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火影之白羽-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第二天一大早,祯结束了晨练,吃过早饭,带好了剑兰还有一些忍具,就跟随着来带路的暗部来到了44号演习场。从被封印住的门走了进去,首先看到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茂密森林,潮湿而闷热。在这里生活一个星期吗? 
  首先要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祯一个纵跳,来到了树上,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却可以感觉到四周有着一双双阴冷的眼睛在看着自己。嘴角微微勾起,想要知道我还有什么隐藏的招数吗?干吗用这种绕路的方法呢? 
  不过这个时候不可以想这些问题,祯快速的在树上来回穿梭,并且小心翼翼的感觉着周围的气息。突然间,从高处掉下来了什么东西。时机把握的还真是好,正好在自己刚刚跃起,还没有到达另一棵树的时候,手中的剑兰立刻出鞘,在半空中一瞬间将这些东西全部斩为两段。虫子?祯看到这些恶心的肥嘟嘟的虫子,顿时觉得很是反胃,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绝对不会对自己有好处,小心翼翼的绕开这些恶心的东西,祯继续前进。 
  这里有没有适合自己隐藏的地方呢?食物也需要自己找,但是这里的东西自己有很多都不认识,也不知道有没有毒。连续在树木间穿梭了有一个多小时,祯突然间听到了有流水的声音。有河流就好办了,自己可以在那附近找一个比较安全地地方休息,毕竟几天不吃东西可以,但是不喝水可是受不了的。 
  仔细的观察着四周,虽然说不太可能有敌人,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祯落到了地面上,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河边。“水遁·水龙弹之术!”这个时侯,突然间传来了有人使用忍术的声音。紧接着从河里面喷出一条巨大的水龙,直接奔祯袭来。 
  啧!果真有敌人吗? 
  祯一下子跃到了后边的树上,然后向旁边闪去。水龙弹没有攻击到祯,却将这里的一大片地域弄弄得全部都是水,泥泞无比。就在祯向旁边跑的时候,却突然间从角落里面飞射出了三把苦无,呈品字形直奔还在空中的祯。难道说不止一个吗?祯在空中,用剑兰将三个苦无一下子弹飞。落到了树上,躲到了树的阴暗角落,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高手,绝对是一个高手,自己对于气息的敏感度虽然已经和穿越之前比,但是现在已经恢复了不少。能够让自己无法察觉的家伙,一定不会是一个弱者。 
  静静地忍者,双方都在等待着对方露出破绽。就看谁先忍耐不住了!这绝对是对综合实力的比拼,也是对一个人心智的比拼,在这种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情况之下,精神必须要保持高度的集中。但是一个人的精神要保持高度集中是有时限的,有些时候,即使经过了残酷的训练,也会因为某些不经意间产生的,因为紧张或者什么而产生的什么多余的动作而暴露自己,被对方了结。 
  祯冷静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从一个地点排查到另外一个地点。曾经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她,意志早就已经被磨练的无比坚实,没有丝毫的动摇。不过对方显然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过了很长的时间,也没有露出一点破绽。即使是在观察周围的情况,祯的身体也没有丝毫的动作,任何因为身体造成的不自然的声音,都有可能会被对方发现。 
  这种情况之下,正好可以训练自己的对气息的敏感程度,尽早恢复自己的实力。冒着被干掉的危险,祯闭上了双眼,因为视线是五感当中感觉最直观的东西,其次就是听觉。这里没有……这里也没有……这里……祯突然间睁开了眼睛,左手从绑在左腿上的飞镖皮套里面逃出了两枚手里剑,直接奔一个方向丢了出去。 
  当!当! 
