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心中乱了一把,刚刚她下意识就想起暗杀,呃……原来她心里也住了一个魔鬼,再看眼不好惹的赫连珏,果真这就叫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呜……她纯纯的良知都给这人污染到了!
    竟然会想到暗杀姑妈,这太罪恶了,不要说做,想都不应该想才对,可猛得这个“暗”字跳进心里,姑妈可以暗里监视着她,给她派了两个“汉奸”盯稍,如此想来她也没比要“太光明正大”不是。
    这几日暗访帮手,到不是全然没有收获,府里正少帐房先生,如此正是她安排人进去的时机,只是这个得心的人……瞄到正在喝茶解渴的赫连珏,苏沫心中一乐,已有了主意,她突然爬起身,下手就抓住了赫连珏,“明天早上你就来接我,早一点,呃,对了,我公公,你老爹可在府里?”
    瞄来想去,与苏府最没利益冲突的就这赫连家吧,她不信他赫连府还能强了媳妇的家产去!
    “你要作什么?”看那晶晶亮的眸子直冲着自己笑弯弯了眼,实是觉得这女人又狐狸了起来。
    “去看公公他老人家呀,还有婆婆,他们可是想我了吗,啊明天我给他们带点什么礼物好了?”
    明显是拖词的,又看她果真思起要送什么东西,赫连珏越觉女人心海底针一点儿也没说错,刚刚还火焰山一般熊熊燃烧,此时到又风平浪静得很。
    不过……赫连珏扯了仍抓在衣角上的小手,眸中透出一抹不悦,太不喜欢自个儿的心思绕着她打转,一个女人而已,他似乎对她研究过多了!
    苏沫立即就笑着脸,帮他抚平衣衫,赫连珏却明显厌恶的推了她的好意,自己抚平衣衫,厌恶、不愉更加明显起来。
    “嘿嘿……既然是婆婆请我,那你明天可得早点来接我哦!”她一再叮嘱,想着公公再忙也有回府的时候,明天去赫连府到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还有,刚才对你太不礼貌了,沫儿这会儿给你道歉了,”她好言好语的说着,眼儿笑得眯眯的,为啥,当然是在哄着这个又闹脾气的小子呗,明显此时他是不愉快了,不知为啥瞪着她是越来嫌弃的很,如此模样这怎么行,以后她可还有很多地方养仗于他才成呀!
    正文 第40章女人不好惹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9 本章字数:2080
    赫连珏脸上臭得可以,只觉这女人越发没品,赔着不是当家常便饭般轻易,再扯了袖子就踏步离开,苏沫赶紧一声跟过来,“珏少慢走呀,下次欢迎再来逛逛哈!”
    够白的话,使得男人的压抑冲上顶端,不进反退,回身猛得搂住笑眯眯的女人,冷声打过来,“苏沫在你眼里,我赫连珏可还是个男人?”他涨起厉颜俯视着她,很恶!
    再来逛,她可知女儿家的闺房可是男人随便能来去的么,他会次次这般出现,只是故意惹她生恼而已,不想这家伙一点也不在意,这脑子是被马蹄了不成,不然怎么就少根筋!
    “是男人,很男人,又帅又有型,非常之养眼,不过不会是我的男人,咱们只是盟友,可能大概将来咱们能成为朋友,苏沫会很‘平静’的与你相处,继续保持这种非常有‘益’的关系,”边说边拔掉腰上的束缚,笑着讨好道:“若你能完美配合,苏沫更加会感激不尽!”
    这小子帅得太扎眼,又很会勾引女人,她是要多少心理建设,才不至于被他美美的外表所迷惑,唔……还是那一句话,太罪孽了,谁愿意嫁个比自己还亮眼的男人,她又不是花痴!
    退一步离开他的身体,保持安全的距离,笑道:“你非常有魅力,所以用不着在我这里找自信,更不用这么动手动脚,这很不利于团结知道吗!”她虽是现代人,搂搂抱抱到是觉得平常,但人是要入乡随俗,她可不想太另类与他勾勾搭搭,弄个假未婚夫毁了她寻求完美丈夫的机会,可就太不值得。
    赫连珏瞪着她,就瞪着她,听这女人的话让人又气又伤,是气得内伤!
    苏沫讲理道:“你想啊,等你毁了婚时,总不能因为与你这段不清不楚的过往,就真让我嫁不出去吧是不?我可正值青春年华,美好的日子还在向我招手,还有梦寐以求的完美丈夫,唔……这是个重于礼节的时代,果真得与你保持距离,记着你出门时得小心一点,让人看到你在我屋里可就不好……”
    苏沫拔开门先瞄了一眼,向完全呆掉赫连珏一个暗示,小声道:“门外就只有好妹,趁没人来你快走吧!”
