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侨慈慷急唤饩龅袅恕U馕甯鋈陶哒馊慷际峭雒剑杂谏比撕孟窬秃推绞背苑挂谎虻ァ!
  “哈哈哈!”来到车队后方的那个忍者看到侍卫已经基本上被完全解决掉了,就一下子跳到了载着祯和婉柔的车上。将白色的帘布掀开,向里面探出手,但是瞬间就跳了出来!这个家伙的右手被斩了一个口子,鲜血直流。 
  祯手里面拿着一柄小太刀,上面沾着鲜血,站在自己的母亲前面。刚刚真的很危险,这个家伙差一点就抓到自己了,大概是看到自己年纪比较小,应该好对付。只要手里面有了人质,就可以要挟自己的父亲。 
  “婉柔!祯!”绯影白木带着被吓得动不了的绯影白霖几个纵跳来到了婉柔和祯的跟前。 
  “白木,快带着孩子赶快走!”虽然是一个柔弱的女子,但是伟大的母爱却希望自己的丈夫丢下自己,带着自己的孩子赶快逃走。 
  “你们谁也别想走!”五个忍者将这个车子围住了,为首的那个一下子干掉了很多侍卫的带头忍者走了过来,阴冷的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那柄剑,我就可以给您们一个痛快的死法!” 
  “痴心妄想!你们永远也得不到那柄剑!”绯影白木右手按在剑柄上,冰冷的说。 
  “那么你就去死吧!”其中一个很瘦的家伙抽出了一个苦无,冲了上来。“谁死还不一定呢!”绯影白木身体下压,气势在一瞬间提升到了顶点。为首的那个忍者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岩隙,快闪开!”他大喊。但是为时已晚,绯影白木的刀在一瞬间拔了出来,狠狠地斩向了这个叫做岩隙的忍者。这个忍者冲的太快了,也太大意了,认为武士自己很轻松就可以干掉,看到对方的刀斩过来,仅仅来的及用苦无防御,就连替身术都没有来得及。 
  当! 
  苦无被削断,这个叫做岩隙的忍者,胸口被斩出了一个很大的口子,鲜血一下子喷洒了出来。“真是笨蛋!”那个矮个子忍者骂道,并且跳了过来,飞快的丢出了两个苦无,将想要将那个岩隙解决掉的绯影白木逼退。 
  “没想到你还真是有两下子。”为首那个忍者有点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就算是一个下忍也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掉几个武士。而岩隙虽然说实力很弱,但是却也比一般的下忍稍强一些,居然就这么被打倒了。“不过,你也就是垂死挣扎罢了!” 
  祯紧张的看着这几个忍者,自己的哥哥此时已经吓傻了,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而母亲虽然还保持着冷静,但是却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虽然说自己的父亲击倒了一个忍者,但是对方还有四个人,而且看起来被击倒的那个家伙还是最弱的一个。 
  唰!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一不留神被祯将手斩伤的那个忍者再次冲了上来。手中拿着一把苦无,迅速的丢了过来,似乎是想要解决自己。当!将苦无弹飞,但是却发现刚刚那个忍者已经到了自己的身侧,重重的打向了自己。“破道之四,白雷!”紧急时刻,祯下意识的伸出了左手,食指和中指指向对方的心脏,释放鬼道。 
  扑通! 
  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该死的!忘记我不能够使用鬼道了! 
  啪! 
  祯被一下子被对方的拳头击中,一下子飞出了十几米,倒在了地上。“祯!”婉柔惊叫,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乐,而她有没有任何能力可以保护自己的女儿,就算是自己想要替女儿挡住对方的攻击,都做不到。 
  “哈哈!痛苦吧!”那个忍者狞笑道,并且拿出了一把苦无,刺向了绯影白霖。 
  “不要!”婉柔急忙将绯影白霖扑倒。但是苦无却一下子将她的后背刺穿,鲜血流淌而出,但即便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依旧死死的将自己的儿子压在自己的身下。 
  “婉柔!”正在与那个忍者首领缠斗的绯影白木看到自己妻子倒在了血泊当中,悲愤的叫道。 
  祯倒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全身痛的要死。可恶,如果我的死神能力还在的话!鲜血从嘴角和鼻孔中流出,内脏受到了震伤。她费力的睁开眼睛,但是入眼的却是喷洒的鲜血! 
