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卡卡西,你和那个女人谁更厉害?”宇智波佐助扭头问道。 
  “恩,虽然我们都是上忍。”卡卡西挠了挠头上的护额,“但是呢,还是她比较厉害一些。她的速度,就好像老师一样啊。”他的话让佐助心中感到十分的震惊,事实上,在他这些时日里面接触卡卡西后,也收集过卡卡西的情报,知道卡卡西是被称为拷匹忍者的天才上忍,而现在这个人居然说那个女人居然要比他自己还要厉害。 
  “啊?卡卡西老师的老师是谁啊?”漩涡鸣人奇怪的问道,旁边的春野樱也是一脸的疑问。 
  “当然是,四代火影咯。”卡卡西回答,然后将头转向了旁边装酷的宇智波佐助,“说起来呢,她和你一样,都曾经因为仇恨做过很多的错事,但还好没有酿成大错。”他漫不经心的说道,“从这点看来,你们两个是同一类型的呢。” 
  宇智波佐助紧紧地攥紧了拳头。卡卡西那眼睛微微的瞄了一下这个小子,心说这个家伙心中的仇恨太强烈了。如果可以的话,让那个已经改邪归正的家伙教育一下应该也不错。他自然想不到,那个他认为已经改邪归正的人,已经在暗地里面,建立了一个秘密的组织,正在为某个目的展开了行动。 
  ————————————————想不出的分割线———————————————————— 
  自从这里变成废墟之后,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绯影祯看着这一片废墟,心中默然。这样让你死掉,还真是不爽啊!本来应该让你死在我的手里面才对,紧紧攥起来的右手渗出了鲜血。不过,从情报上看来,这个家伙只是表面上的一个傀儡,那么,幕后的家伙到底是谁呢?她的脑海里面闪过了一个人影,难道是那个人吗?很有可能呢!那个人,当时很显然没有尽全力。 
  漆黑的地狱蝶从她的身上飞了出来,向四面八方的飞了出去。过了数个小时,祯睁开了眼睛,她有些疲惫的叹了一口气。结果,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吗?没有办法,看来只有先回去了。想到这里,她结了一个手印,化作了地狱蝶消失了。 
  还是那个寂静的地方,虽然她已经回到了村子里面继续执行任务,但是居住的地方却没有变化,依旧在这里。 
  “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回去吧。”她看到了一个有些意外的人。 
  “你,真的比卡卡西还要强吗?”这个人有着黑色的头发,穿着深蓝色的衣服,背后有着团扇的家徽,是那个宇智波家的小鬼。 
  “小鬼,我曾经和你的哥哥战斗过,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绯影祯看着表面上骄傲,实际上内心却极度自卑的小鬼,说道,“你的哥哥在同你一样大的时候,就已经是木之叶暗部分队的队长了。” 
  “不用你和我说这些,我只要你给我力量!”宇智波佐助毫不客气的说道。 
  “还真是嚣张!”绯影祯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丝笑容,强烈的杀气瞬间释放了出来,周围的鸟兽立刻四散奔逃。宇智波佐助吓得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全身颤抖着,呆呆的看着绯影祯,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你想要求别人的话?最好客气一点。”绯影祯收起了杀气,然后走到了那棵树下,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面。看到那个小鬼还在那里哆嗦,“难道说这点杀气就吓到你连站起来的勇气也没有了吗?” 
  “我这是兴奋!”宇智波佐助面色狰狞的转过身,“这个力量!我需要这个力量!如果我有这个力量的话,我一定可以杀了他!” 
  “没有可能。”绯影祯冷淡的打断了这个小鬼的话,“你们有根本的不同。” 
  “什么不同?”宇智波佐助喊道。 
  “觉悟。”绯影祯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无论你的哥哥有什么理由,但是可以杀死全族的人,如果不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那么就需要有相当的觉悟,才可以下得了手。”她看着这个小鬼,“你有吗?那种可以舍弃一切的觉悟?” 