  很显然祯猜对了对方到底在什么地方,因为对方很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发现,仓促之间用自己的武器将两枚手里剑弹飞。既然发现了,就好办了。祯已经飞快的冲了过来。对方是一个带着猫脸面具的忍者,手里面也拿着一柄短刀。祯二话不说,直接用剑兰斩了过去。对方立刻用短刀格挡住了祯的攻击。 
  “你的力气蛮大的。”狗脸面具忍者似乎颇为惊讶,开口说道,“不过光力气大事没有用的。”听他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十几岁的青年。随着这个狗脸面具忍者的话,手中的短刀一下子闪出了白色的光芒。 
  雷属性查克拉!祯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短刀上的白光到底是什么东西。想要麻痹自己吗?要避免被雷属性查克拉麻痹身体的话,只有后退,或者……祯也将雷属性的查克拉输进了剑兰当中。瞬间,剑兰上闪耀出了红色光芒。其实说来也怪,雷属性说起来应该会闪出白色的光芒,但是祯无论是用木刀,或者是父亲的遗物剑兰,闪耀的光芒都是妖异的红色。 
  同样的雷属性碰撞在一起,发出了火花。两个人都趁着这火花产生的光芒,让对方造成的视觉短暂失明的一瞬间攻击对方,结果两个人的剑再次碰撞在了一起。 
  祯向后微微的退了一步,对方立刻就跟了上来,但是祯脚下发力,瞬间就冲了上来,“牙突闪!”整个身体直接冲向了对方,但是剑兰却掩藏在自己的身下,在对方用短刀斩向自己的时候,祯的身体瞬间倾斜,剑兰从身体下方显现出来,直刺向狗脸面具忍者的心脏。 
  扑哧! 
  对方心脏被刺中,但是紧接着就变成了一个木桩子。金属的冰冷从自己的身后传来,祯没有任何停留,直接瞬步,来到了五米开外的地方。 
  “瞬身术?不,不对。”狗脸面具忍者看到自己明明已经将短刀放在了对方的脖子上,而对方居然间会在那一瞬间逃脱,真是不可思议。 
  “你到底是什么人?”祯紧紧的盯着这个人问。 
  “恩,这个呢。你不用知道呢!”说完,这个家伙立刻向后连续退了好几步,然后双手结印,“忍法·胧分身之术!”话音未落,一个连着一个的狗脸面具忍者从旁边站了起来。 
  嗖!一个苦无直接奔祯射了过来,但是被祯用剑兰弹飞了。分身术?到底哪个是真的?祯分辨不出来,这个感觉……好像是蓝染的镜花水月一样,真是该死!祯有点头疼。 
  等等,在脚下放出查克拉,可以增加自己的爆发力,那么如果将查克拉运用在眼睛上呢?说干就干!祯立刻将查克拉运用在了眼睛上。面前的狗脸面具忍者的身体上立刻全部出现了一个个的三角形符号,这些全部都是假的吗?那么真的应该会……偷袭!祯直接瞬步,结果狗脸面具忍者的手中的短刀再次落了空。他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可以看穿自己的忍术。她肯定还要回过头来,即然这样……狗脸面具忍者开始结印,“忍法·奈落见之术!”这是一个可以让对方看到可怕的事情的忍术。 
  祯看到对方再次结印,就知道这个家伙又要用什么忍术阴自己,眼睛中的的查克拉一直没有停止运行。恩,怎么什么反应也没有?既然这个样子,还剑入鞘,脚下发力,身体向这个狗脸面具忍者射了过去。“飞燕斩!”旋转着身体,在贴近的一瞬间,剑兰斩出。狗脸面具忍者被一下子斩成了两段,哐啷!不过却是一个木桩子。 
  真身已经在跳跃到了半空中,并且向祯丢过来一个不大的卷轴。“喏,这是老师让我给你的。”他在半空中说,“还有,我只是想试一试你的实力而已,没有什么恶意。接下来,你只要小心这里的野兽就可以了。”说完,连续几个跳跃就不见了。 
  喘了几口气,祯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下的确没有什么危险之后,将卷轴捡了起来,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全部都是一些低级的忍术。这个家伙!她在暗骂的同时,也暗自庆幸,很显然对方根本没有尽全力,而自己在连续瞬步中消耗了大量的查克拉,如果再打下去的话,自己就麻烦了。 
  自己太习惯用瞬步战斗了,但是使用查克拉瞬步,消耗太大了,自己目前的查克拉量根本无法让自己无限制的瞬步。最多瞬步不到二十次,自己的查克拉就会用光。自己必须要精打细算,每次一次瞬步都要用在关键的时候,让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用瞬步瞬间解决敌人。 
  看来自己还是要努力修炼啊! 
