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6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两个人急忙闪开。“秘术·迷境结界!”凤姐白羽施展了自己的秘术,一道微光笼罩了三尾。三尾立刻陷入了沉醉之中,沉浸与自己内心深处最美的景色之中。 
  “水遁·毒素大河之术!”毒月无雪趁着机会,施展了自己的特有忍术,一道巨大的,带有剧毒的浪头一下子拍到了三尾的身上,三尾的身上立刻就冒起了青烟。 
  “要尽快解决,三尾的力量很强,我的秘术支撑不了多久。”凤姐白羽对毒月无雪说道。毒月无雪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然后极为迅速的向三位跑去,来到了三尾巨大的嘴巴附近。“毒遁·迷毒之术!”一股墨绿色的浓烟飞向了三尾,随着三尾的呼吸,进入了三尾的体内。 
  毒月无雪静静地看着,为了迷倒这个大家伙,她可以用了三十个人的用量。但是,突然间,三尾吸气加剧了。毒月无雪心中一惊,急忙向后退去。 
  轰! 
  三尾居然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毒烟一下子全被喷了出来。“白月,快退!”她对身后的凤姐白月说道。对方和她不同,体术很弱,只有封印术非常强大,所以如果离三尾太近的话,很有可能躲不开对方的攻击。 
  砰!砰!砰! 
  三尾居然挣脱了封界白月的秘术,巨大的铁炮玉便喷射了过来。“快闪开!”两个人急忙闪避。 
  绯影祯在岸边看着,心中有了一些计较。看来三尾的力量要比九尾差太多了,这样一来,自己就不用担心力量不足了。她并没有出手,因为那两个人自己要求收拾三尾,如果自己这个时候上去,明摆着就是对对方的不信任。至少也要等那两个丫头快不行了再说。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漆黑的影子,从树丛后面,缓缓的向绯影祯移动了过来。然而,眼看就差那么一点的时候,绯影祯突然间消失不见,转过身形,面向岸边,站在了水面上。 
  “水遁·水牢术!”卡卡西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个透明的水牢,将绯影祯封在了里面。“总算,抓到你了!”从水里面钻了出来,卡卡西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有趣,你们真的抓到我了吗?”绯影祯在里面轻笑,然后人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再次出现,就已经到了一颗大树旁。将身体移开,露出了大树上面的奇异术式。“卡卡西,这个你应该不陌生吧?”绯影祯对站在湖面上的卡卡西说道,“四代火影的飞雷神之术,所需要的术式。” 
  “风遁·缀风车!”一个巨大的龙卷风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将绯影祯卷在了里面。但是,一瞬间,那龙卷风就被劈开了。全身上下包裹着闪电,绯影祯使用宵闪,在右手上凝结了一个闪电剑,凭借着犀利的剑气,将龙卷风斩开。龙卷风中的风刃也被身上包裹着的闪电挡了下来。 
  “风盾·喷压槊!”阿斯玛从树上跳了下来,在半空中施展了忍术,无数有急速旋转的小旋风组成的箭矢射向了绯影祯。 
  “破道之五十八·阗风!”巨大的龙卷风以风对风,将对方的风一下子卷飞了,阿斯玛双腿下蹲,左臂挡在了额头,想要挡住对方的风,但是对方的风势太大了,最后一下子被风吹走了。在半空中,好不容易才抓住一棵大树,将自己牢牢地固定在上面。 
  “阿斯玛也来了啊。”绯影祯笑着说,“那么,刚才那个漆黑的影子,应该是奈良家的人吧?是鹿久吗?” 