    她这模样就像在作贼,被人扯着推出门的赫连珏此时竟想的是这个,他玩劣胆大当然做个真正的贼,但一把无火烧着的是,她竟然把他们关系贼化了,妈的,他何时被人如此嫌弃过,不管名义上还是事实,她却是他的未婚妻,却不想这女人还当着他的面说什么寻求美好的生活,找什么该死的完美丈夫!
    哼!一个鼻哼很大声,猛得推着的人就瞪了眼过来,苏沫讶诧非常,“又乍了?还有事?”
    “苏沫……”一声低吼杀过来,吓得苏沫立即捂上他的嘴,“吓死了,你不能小声一点吗,要是被人听到可怎么得了……哎哎……你干嘛呀?”
    男人的身体像没骨头支撑一般,压呀压就朝苏沫压来,她的背抵上门面,他双脚分立,高涨的身体全压在她身上,桃花眼也没花开了,闪乎乎的火光满眸子的跳动,直瞪瞪的凝视着苏沫,万恶的小嘴刚要喝起,猛得一抹烈唇印了上来。
    他吸着柔唇,似要把她吞噬般强劲,她的小舌不由自主的被强力勾走,刚一张唇反驳,水蛇一般的灵舌缠上整个她,莫大的吸力促使她的小嘴张到极至,她恐得一身冷汗,整根舌头都快要被他吃尽,长舌已抵到了喉头,勾拔着舌根仍是没命的纠缠……
    她手上又推又抓,脑子里完全没法思考,只觉腹中氧气越来越稀薄,强恶的缠绕让她呼息受阻,死了,她快窒息!
    好妹就立于他们跟前,吓得眼睛都翻起了白光,小…小了半天却也没呼出一个字来。苏沫挣扎的气力大失,无力垂下的双手正宣示着她气尽快人绝,赫连珏凌目猛睁,唇上的牵扯倏得放开失力的她。
    在苏沫大呼气息之际,只觉身子猛起,发觉赫连珏竟是抱着她朝床榻走来,一股危机感立即摄得苏沫抖擞一声喝道:“赫…赫连珏,你不能……”
    泛白的手指缠着他的衣袖,他却无比温柔的把她放进床榻,拉了了被子盖上虚脱的女人,冷硬的桃花眼,透出一丝笑意,很残虐。
    “累了吗,休息吧!”声音轻轻柔柔,就似一阵暖风拂过。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刚刚凭什么……咳咳……”苏沫问道,心里压下窒息带来的不适,实是被刚刚窒息所吓,不然她不会再轻易对他露出胆怯之意,这人有时玩劣到凶残,有时温和如春风,这般无法掌控的人,她岂能透出骇然。
    于她自身的傲然定是绝不能容忍,于他来说,她更不能次次束手就擒!
    “你的话可真多,”他懒着眼擦掉嘴角晶亮的残液,那是刚刚唇舌纠缠溢出的唾液,有他的,也有她,修长的长指拭着晶亮的水渍,透出一股子暖昧莫名的气流。只觉下巴也沾湿,苏沫愤愤的抹掉残留,猛是涨身起来,在赫连珏不察之际,一个响亮的耳光就扇了过去,“无耻!”
    男人抚着嘴角不痛不痒的道:“冲动是魔鬼,苏沫你应该镇定才对!”
    “赫连珏,我不会再怕你,”她起了厉眼,“警告你,若再对我做这种事,一个女人的反抗会叫你后悔莫及!”
    是,她是要依附于他,而且在很多地方,但是从来却是她弄错了,依附并不代表一味的讨好和受辱!
    正文 第41章出事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9 本章字数:2512
    赫连夫人唤苏沫前来不过是寻求装扮之道而已。
    原来今日是右相的姨夫人过寿,李夫人早邀了相交甚好的姐妹前往,于是赫连夫人便想起苏沫定亲那日,装扮得很是亮艳夺目,于是唤她来帮忙打扮装颜,就是要在众夫人面前出点彩头。
    苏沫为赫连夫人描了个素雅的淡装,她这个婆婆本就是一副柔弱气质,五官细柔,这淡淡施些粉脂,近一观更觉清丽出尘,与原先那种粉刷的装颜,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看起来年青不少不说,更突显了我见犹怜温柔似水的气质。
    “沫儿啊,你这手可真巧,这些下头们可是怎么都学不了你这手艺!”赫连夫人满意的展露笑颜,这淡雅的装容特别招她喜欢,对着铜镜一个劲儿感慨起来。
    苏沫于一旁端看着她,微微勾着笑道:“其实沫儿哪有什么手巧,都是婆婆你天生丽子,自然的美人胚子,只是略施粉脂就这般美丽动人,别人一看还以为你是沫儿的姐姐了,可比起沫儿强上百辈呢!”
