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平安!
    唉……
    燕皇再望了眼那破落的大门,掩掉眼中生疼,接起赫连将军的话,说道:“想来他早就动心了吧,朕可是对你那儿媳很是另眼相看呀,呵呵……”三人全是步行,街道上人来人往到还显得拥挤热闹,燕皇时常会便装微服私巡,听闻不如亲眼所见,要了解百姓民生,如此才能作一个人人称道的明智帝王。
    赫连将军听闻,也是忍不住暗里感叹。
    “可是圣上为何会急于促成此事呢?”难道圣上当真这么看重苏沫,虽然她的确不一般,但是怎么看也只是圣上无意中,捻进棋局中的一枚不起眼的棋子而已不是。
    “赫连呀,咱们燕国穷呀!”燕皇顿下脚,眼里都红亮了起来,感触颇深,“打了这么多年仗,是连年赔款息战,”后一声是咬疼着眼低吼而出,蓦又平气继续道:“如今这胡骑内乱,咱们才得一喘息,但若这胡骑再来可就是更加凶猛呀,以往是凶狠,但草原上各部落之间并不齐心,故而才没能霸我中原,如今若待这胡骑‘克鲁大汗’统一草原,咱们中原燕国可就成他囊中之物呀!”
    三人一前两后,步行穿过大街,外人看来不过是平常富人游玩而已,岂不知他们正商量的却是军国大事,关系到万千百姓的生命安危。
    说起战况,赫连将军同样心有戚戚焉,燕国大将军是他,他可比燕皇更加迫切消灭这活匪胡骑,此时顿了脚,厉了色,咬紧了牙。
    燕皇起步,向他示意再上前,声音一缓,又道:“可是那苏老爷的事迹传开,以及后起发动商贾捐粮银之际,朕才惊觉燕国国库虽贫,可是咱燕国子民却富富有余,所以朕听闻你说苏沫请先生一事,故而突发奇想,让他帮帮苏沫,顺便也‘帮’一把朕呀,呵呵……”
    跟在身边的赫连将军脚下突然一滞,帮圣上?是想……
    苏沫……赫连将军心中重重念到这两个字,虎目中腾出一丝不确定的了然,惊了又惊,她会是圣上想象中的人吗,会吗?
    “赫连呀,朕可是很看好苏沫呀,”像是在回应赫连将军的疑虑一般,燕皇回头笑道:“所以你如今除了练兵,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任务,”他忍着笑才道:“让赫连珏那小子好生给朕抓住这个苏沫,朕可还要等着亲自给他们举行大礼了,呵呵……”
    “是,皇上,谢,皇上!”赫连将军无比恭敬的回道,若是苏沫真是燕皇属意的那个人,那么圣上对赫连府岂是重视那么简单!
    燕皇面上欣慰,扶他起了身,郑重的道:“赫连呀,这朝廷上下也就你,才是朕最为信任的人!”他连点头,眼中看重之意不言而喻,而且有些感触的又雾起了眼。
    “皇上……”赫连将军动容非常。
    燕皇张了下花湿的眼目,又回复威严沉敛,他感慨道:“燕军里也就你赫连能够领兵打仗,朕可是对你寄于后望呀,这段时间你加紧练兵,争取在年青一辈里多培养出一些好苗子,咱们燕军不仅战资短缺,这能人干才更少得让朕心痛!”
    赫连将军道:“是皇上,微臣定为皇上培养最能打仗的将军!”虎目里微思,便又禀出想了几月的思虑。
    “只是这胡人铁骑骁勇善战,硬弓铁驽万人难敌,即使我燕军再勇猛,但在这先天条件及装备上就失了先机,所以微臣一再思起,建议从燕军中单独成立一只铁军,专制这胡人铁骑的嚣张……”
    燕皇听来神采弈弈,眼中忽闪着赞赏的光亮,立即就道:“赫连这想法相当不错,走,随朕进宫,你与朕祥加细谈来。”
    街道的另一头,正是赫连珏护行着苏沫往回走,二人一路无语,苏沫坐于马车里一阵又一阵的兴奋,她相信那个老易一定能被她说动,嘿嘿!三国时有刘邦三顾茅庐邀诸葛亮出山,她苏沫也打算效仿,发誓定把这孤傲之人烦得急了,非被她所用才成。
    而得意洋洋的苏沫却不知,那老易早就不再是个问题,而将来更大更多的难题可正等着她。
    给读者的话:
    更新说明,早上两更,下午六前一更,亲们多多给评哦!(^o^)/~
    正文 第47章暂时忍耐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1 本章字数:2363
    赫连珏与苏沫二人回到府中已是晌午过后,赫连夫人留下苏沫又用了午膳,苏沫这才提出回府之事,又好言一番让婆婆向公公带去谢意,赫连夫人只让她多来府中走动,便又招来赫连珏相送。
    “人家可并没有答应于你,刚才就要谢我爹,你是不是太有点自信过头了!”苏沫在前,赫连珏跟在身后送她出府,有些看不过她那张明显得意的嘴脸,于是便讥讽起来。
    “我自信当然有我的缘由,像老易这般孤傲的能才,岂能安于平凡过一身,你等着吧,终有一天他得自发来我这里报到,不过呢……”要到门口了,好妹与两个护卫都于门外候着她,苏沫一声“不过”转过身来,盯着赫连珏也讥笑道:“有的人可别浮夸过头,自以为当真能干么?明日与人比试可别输了,才来捂起被子哭鼻子哦,呵呵……”
    苏沫才不看赫连珏变不变脸,跳起脚就乐得跑掉,于门口时就急一唤三个随从跟着,老远一声嚷嚷回来道:“赫连珏我不要你送了,快回去加紧练你的功夫吧,临时抱佛脚为时不晚哦!”