  不管了,先看看这里面的忍术吧。这里的人可不像死神世界里面似得,灵压强大的人,可以将对方的大招,甚至是斩魄刀弹飞。这里无论你多么强大,只要你没有躲开,那么只要一剑就可以解决掉你。所以,虽然这些忍术很简单,只要应用合理,那么依旧可以产生巨大的威力,而且自己也没有足够的查克拉使用高级别的忍术。 
  来到了河边,一边小心翼翼的警惕着周围情况,一边学习卷轴里面的低级忍术。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间流淌过了。 
  火影办公大楼,四代火影笑呵呵的看着面前这个狗脸面具忍者。“感觉怎么样?”他问道。“下忍里面,她现在应该是最强的!”狗脸面具忍者回答,“不出十年,她的实力将会是我们这个年龄段当中顶尖的。” 
  “是吗?”四代火影听了很高兴,“难得你会这么评价别人的实力。” 
  PS。牙突闪——以自己的身体做诱饵,将刀掩藏在自己的身下,在敌人攻击自己身体的时候,瞬间调转身形,将在身体掩藏下的刀刺向对方的喉咙或者心脏。祯的独有体术。
第一卷、初至 第十四章、B级护
       清晨,祯围着木之叶快速的瞬步,一旦坚持不住,就停下来休息。经过了三个月的持续不断的修炼,现在她的极限已经从二十次,增加到了三十几次,速度也达到了那次剿匪时的惊鸿一现的程度。对查克拉的应用,她现在越来越熟悉了,查克拉的性质比起灵压来,更加的软和不密实,却更好控制。   跟在后面的暗部越来越惊讶,因为这个孩子的实力越来越强了,而且提升速度真的很快。这个感觉上和瞬身术非常相像的技巧,居然不需要结印,而且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已经可以和一般上忍的瞬身术相提并论了。 
  远远地和狗脸面具忍者站在树上看着,四代火影也是非常的惊讶。“我想她将来的速度可能比我还要快!”他对于这个不需要结印和工具辅助的技巧很感兴趣。“她的速度比老师的飞雷神之术慢多了。”狗脸面具忍者回答。 
  “恩,暂时是这样的。”四代火影回答,“现在她还没有触及到空间忍术,等她达到可以触及空间忍术的程度,未必不会将那个快速移动的技巧中加入空间的运用。” 
  狗脸面具忍者没有说话。 
  祯从死亡森林里面结束惩罚出来,实力变得更强了,对于忍术的应用更加的得心应手,也渐渐适应了忍者的战斗方式。那个狗脸面具忍者走了之后,她就开始修习卷轴中的低级忍术,虽然说每当每一天,或是白天,或是晚上,都会有一个带着动物面具的忍者来袭击自己,但是她也看出来这些人这只是在不停的骚扰自己,因为有很多的时候,对方都可以结果掉自己,最后却莫名其妙的走掉了。 
  最后从死亡森林里面出来,八木小队三个月来一直做非常低级的任务。据八木上忍说,因为上次任务出现的情况,四代火影认为他们没有能力在做C级别,或者C级别以上的任务。这让三个下忍同学很是无奈。从死亡森林里面出来,真田叶的脸色苍白,还带有浓重的黑眼圈,头发乱糟糟的,看来是被偷袭的忍者折腾的不善。而木村心泰虽然也有点狼狈,但是却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以前的那种虚浮的的气势没有了,气息更加的内敛了。 
  相比较这两个队友,祯的样子也没有好到哪儿去,衣服业时破损很严重,柔顺的红色长发也是乱糟糟的,大概是因为本身眼睛就是红色的缘故,所以看不出里面的血丝。不过虽然样子业时有点狼狈,气质却依旧很端庄。这样来接三人的八木楠心中暗叹,不愧是贵族家族出身,无论是什么时候,那种优雅自如的姿态,都保持得很完美,简直是融入了骨子里面去了。当然他不知道,贵族的生活祯已经度过了近五十来年了,这些一举一动,对她来说,已经成为习惯了。 
  看起来,可以给他们一些高级别的任务了。四代火影心中暗想,实际上,现在也没有很多低级别的任务可作。诚然,战争现在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可是很多的地方,小规模摩擦还是会发生,战争说不准还会爆发。所以现在的任务,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战争,同样的任务级别,但是相比较完全和平的时期,难度业要大很多。 
  祯结束了清晨的修炼,回到了家,然后洗漱一番,吃过早饭,却被暗部通知,马上去火影办公大楼。终于沉不住气了吗?总算可以不用做那些找猫,抓狗的低级任务了。祯并没有刻意的去打听过情报,相反,为了避免被猜疑,她一般都不会出现在很敏感的地方,或者和很敏感的人物接触,就连普通人,她也很少理会。不过这并不代表自己不能从现在村子里面发生的一切当中推断出事态的发展,毕竟她也算是经历过很多事情的老油条了。看来这次总算不会是低级任务了。 
  上忍八木楠站在旁边,三个学生站在前面。桌子后面坐着表情严肃的四代火影。“你们的上一次任务,我很不满意,居然不听从指导上忍的命令!?”虽然他很宽厚,但是在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上,他也不会纵容的,“你们要清楚,如果上次是战争任务的话,你们这中不听从命令的行为,很有可能会给村子带来巨大的损失!不会再有下次了,如果这次任务回来,我听到八木上忍再向我报告你们不服从命令,那么你们以后就不要干忍者了!” 
