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5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哇啊啊——!”数个根的暗部被卷了进去,瞬间化作了飞回。 
  各式各样的忍术,狠狠地向祯施展过去,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击中绯影祯,反倒是绯影祯连续使用瞬步,将这些家伙的喉咙一个个的全部割断。 
  “缚道之六十二·百步阑干!”绯影祯左手快速结印,向一个方向轻轻一点,无数个白色的长杆喷射出去,十几个根的暗部被一下子钉到了地面上和墙壁上。然后漆黑的地狱蝶从她的身体上冒了出来,铺天盖日的将四周都严严实实的笼罩了起来。 
  无数个刀刃在大殿里面出现,从任何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将那些根的暗部杀了一个措手不及。“她这是幻术!”其中有人喊道。 
  “没用的,你们解不开这幻术。”绯影祯看到这些家伙居然想解开自己用地狱蝶设下的幻术,有些好笑,“我的地狱蝶是改变周围的幻境,对你们的身体进行催眠,没有一丝一毫的查克拉进入你们的身体里面,除非杀死我,你们没有任何的机会。” 
  “混蛋!”“杀了她!”“为了团藏大人!”“为了木叶!” 
  剩下的根的暗部豁出性命,冲了上来,但是却被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刀刃杀了一个头破血流,明明知道是假的,但是却依旧感到了生命从自己的身体里面流出去。 
  战斗持续了不到五分钟,百余多根的暗部就被葬送在了这里。“果然。”绯影祯看向了团藏刚才坐的地方,发现那里早就没有了人影。“哼,逃的真够快的!”没有杀了自己的仇人,让这个女人很是不爽。看了看这个隐秘的大殿,这个大殿的存在三代火影都不知道。 
  嘴角露出了阴险的笑,然后身手探入了虚空,将魂殇拿了出来,右臂上面出现了无数奇怪的花纹。“斩断吧,魂殇!”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里面,第一次解放斩魄刀。没想到不是面对什么强大的敌人,而是想要破坏这个建筑物。本来她是想用鬼道来破坏的,但是那样留下痕迹的话,很明显就是自己,倒时候就麻烦了。 
  轻轻的一挥,大殿里面的柱子就全部被削断了。魂殇的始解和卍解都有两个形态,第一个形态胜在攻击范围大,第二个形态则胜在攻击力强大,让人防不胜防。 
  “这次算你走运,下次你就不会有如此的好运了。团藏!”吐出了这句话,绯影祯的身影化作了地狱蝶消失了。 
  ————————————————————干掉团藏的分割线——————————————— 
  当绯影祯的本体回到木之叶的村子里面,不知不觉间将蝴蝶分身化解了去,战争还在持续进行着,不远处有两条大蛇还在那里肆虐着。一杆银色的长枪出现在了绯影祯的手里面,这个暴力女对准了那两条蛇狠狠地丢了出去,不过她的角度掌握的很好,雷枪在将两个大蛇击穿之后,便飞到高空不见了,没有在木之叶造成更大的恐怖事件。 
  森乃伊比喜自然是知道这个忍术是谁施展的,绯影祯的招牌忍术,大概就是这个雷枪。“大人,刚刚那个是?”他的部下并没有见过,所以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这个虐待狂。“是血红的妖姬的招牌绝技。雷枪!”森乃伊比喜回答。 
  “哇,那个臭丫头!差一点打到我!”这个时候,自来也骑着蛤蟆突然出现,然后向森乃伊比喜问道,“三代火影呢?”“火影大人在那边的桔梗城上!” 