  “缝影术!”鹿丸在一棵树后,双手结印,无数的影子好像无数的利刃般,一下子飞射了过去。“原来是阿斯玛的徒弟啊。”绯影祯从声音中听出了是一个年轻人,在木之叶中,有能力执行抓捕我的奈良家族的人,就只有奈良鹿丸和奈良鹿久两个人了。奈良鹿久的声音她熟悉,不是奈良鹿久,自然就是奈良鹿丸了。 
  绯影祯轻轻后退,“太慢了,对我没有用。”她笑了一下。“水遁·水盘蛇!”卡卡西在湖面上看准时机,施展了忍术,一跳由水组成的蛇一下子将绯影祯捆了一个结实。奈良鹿丸趁着这个机会,缝影术立刻变成了影子模仿术,并且上前走了几步,黑色的影子一下子与绯影祯的影子一下子碰到了一起。 
  “影子模仿术,成功!”鹿丸做出了他那个标准手势。 
  “嘿。”绯影祯轻轻一笑。砰!整个人化作了数只地狱蝶。“切!”鹿丸心中暗恨。“局部倍化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两双大手将那几只地狱蝶捂在了里面。 
  “有趣啊!”地狱蝶从大手的缝隙中飞了出来,在天空中化作了绯影祯。木之叶的S级通缉犯站在空中,脸上带着笑容,看着那双大手的主人——秋道丁次。但是,下一刻,她的脸色就变了,因为她已经动不了了。 
  “影子模仿术,成功!”奈良鹿丸的嘴角终于露出了笑容,“我的影子模仿术速度很慢,还有限制,想要抓到你,简直太费力气了。” 
  “了不起。”绯影祯笑了,“没想到你的脑袋居然这么好使,不过我不太明白,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在施展了一次蝴蝶替身术,再次施展,要隔上十几秒的?”要施展蝴蝶替身术,就必须在没有被影子控制住之前就准备好,现在自然是无法施展。 
  “哼,不可能所有计策都百分之百成功的。”鹿丸看着在空中站着的绯影祯,“你的实力比大蛇丸还要厉害,想要抓你,简直是太难了。” 
  “原来如此,最开始的影子模仿术只是想要让我到水面上。”绯影祯赞赏的看着奈良鹿丸,“如果卡卡西的水牢术可以抓到我最好,但是如果没有抓到的话,就用阿斯玛的风遁扰乱我的视线,然后继续用影子模仿术继续抓我,如果抓不到,也可以再次使我来到水面上,而卡卡西在这里等着。而秋道丁次还在旁边掩护,最后将我逼到了天空上。” 
  “哼,虽然你人在天空上,但是影子离我更近了,所以我的影子模仿术便可以抓到你了!”奈良鹿丸说道。 
  “不错的战术。”绯影祯对这个奈良鹿丸的优秀头脑非常欣赏。 
  砰!砰! 
  突然间,就这个时候,两发巨大的铁炮玉射到了这个方向。糟糕!卡卡西众人大吃一惊,急忙闪避。 
  轰隆! 
  铁炮玉将这里一大片树木和岩石全部都打得粉碎,也将奈良鹿丸的影子模仿术给打断了。 
  “哈,真是可惜啊,你的运气不太好!”绯影祯依旧站在空中,大声说道。四个木之叶的忍者从安全的地方出来,全部都是一脸的郁闷。 
  绯影祯微微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三尾已经将自己的两个部下逼得鸡飞狗跳,估计是撑不住了。“看来要速战速决啊!”她说道。“那么,我们开始吧!” 
  “破道之六十三·雷吼炮!”站在空中,巨大的闪电喷射而出,直奔四个人而去。 
  木之叶的四个人急忙闪开,秋道丁次的速度最慢,他刚刚闪开,就发现绯影祯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胸口被狠狠地击了一拳。噗嗤!鲜血一下子喷了出来,狠狠地栽到了地上,内脏受到了极大的创伤,瞬间失去了知觉。 
  “丁次!”鹿丸大声惊叫。 
  “与其担心别人,还是先担心自己吧!”绯影祯这个时候也出现在了奈良鹿丸的跟前,就是一脚。“咳!”奈良鹿丸可没有秋道丁次禁打,虽然他用胳膊抵挡了一下,但是结果也是左臂折断,肋骨断了三根,一下子飞出了二十多米,掉进了树林里面。 
  “鹿丸!”阿斯玛见到自己的徒弟被攻击,心中一急,在空中变换身形,就想过去。但是绯影祯此时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跟前。绯影祯一个下劈,阿斯玛双臂一架,虽然两臂没有被击断,却也是剧痛无比,结果一下子被揍了下去。落到地面上,想要站住,却没有将所有力量全部卸去,噔噔退了好几部,毫不容易才停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无数只鸟叫声向自己逼来。旗木卡卡西右手持定闪烁着光芒的千鸟,狠狠的击中了绯影祯。绯影祯却一下子化成了地狱蝶,飞到了湖泊的岸边。 
  “缚道之六十三·锁倏锁缚!”一条很长的铁链子将旗木卡卡西缠的紧紧地。卡卡西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砰!卡卡西一下子变成了木头桩子,这个家伙在紧要关头使用了替身术。 
  回头看了一下湖面上,发现自己的两个部下已经撑不住了。“闪开!毒月,封界!”她大声说道,然后就对准三尾,直接丢过了一杆雷枪。 
  砰!轰隆——! 
