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撬氐萌鲆陨系闹と耍裘挥兄っ髯砸训娜耍ㄊ谴嬗邢悠芾谴蠊偈降拇炭筒皇窍远准
    盯着苏沫,在场几人心境、面上各有不同,却是一时谁也没有差上一句,赫连珏定定的看着她,只看着她,不知为何此时火大的心突然被什么一把揪了起来,涩痛了一下。
    “可是你……”她冷冷的盯着他,唇嘴泛起一丝冷屑,“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如今也会有所故及了吗,还是说苏沫的死活与你来看根本微不足道?”冷笑透着无奈,只觉她更加清冷厉颜,“你能把我当成活箭靶子来射,可见苏沫在你眼里连只臭虫都算不得,此时此地我苏沫也用不着你来多管闲事!”
    赫连珏抓恼了下眼,她越加冷诉,岂不知他心里越发涌出一股无名火,是挡都挡不住,“立即跟我走……”习惯性的出手就要牵制她的手臂,却是被早有准备的苏沫猛得一闪,躲过之际,却极快的一掌掴在赫连珏的面上,“滚开!”
    这记刮来太突然,撞的现场所有人一个醒神,只看那带火的俊颜顺势一歪,半天都未回过脸来,而苏沫胸腹奔腾的怨火,似乎此时才找到一个发泄点,急聚的喘息着,却不是打人后的骇然,而是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气。
    她这火爆性子天生就的,也没得改!
    “沫儿……”刘子谨极担忧着她,那一掌掴在男人脸上,她……
    吴王看了眼各人,人人脸上都讪讪勾了一笑,到是越发要看这出戏接下来要怎么个演法。
    冷幽的目光微微一闪,含住一抹深意,吴王突然出声道:“苏小姐所说之法非常实效,达鲁,你立即着京兆尹前来,本王便与苏小姐一起查这冷箭来厉,毕竟当时那一记冷箭,可是朝着本王门面而来,我相信父皇知晓也当力查到底。”
    几人一听,均是眼中一重,燕皇确实越间待吴王不同,而这不同……
    没有这不同,何来这冷箭!
    只是朝苏沫背后刺来,果真是大家初想的意外而已吗?
    “殿下,此话当真?”苏沫立即问起,只看那达鲁已接令离开,一抹笑花总算溢出了她的唇角,“我就知道,定有明智的人看的清这场事故,此时若不查明清楚,下来即使是再厉害查案高手,却也失了先机不是。”
    吴王点点头,有丝赞赏,更有丝深究计较渗在凌眸里,苏沫却也未完全没有感觉,只是看那目光微闪,到是不在意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查出那刺客下落。
    “苏沫……”二人正说离开,众人正觉可惜一场好戏,只听赫连珏不失所望的涨声冷喝出口,苏沫刚转身打眼厉去,只看他长臂一拔,似乎一掌就要劈死的凶狠。
    “赫连珏你要作什么?”刘子谨实是忍耐不住,他先挡在了苏沫面前,出一记利拳,作出维护姿态。此人一再的对一柔弱女子大呼小叫,厉颜粗喝,动手动脚,真真不算个男子汉,玩劣又卑鄙!
    “刘子谨,你当真要她再闹腾下去?”赫连珏咬牙切齿,涨红的俊颜冲火得很。
    再查下去,岂能再往下查,那长弓所出之处越王已然道明,更有吴王私心搅和,岂不知一心要保护自己的苏沫,正走向更加危险的漩涡!
    刘子谨脸上微软,却仍然护在苏沫身前。
    “殿下请!”苏沫才不管,查出证据,如此才得安全,再有吴王协助,燕皇且能饶过刺杀皇子之人,只是这刺客身份,苏沫只觉心慌,有丝不好的预感正心中滋滋的生长。
    赫连珏恼眼怒在刘子谨面上,见苏沫仍执意不悟,拔身撞开刘子谨,手掌作刀猛臂在苏沫肩上,众人来不及惊一声,便看到苏沫轻呃一声瘫软在赫连珏的怀里。
    “她就一柔弱女子,你何故如此对她?”刘子谨万想不到他手段竟然这般狠劣,对昏迷苏沫的担忧更加浓重,对赫连珏的怒责控制不住愤然更甚。
    赫连珏却再未理过他,女人疯起来他算见识到了,牵扯所制却不得不理睬,而别人何种心境,他岂会顾及,只对静颜微怒的吴王,一抱拳道:“殿下恕罪,在下与未婚妻先行离开,至于这彻查刺客一事,岂是一闺中女子能够指手画脚的,今日她有多得罪之处,全耐在下少有管束于她,在此代她向太子殿下,越王及吴王殿下告罪一声!”