  “好!”自来也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身下的蛤蟆一下子就蹦了出去,“小家伙们,好好加油啊!”他很快就来到了桔梗城上,“可恶,这个结界是……” 
  “大蛇丸的四紫炎结界。”绯影祯出现在了那里,“火影大人在里面和大蛇丸战斗。” 
  “四紫炎结界?”自来也微微皱起了眉头。“我可以切开结界。”绯影祯再次拿出了魂殇,没有说话,直接始解,然后来到了结界跟前,狠狠地就是一剑。她其实站在那里就可以斩开结界,但是任何人都要留一手的,绯影祯可不想自己所有的招数都被人知道了。 
  那紫色的结界被瞬间劈毁,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是为时已晚,里面的情形,正是三代火影将大蛇丸的双手封印的时候。“我愚蠢的弟子啊,没有带你一起走,真是有些遗憾啊!”说完,三代火影笑着倒在了地上。 
  “可恶!我们撤!”大蛇丸看到了自来也和绯影祯,自己现在不能施展忍术,一个自来也就足够他头疼的了,更不要提旁边那个绯影祯了,谁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毁约?一旦她发现自己给她的情报只不过是一点点皮毛,她一定会杀了自己。带着四个随从,大蛇丸瞬间冲了出去。自来也也没有心情去追了,而是急忙冲到了三代火影的跟前。“老爷子!老……”第二句话就叫不出口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三代火影那含笑而去的样子。 
  “这也算是死得其所吧。”绯影祯地上说道,然后看了看陆续赶来了木之叶上忍,一个瞬步来到了远处。“救命啊!不要杀我啊!我不是敌人!不是敌人啊!”突然间,远远的地方,传来了鸡飞狗跳的声音。“……”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绯影祯几个瞬步出现在了那里,结果就发现好几个木之叶的暗部正在对一个女孩子围追堵截。这个女孩子手上拿着一个小折扇,不停地将暗部的攻击挡到一边,上蹿下跳,并且不停地大叫。 
  “我不是敌人!我本来想趁乱从音忍叛逃来着!不要杀我啊!”这个女孩子不停地大叫着。 
  “停手吧。”绯影祯对几个暗部说道。但是那个暗部却对她的话直接无视。很好!很强大!绯影祯有些呕气的想,然后下一刻,她就直接瞬步冲了过去,抓住了那个不断上窜下调的女孩子,下一个瞬步,就消失在了这几个暗部的面前。几个暗部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毕竟他们只是暗部,虽然三代火影对他们说不用接受绯影祯的命令,但是对方毕竟是上忍,自己还是没有办法直接冲过去要人的。 
  “算了,还是到时候告诉火影大人吧。”暗部小队的队长说道。只是他不知道,他们的火影大人已经死掉了。 
  墓碑前,聚拢了木之叶的中坚力量,所有人都表情肃穆的凝视着那个墓碑。他们的火影大人,为了保护他们,已经战死了,虽然说忍者死在战场上,总比死在病床上要光荣,但是谁也不想死,也不想自己的亲人死去。 
  绯影祯在远远的地方,旁边还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子。“真是可惜,这么一个好人,就这么死掉了。”女孩子叹息着说,“为什么好人总是不偿命呢?”她的表情有些哀伤。“你又不是木之叶的忍者,怎么知道他就是好人呢?”绯影祯看了看这个女孩子。“对了,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可以说一下吗?” 
  “良峰秀泷,今年十九了。”女孩子看着那些哀悼三代火影的木之叶忍者,回答道。“虽然我不是木之叶的忍者,但是我也知道这个老爷子的事迹……” 
  “是吗?”绯影祯斜靠着大树,望着远方的天空,“那个老头子……”她也有些沉默,虽然对这个老头子的和平主义有些不爽,但是不可否认,这个老头子的确是为这个村子倾注了所有。而且,虽然给自己报仇的添加了无数的阻碍,但是,却也给了自己诸多的照顾。 
  “呵。”你这个老头子……真是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一直到那里一个人都没有了。两个女子才缓缓的走了过去,绯影祯从路边摘了一朵小花,轻轻的放在了三代火影的墓碑前。“你大概很开心吧。”绯影祯轻轻的说,“可以为自己所爱的村子去死,与你相比,我真的很浅薄,只知道报仇……本来,我该恨你的。但是现在……”她的话没有说完,便停了下来。微风吹拂,将她的衣襟吹动。 
  “或许我活的并不比你充实,但是……我存在的理由,也就只有这些了。”最后,绯影祯说道。 
  良峰秀泷静静地在旁边看着,没有说完,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你果真在这里。”平静缓和的气氛被打破了,卡卡西来到了墓园的门口。“她就是那个音忍了。” 
  “已经不是了。”良峰秀泷急忙回答,“我小时候被大蛇丸抓走,一直就想逃跑,但是你也知道,凭我的水准,想要逃走,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她可不想被抓进监狱,“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我才溜出来,结果……就被你们抓住了。” 
  “我已经用地狱蝶读取了她的记忆。”绯影祯看着三代火影的墓碑,“她没又说谎,我可以担保。” 
  “我没有追问她的意思。”旗木卡卡西说道,“事实上,大名选举火影人选的时候,推荐了你。”“……”绯影祯将墓碑上的浮土轻轻的用手打掉,“我不是什么可以托付的人,并不是火影的最佳人选,再说,自来也还在吧。木之叶的三忍之一的他,更加有资格当火影吧?” 
