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迫嫁痞夫结》
作者:颐真
    正文 第1章穿越了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18 本章字数:2856
    长长齐腰的头发,很细很柔,可是因太长而纠结的发丝,让她心火突突的往上顶,一把扯开面上的乱发,泛黄的铜镜里印着一张肉呼呼的苹果脸。
    如小萝卜般的手指从弯弯的细眉往下划,是一双水水的双眼皮大眼睛,挺俏的鼻子也是肉肉的,圆润的很是可爱。娇滴滴粉嫩嫩的樱桃小口,抿着嘴儿更显俏丽调皮,眨了眨仍然发蒙的眼睛……这个人的确是她,没有做梦或幻觉,她百分之一万的确定。
    她……穿了…穿了?…偶滴神呀,这传说中的穿越竟然真的存在!
    林平安醒来了好几次,震惊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没有一个人,但是好死不死的床的对面立着一架落地大铜镜,初来这一眼吓死她了,以为做恶梦什么的,竟然出现了幻境,却又是这么真实。
    她吓得不轻,拔身起来,镜子中的陌生人也是同样动作,当她呆了片刻,再轻轻动了手臂时,吞了口唾沫……好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人影也这般动作。
    转过去,又看上自己的手臂,再转过去镜中的人,又回到自己的手臂上,很不幸的,她脸色发白的自己吓得晕了过去。
    第二次,第三次……不知道多少次过后,只觉没有日夜更替,应该还是这一天之中,她终于相信了,穿了……她林平安因为半打雪花醉死魂穿了……
    不知道要哭还是要笑,因为自己是孤儿,所以踏出孤儿院后,便一直半工半读,已是二十七岁高龄才自学拿到师范本科,本来要光荣的结束长达七年之久的代课教师生涯,可这光荣的却给醉死了,穿到不知道这里是哪朝哪代的很古的时代。
    虽然如今还没有人来看过她,自个儿是根据本体的着装及屋里的布置,还有那大红大紫火爆一时的穿越文而得出来的结果。
    只是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前世吃不好,穿不好一身排骨的她,还真是赚到了,竟穿到珠圆玉润的身体上,不晓得原来的本尊怎么这么会吃,虽然全身肉肉的感觉,但应该细的地方还是看得出腰来,不过应该丰满的地方,却不能用丰满来形容,这叫啥……大波,奶牛,好像很难听,但是真的很雄伟。
    她穿着雪白的长衣长裤,这算是睡衣吗?或者叫垫衣,里衣?眉头打了个结……古代其实并没有现代人想象的那般美好,只看电视里,小说里的故事就太明白了,她原来就是一个平凡无奇的人,对如今这状况是好没自信。
    “小姐,你醒了啊……”这时候门口进来一个人,不算惊讶的叫声,很是平淡淡的感觉。林平安转过身看向她,是一个十七八岁,五官尖细的女子,不好意思,以她的目光还是看不出此人是什么身份,但听她刚刚唤她小姐,那应该是下人婢女之类的才对。
    但是奇怪的是,按林平安少之又少的印象,做下人的女子,应该穿着没这么花俏才对,她一身绿衣华衫,一点也不像一个下人的衣衫那么朴素,头上装饰虽少,但梳的发鬓委实繁复,话说丫头不是应该梳两个山羊角吗……
    细尖的脸上画着浓浓的妆,说实在的对她这画妆的技巧,真是不敢恭维,这粉白的面上,眉上两点黑,唇上一点红,活像是日本的艺妓装扮。
    “请问你是谁?”
    出于礼貌,应该对第一次见到的人这样问的,可是林平安忘记了,她是穿来的,这么问人,不叫人奇怪才怪了,于是她急着又改口道:“我头好痛,这是在哪里?”
