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祯一抬手,一只地狱蝶出现在了上面。“在远处的冰山后面。” 
  “海盗么?”卡卡西听了这个消息,猜测道。 
  “大概吧。”祯这么说,她看了卡卡西一眼,“你先出去吧。” 
  “干什么?”卡卡西有点疑惑的问。 
  “你想要看我换衣服吗?”祯的扭头问这个家伙。哐当!门被迅速打开,卡卡西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森冈明秀手中拿着毛大衣和毯子,来到了那个可爱的宫小路小姐的房门前,刚要敲门。嘎吱,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着黑色紧身长衣,外面穿着白色大氅的红发女子。和宫小路小姐很像啊!森冈明秀呆呆的看着,心中暗叹,不过这个女孩子真的好冷淡。 
  祯看了这个讨厌的家伙一眼,然后直接将门带上,走向了甲板。“请你你是谁?”森冈明秀疑惑的问道。但是祯根本不理睬这个家伙,而是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好漂亮,简直和宫小路小姐不相上下。”森冈明秀有些痴呆的说。“而且和宫小路小姐真的很像……不对啊。”这个家伙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宫小路小姐只有一个侍女和一个侍卫啊?而且乘客当中也没有和宫小路小姐长得很像的人啊?怎么又突然间从冒出来一个?”有问题,这个家伙二话不说,直接推开了门,发现房间里面果真一个人都没有。“宫小路小姐!”这个家伙慌了,急忙跑向了加班,并且高声呼喊。 
  在甲板上,祯让地狱蝶飞到了冰山后面,查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而卡卡西和御手洗红豆也恢复了平时的打扮,除了没有带护额出来。“发现什么东西了吗?”御手洗红豆懒洋洋的问。 
  “是船队。”祯的右手上地狱蝶闪现而过,“周围的冰山后面都有,看起来可能是海盗。” 
  “海盗?”御手洗红豆听到了这个消息非常高兴。“几艘船?” 
  “三艘。”祯看了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的家伙一眼,回答。 
  “啊,太好了,让他们赶快过来吧!”御手洗红豆兴奋地舔了舔舌头,“在船上待得我的骨头都生锈了!” 
  “他们在等。”祯的嘴角也微微的挂起了一丝笑容,“现在的海风是北风,我们的速度很快,来不及拐弯,所以只能通过那两座冰山之间的缝隙,我估计海盗的目的地也是那里。大概是想打伏击吧!”她的话,也有给身后的人听的意思。 
  “你说海盗!?”森冈明秀刚刚来到甲板上,就听到了祯的话,大吃了一惊,手中的毛大衣和毯子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在什么地方?”他一边说着,还要一边去抓祯的肩膀。 
  祯一个侧身,就闪过了这个家伙。“如果你不想死的话,不要随便碰我。”祯冰冷的声音,让森冈明秀打了一个寒战,“不过是些海盗而已,有什么好惊讶的。” 
  “什么?海盗?在哪里?”“救命啊!海盗来了!” 
  一时间甲板上混乱无比。水手们急忙维持秩序,费了好大的劲头才让乘客们回到了房间,安静了下来。“你说海盗?在什么地方?如果你故意散播谣言,我们是不会客气的!”森冈明秀大声说道,这是海上的规矩,一艘船上的人,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旦引起了混乱,麻烦就大了。 
  “继续行船吧。”祯连看都不看这个家伙一眼,只是说道。 
  “你说什么!?”森冈明秀气得像要动手,却被御手洗红豆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他向后用力抽了抽,却根本动不了。“你想要打可爱的宫小路小姐么?”这个黑发的女孩子一脸戏谑的说。 
  “你说什么!?”森冈明秀吃惊的看着黑发女孩子,然后扭头看向了祯,他本来只是觉得很像,但是待他仔细看过之后,却发现根本不是像,而是就是!“宫小路小姐?你……”这个时候,船已经驶到了那两座冰山之间。 
  “看,对方已经出来了哦。”御手洗红豆看到果真和祯说的一样,对方真的在这里搞伏击。 
  “停船!停船!”海盗们叫嚣着,这些家伙非常的高兴,因为他们这次劫的是土之国最快的“海鸥号”,这艘船的乘客全部都是非富即贵,他们打这艘船的主意已经很久了,但是每次都别这艘船以飞快的速度甩开了,这次他们谋划了很久,终于在这个地方堵住了对方。这下看你们怎么跑? 