  自己的母亲为了救哥哥,被那个忍者刺穿了后背,对方居然还不满足,连续的刺了好几次。父亲想要阻拦,但是对方太强了,他早就疲于应付了,根本无法阻拦,身上被对方用苦无刺出了很多的伤口,鲜血直流,而自己却根本无法给对方任何的伤害。 
  可恶!可恶! 
  动啊!动啊!给我动! 
  我居然在这个时候无法动!我居然会输给这种杂碎!我不甘心!不甘心! 
  扑通! 
  心脏跳动的声音,灵魂震颤的声音。灵压不可抑制的从灵魂中涌了出来……肉体因为无法忍受这种恐怖的力量而痛彻骨髓,即使在经过了那么多生死战斗之后,祯依旧无法忍受的叫喊了出来! 
  ———————————————————该死的分割线—————————————————— 
  当木叶的忍者到达事发地点之后,整个车队已经几乎全灭了。唯一活着的人就只有绯影家的一对儿女,袭击这里的五个忍者也全部都被斩杀了,而且似乎遇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表情非常的惊恐。在火之国大名的周旋之下,木叶终于决定派人过来进行保护,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来晚了。本来应该昨天夜里到达,真正到达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没有人知道这对兄妹是怎么在袭击中活下来的。绯影白霖因为受到了太大的刺激而失去了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忆。而在战场中浑身是血的绯影祯,却什么也消息也问不出来。只有那双冰冷的眼神让人感到彻骨的寒冷。
第一卷、初至 第五章、分别
       火之国的大名看着绯影家的这对儿女,长叹了一口气。身旁的臣子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大名的脸色,“陛下,还是节哀顺变吧,如今应该想一想如果安排绯影家的公子和小姐。”这个臣子的话是说到了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上。   “妹妹,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真的死了吗?”绯影白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妹妹,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就这么离开了自己。似乎是受到了太大的刺激,他的记忆只到了斋戒的第一天,从斋戒的第一天到祭祖被袭击后的一段时间,他都没有记忆。 
  “……恩。”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不可能!我不相信!”绯影白霖被这个消息吓呆了,在那里激动的高喊着。“哥哥!”祯厉声叫道,一把抓住了白霖的肩膀,“绯影家的人不可以将脆弱的样子让别人见到!”这句话她凑到了绯影白霖的耳边,低声说道。 
  绯影白霖咬着嘴唇,眼角含着泪水,盯着自己的妹妹。“哥哥,你以后就是绯影家的家主了,你要将这个家撑起来才行!”绯影祯低声说道,“你不可以让绯影家丢脸!” 
  绯影白霖用力的点了点头,无声的流下了泪水,无论再怎么坚强,他终究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看到自己的哥哥总算是振作起来了,祯松了一口气。“陛下,请您为我哥哥举行继承仪式吧!”她回过身,面对着火之国大名说。“好……”大名想要答应。 
  “陛下,我认为绯影公子年纪太过幼小,不适合继承绯影家的爵位。”这个时候,一个肥头大耳的大臣打断了火之国大名的话。“如果陛下信得过的话,我可以收养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这个家伙还用眼瞄了祯一眼。 
  大名听了这个臣子的话,明显犹豫了。“近藤,难得你有这份善心……”“陛下,这是对我们绯影家的侮辱!”绯影白霖还沉浸在失去父母的悲痛当中,但是绯影祯却知道这个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如果陛下真的这么决定的话,那么我们宁愿一死来洗刷这个耻辱!”她的话语间已经带上了杀气。 
  “这么说有点严重了吧?”大名还在犹豫。“陛下,这个野丫头是在诽谤我和绯影白木的交情。”那个肥头大耳的近藤立刻说道,“她只不过是绯影家的养女,没有资格议论这些。陛下应该趁早将她赶出去!” 
