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众夫人都盯着华容公主,面上心中却也动然不已,起初大户贵族们也不过是涨涨声势,使圣上莫要轻易动于大族而已,谁不明晓华容公主这翻大道理,如此在这宴里摆明出来,各家夫人突觉燕皇这起措施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当前最应该对付当然是那胡骑了,胡骑的凶惨是在座各夫人都有听闻,谁不恐惧害怕不是!
    隔壁桌上立即就有一夫人附和道:“公主殿下说得极是,如今咱们燕国缺的就是粮食,如今春耕在际,所有良田都应该翻新耕种起来才成呀。”
    “对呀,对呀……”立即引来一圈夫人的应和,苏沫笑眯眯的看眼义母,刘夫人呼了一口气,刚才到是被这丫头给吓死了,这事儿扰到这上面,可就不会有人鄙视苏沫,就是刘夫人此时也是极感激苏沫扯出这一茬,当然受燕皇重托的华容公主感激之情就不言而喻了。
    若是把这些夫人们吹进了风,各人回家给各家男人吹吹耳旁风,虽不至于立即起到什么作用,但至少也是提一个警钟,华容公主这一席话,故然也是代表燕皇的,各家大人听闻下来,可就不是这些女人这般肤浅的见识了。
    这都好说歹说不成,难不成还真要燕皇令吴王出狠招不成!
    刘夫人多精明的人,立即也附和道:“公主殿下可莫要忧心天下的事,朝中有左相大人与右相大人忧心操持,这皇上要办的事自然水到渠成。”
    这暗里意思也就是妥协了,刘夫人如此说来,华容公主面上极是高兴的,直说右相大人也是国之栋梁什么的,愣是逗得一桌子人都高兴了起来,不过仍有一位是一直当个旁听者而已,赫连夫人故然感觉到苏沫的用意,也是个极聪明的丫头,但拿她这顿宴席说事,却是让她面上过不去得很。
    这时苏沫笑道:“沫儿说话粗浅得很,话不会拐弯说得直接,到只是说出自己的感受的,公主殿下这番说词到又给沫儿上了很重要的一课,沫儿虽然身为女子,但看以后不仅要与义母学习如何操持家务,却也应该了解一下民生国事为好,毕竟这都关系着沫儿最亲近的人,于此,沫儿才知道要怎么作一个合格的赫连将军府的儿媳妇呀。”
    说着羞着眼就低了头,到引得各家夫人嘻笑起来,都觉这丫头活气得很,的确是有什么说什么,人是个直爽的性子,到是好相处,人又精明得很,几位夫人都对赫连夫人道,“恭喜夫人了,真是得了个好儿媳,又机灵又亲和,我们呀可羡慕得紧嘞,呵呵……”
    赫连夫人面上缓了下笑,不过仍是绷着神情的,这丫头就是个人精,这会是要与她这个婆婆靠近乎了不成!
    苏沫瞧这婆婆也就是个爱面子的主,于是笑眯眯的道:“各位伯母,嫂嫂们可莫尽说话笑闹,这满桌子的好吃的可别浪费了,不过伯母嫂嫂们可得给沫儿都留一点哦!”
    这到好由夫人们变成了伯母嫂嫂,这一听可就更亲近了许多。
    于是立即就有夫人好笑的附和的问道:“你这是啥意思,咱们可听不懂哦?”
    苏沫羞的眼看着赫连夫人,道:“婆婆可别怪罪呀,虽然沫儿口口声声要节俭的,可是今日是沫儿与珏少的好日子,所以……这些全是珏少按着沫儿喜欢吃食…非要婆婆如此布的宴,是有点奢侈啦,可只就这一回,婆婆,沫儿向你保证绝对下不为例了!”