  “船长?怎么办!”在驾驶室里面的二副问旁边的船长。 
  “怎么办?停船吧。”老船长叹了口气,没办法,离得太近了,而且北风很大,用侧斜帆想要快速后退根本不可能。“希望对方不会杀我们就行了。”“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二副吃惊的看着这个老船长。 
  “如果你们不怕死,我倒还有一个办法。”这个时候,一个懒散的声音传了过来。“实际上你也知道吧?只不过有些犹豫不决罢了。” 
  老船长扭头一看,发现一个白色头发年轻人斜靠在门口。“你想从那两艘船之间冲过去吗?”他自然是知道这种方法,但是一旦失败的话,对方绝对是不会放过这艘船上的人的。 
  “现在还有时间,但是如果一旦与对方接舷的话,久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卡卡西说道。 
  “……”卡卡西的话说到了老船长的心里面,事实上,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但是如果不齐心协力的话,根本是办不到的。不,就算是齐心协力,也很难办到。所以,他不太想那么做。 
  “船长,我们拼了!”二副也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看到船长犹豫的样子,记得咬牙切齿。“船长,我们干了吧!”这个时候,森冈明秀也走了进来。实际上,这也是穿上大多数船员的想法,任何时候都在与大海搏斗的海员们根本不缺乏勇气和血性。 
  祯站在甲板上,看着越来越近的海盗船,事实上,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海盗船,所以她饶有兴趣的打量起了那些海盗。而御手洗红豆也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不过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让她笑个不停,现在还在轻微的颤抖着身体。 
  “你就那么喜欢看别的笑话吗?”祯扭头看着自己的友人。 
  “哈哈,你不知道,刚才那个家伙的表情有多有趣!”御手洗红豆轻声笑道,“这个家伙大概怎么也不相信,那么可爱的宫小路小姐,居然是一个冷冰冰的家伙。” 
  “闭嘴,一会儿那些海盗不要你动手。”祯冷冷的说。 
  “干什么?这种好事你要一个人独享吗?”御手洗红豆不满的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船速突然增加了,而且在极短的时间里面提升到了最快的航速。“看来船长下了决心了。”御手洗红豆有点百无聊赖的说,“这下我们又没事可做了。” 
  “你去冬眠好了。”祯这么说。 
  “冬眠?”御手洗红豆有点疑惑的看了看祯。 
  “蛇不是冷血动物吗?”祯说完,轻轻一跃,就来到了桅杆上。 
  “恩?”御手洗红豆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过来。 
  海鸥号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每小时二十海里,这对于帆船来说,已经是相当快了,尤其是排水量高达600吨的大型帆船。(PS。我对帆船并不太了解,那位大大了解的话希望可以给我提醒一下,我会及时改正的) 
  海盗们相当吃惊,大概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拼命的加速想要逃跑。这个时候想要拦截的话根本不可能,因为海盗的船相对较小,别说拦截了,如果不及时躲开的话,都有可能被对方撞翻。眼看到嘴的肉就这么飞了,让海盗们非常不甘。 
  “太好了,我们冲去过去!”看到被甩到后面的两艘海盗船,二副送了一口气。 
  “别高兴的太早。”老船长也看到了希望,但是惊讶丰富的他知道对方既然会选择在这个地方截击他们,就不会这么的容易让他们逃走。 
  果真,一艘与海鸥号大小相当的帆船从前方的一个小冰山的后面驶了出来,上面似乎还安装着金属制的冲角。如果正冲上去的话,绝对会被对方用冲角将船体戳破的。 
  “可恶,右满舵!”老船长急忙说道,希望可以躲开那个可恶的冲角吧。不然就凶多吉少了!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接舷吧。”卡卡西在旁边说。“到时候交给我们解决。”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了。想要尽快的到达雪之国,必须要使海鸥号毫发无损的冲过去。 
