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水火中原-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个……晚生不知道。”他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疑惑的神色。
  “嗯,不妨猜猜看嘛。”这些天也没有什么娱乐,拿这家伙开开心也不错,更重要的是看看这个时代的有知识、有智慧的人见到我们会怎样想。
  见到他犹豫,我又说道:“但说无妨,言者无罪。”
  “这个,那晚生就斗胆猜上一猜。”
  见他同意猜,我心中暗笑:“猜吧,想破头也猜不出来。真好可以借机挫一挫他的锐气。如此人等大约是很自负的。”
  他想了好一会,迟疑道:“英、法、德、美诸国与我等肤色不同。这个俄国虽然有一些臣民与我等面似,但是却难来到这里。英国管辖的属国……,这个,在下实在猜不出,还请将军明示。”
  “呵呵,看不出你倒真有些见识,怎么会在苗沛霖的手下?真是可惜了。”我叹道。我们来到这个时空,要想发展,还真的需要这个时代的人才鼎力相助,不然光靠我们几百人,能有多大作为。我心中忽然动了延揽这个何舟的意思。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赎金(1)
     更新时间:2008…8…7 11:29:21 本章字数:2599
          看着何舟询问的目光毫不畏惧地看着我,我正色说道:“我们是中国军队,真正的中国军队!”
  看得出何舟的惊讶,这个答案绝对出乎他的意料,因为在此之前他应该一致认为轻易击溃了谢武大部队的是洋人的军队而不是什么“妖人”,只是这股洋人军队的洋枪、洋炮威力更大一些,大概是些新式武器。这个何舟在汉口、上海游历多年,与洋人颇多交道,因此才被苗沛霖派来做使者。但是让他万万没有料想到的是,这支军队是中国军队。他脑袋里立刻又把我们和他以前不曾想到的太平天国部队联系起来了。不是洋人,又不留辫子的,不是太平军就是捻军,但是这些人和太平军……似乎也太不相同了吧,捻军就更不必说了。但是那太平天国出人意料的事情也是不少的。
  何舟失去了刚才的镇定,结结巴巴道:“这个……贵军为什么……到了这里?”
  “为了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何舟的眼睛忽然一亮,迅即恢复了原状:“看来是误会了,我们不知道是贵军来到了这里。这个,我们苗大人与你们英王很有些交情,请看在英王的面子上,将我们苗九爷送还,将来一定报答!”
  原来如此!他们是为了那个窝囊废而来。不过说实在的,我对苗沛霖的了解也主要就是他诱俘陈玉成这件事,现在听那何舟竟然说他们与陈玉成有交情,不由得心中恼怒,冷冷说道:“是吗?与英王有交情,就是为了把他抓来交给清廷?”
  何舟一脸错愕:“将军,何出此言,这,从何说起?我们苗大人岂是那种人?”
  见我盯着他,他又说:“其实您不了解,苗大人绝非等闲之人。”
  我一摆手:“算了,他是什么人早晚有分晓。”想起来我说的那件事情两年后才会发生,“将来你会看到我说的事情的。”
  “这,不可能,我们苗大人胸怀……非一般人可比。”
  嗯,这家伙,是呀,趁着清军、湘军与太平军打得你死我活的时候,趁机来三不管地带扩大地盘实力,哼哼,干什么?打着清廷团练的旗号又与太平军眉来眼去,想两面讨好,左右逢源,到时候怕是如意算盘打不响,两面都不讨好呢。
  王平忽然插话:“何先生,你们要求我们送回苗九,但是这个苗九带人闯入我们的防区,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还有,这些天我们为了养活这个苗大人可是破费极大呀,你应该知道,你们的这位苗九大人可是不太容易养活的呢。”好小子,土财主本性,那苗九造成什么损失了,摆明了敲竹杠,而且看上去把苗九描绘得相当了得,也给了对方面子,嗯,够狡猾。
  “这个,将军说笑了,贵军之富怕是天下少有的。”
  “何以见得?”我问。
  “这个,连您门口卫士的所穿的服装质料连洋人军队的上将也无法相比。由此可见一斑。”这何舟如此说着,心中却奇怪,为何这屋里的大人们却穿得连卫士都不如,反而和抓他们的士兵差不多?难道是吴起的与兵同甘苦的带兵之道?