    作样抚了抚头,脸上闪着痛苦,其实她头后真的很痛,这到不是装的。但那进来的丫头没有按固定的情节发展,没有哭着喊她怎么了,也没有急着跑去找大夫,那丫头似乎并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先就倒了杯茶,林平安到还心热的以为是给她倒的,这会儿到真有些渴了,可不想那纤纤细指捏着杯角,执到自己的唇边,很斯文的喝了一小口。
    抬着起脸,用巾子擦了嘴角,“小姐既然醒了,那绿珠就去禀报姑奶奶他们去了。”小心的提起裙摆,那叫绿珠的女子转身就出了房。
    林平安滞了滞,她还在想,接着就说自个儿失忆了什么的,却不想人家根本没管她许多。回神这个绿珠的话,姑奶奶他们……
    便立即爬上了床,睡得好好的等着人,这个姑奶奶肯定就是这个身体的亲人吧,一直没有亲人的林平安此时到存了几许期冀,但心里又透出许多的紧张和不安。
    她很平凡,一时做不到随遇而安的心境,但她是个实际的人,既然出了状况就应该直面应对,逃避现实也不是她林平安的作风。
    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看来来了不止一个人,接着就是一阵香风漂进来,林平安努力的镇定,一点点的正眼注视着迎来的几人。
    打头的是中年女人,脸上也是一样的浓妆,但败笔的是那层层的白粉,在她的脸上没能晕开,竟勾出数条深深的纹路,真是丑得可以。
    她右手边同样是一个十七八的姑娘,这明显到是小姐装扮,长相貌美,如果不画那惨绝人寰的浓妆的话。
    四个人走来的人,到只有一位男子,他低着头跟在中年女人的身旁,看起一来有点唯唯诺诺,暗地里会抬起脸看她,长得有如粉面书生,清瘦的身体,懦弱的气质,让人看着有些弱不禁风。
    “嗯,看来是没事了。”那中年女人放只手在林平安的额上,眼里、面上都没有表情,似乎对她的清醒很是不在意。
    “呵……沫儿哎呀你还真是命大的很,竟然连烧了七八天都没有死过去,真是命硬得可以哦,难怪你父母死了,独有你活了下来,啧啧……”那年青一点的姑娘叫道,斜上勾起的单凤眼,透着浓浓的嘲弄,一看就不是个好相处的主。
    “你是谁,你们是谁……”林平安弱弱的问,这才是首要问题对不。
    面前的几人各个挑起眉,那中年女人一回头问道:“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状况,她不记得事了吗?”
    “娘啊……”那年青的女子唤道,“她病了这么久,又烧得那么厉害,不记得一些事,那不是正常得很么,说不定她脑子烧坏的可能都有呀,哎呀不得了!”她惊叫一声,“若真烧成了傻子,难道还要我小弟娶她不成?”
    娶她……娶谁……我!林平安突得就瞪大了眼,与同时听闻受惊的粉面书生一个照面,这男子也是瞪直了眼,看着林平安的目光里闪过厌恶,但一看中年女人扫眼过来,便立即低了下去,很是恭敬的杵在跟前。
    “沫儿这儿的事,你这个做姐姐的多操操心,没事就过来看看她,是需要什么都给置办好了,等她身体痊愈了,立即就给你小弟办了亲事,免得再拖下去,夜长梦多。”
    青年女子淡淡的应了一声,直盯着林平安惊骇目子冷冷的笑起来,掠得人一身鸡皮疙瘩。
    那中年女人又道:“长亭;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跟我回房去,读书才是你首要的任务。”粉面男子听话的跟着那个姑奶奶的离开。
    林平安想,应该叫那中年女人姑妈吧,姑奶奶这称呼,好像是父亲的妹妹才这般叫的。
    年青女子突然勾着嘴走近她,低着声,厌恶的道:“肥猪,你怎么不死了的干净!”重重的哼了一声,这才转身,却巧得碰上那叫绿珠的丫头。
    “对不起,美芳小姐,绿珠没看到你。”
    正文 第2章达成共识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19 本章字数:2820
    萧美芳厉起了眼,张开手啪一声扇在只躬着身的绿珠脸上,“狗东西,没张眼吗,画成这样到是想勾引谁不成,还不给我洗了干净,哼!”才踏离一步,又突然折回身,“你这身上的衣衫哪来的,你个下人凭什么穿这么好的衫子,马上给我脱掉。”
    绿珠此刻才觉事情严重了,立即跪道:“美芳小姐饶命呀,这衫子是长亭少爷送我的,绿珠怎么能……怎么能……”
    “哈哈……”萧美芳突然大笑,转了眼床上呆滞的林平安,眯着眼恶毒道:“苏沫儿,你看你们家都是些什么人呀,你这个正牌主子还没嫁给我小弟,这臭蹄子到先爬上了长亭的床,哈哈……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萧美芳讥笑着离开,绿珠这才慢慢爬起来,把腿上的灰扫了又扫,看来是极宝贝这件衣衫子的,难道就因为是那个男人送她的关系吗?林平安只觉是看了一场戏,根据刚刚所闻的信息,直觉应该做点什么。
    打第一眼看着那叫长亭的粉面男,只有林平安自己知道那是有多么厌恶。
    “你还好吧?”
