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0 本章字数:2386
    死撑着直打架的眼皮,苏沫迫使自己赶快醒来,昨夜赫连夫人缠着她说了很久的话,果真如她所料,赫连家的两个男人一晚上都守着老夫人,这也难怪婆婆会吃飞醋了,这个老太太果真是个很麻烦的人物。
    让好妹打听了月娘,知道赫连老爷凌晨才回的房,所以苏沫早就候在老夫妻两的院子里。这庭院命名为“苍松阁”,院子里少花少草,种了一大圈的大松树,早晨的空气很清新,不知名的鸟儿在树梢间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听起来很是悦耳动听。
    晨时起,院里的婆子丫头已经开始忙活起来,打扫收拾庭院,动作都刻意的放轻许多,下人们瞧见苏沫在院子里瞎转悠,很是恭敬的请她入花厅里歇着,苏沫笑眯眯的道:“没事,这里空气清新,站在院子里人也清爽很多,再看着姐姐们来来去去的忙活,沫儿这瞌睡虫都跑得光了,是被勤劳的姐姐们感染到,沫儿这会儿可是精神百倍呀!”
    “哦,老夫这院子这么般好吗,哈哈……”赫连将军站在门口,赫连夫人温笑着为他整理着衣襟,听到苏沫与下人们的对话,便哈哈大笑起来。
    “老爷,夫人!”下人们躬身行了礼,便又做起手中的事。苏沫笑嘻嘻的走上前,施礼道:“沫儿见过公公,婆婆!”还未等人说话,便紧接着关心道:“公公,婆婆昨夜可都休息好了?”
    到没听说老两口闹腾什么,莫非婆婆那怨气已风平浪静!
    “沫儿呢,第一次在府里休息,睡得可惯了?”赫连夫人笑着问起,“昨夜里你公公有事忙……”拖得好长,“婆婆缠得你晚了,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多睡会呢?”
    赫连将军不自在的嗯哼了一声,赫连夫人兀自看着苏沫笑眯眯的。
    “睡得可好了,姐姐们服侍得也尽心,真像在自个儿家里一样,嘻嘻……”原来老俩口也会闹捌扭呀,恐是婆婆根本没把那些“哀怨”说与公公听吧!
    “公公,沫儿一早过来候着,就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苏沫迟疑的说道,这时婆婆已进房,似是去整理梳妆去了。
    赫连将军穿一身劲装暗青色长衫,袖口上,裤角上全用皮革扎了起来,高壮的身材非常挺拔威武,一串大胡子看起更加让人觉得威严无比,此时正活动着手腕,一副要练练腿脚功夫的模样。
    闻听苏沫这么小心翼翼的请求,赫连将军虎目乍亮微微一闪,领着苏沫去了书房谈话,听完苏沫的话,他先是带着探究的目光凝视苏沫片刻。
    “老夫手下确实有你要的人,此人原本就是帐房出身,一手精妙的珠算技艺,恐是这京城里无人能敌,不过……”掩了下眼,似乎有些难言之瘾。
    苏沫那个激动呀,还真是找对人了,一来就碰上个顶尖算帐高手,她岂能放过,才不管那人有多少不过!
    “公公,有什么尽管说,沫儿就请他了,无论有什么问题,我都给他解决。”
    “此人原是老夫帐下的军师,一场大战去了右臂,当然这并不影响他的技艺,因为此人左右手均能写会画,左右手熟练的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哦,这么厉害!”只看一双大眼都晶晶闪亮,一副又惊叹,又崇拜的苏沫,直让赫连将军裂开了嘴角,他继续道:“不过那场大战他失了一臂后,便对人事都有些心灰意冷,已经退伍多时,而且此人性格也孤傲得很,我看不是很好驾驭。”
    苏沫死磨硬泡,总算弄来了那厉害之人地址,给赫连将军一阵好谢,便跳着脚急着寻人去,赫连将军跟上来,突然问道:“沫儿,你家里的事,本来做公公的不好参于,不过你竟然先提了出来,可否告知公公,你是打算如何?”
    仅凭一个小女子,真能夺回府中掌权,很让人怀疑!
    “府里生意苏沫岂能不关心,姑妈正愁着没有一个好帐房先生,沫儿能为她解忧的定当义不容辞,不过还得谢谢公公提议的这个人,沫儿相信他一定会让姑妈满意的。”人能干了,姑妈岂能有话说。
    如此她苏沫更满意了,嘿!