    说起来,苏沫当真很慎重的向赫连夫人发誓的执起了手,软软的苹果脸带着羞涩腼腆的笑容,如此亲和的人,到是让人不好拒绝得很,大伙更觉她又逗乐又懂事。
    这赫连夫人所在乎的,她们这些人岂有不明白的,有人就下意识的为苏沫说起了庆,打趣道:“哦原来沫儿刚才忙呼的吃菜,到是因为珏少的原因呀,呵呵……赫连夫人呀,你这个儿媳果真绝了,呵呵……逗死我们了,呵呵……”
    正文 第37章很男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8 本章字数:2639
    赫连珏来接苏沫时很意外,她竟然在这堆七嘴八舌的贵妇堆里,也是混得如鱼得水,就连他很是挑剔的母亲,也是忍不住被她的小笑话给逗得乐了起来。
    众妇人一听赫连珏来接苏沫回苏府,暖昧的笑着要赫连珏路上好生照顾着苏沫,一众人的打趣闹笑,逗得苏沫假装羞涩拽着人就走。
    出了威严的赫连府大门,她才呼出一口气,一天的应付这才大感吃不消。此时赫连珏已骑上大马等着她,苏沫左右一瞧,奇怪的道:“马车呢?”
    “我不坐那玩意儿,上来!”他勾着眼角,透着挑衅,勾着手,充满挑逗的意味。女人骑马,可是与礼不合,敢坐于他坐骑招摇过市的女人恐是还未生出来吧!
    赫连珏正恶劣的想着城里人又会如何传苏沫的谣言,此时心里竟是愉悦之极。她那得意的神情,总是让人觉着太扎眼,实是想把她这抹自信给破坏殆尽。
    长手伸着,不厌其烦一再挑眉看着她,苏沫疲惫的双眼一闭,吐出一口恶气,道:“珏少是要我与丫头都骑上这大马?”
    好妹听闻,吓得就往苏沫身后钻,赫连珏一扬眉头,展出一抹亮眼的笑容,道:“回你苏府要丫头作甚,让她跟刘夫人回来便是,若是沫儿害怕骑马,得,咱们就耗在这里,反正去不去苏府,本少爷无所谓。”
    说来就要下马,苏沫眼一瞪,急声阻道:“还不把手伸来。”作坏的男人勾起嘴角,一手扯过苏沫轻易提起坐入身前,嘴里仍坏道,“好重!”突然一抹幽香漂进鼻间,使男人笑闹的坏心思,猛得一荡,尽是闪了下神。
    “体重并不代表我不是女人,很是柔弱的小女子提醒你,可得悠着点儿!”早就领教过赫连珏的马术,实不敢恭维,如此想来,苏沫手脚都僵在马背上,双腿夹着马腹死紧,一手抓着马颈上的长毛,一手反过扯着赫连珏的腰带捞在手里。
    一声讪笑从耳后传来,暖热的呼息,骚得她耳朵一阵痒麻,“还不走!”扯着马毛的手刚来扰耳朵,却不想大马猛得射了出去,惊得苏沫一声大叫,下意识的身子侧过,双手搂抱住他的劲腰。
    “赫连珏你再把我摔下去,我跟你没完……”
    远远的好妹都还能听到她家小姐火大威胁的声音,一骑二人转瞬间即逝踪迹,好妹正回身,却被身后的刘子谨惊了一跳。
    “他竟让她骑马!”这是气着声低吼出声,刘子谨厉起的肃颜,让好妹心里害怕起来,这人好凶,那厉害的目光似要吃人一般吓人。
    苏府的来客全是商贾大户,不仅有京城的,就是附近各大城镇均有人来恭贺,府里厅里院里全是闹轰轰的客人,苏沫却被赫连珏跌得实是难受得紧,萧氏笑盈盈的迎起这对新人就直往正厅里去,赫连珏急一把扶了有些头昏目眩的苏沫。
    嘴上坏恶的笑起,“小心呀,可别在人前失礼了!”他半拥着她,颜上态度无比的亲密,到让一干的宾客们瞧见,无不吃吃笑起来,更有大胆喝醉的宾客调侃起二人。
    “哈哈……赫连公子果然是一身风流,俊美非凡,如今定下苏府俏生生的大小姐,两人如此眉目传情,情意涌涌,应该立即拜堂成亲,红烛春帐成其美事呀,哈哈……”
    苏沫又气又羞,却又不能斥了这醉客的胡言乱语,立即便有人拉起那说话的醉客,是人人都知道赫连珏的玩劣,岂知如此调侃于他,他会不会翻脸腾出劣性子,于此到是让人吃不完兜着走。
    其实在众宾客心里,苏沫的三年之期,不过是赫连府的拖延之词而已,相来这京城第一美男子,何故能娶一个肥胖的丑颜作妻不是!