    苏沫你是活腻歪不成,敢耍逗起本爷来!赫连珏立于院中狠狠的磨起牙,可恶,似乎从那晚狠吻了这女人起,他今日便一天被这女人“压制”,拳头啪啪一阵响,吓得经过他身边的下人们闻声色变,飞快的全跑了开。
    铁拳突然是一松,满面硬色的俊美容颜又挑出一抹慵懒之色,他是愤过头了吗,竟然为她失了控,哼,她岂能在他的手掌心里翻过天去,苏沫你先等着吧,我定当将适才的窝火全数讨还回来。
    一夜无眠,苏沫睡得极安稳,清晨的微风透窗拂过来,清清凉凉好舒爽啊……
    好妹昨夜就领命今日一早过来为她梳装打扮,简单的挽了个不容易散落的发鬓,苏沫便拒绝了所有装饰之物,除了定亲那日描了装容,此后再没碰这些粉啊脂的,好妹只听她说什么没品质保障,唯恐对肌肤生害,呜……她好笨啊,根本听不懂小姐的话。
    再瞧一眼她这常常奇言怪语的主子,这会子正对着铜镜细细观起来,细颊上两个酒窝勾得深深的,肉粉粉的苹果脸满是喜气,到是谁说胖人难看的,她就不觉得,这么甜美可爱真是诱得自己都想亲一口。
    苏沫一阵臭美起来,到让好妹会错了意,想起昨日被留于赫连府苦等的情景,于是立即请求道:“小姐这般高兴,今天要去的地方肯定有趣得紧,可得把好妹也带上才是哦。”
    有趣么?到不见得,她呀,今天是要去“三顾茅庐”,还好每到这个时刻,义兄刘子谨都会习惯来接她到左相府,所以相信今天也能把那两个“大汉奸”给甩掉。
    话说,她得尽快“打倒”这两个“汉奸”才是正道,总觉被监视着,太心慌不安,她可不愿成天紧绷神经为他们活受罪!
    可是苏沫失望了,用过早膳,已与萧氏虚应了半天,这刘子谨怎么还不到呢?
    呜……你可别放我鸽子呀!
    “沫儿与赫连少爷感情到是很好呀,前儿个歇在他们府里,那赫连家的人对你还都好吧
    ?”萧氏转来转去也就问起这个,苏沫下意识就接着好,再瞧向旁边坐着的这位表姐,萧美芳可是连着几日没瞧见过人影,今天是吹得什么风,竟然会陪着她一块用完早膳,还有心思与她聊谈不成?
    怎么还不走!
    不要怪她对萧美芳态度恶劣,实是从重生以来,在这个家里第二个看不顺眼的主就是这个表姐,又爱咋呼惹事,又很自以为是,成天往外跑,不是买这便是买那,哎哟……看得苏沫那个心疼呀,用得可是她将来的银子,她怎么不心疼,简直全身肉都疼!
    萧氏看眼苏沫,见她并不想搭腔,暗自恼了下,便直接吩咐道:“如今你已许给赫连府的少爷,可你表哥表姐都还没着落,接理说得兄姐成了家才轮得到你,所以姑妈是想呀,你常在相府和将军府走动,暗自也给你表姐留意留意……”
    要她帮这只花孔雀找男人?呵……天大的笑话,苏沫压住心里冷屑不表露出来,闲声的道:“表哥表姐没成家到是不忙,沫儿就算要成亲也得三年后,举时我想已过双十年华的表姐,应该早就找到如意郎君了,而表哥了恐怕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吧!”
