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水火中原-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运?”
  “去,八成就是你小子捣的鬼,还在这里装出悲天悯人的样子,强烈BS!”
  “天地良心,你小子真会狗咬吕洞宾!”
  下午的“战斗”进行的轻松愉快,这祁哥们倒也没有算吹牛,还真是有几个美女参加了“战斗”,据说是哪个警校的警花。其中一个似乎特别渴望展示她贴身近战的技能,明明本哥们的“子弹”已经击中了她,她却不肯退出“战斗”,赖皮呀,可恨的是那裁判竟然也吹黑哨,十有八九还是老祁搞得鬼。不过,那美女虽然身手了得,但怎么可能把本哥们怎么样,只是本哥们很懂得怜香惜玉的,又不能对她出手太重,倒是很费事的。
  傍晚,空旷一望无际的河滩靶场上摆下了酒宴,不错,不仅有黄河鲤鱼,还有据说是刚刚打倒的野兔,看来靶场的哥们对将军的公子还是很巴结的,真是势利眼!我只怀疑这“野兔”是不是把买来的兔子打上一枪冒充的家兔,虽说这百里河滩,林木、灌木、荒草都是隐蔽的好地方,但经过这么多年,野兔如果还能隐蔽下来,那可真是不简单的兔子。
  不过,草场夜宴,有好酒,有美女,说说笑笑等待观看流星雨奇观,的确是件很惬意的事情,让人似乎有忘却今夕何夕的意思。古人怎么说;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夜深,酒酣,高谈阔论,谈笑风生。
  流星雨如期而致,美丽的弧线划过夜空,让人感到自身的渺小。人生似流星,一闪就不见了,如此短暂,何必计较,只要能画出这种美丽闪亮的瞬间,于愿足矣。
  星雨似乎结束了,美女们叽叽喳喳到帐篷里去了,后面自然会跟有大献殷情的人士。只有我和老祁还默默地坐着发呆,大约他和我一样似有感悟吧,要不然怎么是铁杆们。
  忽然,一颗硕大的流星垂直而下,我和老祁来不及惊愕,在这比子弹或者炮弹速度快数十倍的不知是以第几宇宙速度飞来的物体面前,躲闪是不可能的。我的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中超级巨奖了!
  立刻世界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们坐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陨石坑。
  超级新闻。没有看到?忘了告诉你,这是2009年的6月,北京奥运会结束的第二年。
    正文 第二章 我是谁?
     更新时间:2008…8…7 11:29:18 本章字数:3739
          疼痛,剧烈的疼痛。
  “旅长,旅长!”
  旅长?谁在叫?是叫我吗?什么旅长?专业部队才有旅的编制,难道是导弹旅?那,击中我们的难道不是什么流星,而是导弹旅试射的导弹?可是,为什么要定点清除老子呢?老子又不是恐怖分子,打偏了?对了,我们当时正处于一个巨大的靶场之中。
  啊,天啊!也不知道祁哥们现在怎样了?
  我动了一下,浑身无力。
  “旅长醒了,旅长醒了。”一个声音兴奋地叫道。
  我心中暗骂:“他妈的,旅长醒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醒了怎么就没人管?咦?难道他们旅长也被误击了?这娄子捅得也够大的!脑袋昏沉沉,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
  咦?这是什么地方?一个小破屋,不可能是医院,可也不是在靶场,我记得靶场里是搭的军用帐篷。靶场边的营房是整洁明亮的,那像这里,黑乎乎,脏兮兮的,连个照明灯都没有。
  “严教导员,旅长醒了吗?”外面风风火火地冲进一人,风雨声传了进来。
  外面下雨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人穿的怎么是这种军装?让我想想,这是哪个时期的军装?新四军?八路军?建国前的解放军?不是解放军,可八路军军帽上的帽徽呢?演样板戏呢?衣服也太破旧了点儿,还挺逼真呢。不会是老祁搞得鬼花样吧?不对呀,他好像是和我一起“中了超级巨奖”的呀。莫不成那个“流星”也是他弄得花样?那也太过分了吧,只是为了作弄本哥们?我想到这里,身子一挺,想坐起来,头上一阵剧痛告诉我刚才想错了。倒下去,又失去了意识。
  昏昏沉沉,做了个梦。断断续续的,梦里我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人好像姓徐。
  这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咦,哪儿弄来的这些古董高射炮?怎么不送到军博去保管?