    话一毕,就长手一揽怀中之人,直朝栓着马匹的地方奔去,刘子谨哼了一声立即跟进,似有更怒之意。
    越王朝吴王面上打望一记,冷笑了下,扫了眼天边滚滚黑云,竟然莫名的散了去,自语道:“啊,这场雨竟然没下成,唔……可真是可惜的紧,来人呀,本王要回府了。”
    安甄抿嘴一笑,捂着肚子向太子殿下撒骄道:“太子哥哥,今儿个没来玩成,可是饿坏了妹妹,你得请我好生大吃大喝一顿。”
    二人离去之际,安甄突然转头回来,笑着天真问道:“三哥,我看京兆尹大人查探就成,你也与我们一道去用午膳可好?”
    “不用,三哥还不饿,此时就回府。”
    安甄笑了笑,便挽着太子离去,吴王一直立在当场,此时已正午过后,天际乌云散去,竟然又透出一丝阳光,吴王狠握一把手中长弓,嘴角硬得厉害。
    “殿下,接下来如何?”达鲁问起,意有所指。
    “你暗中寻查此弓来厉,本王立即就进宫一趟,他想得安逸,此事可还没得完!”
    正文 第57章反利用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3 本章字数:2358
    萧氏听闻苏沫是被赫连珏抱回了府,直觉出了什么事,等她急喘着气来到苏沫院门时,黑脸煞气冲天的赫连珏,刚好大步峥峥的走了出来。
    “赫连少爷,沫儿她……”
    “管好她,再疯跑,爷唯你是问!”赫连珏恶气冲冲劈喝过来,虎得萧氏惊骇猛退一步,差点摔个跟头,拍着胸口呼呼喘起气,只看人已离了去,这就火一冲,向起院内吼起,“死丫头,太没个好歹,那心思也得收一收了,别净争那些没可能的结果,抓紧自个儿男人才来得重要……”
    好妹在屋里伺候着苏沫,此时她怎么唤人也没醒,那未来姑父也没说个啥,正闹心担忧不已,就听萧氏嘶声厉喝起来,话说的也这般生份,就是她这个丫头都替小姐凉了心,这些个人还是自家亲人么?
    “娘,你莫要来气,等日后我挤进贵族社交之后,有她没她又如何,女儿定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呵呵……”
    这是表小姐萧美芳又在作白日梦了么,这些人怎么不走远一点,这人可还病着呢!
    好妹又难过又生气,抹了眼泪心里直念着,小姐呀你可得赶快醒来,这些人只知道自私的穷叨叨,这会儿连个大夫也没去给你请,呜……
    大夫是来了,听说是有人送了一包银子,就让他直到苏府来就成,好妹来不及多问是谁这么好心,拉着大夫就进房给苏沫诊脉。
    半夜的时候苏沫就发起了高烧,好妹惊得四处寻人再找大夫,却是一个下人也没见,最后无法,只得跑去了下人房,找着了那两个名义上苏沫的贴身护卫,最后才是秦芳跑了一趟,才又把那大夫请了来,细一纳脉直说是风寒。
    可是吓了好妹一大跳,哭着声就唤起,“小姐呀,你醒醒啊,莫要睡了啊,风寒……风寒严重了可是要死人的呀,呜呜……”
    晕头转向发了一夜的烧,凌晨的时候苏沫才清醒过来,好妹见她睁开了眼睛,直就一顿乱通说起她回府的情况,边哭,边说,看得苏沫心中猛一揪,眼里柔柔的湿了起来,伸手给好妹,好妹立即双手握住她的手,“昨夜爹爹也过来看过小姐,说小姐可能撞了什么邪东西,为小姐向天上神仙祈了愿,果然这就清醒了,呜呜……多亏上天保佑呜呜……”
    早有听闻老实头信佛神这一套,没钱看病的一些下人全是让他燃香祈神,求佛祖保佑救苦救难,只是苏沫明白的很,若那神灵果真灵验,当初老实头也不会病得快死也无人救治不是!
    这只是穷人,无助无依之人,最无奈的信仰罢了!
    真正的神佛是眼前的好妹,还有她那老实再不过的父亲,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人为她落泪伤心,到是真死了,也值得一回。
    人一生病,就软了心气,想得可也真悲凉,苏沫淡淡勾了弱弱无力的嘴角,由着好妹扶起了身,“好妹,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她能醒来,真正多亏的是这个尽心的小丫头,单纯小人儿已把她当成了依靠了吗?
