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此时苏沫除了心里除了不舒外,突生出一丝警惕,按理说吴王没道理与她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那他有意无意激她,到底有什么深意?
    猜不出,想不起,可她躲得起!
    “很高兴今日能够娱乐到吴王殿下,若是殿下笑乐完了,那请恕苏沫先行离开。”
    “恼了?看不出你会是如此容易生恼的人物?”他却笑着走近一步,苏沫直觉更不愿招惹她,一再的激她,越觉不对,于是便又道:“苏沫出来太久,恐珏会寻我,所以真应该离……”
    才抬起脸待说完告辞的话,却见吴王面色大变,未等她反映过来,便一声急吼,“危险……”吴王猛得扑身过来,一个劲力扑到苏沫,只听隔空响起一束带劲的凌风划过,随即一支利箭刚好射在适才二人所立之处,应着晶亮的阳光,此时正闪着噬血的耀眼光芒
    给读者的话:
    亲亲们给点评吧,关于文文内容的……
    正文 第53章冷箭1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2 本章字数:2486
    第53章冷箭1
    “危险……”吴王猛得冲身过来,一个劲力扑到苏沫,只听隔空响起一束带劲的凌风划过,随即一支利箭刚好射在适才二人所立之处,应着晶亮的阳光,此时正闪着噬血的耀眼光芒。
    二匍匐在地上,吴王机警的先巡视了四周,适才他那声大吼已然惊动了周围的人。
    “殿下……吴王殿下……保护殿下,有刺客……”一个高挺的侍卫拔刀边提警,边朝吴王与苏沫二人奔来。
    “有刺客……保护太子殿下,有刺客……”立即四周一片乱嚷了起来,一大群护卫全集在大帐的地方,场上正在比试的各人,立即拔刀而立,四面观望,严阵以待!
    “殿下,你有没有事,刚才有没有受伤?”那侍卫是吴王贴身护卫,络腮胡子,虎背熊腰,名唤达鲁。
    吴王扶起苏沫立起来,只看她脸上发白,唇齿打颤,咬着嘴角,直念道:“有人要杀我,要杀我……”苏汪骇得双手都不听使唤乱抖,四顾转身乱望,却是什么也没有看着,再盯着地上那支长箭,俯身便抽了出来。
    吴王急一步想阻止,却已来不及,“赶快丢掉,若是有毒就麻烦了。”苏沫视着手中之物,此时她已握在手中,感觉根本没有他所说的毒应有的反映,于是便仔细看来,只问,“适才是从哪里射来的?”
    吴王只道她是在计较到底是射他俩哪一个,便不隐她指向斜后方向,那里正是与大帐右侧在一条斜划的直线之上。
    “吴王殿下,太子殿下问有没有人受伤?”此时才有一队护卫涌了过来,再看大帐方向,似乎护卫的更加紧密了些。
    “没有人受伤,你们还是去护送太子殿下回宫,本王有贴身护卫在此不妨事。”吴王面色立即沉了下来,吩咐人的口吻却意外的冷得透骨。
    “站住!”却是苏沫突然唤住了人,声音扬得很高,很厉,到是让这队护卫都下意识的顿下了离开的脚步。
    吴王扫她一记,带着深意,只听苏沫自顾吩咐道:“叫场上所有人不得擅自行动,原来呆在哪里,现在也呆在哪里,若不听令者,立即拿下他。”
    那侍卫小队长迟疑片刻,这女子凭什么吩咐他们,可是她气势汹汹,由不得他们立即反驳于她。
    “愣着作甚,是故意要那刺客跑掉吗!”更加凌声厉喝,虎得众护卫下意识就回道:“属下领命。”
    周围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遇刺的骇然谨慎之中,只看一队侍卫严令所有人不许动作,到是一时都没敢移动,只以为那是吴王殿下所下命令。
    苏沫朝着吴王所指的方向,手拿利箭缓步沿着那条轨迹移动。
    “她这是在干嘛?”达鲁粗声问起,早在听到吴王那一声危险时,他便命令手下四处搜索可疑之人,此时看苏沫如此越权发号司令,已然觉得不妥,再看她动作,到是在找射箭之人,岂不让人觉得贻笑大方吗?