  海鸥号最终也没有越过那个带着冲角的海盗船。那艘船将海鸥号的行进路线算计得清清楚楚,正好挡在了海鸥号的必经之路上,迫使海鸥号不得不停了下来,除非他们想要船毁人亡。如果仅仅是他们,拼一下命也就算了,但是这艘船上还有不少的乘客。 
  甲板上,御手洗红豆惊喜的看到那个带着冲角的海盗船驶了出来。“哼,这下我们有的玩了。”对方虽然是穷凶极恶的海盗,但说到底还是普通人,对于他们这些忍者来说,实在是太弱了。 
  “不过是些海盗,你居然就这么兴奋。”祯嘲讽的说道。 
  “喂,你什么意思?我在这艘船上已经快要憋疯了!”御手洗红豆本来就不是那种可以在一个地方带上很久的人。如果是一个潜伏的任务也就算了,偏偏这只是普通的乘船。 
  “是吗?”祯的嘴角微微勾起,事实上,在这艘船上,连修炼都不能,还有人不断地骚扰她,让她也是相当的不爽。正好这些海盗们来了,可以稍稍发泄一下。 
  三艘海盗船将海鸥号围拢了起来,并且准备接舷。可怜的那些海盗们还正在庆祝终于逮到了海鸥号,却没有想到这艘船上正有两个煞星正等着他们。
第二卷、展翅 第七章、到达与暴
       海鸥号上面的水手们全部都拿出了各自的武器,冲到了甲板上,准备最后的抵抗。而乘客们都躲在船舱里面瑟瑟发抖。“哈哈,你们还想要抵抗吗?”海盗的脸已经可以看的很清楚了,这些家伙嚣张的大笑着,手里面摆弄着刀枪棍棒,兴奋地叫道。   “我们的船长说了,我们只求财,不想杀人。但是如果你们要抵抗的话,就将你们全都杀掉!”对方一个好像是头目的家伙,冷笑着看着海鸥号,让身旁的人高喊。 
  “怎么办?”海员们也有点犹豫,虽然这些男儿并不缺乏血性,但是一条生路摆在面前,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愿意拼命的。 
  “吔?难道打不起来了吗?”御手洗红豆看到海鸥号上的船员犹豫的样子,有点郁闷的说。 
  “看来只能我们动手了呢。”这个时候,卡卡西走了过来,叹着气说。“如果被人知道我们木之叶忍者在船上,还被海盗给劫了,我们会被口水淹死的。” 
  “说的有理。”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然后看向了旁边的一个水手,那个家伙手里面拿着一把剑。“借剑用一下。”“啊?”那个水手一愣,手中的剑就不见了。 
  “那么,动手吧。”说完,祯轻轻一跃,就越到了半空中,而且令人吃惊的没有落下去,反而牢牢地站在了空中。 
  “我第三次看到她用这个招数,每一次都觉的不可思议。”卡卡西看到对方站在空中,颇为惊叹。“她居然可以站在空中!?”御手洗红豆本来也要动手的,但是看到祯站在空中之后吃了一惊,也就停了下来。 
  “我们一人一艘船!”卡卡西对惊讶的看着祯的御手洗红豆说。 
  “没问题!”御手洗红豆兴奋地说,“回去我一定要她教我……”这话是她低声嘀咕着。 
  “破道三十三·苍火坠!”在半空中左手快速的结印,然后剑尖一指那个海盗船,一枚巨大的由苍白色火焰组成的火球急速的坠了下去。 
  轰隆! 
  在海盗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的船就被燃烧的火焰包围了。 
  狩猎者瞬间变成了被狩猎者。 
  “天哪,她是神吗?”祯站在空中,好像是在飞一样,这超出了海员们的常识,毕竟,就算是忍者,也需要靠什么东西来飞快空中,而不是直接站在空中的。 
  “还给你。”祯将那把剑丢给了那个海员,“真遗憾没有用到。”她有些遗憾的看了那个海盗船一眼。无论怎么样,他们终究还是人类,是普通的人类。虽然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生活了十四年,但是祯始终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类。 
  虽然船被烧了,但是凭借着出色的逃生能力,还是有不少海盗跳进了冰冷的海水里面。不过,这也是垂死挣扎而已,不出十分钟,冰冷的海水就会将他们身体中的体温全部夺取,化为冰块。 
  落到了甲板上,所有的海员都惊恐的看着这个冰冷的少女,生怕自己激怒了这个杀神。无论多么有勇气的人,面对未知的力量的时候,都会感觉到恐惧,这些海员们也不例外。 
  不大一会儿,卡卡西和御手洗红豆也都解决了另外两艘海盗船上的海盗,回到了海鸥号上。卡卡西只是将那些家伙打得失去了反抗能力,并且将对方船只的桅杆全部弄断了丢到了海里。至于御手洗红豆这个恐怖分子,则是召唤出了一条大蛇,将那些海盗们全都喂了蛇了。 
  祯知道了之后,突然间发现自己还是很仁慈的,至少自己杀人,从来都是让对方没有痛苦的死去。在蛇肚子里面还要挣扎一会儿,简直是……以后一定要离这个家伙远一点! 