  徐教官?是叫我吗?
  啊,敌机,鬼子的飞机!开火!听我命令,给我狠狠打!
  炸弹呼啸而下,我(是我吗?)右肋下一痛,然后是一片黑暗。
  啊。什么怪梦。我意识似乎恢复了一些,梦里的那个人好像叫徐亮,真是好笑,我怎么会梦见变成了他?哎,那地形好像是……巩义市一带。可是现在那里可没有梦里那样荒凉。
  昏昏沉沉又入梦乡。
  列车隆隆向前,蒸汽机车在后面吐着浓烟,这帮家伙,从哪儿弄来的道具,这能开动的蒸汽机车可不太好找,恐怕要到专用线或者地方铁路去弄。咦?我怎么又变成了那个徐亮?胸前还挂着冲锋枪,德式MP18?我的天呀!谁弄来的东西,军博的头是他家的什么人呀!
  枪声爆豆般响着,列车冲进了一个车站,我(是我吗?)吆喝着带领一群士兵,等等,这可是国军士兵!梦中我并没有停顿,指挥部队猛冲,占领车站。这是哪个车站(这应该是华山的意识),兰封?兰封在哪里?奥,对了,兰考!兰封和考城两个县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合并为兰考县。
  半梦半醒之间,心中郁闷,我怎么老梦见这个徐亮的事情,断断续续,好几个了,尽是些个危急时刻,哎,还有端着三八大盖和鬼子拚刺刀……这个徐亮,怎么没有和美女亲热的事迹让我梦到呢。
  听到有人在小声嘀咕:“联系不上……全没有动静……”
  “奇怪,枪声也听不到了。”
  “全部消失了。只剩陈浩师部的这一小股。”
  “电讯信号几乎全部消失了,只剩下一个信号,估计是陈浩他们的电台在对外呼叫,其他的什么信号也没有。”
  “奇怪,到底怎么回事?”
  “唉,旅长受了重伤,与上级又联系不上,这……我们在这个村庄隐蔽已经三天了,按理说,敌人的大部队应该就在附近,就算他们没有发现我们,可我们怎么一点也侦察不到他们的踪迹呢?”
  “我也纳闷,按说我们和陈浩的师直属队遭遇后,他们也应该追下来的。特别是辛兴打了陈浩一枪,他们怎么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呀。”
  “不会是陈浩这小子被辛兴打死了吧?”
  “距离那么远,这三八大盖……也没准,如果直接击中心脏的话。唉,别说了,咱们当年也都当过他的部下,虽然咱们是冲着徐旅长当的兵。老严,关于下一步你是怎么个意见?”
  “我怕旅长经不起长途的颠簸……”
  “那就咱们营和王平他们全体就地隐蔽。”
  “那也非长久之计。”
  “怎么?难道你小子敢把旅长丢下?你要敢说出来就地安置旅长的话,可别怪我张林的枪口不认弟兄!”
  “你……你,说什么呢,谁说要丢下旅长!”那被称为老严的人急了,说话也有些结巴了,“我刚问过卫生员。”
  “怎么说?”
  “她说要再等一、两天,旅长如果能醒过来,情况就好多了。”
  “废话!”
  “可刚才旅长就醒了。”
  “醒了?”张林声音里带着惊喜。
  “可你进来一吵吵,旅长又昏过去了。”
  “啊?”
  “也多亏了大有,要不是他当时反应快,扑在旅长身上,又在旅长头上加了顶钢盔,现在我们怕也见不到旅长了。”
  “是啊,我看了大有的遗体,背上就被打进七、八块弹片,多么好的弟兄,就这么牺牲了。”
  “旅长的钢盔被击穿,那弹片只有一小半嵌在头顶,要不然凭咱们现在的条件根本没办法取出弹片。咱们旅长神明一样的人物,肯定会逢凶化吉的。当年鬼子的炸弹奈何不了他,现在国民党的炮弹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好,老严,这说的才像个人话。”
  “张林,不是说你,这侦查工作是咋弄得?连陈浩的直属队在这个方向都没搞清,让我们迎头撞上,要不然旅长怎么会受伤?”