  见王平盯着他,他接着说:“还有,日前与贵军误会交战,贵军的连珠洋枪射出子弹如暴雨般密集。我们知道没有足够的银两,实在不可能经得起如此耗费的。敝军地处偏狭之地,穷乡僻壤,实在没有太多财力与贵军接好,前日贵军所获我军的辎重,就算我们奉送的劳军之物,不敢索还。”
  好个何舟,战场缴获,本来就是我们的了,倒来送空头人情。
  王平说道:“贵使有所不知,那些枪弹、炮弹确实是我们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比之一般的弹药不知贵了多少,由于你们的进攻,造成那些银子全都白白浪费了,这些比我们得到的那点东西可是昂贵太多了。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而且我们的人员也有损伤这抚恤费嘛,也要花上一大笔银子的
  “可是,将军,我们的将士损伤的可比你们多多了。”
  “那可不同,我们此次带来的都是官佐精锐,再说这是你们到我们的防区先向我们进攻的。”何舟苦笑:“将军的意思是要我们拿钱赎人了。”他倒是个明白人。
  “你当我们是土匪绑票吗?”张林语气中带着愤怒。
  “那……还请明示。”
  我微笑着向王平点点头。且看这哼哈二将如何表现。此时本哥们心中大赞自己英明:把这个王平顺道带来真是太对了。一支军队穷得丁当响可是不行的。身无分文怎么过日子?这王平管后勤当然明白钱的重要性,看来又要着落在苗军身上筹措中华军的第一批军费了。一客不烦二主,谁让他们第一个来招惹我们呢。
  果然,王平眼睛也不眨,仍然面带微笑地说道:“贵使刚才确实会错了我的意思。我说的是:由于贵部向我们攻击,使我们白白耗费了许多昂贵的弹药。本来这批弹药是另有大用的。我要补充是要花钱的,没办法只好把弟兄们的军饷暂时挪作此用,勉强补足了上次的消耗。所以想向贵方借些军饷周转救急,一旦我们筹到银子,一定如数奉还,还可加些利息,利率也好商量。万望贵方给予方便。”
  这家伙,说得冠冕堂皇,他到哪里去购置补充了消耗的弹药?不过以此吓唬对方同时敲诈银子真是一举两得。这王平,鬼聪明。
  “这个,这个,我们军饷也不宽裕,还望将军……”
  王平打断他,脸上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贵使刚才说与英王有交情,难道就不愿卖我们一个交情?此次贵军南下,沿途府县难道不会助饷?我听说你们可不是一般的清军或者团练呀。”
  苗沛霖南下、西进当然有所图。扩大地盘、募集兵员、粮饷的意图用脚趾头也想的出来。沿途府县不管情愿不情愿,大兵一到,敢不乖乖地“自愿”助些饷银,难道让苗军白白为他们剿灭“匪患”保境安民?这个姓苗的似乎对清廷也不是那么效忠,清廷的律令也不太当回事儿,要不然陈玉成怎么会相信他的话,以致赔上了性命?我心中暗自揣度这个王平搞不好对苗沛霖这段历史比我知道得要多。
  何舟略一思索:“我军虽穷,为贵军助些饷银也是可以的,不敢要求归还,更不敢奢求利息。只是将军的意思,是否我们给贵军助的饷银一到,就可将九将军送回?”
  我心中暗想这和刚才说的还不是一回事?只不过说得好听点罢了。见王平向我望过来,我微笑点头,让他只管讲,反正如有不妥,最后还有我的表态的回旋余地。嗯,这样更好。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赎金(2)
     更新时间:2008…8…7 11:29:21 本章字数:3037
          王平还是那副表情:“贵使说到哪里去了,苗九将军是我们的贵客,我方唯恐招待不周。只是他初到本军时不肯说出身份,又穿的是兵丁的号衣,怠慢之处,还望担待。即使贵使不来,我们早晚也会将他送回寿州。只是贵客登门怎能不多留几日,以赎前些日子的怠慢之过?我们也知道,苗大人对九弟极为看重,当然要尽力招待,以此结交苗大人了。两码事,两码事,哈哈。”
  我心中暗道:“这王平,放到后世定然是个大大的大款,一副奸商嘴里‘别提钱,提钱就伤感情’的虚伪奸诈之词。
  何舟也是个聪明角色,当然明白王平的意思:“那贵军想让我们助多少饷银呢?”
