡觉,而是利用被子打掩护,将手伸进了白羽的被子里面。好滑,好细腻,平时为什么没有这种感觉?这个家伙暗地里想着。 
  白羽正睡着,却感觉道有人摸自己,从摸自己的那双手看来,一定不会是自己的母亲,那么肯定就是自己的哥哥了。本来她想训斥一下这个家伙,但是又担心被母亲知道,这个家伙会被母亲责罚。恩……要知道如果这件事情被外人知道的话,一定会大肆宣传,绯影家的脸就丢尽了。目前还没有人知道这个家伙迷恋自己的事情,看来自己要给这个家伙下点猛药了!不然按着趋势发展下去……白羽不敢想象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第一卷、初至 第三章、连心结与
       第二天白羽醒来,发现自己这个哥哥居然双手抱住了自己,腿也搭在自己的身上。呃……该死的小屁孩!还没有人能够在老娘身上占这么多的便宜,你还得寸进尺了!看到母亲不在这里,似乎是已经起床了,将手伸进绯影白霖的被窝里面,小心的找到了这个小色狼的大腿内侧,捏住了转圈一拧。   “哇啊啊啊啊——!”迷迷糊糊的绯影白霖一下子惨叫起来,从被子里面噌的一下就窜了起来。 
  哐当! 
  “发生什么事了!?”自己的母亲婉柔听到惨叫声,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结果看到自己的儿子穿着一个四角裤在那里不停地捂着大腿惨叫。“怎么了?”“祯她掐我!”白霖急忙告自己妹妹的状。 
  “谁叫你睡觉不老实!”白羽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眼神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这个哥哥四角裤正中有点湿……该死的家伙,还真是早熟!这个家伙昨天晚上做梦肯定是梦到自己了!脸色微红,穿好衣服,向母亲婉柔行了一个礼,慌慌张张的就跑了出去,忘了这个家伙已经十三岁了!已经有那个能力了! 
  该死,我在想些什么啊!看来以后我要和这个混蛋保持距离了。 
  正在为儿子揉着被女儿拧的通红的大腿里侧的婉柔,也看到而字四角裤上面的好像水渍一样的东西。脸色也有点红,虽然说是自己的儿子,但是终究长大了,自己也该回避了。“好了,还疼吗?”她她起头问。 
  “恩,不疼了。妹妹怎么了?大清早我也没有做什么啊,她为什么要拧我?”绯影白霖显然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好了,不管什么事情,快去给祯道歉吧!”婉柔对自己的儿子说。 
  “哦。”哭丧着脸,绯影白霖连忙答应,他可不想母亲生气。不过,明明是妹妹不对,为什么我偏偏要向她道歉啊?真是的! 
  再说白羽洗漱完毕,优雅的吃起了早点。“小姐真是太美了,将来一定会迷死很多男人!”专门照顾白羽的一个叫做小优的女仆看到白羽优雅的样子,眼睛冒着星星,这个女仆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是家里面唯一可以和白羽说上几句话的仆人,其他的人都是一脸恭恭敬敬的,一点意思也没有。 
  “呃……”白羽被小优的话吓了一跳,一下子就被点心噎到了。“小姐,水。”小优急忙端起了水递给了白羽。 
  “呼,我得救了!”白羽长出了一口气,“我说,小优,你不要用这些话来刺激我好不好?” 
  “呵呵,小姐害羞了!”小优捂着嘴笑道。 
  “小优!”对于自己这个女仆,白羽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对不起,小姐。”小优看到白羽真的有点生气了,急忙道歉,要知道自己的一家人都要靠自己挣的钱来养活呢。绯影家的主人对待仆人非常好,平时还有假期,给的工钱也多,而且也不像其他的贵族家庭会对有姿色的女佣动手脚。自己一说在绯影家工作,她们都羡慕死了!“小姐,这是我昨天给您买的玩具。”小优急忙从怀里面掏出来一个很漂亮的连心结,递给了白羽。 
  “这是什么东西?”白羽奇怪的问,自己虽然知道中国结,但是这种东西很明显和自己印象中的东西不是一码事。 
  “连心结,如果你遇到了自己心仪的人了,就将这两个中的其中一个给对方,自己留一个。代表着哪怕远隔千里,你们的心也是连在一起的。”小优双手抱起,做痴迷状,“多浪漫啊!” 
  “……”白羽无语,难道说这个小丫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其他的东西吗?不过话虽这么说,她还是接过了这个东西。“谢谢小优姐姐。”并且很有礼貌的道谢。“别这样,小姐。你总是待在家里,很少出去,我给你带些好玩儿的东西是应该的。”小优慌张的摇晃着手。 
  “哈哈,我听到了!”这个时候,绯影白霖突然间走了进来,在小优给白羽连心结的时候,这个早熟的小男孩儿就到了门口了,但是由于好奇,就没有推门进来,于是就将这两个人的话全部都听到了。这个连心结还有这个意义吗?我一定也要! 
