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声声入耳(网配)-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出来的时候聂书航已经把两个面碗搁上了桌,我闻着那味道挺香的,馋馋地冲上去端碗开吃。
  
  聂书航问,“怎么样?好吃吗?”
  
  我戳了戳碗里的碎鸡蛋,中肯点评,“嗯……怎么说呢,面条味道还可以,就是你把蛋煎得太难看了……”
  
  他郁闷,“我没把蛋煎焦已经很不错了,你凑合着吃吧。”
  
  没想到聂书航不喜欢别人说他做饭做得差劲儿啊,我偷笑。
  
  随即又知会他,“下次我做饭给你吃吧,我还蛮会做饭的!”
  
  他有点不相信,“你?这么贤惠?”
  
  我瞪他,“难道我以前在你心目中不贤惠吗?!”
  
  他笑着摸我的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一直把你当小孩子,但是慢慢相处后,我发现你还挺会照顾人的。”
  
  我忍不住心花怒放,假正经地道谢,“是吗?谢谢你这么夸奖我咯~”
  
  他被我逗笑了,看了我几秒突然就斜过身来亲了我一下。
  
  我:“……”
  
  (︶。︶)男人真是随时随地都爱发l情,莫名其妙。
  
  后来我才想起来问他,“陆铭昨天去哪儿了?一个晚上都没回家,我都忘给他打电话问一声了。”
  
  聂书航昨天虽然喝醉了,但我和陆铭的对话他都听见了的,他微微沉吟,随即说道,“你不用管他,他一天就只知道瞎起哄,乱做事,神经病一个。”
  
  ……有这么说自己弟弟的吗啊喂!
  
  本来我想上午就回学校,聂书航却拉住我,“难得有这个时间,要不你先留在这里玩儿吧,下午我要回上海了,到时候再把你送回学校。你没什么事吧?”
  
  我在他怀里撒娇,“又要走了?感觉才跟你见了个面,你就要走了……”
  
  他低声叫了我一声“粘人精”。
  
  *
  
  出门玩儿的时候聂书航把陆铭妈妈,也就是他小姨留在这里的衣服拿来给我穿。
  
  “我小姨年龄不大,很爱打扮,身形比你胖一些,但是你穿她的衣服应该没问题。”
  
  我接过衣服去换上,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我觉得聂书航小姨的衣服跟我妈上次给我买的那些衣服有异曲同工之处,穿上感觉挺成熟的。
  
  尤其是那低低的领口……
  
  我捂住自己的胸口上方,觉得这样穿好冷啊,浑身都不自在。
  
  我慢慢逻出房间,然后对上聂书航打量的目光,我郁闷地说,“你小姨的衣服我穿着不自在,有点冷……”
  
  他暗咳了一声,走过来把我拉到他面前,他嘀咕,“我看我小姨穿着还顶端庄大方的……”
  
  我捂着胸口瞪他一眼,他也不想想,他小姨都是当妈的人了,身材肯定比我丰腴,穿这样的衣服当然不会像我这样空。
  
  他笑着又去拿了件长长的厚外套给我,“这个穿上应该不会冷了。”
  
  说着又低下l身来亲了我一下。
  
  我红着脸跟着他出门。
  
  南方的天气较北方温和,十二月的重庆温度还保持在零上摄氏度,我问聂书航,“你们那里下雪了吗?”
  
  他说,“早下了,在医院洗个手感觉都能结冰。”
  
  我拉起他的手查看,发现他的手指上果然有红红的冻包,我有些心疼,带他去买护手霜,我说,“怪不得看你挺瘦的,手指却有点胖,肯定是你每年冬天长冻包给长的吧。”
  
  他倒无所谓,“男人不就是要皮粗肉糙的吗,用什么护手霜。”
  
  买了护手霜我就拉着他找凳子坐下,亲自给他敷手霜。
  
  我把护手霜挤出很大一坨先粘在自己左手上,然后用右手手指粘上一点抹在聂书航的手指关节处,使劲儿搓抹,直到他的手指逐渐变白,红肿减少,我才换下一个手指重复相同的动作。
  