  “喂,刚才你到空中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御手洗红豆在祯还没有逃跑的时候,就已经扑了上来,一副不肯说就是不罢休的样子。 
  “你是怎么在水上面行走的,我就是怎么在空中站着的。”祯说完,直接回房间去了。这个时候卡卡西已经跑到船长室里面去了,要求尽快的航行,到达雪之国。虽然这些海盗按道理说是不会将消息走漏的,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他还是想要尽快到达雪之国。 
  森冈明秀手中还拿着一把刀,呆愣着看着祯离去的方向,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居然是这么可怕的一个人。他很是犹豫,虽然他很喜欢这个女孩子,但是……旁边的海员们都是过来人,看到大副的样子,都是暗自的摇了摇头,那个女孩子和他完全是两个世界里面的人。而且可以看的出,那个女孩子是一个非常高傲的人,对于一般人根本就不屑于理睬。只能让他自己想吧,等度过了这次的事之后,他就会变得更加成熟了。 
  “我怎么站在水上……她就怎么站在天空中?”御手洗红豆被祯说的有点疑惑,过了好一会儿,“啊!”突然大叫了一声,把旁边的海员都吓得一哆嗦。“可恶,我上当了!”这家伙一溜烟的跑回了房间。 
  “可恶的祯,你居然糊弄我!”推开了门,御手洗红豆怒吼道,“我们能站在水面上,是因为隔着水面,向水里面输入查克拉,但是我们怎么隔着空气向空中输入……”她这么说着,突然间又似乎明白了什么。“你真的是那么做的吗?” 
  “我不认为你能够做到。”祯看了看在那里一惊一乍的御手洗红豆,“用查克拉在空中铺出一个可以供自己站立的地方。如果熟练了,就可以随意的在空中行走,奔跑。”她这么说道。 
  “……”御手洗红豆长大了嘴,吃惊的看着祯,然后用力的吞了一口口水,“我终于发现原来你简直就不是一个人类!”“你才发现吗?”祯淡淡的说。 
  御手洗红豆无语。 
  接下来的时间过的很快,也很平静,那个叫做森冈明秀的就家伙终于不再来不停的骚扰了,这让祯的心情变得很好。海鸥号终于第十八天头上到达了雪之国,这个偏僻的小国。 
  下了船,三个忍者将墨镜都带上了,倒不是为了装酷,在晴朗的天空之下,雪地上反射的太阳光异常的刺眼,如果不带上墨镜,根本不能将眼睁开。在战斗方面,也都会的大打折扣的。 
  将大氅披好,三个人就准备尽快的前往雪之国国王的城堡。“请等一下。”这个时候,后面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一回头,发现正是那个森冈明秀。此时的森冈明秀,脸色很是难看,嘴唇都干裂了,虽然在海上喝水受到了限制,但是也不会让人真的渴到,他这个样子,明显是因为太过焦虑造成的。 
  “请问,还有什么是吗?”卡卡西看了这个人一眼,然后又看了祯一眼。 
  “是,请问。我可以知道你真的名字吗?”森冈明秀也不傻,自然知道这个女孩子早先告诉自己的名字是假的。 
  “我就像烟一样,随着风很快就会消散。”祯轻声说道,“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你必要为了虚无的东西费尽心力。” 
  “烟消散了,但是会留在人的心里。”森冈明秀坚定的说道,“你是忍者吧?在你消灭那些海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是两个世界里面的人,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仅此而已。” 
  “你就告诉他好了。”御手洗红豆看了这个家伙一眼,然后对祯说。在她看来,祯实际上是一个心很软的人,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祯的眼神微微移动,轻轻的白色光芒闪过,森冈明秀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觉,倒在了雪地上。“喂。”卡卡西看到祯向普通人施展了术,有些怪罪的说。 