  “少爷!”小优看到绯影白霖跑了进来,急忙行礼。 
  “没事!”白霖也不是那种喜欢摆谱的恶少爷,虽然平时喜欢玩闹,但是对待仆人还是很随和的。“妹妹,给我一半!”“哎?”小优听到绯影白霖的话,很吃惊,惊讶的看着两个小孩子。 
  “不给!”白羽才不会给这个家伙呢,而且是但这小优的面。万一这个小优不小心给说了出去,就麻烦了。 
  “给我吧!”绯影白霖央求道。小优看到这个情景,感到一阵恶寒,真不知道这两个人谁大谁小。 
  “不给就是不给!”白羽有点厌烦的甩开自己的哥哥,离开了餐厅。“喂,别走啊!”绯影白霖看到自己的妹妹生气的走掉了,急忙喊道。“少爷,如果您喜欢的话,我回头给您买一个吧?”小优在一旁说。“不,我就要祯的!”绯影白霖也是气呼呼的,早饭也不吃了,扭头就跑掉了。 
  白羽心中也是有点别扭,心说这个哥哥怎么找个样子!?看来必须得和父母说一下了。 
  不过此时心里面憋得慌,快步的走到了练功房,想要练剑发泄一下。不过却看到自己的父亲绯影白木坐在练功房前的小道上,前面放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好几瓶一看就知道是酒的东西。而绯影白木正拿着杯子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怎么回事?自己的父亲很少喝酒的,虽然说喝一点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大早晨就开始喝酒,实在是太奇怪了!“父亲大人贵安!”白羽走了过去,向自己的父亲行礼。 
  “呃,是祯啊。”绯影白木看到是自己的女儿,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继续喝酒。“父亲大人,请不要这么喝酒,会伤身体的。”白羽轻轻的夺过了绯影白木手中的酒杯。 
  “唉,乖女儿。你就让我喝上几杯吧!”绯影白木拿回了女儿手中的酒杯,再次喝了起来。 
  “父亲大人,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白羽心说一定是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要不然父亲一定不会这个样子的。 
  “还不是木叶的那些忍者,说什么任务太多,没有办法及时来保护,闹得大名都让我等着!”绯影白木似乎是已经喝了不少,要不然是不会和自己十岁的女儿说这些事情的。“我们是祭拜祖先!他们居然让我们等着!” 
  “父亲大人,我们自己去就可以了,为什么每年都要找那些忍者呢?”白羽有点不明白。 
  “唉,武士落末了。”绯影白木长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们武士依旧是国家的贵族,但是国家对于我们的力量却不像很早以前那么需要了。如今这个世界是忍者的世界!” 
  “忍者……”白羽自然知道忍者是什么,他们是一种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与敌人战斗的话,偷袭,陷阱,都会肆无忌惮的用出来,这和武士那种光明正大的战斗很明显是两个极端。 
  “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似乎意识道自己的失态,绯影白木将酒杯放下,看向了自己的女儿,“我也不求武士能够有一天可以超过忍者,在我眼里,无论是武士,还是忍者,能够将力量用在有用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分别。我只要我的力量可以保护婉柔,还有你和白霖就好了。”事实上,绯影白霖对于火之国支持木叶村,是持赞成态度的。“我生气的,是因为我们过于依赖他们了,让他们产生了我们离开他们就无法活下去的想法,开始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明明一边拿着我们提供的物资,一边却又对我们阴奉阳为。” 
  白羽听着自己父亲的唠叨,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可以安慰自己的父亲。又或者,她自己也明白,凭自己现在的能力,是根本不可能改变这个局势的。恐怕,就算是自己再次拥有死神能力也没有办法改变这种局面。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武士,我们这些提供物资的人要压在他们木叶头顶上,但是至少也应该是平等的啊?现在倒好,他们木叶都快压到我们头顶上了。”绯影白木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了,不喝了。”他站了起来,吩咐一个路过的仆人将托盘和酒收拾了。“你不是说将来不要嫁给比你弱的男人吗?既然你这么想,那么我就教教你!最起码也要让你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是,父亲大人!”白羽心说现在估计你都打不过我,不过她也就想一想,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自己的实力也就那个色狼哥哥知道一点,别人一概不知。 
  父女两个一人拿着一个木刀,在练功场里面就摆开了架势。“恩,没想到我的女儿摆的架势还真是不错呢!”绯影白木的本事,在武士里面也算得上是顶尖的了,他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女儿一定有两下子,看来没少偷偷练习吧? 
