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却看不到赫连珏唇角勾起轻笑,那神情到是让别人看了,很是春心荡漾满面生晖的光华,很意外的,苏沫感觉得到赫连珏是带着好笑的心思看她继续演戏。
    苏沫低着脸勾起一抹坏笑,有这么多高贵不一的观众,她又怎么能把戏给演砸嘞!
    给读者的话:
    谢谢亲们一如继往的支持真真啊,这本文更的慢是因为真要完结意外娘子,不过下个月开始真会努力更这篇,且只写肥女,加更会多多哟
    正文 第27章惊吓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6 本章字数:2363
    她低着脸勾起一抹坏笑,有这么多高贵不一的观众,她又怎么能把戏给演砸嘞!“珏,你不会是浅薄的人对吗,沫儿虽长得不如你意,可是心地却很好,为了能做个称值的媳妇,这些日子天天与义母学习女红,厨艺,甚至是读书习字,能学得沫儿都尽力学会,一定作到称职这两个字,决不辱没于赫连家……保证对珏的父母孝体贴孝顺,而最重要的是……”低下颜来,因为觉着脸上表现不出想要的那份害羞而已。
    不过声音很好控制,于是她羞羞的说,“最重要的是沫儿喜欢你啊……”可话的余音未断,小脸就被人勾了起来,嘴角来不及消散掉的恶寒,全塞进了赫连珏戏谑漂亮的桃花眼,她眼里慌了下,以为这人会揭穿她作的把戏,却不想他粗造的大拇指竟磨起了她的唇瓣。
    “樱红水润,小巧却不失丰盈,果然是一张很漂亮的嘴唇,”更加是一张狡猾的利嘴,赫连珏笑眼深幽不见底,眼角上却又勾挑起一抹春情,很是诱惑的注视却让苏沫遍体生寒呀。
    她可以猜测或者掌控很多人的想法,但赫连珏的却从不能窥得一二,于是此刻他究竟是要附和着她的话,还是要再威胁或者教训她,苏沫心中根本没谱,但无论怎么想来,却也好过他因她而跟右相公子争了起来,如此惹火他大不了被人再扼一次脖子而已,死就死了,怕什么怕到是!
    桃花眼紧盯着人不放,明显得看到她从慌张到自持,最后变成可怜巴巴的小媳妇儿,“珏,你磨我的唇上好痛哦。”他一直没住手,却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而已,他研究着她,竟然忽略了自个儿的动作,桃花眼刚一眯,就听有人先笑开了,“赫连珏你竟跟这肥女调起情了不成,原来你的眼光也不怎么的嘛!哈哈……”
    赫连珏放了手,转向哈哈嘲笑的李达升,桃花眼依然笑满只盯着他,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他的嘲讽,可只有李达升明白这又是他的另一番挑战,明显的这二人眼对上眼又来了劲。
    这时吴王走进二人中间,脸上带着和气,道:“达升你就莫在笑这对淘气的小夫妻,珏少到是无所谓,你们看苏姑娘可得窘死了哟,呵呵……”
    他眼中是笑着打量了眼苏沫,苏沫立即向吴王一施礼,凌光在她樱唇上顿了下才回眼,只看李达升同样朝苏沫打去一眼,不过同样满是嘲弄的眼神,而赫连珏却再没看苏沫一眼,只向吴王直言不讳的道:“殿下是担心在下与李公子交恶,阻碍了你的事吧!”又扫眼李达升,这人同样玩世不恭得很,“若不是吴王殿下相邀,我才不屑与你共事,哼!”
    吴王陪着笑脸,“得,你二人也不要再执气什么,本王的面子到在其次,只是这事是父皇亲批于我们几人操办,大家也应该知道它对父皇来说有多重要,这意气之争与正事之上孰轻孰重各人心里也应该好生思量一番,恕来本王以雷霆手段闻名,期望接下来这段日子,咱们几人都能相安无事,既把父皇的事办妥,却也莫要再做伤和气之事。”
    吴王说这话时同样打量起刘子谨,苏沫这才明白这些人同聚左相府的原因,她义兄明显是个作大事的人,而另外三人……吴王除外因为她不了解,只说这赫连珏与李达升怎么也不像会为皇上办事的人才对。
    吴王一番似劝似威摄的话,果然让几人都收敛不少,刘子谨忧愁常态,谨慎而有礼的请几人进书房里议事。
    吴王先行一步,却在转身之际有意的扫了眼苏沫,那眼神苏沫把它规为探究以及…莫名其妙的赞赏,是赞赏吗?她还没有想明白之际,却又听一声,“肥猪!”李达升鄙夷好似更浓烈了些,这让她无比火光却又无奈,果然是无赖之徒。
    “你演得很精彩!”赫连珏反身却朝她走来,先行的几人到是看到,想他们是未婚夫妻,到也没立即唤赫连珏。
    干干的勾起一笑,苏沫装傻道:“什么演戏,我怎么都不知道。”她静着脸没敢看人,可恶,她还猜得真准,这人就是不会轻易的放过她,慵懒的步子一直围着她转了整整两圈,他才又道:“你刚刚很机灵,既化解了一场打斗,又暗里帮了吴王一把呀,嘿……苏沫,你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你是什么意思?”警觉的盯着他,“你也看到我与李达升同样势成水火,难道你不怀疑苏府与右相的关系了,却又认为苏沫与从未见过面的吴王殿下,有不清楚的关系不成?”