  “你可别冤枉人,这陈浩是我们到达前刚跑到那里的。这家伙对我们太熟悉了。其实,如果我们动作快些,本来是可以抢险插过来的,不必硬冲。可这个王平违反命令,带着他的军械所的那些个坛坛罐罐舍不得丢,动作迟缓,延误了时间,哼,回头我非找他算账不可!”
  “张林,你小子说话可要凭良心!”门一开又进来一人,大概就是张林口中的王平,“子弹、炮弹、手榴弹,什么时候不是优先给你?损坏的军械枪支,什么时候不是尽快给你修好运回?还有这次,要不是我带了自制的燃烧瓶。你能那么顺当干掉陈浩好几辆坦克,顺利地冲出来?”
  “好了,好了,别吵了,旅长又醒了!”
  “旅长!”
  “徐旅长!”
  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几个一脸惊喜,一脸关切的陌生人。啊,不,又似曾相识,奥,对了,梦中似乎见过。我的梦?还是徐亮的梦?认出来了,这几个应该是徐亮的部下,这个是严学文,那个是张林,还有后进来的那个,对了,叫王平。天呀,这是个什么梦啊,还不赶紧醒来?
  我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头上一阵疼痛,剧烈真实,手中所触及的是缠在头上的厚厚的绷带。,感觉是那样的真实。把手放进嘴里咬了一下,疼!真切切的疼!
  这不是梦!
  我记起来了,我是和祁彪在黄河滩观赏流星雨,一颗陨石飞了过来……可我怎么变成了这个徐亮了?那原来的徐亮呢?在炮弹击穿了他的钢盔的时候,他怎么样了呢?
  也许天知道。
  这神秘的天外来客呀,怎么能和我开这种玩笑。
  转念一想,不由得哑然失笑,也不用怨天尤人,谁让某人自己整天宣称毕业了爱派到哪儿派到哪儿的吗?
  唉,年轻人话不能乱讲,上有天,下有地,离地三尺有神仙,这下好了,派的地方可绝对想不到吧?哎,不对呀,怎么会这样想,本哥们可是个无神论者呀,这个徐亮?应该是个共产党员,那也是个无神论者呀,唉,算了,何必那么认真,想想总可以吧。
  头有些痛,被砖头砸一下头也不是小事情,何况是被高速运动的尖利的弹片击穿了钢盔?但我似乎感觉伤的并不很严重,应该流了不少血吧,当时弹片击中头部的具体情形不知道怎样。管他,不想它,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
  告诉他们,我不是他们的旅长?那他们一定会认为我疯了。被打中头部后神志不清了。
  那,怎么办呢?还是先搞清情况再说。我平静一下心情,对,先搞清楚这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再说,最好小心点,不要问的太多,尤其不能问一些“白痴”问题。还是凭已有的情况先判断一下吧,实在不行时再问,当然不能问的太直接。
  虽然听他们的话语对这个徐亮很尊崇,但是,以我现在的状况还是小心为妙。既然还活着,总比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要好。既然冥冥之中的天意安排我来到了这里,我就在这里演好自己的角色吧。到哪儿都行,这可是我自己说的哟。啊,那是华山说的,我是吗?
  我是华山吗?
  那,我是徐亮吗?
    正文 第三章 回到清朝
     更新时间:2008…8…7 11:29:18 本章字数:3288
          毫无疑问,这应该是内战时期。
  肯定不是皖南事变,那时候新四军有青天白日的帽徽,而且军装上有臂章。
  东北民主联军也不可能。
  眼前这些人穿的又不是解放军的军装。
  突围?他们刚才说突围?
  中原突围?对,就是中原突围!确定了这个判断,我心中又是一声哀叹:命苦!赶上的是艰难困苦的日子,要是大进军、大追击的日子该多好。
  然后搜肠刮肚也想不起来这个徐亮是哪个部队的。好像不记得有这么个人呀,要知道本哥们对军史研究可是颇有造诣的呀。管他,不想了。这是我的老法宝。
  “旅长!”“旅长!”
  “旅长,你醒了?!”闻讯而来的卫生员一脸的惊喜。
  看来不说话也不是办法:“情况怎么样?”这话是不会有问题的,只是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注意到旅长的声音有所不同?不过,头部受了伤,声音有点变化也应该是正常的。
  似乎没有人在意,那个严学文说道:“报告旅长,我们冲过陈浩的师直属队的阻截后,在这个小山村已经隐蔽三天了。这里在我们到达前已经空无一人了,这几天没有和敌人接触,上级也联络不上。”
  我努力使自己的思维适应现状,说道:“没派人出去侦察吗?”
