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宇智波鼬也算得上一个不苟言笑的家伙,而祯,也不太喜欢说话,尤其是对自己不熟悉的人。结果两个人再任务的途中基本上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个小国离火之国并不远,两个人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到了那个国家的边境。所谓边境,说起来,离这个国家的首都,也没有多远,两个人站在高处,甚至可以远远的看到那个国家的都城。 
  “还真是小啊,这个国家。”祯将手放在额头上,挡着远方刺眼的阳光。“说起来,我们这算不算是欺负人啊?”宇智波鼬没有反应,而是直接向前跃了出去。“切,还真是一个没趣的家伙。”祯看着这个孩子,说起来,第一次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是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没想到现在变得越发厉害了。 
  祯轻轻的跟了上去,自己也变了很多呢。自己都能够感觉到变化,难道说,自己和另外一个人格,已经完成融合了吗?魂殇好像进入了沉睡一样,最近一段时间,怎么呼唤都没有回应。自己的灵魂,难道出现什么问题了吗?啧,真是麻烦。 
  两个人很轻松的进入了这个国家的都城,混入了大名住的宫殿。宇智波鼬抓到了一个侍卫,然后用写轮眼问出了大名所在的位置。 
  “你们是什么人!?”这个国家的大名正在看着书,突然间看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出现了两个陌生人,大吃了一惊。“我们不是来杀你的,只是想问一些事情。”宇智波鼬那猩红的眼睛里面,三个黑色的勾玉不停地转动。“你们有没有利用和火之国通商的机会,窃取火之国的情报?” 
  “没有,我们只是收集了那个爱好收集武器的大商人的情报。”大名呆滞的回答。 
  “告诉我。”宇智波鼬继续问道。“……”祯在一旁看着,爱好收集武器的大商人…… 
  “由于这个商人在一定程度上伸直可以左右火之国的经济,所以我们想要进入火之国的市场,必须要经过他的许可,否则会受到相当大的打压。”大名回答道,“我们想要收集这个商人的情报,然后投其所好,让他不再继续打压我们国家的商队。” 
  “那个商人非常喜欢收集武器,是这个样子吗?”祯在一旁突然间插嘴道。 
  “回答吧。”宇智波鼬看到大名没有回答,便提祯问道。“是的,他为了得到这些武器,无论多么卑鄙的事情都会用出来,虽然他得到那些武器,也只是放入陈列室。”大名回答道。 
  “当你醒来,就会忘记这一段时间里面发生的一切。”宇智波鼬这么说着,然后看了一下自己身旁的祯。祯点了一下头,两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大名的房间里面。 
  “是你吧?绯影前辈。”在这个国家的都城外面,宇智波鼬突然间问道。 
  “看来没有骗过你呢。”祯将地狱蝶的掩饰全部去掉,“你怎么看出来的。”“因为你问了大名一个问题。”宇智波鼬回答,“前辈来木之叶的原因,基本上大部分上忍都知道,我的父亲也不例外。那些浪忍袭击前辈的家人的起因就是因为一把武器,所以……” 
  “所以你就猜到了是我?”祯心中暗暗惊叹,真是一个可怕的家伙,这个孩子,前途不可限量。 
  “是的。”宇智波鼬点了一下头,“前辈想要去搜集那个商人的情报吗?我的任务还有时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可以帮忙的。” 
  “不,不需要。”祯摘下了面具,眼睛里面透着浓浓的杀气。“我自己来!”
第二卷、展翅 第三十九章、宇智
         执行这个明显是给人随便看的任务,祯和三代火影交割完毕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使用鬼道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设置了一个结界,然后接了几个印。   “无聊啊,为什么偏偏要我在这里守着……”风鸟院悠雪手中拿着一个狗尾巴草,不停地晃悠着,自从三天前,那帮混蛋大人们离开之后,基地里面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这让她感到非常的无聊。 
  突然间,再一个刻画着阵的地方,出现了几只漆黑的地狱蝶,盘旋着,并且越来越多。“这个,这个是怎么一回事?”风鸟院悠雪可没有被告知出现这种情况要怎么样,小姑娘急忙拿出了一只铃铛,夹在了手指间,警惕的看着。 
  那几只地狱蝶在一起盘旋着,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人形,最后,一个人出现在了那里。“是你?”风鸟院悠雪大吃一惊,她可是记得很清楚,自己在雪之国流浪的时候,被这个家伙用地狱蝶威胁的事情。 
  “你是谁?”祯打量了一下四周,“天久痕呢?” 