    这人怎么这么疑神疑鬼的,话说她最不想有关系的就是他成不!
    黑眸荡出正色,“你不要觉得委曲,自从你成为我的未婚妻,如今又是左相的义女,便注定了被人猜忌,被人怀疑,当然更有可能……”凤眸染笑,苏沫却觉毛骨悚然,只听冷声蓦起,“被人除之而后快!”
    一吓,心都要跳出来了,苏沫脸上立即白如雪,颓步就朝后退,硬声道:“我不是吓唬大的,休要再恐吓我!”
    他满眼的笑,却从未达过眼底,恶劣的道:“是不是恐吓慢慢你就会知道的,苏沫,但愿你如我所见的那般聪明,能够次次侥幸逃得过,呵呵……”
    他转身就离开,徒留脸白如纸的苏沫,背脊上涌出莫大的寒意,怔在当场。
    “嘿!”突然肩上被人猛一拍,苏沫惊得啊一声大叫,恐惧满脸吓得不轻,到是把刘子慎也个惊了一跳,他眼中意外了下,便恶声道:“你毛病啊,乱啊什么,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晃动的眼睛渐渐集了神,苏沫看清来人模样,捂了把额上冷汗,边问道:“你找我作什么?”声音再不似以往般洪亮的,弱得让刘子都查觉到怪易,却也懒得问人,只道:“听说晋王殿下来府了,他们去了哪里?”
    “书房。”苏沫弱声直接回道,一双眼睛凝视着地面竟又出神,刘子慎抬步就走,又忍不住看她,竟又出了一脸的冷汗,便先折身寻了个小丫头去找苏沫的贴身奴婢,这才安心的朝书房里去。
    给读者的话:
    挺抱歉的,明天会加更,待真的老文更完会着重更这部,亲们千万莫要放弃呀,另外文文多半下午发。
    正文 第28章送她回府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6 本章字数:2725
    苏沫怔怔的一直站在当场,直到好妹轻唤才回了神,下意识的就问道:“你觉的是谁会害我……”好妹呆了呆,眼中莫名,“小姐你说是谁害谁?”似没听清般,向前探近了身,苏沫淡了下眼,再抹把额上冷汗,“没什么,你先去告义母一声,就说我有些不舒服,今日就不去厨房了。”
    “那小姐呢?”好妹担忧着,明显看她真的又不舒服了。
    “我自个儿回房。”于是她就走了。
    是呀,从来就她自个儿一人面对将会迎来的所有困难,但是赫连珏的话言犹在耳……的确,在她时常发狠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时候,都会想着死就死吧,可真知道有人会要她性命……她就一凡人,哪有不怕的!
    于是接下来,苏沫又为赫连珏的一席话猜呀猜,到底是谁会要她性命,到底还有什么关系没让她看得清楚的?
    趟着房里的床上,苏沫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来,赫连珏虽然是威胁她的,可是却也提醒到了她……“这人是故意的?”怎么可能!苏沫猛压下心中的想法,他就是一个危险的家伙,她不能惹他,不能碰他,却是又与他是未婚夫妻……唔……为何她就没一日是消停的,穿就穿吧,为什么要与人订下亲,订亲就订亲吧,为什么是赫连珏这种人?
    若是换成义兄那种有担当的男子应该多好,忆起今日被他所救的情形,被赫连珏那吓冷的心,也渐渐回暖了,原来有人依靠竟是这么棒,这个义兄真的要好生与他相处着,以后也许要他救命的机会还多着呀!