  “这……”大名的耳根子实在是太软了。 
  绯影祯还是太年幼了,虽然她因为在死神世界时,身为朽木家的长女,又当过三番队的队长,非常清楚政治的黑暗,但是此时的她对于大名的影响力太弱小了。“陛下,难道说家父对陛下的忠诚还比不上一个佞臣的一句话吗?”绯影祯强压着心中的愤怒高喊。 
  “舅舅,我是不会让祯离开我的,如果您要赶走祯的话,那么我也会一同离开!”绯影白霖虽然还不知道政治的黑暗,但是在他心底,祯已经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绝对不可以让祯离开自己。 
  “陛下,臣以为,应该尽快将绯影将军夫妇下葬,然后让绯影白霖继承绯影将军的爵位。”这个时候,一个瘦高的大臣弹出来说道,“于情,这两位是陛下的外甥和外甥女,于理,绯影将军对火之国的居功甚伟,荫其子女也是应该的。”这个大臣是一个非常清高的中年人,对于那个肥头大耳的近藤总是在大名耳边小说早就忍无可忍了。看到今日居然想要在大名跟前夺取绯影家的实权和爵位,他再也忍不住了。 
  “哼,不过是两个小毛孩子,怎么继承爵位?”近藤见山本说话了,立刻大声驳斥,“这简直就是对绯影将军的侮辱,如果不让我照顾两个孩子,将来这个两个孩子学坏了怎么办?” 
  绯影祯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去,一把揪住了近藤的脖领子,狠狠地摔了出去。扑通!大厅里面所有的大臣都目瞪口呆的看到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儿居然将一个近两百斤的成年人摔了出去。逼人的杀气瞬间遍布成个大厅,如果手里面有武器的话,祯一定会将这个家伙斩了。 
  近藤被祯的杀气吓得动弹不了。两个保护大名的上忍立刻从隐蔽的地方站了出来,将那股杀气挡住了,不让其影响到大名。同时这两个上忍心里面暗暗吃惊,心说这个小孩子居然会有如此强的杀气,就连中忍,不,一般的上忍恐怕也比不上她。这是什么怪物!? 
  绯影白霖也被祯的杀气吓得动弹不得,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全身都不停地哆嗦。被吓得哆嗦的人不止绯影白霖一个人,离祯比较近的大臣全部都被吓得够呛。察觉到自己的哥哥也被自己吓到了,祯急忙收敛了杀气,自从祭祖被袭的事件结束后,自己的杀气总算可以操作自如了。虽然说杀气只是精神层面的修炼,肉体来说并不太重要,但是似乎这一世没有杀过人,五岁恢复记忆之后,祯一直无法自如的释放出杀气。 
  “陛下,请原谅祯的无礼。”祯低头认罪。 
  “好吧,对于绯影将军的葬礼便赶快进行吧。”大名最终下了决定,“我会通知火之寺的高僧来为绯影将军超度,这一切结束之后,绯影白霖就会继承绯影将军的爵位。” 
  “谢陛下!”绯影祯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的哥哥,本来到嘴边的话却犹豫了起来。“怎么,还有什么事情吗?”大名看出了祯的犹豫不决。 
  “陛下,我希望去木之叶进行忍术修炼!”祯的话简直就向晴天霹雳一样。 
  “不可以!妹妹!我不让你去!”绯影白霖听了这话,立刻就抓住了祯的手,语无伦次。“哥哥!你冷静一点!”祯将绯影白霖按在了席子上。大厅当中的大臣也是议论纷纷,都对祯的提议感到异常的吃惊,要知道身为火之国的统治者,虽然不得已要借助木之叶的军事力量,但是却从心底里看不起这些人。即使武士已经没落,但是这些人终究还是认为只有武士才是真正的贵族。如今火之国最伟大的武士的女儿居然要去木之叶当忍者,怎么不令这些人吃惊。即使是养女,但是这个十岁的女孩子终究还是挂上了绯影这个姓氏。 
  “祯,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难道说你想去哪里当一个忍者吗?”大名也是非常的吃惊,“如果你真的去了那里,我是没有办法照顾到你的,到了那里,你就不是火之国的贵族,而只是一名忍者,你要想清楚了。” 
  “我早就想好了。”真的眼神充满了坚定,“我需要力量!那些忍者是正规的忍者,一定是接受了别人的委托。我要复仇!” 