  “我不同意!”真田叶听完之后,急忙叫道,“上次那是木村心泰先不听从命令才会导致那种情况!指导上忍告诉我们要有团队精神,但是木村心泰根本不拿我们当同伴,因为自己没有祯强,就私自一个人行动!”她的语气缓和下来,“我本来时不想去的,但是祯告诉我们是队友,不可以看着自己的同伴去送死,所以我们两个才跟上去的!难道我们想要救自己的同伴也有错吗?”这个小丫头平时大大咧咧的,一到战斗的时候,就躲起来,但是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胆子还真大,这种话她也敢说出来。 
  “我可没有让你们来救我!”木村心泰看到真田叶把问题全部都推到了自己身上,生气的说道。 
  “好了,在火影大人面前,你们这个样子像什么话?”八木楠对于自己带的三个下忍实在是失望透顶了。 
  “真田叶,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要不然你们的处罚就不会时仅仅在死亡森林里面呆上一个星期了。”四代火影心说这些家伙明明和卡卡西,还有琳年纪差不多,为什么就这么不懂事呢?他也是有点后悔让祯待在这个小队里面,他担心这样会让木之叶给祯留下不好的印象。毕竟这个孩子可是火之国大名的外甥女,将来说不定有一天回去,万一影响到火之国对于木之叶的支持态度就不好办了。 
  看到四代火影看着自己的目光闪烁,祯虽然不太明白对方的真实想法,但是也可以猜出个八九不离十。“我现在只是一个木之叶的下忍,将来就算报完仇,也只会是一个普通人。”她突然间说出了让在座的几乎每一位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的话。四代火影听到祯的话,更加的吃惊了,他本来觉得这个孩子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小看她了。这个孩子不光在战斗方面是一个天才,在政治上的敏感度也是高的惊人。 
  四代火影笑了笑,假装没有听到祯的话。“木村心泰,你的心态业要摆正,你也是这个小队的一员,不要总是以自己为中心,大家是一个团队,无论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团结。”四代火影看得出木村心泰根本就没有把两个女孩子当成自己的同伴,“如果你还是这个样子,我会从新判定你是否适合当忍者。要知道,我们木之叶不需要不珍视同伴的人。” 
  “我可不想像某人的父亲一样!”木村心泰的这句话是有所指的。 
  听到这句话,整个办公室的上忍和中忍,只要是资历比较深的忍者,脸色都有点不自然。“我希望你能记住我的话。”四代火影没有计较木村心泰的话,“我刚才可没有再和你开玩笑。” 
  但是木村心泰则没有再说话。“好了,八木上忍。”四代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次我会给你们一个B级别的护送任务,希望你们小队不要给我们木之叶抹黑。”他这句话虽然是表面上在和八木楠说,但是目光却看着这三个下忍。 
  “任务目标就在二层第五号房间等着,你们准备好各自的忍具,然后半个小时之后就过去。”四代火影最后结束了这段谈话。 
  八木楠向四代略带羞愧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带着这三个不争气的学生离开了。 
  中村正心情略为紧张的在木叶忍者制定的屋子中待着,他这次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花大价钱来请忍者保护自己。十五岁的他在外求学,接到了自己父亲病危的通知,要他赶快回家。但是自己在半路上却遇到了刺客,护卫为了保护自己全部都死掉了,自己好不容易才逃到了木叶。希望可以请忍者保护自己回家。 
  嘎吱。 
  门开了,进来四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强壮而严肃的忍者,穿着木之叶的上忍马甲,额头上带着护额。紧跟着是一个个子不高,穿着花格子上衣,黑色长裤的男孩子,不过这个男孩子此时却臭着一张脸,背后背着一把刀,护额也待在额头上。旁边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不过这个女孩子似乎也是心情不太好,撅着嘴,身上穿着网状的里衣,外面穿着一件比较短的厚实上衣,下身穿着紧身裤。 
  最后进来的是一个面无表情,个子不高的女孩子,很漂亮。红色的长发用一根头绳系在身后,右耳边的长发上,还系着一个连心结,妖异的红色眼睛投射出冷淡的眼神。虽然很担心自己的父亲,但是中村正还是吞了吞口水,这个女孩子长大了,一定会是一个祸水,为什么就当了忍者呢? 