    这番巧语,逗得赫连夫人咯咯笑起来,“我就是喜欢你这张巧嘴,比你这手艺更得人心哟,呵呵……”
    “哎月娘……珏儿这小子又跑哪去了,刚才明明还在这里的呀?”赫连夫人问起身后的丫头,月娘二十出头的年纪,瓜子脸很是秀气,说话也是清素得很,“说是这几日有什么比试,这会儿子恐是到后院练功夫去了吧!”
    赫连夫人眼上明笑,很是赞道:“这小子虽玩乐惯了,不过一身功夫确实过硬,沫儿你不知,就是连你公公呀也是暗里夸他这个。”纤指一伸,比了个大拇指。
    苏沫微含笑意,“那是,他是大将军的儿子,都说虎父无犬子,当然得是这个。”附和着也给了个大拇指,赫连夫人立即满意的又乐呵起来,看一是非常以赫连珏为荣了,真是个地道的母亲!
    突然,那满笑的目光盯着苏沫的面上是一闪,透出一丝异色。
    “沫儿呀,你其实也长得很好,只是稍微胖了点,我看你不如一日少食一点,无论怎么说瘦下来总是好看一点不是!”明显的提醒,却也是嫌弃吧,这个时代以瘦为美根深蒂固了,岂是她一平凡女子能够改变。
    “是,沫儿从此会注意饮食。”入大流便入大流吧,反正她如今也只有随波逐流一途!不过瘦不瘦得下来,那就不是她管得着的事,话说她到喜欢这肉肉的模样,多可爱不是!
    赫连夫人看她一眼,见她仍然笑得坦然,到又恢复了笑脸,“你可别怪婆婆管得太多,这可都是为你以后好,你想如今这珏儿已是猴精一个了,我与他父亲都管不住,以后你二人成了亲,惹你伤心的时候肯定少不了,往将来看,沫儿也应该早有些准备的。”
    准备?让她以色诱着老公不出轨,或者说出轨后心里还装着她!去……她可没心思与一大群女人争一个男人,不过赫连府到也奇怪,这个世道哪家大府里不是妻妾成群,到是威严无比,看起来很凶的公公却就只婆婆一个老婆。
    终于看婆婆左照右照臭美完了,于是苏沫便问出一直想问的事,像是很随意的插了一句,道:“公公这些日子是在练兵吧,这日头这般大,中午也不回来歇歇吗?”练兵哎……当然不会轻易回府了,她这么问不过是想知道公公何时能回的来。
    若直接问公公什么时候回来,她又得给很多心眼的婆婆一大堆解释,真是太累。
    “他中午不回来,得下午,有时候是晚上,这个时间不定,”赫连夫人果真是臭美完了,放下了铜镜,又道:“这时候得去右相府了,只是不好带沫儿去,你也知道……”
    “不不……不用,我这就回府就成……”苏沫连摇着手,弄死她也不想去什么右相府,那里对她来说是“龙潭虎穴”,去不得,去不得!
    赫连夫人好笑的抓着她的手,笑道:“那怎么行,你就在府里呆着,别太介意,只当是自个儿府里一般,需什么只要跟月娘吩咐一声就是。”
    月娘立即就是给苏沫一礼,显得尤其的恭敬,看来将军府的规矩很严,这个爱美多心眼的婆婆,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苏沫点头,有丝害羞的样子,似是不好拒绝了赫连夫人的好意,这到让赫连夫人越发的喜欢上她软柔的性子,于是又道:“你闲得无事,便去寻珏儿玩耍,婆婆去右相府支会一声就回来……”
    再无聊她也万不会找什么赫连珏,还玩耍,是当她小孩子不成!
    苏沫只望公公能早点回府,她到是想过去直接找人,但是听说军营里不能有女人进出,得,她也不想搞什么特殊,故而只能在府里守株待兔!
    只是守得好辛苦!