  “出去了,他们一大帮人全部都出去了。”风鸟院悠雪回答,“难道你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大人吗?真是想不到。”“想不到的事情很多。”祯看了这个小女孩儿一眼,“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天晓得,他们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事情,三天前出去的,按照平时的情况,大概要半个月之后才会陆续的有人回来吧。”风鸟院悠雪无所谓的回答,她是在一年前,被仇家追上,差一点死掉的时候,被天上院光影救了下来,从此以后,就加入了这个组织。 
  “切,既然这样,等他们回来,告诉他们,查一下火之国有一个喜欢收集武器的商人,他和木之叶高层到底有没有联系。”祯看着这个小女孩儿说。 
  “OK,没问题。”风鸟院悠雪点了一下头,然后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说了出来,“那个,谢谢你了。”“我不记得帮过你。”祯虽然看着这个人眼熟,却并没有想起来曾经在雪之国见过,毕竟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深刻。 
  “在雪之国,我们见过面,那个时候你给我一只蝴蝶。”风鸟院悠雪回答,“多亏了你那只地狱蝶,如果不是它,我恐怕也不会坚持到被这里的人救下来。”她的仇家一共出动了十几个实力高强的弦术士,战斗持续了一个星期,最后对方只剩下了三个最强的敌人,而她已经精疲力尽了,这个时候,那只地狱蝶突然间出现了,周围的景色为之一变,称这个机会,她跑出去好远,最后被天上院光影等人救了下来。 
  “我已经忘记了。”祯冷淡的回答,“记住我刚才的话,希望你可以带到。”说完,结了一个手印,整个人化作地狱蝶消失了。 
  “真是没想到啊。”风鸟院悠雪倒是毫不在意,“只是不知道这些家伙什么时候回来,一听到‘晓’这个词,都脸色大变……” 
  ——————————————————————背地里的分割线———————————————————— 
  解开了术,祯心中憋着一肚子火,火之国的大商人,爱好收集武器,还有以前给自己的情报,和木之叶高层有关。紧紧地攥起了拳头,祯咬着牙。不要让我知道这一切,你们这些人渣!不要以为我们达成了契约,就认为我不会对你们出手了! 
  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来。恨!就算反叛!我也要报仇! 
  好不容易,祯才平静下来,将嘴角的鲜血擦净。深吸了几口气,然后露出了笑容,我会看着的,看你们到底要怎么做!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两个月时间过去了。期间月影舞通过投影术来过一次,和祯详细的谈了一下然后便消失了。祯依旧每天繁忙的做着任务,很显然,三代火影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想让祯不停地执行任务,没有时间去搜集情报,却并不知道,祯早就在暗地里建立起了一个秘密的组织。 
  祯倒是也不在意,她很清楚天久痕的能力,虽然天久痕整体实力也就是精英上忍的程度,但是对于大局观和指挥能力上来说,却是影一级的。自己的父母的死,能让这个家伙查了这么多年,只能说明里面涉及的人物太多了。虽然天久痕什么都没说,但是祯知道为了帮自己调查,他建立的组织里面,已经死了不少人。 
  对于这些,祯只能对天久痕抱以歉意的笑。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淌着,天久痕一直没有消息,因为他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将这个情报告诉那个,表面上冷漠,实际上却很容易暴走的家伙。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从推断上,已经可以确定,雇佣浪忍,杀死祯的父母的人,就是那个商人。 
  “你说,这个情报,我到底要不要告诉祯。”围坐在火堆胖,天久痕问在一旁的石元刚。 