    嘲弄的扫了眼萧氏及她身后的绿珠,这绿珠每见一次都阴沉沉的,不知道是受男人的气了,还是这对母女白眼太多,不过看她一直做着下人活计,得,换了谁也高兴不起来吧!
    这丫头越来越管束不住,如今到是一丝附和她的意思也没有了,前几日下头人传说苏沫暗访柜上一些伙计,到是让她意外得很,这丫头越发不像原来那种单纯的性子了,到幸亏她早有准备,不然那些人还真被她给说动了,岂不绕自己一身麻烦,哼!
    “话也是这么说,不过你接交的毕竟都是上人之人,这些日子看你出出进进也挺孤单的,今日起就让你美芳表姐陪同着你吧。”
    这人到皮厚得很哦,连问都不问她一声的好!苏沫极度不悦的扫了眼萧美芳,只看她浓妆艳抹的表姐,给她一个得意的勾嘴恶笑,先道:“既然要出入那些贵府大门,沫儿呀,你就与表姐说说其中要守的礼节和规矩吧。”
    你们强,都把她当成空气,她苏沫软吗!放屁!可惜哦……如今的苏沫翅膀还没有长硬,扑腾不起来,所以她等,再忍!看你呀的,一个个还能嚣张一辈子不成!
    只是她那“三顾茅庐”的大计,就此小产,呜……这个大麻烦可比那两个汉奸还麻烦的说。
    可就那么巧得很,今天是左等,右等都不见刘子谨踪影,此时的苏沫到是又忧又乐,但又不免疑惑,以刘子谨这人性子来说,有什么事耽搁不能来,也应该通知她一声才是,为何一点消息也没有呢?
    总觉的有什么东西从脑子里一闪而过,苏沫却怎么想不起来了。
    太阳都快正空的时候,一个家丁进厅里来报道:“禀姑奶奶,赫连府的姑爷来接小姐出门,让小姐赶快出府去。”
    正文 第48章郊外比试1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1 本章字数:2517
    “珏……”苏沫出府门就轻唤一声,脸上笑得很甜,甜腻味的直让马上的赫连珏皱眉头,一比不耐烦滑过眼底,突看苏沫身后还跟着个女人,两人身边都跟着婢子,自是明白苏沫是要带人同行。
    “马上跟我出城,这多余的人本少爷可管不着。”冷颜冷语,是把谁也不放在眼里。
    苏沫对着赫连珏裂了下嘴角,死命的掩饰脸上的讥笑,才转过身对因难堪而涨红了脸的表姐,抱歉道:“对不起表姐,他就是这样的人,你莫要多心,下次沫儿再让你陪着好不?”
    “呵……没事,我一点也不介意,沫儿与赫连公子玩得开心就成……”萧美芳气颤着嘴唇抖出几句话,却是有人不耐烦的打断道:“苏沫,时间有限,还不上来。”
    口气很冲,责怪的意思好明显,苏沫撇了下嘴,要不是看在他解救她出府的份上,她才耐得理这种没礼貌的小子。
    “去哪里?”
    “……”
    “赫连珏,我还有正事,你到底说不说去哪里?”她也不耐烦,早就想了府了。
    “郊外。”只觉头顶一团粗气冲来,苏沫这才想起那场郊外比试,奇怪道:“为什么我要去?”
    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非得她去!
    “大将军的命令,军令如山!”粗气更涨,轰声震得苏沫耳朵直嗡嗡。
    什么军令如山,这关她何事……一到他们比试的郊外场地,赫连珏便如垃圾般丢开了她,兀自疯马狂奔了开去。
    苏沫险险的站住脚根,呼了口气,恼火的瞪着赫连珏消失的方向。那是一堆穿着白衫劲装的男人,红色头巾简单束住头发,腰间的锦带,脚下蹬的长靴全是红艳锦绣的祥云图案,似乎刚才赫连珏也是这装扮。
    队服?
    而在这白队的对面便是反色着装的另一堆男人,红衣白巾,雪白腰带和长靴,两堆鲜艳的人群杂在一起,应着脚下碧草青青的软草地,还真是夺目的很。
    草地非常宽阔平坦,周围早就列了一队队士兵守卫,这两堆人所站正中央的地方,早搭起了一转帐蓬,远远望去,似乎蓬里的人还不少,而且似乎全是一撮“高等生物”。
    “沫儿,也来了?”这时苏沫身后有人问道,转身过去一看是刘子谨,于是就乐开了眼,道:“谨哥,我就猜你肯定在这里耽搁了,不然早就来府里接沫儿了,呵呵……”
    刘子谨眼光异了异,温和的嘴角微微上扬,“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走吧,你先随我过去见一见太子殿下和王爷他们。”
    “怎么太子和王爷也来参加吗,我还以就是一群疯子耍乐而已了!”苏沫紧跟着他身后,一双大眼四处望了一圈,还真是热闹的很呀,人来人往吵吵杂杂的,与现代学校里开的运动会很相似。
    呃……这似乎是自个儿一手一促成了哎!