  三尾被绯影祯的雷枪一下子击中,剧烈的爆炸,将这个家伙的脑袋和脖子处的甲壳炸得粉碎,整个身体翻了一个个子。就好像是乌龟一样,仰面朝天的倒在了湖泊里面,再也不动了。 
  “哦,你看起来还真是够暴力的!”这个时候,幻出现了,嘴上叼着烟卷,手里面拿着两个卷轴。 
  “喔,看来不用我出手了,真是太好了!”水月也落在了幻的身后。 
  “水月,你这个家伙居然会被人抓到,实在是缺乏锻炼!”绯影祯看了水月一眼,冷冷的说。 
  “啧!”阿斯玛将嘴角的血迹抹掉,“这些可糟糕了!对方的实力太强了!”他看到幻出现,水月也出现了,就知道井野和夜璃凶多吉少,而鹿丸和丁次看起来也是受伤颇重,但是他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唯有击败对方才行。 
  卡卡西在施展千鸟的时候,就已经露出了写轮眼,他微微喘着气。“祯,跟我回去!”他看着绯影祯,面色严肃的说道。“不要在这里胡闹了!” 
  “胡闹?”绯影祯觉得很好笑,她冷冷的说道,“你认为我是胡闹吗?我从数年前开始,就开始组建自己的势力,为的就是为我的父母报仇!” 
  “难道你活着,就只有报仇吗!?”卡卡西激动的叫道,“难道就没有其他重要的东西吗?我们这些你的同伴,你就可以轻易舍弃吗!?” 
  “……”绯影祯站在空中,微风吹过,银蓝色的头发被轻轻吹动,“同伴?如果你是我的同伴的话,就不要阻止我!我还不想杀了你们……” 
  “你!”卡卡西气得咬牙切齿,绯影祯在他的心中,重要的地位,几乎和宇智波带土与琳一样,那两个人已经死去了,而面前这个人,却为了报仇,而走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上。 
  “最后一遍,跟我回去!”旗木卡卡西紧紧地盯着绯影祯,“……否则,我就杀了你!” 
  “你终于说出来了啊!”绯影祯看着面色冰冷的卡卡西,“那么就来吧,让我看看,这两年间,你到底成长了多少!” 
  旗木卡卡西不再说话,双手结印,右手上再次闪烁出了光芒,千鸟再次鸣叫起来。紧接着,他就极为迅速的向绯影祯冲了过去。 
  绯影祯此时已经落到了湖面上,但是看到旗木卡卡西冲了过来,却没有别的动作。卡卡西的千鸟此时就已经冲到了跟前,绯影祯动了。左手上裹着闪电,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右拳。 
  刺啦! 
  两股闪电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剧烈的声音,爆发出了更大的火花! 
  旗木卡卡西和绯影祯两个人的最主要的查克拉的属性,都是雷属性,此时碰撞在了一起,算的上是棋逢对手。但是论体术的话,旗木卡卡西却比不上绯影祯。左手向外一甩,身体向左一转,直接就轮腿。一下子将卡卡西给踢飞了出去。 
  “缚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绯影祯指着卡卡西。 
  六道光芒将卡卡西牢牢地钉住了,这次卡卡西连替身术都没有来得及使用。 
  “风遁……”“缚道之三十·嘴突三闪!”阿斯玛的忍术刚刚施展了一半,就被绯影祯用三根光牙定在了岩壁上面。 
  “我对你们没兴趣。”绯影祯扭过身,向三尾走去,“所以,不要来烦我!” 
  “不要乱动哦!你们可是有两个人质在我们手里面!”幻晃了晃手里面的两个卷轴。“封界白月的能力可是很厉害的,将人封印在卷轴之中也可以做到,所以你们不要怀疑哦!” 
  “哈哈,我来看着他们好了!”水月笑嘻嘻的说,“现在的情形和刚才刚好相反哦!”他对旗木卡卡西说道。
第二十五章、封印三尾
         “封印有问题吗?”绯影祯走到了封界白月的跟前。   “有些难度,三尾的查克拉大强大了,平我自己封印的话,恐怕很难封印住。”封界白月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们可以用四角封印。”毒月无雪罕见的说话了。 
  “恩,是个好办法,我们四个人站在四个角上,集合我们四个人的力量就一定没有问题!”幻也走了过来,她将封印着山中井野和夜璃的卷轴收好,嘴里面叼着烟卷。 
  “真是麻烦,干脆杀了它算了。”绯影祯抓三尾,纯粹是不想让晓好过,如果无法封印的话,直接杀了也可以。 
  “我们先试一下好了。”封界白月说道,“大人,到时候你就将这个卷轴丢到三尾的上方。”她将一个很大的卷轴交给了绯影祯。 
  “好吧。”绯影祯接过了卷轴,“我们开始!” 
