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弟,可要也来一把,既然咱们都出来游乐了,何必一直绷着脸不吭声呢,呵呵……”
    吴王淡化了丝俊颜上的冰霜,放下手中茶盏,先是扫了眼正斗眼的二人,赫连珏笑得懒散,打在李达升面上的目光竟是轻蔑,李达升暗压胸中火光,眼光四顾似在找寻今日这比试的彩头。
    突然吴王就淡淡的一声道:“臣弟便赌赫连珏赢。”缓缓的又抿了口清茶,立即一抹光亮射了过来,赫连珏只淡瞟了眼吴王,便勾起嘴角,似乎轻蔑更浓,到使得李达升胸中更加恼怒。
    “呵呵……臣弟的确是眼光独到,不过皇兄却更看好李达升,”太子深看了吴王一记,才笑着压赌,又看眼突然低脸微思着什么的越王,看他没了应和,便问道:“二皇弟呢,你又支持谁?”
    越王垂颜似在深思,又扫了一记面前斗眼的二人,蹙了眉似很苦恼。
    支持谁?这是太子所说……只看太子一直凝视着越王不放,又见一直没什么表情的吴王也扫着越王,不过淡淡的一眼便低了去,似乎仍是不太在意。
    苏沫又低了头,只觉帐中暗涌流动,却不似赫连珏二人所引起的气流。
    “这二人都这般强势,皇弟确实不好选,不如这样,今日我作罢,只为太子哥与三皇弟的评判人如何?”越王笑起来,向太子询问,也不冷落了吴王,有点两面讨好的意味。
    太子含笑淡淡点头,便把注意力放到面前仍斗眼的二人身体,吴王谁也没瞧,盯着手中茶盏,冷硬的嘴角提了提便作罢。
    这时一个士位领着一位劲装红衫的女子向这里走过来,只听那女子在帐外问道:“少爷,他们都准备好了,问少爷与赫连公子何时开始?”
    帐里本是一时安静的很,这女子这声问来,到是打破了这份暗涌寂静,只听李达升突然笑起,“赫连珏,你要我出采头是吧,可别后悔莫及哦,呵呵……”
    但那抹带怒,带恶,无比挑衅的目光却是射在了苏沫身上。
    正文 第50章郊外比试3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1 本章字数:2602
    天空万里无云,明晃的阳光射得人眼花缭乱,虽然已是九月中旬,但临近正午的日头,着实还烤人得紧。郊外比试场所属临时所搭,此时红白两队人马各居一方,赫连珏与李达升跨骑骏马,手拿大弓,马腹一侧各挂数十只利箭,二人立于各方人马前面,蓄势待发,严阵以待。
    离二人百米之远便是箭靶所在,只是让人惊讶不已的是,那里竟是两们娇滴滴的姑娘手举着箭靶!太阳大得很,可是苏沫背脊上却是直冒冷汗,她只能说这些人太会玩,竟拿活人做箭靶子,可是要玩,可不可以别玩她啊!
    “苏小姐不要担心,赫连公子武艺不凡,你要相信他。”苏沫左侧同样人肉靶子的红衣女子说道,刚听李达升介绍,这女子是他的宠妾,名唤卿慈,二十上下,身材窈窕,模样艳丽,此时说话时显得很温和,或者说淡然。
    “相信他……”此时苏沫是又惊又怒,更骇然,直瞪瞪的盯着赫连珏手中那只大弓,她可以令任何人相信自己,但自己却从不会说“相信”。
    她一直依靠自己,只有自己。
    “二位可都准备好了?”越王眯眼笑起,手上早已拿上号令的红白小旗,太子与吴王便立于他身两侧,各站在自己支持的那一方,太子看向李达升,只觉他眼中自信满满,便溢出笑语,“珏少,虽然你很够势头,可是苏沫看来到比卿慈弱一点,她那手上一直乱晃,比试也属玩乐,若意外伤及了人可就不太好,本宫建议你不如换个人上去如何?”
    赫连珏打一眼望去,凌目微眯,“不用。”淡淡的,却没有透出一丝迟疑。
    他的狂妄冷酷,立即迎来刘子谨一眼肃眼,可事已至此他就是再担忧苏沫,此时却也不能扫了太子及王爷们的兴,只是盯着苏沫心中越发笼满了担忧。
    的确,她看起来很怕,手上身子都晃很得厉害,箭势歪一点不定就会射在人身上呀!