    苏沫控制不住嘴角一裂再裂,心里腾出一抹欢喜来,还四处望着,便听刘子谨声音响起,“见过太子殿下,越王殿下,吴王殿下。”
    “子谨无需多礼,快快请起。”一声温和的声音接到,苏沫抬了脸偷瞄了一记,原来这就是燕国的太子,长相到清俊,身长很高壮,比吴王看起来骨架还大一圈。
    “禀太子殿下,两位王爷,这位是臣的义妹苏沫。”听刘子谨如此介绍道,苏沫立即头一埋,恭敬的道:“苏沫见过太子殿下,越王殿下,吴王殿下。”
    早就暗背下刘子谨称呼的顺序,在这些“高等生物”面前她可一点不能大意。
    “这就是苏沫呀,也快请起吧。”温和尖细的声音说道。
    “谢越王殿下。”快速看了一眼是谁,苏沫立即告了谢,站直了身,眼观鼻鼻观心,立于刘子谨身旁。这越王长得细皮嫩肉,胖乎乎的看起来很爱笑,清清秀秀的细质五官,到比不得吴王与太子英挺俊气。
    三人中太子最长,不过看来也就二十五六年纪,越王相差无几,只有吴王与赫连珏似乎相当,多不过二十上下的少年王爷,在这一堆人里却显得很老是沉。
    只觉一抹冷光投向自己,顺起方向,那应该是吴王,这人是早认识的,苏沫便朝他淡淡勾了一抹笑花,没等人回应,便又埋了头。
    只听吴王冷淡的道:“子谨与义妹入座吧,无需太拘谨。”
    刘子谨是这些公子兵的主帅,今日比试当然得到场亲临,而这太子和王爷,八成是过来凑热闹作评判才对。
    这些人就是吃饱饭没事干,明明就是一群疯子疯闹,非得还给办得越发正式了。
    在苏沫眼里,这些与赫连珏相交公子兵,都是玩劣的小太保,所以今日也只把这场比试当作是看戏一般,如若可以离去,她到宁愿去顾她的“茅庐”。
    想得多了,刚才绷紧的神经也松泄了下来,一抬脸便与太子的目光碰了一记,自是立即低了头,只觉他那目光里全是探究。
    “刚刚听二皇弟说话,到是听闻过左相这位义女么?”这是太子问的,苏沫蓦的紧张一下,为何非抓着她打转不可。
    此时号角齐响,似乎红白两队都已准备妥当,比赛就要开始,这些太子啊,王爷啊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外面才对不是。
    越王看着苏沫含笑道:“自然是听过,京城顶顶有名珏少的未婚妻,关于苏府小姐的传闻,可是多不胜数,到是本王早有心见识一番,不想今日却是凑巧的很呀。”
    苏沫倏的一眼对向越王,这是下意识动作,谁听了这番话,都会认为他是在讥笑于她,赫连珏“顶顶有名”,她的传闻……
    越王回视她的目光,淡淡的很纯净,似乎一点别的意思也没有。苏沫略一勾起嘴角,能不在意吗,不能!于是又埋了头,只听太子接道:“那么二弟今日瞧见了,不会失望吧?”
    放在膝上的双手指头一抓,果真皇室中人没一个好惹的,问题是她到底哪里惹到了他们,刘子谨自然感觉旁边人的异样,突然大手就盖上了她膝上的一双小手。
    “哈哈……果然不同凡响,与珏少到是相配得益,哈哈……”
    “不知越王殿下正说在下什么,尽然笑得这么爽快?”这时一身白衣潇洒的赫连珏朝这边过来,长发高束,玉冠惯顶,长身而立,玉树临风,一身天生不凡气质到是与在座的太子王爷不相上下。
    给读者的话:
    多谢亲亲们支持哟,真真好高兴呀!
    正文 第49章郊外比试2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1 本章字数:2492
    “不知越王殿下正说我什么,尽然笑得这么爽快!”