    只是丑颜非丑,却是醉眼不识罢了。
    突觉腰间一臂猛揽,被吃醉酒的宾客们笑得红脸的苏沫,立即撞进一抹坚实的胸膛,泛晕的脑袋晕沉沉的听到赫连珏笑着道:“我们的亲事由圣上作主,不过我是一见沫儿便倾心于她,但是她却厌着我以往的风流事,故而才施了这一拖延之计,目的就是要考验于我是否对她真心动情。”
    挑眼的桃花眼突然就垂下,撞得苏沫似乎眼更晕了,视着那勾人的眸子,竟是一时不能动作。
    “沫儿,我当着如此多的宾客向你发誓,此生只中意于你一人,赫连珏的眼里心里只有苏沫。”
    那声声带着磁性的男低音,此时竟觉得深情款款,苏沫荡了荡水眸,盯着眼前的俊颜似不识了,竟溢出一抹痴迷的醉态。
    蓦得大厅里庭院里,传来轰隆隆的掌手,更有人呼着,“赫连公子好样了,苏大小姐好服气呀……”
    “好服气呀……恭喜二位早日喜结良缘,哈哈……”
    “二位新人大喜之日,在下等还要来讨杯喜酒,哈哈……”
    深幽狭长的桃花眼里,波光盈盈幽幽涌动,突然给痴迷的女人一记调皮的眨眼,一抹轻笑的嘲弄印在苏沫的大眼里,没待她从他的捉弄清醒过来,赫连珏便昂头再道:“大家吃醉笑闹在下却在意,但是若让我的沫儿觉着羞颜生恼,我赫连珏可不答应了,呵呵……”
    正哈哈大笑的宾客立即渐渐就消了声,人人面上露出一抹谨慎和尴尬,轻笑的男人看似温和无害与先前无异,但人人都觉查出这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向他们袭来,如此即使是醉得浑了的人,却也正襟危坐不敢再张扬起来。
    萧氏干干的扯着笑脸,招呼着所有宾客继续吃酒,收敛的宾客们再热腾却也比不得先前,赫连珏见怀里的人瞪着他,尽是羞窘和责备之意,蓦得就扬开了颜,对萧氏道:“沫儿累了一日,太乏了,有劳姑妈照顾着她下去休息,这些远到来的朋友就由在下招呼便行!”
    萧氏下意识的就接过苏沫的手扶的,看刚刚还存着不爽的赫连珏,尽然会矮了身份与宾客们猜拳大笑的吃起酒来,意外之余又涨出无限的欢喜,立即就唤起傻在身后的儿子,“长亭快去陪着你表妹夫,酒喝多了可伤身,你得顾着点儿。”
    于是笑眯眯的问起苏沫哪累哪酸了,扶着人直往后院里去,见其好妹没跟着,便喝着绿珠跟着伺候起苏沫。
    临走时,苏沫望了眼那个笑得很大声的恶质男人,其实在她心里,赫连珏还只算得男孩儿而已,但这人有时的举动却又那么男人,刚刚被他拥在怀里,当真觉得他承诺会保护她,果真是一点也不假,唔……
    苏沫扶了下脑袋,她还在晕头吗,胡乱想些个啥!见其萧氏笑得那般殷切,这个府里的人事立即就绕上了发晕的脑袋,眼看定了亲,她如燕皇愿已给波到风浪尖上挂着,此事已至此无力回天,那么她只得寻觅最稳妥的依靠。
    要稳妥,当然是比不得自己的掌握实力来得牢靠,如此夺回府里的掌权,便更加刻不容缓!