    “二哥下令吧,等得久了恼人。”吴王突然开口说道,淡然的目光扫眼苏沫,便凝视在赫连珏面上一刻。
    越王手上小旗执于空中,“那你二人听我令,预备……开始!”小旗凌空落下,只听吆喝的喝马震起声,赫连珏与李达升二人几乎同时打马起奔,直朝两个活箭靶子而来。
    尘土飞扬,加油的喊声震天动地,苏沫直瞪瞪的盯着他拉弓搭箭,只觉所有声响都震动在她心尖之上,急烈的嗒嗒马蹄声越来临近,其实也就瞬间功夫,二人手中利箭又几乎是同时离弦,带着戾气划空刺来……
    “啊……”伴着一声骇声惊起,只听咚的一声是利箭中靶的声响。
    惊叫的是苏沫,她此时已吓跪在地上,中箭的当然是卿慈手中稳当的箭靶,而且正中红心。
    不用问,自然是赫连珏脱靶了……
    场地上所有的人顿时都木了下,这时举靶的卿慈亮眼笑喊道:“少爷射中靶心,我们红队略胜一筹!”
    “好啊……好啊,我们红队赢了……”
    “李达升……李达升……”
    红队这边的人全喝笑起来,直吼起李达升的名字,得意洋洋。
    “苏小姐你没事吧?”欢喜的声音震的满天,吵得苏沫耳朵都嗡轰轰,肩上被人拍了一记,卿慈眼中担忧的看着她,“还好吗?”
    苏沫这才清醒了一点,“我没事,完了吧,唔……”才刚喘出一气,就又听到赫连珏叫起,“李达升三局两胜,不要高兴得太早。”
    李达升扫了眼还颓在地上的人影,轻笑道:“哈,三局?就算十局本少爷也陪起你,不过你那只‘箭靶’,怕是真的要换了吧,哈哈……”
    “哈哈……”红队这方嘲笑的声音很大,让人听得尤为刺耳,可苏沫到想任他们笑得了,她可再不要冒一次险。
    于是迎上赫连珏吐火的凤目,也火大的吼道:“赫连珏,我不玩了!”说起,手中便执出了箭靶,于空中之际,却被赫连珏急拔一箭射穿红心,力量之大,利箭竟然带起箭靶朝苏沫飞来,苏沫急一手挡下来,长箭穿靶而过,就只有箭尾阻在上面,没有真正穿过箭靶。
    雪白了面,苏沫定定的看着那厉光箭头。若完全穿了过来……就只差一点便射死她呀!咚咚骇然的心跳,一时都不能平稳下来。
    “举好,再来!”赫连珏勒马回奔,这是命令,不容置疑的命令。
    刘子谨奔来挡在他的马头,厉声肃言喊来,“赫连珏,她是普通女子,没见过这等阵势,你不应该强迫她,再射下去会很危险。”
    赫连珏只哼一声,绕过他再回站刚才位罢,摆好架势等着身后奔来的李达升。
    李达升跟在后面嘲笑起,“哈哈……笑死我了,赫连珏你女人真孬,刚才已被吓破了胆,再来你敢她还敢吗!哈哈……”
    赫连珏面上懒散,目光却凌厉的视着苏沫,她已抱好靶子爬起了身,她不敢,当然不敢,但是岂能如此便宜了这帮人看笑话,你们想笑我是吗,好啊,你们一个个呀的,老娘让你们就笑个够!
    “苏小姐,若有免强,我让少爷不要与赫连少爷比试了可好?”卿慈又担忧出声,她已抱着箭靶站好位置,适才小赢一回,此时她面上仍留有喜色。
    “不用,我很好,多谢卿姑娘关心。”
    被这帮子男人玩耍,她到还乐在其中不成!苏沫淡淡的回应,到是让卿慈愣了一愣,刚才还惊恐不安,何故立即变得如此平静。
    这不是平静,而是“暴风雨”欲来时的宁静,苏沫瞪着前方所有的人,虽然已被日头射得眼花看不清人,但是那眸子却是大大的睁着,身子也未发抖了,面上神情变得很清冷。
    而这一头,嘲笑的声音仍未一丝间歇,李达升的刻薄嘲设,让红队人可是笑笑闹闹更加得意起来。
    白队自然偃旗息鼓,都用怀疑的目光跟着赫连珏。
    太了道:“看来那苏沫已然准备好了,达升到不必为珏少担心,你必得再胜一场,本宫可还等着三弟请酒喝呢,呵呵……”
    吴王淡淡的冷眼,一丝未起变化,只对太子与越王淡一勾嘴角,便全神注意在场地之上。李达升向赫连珏得意的哼了一记,喝马转头与他并列而站。
    再比,是毋庸置疑!