  “他也推脱了。”卡卡西回答,“但是他推荐了另一个人,三忍之一的纲手姬。” 
  “那个个性糟糕的家伙吗?”绯影祯只见过纲手姬一面,她来木之叶的时候,纲手姬和自来也还没有离开木之叶,她曾经看到自来也被纲手姬一下子打出去数十米开外,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恩,要去走走吗?”卡卡西伸出手邀请绯影祯。 
  “好吧。”绯影祯点了点头,然后放出了一直地狱蝶,“跟着它,去我的家里面等着吧。”“好的。”良峰秀泷虽然不想离开,因为她怕刚离开,就被抓起来,但是看到这两个人的样子,最后也只好点头同意。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在木之叶走着,渐渐的来到了大街上。说起来,两个人的身高差不错,形象气质也都很像,让人看起来,真的很像一对。 
  “我约了佐助,我想一会儿就会来吧。”卡卡西说道。 
  “你找他干什么?”绯影祯瞥了这个家伙一眼,明明是约自己出来走走,居然还带上一个小鬼。“嘛,有些事情。”正说话间,看到阿斯玛和夕日红两个人走了过来。“啊,你们在约会吗?”卡卡西这个家伙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问道。 
  “我只是来买东西而已。”阿斯玛回答。“我也是。”夕日红也回答。 
  “买东西都一起买,看来已经到了最后的境地了。”绯影祯在旁边说道。 
  “那么你们呢?”夕日红说道,“看起来两个人很好的样子,是在约会吗?”“我?我他?开什么玩笑!”绯影祯气鼓鼓的说道,“他有什么好的?我干嘛要找他?!”这个家伙很激动,最近的事情让她非常的不爽,她喜欢别人不要在意自己的性别,喜欢上自己之类的。像朋友那样自由自在的交往,而不是男女朋友。 
  “我和祯只是找佐助有事。”卡卡西急忙说道,他可不希望绯影祯发飙,再暴打自己一顿,那个样子实在是太没面子了。突然,这个家伙向那对儿使了一个颜色,然后那两个人瞬间消失了。 
  “还真是可疑,那两个家伙。”绯影祯自然是知道刚刚从饭馆里面消失了两个人,“不过,光他们两个人总觉得有些不放心。” 
  “恩……”卡卡西没有回答。
第三卷、风云 第十一章、晓得邀
         “我先去看看,你等佐助吧。”绯影祯对卡卡西说,然后紧接着也瞬步消失了。   “我讨厌吃甜食!”宇智波佐助来了之后,直接臭着脸,对卡卡西说道。“……”卡卡西无语。 
  等绯影祯到了阿斯玛和夕日红两个人那里,发现这两个人已经和那两个诡异的家伙交手了,但是似乎是处在了下风的样子。看夕日红的样子,似乎是中了幻术,不能动弹。而阿斯玛则被对方用奇怪的大刀压制了,一时半会儿恐怕是没有办法去帮夕日红。 
  “破道之四·白雷!”绯影祯首先一道闪电,将那个脸部有诸多疤痕的家伙给逼开了。然后来到了夕日红的跟前,将她的幻术解开。 
  “哼,来援兵了吗?”疤痕脸的干柿鬼鲛看到了绯影祯,满不在乎的说。 
  “不要大意,对方是血红的妖姬。”另一个人赫然是将自己一族全灭的宇智波鼬。 
  “原来是你啊。”绯影祯看到了宇智波鼬,“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回来,就不怕被我杀了吗?”她示意阿斯玛和夕日红两个人不要过来。 
  “想杀我的话,你也要花点功夫。”宇智波鼬面无表情的说着,“我们来这里,有两个目的。”他看着绯影祯说道,“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组织对你的正式邀请。” 
  “邀请?”绯影祯愣住了,她感到有些意外。 
  “对,凭你的力量,足够加入我们了。”宇智波鼬说道。 
  “哼,原来首领说的这个人,就是她吗?”干柿鬼鲛上上下下的看了绯影祯一眼,“她真的有那么强吗?”“鬼鲛,不要小看她。”宇智波鼬对自己的同伴说道,“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恐怕我们两个也不是她的对手。” 
  “真的吗?”干柿鬼鲛很显然不相信。“我来试一试好了!”说完,就挥动手中的鲛肌,就冲了上来。“有趣。”绯影祯将右手伸入虚空,拿出了魂殇。而宇智波鼬在魂殇被取出来之后,那双写轮眼很明显的收缩了一下。 
  绯影祯站在那里,没有动,而是静静地等待这个家伙的攻击。鲛肌极具威势的挥了下来,如果被这个东西劈中的话,大概会骨断筋折吧。“很好。”绯影祯迎着鲛肌来的方向,挥出了魂殇。 
  砰! 