    正文 第38章出师未遂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9 本章字数:2322
    炎炎日头晒得人眼花头晕,已是下午时分也是闷热难耐,马车刚临苏府,苏沫急跳身下车,这鬼天气,真是热死人了!边用手扇着风,边就急步回了自己的院子,还没歇一口气,廊上立即传来萧氏的询问,“沫儿今日可回得早,怎么没见你义兄相送呢?”
    这俱丰满的身子实在是抗不得热,此时苏沫只觉汗流浃背,一股子闷燥的火气直往上冲,她按耐烦燥,候着萧氏临近才道:“谨哥军营里事多,就没再打扰他相送,其实两府隔得不完,我自己回来也没关系。”
    定亲后,苏沫同样日日到左相府报道,一是与义母学识古代女人的规矩,二是她如今的身份,有义务要参于一些贵妇们的聚会,华容公主每月都会于公主府举行“茶花会”,所谓的茶花会不过是一帮子有钱没事干的女人,聚在一起打发时间的集会而已,在苏沫觉着却是无聊非常。
    无聊也就罢了,这么大天气还要忍受众多女人冲鼻的香熏,以及那些太没营养互相攀比的聒噪,实是最难受的煎熬。
    赴进屋里,才觉一时的清凉,若不是萧氏候在身边,她真想立即刮了这身行头,洗个冷水澡来得痛快。
    “沫儿你天天去左相府,那是自当应该,但是就你一个女孩家常常出门,实在是也有些不妥当,所以姑妈给你选了两个护卫随着,这样若有何事,就你与丫头两个女儿家也有些照应。”
    萧氏这般为苏沫着想的说着,立即就啪手唤进了人,小厅门外是金总管,他身后跟了两个孔武有力的汉子,只听金总管禀道:“大小姐,这个高的名唤秦芳,这个矮一点的名唤陆仁,他二人功夫都不错,保护大小姐的话绰绰有余。”
    “护卫?姑妈到是想得周到。”苏沫深看了眼萧氏,难道说她这几天的行踪她有所耳闻,故而弄了这两个门神一样的家伙杵在身边,保护?未必!
    萧氏很满意的扫了眼那两个护卫,只道:“秦芳,陆仁还不快见过大小姐,她可是日后赫连府的少奶奶,你二人可得好生护她周全。”
    “是。”那二人立即一抱拳,动作统一,面上全是沉静得很,到是训练有素一般,就不知是被谁训练过!
    让萧氏的人跟着,苏沫岂能高兴得了,于是就拒道:“这京城里太平的很,我每日出门义兄必来接我,如此来看是用不着护卫……”
    “那可不行,”萧氏断语道:“如今沫儿的身份高贵,若有闪失苏府陪了所有人都担不起,所以护卫还得跟着,以后沫儿再去那些小街小巷的寻人,直接差着他二人去便成,也不用你再亲身前往不是。”
    苏沫眼跳了下,惊异的目光直就打在萧氏脸上,而苏沫身后的丫头好妹,更是瞪大了一双眼,心里想着,姑奶奶怎么会知道小姐这段时间在寻人呢?难道她有能掐会算的本事。
    自然是没有了,她们两人的行踪早被人暗里监视了才是。苏沫气的进屋就摔了桌上的茶具,吓得好妹大叫了一声,“小姐,你是怎么了,谁惹着你生气了吗?”