  “我只是让他做了一个梦,梦醒了,他就会忘记一切。”祯这么说,然后脚尖点地,瞬间消失在了港口。“喂,你不觉的她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吗?”御手洗红豆对卡卡西说,然后也迅速的追了出去。 
  “温柔吗?”卡卡西哭笑不得的说,我可从来没有发觉过。脚下发力,瞬间也消失在了港口。 
  三个人在雪地里飞速的疾驰,卡卡西一边跑着,还不时的张开了一张地图,确定离下一个目的地还有多远,四周都是白色,很容易迷失方向,所以三个人很小心。实际上,在港口是有定期的火车的,但是火车从这里出发要到明天早晨,而现在是中午,为了节省时间,三个人决定顺着铁轨先步行向下一个城市赶去,以忍者的脚力,应该在入夜的时候,到达下一个城市。 
  但是三个人好快就为自己缺乏在雪原生存的知识付出了代价。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天阴了下来,平时轻飘飘的雪花在暴风的吹拂之下好像刀一样锋利。三个人最后不得已找了一个岩壁下避风。“我们失策了。”卡卡西看着外面的疯狂的暴风雪说。 
  “嘶,好冷。”御手洗红豆打了一个哆嗦,将身上的皮大衣裹得更加严实了。 
  “给。”祯将一个小瓶丢给了御手洗红豆,“这里是烈酒,喝上一口,身上会暖和一些。”“恩。”御手洗红豆喝了一口,立刻就感觉到一股暖流从喉咙,流到了胃里,然后流遍了全身。“呼,暖和了,不过真的很难喝。”她将就凭丢给了卡卡西。 
  卡卡西也微微的喝了一口,虽然他平时不怎么喝酒,但是为了保持身体的体温,也不得不喝了一口。“呼,也不知道着暴风雪什么时候会停。”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是他的责任,由于太过焦急,忽略了在雪原中暴风雪的威力。就算他们的实力超群,想要在这暴风雪中存活下来,几率也是很低的。(在南极,如果发生了暴风雪,最厉害的时候,无论人身上穿着多厚的衣服,都会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将人的体温夺取,让人变成一具尸体) 
  祯也是忽略了这一点,她实际上还是知道一些的,但是由于身为死神的时候,大部分残酷的自然环境,都无法让她感受到威胁,让她忽略了。但是寒冷却让她想起了,自己现在终究也是一个人类这个事实。 
  “啧,当人类就是麻烦……”她喃喃的说道。 
  “你说什么?”御手洗红豆看到祯的嘴唇动了动,但是由于狂风呼啸的关系,她没有听到祯的话。 
  “没什么。”祯回答,然后召唤出了地狱蝶,“我侦察一下,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们度过暴风雪。”卡卡西也想召唤出忍犬,但是一想到很有可能他的忍犬被召唤出来会瞬间变成冰块,还是放弃了。“这么冷的天气,你的蝴蝶……”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祯的地狱蝶不受暴风雪的任何影响,轻轻的飞到了空中。 
  “我的地狱蝶是纯能量组成的,不会受到天气的影响。”祯这么说道。 
  “还真是方便。”御手洗红豆早就想召唤出通灵兽侦查,但是她的召唤兽是蛇,蛇是冷血动物,被召唤出到这种地方的话,完全就是送死来了。 
  祯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远方。地狱蝶,这是唯一可以看出我是来自死神世界的特征了。来自地狱的蝴蝶,带来死亡的蝴蝶。“找到了呢。”祯抬起了右手,一只地狱蝶出现在了她的手上。“就在不远的地方,大概五百多米,有一个很深的山洞,那好象是一个地热源。” 
  “……我说,我并没有看到地狱蝶飞回来。”御手洗红豆希望能够先解决这个问题。“它是怎么出现在你的手上的?” 
  “空间传送。”祯这么说,“跟进了我,五百多米,在暴风雪当中可是不断的距离。”说完,她瞬间就消失在了山壁之下。剩下的两个木之叶的忍者也急忙跟了上去。 
  风很大,三个木之叶的忍者到了目的地,几乎消耗了所有的力气。如果再远一点,三个人恐怕就撑不住了,即便是这样,三个人也是在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3 1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