  “你来攻击我吧!”绯影白木并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女儿就放松,无论是生死决斗,抑或者是对练,无论对方是什么人,自己都会认真的面对,因为这是对对方最起码的尊重。 
  “好!”白羽知道父亲是在照顾自己,虽然自己的实力现在估计比父亲还要强,但是父亲平时一点一滴的关心,还是让她很感动。想到这里,她拖刀,放低身体,划步前冲。咦?绯影白木一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个样子,非常的惊讶,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个划步,想要使用的很好,也是相当费时间的。不过惊讶归惊讶,剑术还是要比划的。看到女儿的木刀从下方直奔自己的咽喉削来,绯影白木也用木刀从下方挡住了女儿的木刀。 
  白羽的眼睛一亮,没想到父亲居然可以看出自己下一步想要做什么。如果刚才自己的父亲从上面用斜劈来抵挡自己的木刀的话,那么下一刻,白羽一定会利用自己个子矮的优势,闪开父亲的木刀,直接刺向父亲的手腕。而现在自己就只有向后退。因为自己的个子矮,没有办法用脚踩住对方的武器。 
  绯影白木挡住了自己女儿的木刀,立刻收脚,抽回木刀,从中断袭向女儿的肩膀。如果是大人的话,自己可以由下向上一个斜劈,但是自己的女儿个子比较矮,那么做的话很容易会产生空隙,被偷袭到。 
  白羽见了左脚回抽,右脚前伸,身体骤然下降,闪过父亲的木刀,左脚猛地用力,手中的木刀如同利剑一样就刺向了父亲的腹部。 
  绯影白木大惊,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的剑术水准这么好,急忙向后急退了两步,才闪过了女儿的攻击。最开始的时候,虽然说没有疏忽大意,但是却也没有特别的认真,毕竟女儿才刚刚十岁,身体各方面都没有办法和自己这个常年锻炼的成年人相比,但是没想到自己却差点因为这个而输在女儿手里面。 
  “祯,你的剑术是谁教的?”到了现在这个程度,绯影白木的头脑也完全摆脱了酒精的影像,意识到自己和一个十岁的女孩子比武太过难看。 
  “呃……”白羽刚刚因为自己差一点产生父亲而沾沾自喜,听到这个问题立刻傻了。怎么办?难道要我说你女儿我已经是一个活了近百岁的妖怪吗?而且还参加了无数场生死战斗。乖乖,父亲一定会以为自己疯了!但是现在该怎么回答呢?因为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技艺高超的剑客,所以哥哥的剑术一直都是父亲在指导。自己在平时更是没有人来教……天哪! 
  “算了,不想说就算了。”绯影白木看到女儿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蓝的,知道一定女儿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便不再追问。“不过我没有想到我的女儿的剑术居然这么好,干脆将来你来继承这个家业好了!你的哥哥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呃,这个行吗?”白羽有点犯傻。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谁来继承家业是我一句话的事。”绯影白木一副很随便的样子。 
  PS。主角是不会嫁人的。我也讨厌嫁人党。
第一卷、初至 第四章、血色的祭
       几天后,绯影白木还是没有等木叶的忍者来,就开始外出祭祖了。   外出的人很多,为首一辆马车没有四面围着的木墙,只是上面有一个顶盖,顶盖上飘着绯影家的家徽。绯影白木身上穿着白色武士服,佩戴者武士刀,坐在上面。绯影白霖也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身上也穿着很精干的武士服,只不过身上没有佩戴者刀而已。后面还有一辆很宽大的马车,四方的红色车顶,四面用白色的丝巾围绕着,里面影影绰绰的好像坐着两个美丽的女子。正是绯影家的夫人还有绯影家的小女儿绯影祯(就是白羽)。几个女仆静静的走在马车的旁边。 
  最前面每排两人,总有五排,全部都是训练有素的武士,手里面举着旗幡,随着风声,旗子咧咧作响。围绕着两辆华丽车子的,还有骑着骏马的武士,全部都是身佩长剑,背后背弓的精英。而最后则是二十名手中拿着长枪,身上穿着皮甲的武士。 
  整个队伍肃穆,庄严。 
  整个队伍浩浩荡荡的近五十多人,绯影白木细细的打量着四周,他尽量选择大路走,但是最后在到达祖坟的时候,还是会走过一段很偏僻的地方。 
  绯影祯(以后会全部改这个名字)看着四外的景色,无聊的叹了口气。“怎么了,饿了吗?”看到女儿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婉柔急忙轻声问。“没什么,我不饿。”祯摇了摇头回答,“我只是觉得有些无聊。”从祭祖的前三天开始,家里面的人就开始斋戒,最多会吃一些点心之类的东西,或者是素食,一点荤腥都没有。这让绯影白霖叫苦不迭,倒是祯满不在乎,这点苦都吃不了,将来还能够成什么大事?想当年自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几天不吃东西,还要继续战斗是很平常的事情。 
  “等我们祭祖完毕呢,我们会在湖边开一个篝火会,倒时候你就和白霖好好玩一回吧。”婉柔微笑着说。 
  “恩,母亲也要和我们一起玩儿。”祯点了点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咬着嘴唇,不知道该不该说。“怎么了?”婉柔看到女儿的样子便问。“母亲,您以后可不可以说一下哥哥。他老是黏着我,还说以后要娶我当妻子……”祯最后还是说出来,这个时候说出来,总比将来事情发生的无法收拾的时候再说强。“我们是兄妹,不可以那个样子的!” 