    故而当刘夫人送着苏沫出府时,看晋王他们也出来了,先是敬了一翻礼,刘夫人看着苏沫和赫连珏笑得很暖昧,自然问起苏沫,“沫儿,是要珏少送你回府吗?”听刘夫人这话,到是所有人都来了意,光盯着苏沫与赫连珏。
    可是某人神经却很大条呀,“不用,还是由义兄送我吧,”下意识是这么回道,说出口才看义母的脸色淡了淡,悄然撇了眼赫连珏,他却像根本没听到一般直朝马车前进。
    瘪了瘪嘴,好吧,现在她想反悔也过时了,更何况她根本就不想反悔。
    苏沫笑眯眯的撑着刘子谨踏上马车,刘子谨面上温和而有礼,怎么看都比赫连珏好相处许多,自然的又打量眼前面豪华的马车,巧的是赫连珏似有灵感般朝苏沫扫来。
    到是没再“笑意盎然”,(其实是像狐狸般的冷笑,毛骨悚然的。)很深很深的透了苏沫一眼,还好车帘子搭得快,挡过了那摄人的注视。话说这小子就十七八,而她在上世可有二十七八,自个儿整整长人十岁,却总是被这恶小子威胁呀,恐吓呀,穿了一场的现代人,实在是太没能耐了嘛!
    刘子谨听到车里时不时的有气恼声,便轻声问道:“沫儿,还想着今天的事吗?”
    苏沫听闻愣了一刻,此时才觉自个儿竟一直想着那恶小子,可气的,自已怎么这么容易被人影响啊!
    “谨哥,我可不可以坐在你那里呀?”车里闷得很,到是真想坐在外面透透风。这次刘子谨没叫上马夫,竟是亲自驾马送她回去的,到让苏沫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嘻嘻……
    “这不太好吧,毕竟你还是未出阁的女儿家,再说这是城里,对沫儿影响不好。”温和的话里充满了欠意,虽然没允准她的要求,却让人听着没上气,而且还真有点如沐春风的感觉。
    话说这刘子谨也就二十三四,她怎么老觉着他就像个大哥呢!和那恶小子比起来,真是沉稳太多,果然是相比而论的,所以她自不然的真当他是兄长了。
    “沫儿……”隔了会儿,外面的人唤了声。
    “嗯……”她随意的回道,竟不自主的勾起一抹暖笑。半晌了,他才细声道:“今天谢谢你。”
    “什么?”苏沫回想今天的事,到没觉得自个儿帮了他什么忙。
    听得出来刘子谨故意压低了声音,“若不是你当时急阻了我一把,说不定我真被他们激得去抓胡骑了。”
    “哦。”苏沫似是而非的应了声,于是他解释道:“我是军人,军除里有军规燕国军士不得任意出入边境,所以不说我当真闯进大草原抓不抓得到胡骑,只说这军规限止,我就得为此而丧了性命呀,呵……”
    轻然而无奈的一笑,他自以为傲的自律力,却被赫连珏轻轻的一句打败了。思起那些头疼的少爷兵,如今对刘子谨来说还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若可以交换,他宁愿上战场打胡骑来得利索干净。
    苏沫又哦了一声,没听到他再说什么,自个儿心里又想起那个吴王来,听赫连珏的意思,似乎并不是很愿意为他办事才对,故而才恼她无意中帮了吴王一把。
    不多时便到了苏府,苏沫踏下马车,欲言又止的看着刘子谨。
    他温和一笑,道:“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怎么光死锁起眉头呢,呵呵……”苏沫跟着展开颜,于是组织了下语言,才问道:“若是可以的话,没关系的话,义兄能否告诉我,你们与吴王殿下在办什么事吗?”
    刘子谨先是愣了下,看着苏沫透着疑惑,又想她如今的身份……于是便干脆的道:“是为蓄备战资的事……”
    苏沫笑着拉他一起坐在府门侧的梧桐树下,看她率性的习地而坐,刘子谨满是意外之色,又不尽了然一笑的同坐,到是与她说起话更加亲切许多。
    苏沫认真的听起来,原来燕皇正为储备战资而发愁,其中最麻烦的就是粮草和军资,这事到早就听刘子谨说起过。
    “为什么,这事会让你们去办呢?”朝廷里大官小官,官官相护都不愿接这得罪人的差事,苏沫此时到有些担忧着刘子谨。
    他道:“我们岂会办得来这个,你还没看出来吗,是吴王殿下主动接的这事,当然是想在皇上面前……”急得刹了一声,苏沫脸过微笑,作为王爷的自是想在皇上面前露脸争宠了,这个她明白,可不明白的是,“吴王怎么会叫赫连珏和李达升帮忙呢?”