    赫连将军扫了眼身后的小丫头,看她那狡黠的小模样到挺信心十足,还在他面前虚来一套,什么话都留下半句,让你知道她的打算,却又不明说要夺家产,她做事很细致,相信,她能来找他帮忙也是前思后想,琢磨透彻了才如此选择。
    选择相信赫连府!
    “你小子,这是打算去哪里?”
    前面的赫连将军突然一声厉起来,苏沫绕出来一看,哦,原来是赫连珏,他一身劲装白衣,长发因跑动起来正飞扬着,狭长的桃花眼,看到苏沫时,似立即隐了刚要说话,身一侧闪进了房,只道:“来看看母亲如何,娘……”
    听到一声撒娇意味的轻唤,只觉背脊生麻。
    “将军……”真想不到,婆婆原来是这么唤得公公,赫连珏刚进房去,赫连夫人就拖着儿子走出了房,完全破坏了苏沫此时正想闪人的冲动。
    唔……真的好急,好想立即把那能人寻回府去,如此她才能安生呀!
    “将军,为妻已让下人们备了早膳,今日难得沫儿来府里,咱们一家人也好久没有聚一聚了似乎?”同在一个府,却各人都“忙碌”得很!
    看婆婆那笑模样,到像是完全不气了,不过苏沫从那流光闪闪期盼的目光里,还是探究到一丝怨怼的意思。
    “娘这么说,我到是饿了,爹你说呢?”赫连珏笑了眼,先朝膳厅行了一步,赫连将军嗯了一声,低声道:“晚点去军营就晚点吧,反正有子谨看着,我也放心……”跟着儿子身后也进了去,因为紧急练兵,所以赫连将军不用每日早朝议事,只有重大事件时,会有宫里人通报他直接进宫面圣。
    苏沫笑成一朵花,手上挽起婆婆跟上他们,赫连夫人见苏沫那打趣的眼神,昨日一时激愤到是与这丫头说得太多了,没一点隐私保留,此时自觉难为情得很,带起笑好气的刮了下她挺俏的小鼻子。
    “呵呵……”
    给读者的话:
    今天三更,亲们放心跟坑哟!
    正文 第44章同行寻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0 本章字数:2302
    非常和和气气的早膳,当然表面上看是这样,赫连夫人很是殷勤的为赫连将军布着膳,尽心的伺候着丈夫,不过转眼之间背着人的那一双水葱似的纤手,时不时会一握再握,很用力。
    而她的丈夫很是享受着妻子的服侍,嗯嗯的哼着声,看似非常的满意。
    赫连珏与苏沫二人有那晚的事发生过后,两人似乎相看两生厌,双双把对方过滤不计,言谈间,赫连将军问起赫连珏在军营中的情况,这才知晓赫连珏与李达升明日郊外比武,两队人马已摩拳擦掌,看他激动自信的神色,似乎早就望着这场大比拼!
    “嗯,多花些心思在这上面到还不错,没想到这子谨收拾你们这帮公子兵,还真有两下子!”赫连将军低语的笑道。
    赫连珏眼中闪过不屑,直瞪着苏沫,他可听说有这场比拼全靠这女人所赐,狡诈的女人到是找到他的软肋,看她正中他心思的份上,这次便饶过你的多嘴多事!
    “那珏儿你一定得夺了头筹,比过所有人!”赫连夫人打气的道,眼中晶晶闪亮,对儿子也是自信心十足,非常支持和鼓励。赫连将军只道:“别丢我的脸就成,看你也不是那么孬才对!”勾起的眼角,到也是心里暗赞着赫连珏。
    “爹娘放心,儿子哪次输过人!”
    这到是,好的,坏的,他都不输人,苏沫拨着饭,嘲弄的撇了撇嘴。
    “呵呵……我儿子什么人,娘相信你,呵呵……”这么久时间,赫连夫人此时才真心展开笑颜,当然赫连将军也眯了眯眼,盯着儿子目光充满了赞叹。
    到是忘记了这小子浑的时候,多惹他这个老子冒火了,唉……这就是家人的疼爱呀,好无私,可惜苏沫永远也感受不到,呜……
    正在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时候,月娘低声向赫连夫人说了什么,好家伙,立即就看婆婆变了脸,她道:“婆婆吃不下饭,正难受着,说是要将军过去看望一下。”
    一听这话,赫连将军浓眉紧掐,轰声推开桌子就立了起来,“那我得过去一趟,你们先用着。”赫连夫人呼息一急,瞪着满桌子直起火。
    “哦,那个沫儿呀,去找人唤着珏儿一起去,他住的那地方复杂得紧,你一个女儿家,怎么能让人放心。”赫连将军临门口提醒了一声苏沫,便大踏步离开。
    “哦……”苏沫呐呐的应着,盯着射来极不悦的目光,头一低,眼一闭,那什么眼神,到以为她非要与他相处了不成!