    是,她此时快被气死了,原以为聪明的借去左相府的机会,每日提前自行回府,就是为了查看苏府里的产业,顺机寻个能够拉拢的什么人,做她内应趁机夺回掌家的权利,可不想她的自以为是早就让萧氏看得分明。
    今日是挑明了,暗里的监视都不用,明着给她吊了两个尾巴跟着,不就是要限止她的行动吗!而更让苏沫恼火的是,那些原本跟随苏老爷的伙计们,只一听她是苏府大小姐,都是巴结的好言好语,而苏沫一暗示要夺回苏府,却不想一个个装的比孙子还孙子!
    “可恶!”哗啦一声,又一几上的茶具宣告报销。
    “小姐,你莫要恼呀,到底是何事,你说与好妹听呀……”苏沫气得团团转,好妹忧着眼也跟着团团转,转身过去差点碰上她,一股子恼火直冲脑门。
    “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可用的人了,”瞪着好妹是一阵的责备,是,这丫头恭敬有礼,还是个天生伺候人的好奴婢,不过这脑子,她可真不敢恭维,如此恼上加恼,是连个与人发泄说话的对象也没有。
    苏沫那个燥呀,差点都快晕厥地去,扶着脑门直唤起头痛。
    好妹手忙脚乱,又是递水,又是拿药,苏沫却连眨眼都快无力了,苍天啊,上帝,那小说中万能女主果真是虚构出来的,她苏沫穿越了半天,却是一点风水也舞不起来啊!呜……
    “呵……”突然床帘一声呵欠传来,好妹服侍人的手上滞了下,呆了半天没得声,以为是幻听了,却又听一声呵欠传来,明显的就从搭下的床帘里传来。
    “小姐,这床帘子何时搭下来的?”好妹下意识的问起,正恼着没人可用的苏沫,哪听到什么声响,而好妹这没有营养的问话,更是让她直接忽略过去,掌家呀,掌家……苏沫满脑子晃的就是这几个字。
    好妹看眼头痛作苦的苏沫,于是自个儿便朝床榻迈近。
    “呵……唔……睡得本少爷腰都酸了,苏沫你这床也太硬了了点吧。”扬声起来的抱怨,立即作实了好妹的猜测,开口就叫道:“小姐,床里面有人!”
    “是啊有人,他又不是第一次这样出现,你惊个什么。”苏沫没好气的掀开了床帘,躺着的男人懒懒的勾着笑看她,慵懒的神情竟然觉得妩媚妖娆,哦……苏沫闭了下眼,苍天……这男人生来就是个罪孽,怎就让她给撞个正着了!
    “赫连珏,你来干嘛?”声音是有气无力,苏沫到大方,颓身就倒在床尾的柱上靠着,眼里又晃回刚刚思起的事。
    好妹见是赫连珏,这是第二次在小屋里见着未来姑爷,到是比第一次能够适应,知道这人的“执着”,于是丫头很有责任感的回身出门守在门口,那动作是一气呵成,跑得飞快。
    赫连珏一猛得翻了起来,震得床榻好大动静的摇晃,“来找你自然有事了,未婚夫主动来看你,高兴不?”
    正文 第39章冲动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9 本章字数:2491
    找你当然有事了,未婚夫主动来看你,有没有很高兴?”赫连珏猛得翻身起来,床榻上震得厉害,抖得苏沫的头磕在床柱上,心里呼了声痛,捂着头坐直了身,恼眼的瞪着赫连珏,高兴?见他就倒霉,真不知这幸从何来?
    “说吧,什么事?”苏沫扯起赫连珏,动作之粗鲁,自个儿躺进了被窝里,心情已是越加烦燥的很。
    赫连珏眼中好笑了一记,这女人越发没有一点女人的自觉!