  “恩,这是个问题,如果告诉了她,这个家伙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暴走,然后直接冲过去杀人。”石元刚狠狠地咬了一口羊腿,说道。“那关我们什么事情?”月影舞喝了一口酒,“我们帮她调查情报,已经算上仁至义尽了,难道还要帮她考虑将来的人生不成?”这个家伙一直和祯不对付。 
  “我觉得还是先不要告诉她比较好。”天上院光影一副酷哥的样子,然后露出了花痴般的笑容,凑到了风鸟院悠雪的旁边,“你说对吧?小悠雪。”“离我远一点,你这个色狼!”风鸟院悠雪狠狠地踹了这个家伙一脚,结果没有踹到,还差一点栽倒,“我也认为先不要告诉她比较好,因为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就是那个家伙做的,万一祯真的杀了那个家伙的话,恐怕也不占理啊。” 
  “管她占不占理,反正只要杀了那个家伙,那个平胸女绝对就会被通缉。”月影舞从石元刚手下抢走了鸡腿,石元刚郁闷的跑到了一边画起了圈圈。“就算是那个商人杀了绯影大人(绯影祯的父亲),木之叶也不可能会因此让那个平胸女去报仇,对于那些伪善的家伙来说,利益就是一切。”她喝了一口酒,“那些家伙一定会说什么大义之类的话。哼,我就是讨厌那些家伙伪善的嘴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混蛋!”“我现在都恨不得去宰了那个家伙!”石元刚狠狠地打了地面一拳。 
  “不要太激动了,我也知道你们两个曾经受过绯影白木的恩惠,但是你们两个绝对不可以意气用事。”天久痕急忙说道,“我们可是牺牲了好几个同伴,才打探到这些消息,那个商人身边,可是有不少上忍级别的人保卫着!” 
  “我知道,我知道!TMD,可是一想到仇人就在眼前,却不能报仇,还要瞒着绯影小姐,我……”石元刚咬牙启齿的骂道。 
  “好了,不要太过激动了。你们也应该很清楚才对吧。”天上院光影在一旁吊儿郎当的说道,“最佳报仇的角色,应该是那个女孩子才对吧。” 
  “我才不想去送命呢。”月影舞无所谓的说,“对方那么多人,我们的人虽然也不少,可是真正可以起到转变局面的人还是没有啊。” 
  “好了,我们就先不告诉祯好了。”天久痕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我们继续打探情报,最后,将确切的事实,告诉她。” 
  “对了,关于‘晓’,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天上院光影突然说,“有情报上显示,那个商人和这些家伙也有勾结吧?”“对方的实力太强了,我们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天久痕摇了摇头,有些丧气的说。 
  “那还真是遗憾。”天上院光影将酒喝掉,然后站了起来,“我去探查他们好了。” 
  “喂,你想去送死吗?”风鸟院悠雪急忙说道,“对方可是全部是S级别的通缉犯!” 
  “我知道。”天上院光影自然是清楚敌人的厉害。“但是,总要有人做这些事情,不是吗?”他带着笑容说,“而且,对方很强,我也不弱哦!” 
  “可是你是一个人啊。”风鸟院悠雪有些担心的说。 
  “哎,难道说你在担心我吗?我可爱的小悠雪?”天上院光影再次露出了那种很欠揍的表情,凑到了风鸟院悠雪的身边,“如果担心我的话,就给我一个吻吧,那样的话,我一定会轻松摆平‘晓’的那些混蛋的!” 
  “你去死吧!”风鸟院悠雪面色通红的狠狠地踹向了天上院光影,目标就是……“喂!我说小悠雪,我还没有娶老婆呢!你不会下这种狠手吧!?”天上院光影慌忙躲闪。 
  “像你这种色狼,就应该用这种手段整治。”月影舞笑嘻嘻的抱住了风鸟院悠雪,对天上院光影说,“好了,小悠雪,万一你把他阉了的话,就没人去探查情报了。要知道,这个家伙还是很有用的,虽然被阉割之后的牲口一般都比较听话……”天久痕和石元刚打了一个哆嗦,直接和月影舞拉开了距离。 
  “我说,你这个家伙,不要将我的小悠雪教坏!”天上院光影激动地说道。 
  “切,谁是你的小悠雪?”月影舞撅着嘴嘟囔着,然后低下头,对自己的怀里面的小姑娘说,“是不是啊?小悠雪。” 
  “你,要小心啊。”风鸟院悠雪没有理会月影舞,而是很担心的对天上院光影说。 
  “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回来的。”天上院光影点了点头,但是马上又露出了那种猥亵的笑容,“到时候一定要给我一个吻哦!” 