    苏沫府在庭院里选了处遮阳的凉亭,没骨头的身子搭靠着亭沿上,下面是叮咚的湖水,池壁全是白玉而成,透着金亮的日头,射得人眼冒金花,满园子的花花草草,散漫着幽幽的花香,可是被这烈阳一晒,都变得闷香难闻了。
    月娘很敬职的守在一旁,苏沫已交待她多次可以离开下去休息,她却依然顾我的恭敬在那里,这时好妹已是一搭没一搭的瞌起了眼,到是与苏沫“随意”了这么些日子,这丫头到是很快实应了苏沫的规矩。
    累了就坐,乏了就睡,只是此时婆婆的“眼睛”,月娘杵在这里,即使苏沫这个主子再昏昏沉沉想搭眼,也是死命的撑起眼皮,呜……做主子真难,做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怜的主子更难。
    突然一阵啪啪的脚步声惊得亭里所有人一清眼,苏沫先不好意思的擦掉嘴角流出的口水,完了,真没形象,什么时候她给睡着了,不仅睡着了,还涎出一行水渍挂在嘴角上,正脸红难为情的时候,只看庭院中一圆形洞门冲出一个身影。
    赫连珏只着雪白垫衣,练功许久已湿透了衣衫,跑起来头发飞扬凌乱,边还嚷嚷道:“在什么地方,刺客有多少人?”
    “十数个人,来报的下人这会就在房门,少爷你赶快过去盘问于他吧。”回话的是府中大总管之一,叫什么苏沫记不得了,不过在定亲宴上瞧见过一回。
    “陈总管,如此惊慌是出了何事?”月娘赴出亭子,立即问起落于赫连珏身后的陈总管,听他道,“月娘,出大事了,回乡祭祖的老夫人在京城外遇刺,这同行的下人好不容易才脱困回府报信呀。”
    给读者的话:
    亲亲们,从下个月起,文文每天三更哦!
    正文 第42章婆婆的苦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0 本章字数:2631
    遇刺!京城天子脚下,还是赫连将军府的人!谁在国际玩笑呀,简直是嫌命长了不成!苏沫趁早便提醒了月娘快找婆婆回府,不管赫连老夫人伤没伤着,这府里总是要由当家主母坐镇才成!
    话说,出了这事,公公是不是也应该回来了,苏沫自私的想着,于是又给月娘提议,月娘叮嘱大总管,大总管派人飞快的去找赫连老将军。
    其实赫连老将军早有吩咐,家事再大也大不过国事,特别是在他练兵时间里,府里万不得轻易打扰了他。
    只是苏沫一句,“月娘呀,敢在皇城根儿下惹事生非的恐不是一般人呀,会不会是胡骑偷境扰事来了呀?”
    按照理说这是九月间,此时大草原上的胡骑各部落内战不息,是没功夫来攻击燕国,但是想着胡骑的凶恶,是谁不害怕不是,再说老夫人正遇袭了,赫连将军又是出名的孝子,通知一声也不会过才是!
    到是没多少时间就听大门声音嘈杂起来,下人们立即纷相告知,赫连珏已救回老夫人,不过听说人到没伤着,与苏沫想得一样,只是吓得不轻。
    老夫人受了惊吓,到是把府里一众下人也惊得不小,一大群下人围着赫连珏把老太太给抬进了房。
    接着就是出出进进的数个大夫过来看诊,苏沫的身份自然也得来关心一下,只是房里涌满了人,根本没她站的位置,于是她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候在房外,只听到屋里是哎哟哎哟的呻吟着,听起来到有几分作戏的成份。
    “我都快没命了,他们到好,一个个都不见踪影呜呜……”
    房里呻吟没完,就是直腾腾的怪罪,这时候婆婆和公公都还未回府,其实在苏沫看来,赫连珏救着人了,应该慢慢的回府,他又不是不知道公公练兵哪能一时说走就走,而婆婆去了右相府,右相府最靠城南离得这北城老远,这会儿子老太太伤没伤着,到是抓着儿子媳妇闹个没完,岂不是多出一事,全是赫连珏设想不周所至。
    苏沫是无聊至极了,候在门外胡乱想了一通,这时见那陈总管带起一女子过来,见苏沫张眼过去,于是陈总管便自发道:“这位是雪姑娘,刚刚就是她在城外救得老夫人,不然少爷也没这么快救得老夫人回府。”
    苏沫心中哦一声,向那女子轻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丫的才是“罪魁祸首”,公公婆婆受骂应该全耐她。
    陈总管先进了房估计是去通禀去了,那雪姑娘也向苏沫施了个回礼,很是端正的有礼,小模样长得出挑,一股子冷艳气质很是吸引人,丹凤眼,挺俏的鼻子,目不斜视,身着一身绿衫素衣,小腰细得能拧出水,一掌而握,这抹冷颜丽色立于高阳之下,竟有越发的夺目起来,来来去去的下人们都无把眼光生她那里打。
    乖乖的,这么纤细的美人儿竟然会有武功,苏沫用巡视的目光把人是从头打量到了脚。
    “夫人,你总算是回来了,”候于院门的月娘瞧见赫连夫人的身影,立即就呼了出声,大至于赫连夫人说起事端,赫连夫人于门口整了整衣衫正说掀帘子进屋,就听里面一声严斥袭来,“不用进来了,我还死不了,你们都走,我就要我的好孙子陪着就成!”