  “派了。”
  “怎么样?”
  “附近似乎只有陈浩师部的一部分敌军部队。其他敌军和我军部队都不知去向。大概是我军突出去了,敌人大部队尾随而去了。奇怪的是陈浩的师部不知为什么不动?”
  张林道:“大约是想找我们报仇,哼,我还想找他报仇呢。旅长,辛兴打了陈浩一枪,眼见的是把他撂倒了,不知道现在死活咋样。”
  “哦。”我淡淡地应了一声,“东边的情况怎样?应该加强那个方向的侦察力量。”我想起来历史上是向东突击的部队保存的最完整,是属于全师而退的那一部分。
  张林:“人已经派出去了,是辛兴亲自带队的。”他说的地名更证实了我关于身处与中原突围时空的判断。
  “报告!”外面进来一个战士,走近严学文和张林嘀咕了几句。他们似乎很诧异,看了我一眼,严学文轻声道:“旅长,我有事出去一下。”又对卫生员交待一句:“照看好旅长。”未等我回答,起身出去了。
  搞什么鬼?难道他们感觉到我这个“旅长”有异?那怎么办?实话实说,不,不能,应该不会是这方面的事情。
  一会儿,严学文回来,在门口冲张林他们招了招手,张林、王平也出去了。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到底怎么回事?
  侧耳细听,隐隐约约听到张林的声音:“这得赶快报告旅长!”
  “可是,现在旅长的身体……”
  “可除了旅长,咱们谁能明白这事儿?你老严也读了不少书,你不也是一头雾水?”
  什么事情,只有我能明白,他们感觉到异常了吗?他们的声音断断续续,听不大真切。
  好一会儿,他们三个一起进来。我不作声,等着他们先开口。
  严学文吞吞吐吐道:“旅长,有个奇怪的事情,不得不向你报告。”
  来了。我淡淡地应声:“哦。”
  “辛兴带人侦察回来了。”严学文继续说道。
  “情况怎么样?”我还是这句标准台词。
  “他们还抓回了一个俘虏。”
  这个严学文怎么这么罗嗦?我皱了一下眉头。
  他大概看见了我的不耐,“可是这个俘虏很奇怪,不是国民党部队。他交待说是当地地主的团练。”
  我心想这有什么奇怪。
  严学文继续说:“这个俘虏的服装和武器都很奇怪,而且满口胡言乱语,一会儿管我们叫‘长毛’,一会儿又说‘洋大人’饶命什么的,说得情况也乱其八糟的。”
  难道是被抓以后吓晕了?反正不是对我有疑问,我定下心来,问:“那俘虏呢,还有辛兴人呢?”
  “辛兴怕你的身体太虚弱没有敢过来,正在审俘虏。”
  我感觉自己的伤势并没有想象的严重,动了一下身子,嗯,还行,应改主要是被猛烈的撞击弄昏的,既然醒来,应该没有大碍。
  “让辛兴把俘虏带过来,我们在这里审。”
  严学文犹豫了一下,而张林已经迫不及待地出去了。
  虽然有见到奇怪事情的心理准备,可当俘虏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还是让我吃了一惊。
  我猛然间有一种这是在拍清宫戏的感觉,不过这家伙演得也太逼真了,而且那道具也真是地道,不像以前在电视上看的那样不专业。身上写着“勇”字的号坎又脏又破,哪有电视剧演员身上的那样光鲜?人也是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大烟鬼模样,脑后的白辫子也蔫不啦叽的,帽子不知弄到哪儿去了。这家伙进门就扑通跪倒,磕头如小鸡啄米一般,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动作很专业。
  我忍住笑,心想这是哪儿来的宝贝。
  我以尽量平静的口气说道:“你不要怕,我们优待俘虏。”一想也许这家伙不一定明白,又说:“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们保证不杀你。”
  听了我的话,他似乎没有刚才那样惊慌了,只是还是匍匐在地上不敢抬头。
  我问:“你是什么人?”