  此时祯上身里面穿着黑色的圆领紧身衣,下身穿着黑色的紧身裤,腿上还绑着绑腿。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无袖高领大氅。木之叶的护额系在了腰上,左边腰带上带着一把小太刀,右手上带着一个手背有铁皮防御的手套,左腿的靠上位置上绑着一个忍具皮袋,脚踝和小腿上绑着白色的绑腿。她对于这个小子灼热的目光视若无睹,因为她已经很习惯了,虽然不爽,但是已经可以做到无视了。 
  “请问阁下就是中村正先生吧。”八木楠对这个盯着两个女孩子发呆的男孩子。 
  “是,是的!”中村正慌张的回答,同时为自己父亲还在生病,而自己却还在看女孩子这点儿感到羞愧。 
  “我们就是来护送阁下回水之国的忍者。我叫做八木楠。”八木楠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我们要马上出发吗?” 
  “是的,我很着急,我的父亲现在病情很严重,我希望可以看到父亲的最后一面。”中村正回答,“希望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行进。”“那就要看你可以行进多快了。”真田叶在旁边做着鬼脸说。 
  “那好,我们马上出发!”八木楠瞪了真田叶一眼,然后说道。“好。”中村正点了点头。 
  五个人离开了村子,开始以最快的速度行进。说是最快的速度,也只是以中村正的速度来论,因为中村正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他们的速度很难提高。 
  “那个,请问小姐叫什么名字?”在路上,中村正小心翼翼的问祯。 
  “绯影祯。”祯冷淡的回答,实际上,如果让她选择,她宁愿选择暗杀一系列的任务,至少那是她在隐秘机动接受的就是这样的训练。因为护送任务要牵扯到被保护人,如果是一个安分守己的被保护人还可以,但是如果是一个不老实的被保护人,就麻烦了。就好比眼前这位。 
  “很好听的名字。”中村正听了之后立刻赞赏起来,“我可以叫你祯吗?你现在多大了?应该还不到十二岁吧?”祯扭过了头,那双冷淡的妖异的红色眼睛盯着这个家伙。“我是被雇佣来保护你的,不是来陪你聊天的。”她的话很不客气,“如果你还想见到你父亲最后一面的话,就乖乖的闭嘴快走!” 
  “呃……”碰了一鼻子灰,中村正有点尴尬,不得已将目标转向了同样长的很可爱的真田叶身上。“你长的一点也不帅,也不厉害,还要我们保护,我对你没兴趣。”真田叶更加的直接,将对方的心思直接掐死。 
  那两个大男人中村正当然不会去理会,而两个女忍者又不理睬自己,这让自诩水之国第一帅哥的中村正很是郁闷。难道说自己女人缘现在已经降到冰点了吗? 
  小队沉默的前进着,走了一天,也没有走出多远。八木楠算了算,如果按这个速度走下去,恐怕到达水之国中村正的家,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我明天去买五匹马,我是在等不及了。”中村正焦虑的说。 
  “如果你要买的话,只需要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3 1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