  这倒是个问题,首先要让那苗沛霖出得起;其次,这个时候物价水平如何,我们都心中无数。王平看看我,也不知如何开口。
  我努力思索,似乎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军向清廷索要赔款一项为五十万两白银,那是17年前了,后来的甲午之役、庚子之役,赔款动辄以亿计算。我们向他们要多少呢?其实这钱就是为了赎那个苗九。管他,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就是。我看看王平,转头以平静的口气对何舟说::“不多,二十万两白银。”开口之后,心中略一换算,按照我以前生活的时代这些银子怎么也得折算到一亿元以上了。呵呵,这还真是绑票勒,后世不是曾有绑到亿万富豪儿子索要上亿元赎金的吗?TMD!不过,这苗沛霖出得起吗?管他,还可以就地还钱嘛。再说,这对我们来说本来就是意外之财,有多少算多少吧。唔,别惹急了苗沛霖,翻了脸不顾一切地找我们拼命吧?那可就不太划算了。
  “二十万两?!”两个随从惊得几乎要跳起来,眼睛里说不出示恼怒还是惊恐。那何舟反应没有这么激烈,坐直了身子,慢慢道:“敢问将军高姓?官称?”
  “难道贵使是怕我们借债不还,先要问清姓名、家世?这不妨告诉你,鄙人姓徐名亮,倒没有什么官称,在本军中任政委而已。”
  何舟愣了半天,一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二来也搞不清“政委”是个什么官职,品级大小如何,他迟疑道:“啊,原来是徐政委,久仰了。”如此言不由衷,接着说道:“我们虽然愿意为贵军助饷,可是二十万两,我们无论如何也拿不出的。”
  王平冷笑道:“你们寿州团练成立以来,皖西北、豫东南多少府县都曾光顾过,官库私宅,大户小户,无论情愿与否,都是你们筹饷的对象,怎说没钱?看这次与我们交手的谢武军,洋炮、洋枪、战马,哪一样不是大户的行头?区区二十万两,也不用自寿州的存底支用,仅仅你们这次向南出兵,从寿州到六安一路筹的款项也应该绰绰有余了。”
  何舟脸上微微变色,心想我们强夺硬抢式筹款的情形,这人怎么知道的?其实这次南下也确实索到了些银子,路上还洗劫了一些乡下的大户人家。但是,山麓下一战,物资损失甚巨,那大炮、洋枪、弹药和粮草等等可都是花大钱买来的,要知道军队是军阀的命根子、摇钱树,古今一理。那苗沛霖此行本想大捞一把:土地、钱财、兵员,都是越多越好。却意想不到地落了个严重的“收不抵支”,这已经够让他郁闷的了。现在,这伙人开口要二十万两白银,敢情苗军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给他们打工征集粮饷的?不但没有一点工钱,还要把寿州积存的老本赔上一些呢。可是,不给又如何,谁让九公子在他们手里,而主公又非要不惜代价赎回呢?
  “这个,皖西寿州是个穷地方,与天京、苏杭没法比的。请高抬贵手,少一些可好?”
  “你说出多少?”
  “这个,二万两银子。”
  操,他还真敢就地还钱。见我们脸色不善,他赶紧又补充一句:“这是我们送给贵军的一点意思,决不敢言‘借’字。”那意思是你们要借,我这可是白给的,虽说少了点。可是王平嘴里说出“借”的时候,何尝想过要还?这王平还真是现代奸商的料子呢,可惜生不逢时,真让人惋惜。
  王平笑道:“此事贵使可回去与你们大人再商议一下,不要急。不过,你们那位苗九大人在我们这里花费虽说不小,我们还供应得起,只是怕荒僻山野委屈了他,所以我们想送他换个地方住住,也许那边的主人一高兴,我们的饷银就有了呢。当然,我们出得起利息的,我就不信年息十成利滚利的高利贷我们还会借不到?这其实也是看在你们与英王有交情的份上送给你们的发财机会呀。怎么,你担心我们还不起吗?”
  这是赤裸裸的讹诈了。我心道这个王平别是美国外交官转世的吧,搞强权外交好像也在行呢。
  那何舟只有苦笑:“这个,我们怎么会担心?”是啊,知道压根要不回来还操那心干吗?