    绿珠闻言,扫眼刚坐起身来的林平安,脸上淡漠的很,却恭敬作礼道:“绿珠无事,小姐惦念了。”
    笑眯眯了眼,有意的提道:“长亭……”刚一开这个头,绿珠就毕恭毕敬的道:“小姐,绿珠有分寸的,小姐嫁于长亭少爷,绿珠只能做为陪嫁给他收了房,永远都是你大我小,你尊我卑。”深深的一躬身,很是知礼得很。
    可看她宝贝身上衣衫子的份上,却是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安份的人,而且对她这个主子小姐,好像也没有她说的那般恭敬。
    “绿珠对吧,你是我的贴身婢女。”这是肯定的问句,看绿珠点了头,便接道:“你喜欢长亭吗,想不想嫁给他作正室?”似天真的问题,这副身体的主人,声音软软的透着甜美,竟显出可爱的模样来,到是成为了林平安最好的伪装。
    “小姐说笑了,我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肖想这些不切实际的,实是太折杀绿珠了。”话说得直硬,可看人的目光中却流过希冀,这种眼神常在林平安自己脸上看到,每到她要找新工作,面对镜子自我加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脸色。
    势在必得!
    所以若不是万不得已,她不会换工作,若不是工作单位实在没缺口,否则非得录用她不可,只因她为生活,必需势在必得。
    “想要什么就是什么,做都敢做,还不敢承认吗!”林平安笑眯着眼,可是吐出的话,却是刀子般锋利。绿珠脸上一白,疑惑的直了下眼,她朝这边走过来,下意识唤了声,“小姐,你怎么呢?”
    目光里透着研究。
    脸上笑得甜,露出了两个深深的酒窝,“只是说了你想的,却不敢说出来的话,若你能信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得到你想要的。”脸上一松,轻声道:“所以你的回答是什么?”
    这是绿珠从未见过的神情,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人还是原来那个人,但是那自信不已的神情,却与原来那个纯真无知的小姐大相径庭。
    难道是遭逢巨变所故!
    思着眼,良久,绿珠道:“小姐这次病愈变了好多,绿珠只是个卑微的下人,能得到小姐的信任是绿珠的福气,小姐说什么,绿珠便听什么就是。”
    这就是同意了,不过她心里有所保留,林平安能理解,从绿珠的目光里看出疑惑,她也大体明白,自己与身体原来的主人很是不同。不过在有所图的人面前,她也不用再装着什么,无论绿珠怎么想,她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成。
    “如她们所说,我失忆了,你得告诉关于我的所有事情,之后我必然会帮你,因为我对你喜欢的男人没兴趣。”
    绿珠眼里动了动,以前就知道苏沫儿讨厌萧长亭,看来她所说的话,到有几分真实性。不过对于苏沫儿性格的突变,她仍然存着疑,但由她想破脑袋去,怕也弄不清个所以然来。
    经过一问一答,林平安急时得到了最想知晓的信息,说实在的,对于突来异世的她来说,实在是想急快抓住什么东西安定自己的心,这未知的世界实在让人太不安了。
    原来她这副身体的本尊叫苏沫,很可爱的名字,尤如她的长相一样这么甜美干净。上月四月十一便是她十六岁的生日,好年青的生命,青春无敌,本来二十有七的林平安只觉赚到了,对这年青的身体却是越加的满意。
    苏沫及父母因去边城探望外祖父母,不幸被乱军袭击,家人全部遇难。听到此处,林平安才弄个明白,这里是一个叫燕国的地方,却不是中国历史上的那个燕国,这个时代与中国汉朝相似。此时正是燕国元贞二十年。
    听绿珠说,燕国常被北方游牧民族胡人铁骑所侵略,年年争战民不聊生,但幸亏当政的皇帝仁智,抵抗外敌的同时,发展农业争产争收,老百姓所受战争之苦,朝廷非常体凉,年年都会开仓救及,并且时常有明政推出,在所有燕国人心目中,燕皇是最伟大最仁慈的君主。