  我一边帮他抹一边教育他,“你要是敢再给我皮粗肉糙的我下次就抽死你,手长包了就感觉不到发痒发疼吗?你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啊,咯,护手霜给我那好了,回上海了也必须每日三次地擦,男人不爱惜自己,老了还不是要麻烦自己的妻子,我说……”
  
  我低着头给他搓手,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低下头来吻住了,这次的吻跟以往不同,不是蜻蜓点水适可而止,而是,而是……舌吻。
  
  天啊,我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
  
  虽然我们坐在路边的小花园里,周围没什么人,但是……我还是很很很不好意思。
  
  *
  
  下午我死活要亲自去机场送聂书航,他无奈,终是拉着我到了候机厅,他看着我,“回去吧,下午好像要冷一些,回寝室喝点开水。”
  
  我抓着他的手,依依不舍,“好想跟你一起去上海啊。”
  
  他捏捏我的脸,笑,“小傻瓜,上海比这里冷多了,等我下次来看你,乖。”
  
  “那你到了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
  
  “好,我知道。”
  
  回到寝室后,我去打开水,吃晚饭,然后洗澡,躺床上。
  
  等了三个小时聂书航才打电话过来,“我到家了,可能马上要去医院,晚上没空给你打电话了。”
  
  我抱着枕头甜甜地回应他,“没关系啦,你快吃个晚饭再去医院吧,不要因为工作患上胃病,还有,护手霜要记得再擦一遍。”
  
  “好,我知道了。”
  
  “聂书航……”
  “嗯?”
  
  “我突然好想听你唱歌啊,好久没听你唱过啦。”
  
  “不是上次在YY里唱过吗?”
  
  “那也是一个月前了。”
  
  本来我只是无聊,想冲他撒撒娇,哪知道后来他还真唱了。
  
  “十五夜,月亮光,月亮照在青山上,山下一排短篱墙,姑娘撒下青豆角,青藤缠在篱笆上,青藤开出青花来,摘朵青花做蜜糖。”
  
  他唱这首歌的声音特别温柔宠溺,我听得不禁痴了,险些让自己口里的口水都掉下来。
  
  可这歌,就是太短了……
  
  听他唱完,我意犹未尽地眨巴嘴,“这歌叫什么啊,挺短的。”
  
  他在那边咳了一声,然后温声说道,“这首歌叫《十五夜》,是出《三生三世枕上书》广播剧的剧社里出的,是帝君唱给凤九的童谣。喜欢吗?”
  
  “喜欢……”“不行,聂书航你再唱一遍吧,我刚才忘了录音啦,你再唱一遍,我今晚要靠这个入睡啦。”
  
  他无语,“叶舒。”
  
  我,“唔,干嘛?”
  
  他叹了口气,“好吧,我再唱一遍。”
  
  于是我就又听他唱了一遍,整个人被听得越来越醉了……
  
  十二月过得很快,每天我都会给聂书航发短信打电话,叮嘱他好好吃饭好好擦护手霜。
  
  其中有一次他跟我反应,“那次我把护手霜拿办公室去擦手,被同事看到了,他们说我娘。”
  
  我哧了一声,“那你告诉他们这是你媳妇给你买的!我跟你说他们那是嫉妒你啦,因为都没人给他们买护手霜。”
  
  他于是笑了,“你说的对。”
  
  最后就是他们医院的男医生都对聂书航很羡慕嫉妒恨啦。
  
  每天看他跟媳妇发短信打电话都要花很多时间,而且虽然是异地恋,他媳妇却远程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想想都……QAQ
  
  到了一月份,我一边忙着考试一边致电聂书航,“过年你们单位会放多少天假啊?”
  
  他叹了口气,“少之又少,我老师他们还没有回来,我可能会连续值很久的班,过年肯定没有几天假了。”
  
  一时两人都有点沮丧。
  
  他却又马上关心起我来,“你要好好复习,争取这次考好一点。但也不要多熬夜。”
  
  我撒娇,“嗯我知道,我考好一点你会给奖励吗?”
  
  他低声问,“嗯,你想要什么奖励?”
  