  可是他接下来的话却有些味道了:“等你们打下武昌,区区二十万两银子当然不会放在眼里了。”
  他判断我们要打武汉三镇?我眼睛盯着何舟,表情似乎受了王平的传染:“何先生怎么知道我们要打武昌?”
  “这还用猜。目前湘勇攻击皖省甚急,而武昌是他们的后方根本之地,这围魏救赵的计策你们英王、忠王自然是用熟了的。”
  嗯,记得历史上好像为解安庆之围,陈、李二人曾进行过合击武昌的军事行动,但以失败告终的。只是时间记不太清了,应该是在三河镇战役以后吧。
  见我不语,那何舟又说道:“既然贵军念及交情,愿向我方高利借钱,条件确实也够优厚,但是二十万两银子,我们实在拿不出。这样如何,我这里替苗大人做主借给贵军十万两白银以解贵军燃眉之急,待贵军攻破武汉三镇之后,归还我方借款,另外帮衬我方五百支洋枪、二十门洋炮,外加炮弹二千发、枪弹五万发。将军您看如何?友军之间互相支援是应当的,偶尔误会,不值一提,至于苗九大人,自小很少离家,我家大人甚是思念,而且留在贵军并无助益,还望贵军早日送还。”
  纳闷,难道他真的相信了王平借钱给利息的鬼话?嗯,这利息要的还真是100%以上的呢。这年头的洋枪、洋炮贵着呢,而且有钱也不一定有地方买。我回忆着记忆中书本上对苗沛霖的评价:反复无常,嗯就是这几个字,那就是个机会主义者了,也许是要在我们身上赌一把?
  我平淡地说道:“何先生难道能确定我们一定能攻下武昌?不怕我们失败了,你们的钱血本无归?”
  “哪里,将军说笑了,贵军千里行军却不留痕迹,万人部队隐于山中丝毫不露形迹,而且贵军统帅和兵丁同甘苦,犹如当年吴起将兵,加上贵军数千支以上的连珠洋枪和几十门威力巨大的新式洋炮。这些姑且不论,就是你们那十几辆装有洋炮、洋枪的古今未见的冲城战车就足以摧垮任何城池。这种旱地行走的炮舰,大概是洋人的最新发明了,如此可见贵军得到洋人的外援,攻击汉口、武昌时,那洋人的舰队也许还要与贵军呼应助战,怎能不一鼓而下?”操,原来谢武他们回去果然是虚报敌情,为自己的失败开脱。而这个自以为聪敏有见多识广的何舟竟然做出了这种判断,我此刻觉得刚才要延揽此人的想法确实有些幼稚了。
  “好,那就十万两好了,相关的条款我们可以立字据为证,为了表示我们的对友军诚意,到时候不仅苗九将军,还有贵军被俘的其他二、三百人员我们也一并放回。”
  “多谢徐将军。”
  王平与何舟就交钱、放人的时间、具体细节作了商定。何舟三人连同他们的坐骑被送出了我们的防区。哈哈,这下不仅筹到十万两银子,而且释放俘虏的路费也省下了。
    正文 第三十章 剿匪(1)
     更新时间:2008…8…7 11:29:21 本章字数:1276
          雨,哗哗不停。那条流向山外的小溪此时已经变成了奔腾咆哮的河流,河水覆盖了那个河谷。山腰一个岩洞里,董大海再用电话与西边的哨所联系:“喂,我是董大海,刚才你们那边的枪声是怎么回事?”
  “嗯,知道了,我们这边有伤亡没有?只有一个轻伤?怎么搞得?几个土匪蟊贼的偷袭都应付不了?加强警械,千万不要因为下雨就麻痹松懈,出了问题我要你们的好看!”
  陈浩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可是赶上连续的暴雨天气不能到处走走,应该够郁闷的了,此时见董大海电话里训人,问:“大海,怎么回事?”
  “土匪袭击西面的哨位,我们隐蔽的暗哨开枪击毙、击伤各一名敌人,被袭击的哨兵受轻伤后抓住了那个袭击者。”
  我一听来了兴趣:“让他们把俘虏送过来。”
  俘虏的初步教育已经完成,最后有七百多名俘虏留了下来。那些不愿意留下的大多是老家在寿州的。中华军第一师总算初步编成了,双方原来的人员大部分充实到部队中担任了各级军官,下一步就是训练了。原本我们还担心苗军会再给我们添麻烦,出乎意料,那何舟三天后就带着十万两银子来到了约定的交接地点,护送银子的部队也远远地停留在了山外,苗九和那些不愿留下的俘虏都让何舟带了回去,这些人又惊又喜。凭空得了一大笔银子,王平高兴坏了,在何舟带来的协议上爽快地签字画押。后来董大海问他:“你这样没有信义,就不怕坏了我们中华军的名头?”