    不怕越帮越忙吗他!
    “他们一个是大将军的儿子,一个是右相公子,都是朝廷里的翘楚世家,身份地位无人可比拟,自然由他们压着那些唯利是图人大户们,比谁都来得周效不是。”说起这话刘子谨却忍不住闪过鄙夷之色。
    苏沫笑眯眯的接道,“恐是这二人的名声,更为吴殿下所用吧,这二人都够玩劣大胆的,自是没人敢与他们作对,那吴王的事就事半功倍了,那些大户拿出良田让百姓耕种,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了。”
    嘿!到没想这个吴王殿下还真会废物利用!
    正文 第29章暖意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6 本章字数:2459
    “沫儿说的没错,兄长只是提点一二,你就猜得如此清楚,今日之事更是机警灵巧,化解了一场争斗不说,更急时提醒了兄长免于危机,却又暗中无意帮了吴王,使大家面上都算过的去,最重要的是所有人没有因一时义气之争而坏了圣上的大事……沫儿,你果然是个聪明的小姑娘,是你做子谨的义妹当真是一件幸事!”
    苏沫完全能够感受他的真诚,双眼亮晶晶的盯着他,“有你这样护着妹妹的兄长,沫儿也是三生有幸呀!”两人都是忍不住相视而笑,有一股浓浓的情谊冲斥于二人之间。
    夕阳西下一抹金黄耀眼的余晖洒在刚毅的俊颜上,溢满最为温和的笑容竟让人一时移不看眼,苏沫心里满是温温的暖流,她两世为人却从未被人如此夸赞过,来到异世后,面临的又全是居心叵测的人,她汲汲营营,小心谨慎应付着一切困难险阻,说来确实很辛苦,不仅是在身体上,最重要的是心灵上的煎熬,所以此时这份支持和肯定,对于苏沫来说是多么大的鼓励和感动。
    只觉有股能量正从心底升腾起来,似乎未来再遇什么样困难都会变得那般微不足道,果然应了那句俗话“人定胜天”。
    “谢谢你。”她真心的道,勾起的两个深深的酒窝煞是可爱,温晕的目光微闪,刘子谨蓦得拔起身来,“时间不早了,沫儿快进去吧。”
    苏沫跟着起身,见他虽然仍挂着笑颜,但眉眼间却闪着愁思,便笑着谈起今天得到的消息,“谨哥训那帮少爷兵很是辛苦吧。”
    刘子谨下意识的道:“训练那些玩劣之徒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其实我宁愿去打胡骑。”可是将领已下,且由不得他,自然烦起了眼。
    “玩劣之人到未必没一点用处,沫儿在吴王身上到对此深有体会哦!”
    刘子谨闻言蹙眉看她,见苏沫笑得像个狡猾的狐狸,好笑的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沫边回身朝苏府里走,边道:“谨哥如此烦恼,何不把烦事抛给你所烦之人,让他们自个儿‘蹦跶’去,谨哥只要在一旁热闹就成呀!”
    刘子谨惊讶道:“沫儿是说……”
    “打住!”苏沫突的就转过头来,笑眯眯的制住了他的话,“沫儿可什么都没有说,这是谨哥,刘少将军自个儿想到的折哟!”