  我柔声说,“当然是想多见见你咯。”
  
  结果话题又进入了僵冷区。
  
  忙于工作的聂书航最后也只能对我说,“对不起。”
  
  我却想,没关系的。总会见面的。
  
  所以一考完试,我知会了父母和穆摆,就坐飞机去上海找他了。
  
  这次我终于能轻车熟路地赶到他的医院,静静地等他下班,然后等他发现我。
  
  之前我就有问他今天上什么班,他说要加班,声音听起来特别疲惫。
  
  我本以为加班只是加几个小时,我又想给他惊喜,等他自己发现我,所以我没有通知他,一来医院就坐在他办公室外走廊尽头的躺椅上默默等着。
  
  哪知他一值班就是值到深夜,我从晚上等到夜深,也没见他出办公室,更没见到芳芳等熟人,时间越来越晚,我也越来越困,本来想站起来跑到办公室门口去敲门叫人,但是因为疲倦,我已昏昏欲睡,就抱着膝盖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二点了,我等了四个小时,手机里居然还有聂书航发来的几条短信,他说,“考试考完了吗?晚上早点回家,别玩儿太疯。”
  
  后来他又说,“晚安,小叶子。早点睡。”
  
  最近的短信是一个小时前发的。
  
  我赶忙发短信过去:你还在值班吗?
  
  他马上就回了:嗯。你怎么还没睡?
  
  我:我突然睡醒了,看见你发了短信给我,就回过来问你一下,你们医院怎么这样啊,这么晚还不让你下班
  
  他回:本来今天就该我值夜班的,晚上基本没病人挂急诊,但是我有时候要出来在走廊外逛一圈,查病房。没事干我就抄点笔记,时间还是过得挺快的。
  
  我开始试探他:那你查房没有啊。
  
  他:还没有。
  
  我说:也许你现在才出来查房会碰到女鬼哦,怕不怕啊你?
  
  他似乎有点失笑:傻丫头,快睡觉去。
  
  我:哦,好,我睡了
  
  他:快睡吧,我出去查房了。
  
  ………
  
  刚看到上一条短信,我就听到前面他办公室的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然后我看见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修长身影从办公室出来,那个男人侧对着我的方向,低垂着眼,轻弯着身,嗑地一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他看起来清瘦,高而冷峻,在寒冷的夜里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孤独和陌生感,他已经转过身来,朝我的方向走过来,走廊的灯光在他的脸上映出清冷和麻木,好像他这些动作和神情已经在医院历经许多次了。
  
  他肯定经常在这样的夜晚,或者这样的时间里值班,我看出他已经很累了。
  
  很累的他,并没有发现我,他的步伐不快不慢,似乎在一边行走一边思索。
  
  我也缩着脑袋一直在等候他的注意。
  
  直到他终于走近我,他才斜瞟了一眼那躺椅上的物体,然后他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最后钉在原地。
  
  他满脸震惊。或者,还有……喜悦。
  
  我站起身笑嘻嘻地冲他打招呼,声音故意装得粗嘎嘎的,“嗨,伙计,认不出我是谁了吗?”
  
  可谁知道,当我说完这些话,他的眼神已经从高兴震惊莫名就过度到了“生气”。
  
  他打量我,打量我身边的行李,然后一把把我拉到他面前,低声有些恼地看着我,“你来多久了?跟家里人打电话了吗?为什么之前不说一声?一直在外面等着?明明知道我在办公室,为什么一直不进来?”
  
  他一下子问这么多,让我怎么回答……
  
  “诶,我……”
  
  他最终提过我的行李,快步拉着我进他的办公室,给我泡茶,为我开暖气,拿暖被,让我坐床上休息。
  
  他开始教育我,“手这么冰还一直坐外面等,也不知道你脑瓜子一天在想什么东西。”
  
  我抱着他的保温杯喝茶,一边嘟陇,“我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就坐外面等你出来,让你自己发现我,我哪里知道,你值班要值这么晚啊……”
  
  他用他暖暖的手给我冻得冰凉的手取暖,一边搓我的手一边打断我的话,“一天就知道胡闹,下次再敢这样试试看。”
  
  我哼哼,“那我以后再不来看你了!”
  