    “小姐,这是好妹的本份,你莫要说谢,好妹可担待不起。”
    苏沫再勾了勾笑,一股温暖染满了眼,也没有驳她什么,只道:“我不会有事,好妹莫要哭了好么?”是她无意抓起好妹这根歹命的小草,岂能半途放手,从今后她会护着这个小丫头,把她当妹妹。
    “我口渴了,好妹给我拿杯水来。”轻声细语,与原来对谁都厉害的口气很不同,好妹只当她虚弱生病,到也没在意。
    这时秦芳在门外报道:“禀小姐,姑奶奶差人报说,京城里许多商贾老爷听闻小姐昨日遇袭,此时都来探望小姐,问小姐是否立即出房接待?”
    商贾?苏沫闪了下眼,脸冷了一下,才道:“我身体还有不适,就请姑妈作主招待客人吧。”
    秦芳回了声是就离了开,原来秦芳与陆仁二人昨夜被好妹寻了来,一直便守在院子里,唯恐苏沫再出什么状况。
    苏沫听好妹如此说,直觉这二人定是姑妈所派,如今这府里可还有一个好人!
    “小姐,奴婢给你弄碗细粥吧,你看一夜病过来,这脸上可都窝下去了。”伤伤的口气,很是担忧着。
    “不用了,这会儿还不想吃,你再去倒点温茶给我就行。”从昨儿中午到现在她都未进食,此时本就身体难过,又听闻这些商贾以探病之名集于她苏府……
    不想吃,也吃不下。
    萧氏也不笨,知道先问她一问,这些人何心思,她也猜得十七八九,她会让萧氏接待,自是暗里允了他们,谁都把我当棋子利用,我又何故不能利用你们一回。
    燕皇当日抓起她丢进这纷争之中,不仅安抚了当时将会暴动的众商贾,又给赫连大将军府与左相府系起一根绳索,提升她一商贾之后的身份同时,且不是也让一直不受重视的商人的地位上了一个等次。
    如今她遇袭,且也代表着商人在社会地位上也是“遇袭”,他们会来看望她,便也是支持之意,若换成她苏沫也会如此而作,只是……
    哼,我苏沫在他们眼中也是一颗棋子,是众商界与大族仕流地位持衡的支脚石。
    他们要看的是燕皇,甚至朝廷上下各大族仕流,对她如今处境是一个什么态度。
    若好,则大伙同好,若败,则她苏沫一人牺牲,谁也不会损失,果然是商人,果然是弄权谋计的官宦,全没一个好惹的对手。
    若不是昨日赫连珏阻挡,她当时就会找出那刺杀她之人,且不管是当时是哪个碰不得的人要杀她,她苏沫也会伸着脖子让他们砍好了,但死也得当个明白鬼,如今商贾起哄,其中猫腻何止一二。
    她糊着眼昏着头,到是管他们闹腾去,若燕皇没给她一个好交待,任由那些暗里的黑手抓向她,苏沫岂能再无辜候在那里等死,岂能再为谁维持这个表面上的平衡,我有危险,你个呀的谁都不要好过!
    给读者的话:
    好高兴亲们支持真真,看过意外娘子的亲亲莫心急,后面真会把番外完善的。
    正文 第58章感动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3 本章字数:2711
    只是苏沫这颗棋子尤其重要,燕皇一时丢不得,商贾舍不得,左相府更加需要她的关系,赫连府本就僵在燕皇与大族分歧之间,更不能没有苏沫这条绳索持平,她岂能脱得了关系,遇袭一闹,恐是这些人比她更加紧张才成!
    长公主的第一个来苏府探望,带来的重礼当是非常可观,她除了代表燕皇来看望苏沫以外,更给苏沫带来了安心,直说圣上已着吏部大员亲查此案,这遇袭尽在皇城根下发生,这起歹人还无法无天了不成,不查个水落石出誓不罢休!