    赫连夫人脚下一定,在这么多下人面前,自是露出了难堪。一震神,到是硬着眼就进了房,立即就听里面低声嚷嚷着什么,听起那口吻也是赫连老夫人的,唔……这人底气十足嘛,哪有给惊着。
    片刻功夫赫连夫人就出了房,在门口定了下,目光扫了圈院中人,在苏沫面上顿了下,松了下蹙起的眉头,才朝那叫雪姑娘的姑娘问道:“是你救得老夫人。”
    “是。”果然人冷,这声音也冷得很,却引起了赫连夫人一眼探究,深了眼,蹙了眉,盯着她不放。
    雪姑娘再不卑不亢的道,“既然老夫人已无安全回府,那么雪娴也可以离开了。”她矮身施礼,来得干净利索,苏沫下意识朝婆婆扫了一眼,果然婆婆眼中不耐,透出恼色,却暗暗涌动,“你还不能走,老夫人有请,雪娴姑娘请进吧。”赫连夫人让了身,朝里屋示意她进去。
    雪娴低着的冷眼幽了幽,便缓步进了房,苏沫立即一撇嘴,装腔作势!连她都看着难受,想来重礼节、规矩又极爱面子的婆婆,当然更加看着这很“清高”的人极不顺眼了!
    “娘遇刺了……”蓦得院口就是一哄声嚷道,赫连将军一身盔甲未换,直接就奔回了府,脚下大阔数步已到房门跟前,赫连夫人张嘴欲说什么,赫连将军已然赴进了房。
    赫连夫人抬起抓人的手,猛得划落,恼的一眼闭起,就听屋里老夫人斥道:“她那还叫对我上心,哼,没看今天穿得花枝招展,画得那般狐媚勾人,一点赫连夫人的端庄也没有,你们一个个到都违护起她了不成……那我呢,别管了,让我这死老太婆早死得了,呜呜……”
    “娘,你别恼呀,儿子下来好生说说她……”
    “奶奶你莫要伤心,孙儿看着多心疼呀……”
    苏沫正偷听得起劲了,赫连夫人突然哼了一声,就道:“沫儿,随我来,咱们回房去。”赫连夫人带着一肚子气,扯过苏沫就牵着离了去。
    回到婆婆与公公信的房里良久,苏沫是试着宽慰她的,却不想惹来赫连夫人更多气,原来自从赫连夫人嫁入赫连家,与这老夫人就从没一天是和平相处了的,在赫连夫人嘴里的老夫人,简直就是个“后妈级恶婆婆”。
    于是苏沫安静的就当个听众,因为所受无限重压力的婆婆,如今想要的就是一个好听众,听她把一肚子“垃圾”全倒了出来,如此才能舒坦一点。
    一说便说到了傍晚,苏沫到像是在听故事,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有前世许多影视剧,什么婆媳大战之类的经验,苏沫到也能与赫连夫人插上几句嘴,于是赫连夫子说起心中的苦,是一道又一道,似永远也道不完一般。
    可是时间不等人,今日看来是要白来一场了,日头渐渐西偏,苏沫趁赫连夫人喝茶的功夫,就道:“婆婆,时间太晚了,我看还是先回去了吧。”
    才刚一起身,赫连夫人就哎一声出来,抓住苏沫道:“沫儿别走,今晚就陪着我好不?”
    “啊?”今晚,陪她?她!
    赫连夫人立即怪道:“那两个臭男人今天是别想出得那屋子了,你就留下来跟我闹闹磕,不然婆婆这心里一闲着就会直闹腾……”
    苏沫有苦难言,她是想听故事,可是……呜……陪着心里受创,为长久受“压迫”的她作开解和引导,也是一份累人的差事呀,而且她还有正事要办,真的很没空嘛!
    “这样,你教我画妆呀,你不知道我今天这装容,那些夫人们有多艳羡……”
    正文 第43章能人有望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0 本章字数:2386
    死撑着直打架的眼皮,苏沫迫使自己赶快醒来,昨夜赫连夫人缠着她说了很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