  “谁会吻你这个色狼!”风鸟院悠雪气鼓鼓的说道。“拜拜!”天上院光影笑着离开了。 
  “这个家伙,真是不听话啊。”天久痕叹了口气说。 
  “他的实力很强,应该不会有事的。”石元刚这么说道。 
  祯已经十八岁了,一年来,她无时无刻不等待着天久痕的情报,但是却什么也没有等来。这让她很是着急,但是却也没有什么办法,三代火影的任务还是分配的很多,让她没有时间去调查那个商人的情报。 
  哒哒哒! 
  就在祯正在和三代火影交割任务的时候,楼道里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没有敲门,一个中忍急促的冲了进来。“火影大人!”这个中忍看到祯之后,立刻闭上了嘴。 
  “那么,我走了。”祯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然后化作了地狱蝶,消失在了火影办公大楼。 
  “好了,说吧。”三代火影看到祯走了,便问道。“昨天夜里面,宇智波家族的宇智波止水,发现死在了河里面。”这个中忍是负责宇智波一族和木之叶高层在警备队的联络员,他被告知一旦宇智波一族发生了什么大事,就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木之叶高层。 
  “宇智波止水死了?”三代火影吃了一惊,他皱了皱眉头,然后对那个中忍说,“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是。”中忍点了一下头,然后离开了火影办公大楼。 
  “……”三代火影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很凄凉的样子。一惊开始了吗?初代,二代,我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啊? 
  祯坐在自己的家中,手指上落着一只地狱蝶。“宇智波止水死了?”祯从里面嗅出了不寻常的味道,虽然宇智波一族是建立木之叶的一族,但也没有必要仅仅死了一个族人,就需要通知三代火影吧?看来,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她联想到了前几天遇到宇智波唯的时候,这个快乐的女孩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欲言又止的表情。 
  “看来,这里面有文章啊。”祯冷淡的哼了一声,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个和平主义者要干什么,但是,宇智波唯是我的学生,绝对不允许你们对她动手脚! 
  “你和绯影祯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就没有找打她什么弱点吗?”宇智波长林有些生气的问自己的女儿。“对不起,父亲。”宇智波唯咬着嘴唇,摇了摇头。“唉,算了。”宇智波长林自然是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秉性,知道自己再问也是白问,所以只好叹了口气,想她挥了挥手。 
  宇智波唯向自己的父亲行了一个礼,然后离开了方将。“老师……我要怎么办?我……不想和你为敌……”她咬着嘴唇,在心里面低低的呐喊着。而这个时候,一只地狱蝶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第二卷、展翅 第四十章、宇智波
         宇智波止水的死,就好像是一个信号。祯由于担心自己的学生,便让一只地狱蝶附在了宇智波唯的身上,就连这个女孩子都不知道地狱蝶已经附在了自己的身上。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着,不知不觉间,一个月就过去了。该来的,最后还是来了。 
  深夜,宇智波唯坐在屋子里面,打开了一个小本子,里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密码。如果将这密码破解开的话,就会发现,这个是女孩子的一本日记。里面记满了这一段时间里她心中无限挣扎的心情。咬了咬嘴唇,这些天,族里面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了。难道说真的要那么做吗?成为绯影老师的敌人……她又想到了宇智波鼬,自从他进入暗部之后,就变得越来越怪异了,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族里面得骄傲,宇智波止水死后,他就变得更奇怪了。变得不再与人交流,甚至连自己,都不怎么理睬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 
  她咬了咬嘴唇,为什么,族里面得高层,为什么非要得到权利。权利真的那么重要么?也对,明明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都是建立木之叶的族群,为什么只有千手一族站立在木之叶权利的高层,而宇智波一族却要成为警备队这个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上?自从九尾事件之后,族群的住宅地,更是被迁到了村子非常偏僻的外围……为什么,为什么非要争夺权利?大家快快乐乐的平静生活不好吗?我们不都是木之叶的成员吗? 