  “那种觉悟的话,要多少我都有!”宇智波佐助毫不犹豫地回答。 
  “觉悟可不是只是说说而已。”就在宇智波佐助的紧紧地盯着面前这个女子的时候,这个女子却突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说话时产生的热气打在了他的脸上,痒痒的。等他扭头狠狠地打出一拳的时候,这个女子却再次出现在了那个椅子上面。 
  “在我看来,你只不过是一个无知的小鬼而已。”绯影祯的话,冷冰冰的,毫不客气的,如刀割一般在宇智波佐助的心中狠狠地斩了一刀。 
  “呀啊啊啊……”宇智波佐助受不了绯影祯毫不掩饰的讽刺,拿出了一把苦无狠狠地冲了上去。但是下一刻,他拿着苦无的手被向上一托,脚下被绊了一下,人就倒在了地面上。绯影祯抓住了这个小鬼的手,然后一只脚踩在了他的后背上。 
  “可恶!”这个小鬼挣扎了两下,却丝毫无法挣脱,对方的手好像一把钳子一样,抓的自己的手腕生疼。 
  “小鬼,将你那冲动的脑袋放进冰块里面凉一下。”绯影祯对他说道,“想要报仇的话,就必须学会忍耐,然后做好为因为报仇而引起的一切后果负责的准备,到那个时候,哪怕是撞个头破血流也不要后退!”她松开了这个小鬼,然后回到了座位上面。 
  宇智波佐助咳嗽了两下,然后站了起来,将苦无收好,紧紧地看着这个女子。“你应该理解的!”他坚定的说道,“卡卡西说过,你也因为仇恨做过很多事情对吧?那么我想要报仇的心情,也应该很理解才对吧!” 
  “正因为我很理解,才会允许你在这里胡闹,否则得话,我早就将你丢出去了。”绯影祯对这个不明白事理的家伙说道。 
  “请,给我力量!我一定要杀了那个人!”宇智波佐助咬紧了嘴唇,双手攥的紧紧地,双眼看着面前这个人。 
  “真是一个不知道进退的家伙。”绯影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嘛,算了。反正你来这里,大概也是那个家伙在纵容吧。”这个卡卡西,到底在想什么?不过算了,反正,看这孩子的架势,是一个为了得到力量不惜舍弃一切的家伙,就算让他马上叛离木叶,大概他也会这么干吧。想到这些,绯影祯的心情也变得相当好。如果这个小鬼胡乱妄为的话,大概会让木之叶很头疼吧?呵呵,而这也是她希望的,虽然不会真的做出覆灭木之叶的事情,但是让木之叶头疼一下,还是很让人愉快的。 
  “你这个家伙,在笑什么?”宇智波佐助看到面前这个家伙居然笑了出来,有些恼羞成怒的说。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而已。”绯影祯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笑出来,她整了一下脸色,然后站了起来,“既然你这么希望的话,我会帮你。” 
  “你?肯帮我!”宇智波佐助略带吃惊的反问。 
  “不过,你要有必死的觉悟。”绯影祯冰冷的说道,“明天早晨五点钟,来这里吧。”说完,绯影祯整个人化作了地狱蝶,消失不见了。 
  “切!”宇智波佐助狠狠地哼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无知小鬼的分割线———————————————————— 
  隐秘的秘密基地中,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喊杀声。天玖痕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前面的森林里面,正是绯影祯在几年前布置的一个修炼用的幻觉森林。那个森林里面他也进去过一段时间,那个地方,简直就不像是人待着的地方,太可怕了。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有的只有不停地战斗,战斗,战斗。对于人的体力,还有精神,都是一个无比的煎熬。两天的时间,外面只过了两天的时间,他就无论如何得受不了,然后跑了出来。 
  “怎么?你只是在这里站着看吗?”绯影祯的身影出现在了旁边。 
  “啊,只是在外面看着,就已经够让人难受的了。”天玖痕脸上露着苦涩,无奈的回答。 
  “哼,真是的。”绯影祯有些疲惫的叹了一口气,“这样的话,你怎么能够成为这群人的首领呢?那些狂妄的家伙可是不会承认一个比自己实力低下的人为首领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擅长的是策划,而不是战斗。”天玖痕皱着眉头,回答道。 
  “切。”绯影祯无语的摇了摇头,实际上,她从被软禁后一年,就来到了这里,没有再次回去过。在木之叶的,一直是她的蝴蝶分身。虽然很吃力,但是如果不遇到消耗太大的战斗,还是无所谓的。 