  干柿鬼鲛睁大了眼睛,急忙将鲛肌撤了回来,向后急退了两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武器。“好锋利。”如果不是他撤得快,他的大刀大概就成两段了,即便是这样,也在鲛肌上面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痕迹。“这个就是首领口中的那把剑了?”他问宇智波鼬。 
  “恩。”宇智波鼬点了点头。“好了,鬼鲛,消息我们已经传达到了,万一木之叶的其他忍者来了,就麻烦了。” 
  “我知道!”鬼鲛恨恨的说。 
  “水遁·水龙弹之术!”这个时候,传来了卡卡西施展忍术的声音。一条巨大的水龙呼啸而来。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急忙向后一跳,闪过了水龙。 
  “拷匹忍者卡卡西。”宇智波鼬看到了那头白发,说道。 
  “一个接一个的来,真是麻烦!”干柿鬼鲛有些不爽了,他本来就不是那种能够按捺的住的人,将鲛肌放到背后,双手快速结印。“水遁·大瀑布之术!”从他的嘴里面,瞬间吐出了极为大量的水流,喷向了众人。 
  不过,这都难不倒几个上忍,纷纷闪开了,并站在了水上,没有受到一丝伤害。“水遁·双龙弹之术!”干柿鬼鲛再次施展忍术,两条巨大的水龙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水遁·水阵壁!”卡卡西直接竖起了一道水墙。 
  “缚道之三十·嘴突三闪!”绯影祯从水龙的空隙中看到了干柿鬼鲛的所在,直接伸出了左手。三道闪光一下子就将这个伤疤脸钉到了后面的大树上面。 
  卡卡西三人趁这个时候,一下子冲了上去。卡卡西此时已经露出了写轮眼,警惕的看着宇智波鼬。“虽然你拥有写轮眼,但是没有宇智波一族的血统,也没有办法将它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宇智波鼬这么说着。“阿斯玛,红!不要看他的眼睛!”卡卡西急忙说道。两个人很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没有办法,对付写轮眼可是很难的。宇智波鼬的三勾玉已经变化了模样,那就是万花筒写轮眼。 
  “唔!”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卡卡西就支撑不住了,中了月读,在那虚幻的世界里面被狠狠地刺了无数刀,没有崩溃,就已经说明卡卡西的实力了。就在卡卡西倒下的一瞬间,绯影祯出现在了他的旁边,扛住了这个倒霉鬼。 
  “好厉害的瞳术。”绯影祯对于这种术也感到极为吃惊,如果不是自己的情况特殊,对上这种术,恐怕也是极为头疼吧。“不过对我没有用。” 
  “我知道。”宇智波鼬面无表情,闭上了一只眼睛,那只眼睛里面流出了鲜血。 
  又是那个吗?绯影祯快速的结印。“天照!”“缚道之八十一·断空!”两个人几乎同时施展出了各自的术。黑色的火焰立刻在那巨大的鬼道墙上燃烧了起来。绯影祯暗暗吃惊,如果不是自己吃过这个的亏,大概除了自己,剩下的三个人都会死在这个黑色的火焰上面。 
  等等!没有发出攻击?“帮忙照看一下!”绯影祯将卡卡西交给了阿斯玛,然后一个瞬步来到了高空中。果然,宇智波鼬在施展过天照后,便将干柿鬼鲛救了下来,非常迅速的逃走了。 
  “跑得还真快!”阿斯玛有些郁闷的说。 
  “好了,我们还是赶快把卡卡西送到医院去吧。”夕日红看了阿斯玛胳膊上的伤口一眼,“你的伤口也需要处理。” 
  “好的。”阿斯玛点了点头。 
  来到了木之叶医院,结果医疗班对于这种精神上的伤害根本就无能为力。阿斯玛和夕日红只好先里去了,只剩下绯影祯一个。“真是……”绯影祯看着卡卡西痛苦的表情,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于这种精神上的伤害,她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轻轻的挠了挠头发,希望你可以撑下来吧。 
  嘎吱。 
  门被推开了,有着粉红色头发的春野樱一脸沮丧的走了进来,她本来想看看卡卡西的,结果就看到绯影祯盯着自己的老师看。“那个……我什么也没有看到!”这个家伙明显是欲盖弥彰,说完马上转身就要走。 
  砰! 