    “难道刺客还会等着你抓去不成,笑话!”达鲁护着吴王跟起苏沫,越发的不瞒。
    吴王深深凝视着像着魔了般的苏沫,小脸绷得死紧,眼神仍存着骇然,却更加执着迫使自己继续往前走,虽然他也不认为她如此有什么作用,却是一时也没有阻止了她。
    这时大帐里的人听闻说所有人不许移动,以为吴王已有什么眉目,故而赫连珏安排好大帐守卫,便急跑步冲了过来。
    “沫儿……”
    “苏沫……”
    两声唤起,第一声透着担忧,是刘子谨寻了来,他一直找苏沫,不想她竟然与吴王呆在一起,后一声是赫连珏喊来,到是透出更多警告之意。
    一来苏沫跟前,便劈头盖脸的喝道:“你还在这晃悠个什么,不知道危险吗,还不快回大帐里去!”
    嫌恶的口气,却是一丝没阻截了苏沫的继续向前的脚步。刘子谨疑惑的看着苏沫手中长箭,再向她走的方向望去,她已渐至场地正中,此时很多人都望向苏沫这方来。
    “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你耳朵聋了吗!”赫连珏猛得挡在了苏沫面前,见吴王等都跟着苏沫,自然是猜到又是这女人在弄什么鬼明堂。
    “让开!”冷一声打过去,一步未停继续上前,很慢,探究着一路过来的这些人脸色,察言观色,以寻可疑之人。
    “来人啊,把这女人带下去!”赫连珏此时也失了耐性,喝起话来够强势。这种情况一时找不到刺客,就应该立即回城来得紧要,这帐里除了太子便是王爷公主,到是在场哪一个能负得了这么大责任,而她到好竟然叫所有人不得动弹!
    苏沫恼眼再生怒,火的喝起上来的两个侍卫,“滚开……”那二人觉得这女人哪还是什么女人,简直可以媲美凶恶的母老虎,也是顿了下脚。
    激得赫连珏就是一把狠扯,掐住她的腑窝拖过面来,就吼起,“苏沫我警告你……”
    “你给我滚开!”但女人的声音却比他更尖亮,说是尖亮到不如说是奋力嘶吼,“刚才那箭要杀的是我,是我……”转面望了眼轨迹上所有的人,“我必需找出凶手,除非他能在这里遁了土。”
    她扯开手再要走,却又被他一把抓过来,“我看你是疯了,这里这么多人,时隔这么久,你到认为人家还等着你抓不成?”
    “呵呵……”听闻的人都忍不住嘲笑起来,此时才知原来是一个女人下的令,四周望过却也没见可疑之人,于是场上各人便松了下来,有人便说,“那一箭恐是刚才比试的人胡乱射的,没什么刺客啦!”
    “那好我请问,射箭场在何处,那箭能够飞得这么远,还如此凌厉朝我后背过来?”射箭场正好与他们刚才所立位置平行右手一方,而这只冷箭射来的方向却是大帐右侧方向,苏沫立即撮破此言,又道:“我遇刺不要紧,可是吴王殿下适才也差点被刺,大家可以猜想,此事能够如此轻易掩过去不成!”
    趁着众人站立不动,互望之际,苏沫没看人一眼,甩开赫连珏的牵扯,继续向轨迹上移动,边提醒道:“就算是谁那般没长眼乱射,今日就更得把人揪出来了,如此危险的人物岂能混于燕军之中。再者,他适才有刺杀王爷之嫌,岂能如此放过。所以在场所有人胆敢一人轻易离开,那么他的嫌疑就是最大,若不听我劝,有本事承担如此后果的人,那你就立即离开呀。”
    正文 第54章冷箭2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2 本章字数:2387
    早上明晃晃的日头,渐渐隐到了一团乌云里去,天边黑云涌涌,平地已起阵阵冷风,这黑笼笼的天气似乎马上就要下一场倾盆大雨。
    苏沫甩开赫连珏,继续沿着那条冷箭射来的轨迹上移动,脊背顶得很挺,半分也不迟疑。
    刚刚才遇袭,虽然在所有人看来,她是这么的镇定,可是只有苏沫自己知道背脊上的冷汗已打湿了整件内衫,刚才的嘶吼也是控制不住颤着音,就是此时苍白的嘴唇还在打着抖。
    可再骇然无助,她也停不了步子!