    所有人便盯着越王又高举的小旗不放,只听一声,“开始……”马蹄飞踏,二人又似箭一般冲发了出去。
    刘子谨牢牢的锁住了赫连珏的箭头,垂于身侧的双拳暗暗握起。尘土飞扬之中,只看那一箭似乎又脱了靶,立即听到苏沫哭喊之声,刘子谨眼中一重,便急身向他们奔了过去。
    正文 第51章笑闹收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2 本章字数:2488
    “看来三弟押错了宝呀,今日可是难免要破费了,呵呵……”太子难得与越王相视而笑,二人看着吴王深了下眼,太子似很乐的说道。
    越王见吴王只盯着前方动静,于是含笑接话,“这有什么关系,前日父皇才赏了三弟那么多好东西,今日趁此乐呵一回,给咱们兄弟做一回东道,兄弟相聚岂不乐载!”边说话这眼光边四顾着,见太子深沉了下眼,就呵呵笑道:“呵呵……太子哥你说对吗?”
    “为兄弟做一回东道,是三弟的荣幸,只是二哥说那些父皇赏得东西,也不过全是玩物而已,岂能与太子时常所得赏赐相比。”吴王淡淡接到,看着前方,似乎赫连珏那里起了什么争峙。
    太子掩了下眼帘,“三弟过于歉谨,你此次为百姓争得良田耕种,为父皇解了燃眉之急,为兄到是次次听闻父皇夸奖于你,到是让我们兄弟都忌妒的很呀。”
    “呵呵……如此便忌妒,皇兄将来可是一国储君,岂不肚量太小了点。”吴王此时才正眼看着太子,眸子涌过的冷光一网又一网,轻蔑鄙夷一丝也不掩藏。
    太子无用,文武不修,确实是吴王最为看不起之辈,但他却位居所有皇子之上,只因是嫡是长,他岂有服气之理!
    太子讽人却反被讽回来,面上立即涨起一抹淡红,到是堵得他一句也接不下去,似有生怒的际象。
    越王看起势头不对,立即似劝道:“太子哥与三弟怎么把话越说越见外了去,其实二位在父皇面前是最受称赞的皇子,像我这般平庸之辈,那才是应该极羡慕你们才对呀。”
    太子何等尊贵,岂能与庶出王爷相提并论!
    吴王看着越王,二人相视闪笑,却均是未达眼里,其中意味果真深长。
    越王素来以温和视人,看似愚不可及,却是大智若愚,懂得韬光养晦,为人却又非常谨慎机警,看似谁都不得罪不染事,但这两年来,他的好文采及府中门人雅士所作诗文词集,却是越发得到燕皇喜爱,已同吴王一样从诸皇子中显露出实力。
    越王投其所好,得帝心欢悦,是为哪桩便是不言而喻!
    吴王目光微闪精光,在暗中气势上到是与越王不相上下。而太子立于一旁暗恼无处发,一时与此二人一比,到显得他才是平庸那一个。
    正遇此时暗涌当头,只听三人身后传来一声甜美的女音,“呀……到是谁羡慕谁呀,三位哥在这里打哑迷吗,听得妹妹好生糊涂。”
    太子一看来人,先就很喜颜的道:“哎,怎么是你呀安甄,你不是应该陪着母后在宫里的吗?”
    “呵呵,到是只许哥哥们寻起乐子,妹妹我就来不得了不成?”娇俏美丽的女子撒着娇笑道,惹得太子与两位王爷都忍不住勾了嘴角,这才好声好气的行了个礼,“见过太子哥哥,二哥哥,三哥哥。”
    “妹妹快请起,怎么这么见外。”太子先笑着拉起她,越王与吴王也不免客气一回,“妹妹怎么就一人,那些宫人们怎敢让你单单的出来?”越王看其后面没跟人,远远的入口处只一辆马车候在那里,侍卫和宫女各只一名,刚才便被公主留余当场,她是故意来吓他们一吓。
    吴王道:“安甄以后莫要调皮,若出了何事,那服侍你的人可怎提得起?”