  “我说,你真的不打算告诉舞他们吗?”天玖痕在一旁问道,“那个样子的话,他们可是会非常生气的。” 
  “生气也无所谓,我需要的是一些,即使丢掉,也不会心疼的棋子。”绯影祯冰冷的说道。“着么说起来,我还真是庆幸被你当成了同伴啊。”天玖痕极为露出了如释重负的样子。 
  “不过,你这训练的话,就真的可以提升他们的实力吗?”“天玖痕在旁边问道。 
  “仅仅那样的当然是不行的。”绯影祯露出了残酷的笑容。“还有什么方法?”天玖痕在一旁好奇的问道。 
  “等一会儿你就明白了。”绯影祯回答。 
  “绯影大人!”不大一会儿,从那个森林里面疲惫的走出了两个忍者。这两个忍者年纪看起来都不是很大的样子,年纪也就在十几岁的样子,和宇智波唯相仿。 
  “感觉怎么样?”绯影祯看了看这两个小鬼,“你们决定了吗?如果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们决定了!”两个小鬼点了点头。 
  “呵,不要那么草率。”绯影祯微微的摇了摇头,“你们应该知道吧?如果失败了,就是死,我可不认为你们的灵魂强度,可以撑得住……”“绯影大人!我已经想好了。”其中一个有着灰色短发,个子矮小的家伙说道,这个小鬼身上到处都是伤,但是那双眼睛却坚定而有力。“如果不是绯影大人,我早就死掉了,我现在的一切,都是绯影大人给的,无论如何,我想报答大人!所以,我需要力量!” 
  “我也是!”另外一个也用力的点了点头。 
  “切,你们啊。”绯影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早就决定了,但是事到临头,自己还是心软吗?自己,不是那种可以随意玩弄他人性命的家伙啊。“既然你们决定了,那么我也就不多说了,先去好好休息,让自己的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达到巅峰。”她略显疲惫的看了这两个少年,“去通知他们,这次的训练就到此位置了。” 
  “是!”两个少年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进入了幻境。 
  “我说啊,你真的要那么做吗?”天玖痕在一旁很是担心的问道。 
  “弱肉强食,无论在任何世界都是不变的真理。”绯影祯淡淡的说,“而且,我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如果他们不同意的话,我就会抹去他们在这里的记忆,然后任由他们离开。”她的表情很肃穆,“得到的力量和付出的代价,是成正比的,想要得到灵力,就必须有坚韧的灵魂和坚定的意志。” 
  “不过,你也是一脸不怎么坚定的样子。”天玖痕耸了耸肩,“我回去了,不然舞和刚会怀疑的,还有那个天上院光影,那个家伙已经怀疑我独自出来的目的了。” 
  “啊,你先走吧。”绯影祯点了点头,然后渐渐的解开了那个幻境。
第三卷、风云 第四章、灵之咒印
        “呼,呼,呼……”宇智波佐助躲过了最后一个苦无,气喘吁吁的站在地上,然后将脸上的汗水擦了擦。已经一个星期了,绯影祯并没有教给他什么忍术,倒是让他戴上了负重,不停地躲闪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的苦无和手里剑。   “今天基本上没有受到伤呢。”绯影祯惊讶于这个孩子的战斗天赋,真的很厉害。如果自己全心全意的教这个孩子,说不定这个孩子会达到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不过很可惜,我可没有兴趣将所有的东西都交给你。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教给我一些有用的东西?”宇智波佐助臭着一张脸,没有好气的问道,那感觉就好像是绯影祯是他的部下一样。 
  “还真是嚣张,对于一个前辈,你的口气应该更加客气一些。”绯影祯毫不在意,这个家伙对自己可不客气,倒是无所谓,只要将来这个家伙让木之叶很头疼就足够了。 
  “够了,我来这里不是浪费时间的!”宇智波佐助大声说道。 
  “浪费时间?”绯影祯觉得很好笑,对于这个小鬼的无知程度有了新的了解。“我十岁进入木之叶,前半年,每天都是这么度过的。”她阴冷的对这个不知好歹的小鬼说道,“想要使用高级的忍术,没有扎实的基础是绝对做不到的。就算可以做到,也会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你能够将一切的赌注都放在哪个上面吗?” 