    这时一身白衣潇洒的赫连珏朝这边过来,长发高束,玉冠惯顶,长身而立,玉树临风,一身天生不凡的高贵气质到是与在座的太子王爷不相上下。
    他懒懒的勾下一缕长发于手中把玩,嘴角微挑慵懒随意,狭长淡笑的凤目透出冷意,竟狂妄的一丝遮掩也不没有。
    明显此人正有些不愉,帐里的笑声干涩几声便息了下来,其余的人趁机拿茶解渴,一时都未出声,只是私下的心眼里可都观着越王与赫连珏。
    这人浑天浑地,目中无人,难道竟连这些“高等产物”也不放在眼里!苏沫只觉头皮麻了一下,扫了眼帐中所有人,便继续埋头“深思”,只希望所有只把小小的她“忽略不计”。
    越王眼里精光微闪,瞬间即逝,便又含笑说起。
    “适才太子哥正与我说起珏少的亲事,好巧今日得见传闻中的苏姑娘风采,于是太子哥便问于我,觉得这苏姑娘如何,我便说果然不同凡响,与珏少你郎才女貌相配得益,一时高兴珏少得此美眷,于是大家便一起乐了起来,呵呵……”
    太子虚应点头,看起苏沫也含笑道:“闻名不如见面,确实不凡,呵呵……”可那明显不过的鄙夷,却是视着苏沫越发渐深了起来。
    又是臃肿丑颜?
    嗤……原来再高贵的身份,只要他是个男人,却均是以貌取人之辈!
    苏沫垂颜低眉,心中微微冷嘲。
    “确实,确实,苏家老爷大仁大义,其女又是被父皇亲自夸赞过,自应有过人之处,呵呵……”越王深瞧了眼太子,便又接起笑道,这次到是满脸笑容,来得真诚。
    可是晚了!苏沫已认定这越王便是只笑面虎,亏她刚才还觉得他喜颜和善,虚伪!
    “原来是在夸你,我适才唯恐你不知礼数闹起笑话,确实我多想了么?”赫连珏凤眸微掩,却是细声只对苏沫而言,轻踏一步竟然立于苏沫身后,一双大手便压在苏沫肩上,渐渐施力,俊颜微冷,眸中渗恼,谁让她自发送来让人嘲讽讥笑,可恶!
    苏沫自觉不适转头望他一记,只看他凤眸立即幽幽勾笑,盯着极忍痛的水盈大眼非常专注,到是让外人看来这二人却像是眉目传情,暗送秋波。于是帐子里一起嘻笑而过,气氛又归于和络。
    却只有苏沫清楚她的肩上,已痛得火辣。
    为何又生恼?人说女人心海底针,这赫连珏的心思岂是海底之针!
    刚才像在帮她,这会却有暗里恼她,她肩上受他死掐,在这些太子王爷面前,却又只有暗里承受的份。
    可恶,等下来,决不轻饶了他!
    这时一连串的击鼓声响起,外场上的两组队员已听令集结,看来红白两队的比试即将开始。
    “赫连玉,比试要开始了,你不去点数你方队员吗?”刘子谨立即提醒道。
    苏沫只觉肩上一松,随既也松了一下怒火涨疼的心,只要再一刻,她定是忍不过去了,举时恐是她也无需再忍!
    “有没有他们,对我来说又有何区别!”傲然的口吻立即引来有心人的驳斥,“你小子够狂妄,若是今日赢不了我李达升又当如何?”李达升自是红队队长,此时听闻赫连珏这话,便老远吼腾过来。
    京城上下谁不知晓此二人爱打赌,并且所赌之物千奇百怪,就拿这个苏沫来说,当日大街市上,不也是他们赌中彩头,当场就被赫连珏夺了初吻,这事儿可是风言风语传得人人接知,故而此时二人瞪对上了眼,难免便有好事者火上浇油一把。
    越王先笑道:“平日里的比试的彩头太没看头,不知今日二位可有什么更乐趣的作赌?”看到似是笑着附和,其实更像是怂恿他们胡闹。
    两人玩劣好赌,均是受不得激的主,赫连珏脸上慵懒带笑,不在意的懒声出来,“每次都是我陪你作赌,你提彩头,我奉陪,此次也不例外!”
    “呵呵……好!”太子显得很兴奋,立即笑道:“难得亲眼一见二位风采,今日本太子也来凑上热闹一番,呵呵……”
    于是在座的人都乐的附和了起来,越王不落后也要参于,“太子哥都来玩一把,二弟岂能不奉陪,呵呵……”转眼一旁一直未吭声吴王,便撺掇道:“三皇弟,可要也来一把,既然咱们都出来游乐了,何必一直绷着脸不吭声呢,呵呵……”
    吴王淡化了丝俊颜上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