  随着她的话,除了封界白月,剩下的三个女人立刻占据了四个方向的另外三个方向。绯影祯站在封界白月的对面,“好了,开始吧!”说着,她将那个巨大的卷轴打开,一下子丢到了三尾的正上方。随着她的动作,四个人快速的开始结印。 
  “忍法·四角须弥封印(注1)!”四个人同时喊道,一股股强大的查克拉从四个人的身上涌了出来,输入了三尾上方的那个巨大的卷轴里面。那个正在向下方落下的卷轴接收到了查克拉,立刻停止了下坠,卷轴的空白向下,闪烁出了一个漆黑的圆球,好像黑洞一样,拼命的向内里吸允着。 
  失去知觉的三尾那巨大的身躯开始缓缓上升,并且开始逐渐变小。最后黑球变得越来越大,将三尾整个吞噬了进去。光芒消失,卷的卷轴立刻向水面掉了下来,不过刚刚掉落了不到一米,就被绯影祯抓住了。轻轻一甩,将卷轴卷好,然后用一根细丝将其牢牢地捆好。 
  “好了,封印结束!”她来到了封界白月的跟前,这个封印术虽然说是要求四个人互相配合,但是总体来说,还是由封界白月作为主导。“没事吧?” 
  “还好。”封界白月的消耗有些过大了。刚刚和三尾战斗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有使用这种高强度的封印术,她的查克拉已经快要见底了。毒月无雪也是一脸疲惫,不过由于她的忍术都是需要使用毒粉,查克拉的消耗稍少一些,所以好要比封界白月强上不少。 
  “啊,这个三尾还真是够强的。”幻最轻松,美美的抽着烟,笑着说。“我说,那些木之叶的忍者怎么解决?” 
  “……”绯影祯有些犹豫,毕竟她虽然对木之叶这个村子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对于这些个忍者,还是有一定感情的。“如果不怕消息泄露,就放了他们好了!”幻自然知道绯影祯在犹豫,便说道。 
  “消息是不可能被瞒住的。”绯影祯最后下定了决心,“不过我不想再这么被骚扰下去了,将他们杀了!” 
  “喂,真的吗?”幻的对某些事情,非常的敏锐,“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后来后悔哦!” 
  “后悔?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后悔的了!”绯影祯这么说着。“毒月!”“是!”毒月无雪立刻快速的走了过去,准备用自己最得意的毒遁将对方干掉。 
  可恶……左臂断了,肋骨也断了三根,对方恐怕还是手下留情了吧?奈良鹿丸吃力的将自己的断掉的左臂稍稍处理了一下,肋骨暂时没有办法。现在已经没有战斗的声音了,难道说阿斯玛老师输了吗?他小心翼翼的潜伏到了岸边附近,正看到毒月无雪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似乎是准备施展忍术的样子。 
  这个家伙……该不是那个是用毒遁的家伙吧?难道说她要……该死!左臂痛死了!即便如此,鹿丸拼着左臂从此废掉的危险,开始结印。 
  “木之叶的忍者,你们可以去死了。”毒月无雪双手合在一起,开始结印,但是突然间。“这个术……”“鹿丸!?”最前面的卡卡西叫道,“快离开,回木之叶!”“我才不会丢下同伴呢!”鹿丸的额头留着汗水,拼命忍着疼痛,负了重伤,状态本来就很不好的他,查克拉提炼相当困难,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肯放弃。但是,渐渐的,他已经撑不住了,毒月无雪的整体实力虽然不比旗木卡卡西,但是因为她一身诡异的毒血继限界,卡卡西想要赢她却也很难。以鹿丸此时的实力,想要牢牢地封住对方的动作,实在是太难了。而且,他的影子模仿术也是有限制的。 
  “要我帮忙吗?”水月这个欠揍的家伙,背后背着大刀,笑嘻嘻的看着毒月无雪。 
  毒月无雪不理睬他。“哎,真是无情啊!说句话你会死啊?”水月干脆跑到了一边的树枝上坐了下来。 
  “哼,看来你的术马上就要解除了。”毒月无雪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等着,等着这个小鬼的术撑不住,然后自己再给这些家伙致命一击。旗木卡卡西和阿斯玛两个人虽然拼命的挣扎,但是绯影祯施展的鬼道如果那么容易挣脱,那么血红的妖姬就算是白混了。 