  宇智波唯也只能在日记里面写这些,而且还要用密码来写。她不敢说出这些,就连自己的父亲也不敢说,如果是以前的宇智波鼬她还敢说,但是现在的宇智波鼬变得越来越奇怪了,让她也不敢说这些。老师也是,虽然她很崇敬自己的老师,但是那个老师……冷静,冷酷的让人可怕的老师,只会对自己的朋友和亲人露出笑脸的老师,却也不敢说。她不敢想象老师会说出什么话,或者做出什么事情来。 
  突然间,外面传来了一声惨叫。是父亲!宇智波唯大吃一惊,急忙冲了出去。“快逃!唯。快逃!”宇智波长林全身是血,胸口被刺穿了一个大洞,鲜血喷出,只来得及对自己的女儿说出了这句话,就倒在了地上,死去了。 
  “爸爸!”宇智波唯没有逃走,而是冲过去抱住了他。“……怎么会,爸爸。”她傻傻的看着自己已经死去的父亲。 
  这个时候,一个走到了她的面前。“鼬……”宇智波鼬手中拿着一把苦无,眼神里面透着痛苦与挣扎,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叫自己……“唯……”他的声音略显沙哑,和平时明显不同,颤抖着的声音,让唯以为他受了什么伤。 
  滴答。苦无上的鲜血从上面滴落。事实上,他的确受了很重的伤,只不过,是在心里面。猩红色的血轮眼睁着,里面的三勾玉转动着,宇智波鼬竭力不不让自己的露出痛苦的表情。 
  “鼬……”宇智波唯也察觉到了宇智波鼬的异样。 
  “对不起……唯。”宇智波鼬举起了苦无,狠狠地刺了下来。 
  宇智波唯呆呆的看着,她没有躲闪,也不想躲闪,虽然不知道,宇智波鼬为什么要杀自己,但是,她可以看出来,那双眼睛里面,透出的痛苦与折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宇智波唯的背后,突然间打开了一个漆黑的洞,从里面伸出了一只手。宇智波鼬看了,微微一愣,手中的苦无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变得微微的慢了一些。 
  砰! 
  黑洞关闭,宇智波唯也消失了。 
  “唯……”宇智波鼬看着消失的宇智波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呐,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没什么。”宇智波鼬再次发出了那种冷漠的声音。 
  “是吗?那就很好。”那个人这么说着,然后人影一晃,就消失了。“快些动手吧,如果木之叶的其他人来了,你的任务,就没有办法完成了。” 
  “啊,我知道。”宇智波鼬默然的说道。 
  ————————————————生与死的分割线———————————————————— 
  “我,死了吗?”宇智波唯睁开了眼睛,喃喃的说道。 
  “你是我的学生,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冷淡的声音,祯站在她的身后。“……老师,老师……哇——!”宇智波唯看到了自己的老师,立刻扑上去,大声的哭了起来。 
  过了好久,这个女孩子才停止了哭泣,看到绯影祯的胸口,被自己弄湿了一片,脸色有些微红。“还真是千钧一发啊。”祯倒是不怎么在意,“我在你的身上种了一只地狱蝶,看来还是做对了。”她的表情冰冷的让人感到可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不是我在上面设定了你遇到危险,就将你拉过来的设定,你就死定了。” 
  “……”宇智波唯说不出来。 
  “算了,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祯不再追问宇智波唯,坐在了一旁。 
  “老师,我……”宇智波唯抬起了头,看着自己的老师。祯的左手快速结了几个印,然后向前一伸,一到透明的墙,将整个房间围了起来。 
  “不要出来。”祯对从床上站了起来。“在我回来之前,绝对不要出来。”说完,就从房间里面走了处于来。 
  “绯影大人,紧急任务,马上到火影办公大楼!”一个暗部突然间出现在了祯的面前。 
  “啊,知道了。”祯点了一下头,然后瞬间消失了。 
  “三代,我想你应该下定决心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