  “怎么会?我又不是用中华军名义签的。”
  “那你王平老弟的名头呢?”董大海不依不饶。
  “自然也不会受损〉”
  “哦?如此无信无义还有什么说的?”
  “谁没有信义了?那协议上说打下武昌才还钱给武器的,我们又没有说什么时候去打武昌。”
  “嗯,倒是刘备借荆州的套路。可是,将来我们真要有一天打下武昌呢,你打算还钱了。”董大海非要刨根问底。
  “那要看情况,总之不会让我背上你给安上的那个罪名。”
  “怎么是我给安上的?你就说到时还不还钱?”
  “到时候如果苗军还在清军的序列中,他们有胆子公布这个协议吗?如果到时候他们已经变成了我军的一部分,那装备自己的部队是我这个管后勤的应该的分内之事。总之于本人的名声无碍。”
  “你这个奸商。”
  降雨打断了正常的训练,幸亏我们对此早有准备,部队现在都在山上的窝棚和帐中进行政治学习,严学文现在最为忙乎。而崔明贵可能是全军最清闲的人了。雨季到来之前,我们已将安排人开辟出了一小段盘山道路,那坦克现在也转移到了高处,可惜时间仓促,那路只是一截断头路,那坦克只能停在半山腰避难了。
  本来这样的天气应该不会有什么情况的,估计苗沛霖的部队至少要撤退到六安,这时候上又没有水库,呆在野外,洪水无情。我们正研究雨停之后的行动方案,西面响起了几声枪响,李右的土匪竟然趁着下雨天来找麻烦了。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剿匪(2)
     更新时间:2008…8…7 11:29:21 本章字数:1408
          原本计划在成军后打一仗锻炼队伍的,这个李右本来就是一个练兵的很好的靶子,实力不算太强,又挡在我们西去的路上。现在竟然敢找上门来了。哼哼。
  俘虏带过来了,原来今天被袭击的哨位是李二猛的防区,这李二猛现在已经是连长了。李二猛亲自押送俘虏来到充当指挥部的岩洞,据他说那个负伤的俘虏因为伤重已经死了。在他说这话的时候,那个送来的俘虏一脸惊恐。
  顾不上追究李二猛是否玩了猫腻,现在我们需要从俘虏嘴里了解李右的情况,有这一个活的也行了。
  俘虏被捆得结结实实,虽然面带惊恐,却没有开口求饶。
  “你叫什么名字?”
  那俘虏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开口道:“你们不是洋人?”
  “哈哈哈哈,我们是洋人?”我差一点顺口说出“我们是牛人”的调侃之语。总算忍住了。
  “那,你们是?”
  “现在是我问你话!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只要你老实回答,我们保证不杀你。”
  “那你们是长毛了,我们和你们可是井水不犯河水,为啥无故来抢我们的地盘?”
  好小子,竟敢质问起我们来了。
  “住嘴!你别管我们是什么人,现在只要老实回答我的问话!要是不老实,不想说,那就永远不用再说话了!我们要找会说的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家伙低下头。
  “你叫什么名字?”
  “郝炳。”
  “是李右那里的什么人?”
  “这个,你们知道的。”
  “嗯?”
  “是泼皮寨六当家。”
  喝,看来这小子在当地还有些名头的呢。
  “为什么来袭击我军?”
  “这,是你们先打我们的。”
  “胡说!”
  “前些天,我们巡山打粮的弟兄被你们打死了好几个。而且你们占据我们东面的地盘,断了我们的主要财路,现下山寨的粮食都是坐吃山空。本以为到暴雨来临的时节你们会退走,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这穷乡僻壤驻扎了下来。以往官军也没有这样干过。”郝炳一脸气愤。
  “那今天怎么回事?”
  “你们的洋枪太厉害,大当家的说下雨天你们洋枪的火药受潮枪就打不响了。你们的粮草很多,我们想趁着下雨来借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