  “如果复仇的话,你可以向木之叶发出委托的,也没有必要去当忍者吧?”大名有点疑惑了。 
  “自己的仇自己报。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无论是接受委托的那个忍者村,或者是委托人!我要他们一个不留!”祯杀气腾腾的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感到头皮发麻,心说这个十岁的小女孩怎么杀性这么大?他们当然不知道祯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是一个很了不得的煞星了。来到这个世界虽然说失去了力量,但是父母却较之死神世界要更加的体贴和关怀。如今就这样死掉了,她实在是吞不下这口气,既然自己的死神力量无法使用,那么我就去学习忍术。从听到的流言,还有自己前世对忍者的认知,自己很清楚曾经在死神世界接受过二番队隐秘机动训练的她,一定可以很快的适应。等到自己的力量达到一定程度,那么自己就亲手可以为父母报仇了。 
  保护大名的守护忍十二士中的两名忍者听到了祯的话,虽然觉得有点太过狂妄,但是却也被这个孩子的杀意所震惊。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成为了忍者的话,那么一定会非常了不起。 
  “祯……”绯影白霖听了妹妹的话呆住了,但是很快,他就下定了决心,“既然如此,我就陪你一起去!” 
  “不可以,你可是绯影家的家主呢!”祯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不容质疑,“等我报完了仇,会回来的!”看到祯的眼神,绯影白霖反驳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唉,好吧。既然你这么决定了。”火之国的大名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我的哥哥举行完继承仪式。”祯在自己的哥哥正式继承爵位之前,是不会放心离开的。 
  葬礼很快就举行了,火之国的大名亲自主持,规模堪称除了大名之外,最为隆重。平民们纷纷剧中围观,对他们来说,无论那个贵族死去,都无所谓,他们只是想来看个热闹。当然,也有对绯影家夫妻的死感到悲伤的,这些就是受到过绯影家很多帮助的人们,对于这个从来不欺压平民,为平民不惜得罪其他权贵的贵族,他们是很有好感的。如今这个人死了,让他们感到以后的生活恐怕再也没有什么保障。因为他们不知道继承了绯影家爵位的人是不是还会向原来的家主那样是一个真正的武士。 
  葬礼上,绯影白霖和绯影祯穿着丧服,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父母与祖先埋在了一起,无声的流着泪。虽然嘴中说不要将自己的软弱让别人看到,但是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失去父母的悲伤。随着大名的悼词语毕,葬礼结束。 
  回到了绯影家的宅邸,冷冷清清的只剩下了兄妹两个人。 
  “哥哥饿吗?我为你做一些吃的东西。”祯看到哥哥的样子,不忍的说。 
  “不饿。”绯影白霖摇了摇头,太过悲伤的他,已经不知道饿了。“不要找个样子,你是绯影家的家主,如果饿坏了,外人会笑话的!”祯勉强自己笑着说。绯影白霖突然间一把抱住自己的妹妹,“我不管什么外人,我只要父亲和母亲!”他大声的哭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父母(虽然失去了这段时间的记忆,但是父母的死因祯完完全全的告诉了他),现在就连报仇都需要妹妹去当随时会丧命的忍者。祯任由自己的哥哥抱着自己,她突然觉得哥哥的怀抱很温暖,在死神世界的时候,朽木白哉从来没有对自己流露出这种毫无掩饰的感情呢。无论任何时候,都是那种别扭的样子。相比而言,虽然绯影白霖不想朽木白哉那么优秀,但是祯却更喜欢这个哥哥。和他分别祯也很不舍,但是父母的死如深深的梦魇折磨着她,让她不得不做出选择,因为她很清楚,只有自己有能力做到这一切。 
  几日之后,一些没有去祭祖的仆人回来了。小优也是其中一个,她不顾家人的阻拦,义无反顾的回到了绯影家。她的到来,让绯影兄妹的脸上多了一丝生气。看到小优关切的目光,即将离开家的祯总算是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希望在小优的照顾之下,自己的哥哥可以从打击中解脱出来。 
  似乎是摄于祯在大厅之上的杀气与豪言壮语,绯影白霖继承家业和爵位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平时里和自己的父亲关系非常要好的大臣近江表示一定会好好地照应绯影白霖。有着大名这个舅舅,还有近江,以及好几个非常正直的大臣,绯影祯总算可以放心的离开这里,前往木叶了。 