    可气!
    可气得很呐,赫连珏刚出得府门,冲着气撞开苏沫直接跳上了他的大马,苏沫愤了下眼,又暗呼一口气掩过心中烦躁。此时她还得利用他甩掉身后两个大“汉奸”,秦芳,陆仁。
    好妹跟在苏沫身后,见未来姑爷早上了马,小姐低着头立在当场没动作,便问道:“小姐,让秦芳他们驾辆马车吧。”
    她可记得,未来姑父不喜坐马车,那晚就是带起小姐骑马疯跑,实是太伤风败俗,对小姐的生誉很不好!
    可现在她管不了什么生誉,再说苏沫本就没把名声生誉看得太重。
    “不用,难得能与他独自相处,你们……”苏低声说着,害羞的看着面前的好妹,好妹了然的羞红了脸,就对秦芳二人道:“小姐有未来姑父护着,你们还多什么事,别跟着来了。”
    两个护卫似有疑虑,但看赫连珏很不悦的瞪过来一眼,于是掩了迟疑,二人跟着好妹进府等候苏沫归来。
    苏沫只当没看到他眼中的嘲弄,那一眼眼瞪其实是她。
    看她笑着脸友好的道:“那天的事,我们都别计较了吧,我让你生了气,你也报复回来,咱们已经扯平了,我都不计较,相信很男子汉的珏少也不会再与苏沫过不去吧!”
    “那……”她伸长了手,要赫连珏拉上大马,面上笑笑的带着讨好的意味。
    “你以为还有机会上我的骏马!”讥讽一声,赫连珏跳下马,唤了府中驾马的小厮,苏沫没意见的自发进了马车。赫连珏骑马跟在车后,嗒嗒的马蹄声有一段距离,马上骑士俊脸上阴沉得很!
    以为她稀罕吗,哼,坐马车更舒服!
    这里是一个叫“平安巷”的地方,苏沫很意外,繁荣的皇城脚下,竟然会有如此贫困的地方,烂瓦断墙,街道狭窄,地面大洞小洞的泥巴路,一路行来硬是花了三个时辰才找到那人的住所,那人叫“老易”。
    泥巴糊的三间土棚子,院子中种满了绿油油的小菜,左面是用篱笆隔起养家畜的地方,不过里面就两只大母鸡,咯咯的直叫唤,似乎正饿得不行。
    赫连珏一见这种光晃,骑在马背上是怎么也不下马了,苏沫他一眼,冷冷的,这人够娇贵,还嫌弃上了不成。
    其实这里虽然破烂,但主人家收拾得很干净妥当,院中杂物也很有条理,看得出这老易是个谨细之人,听闻有响动声,一断臂男子便走出了房,很幸运,老易在家,苏沫只觉这趟没有白来。
    以为这老易有多老,原来不过三十出头的壮年汉子。
    “易先生好,小女子名唤苏沫,此次前来是为了……”苏沫大方的介绍完自己,就说出此行目的,到是没把这老易一脸的淡漠当回事,直接说完了来意,便笑着道:“不知易先生意下如何?”
    老易穿一件泛白布衣,同样干净整洁,右臂空荡荡的有风吹过,空袖飞起扬了扬,另一只完好的左手,立即压下空袖,右身一侧躲过苏沫的目光。
    五官平凡并不出众,但这浑身儒雅的气质,却让觉得他并非凡人,只是这脸上依旧淡漠得很,只听很沉很沉的声音回道:“没兴趣。”立即侧着右身向房里去。
    “你在害怕,就因为没有了一支手臂,怕被人取笑你是没用的残废吗?”
    给读者的话:
    下午六点前还有一更哦!
    正文 第45章女人的见识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0 本章字数:2601
    “你在害怕,就因为没有了一支手臂,怕被人取笑你是没用的残废吗!”苏沫急中生智,带讽带激,迫使离开的人立即就顿了脚步,猛一回头盯上苏沫,淡漠的眸子微波涌涌,似被刺激到,扎得面上腾起一丝人气。
    确实是人气,不然她都认为这人是木头作的,淡漠的疏离确实很孤傲。
    “易先生原本是赫连将军麾下的军师,能做军师之衔的人岂是平凡之辈,如此只因失了一条手臂就心灰意冷,不是太辱没上天赐你的这份聪明才智了吗!”