  他立刻低下头来胡乱地亲了几下我的脸,一边生气,“小丫头片子!”
  
  我反被逗笑了。
  
  然后他又问我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告诉父母,我都温顺地一一回答他了。
  
  问完该问的,他从我身边站起身,对我说,“卫生间里有洗澡洗脸的东西,我柜子里还有棉睡衣,你去洗一下出来就在我床上睡吧,没别的人睡过。”
  
  我,“你今天不回家了吗?”
  
  他说,“反正值夜班,我直接在这里睡方便些。”
  
  我开始脱鞋,他走过来把准备的拖鞋递给我,我问他,“我睡床,那你睡哪儿?”
  
  他顿了顿,一本正经地说,“当然也是睡床。”
  
  我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还没等我说什么,他就继续说,“我先去查房,你自己先睡吧。”
  
  说着他已经开门出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2014*8*18*23:47
  又超出预计情节,之前想写到的情节依旧还没有写到。可能在下一章吧。
  目测可能还有两章结局,大家可以跑出来让我认识下。
  之后会开始修文章,也希望得到大家的意见。
  晚安。
  
  
  ☆、五六
  第五十六章
  
  我心情忐忑地洗完澡爬上床,聂书航的被子很薄,盖起来不是很温暖,但是因为室内开了暖气,所以我倒还不觉得冷。
  
  缩进他那奶白干净的被窝中后,我整个人都舒服地轻吐了口气,感觉有了一种安全感和舒适感,被窝的干净柔和情不自禁地就扫走了我内心的紧张,毕竟现在已是凌晨,我的睡意很快就席卷而来,使我没能耐心等到聂书航查房回来,我就已经睡着。
  
  后来被模模糊糊地惊醒是聂书航突然掀开被子躺到我身后的时候。
  
  他可能一从外面回来就跑床上来了吧,带了一身的冷气,让我忍不住瑟缩,就这样被惊醒了。
  
  他还故意靠近我,抱住我,把脑袋瓜子抵在我脖颈间的长发里,然后睡觉觉。那样子真像熊一样。
  
  我无奈地迷迷糊糊地想推开他,我低声嘟陇,“你身上好冷啊,烦死了,走开走开……”
  
  可他就保持着那个动作,死死地,我怎么推都推不开他,最后我也只好作罢。
  
  整个人却因此已醒了大半,我抓住他的手,握在指尖,然后轻抚,一边问他,“你有定时擦我给你的护手霜吗?”
  
  他所答非所问地蹭我的头发,“今天洗头了?头发好香。”
  
  我于是揪了他的手臂一下,“我问你话呢,你手上的冻包好了没有啊?”
  
  他轻“哧”了一声,“嗯……好得差不多了。比往年好。”
  
  我好奇,“往年你的手是啥样儿啊?”
  
  他用左手抓着我的手指去触碰他右手上的每个指拇的关节处,说,“往年我基本上每年这些地方都要化脓,因为要用这只手捏笔写字……冻包又长在手指关节上,所以只要我一弯曲,冻包就会开裂,然后化脓,每年都要等到夏天的时候手指才能好全,到了新一个冬天又继续……”
  
  我心疼地握紧他的手,“你自己是医生就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吗?”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以前觉得对自己的生活敷衍一点,没什么,但是现在,自从有了你爱惜我,关心我,我才知道,这样的生活才是真正在过日子。”
  
  我心里被他的话感动得甜甜的,一时不想打断这份他停下话语之后的静谧,我回拥他,依赖着他。
  
  然后就这样渐渐进入梦乡……
  
  *
  
  再次醒来的时候才清晨6点多,外面的天还是黑的,聂书航却也已经醒了,他微睁着双眼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搞怪地抬起手掌盖住他的双眼,问他,“在想什么呢?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他曲起手肘,拿起手掌也敷在我的手背上,我听见他有些闷闷的说,“刚才做了个梦,梦见我老师好像在北京那边出事了。”
  
  我惊讶地“啊”了一声。
  
  这段时间聂书航经常跟我讲他老师对他如何如何器重,什么都照顾到他,可他又是如何如何经常惹他老师生气,他较为年轻,在很多事上难免不分轻重,比较楞头青,有时候该出风头的时候搞低调,不该的时候又跟老一辈的理论,他常跟我讲,要不是他老师帮衬他,他在这医院里早没法混了,又哪里还有今天的地位。
  