    而苏沫的外祖父便住于边城之处,正是两军交战正火烈的地方,苏老爷夫妇听闻边城战事吃仅,便带齐家人赴那里想接回岳父,却不幸一家人独剩沫儿被燕国军救出,其余的连尸骨都找不到。苏沫儿是随回京军队回来的,苏府里便只有寡居多年的姑妈掌家,她虽被救,但头后伤得不轻,接连七八日高烧不退,直到今日才舒醒。
    林平安听闻这一切,异常惊诧,好死不死的,为何会穿到这么个乱世来。
    但对她如今情势,最要迫切关心的是,“我为何要嫁给表哥,是父母早就订下的亲事?”这还是近亲,要不得,实属要不得,非把这亲事摆脱不可。
    绿珠眼上异了异,便道:“看来小姐真的是忘得多了,是小姐你自己回来说,老爷要把苏府全交由姑奶奶打理,要她多照顾着你的。”
    “哦?”林平安一蹙眉,却又是一松,这让她这个看多了影视剧情的现代人,立即闹了个明白。
    哼,苏老爷说是要姑奶奶打理苏府,可没叫她掌管苏府,让她照顾苏沫儿,可没叫她让自己儿子娶她。
    说白了,这个唯一的亲姑妈,要得是苏府的家产,而非她这个纯真无暇的儿媳妇。
    林平安前世一直孤苦无依,自己整日为吃饱穿暖发愁,着实把谈恋爱给耽搁了,曾经到是有过喜欢的人,却清白的只拉过小手,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太纯情了,还是对方对她根本没有感觉,反正他们是莫其妙开始,不知不觉结束。
    之后的人生,她一直在寻找着一个可以给她安全感,相互爱恋的完美型男人,也许是孤独太久,所以越是对会成为爱人的他,期冀更多,说是完美型男人,在林平安心中一点也不过。
    她就是这样想的,也非找到不可,不过却是宁缺毋滥。
    但粉面男,只一眼就被排除在外!没什么理由,就是没感觉,这也怪不了她,而且刚来这里,她不想立即把自己困死。
    恋爱要谈,这是体验人生,成亲生子当然会有,但必需跟自己相爱的人。
    而那粉面男会和她成亲的消息,直接把这不安,变成想要掌握自己命运的动力。
    正文 第3章谁算计谁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19 本章字数:2575
    调养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就是一个月过去,如今应该叫苏沫的穿越女林平安,自从那日见过姑妈与表姐表哥后,就再没有看到那三个人,听说他们都有很多要忙碌的事情,当然这也只有听绿珠所说。
    自从那日两人搭成共识,近月来绿珠所观察,越觉得苏沫儿是真心有意促成她的好事,便对人的照顾特别的用心许多,其实苏沫儿的伤势已然大好,但绿珠不明白得很,为什么她却一直外称并未痊愈,弄得为她看诊的大夫都蒙了眼,直说再开方子瞧瞧。
    “小姐,你为什么要瞒着病好的事情,成天呆在这房里,也不出去透透气?”绿珠终是把疑惑问出口。
    “当然是我还没有想到,如何让自己脱身的同时,让你嫁给我表哥,做我表嫂呀!呵呵……”时间长了,这不安的心渐渐得到适应,多日来苏沫儿脸上的笑容便越来的多了,也露出了她原本乐天派的性子。
    不过这一点到是与纯真活泼的原尊很相似,故而绿珠再没有对她有所怀疑,至于姑妈与表姐表哥他们,怕是从来都没有真正注意过她,如今越来有个性的苏沫,就越发变得正常起来。
    “这么说,小姐你是有法子了?”绿珠眼里染上激动,问得很迫切,她如今除了去萧长亭书楼里服侍着,便把所有时间都打发在苏沫身上,那万分期望的心情,不言而欲。
    绿珠知道她摆脱萧长亭的心,可比自己想得到萧长亭的心更加迫切。又看她竟笑得这般轻松,肯定是找到办法了,不过这却是绿珠万不能理解的地方,如今做为孤女的苏沫,到是有什么筹码,还对衣食父母的萧长亭嫌东嫌西?
    但出于自己的私心,绿珠是万不会提醒于她的。在她心中,仍认定苏沫还是那个不知世间疾苦的娇娇小姐。
    “办法是有,不过不知道行不行的通。”
    刚这么说,外房就传来姑妈进房的声响。
    她立即躺进床里,刚盖好被子,人就进房了,这是沫儿第二次见到这个厉害的姑妈,还是那个模样,面上是没一点感情的冷漠。
    “姑妈,你那么忙碌就不要过来看我了吧,沫儿歇着些日子就会好的,咳咳……”萧氏急几步扶上她探出来险些跌下床的身子,便问道:“怎么还咳上了,绿珠你有没好生伺候着小姐呀?”