    一激既中,再激再励,要的就是他一个回应,其实苏沫早看出他并非真正淡漠,刚才压住空袖子那份急迫,如此在意别人目光的人,岂能淡漠的了!
    而她此时只想,无论如何也得把人才网进手中,当然这手段太卑鄙,打击他主是看他是否还沉得住气。
    只是这人果然非凡人,刚微一动气的面色,稍稍一缓已无波无澜,淡声问起,“你是将军什么人?”
    苏沫笑起脸,立即恭敬禀道:“小女子苏沫是赫连将军儿媳妇,那位……就是赫连将军的公子,苏沫的未婚夫婿赫连珏。”向他指了仍在门外骑在马背上的赫连珏,此时他也向这里望过来,脸上很臭很不耐烦,差的就是直冲苏沫冒火。
    老易眼中仍无波,向赫连珏看了一眼,只道:“请姑娘转告将军,很感激他举荐提拔,不过在下喜于平静生活,实没有意志再为姑娘效劳,抱歉!”
    看他一作辑,明显的逐客之意,苏沫当然不相信他会因人情事故而折腰的个性!
    掩了脸上过多讨好的笑意,静着脸,非常认真的道:“早闻先生才能,于是苏沫才向公公寻来先生住址,当时公公已说明你并非凡人,更清楚你又怎会驱于我一女子之下,不过实在是苏沫家中急迫,实需像先生这般的能人协助,如若刚才有冒犯之处,还望先生你见谅!”
    “不会。”他淡声道,回着脸,向旁一侧。
    苏沫观起他整个神色,刚刚的不耐缓了不少,不过却冷淡了起来。听闻一串鸡鸣声,那老易自故从鸡棚上的竹篮里,抓了一捆嫩草蹲在院中一只手砍剁起来,似乎苏沫再怎么厚颜不知离去也没有什么关系,完全把人当成了空气。
    这人又更冷了几分。
    “这草可真嫩,易先生如此宝贵的手竟然用在这上面,可是太可惜呀!”她叹了一记,在老易生怒前,抓起一把嫩草碎,便口中咯咯的喂起鸡儿来,两只母鸡争食吃得很欢,苏沫笑眯眯的道:“这两只母鸡可真瘦,不过苏沫最爱吃瘦嫩的禽肉,看它们也一把骨头根本不能下蛋了的样子,易先生可否把这两只母鸡折银卖于苏沫呀。”
    她瞧着他,故意讥笑他口袋空空,穷酸得很,人啊再孤傲,若没本钱,却也不能固执自赏不是!
    “不卖!”这两个字是咬着吐出口的,老易盯着她一眼,很厉,或者叫愤怒。
    不激得你认清现实,她就不是苏沫!
    苏沫刚张嘴,想要再接再厉,有人却是不乐意了……“苏沫你搞什么明堂,到底还要本少爷等你多久?”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事才耽搁这么多时间,珏少若很急的话先行一步吧,沫儿今日必需得请得先生出手相助,不然……”她低着颜,声音渐渐带上泣音,“不然这整个苏府可还是沫儿的家,虽然有你与公公作依靠,但是这些内府里的事,公公也言明爱莫能助呀!”
    这是她的难题,也是她的可怜,虽然不屑别人同情,但是若这份同情能够让人心软,她丢点小脸示一示弱却也没有关系。
    “你快一点!”赫连珏脸上更黑,就知道这女人又再耍诈,她在他面前何时这么低声下气装可怜过,当然若是有的话,肯定是有所图!
    这女人就一猴精!
    苏沫一改笑颜,柔柔弱弱的道:“易先生,苏沫就向你言明了吧,自从我爹爹去逝后,唯一的姑妈就霸占了整个苏府,外面的人都传苏老爷如何如何,就连皇上也大加赞赏了我爹与苏府,恩赐苏府是大仁商,可是谁会成想,大仁之家唯一的女儿却是现在这般田地,出门在外全由人监视,在府里言行更有诸多限止……”
    老易淡漠的颜上渐渐息了火,胸中一团愤怒之气也消散了去,淡幽的眸子闪过动容。
    “……虽然苏沫要嫁于赫连府,生活上定然无忧,但是苏府是我爹一手经办起家,再说如今已然担了这么多名声,苏沫自身是小,怕的是府里在有心的姑妈掌管下,若有什么闪失,毁了我爹一世名节,作为子女的苏沫是万般不能不过问呀!”