  “是吗?你的哥哥真的么说过吗!”婉柔听了这话似乎很是高兴的样子,轻轻的掩着嘴,略带笑意的说。 
  “对啊,他老是这个样子,会被其他的家族笑话的。”祯看到母亲毫不在乎的样子,有点不悦。 
  “不会的,他们怎么会笑话我的小可爱呢?”婉柔的话让祯彻底糊涂了。“母亲大人,您是不是有事瞒着我?”祯可是相当敏感的。“呵呵,以后你会知道的,总之你哥哥这么做没什么关系就是了。”婉柔轻轻的说。 
  “啊?”祯这下彻底傻了。 
  车队浩浩荡荡的行进着,从早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开始出发了,此时大概已经快早晨十点钟了,必须要在十一点钟到达地点。祯有点困了,将头斜靠在自己母亲的肩上,想要假寐一会儿。 
  唰! 
  什么声音?祯一下子将刚刚合上的眼睛睁开了,然后私下打量着,但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难道说是我的错觉吗?不,不对,绝对是有什么人在跟踪我们。看了一下前面的父亲,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现的样子。 
  嗖!嗖!嗖! 
  这次绝对是有人!祯想要站起来,但是却被自己的母亲拉住了。“侍卫们会保护我们的!”虽然有些慌张,但是婉柔那坚定的眼神还是迫使祯坐了下来。 
  “哇!” 
  最前面的一个侍卫的胸口被一个苦无击中,倒在了地上,似乎是伤的不轻。车队骤然停了下来,“你们是什么人?”绯影白木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个五个忍者,心说这下糟糕了。 
  “呵呵,火之国的白衣武士,没想到也不怎么样,我们跟了这么久,你居然都没有发现。”为首的一个个子很高,背着五把伞的忍者狂笑着说,“我也不多说了,你们的性命我没有兴趣,只要你将你们家中那柄剑叫出来,我立刻就走。” 
  “我们家中的剑多了,我怎么知道你要的是哪一把?”绯影白木从车上走了下来,右手按在了剑上,并示意自己的儿子不要随便乱动。“如果你想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但是武士是不可以将自己的剑交给别人的。” 
  “混蛋!你想死吗?”那个大块头旁边的那个看起来很矮,却很壮实的忍者瞪着一双大眼,大骂道。 
  “你们家中有祖上传下来一把被称为可以斩断敌人灵魂的无敌之剑,甚至听说就连草薙之剑都没有办法与之相比,我就是为了这柄剑而来的。”为首的忍者向前走了一步,“如果你交出来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我说了,武士是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剑交给别人的!”虽然知道这样凶多吉少,但是无论是身为一个武士,或者是火之国的大臣,又或者是一个人,绯影白木都不允许自己屈服。那柄剑,绝对不会交给你们! 
  “那么真遗憾,既然这样,我就将你们全部解决掉再来找那柄剑!”为首的那个忍者厉声说道。 
  “你们休想伤害绯影大人!”保护车队的侍卫们纷纷抽出了佩戴的武士刀,冲了上来。 
  “哼,自不量力!”为首的那个忍者将自己背后的那五柄伞向天上一扔。“忍法·如雨露千本!”五把伞被丢到了天上,瞬间被撑开,随着这个忍者的结印,从伞中飞出了好像暴雨搬的千本。 
  “哇啊啊啊……”“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冲上前来的侍卫全部都被千本刺得好像刺猬一样。绯影白木的脸色变得惨白,握住武士刀的手因为太用力发白。实力相差太悬殊了,没有胜算! 
  “你们保护婉柔,白霖还有祯先走!”绯影白木对剩下的侍卫说。 
  “哼,想跑?哪有那么容易!”那个矮个子的忍者狞笑道,他想其他三名忍者点了一下头,四个人瞬间就将车队围了起来。冲过来的侍卫轻易的就被干掉了!车子旁边的那些仆人立刻四散奔逃,但是却全部都被解决掉了。这五个忍者这全部都是亡命之徒,对于杀人好像就和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3 1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