  “切!”宇智波佐助很是不甘,但是也没有办法。 
  “那么,继续吧。”绯影祯说道。 
  “……是。”宇智波佐助已经精疲力尽了,现在就只想休息。 
  “怎么?累得不行了吗?”绯影祯嘲讽的说道,“可不能仅此而已哦。训练,要进行到临死的那一刻为止!” 
  “是!”宇智波佐助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开始了修炼。 
  “哼。”绯影祯转身走到了一边,静静地看着这个小鬼修炼。“这种极限修炼的方法很危险,不过呢,效果可是很不错的。” 
  ————————————————————————修炼的分割线———————————————————— 
  绯影祯来到了自己修炼的地方,也是自己对佐助进行指导的地方。“今天没有来吗?”她看了看寂静的四周,难道说半途而废了吗?不对,从哪个孩子的眼睛看来,应该不像是半途而废的样子。为了力量,他应该什么都做的出来!她的嘴角微微勾起了笑容。 
  “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那么高兴!”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是红豆啊。”绯影祯回过身,看向自己的友人,“这次任务你进行的时间还真是够长的。” 
  “嘛,没有办法,毕竟中忍考试就要开始了啊。”御手洗红豆耸了耸肩。 
  “中忍考试啊,说起来,今年的考试不知道又是什么状况呢。”绯影祯带着些许微笑说道,“记得唯她们考试的,可是被整的很惨。” 
  “嘛,一定要好好的整一整才行!”御手洗红豆窃笑道。 
  “你那么高兴做什么?”绯影祯有些奇怪的问道,不过她很快就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说起来,这种中忍考试根本就没有必要,还是我们那个时候比较好。只要在战场上面多努力就好了。” 
  “饶了我吧,那可不是什么好的方法。”御手洗红豆虽然是个非常暴力的家伙,但是却并不喜欢战争,这一点她和木之叶的大多数人很相似。 
  “好了,不管这些了,要去喝一杯吗?”绯影祯对自己的友人说道。 
  “当然了。”御手洗红豆点头。 
  两个人直接去了最好的酒馆,大喝了起来,一直到深夜,喝了一个烂醉如泥。“喂,怎么?难道说你醉了吗?”绯影祯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粉红色,看起来很可爱。用力的摇了摇趴在桌子上面的御手洗红豆,绯影祯发现自己的友人已经醉得连一点知觉也没有了。“这样快乐喝酒的日子应该不会有多少了吧。”绯影祯的脸上露出了些许苦涩的笑容,但是那种坚定的目光却没有丝毫的变化。抱歉了,即使这样,我也要这么做。 
  “再来一瓶清酒。”绯影祯对酒侍说道。 
  “绯影小姐,你真的还要喝吗?”酒侍有些担心的问道。 
  “当然,我可是很清醒的。”绯影祯站了起来,没有丝毫喝醉酒的样子。 
  “哦,好的!”酒侍看到绯影祯的样子,急忙点头。 
  第二天清晨,绯影祯接到了暗部的通知,来到了火影办公室。“火影大人,找我什么事?”绯影祯来到了这个令人不爽的办公室。“感觉怎么样?”三代火影看着这个轻松地年轻人。 
  “感觉?如果火影大人指的是指导宇智波家族的那个小鬼的话,还是蛮有意思的。”绯影祯自然是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是瞒不过三代火影的。“那个小鬼,对于仇恨可是极为执着的。”她轻轻的笑了笑。 
  “我想,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可以让他回到正路上来吧?”三代火影对这个曾经带着无比仇恨的人说道。 
  “是吗?”绯影祯不置可否的回答。 
  “我认为你可以做到。”三代火影抽着烟,“因为你们是那么的相似。” 
  “是吗?”绯影祯叹了口气,“那种无知的小鬼才不会像我呢。”她一下子坐到了窗台上面,“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对了,过一阵子就要进行中忍考试了,到时候会有很多别国的忍者来火之国,希望你可以盯紧一点。”三代火影对绯影祯说道。 
  “哦,让我监视?”绯影祯的声音拉长了一些,虽然说三代火影看起来很信任自己的样子,但是说到底,自从她复出之后,就没有执行过一个任务,哪怕是一个非常小的任务。而这次,却给她派遣了这种任务。 
  “恩,没错。”三代火影点头。 
  “好吧。”绯影祯一下子就消失在了窗户那里。 
  监视吗?绯影祯的嘴角上带着冷漠的笑,我一直在做呢。只不过被监视的人,是你们这些高层而已,尤其是那个叫做团藏的家伙。 
  “不过算了,就算是最后的忙也好,稍微帮一些忙也无所谓。”绯影祯看着朝阳说道。不过,帮这里的忙之前,还是要将自己的问题解决完才可以。这几天,那些家伙应该也休息好了吧?既然你们这么想得到力量。她攥起了拳头,就不要怪我啊。 
  “喂,天玖痕大叔,绯影姐姐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天野七濑很无聊的打着哈欠,“她平时不都是用蝴蝶分身在木叶应付吗?” 