    苏沫直表示当时自个儿太害怕,执意找刺客却力不从心,一切都望圣上作主,好言好语又与华容公主说了一番话,萧氏一直候在一旁,有没有她的事都要插上一句,萧美芳也郑重的向长公主施了礼,看在苏沫的面子,长公主到也淡笑好言,夸了萧美芳一番长得漂亮,却引来两母女更多话贴了上来,长公主自觉无趣,与苏沫一个暗示笑了眼就离了去。
    萧氏送人回来,脸色尤其的好,一个阵儿的问苏沫哪哪还不舒服,要吃什么,用什么……叨叨个没完,苏沫靠在床头,身一低,淡淡的道:“有什么需要不需要的,姑妈问好妹吧,我这里的事全由她作主。”
    萧氏到好脾气的拉着好妹出房,叨叨的吩咐下人们去库里拿好料给苏沫用,这到把一直杵在门外的绿珠忌了眼,盯着好妹到是一个劲儿的打量。
    三天过去了,自从长公主亲自来苏沫一趟,如今苏府可当是门庭若市,天天都热闹得很,到是把萧氏母子几人忙活不已,不过人人也看得出,这萧氏可是越忙越欢颜,这来苏府探望的,除了左相府的刘夫人,及赫连府的赫连夫人由苏沫亲自接待。
    剩下的这个官,那个官的贵族太太全由萧氏母女迎接,一时间府里内外便是贵族身影,她们想相挤于上流社会的心思,此时岂不是最好的时机。
    只是今日听闻右相府的李夫人竟然也来看望苏沫,当萧氏禀了苏沫时,便看她一直眼里沉沉深思起来,一阵计较快让萧氏没得耐心的时候,就听金总管急喘喘的来报,“禀姑奶奶,大小姐,赫连夫人及赫连少爷,右相夫人及大公子二公子,都来探望大小姐,此时正于花厅候着你嘞!”
    真是齐了,也是奇了,为何一起上府来,这些天义母已是三天两头的过来看她,婆婆也差人送这送那,却不想今日一起上门来,到是不巧的很,那左相夫人还在府里,这个……
    到是思来想去,时间却不等人,苏沫一计较,已有了想法,便道:“劳姑妈迎迎这些贵客,就说沫儿刚吃了药昏睡了过去,一时叫不醒人,他们若留便好生招待,若离开且好生相送便成。”
    萧氏抿了抿嘴,一丝满意的笑意不由自主的挂在嘴边,不知是这丫头想什么,不过她是一直有心与这几位高贵的夫人相交,此时良机岂能错过。
    看萧氏甩着屁股扭了出去,苏沫立即唤起好妹端药来,喝了汤药便趟了下来,立即闭了双眼,这药一吃就眼昏,似乎有安神的作用,不时便能睡沉了去,真好!
    是呀真好,她现在谁也不想惹,当然也惹不起,到是躲得起,还好是得了病,真想继续病下去,可真悠闲不是!
    迷糊糊的张开眼睛,脑袋还昏沉沉的,只听屋里有人在小声的说话。
    “对,小丫头真机灵,一说就懂,呵呵……沫儿染了风寒,身子弱的很,就得喝这种些爽口的菜粥,这个呀还得看火候,不然煲出来的细粥不够香醇,那小刁嘴的丫头,肯定又没了胃口……”
    “夫人手艺可真好,这辣辣的小菜也好吃,我家小姐就喜欢这味道,等她醒来……”好妹随意望了一眼,便看苏沫正撑着起身来。
    “小姐你醒了呀,太好了,刘夫人刚好做来小粥嘞!”好妹使了把劲才扶起苏沫,不知是身子太娇弱,还是这古代的汤药效果来得慢,已然三四天,可仍有些,头重脚轻,腿脚发软。
    “义母,怎敢劳你为沫儿烹煮膳食呢,”笑着似责备了眼好妹,“你也是,越发惯着你了,义母何等身份,岂能做这样的粗活。”
    “可别说好妹,义母可与小丫头商议了多时才答应了下来,”刘夫人含笑拿了碗盛了细粥,绿绿的蔬菜,和着晶莹饱满的大米好看又好闻,远远的就闻到一股清香扑来,果然是很让人胃口大开。
    苏沫刚伸手要接碗,到是被刘夫人挡过,“你快坐好了,生病的人就要安稳一点,有什么事不还有下头的人伺候着,好生调养几日到希望你赶快好起来。”
    苏沫微微勾着笑,含入她喂进来的一口细粥,不知怎么的被粥的热气一冲,眼里就红了一股,涩了声,“谢谢义母。”
    刘夫人手上未停,好气了眼她的生份,“只听好妹说你一直没有胃口,又病着难受可让人犯了难,义母到知道宫里的贵人常常犯个懒病,也是没胃口什么的,所以就托人寻了个方子来,照着做了,我与好妹都偿了偿,应该很开胃才是。”
    “嗯嗯,很好吃,很开胃,沫儿要吃三大碗才得够。”苏沫连连的点头,含着的水气变成水渍滑了下来,到不管义母是真心或者“有意”,这一刻确实让她感动的很。
    “傻丫头,眼里难受也不说一声,你看这眼泪都呛出来了。”刘夫人边说边就为她拭了泪,动作很是温柔,心里直叹息,这几日若不是这孩子病了,到还不知她那姑妈是这么一个人,刚才再听好妹一番讲来,真觉是太亏这孩子了。
    软弱的慈母心就泛滥成灾,便亲自动手为她做了一顿细粥,也教教好妹如何服侍着小姐,唉……也是没爹娘的疼爱,这一病着就显得越加可怜。
    此时苏沫到是想的太多,刘夫人对她这份情谊到越发真了起来,不仅因为她可怜让人同情,更因为她如此灵巧机灵,若不是因为这苏沫,恐是她这一直安静的性子,也没得这么快走进贵族夫人交际之中,并且如今越发有一席之地。
    这也暗示了以左相为首的寒门一派,渐渐有了身份和地位,就是左相府中几位得力的门人,前几日也‘轻易’被圣上起用。
    “可吃好了?”