  我听他这么说,也开始替他忧心,“既然担心你老师,你就打个电话去问问他吧。”
  
  他却又抱着我准备继续睡了,他嘴里嘟陇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去北京,我老师还在生我的气,我好久没跟他通过电话了,再说现在大清早,他岁数大了,这个点一定不是在医院,而是在单位安排的住所休息……”
  
  我也不知道怎么劝解他了……毕竟他不去北京,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
  
  但是后来我们两个因为心里都有事,所以就都没睡着。
  
  我问聂书航,“上午你应该不上班吧?”
  
  他爬起来进厕所洗漱,“嗯,上午别的医生会来接我的班,你再睡一会儿吧,等会儿我们再一起回家。”
  
  回家……他说的应该是让我跟着去他家吧。
  
  我说,“我反正睡不着,我现在就起来。”
  
  于是我就爬起来跟他一起洗漱,他拿出新牙刷,先用水把牙刷冲了几遍,然后挤了牙膏才把牙刷递给我,接着又给我接了杯水,我拿过杯子开始咧着牙齿左刷刷右刷刷,上刷刷下刷刷,然后看着镜子,对镜子里那个我身边同样在刷牙的高大男人傻笑。
  
  随后他就刷完了牙,接着是洗被子,隔牙刷,然后洗手……然后他把自己的手从水龙头下转回来,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刮完我的鼻子,他又顺便亲了一下我的头顶,他说,“快点,弄完后换好衣服,我们下楼去吃早饭。”
  
  我羞哒哒地“哦”了一声,我往洗漱缸里吐了口泡沫,然后温声细语地说,“聂书航,我特别喜欢你亲我额头和头顶。”
  
  说完后我开始做漱口的最后工作,聂书航在旁边笑,声音特别动听悦耳。
  
  我放好杯子后,聂书航已经洗完脸了,然后他又搓了一遍洗脸帕,就直接托着洗脸帕往我脸上抹,他像哄小孩子一样哄我,“来,把脸昂起来,我给你洗脸。”
  
  我依言照做,感觉自己真是又乖又可爱。聂书航也萌萌的就是了。
  
  可我哪里知道,他给我洗完一帕子脸后,呃,当他从我脸上拿下帕子之后,他居然……直接对我吻了下来……
  
  我:“……”
  
  最后他还把声音放得很温柔低缓地问我,“只喜欢我亲你额头和头顶?难道亲你这里你就不喜欢了?”
  
  我……我……
  
  我红着脸不争气地说,“喜欢……”
  
  好吧。
  
  真是丢死人了。
  
  *
  
  之后去他们医院食堂吃饭的一路上,聂书航心情一直很不错,他嘴角一直挂着笑,沿路和认识的人都要点头打招呼,那样子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就是他女朋友似的。
  
  神经病啊……
  
  进了食堂他问我要吃什么,我勾着他的手指,轻轻地说,“我要吃小馄炖。你们食堂里有吗?”
  
  他立刻就到窗口投币给我叫了一碗馄炖,说完后又回头瞧我,“还要什么?”
  
  我摇头,“不要了,你快买自己要吃的吧。”
  
  后来我端着中碗吃馄炖,他就坐我身边喝菜粥嚼馒头,我说你没钱了吗?就吃馒头菜粥?
  
  他“嗯”了一声,“最后几个钢板(硬币)都用完了。”
  
  我一愣,“不是吧,你来真的?!”
  
  他笑了,“呃,这个月工资还没下来,我现金用完了,等会儿你陪我去银行取吧。”
  
  我喂他吃了一个馄炖,然后豪气地说,“不用你去取钱啦,你女朋友我为了来看你,身揣了五百元的大钞,够你这几天用啦!”
  
  旁边也吃早饭的聂书航一同事听到我这话后顿时调侃,“聂处,老婆来了怎么还反要用老婆的钱呢?说好的做个上海好男人呢?!”
  
  聂书航故意逗他,语气轻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