    她本就是个实际的人,既然出了状况就应该直面应对,逃避现实也不是她作风,这是她两世一直坚持的原则,没得改,也改不了。
    听她刚才说擅自离开之人便最有嫌疑,此时到是谁又敢当着吴王殿下的面离去不是。
    故而场地所有人的都下意识站立不动,不过这些人全是玩世不恭的公子兵,哪家在朝廷没点根基势力,他们虚的是一直未作声的吴王殿下,到是对苏沫这个女子如此行为非常不满。
    “哼,想的可真够简单,就算那不是谁失手射出的箭,大有可能是外人混进来下的手,有闲功夫把我们留下来看你耍大戏,何不立即派人四处收搜了去!”苏沫前面隔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歪着头的红衣男子就开始咋呼,立即便引来更多人附和。
    “哈哈……谁说不是了,赫连珏你的女人也忒够胆,把我们留下也就罢了,你们看太子殿下和两位王爷,以及安甄公主也不敢轻易离开,若是待下去再遇刺的话,赫连珏你和你女人可承担的起如此责任吗?”
    “就是……她这算什么……”
    “一个女人而已……”
    “……”
    如此诸多不满的话头一个接一个,引的本就因苏沫固执而生怒的赫连珏,越发的烂了脸色,今天这女人全给他开了先例,给他丢了那么大的面子,让他在所有人面前尊言尽失,此时一意孤行,更不把他放在眼里。
    吴王见他拳头啪啪作响,想这人肯定又被激恼,于是立即出声向在场所有人道:“苏小姐如此做全是本王授意,如若真出什么事的话,所有责任一并本王承担。”适才已有下属来报,四周巡查了一遍一无所获,当然更没有所谓的再次遇袭,于是吴王到有兴趣知道,苏沫如此做能够查出什么?
    不过,他更希望她能查出点什么!
    有吴王担保,在场的人是谁也没敢张扬,赫连珏正是气闷难耐之际,只看太子等也向这边过来,安甄先道:“三哥,可是有所获?”
    吴王只对他们摇了头,一意盯着前行的苏沫不放,幽黑的眸子越来闪着冷光。
    一看天际果然要下雨,此时太子明显有些不耐,“还查什么,刚才他们所说的疑问本宫也听闻,甚觉在理,这时间一长说不定人可真跑了,三弟我看你还是立即着人去城外四处搜查最妥。”
    这还用你提醒么,早就盘查过了,而且城门已封锁,估计此时津兆伊已得知消息,正带人过来迎你这位太子大驾了!于是吴王只淡淡说了一句,“太子请放心,有三弟在这里,定保你安危。”
    太子冲动再要提说什么,却被安甄抓了一把,这时越王就似担忧的问道:“三弟,刚才可有伤着,你若有事,我这做兄弟可得担心了,又怎么对得起父皇他老人家呀……”
    “我没事,多谢二哥如此担忧。”冷冷的声音简单附和,他若真遇刺,这个二哥还不在心里笑腾开,说不定那支箭还出自他的手,也由为可知!
    其实这也就片刻的功夫,大家看吴王执意支持苏沫,到是心中再有不愉,却也没再反驳什么,但是在场这些王公子弟被吴王摄服的了,可是如太子,越王等岂会心中服气,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支冷箭才射向吴王,指不定下一个就他们哪一个。
    苏沫移动的很慢,因为她要逐一观察面前所见之人的面色,此时刚好走至场地正中,自然刚才所有的疑问,她也记在了心中一直思虑着,等的就是所有人闹腾完了,或者看谁闹腾的更厉害之后,她才来似解释起来。
    “虽然我不敢确定一定能寻到凶手,但是此事一发四周搜索故然重要,更重要的是现场取证……”现代那么多警匪剧看多了,自然也能模仿一二,事关自己安危,岂能疏忽大意!
    “……这枝利箭长约150公分以上,而射箭场上所射箭枝却100公分也不到,可想而知这刺客定是有背而来。”
    而且目标明确,正指的就是她苏沫后背,如此危险的威胁,她岂能任由存于自己身边,可知她是最胆小惜命之人,重生一次是奇迹,可没保能够重生第二次。
    赫连珏听苏沫如此说,这才正眼看上她手中利箭,果然如此,适才一直与她争论,到是并未注意的这般仔细……哼,不然苏沫怎么强调,刺的是她,是她……
    一直是自己靠自己,别人又有谁会在乎不是吗!
    此时赫连珏盯着那长箭,越发沉了眼,太子与越王,吴王都沉思了眼,这种箭所配的弓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呵……那如苏小姐如此所说,这人定当是刺客,已然放了这一箭,他岂有不逃跑的道理?”这是越王所问,笑眯眯的,似乎只是提醒而已。
    苏沫道:“这里的人不是红衣就是白衣,余下的便是侍卫装扮,若真有外人混进来,衣衫有别岂不扎眼,若如此还不引起侍卫们起疑,那我可真应该怀疑燕国军队的实力。”
    所以大有可能是在场的人下的手,当然不排除凶手穿同样衣衫混于进来,可是刚才听闻达鲁所报,吴王派人搜所四周,却并未有所获……没有人被杀换了衣衫,那这刺客的身份便更加耐人寻味不是!