    果然是三大碗,苏沫到没大话,很满足的打了个嗝,“好饱,好撑,好好吃!”大大咧咧的抚着肚子就嚷嚷的道,逗得刘夫人开了颜,好妹欣慰安了心。
    “他们都离了去,你婆婆府里有什么事耽搁不得,赫连家的孩子也回了去,只说以后有机会再来看你。”刘夫人随意的说起,捂了一觉的苏沫这时才记起睡前的事。
    都走了?最好不过!
    “你义兄一直候在门外,这几天也没少担忧你,可要见见?”刘夫人与好妹拾着碗筷,这么说着。
    “谨哥来了,怎么不早唤他进来呀。”
    给读者的话:
    亲亲说的很对,女主性格火爆、容易冲动天生的,不过挺聪明,自然会逐渐变得成熟悉稳重,谢谢亲亲们支持哦!
    正文 第59章风过留痕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3 本章字数:2561
    起先本是刘夫人天天来探望苏沫,左相大人见与苏沫交好的刘子谨却没来看人,于是昨夜爷俩在小凉亭里喝了壶小酒,左相大人有意无意的谈起如今朝廷上的事,“淡淡”的传达了苏沫的作用和重要性,给这个全心扑在军营里的愣小子提了提省。
    一壶酒见了底,左相大人摇晃着起了身,最后说道:“明天与你母亲过去看看你那义妹,以后一些事爹可都得靠你,沫儿那孩子心思也聪明,人又和善,你以后得更加疼着她,虽是义兄妹情份,爹到希望她真能把你当成大哥对待……”
    当时刘子谨耳朵嗡嗡,只觉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头,不上不下噎着人。
    左相望了望天际,夜起了冷风,似乎又要下雨,这两日也怪了,这天时阴时晴,惹的人也烦闷不已,他便拍了拍刘子谨的肩,叹道:“儿子啊……爹的用心希望你能明白,你要撑起的不是一个左相府,而是所有寒门仕子的前途呀……”
    看着老父离去的背影,似又驼了些,眼里晃了晃。
    近些时日一些门客也有谈论,自从吴王殿下为圣上办下那“有违”大族利益的第一件事,这些时候右相府,时常会以不同名义宴请各级官宦们,其中所筹谋可想而之。
    唉……叹了一声,却更难受,猛的一杯烈酒下了喉,醉意朦胧的趴在石桌上,心里只念着一句,兄妹情谊……兄妹情谊么?
    只为这所谓的“兄妹情谊”,却让刘子谨在苏沫面前越来拘谨起来。
    问候了一声苏沫是否好一点,刘子谨便立在当场,没了声,眼里晃着神,引得苏沫咯咯笑起来,“谨哥,这是怎么了,神情如此恍惚,是害了相思了不成,呵呵……”
    刘子谨立即回了神,面上窘了一下,正等解释点什么,门口收拾完碗筷的刘夫人进了房,笑起,“什么害相思,沫儿可别闹你义兄,他这面子可薄的很,一碰女孩家就臊得说不出话,呵呵……”
    哦,这么纯情的么……“嘻嘻……那可不成,沫儿可还等着叫谁一声好嫂子了,谨哥如此害羞纯情,岂不得让沫儿眼睛望花了去,呵呵……”大大的眼儿就望着他,水盈盈的竟这么亮。
    刘夫人笑道:“你个调皮的丫头,打趣你兄长来了,这张利嘴好该打……”
    只听苏沫又咯咯笑起打趣着,“难道义母你就不着急吗……”苏沫与刘夫人越发谈笑的开,恐是这一场病生来,到是把这二人生出些真心情谊来,说起刘子谨的乐子,一个不饶一个,果真闹的越欢,就连好妹也忍不住拿眼羞起刘子谨。
    “母亲,这时儿子才想起,军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