    当然得过问,不然她没信心在这乱世生存下去,必得这最有可靠的保障,所以她一来便向老易言明,她有自信他不是个多嘴舌的人,更相信他一定会相助于她。
    因为只有自己相信自己,才会让别人相信苏沫。对苏沫现在而言,自是把信任看得比什么都重。
    要有一帮维护自己的臂膀,更要安心无忧,当然得用最稳妥的人相助,所以她会如此诚肯,只是摆明一个立场,话多说无益,苏沫讲完自己处境,和对老易的敬重和希望,便干脆的告辞离开。
    “我不会帮你!”
    苏沫刚踏出小院,身后老易便已答复了她。
    赫连珏听闻,蓦得失声好笑,“一场好戏呀,可惜没人捧场,呵呵……”苏沫冷眼瞪了赫连珏一记,缓缓转身只向老易道:“易先生可以思虑两日,不用这么快答复于苏沫。”
    看老易又似要拒绝,苏沫急一声正颜道:“虽然外面的大战场能让先生雄心万丈,不过人为生活的拼搏岂不也是一场“争战”,胡骑犯我燕国终有一日会被驱逐消灭,战争会在所有百姓期望中结束,和平是众望所归,先生何必一再执着于擦肩而过的机遇,为何不把你一腔热情献于困窘的生活中呢,其实你只是比他们早一步退出战场而已,将来某一天所有为燕国而战的将士,都会如你一般离开战场回复平静的生活,这是必然趋势呀先生!”
    苏沫不等人回神,确实是老易与赫连珏一时也未能回神,盯着苏沫只觉她此刻竟如此耀眼,这份认知并不是人人都会想得到,就连聪明如老易也是夜夜梦回战火连天的壮志豪情,燕皇无数次宣誓胡骑定会被消灭,大家似乎只是把它当成心中的信念,确实无人像苏沫这般自信肯定!
    老易呆滞摸索着回了屋,院里院外一时静寂无声,此时突然听到喳喳脚踩枯叶的声音,赫连将军先露了面,从土棚屋左侧后走出现,跟其他身后的竟是一身便服的燕皇。
    “赫连呀,你这个儿媳不简单呀,比你那小子有见识!”
    正文 第46章重要棋子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0 本章字数:2542
    “平安巷……”燕皇一身紫衣便装,仰头望着进巷的大门,破落的横匾上雕刻着很粗糙的三个大字,已然历尽沧桑……
    他身后只有一位护卫装扮的随从,门口来去的百姓对这陌生的二人,时不时都望眼探视,眼里神情都存着小心。
    “娘……娘……等等我呀……”这时一个满身补丁旧衫的妇人,端着大盆要洗的衣物走进大门,神色匆匆。身后是一个三五岁的小女孩,穿着脏旧的小衫子是补了又补,跟着母亲身后小跑着,追不上母亲的脚步,显得很吃力,脏糊糊的小脸都快要哭了出来。
    “娘,等等我呀,娘……呜……”
    “要死的还跟快点,天都晌午了,老娘洗不完这些衣衫,咱娘俩儿都去喝西北风去!”妇人恐是吵得烦了,回头就没个好脸色,虽然脸色不好,不过却是站在门口等着女儿跟上来。
    “呜呜……娘,我肚子好饿,爹爹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我要爹爹,娘说过爹爹回来,咱们就有菜馍馍吃,爹爹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呀,娘……呜呜……”
    小女孩脏脏的脸上流出一汪子眼泪,孩子终于跟了上来,妇人立即腾出一只手牵起她就走,“饿,你就知道饿,你爹爹啊……”声音一转暗然低泣,她说,“可能再有几天就回来了吧……娘把这些衣衫洗完换了银钱,就给乖乖做菜馍馍吃啊……”妇人边粗声安慰着不懂事的女儿,边歪了脸用端着大盆的肩膀蹭掉已然流了满脸的泪水。
    苦啊,我的乖乖啊,你爹爹再也回不来了……
    “嗯,乖乖听娘的话,咱们多做一点,等爹爹回来也要给他吃……”
    燕皇盯着那一对母女,直到看不到他们的干怆的身影,严谨的眸中也忍不住闪起一团雾气。
    “皇上……”这时赫连将军从平安巷走出来,在他身边轻声呼了一声,燕皇立即侧了下脸,平了下气,静声问道:“怎么样?”
    “禀陛下,他已经答应了,听闻是圣上密旨,显得很激动。”赫连将军随着燕皇往回走,这平安巷出来便是京城最繁华的街道,“华荣大街”想来还真是讽刺得很,一边是热闹繁华,一边却是破落贫苦。
    这里是京城最特别的一个存在,平安巷是祈祷平安之意,可是这里住的人全是燕军中战死的将士家人,平安……又何为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