  结果撞到了门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痛痛痛……”春野樱捂住额头,眼睛里面微微含着眼泪。 
  “你是来看卡卡西的吧?”绯影祯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精神方面受到的伤害,很难处理。至少我是没有什么办法。”“是吗?”春野樱站了起来,听到绯影祯的话,显得很是失望,“佐助也受到了和卡卡西同样的伤,昏迷不醒……” 
  “那个小鬼……”绯影祯愣了一下,“希望他可以撑下来吧。” 
  “那个……”春野樱低着头,咬着嘴唇,有些犹豫。 
  “说吧,什么事情?”绯影祯虽然对这个天真的女孩子没有什么好感,但看到她是真的在担心自己的同伴,所以也就没说什么。 
  “请您收我为徒吧!”春野樱昂起了头,紧紧地盯着绯影祯,目光中透着坚定。 
  “收你为徒?”绯影祯这下真的是有些吃惊了。“是!”春野樱用力的说,“我不想被他们甩开!无论是鸣人,还是佐助,都变得那么强,走的那么远!我不想被他们甩开!” 
  “……”绯影祯没有说话,看着眼前的绯影祯,她想起了染丽莉,那个快乐,天真,却又极度倔强的女孩子,“你应该知道,我从来没有收过谁当徒弟,顶多是帮他修炼一段时间而已。”她站了起来,“而且,你和我不是一个类型的,我能够教给你的也不多。”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春野樱咬着嘴唇,眼睛里面流出了泪水,一下子跪到了地板上,“求您了!” 
  “我会教你的。”绯影祯说道,“但是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你的老师应该另有其人。”她将女孩子拽了起来,“所以,你不必称我为老师,只要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可是……”春野樱有些迟疑。 
  看到这个女孩子的表情,“算了,随便你好了。”绯影祯说道,“反正我不会承认你是我的徒弟。”“您能教我,我就很知足了。”春野樱鞠躬。 
  “明天早晨五点钟,在村边的树林那里等我。”绯影祯这么说。 
  “是!”春野樱用力的点头,“那么,我先走了。”推开了门,离开了。 
  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卡卡西。“哼,我还是心软啊。”绯影祯本来想要拒绝的,但是看到这个孩子恳求的眼神,最后还是同意了。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结果正看到那个叫做良峰秀泷的音忍叛忍正极度郁闷的躺在大树下面的草地上,嘴里面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哼哼着。 
  “看样子你还很悠闲的样子,一点也不慌张,就不怕暗部将你抓走吗?”绯影祯走了过去,看着这个一点也不慌张的家伙。 
  “有什么好慌张的?”良峰秀泷说道,“反正在这里我一个人身单力薄,你们想要抓我进监狱的话,我想逃走是肯定做不到的,我又没有什么厉害的通灵术,可以召唤出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通灵兽帮忙。” 
  “你到看得开。”绯影祯对于这个家伙的样子感到很好笑,“那么,接下来你想做什么?” 
  “不知道呢。”良峰秀泷咬着狗尾巴草说,“在大蛇丸那里的时候,整天就想着如何活下去,如果从那个家伙的手里逃走,但是一旦逃走了,现在倒是不知道做什么了。” 
  “没有了目标吗?”绯影祯走到了自己的躺椅那里,坐了下来,“你来给我帮忙吧。” 
  “帮你的吗?你们木之叶能相信我吗?”良峰秀泷奇怪的说。“不是帮木之叶的忙,而是帮我的忙。”绯影祯说道,“我建立了一个组织,为了某个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1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