    “母亲有请,唤你明日早一点到府;有事相谈。”他抖了两抖衣衫,这才回身看她,只见苏沫臭着的脸更臭,看他打眼过来,扯了被子捂住头,闷闷的道:“知道了,没事就请回。”
    连着数日应付这些个贵族夫人们,实是叫人吃力得很,每每面对赫连夫人,她只觉自个儿拍马屁的话都听着恶心了,整天应负下来脸皮都笑得酸了,实觉是天下最大的苦的差事。
    相较于赫连珏应付苏府人的轻松,苏沫只觉得太不公平,自打定亲以来围着他打转的事就越多,如此协议配合于他,吃亏的总是自己,如今她是连一点私人时间都快没有,思起府里的事,苏沫呜一声难受叫唤出来,蓦得扯开被子,立即迎上怒眼横眉的赫连珏。
    拜托,她又哪里得罪他了嘛!
    听起她的口吻处处透着厌烦之意,本就心高气傲的赫连珏自然心中腾起火来,喝声起,“苏沫可别忘了你的身份,在我面前你到越发蹬鼻子上脸了嗯!”他眼上生怒,只觉火光一冲再冲,“忘了协议么,你说过要给足我面子,但是在我看来,你似乎一点也没有做到呀。”
    厉声转缓,懒了起来,微勾的桃花眼波光盈盈,透出丝危险的气息。
    “协议不过是针对在外而已,私下里就你与我,咱们就不能轻松一点相处吗?”苏沫感觉到他的不耐,可恼的,她此时没好心情理会他,或者说哄着他,烦!
    无名火起,他赴进床前,居高临下,长臂一伸,反是苏沫先愤了眼,拔身飞快退进床最里面,恶眼瞪起他,“现在不要惹我,不然什么协议面子,都让它见鬼去!”
    反正有三年之期杵在那里,她此时与他闹开也无不可,就不信他当真敢一把掐死她不成!
    赫连珏欺上身,眼中凶腾腾的怒气直喷向苏沫,而苏沫只瞪着眼一动不动,眉尖跳动着更火更劣的愤怒。
    周身都染满了他摄人的气息,但苏沫此次却未一点胆怯之意,恐是胸中恼怒太过,到是胆量突长了起来。他双臂困着苏沫,上身一点点压在她身上,着火的眸子突然亮光一闪,一抹轻笑赴出,“呵……”压人的身子突然倒在苏沫右手边,枕着她的手臂笑起,“你在恼什么,如此不聪明的举动,可一点也不像我认识的苏沫哟!”
    聪明的女人,可爱的女人,冲动的女人,胆大包天的女人,真想知道她还有什么方面是他不知道的!
    一吐压闷在心中的气息,苏沫承认当无法掌握自己的事之际,她是很冲动,更多的是火冒三丈,相骂人,刚刚她到想与他干一架,以发心中怨火。
    恐是上世经厉有关,总是一个人与残酷的现实作斗,她每每碰到难题时,都会自个儿一通火起后,再思解决之道,如此时一般理智渐渐回笼,她只吐出两个字回应,“没事。”
    没事才怪,这个女人,他到摸出些性子来。
    “明早我会去赫连府,你回吧,我累了。”她翻身面朝下压在被子上,整个人如死鱼一般横在赫连珏面前。
    “人烦的不过是得不到的欲望而已,这其实简单得很,得不到那就毁了拥有它的人,再强占过来轻而易举,呵……还以为你聪明了!”说话间他已跳下了床榻,兀自装死的苏沫心中动了动,难不成找人暗杀了姑妈……唔……心中一凌,一个寒颤打在脑门,立即否定这人的建议。
    “为一已私利就弄死别人,你这人可真够阴狠的……”她责怪的道,就知道说与他听也白搭,他们二人的思想根本不在一个层面。
    “死?”他笑一记,回身冷道:“我何时要你弄死人,毁人的方法可有很多种!”冷烈的目光微闪,骇了苏沫一记。
    心中乱了一把,刚刚她下意识就想起暗杀,呃……原来她心里也住了一个魔鬼,再看眼不好惹的赫连珏,果真这就叫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呜……她纯纯的良知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