    刘子谨大笑开颜,明亮的目光灼灼生晖,双拳铁一抱,道:“子谨谢过义妹提醒。”
    “嘿,你这人,不是说过没干我啥事吗,谢我作甚。”
    “是,谨哥认错,不过还得谢谢你!”刘子谨少有畅快的裂开白牙,笑得有点像傻瓜,苏沫无奈的勾起大眼睛,笑道:“得,不跟你闹了,你快回吧,我也得回府了。”苏沫说完转身就进了府。
    好妹莫名其妙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实不明白他们在打什么哑迷。
    “小丫头愣什么了,小姐都进府了,还不快跟着伺候着去。”刘子谨虽然提醒的是好妹,可双眼却盯着苏沫的身影掩进了府门,这才回过了头又叮嘱道,“好生伺候着小姐,若她有什么事,直接来左相府找我知道吗。”
    “是。”好妹呆呆的看着刘子谨驾马离开,边朝府里走,边嘀咕道:“小姐会有什么事?”在好妹眼里,苏沫可是最为能干的女子,说话做事利索的比得过男人,府里的情况好妹也是清楚的很,当初要她做丫头时,小姐也就三言两语打发了厉害的姑奶奶,而刚刚轻轻一指点,虽然她一个小丫头不明白的,却又让这刘少将军一阵儿的谢谢,所以好妹到是还没见过能有什么难到她家小姐的,故而他说小姐有什么事就去通知他一声,实认为多余得很。
    可她又怎么明白刘子谨刚刚不仅是叮嘱,更是一个男人的承诺,聪明如此的姑娘,怎么不叫人注意和重视不是。光不说左相府的事与苏沫息息相关,就是刚刚她给他出的得主意,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吴王能利用赫连珏与李达升的身份和名声,让那些世族大户交出良田,他怎么不能利用这二人管好一支懒散的少爷兵不是。
    刘子谨回程的马车都明显轻快许多,手里握着的缰绳挥得劲风淋淋,据他所闻赫连珏玩劣是玩劣,但却从小热爱骑马射箭,马上功夫却也是少有人匹敌,而巧的是李达升同样以马上功夫时常与他较劲,这二人争强好胜极为爱面子的主,又是这些少爷兵的两个头子。
    若是他把那些烂泥扶不上墙的少爷兵,一分为二让这二人去带领训练,只要隔断时间由他检验就成,这岂不就解了他的大麻烦,又可以向赫连老将军交任务,还给自己余了精厉练功备战,真是一举数得,如此怎不称赞苏沫聪明呢!
    只是刘子谨不知道,苏沫刚刚的提醒却不是什么大聪明,嘿,别忘了她上辈子是干什么工作的,作为一个老师,调皮捣蛋的学生她可见得不少,能做好几年被学生看不起的代理老师,当然也有她的过人之处,当然要征服所教的学生自是首中之重。
    不过苏沫还是担忧的,现代社会里的那些“花朵”再调皮捣蛋吧,却也与这些玩劣子弟没得比,更何况这些人是真正的天不怕地不怕,没有不敢做的事……苏沫边想着边回了自己的房,她低着头越是有些担心刘子谨,突然前面掌灯的好妹惊得就是一声大叫。
    “怎么呢?”
    好妹拿着灯笼回过身,惊吓道:“小姐,你床上怎么睡着个人,还还是个白衣服的……”这黑灯瞎火可不就吓坏人了。
    苏沫见她脸都发起白了,自然是知道小丫头想什么了,于是一个定子就敲在好妹额上,“乱叫什么,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
    好妹却很不给面子的又一声长叫,看苏沫厉眼瞪过来,好妹委曲道:“小姐你知道奴婢最怕那个,那个,干嘛还要吓人提到那个字嘛,呜……真的好吓人嘛。”
    翻了个白眼扯开她,拿起灯笼照过去,吼……果真是有人趟在她床上,“你是谁,再不出声我唤人了……”
    苏沫一步步朝床跟前走近,好妹吓得颤身跟在后面,嘴上直叨叨,“小姐,咱们叫人过来吧,小姐你莫要过去呀……”
    “哎呀,你吵什么,给你说过这世上没有鬼……”
    伴着好妹又一声惊骇大叫,一抹慵懒的男音蓦起,“苏沫,你果真胆大得很呐!”
    正文 第30章协商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7 本章字数:2607
    “是你……”苏沫眼瞪如铜铃,刚刚还想什么来着,说这些小子够玩劣,够胆大包天的吧!苏沫气得眼直,指向床榻,“赫连珏你怎么跑到我屋里来了,不声不响你是小偷呀!”
    好妹也安静了,一看果然是她家未来姑爷,于是很守职的结舌忠告,“未…未来姑爷,没经通报,是不可以跟小姐见面的,更不能私自到小姐屋里,还…还有床上……”
    看人不耐烦的看了自己一眼,好妹吓得立即就缩在苏沫身后。
    赫连珏确实不耐烦,他等她很久,再晚可真快没耐性,“叫你丫头出去,有事跟你谈。”
    霸道无理的话实是让人太不喜欢,看他一副老爷样又靠在她的床上,苏沫压下恼气打发着小丫头离开,“好妹,你先出去。”
    “不行,他…他要是对小姐你怎么样了可怎么办,好妹不能离开。”
    “嗤……就你家小姐,省省吧你!”某人坏心眼的提醒,苏沫折了眼赫连珏,温声对好妹道:“那你就在门口守着,若有事我叫你,或者你叫我。”好妹迟疑了下,但看床上的大爷也确实不好让府里的人瞧见,于是机灵的点头出了房。
    “有如此忠心护主的丫头,看来苏沫确实聪明得很。”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若再拖沓,时间太晚我也不好再留你。”苏沫干脆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