    “得,你们就别说我了,妹妹以后去哪都找着三位哥哥跟着可好,呵呵……”
    难怪都传燕皇特宠于她,这小嘴甜的到是像摸了蜜一般。这是越王与吴王心中此时所感,他们到是不约而同对燕皇周身事物,细心留意,了若指掌之间。
    安甄公主年芳十八,生得花容月貌,一身锦黄宫衣包裹着玲珑有至的身子,她乃是华容公主亲女,自从长公主驸马死于战场,燕皇可怜自已亲妹孤苦,便接了母女俩进宫长住,时日一长,长公主怀念去逝驸马,便常回公主府悼念,到是这唯一的亲生女儿越发的冷落了下来,她跟着皇后及太子长大成*人,到是比跟着长公主这个亲生母亲来得亲厚一些。
    这几人正说笑着,那头赫连珏已打马过来,后面是李达升那贱嘴又在那嘲笑不止,原来赫连珏这第二箭又是脱靶,只因苏沫已是吓得惊哭起来,此时正由刘子谨扶着过来,这场比试却是以笑闹收场。
    在场的所有人笑的闹的可都是赫连珏,今日到是他这么些年来,唯一次丢脸丢到爪哇国去了,如此他岂有不恼不怒!
    “哎,这不是珏少吗,你气呼呼的模样可真少见,到是刚才谁又怎么你呢?”赫连珏跳下马,安甄先就笑着说起,语气里到显得很是亲近。
    赫连珏听闻,这才奇了一眼,一看是她,却也惊喜的唤起,“安甄,你怎么出得了宫?”她走近他跟前,歪着脸儿笑起,“奇了,怎么人人都问我这个,我出宫怎么的了,这么稀罕不成?”
    赫连珏勾起一抹笑,很是纯粹的笑颜,到是在他的俊颜很是少见,安甄打趣着他,突然扫到后面跟上来的几人,伸手就拔开了人,把刘子谨身旁的苏沫从上打量到下,“我到发现了稀罕之人,赫连珏这就是你的未婚妻吧,叫苏沫的。”
    赫连珏是背着站的,此时听闻苏沫名字,一股恼羞又刮上了眼,到是一时没回身,也没搭话。只听刘子谨先恭敬的道:“见过安甄公主,这是微臣义妹,名唤苏沫。”只觉一抹打量仍未消去,苏沫到不急不忙也行了个礼,“苏沫见过安甄公主。”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什么王子公主都到处乱蹿!
    安甄稍点了下头,只对赫连珏说,“果然是我猜得对了,这么些日子怎么不为我引荐引荐?”
    李达升也给公主见了礼,听闻她这么问,便插了一句,道:“到也不用引荐了,公主殿下不是一来就认出了人吗,哈哈……不过赫连珏的未婚妻确实好认得很,哈哈……”
    众人勾起一笑,看了苏沫一记,确实取笑得很,人不怎么样也就得了,今天却是一次两次的臊了赫连珏的脸面,确实很是让人瞧她不上。
    可是苏沫岂要人瞧上什么了,哼,你们不是爱笑么,她大方得很,就让你等笑个够本了,免得再拿她来逗趣耍乐,更重要的是,男人们暗里的争斗,她可不想参于。
    今日看来,这二王一太子都是表面和气的主,如今她促成了左相府与赫连府的朕系,岂知他们谁和谁亲近,于是越间不喜与这些人交往起来。
    正文 第52章被激遇险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2 本章字数:2651
    太子与越王已迎着安甄朝帐里走去,赫连珏就陪于安甄身旁,随手把弓箭递给随从去。
    “难得你今日出宫,不如就去我府上坐坐,我娘到是时常念叨着你,你去了她定是高兴得很。”
    “我可不去,景儿也还没回府,闷得很。”
    赫连珏立即就道:“景儿年底就会回来,到时你俩个丫头又有得玩,举时可要常来府里……”
    苏沫跟在最后面,没人跟她提什么景儿影儿的是谁,她更没心思留意赫连珏身边的人事,所以根本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太子与越王也插着话讲着什么,李达升还偶尔惹乐两句,看起这几人到是显得很亲近。
    到是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他们“亲近”,难道就因为这公主缘故?
    “沫儿,接下来还有比试,义兄这会得过去看着……”刘子谨扫眼的确相谈甚欢的几人,想来赫连珏与李达升却也不会去善后,但比试仍未结束,到是这麻烦又丢给了他,却又不免担忧起苏沫,明显的赫连珏此时遇到故人,到早把这未婚妻给抛诸脑后。
    “我没事,你去吧,里面也热腾的很,我四处走走便成。”苏沫边说已边思起如何离开,赫连珏她没得指望,而义兄刘子谨一时也脱不开身,要她一人单独离开,要走到还真是个问题。
    刘子谨点了点头,便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转身离开时,却是深看了眼赫连珏,冷冷的很不愉。
    不时便又传来加油之声,白队队长明显是输得冤枉,故而这队队员们便更加用尽全力,非得拿到头筹不可,赛马,射箭,角斗……分了几处场子,都分别热火朝天的进行着。
    又喊又闹,场面十分激励,不过叙旧的叙旧,乱晃的乱晃,到是刚才这些闹得最起的人都没了兴致,各干各的,苏沫不想进帐里,便绕着草地边沿转悠着,到是有那好几次都想独自离开了去。
    可是……看着那些悠然自得兀自啃草的大马,对于这远古的交通工具,她可没自信驾驭得了,一次被赫连珏摔过,至今都记忆犹新,若不是那该驴蹄的家伙强迫,她到想过再也不碰这些危险的生物,这些大马可是比现代的汽车难控制得多。
    不过,似乎以后她得适应了,此时真的好想离开,她还要去找老易呢,也不知道那木头人想得如何?