  “回大人话,小人叫马九,是金寨的乡勇。”
  “你怎么穿这样的衣服?”
  “回大人,我们乡勇不算是朝廷的官兵,衣服什么样的都有。”
  操,那也不用弄成这个样子?朝廷,难道他们这里的土豪劣绅是清朝的遗老遗少,这应该是1946年吧,在这数省边缘的地方还残留着这样的人?
  我问押他进来的那人:“你们是怎样抓到他的?”
  “报告旅长,我们在东面大约二十里的地方与他们这一伙人遭遇,他们有数百人向我们围攻,侦察小组与他们发生战斗,击毙了十几个,其他的都跑散了,这家伙被我们给抓住了。还缴获了一些武器。”
  我看了看辛兴手里拿的缴获到的武器,鸟铳、长矛之类的。
  “他们只有这些武器?”
  “是的,而且那些人训练极差,似乎也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穿的服装和这人差不多。旗帜也很怪,不是国民党军的旗帜。”
  见鬼!我又问那俘虏:“你们的任务……,你们出来是要干什么?当官的怎么跟你们说得?”
  “我们,我们……”
  “快说!”张林喝道。
  “是,是,我说,大人,我们汤大人说朝廷有令,皖省发匪,啊,不,长毛,啊,不不,太平军猖獗,安庆、庐州都被占去了,现在官兵和湘勇入皖要消灭这些发……太平军,让我们严加防范,防止捻……党与东面的长毛合流。”
  大家面面相觑。
  那俘虏感觉没有太大危险,胆子渐渐打了起来,问道:“请问,大人,你们是不是捻党?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洋枪?”
  屋里的人个个莫名其妙。我脑子忽然一闪念,心情极为紧张,极力避免声音发颤,疾言厉色道:“马九,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答对了,放你回去,若有虚言,定斩不饶!”
  马九吓得又连连叩头:“大人饶命!小人一定说实话!”
  “现在是哪一年?”我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又没有发颤。
  这是在场的人意想不到的问题,马九也愣了一下,然后答道:“大人,是咸丰九年,小人没有说错吧?”
  天哪,我一阵眩晕,顾不得其他人的反应,差一点从床上跳起来。这也太离奇了吧。中原突围,虽然也是艰苦岁月,但是曙光在前,这时候的旅长就是不久将来的开国将军,可是现在?到了太平天国时代的清朝。玩笑怎么能这样开!
    正文 第四章 生存问题
     更新时间:2008…8…7 11:29:19 本章字数:3335
          定定心神,摆了一下手:“把他带下去,好好看管,暂时不能放。”
  马九在哀求声中被带了出去。
  怎么办?我该怎样对他们解释呢?首先,我该怎样对我自己解释呢?算了,想不通就不想,这是我的惯用法宝。。那,他们呢?
  “旅长,那家伙说的什么?你为什么要问他今年是哪一年?那家伙也怪,说什么咸丰九年,什么咸呀,淡呀的,现在明明是1946年或者国民党说的民国35年。哪有什么咸丰九年。这个家伙不老实,是不能放。”张林抢先说了一通。
  我让人把被子垫在身后,坐起身。该怎样跟他们说?
  硬着头皮说道:“同志们,可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我们暂时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几个人不作声了,眼睛盯着我等待下文。
  我脑子里盘算着,斟酌着措辞。
  “同志们,在我昏迷期间,这里可曾有什么异常的现象出现?”我问。
  严学文说:“开始是有大雾,我们当时挺高兴,这下我们隐蔽的地方不易被敌人发觉了。昨夜大雾散尽了。可天上忽然出现了好些流星,后半夜电闪雷鸣,狂风暴雨……”
  我微微点头,心想:“这里也有流星雨?会不会和我看到的是同一批〉可是这时间、地点都不同啊。不对,这种思维方式也许不正确,要不然我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变成1946年的共军,而且现在似乎又发生了更大的倒退,我们附近出现的竟然是1859年清朝时的地主团练部队。流星雨啊,这神秘的天外来客,你们在搞什么名堂呀。”
  容不得我大发感慨,这些人在看着我呢。
  我伸手拿过一支辛兴带回来的鸟铳,看了看,说道:“但愿我判断错了,可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回到了过去,如果哪个马九记的日期没错的话,现在是1859年,是太平天国起义期间的清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