  影子的速度加快了,无论多么的不甘,但是影子模仿术最后还是解开了。 
  “死吧!”毒月无雪开始快速的结印。 
  “雷遁·炼狱雷焦!”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地面大片的开始融化,迸射出无数红色的闪电,轰向了毒月无雪。 
  “哼!”事出突然,毒月无雪虽然极力闪避,但是依旧被红色的闪电扫中了左腿,整个人一下子就倒在了水面上。汗水刷刷的流了下来,刚刚那个忍术可是S级别的,威力巨大,她没有死就算是便宜了。“喂,没事吧!?”水月看到毒月无雪受了伤,也没有功夫和毒月无雪开玩笑了,急忙手持鲛肌,来到了毒月无雪前面。 
  “无雪!”封界白月急忙冲了过来,将毒月无雪扶了起来。幻和绯影祯也走了过来。 
  “得救了!”鹿丸长出了一口气,坐到了地上,却牵动了肋骨的伤势,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鹿丸,你没事吧?”丁次这个时候,毫发无损的走了过来,将鹿丸扶了起来。 
  “你的伤?”鹿丸很吃惊,要知道刚才秋道丁次受的伤可也是不轻。 
  “我的伤已经被治好了。”秋道丁次说道。“让我来帮你治疗吧?”这个时候,一阵机械的声音传来,一个乘坐着轮椅的女子缓缓的驶了过来。这个女子穿着很漂亮的粉红色衣衫,齐腰的黑色长发,碧蓝色的眼睛,很漂亮,带着温柔的笑容。 
  “你是……雾忍?”鹿丸看到了对方右臂上的雾忍护额。“我们木之叶和雾忍并不是同盟国,你为什么要救我们?” 
  “依然也是这么说的呢。不过,看到受伤的人置之不理,不是我的处事原则。”女子轻笑道。“那么,可以让我看一下吗?”“鹿丸。”秋道丁次鼓励自己的同伴,自己的伤就是对方治疗好的,如果对方想要杀自己,简直太容易了。 
  “好吧。”鹿丸点头。 
  “站好不要动。”西泽依柔的双手泛起了查克拉的光芒,对奈良鹿丸说道。 
  秋道丁次和鹿丸紧张的看着那双手,一旦对方有什么轻举妄动,丁次绝对会立刻将鹿丸推到一边。不过西泽依柔却并没有为恶的打算,在她的治疗之下,鹿丸的伤势开始慢慢的愈合。 
  而此时的阿斯玛和卡卡西,也在一个带着暗杀部队面具的女子的帮助下,摆脱了绯影祯的鬼道。“嘛,虽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还是谢谢了。”卡卡西说道,他自然可以认出这个女子是雾忍的暗杀部队的成员。 
  “怎么办?对方来了援兵了。”水月询问绯影祯。毒月无雪看到那个雾忍暗杀部队的家伙,恨恨的想要过去拼命。“不要动,你的伤很重。”封界白月正在为这个家伙治疗,看到这个家伙想要冲过去干仗,急忙对这个家伙说。 
  “……无聊。”绯影祯打了一个响指,“我们走。”黑腔在她的身后打开。“我要杀了他们!”毒月无雪恨恨的说。“你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办不到。”幻将烟卷拿在了手里面,弯下腰,对毒月无雪说道,“如果不及时回基地,你的左腿就废了。”拍了拍毒月无雪的脑袋,“不要因为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一生。” 
  “休想走!”隶属雾忍暗杀部队的细则依然看到绯影祯想要走,立刻冲了过来,并且快速结印,“雷遁·雷龙闪!”一条巨大的由闪电组成的龙极为快速的射了过来。 
  “雷遁·雷龙闪!”幻见状,立刻施展忍术。 
  两条巨大的闪电龙焦灼在了一起,互相顶着。只要有一方的攻势弱了下来,绝对会遭到致命打击的。“水遁·大瀑布之术!”旗木卡卡西在西泽依然的帮助下,挣脱了六杖光牢,也赶过来帮忙。 
  巨大的水流,盘旋着冲向了绯影祯等人。 
  “啧,纠缠不清!”绯影祯对于这些家伙的死缠烂打很是厌烦。 
  “水遁·水阵壁!”水月也是使用水遁的行家,只是平时更爱使用大刀罢了。“哇!”不过卡卡西的水遁里面掺杂了西泽依然的雷遁在里面,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1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