  走的那一天,大名,近江还有几个平时和父亲很要好的大臣一起来为祯送行。“你放心吧,我会让守护忍十二士好好保护白霖的。”大名怕祯不放心,这么说道,“你去了那里,凡事多小心……”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舅舅。无法保护自己的朋友和妹妹,甚至连自己的外甥女都没有办法保护。虽然早先除了这对兄妹,别人都知道绯影祯是绯影白木的养女,但是近十年了,自己早就将这个女孩子当成了自己的亲外甥女。此时的大名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妹妹……”绯影白霖知道自己无法阻止自己的妹妹,但是终究无法放弃最后一丝的希望,看着妹妹,希望她可以放弃去木之叶,留下来。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祯笑着说,犹豫了一下,她从怀中拿出了一个东西。 
  是那个连心结。 
  祯拿起了其中一半,绑在自己右耳边的长发上。另一半,她拿起了哥哥的手,放在了他的手心里,然后将绯影白霖的手合上。“无论我们离多远,我们的心都是在一起的。”
第一卷、初至 第六章、木之叶
       看着木之叶的大门,很宏伟,但是祯却没有任何心思去观赏这个刻画着木之叶标志的大门。“我们要先去那里登记。”负责护送祯的忍者也是木之叶的上忍,这个任务是大名亲自发布的任务,所以木之叶最后还是派来了一个上忍来执行,虽然这一路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好。”祯点了点头。 
  两个人来到了门口里面的登记处,这个上忍登记完自己的名字,然后轮到了祯。在登记簿上写上了绯影祯三个字,然后由这个上忍带着祯向村子的最里面走去,那个地方有着一个很高的圆楼,圆楼的顶上耸立着一个写着“火”的牌子,正是木之叶火影所在的办公地点。远远望去村子最里端的山崖上,雕刻着木之叶三个火影的头像,似乎还有一个没有完成。 
  这些都是那个上忍告诉祯的,毕竟以后祯也要在这里生活,也要当忍者,这些当然还是要知道的。“火影应该是整个村子里面最强的吧?”祯冰冷的声音问。 
  “恩,当然了,我们木之叶的火影,土之国岩忍村的土影,风之国沙忍村的风影,水之国雾忍村的水影以及雷之国云忍村的雷影,可是所有忍者世界里面最强的五个忍者,其中又数我们木之叶的火影最强的!”上忍的语气里面带着自豪。 
  “可不可以问一下,把伞丢到天上,伞里面喷射出很多的针,这个忍术是哪里的?”祯很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家伙的忍术,所以希望先要收集一些情报。 
  “恩,你说的那个忍术好像叫做‘如雨露千本’,雨忍和雾忍都会使用。”上忍随口回答。 
  “哦。”祯暗暗的攥起了拳头,雨忍和雾忍吗?你们等着吧!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火影所在的办公楼。当当当!上忍敲了一下门。“进来吧!”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年轻的样子。上忍推开了门,带着祯走了进去。“火影大人,任务完成!”上忍也不废话,直接说道。 
  “恩……你就是绯影家的那个小丫头吗?”这个火影有着一头金色的过耳长发,蓝色的眼睛,穿着白色的外袍,带着温和的笑容,很阳光的样子。让祯觉得很耀眼。 
  “是,这是火之国大名给您的信。”祯将大名写好的信件拿了出来,旁边的一个好像比祯大上几岁的女忍者接过了信,检查了一下,然后递给了这个火影。信里面的内容其实没有什么,只不过说是要火影好好的照顾祯,不要让其做太过危险的任务而已。 
  火影很随意的看了一下。“你希望来这里当忍者?但是你要清楚你现在来学习恐怕已经有一点晚了,而且现在木之叶与别的忍村有些不安定,弄不好还会发生战争……”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很关切祯。 
  “我知道,我是考虑的很清楚才提出这个要求的。”祯打断了火影的话,“我有随时死去的觉悟!” 
  “呼,那么好吧!”火影按了一下额头,似乎很无奈的样子,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没有消失,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很阳光的样子。“那么我先给你安排一户人家照顾你吧。” 
  “我不需要,我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祯拒绝了。 
  “真的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