    围于四周的侍卫位一听个个都直了眼,见其各家主子一冷情打过来,却是眼中一吓全低了头。刘子谨幽动的眸子很深很深,看着此时的苏沫越发觉的太过精明,却也太大胆,可知她的猜测若正中红心的话……
    刘子谨暗里瞟了两位王爷及太子,就连安甄公主也未放过,长眉担忧的死锁着。
    正文 第55章小红帽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2 本章字数:2399
    天际黑云翻卷的更加厉害,冷风乍寒,袭人刺骨。
    豆大的雨滴已有一颗没一颗坠落,郊外临时赛场上,苏沫那番解释一落,所有人蓦的全专注在她身上,有惊讶不屑,更有佩服探究。
    越王笑眯眯的眼一直眯着,似乎只当是观一场好戏,却又似另有含义,而太子的目光透着专注,专注的让人觉得有丝紧张。
    吴王凌厉的面上越发冷硬,绷紧的黑眸残佞的光芒蓦起,到只有苏沫还在执迷,却不知这所谓的刺客嫌疑,身后几位上位者早在听闻那长箭长短之说时,心中便各有了计较。
    安甄突然勾着唇道:“赫连珏,你的未婚妻不简单呀。”
    适才射箭时,苏沫表现出那般懦弱,此时却精明非常,胆大心细,一般人遇刺的话,只会派人四处追索,只道是下了手的人,岂会兀自留下被抓不是。
    更说这空旷场地,暗里危险却也未可知,他们身份不凡必是优先选择离开,回城以保安全,岂不知对于刺客来说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说法还真真儿的在理。
    但是这个苏沫太直,太固执,更是太没有眼力见,如此便是胆大妄为了……安甄虚了虚凤眼,脸上一抹冷光微闪!
    在场的气氛犹如这黑昏的天际,要下不下的倾盆大雨,暗流急涌……山雨欲来风满楼!
    大手一握,赫连珏正说要抓那不知好歹的女人离开,就听苏沫嚷了一声,“在这里……”
    呼啦一堆人全涌了去,只看苏沫正至大帐右侧角上拾起一物,回身过来却是一把比苏沫还要高的长弓。
    无比失望,四顾环视,突然手中长弓被人一把拔了下来,弓身上那刻着的雕刻纹路,膈得手上刺麻灼痛。赫连珏一手扯过长弓,一手猛的拽起苏沫,劈声过来,“你行了,寻着这个交由京兆尹处理,现在我就送你回府。”
    一看她研究环视,就知道这女人还有花花肠子,可恼!
    “不要你管,你还开我……”苏沫闹着争抢起来,也顾不得双手都灼痛难忍,这时太子等都集了来,所有人一看那人高的长弓,脸上各异。
    安甄与太子一个对视,轻蹙了娥眉,只对争抢中的二人劝道:“苏小姐,看来这人当真寻不着了,大雨欲来,我看你还是让赫连珏先送回府吧。”
    雨滴沙沙作响,似乎更大了点,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用手挡在头上,望向天际一个雷霆电闪袭来,骇人的轰隆声,似乎正重重的敲在每个人的心尖上,狠颤了一下。
    “已到这份上了,岂能轻易作罢,说不定那刺客还在我们之间,”苏沫抢不着长弓也不争了,赫连珏抓着也未放手,只看她神情颇为激动的道:“这人高的长弓,不是人人都张的开,公主殿下、太子王爷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来,这大弓只有人高马大,非常强壮体格之人才能使用的吗?”