    苏沫急一扶手,抓着萧氏袖子,道:“这不怪丫头的,是我这病身子拖得久了,实在是弱得太厉害,静补了这么多些日子,却只有一点点起色,咳咳……姑妈像我这样的身子,实担心拖累了表哥咳咳……再说沫儿才丧了亲人,这白事都没能为其办理,对父母祖父……实在是好不孝,又怎么敢就此决定了终身,置父母外祖父的孤冷游魂而不顾呢?呜呜……”
    苏老爷,夫人及老太爷天上有灵,实在是平安出于无奈,才拿你们三位之灵来推脱萧氏的牵止,只求你们在天有灵的话,就给平安脱梦,让我知晓你们往生在何处,平安一定以子女之礼为你们超度亡灵。
    “沫儿,如今这兵荒马乱咱们就讲究不了那么许多,而且姑妈已找了人寻大哥他们尸骨,相信他们在天有灵,一定会让我们找到的,举时咱们再为他们大礼相葬,而你与长亭……”她眼上眯了眯,流下几滴泪来,“不管沫儿你怎么样,姑妈与表哥都会照顾你一生,等你与长亭成了亲,我再为他纳一房小妾,举时便有人与你分担服侍丈夫的责任,也会帮着我们更加好的照顾着你,所以这些沫儿都不必担忧的。”
    严重无语,这话也可以这么说么,萧氏那大义的神情,到还让人觉得,她对这个侄女的安排有多么周到似的。
    也许是吧,但是只对于这些以夫为天的女人而定的,不是她林平安。
    “姑妈,我心意已决,在没有找到父母及外祖父的尸骨以前,万不能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不过表哥也不能耽误了,我看不如就让绿珠先伺候着他吧,这虽有些委曲表哥,但沫儿也只能敬到这份心上,最后只希望姑妈你能够成全沫儿的这份孝心。”
    很自然的一行泪珠儿滑落下来,这是作戏也不是,自来到这里她还未掉过一滴眼泪,虽然表现的够坚强,但午夜梦回之际都湿透了被角,害怕,无助,她怎么会没有过,再坚硬的性子,也会有软弱的时候。
    萧氏盯着苏沫,良久才叹了一口气,便说全都依了她就是,苏沫一听哭得是惊天动地,这却是欣喜的泪水,她终于实现了摆脱命运的第一步。
    萧氏离开时,有意没意的瞧了眼绿珠,眼里透着精明,但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绿珠恭敬无比,白净的脸上仍然涂涂抹抹,同样华丽的衫子,繁复的发鬓,其实她再力争面上平静无波,光就这些个装扮,早就泄露了她心里的欲望。
    自此,苏沫才渐渐的走出房间,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这日晴空万里,六月天气四处蝉叫声声,让人听着都懒懒的不想动,早在五天前她就宣布病情大好,故而时常会到院里的凉亭里歇息吹吹凉风。
    萧氏带齐儿女及绿珠同来她的院里,进门就看到她无比慵懒惬意的模样,萧氏一眯厉眼,就是觉着那日被人给耍了,原来当真如此。其实她也明白苏沫与自己儿子萧长亭,互没有一丝好感,但为其自身利益,她是顾不得许多,只要二人结为连理发,她才能明证言顺的管理苏府手下产业。
    “哟,你到是清闲的很,可是亏得我们为你一句话好生的忙碌呀!”萧美芳先就嘲弄出声,摇首摆殿很是花枝招展的走进亭子,萧氏脸上带着喜,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笑满了脸,只是一脸上全是皱纹,又白面涂脸,让人实不能恭维什么。
    苏沫都在想,她是不是就因为皱纹太多了,所以时常绷着人脸,那样平顺许多不是!
    “沫儿呀,真是好消息呀,连来数日,姑妈终于找到了大哥他们的尸骨了,”说着就有些抽气,可眼里都盯着苏沫的反应。
    找到了!就那么巧,此时到觉得自己被人耍了,心里又激又恼,原来萧氏故意答应她,是为了让她自己的病紧快“痊愈”而已,而现在找回来的尸骨,到底是不是苏老爷他们的那却只有天知道了。
    “真的?在哪里,我这就要看看去,呜呜……爹爹娘啊……”苏沫都有些站不住的,还好被旁边的绿珠扶了一把,如今她已心满意足的成为萧长亭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