  “蝴蝶分身也不是万能的,身体里面没有查克拉的流动,如果被写轮眼或者是白眼看到,会露馅的。”幻嘴里面叼着一颗烟,然后吐了一个烟圈。“说起来,自从那天解除小鬼们修炼用的幻境之后,就没有再回来呢。”将烟卷拿了下来,“该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这个家伙吊儿郎当的说。 
  “绯影大人一定不会有事的!”在一旁的苍天月冷着一张脸,不悦的看着幻。 
  “好,好,我知道。”幻耸了耸肩,然后继续叼上了烟卷,“你的绯影大人一定不会有事的。” 
  “你也是绯影大人的部下。”天苍月声线单一,也没有任何的表情。“是,是!”幻对于这个脑筋死板,感情缺乏的家伙实在是毫无办法。 
  “不用那个样子。”天玖痕看到这三个女士感到非常的无奈,为什么那个家伙会招收一大帮女人啊!而且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恐怖……“我们是同伴不是吗?” 
  “没错,我们是同伴。”绯影祯突然间出现在了这些人的跟前。 
  “绯影大人!”幻很有礼貌的行了一个礼。“唷!”幻懒洋洋的打了一个招呼。“绯影姐姐。”天野七濑看到绯影祯回来了,很高兴的扑了上来。“欢迎回来!” 
  “恩。”绯影祯带着微笑点了点头,只有在这里,自己才可以放下自己的所有的心防。这里的人,在那些忍村的人看来,都是一些有着极度危险的家伙。但是,在绯影祯看来,这些人都是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同伴。 
  “绯影大人!”七个少年非常迅疾的出现在了绯影祯面前。“各位都想好了吗?如果现在想退出的话,还来得及。” 
  “我们都想好了!我们一定要接受那个咒印!”七个少年齐声点头。 
  “呼,退出也不是懦弱的表现。”绯影祯看着这七个少年,鲜活的生命……“忍者是正确的判断形势的,在对方比较强的时候选择逃走,并不是胆怯的表现。”她静静的说着,“因为,如果一旦死了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就连洗刷这耻辱的机会也不会再有。忍者,就是要有忍耐的力量!” 
  “我们已经想好了。”七个少年齐声声的说道。 
  “好吧。”绯影祯叹了口气,“既然你们这么决定了。”她快速的结了几个手印,然后左手划破了右手的手腕,右手划破了左手的手腕,鲜血从伤口流了出来。但是那鲜血却没有流下来,而是盘旋到了空中。那红色的血液交缠到了一起,立刻变化了颜色,从鲜红色变成了银蓝色。 
  紧接着,她裸露的手臂上面,从伤口处,渐渐的显现出了美丽的花纹。 
  灵纹化,想要下这个咒印的话,就需要这么做,接下来会有一段虚弱的时间,不过只要在这里待着,就一定不会有事。在空中交缠在一起,变成银蓝色的鲜血最后形成了一个个六芒星。 
  “如果现在想接受的话,现在就可以将你们想承载的位置划破,然后将这颗星星,融进去。”绯影祯的面色略显苍白,嘴角流出了鲜血。 
  “绯……”“闭嘴,如果你不想你的绯影姐姐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1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