    吴王冷着脸不改,突然出声支持道:“珏少你且放开苏小姐,也许那刺客当真能让她寻到也说不定。”说完却低了一眼,避开了赫连珏突射来的一记厉光,也忽略了越王异样冷笑着扫了一圈所有的人。
    “珏少,苏小姐顶聪明,她所说一点也不错呀,”他再打眼二人抢夺中的长弓,似疑惑不解的继续道:“这长弓重箭,本是战场上用来射击骑兵之用,大家都知道自从息战以来,这所有兵器可都入库载明数量,除了军营里演练时会用到,另外可没有人能够擅自取得出来,不过……”
    只看越王挑眉有些顾虑,朝太子殿下与吴王扫了一眼,那丝顾虑似乎更显了点,却是立即就向苏沫道:“不过本王到是有一把,其实太子哥与三弟均有一把长弓,这都是父皇所赐之物,所以今日比试到是都带来了。”
    苏沫听闻,眼一颤,直望着正颜的越王,然后转到静面的太子脸上,接着是冷眼的吴王,眼中的怀疑不言而喻,众人下意识随着她的目光转换,一时间场上所有人都静了声,压了气息,各猜各的,全是疑来疑去的张望。
    油腔滑调的李达升却从出事起,就一直一旁观望,此时到也没有口恶的再拿赫连珏二人寻开心,同样一直未吭声的便是刘子谨,不过面上担忧却隐不了人,对起苏沫的固执,是欲言又止。
    “禀太子殿下,京兆尹已带属下护送太子,请殿下立即回宫。”这时一个侍卫过来禀道,太子听闻立即就有离去之意,却是被安甄一挡,只对那侍卫低说一声,“叫京兆尹先候着,这里事一完再会回宫。”
    那侍卫左右望一眼,只觉各个主子面色肃然沉静,眼一吓紧着脖子就离了去。
    安甄只看向苏沫,眼里流光闪闪,似乎正对什么充满了兴趣,却又渗着丝丝冷光,让人疑,更让人惊心。
    只觉心咚一声猛跳了起来,背脊一阵发麻,苏沫再执意也感危险的气息,这么长的弓若有刺客拿进来,岂不早主被人发现,而且这弓还是太子王爷们所有,这般扎眼的东西,竟然会在大帐侧面射击她,难道帐里的人果真都没发现?
    越王仍然笑眯眯的,却是一点也没把这些异样目光放在眼里,“呵呵……若苏小姐想要看的话,本王立叫人取了来,你看可好?”
    他这笑脸此时看来却像极了狡诈的狼外婆……而她……
    就是那个单纯的小红帽!
    苏沫心中砰砰乱跳,背脊冷汗又过,湿了又湿的里衣,冷风一刮,竟然冰凉刺骨。
    却突然又浑气一愤,是谁刺杀她,谁又会刺杀她,这些人谁能干净得了……
    冲动是魔鬼,这到是谁提醒过苏沫,但是此时她早已忘的一干二净了。
    “长弓是物件,再稀罕也可以仿造,不过使箭人却稀罕的很,我另有办法找出刺……”
    苏沫紧着嗓子正待说完,下颚上立即被猛得掐住,红眼瞪大,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这么恶劣,“唔唔放开过,放手……唔……”
    赫连珏黑着脸,大手又掐又捂,怒气腾腾正刮着她,恨不能一口吃了她,真想拔开这女人的脑看看,到底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闭嘴,不然我掐死你!”
    正文 第56章雨过天晴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3 本章字数:2662
    此人狠恶,也不是她第一次所见,又遇生死关头,她也顾不得许多,脚上趁他不备,也没管是哪里,狠一脚踢了过去,只听一声闷哼响起,她终于摆脱了牵制,转身就道:“我还有办法,你们相信我,一定能找出那刺客……”
    众人诧异的目光里,透出嘲意,又指向赫连珏,真孬!
    “苏沫,我警告你……”没待她讲完,赫连珏厉声再震来,小腿上的大痛,众人面前再次失颜,让赫连珏似愤似厌的气焰突的拔得更高,“白痴女人,爷今日不教训你,可当我是死人不成!”
    “住嘴!”他的阻绕和警告,再加上此时不受控制对她发飙,立即扯断了苏沫一直绷紧的神经。
    她甩眼狠砸在赫连珏作火的面上,所有人只看她面上似恼,似愤,更有及至的压抑的怨痛,泛白的唇儿死咬着,大红的眼睛冲出火焰,却尽是受伤。
    紧压着眼中突集的泪,紧着喉头只觉压抑快要崩溃,“那支利箭差一点射穿我的背心,想要我命的人多的是,用不着多你赫连珏一个……”一声扬高,无言的控诉着这身为未婚夫,却对她如此冷眼旁观的男人。
    “更不用你或警告或提醒让我立即回府,你所‘担忧’的不是我,不是吗?”她红艳生疼的大眼全是失望,渐渐的越来越冷漠了目光,“只要让所有人说出冷箭刺来时,他身边所站的是谁,必得三个以上的证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