    “看来苏小姐也是个极爱安静的人。”吴王牵着一匹马儿过来拴在大树杆上,他突然出声到是惊了苏沫一跳。
    “见过殿下。”下意识的望了眼大帐方向,才发现她不知不觉已走到塞场的边缘,这里正是赫连珏等栓马儿的地方,正好是大帐的左侧方,此时望过去,只见赫连珏几人还聊得很乐。
    “看来苏小姐还是个极爱发呆的人,呵……”
    轻笑声起,苏沫立即回了眼,面上立即红了下,她其实很少发呆,刚才……“殿下,怎么不使下人来拴马,怎可劳得你亲自动手?”
    他不来栓马,便也不会搭睬她,没人闹,多好!
    吴王看出她的心思,勾了勾冷硬的嘴角,拴好马到是一时没有离开的意思了。
    “看来苏小姐刚才是被‘吵’得烦了,故而才跑得这么远的地方悠闲自在。”
    “吵”?是嘲笑鄙视吧,也亏她修为好不跟这些人一般见识。苏沫淡淡一笑,没吭声,明显是不想他继续聊下去。
    吴王不以为意,自顾说起,“今日到是越来见识到姑娘的能耐,看来本王对你看法又要改观了。”
    能耐?被那一箭射来吓得发抖,这到是叫他有什么好见识的!
    “你什么意思,是嫌刚才他们对我的嘲弄还不够不成?如此对待一个女儿家,你们这些男人也做得出来,更笑得出来不成!”苏沫心里本就不爽得很,她一来就被太子与越王含沙射影的羞辱了一番长相,这到好,不吭声的吴王也来嘲弄她不成!
    吴王眼里突的晶亮闪笑,凝视着苏沫气愤不平的小脸,就道:“你也恼刚才的胆小骇然么?呵……可是苏小姐果真胆小么?”
    “你到底要说什么?”直觉他是来找茬的,苏沫下意思扬了声,没个好脸色问起。
    吴王撇了下嘴角,“如此口吻确实不应该是个胆小之人,更不会是被利箭射来就吓得哭喊不止,嗯……不如让本王为猜猜苏小姐当时心境如何?”
    他看着她,没放过雪颜上一闪而逝的慌张,不给机会辩解,直言不讳的道:“第一箭,你确实害怕,不过更愤怒赫连珏拿你当箭靶,卿慈也不过是个妾室,而你确实父皇亲赐赫连珏的正妻,在这上面你觉得不公平,愤怒更使你起了报复之意……”
    “你乱讲什么,我根本听不懂!”不待他分析完,苏沫便恼着打断,不打自招险而易见。确实不平来着,赫连珏先不给她尊严,拿她与卿慈这等妾室相提并论,岂能怪她报复,不过对于卿慈她却并非嫌弃,而是这个世道本就有主卑之分,她……
    何时……何时她苏沫也有主卑之分了,难道她已被这封建社会所感染了吗!大大眼睛里突然填满意了惊讶和慌张。
    “呵呵……”吴王不在意的笑起来,“你不懂不懂不必告诉我,只要你心里明白,知道本王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成,呵呵……适才看他变脸你应该很得意吧?”
    见苏沫眼里迟疑,有些呆,他意外了一下,又提醒道:“你让他今天面子丢得可真大,就不知道从未输过的人,又那般乖舛的个性,到是会如何报复回来呢?呵……本王到是挺感兴趣的,呵呵……”
    这人是吃饱了闲着吗,别人生恼生羞,他却在一边等着嘲笑,实是可误得很!她以为他就是那种冷漠无情的人,“无情”的深意就是没有表情的凌厉人物,不想此时竟笑呀,笑呀,到是乐的很,就不知他这故意搭讪是为哪桩?
    此时苏沫除了心里除了不舒外,突生出一丝警惕,按理说吴王没道理与她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那他有意无意激她,到底有什么深意?
    猜不出,想不起,可她躲得起!
    “很高兴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