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乐子,一个不饶一个,果真闹的越欢,就连好妹也忍不住拿眼羞起刘子谨。
    “母亲,这时儿子才想起,军营里还有差事等着办理,你看要不你陪着沫儿妹妹说会儿,儿子差子慎过来接你。”
    正在热闹的当口,刘子谨静着颜,神情上离意坚强,刘夫人见苏沫疑眼望来,正要说他几句,明明是请了假才出的营,何故此时就非走不可!
    苏沫先一句笑道:“正事重要,让谨哥先去办差吧,”起身就撒娇的拉起刘母,声音软软的道:“不过义母可得陪着沫儿,吃你一顿香甜细粥,沫儿可还望着好吃的晚膳嘞,嘿嘿……”刘夫人忍不住笑一记,二人相处甚欢,刘子谨离去的步法,却越显迅速。
    打马直冲出了城门,在效外疯骑了一场,出了一身大汗,却仍觉心中沉闷,喉头似乎越发紧涩起来,突的向天嘶吼起来,“啊……啊……”
    立即惊起一串野鸟乱蹿出林间,刘子谨厉眼一突,手上顺势拔出一根长箭,嗖嗖连发两箭,四只鸟雀两两相穿,呀声惨叫,正中箭而落。
    “刘子谨,你管得太宽了吧,她是我的女人,如何对待与你有何相关?”那日赫连珏劈昏苏沫,他恼愤追上理论,当时便是被人这么似箭的一句射来。
    火焰突冲上眼,思着心中念头,手上却一丝未做停留,一拔四箭挂弦齐发,林中鸟雀扑哧的声响,随着嗖嗖更多箭射来而渐渐隐了去,只看横七坚八摔了一地穿膛而过的飞鸟,吱吱的挣扎着,扑腾的翅膀渐渐的滑落了下来,死眼虽瞪得很圆鼓,可最后却只能无声无息,再没生气……
    哐一声弓箭被执得很远,突来的骑士眼未眨一下,勒马抽鞭,往来路上狂奔而去。
    片刻之后一切寂静无声,细细的风吹过,只带落几片枯黄树叶,似什么也没留下,却又似在无意之间,已划上了深深的,再也抹不去的痕迹。
    至那日遇袭之后,京城里经过连续十日的轰动性的调查,今日总算是得了结果,于是赫连人总算找到名堂迫使赫连珏来见苏沫,许是那日他来探望,苏沫睡过去未见他,故而这小子有些使起性子,便再没去过苏府,这到是赫连夫人单纯得没天的想法。
    岂知此时这二人相见,何止是两生厌,相煎都不为过!
    “胡人,刺客是胡人?”是哄孩子不成!苏沫听赫连珏带来的调查结果,哈哈!她真想当着他的面大笑三声。
    赫连珏严肃道:“此事已了结,你莫要再多生事端,不然对谁都没有益处,你仔细思量着。”只看苏沫冷哼了一声,她又不是傻子,燕皇亲自给了这么一个结果,其余的人岂能再敢乱猜胡说,只是不知那抓来的数十胡人,是从哪里弄来的替死鬼!
    这古代封建社会果然毫无人性,视人命犹如草芥,可真真一点没有说错!
    赫连珏只见她面上竟是不平,由不得他再出声提醒,“若你想就此送了性命,我不干涉,可若扯进我赫连府的纠葛,我便第一个不饶你!”
    “你可知一味的威胁压迫,只会使人越加反抗的厉害,请你以后非要这般待我,你与我不过是协议上的伙伴,地位平等,并不是你上我下,你主我次,这一点希望赫连少爷今后认得清楚,莫乱了方寸才妥。”
    赫连珏立即冷笑道:“你用如此抵触的口吻与我相谈,言辞更加生硬冷漠,呵……苏沫你于我说说,就你这样的态度,与我又何来的协议之说?”
    “我的态度若有误,请尊贵的赫连少爷且莫介怀,苏沫以后定会改过,只是这尺度在哪里,我是我,却是由不得你来衡量,你说可对么?”
    不驯的大眼淡淡的凝视着他,懒懒的人儿就靠着床头,越间针锋相对二人,着实让好妹好不担心一把。
    赫连珏越发在苏沫面前淡然不起来,原本常常慵懒轻佻的神态,如今严肃正颜的次数是越来越多。
    给读者的话:
    今日真真有事,故而三更齐发,有建议的亲亲,请直言不讳,真真在此抱拳作一辑,小女子有礼啦!(^o^)/~
    正文 第60章再协议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4 本章字数:2704
    听她这么利索反击,赫连珏似恼,似愧,却又暗压了火气,只道:“这段时间你莫要再经常出府,有什么事差人通知我一声……”
    未待赫连珏吩咐完,苏沫先就冷言碎道。
    “我一个人好好的过着日,有什么没什么的,何故劳你赫连少爷大驾呢,嗤……”
    他算什么到是?且要再管她的事,休想!
    “你够了,酸来酸去不就是恼火那遇袭的事吗,我到是有什么大不了的,非得与我激起来……”
    苏沫一听大怒,任意断了他的话,冷笑起,“是哦,能把我放在你箭尖下当成靶,可见你对我态度一二,若那时当真被刺死,对你来说确实没什么大不了,也许还会拍手大笑了,这个苏沫死掉多好,再没有什么事威胁得到你的赫连府,岂不快哉!”
    谁不说女人得理便不饶人呢,在箭靶一事上确实他考量不周。
    赫连珏被堵的呐呐住了嘴,却又不免恼火起来,若不是她早先激他会输,质疑他的能力,也没必要弄那一场箭靶子显威风,而今呢,威风没显摆成,到是他赫连珏从此成为京城中的笑柄……
    一思起这个,便记起那最恼的一记掌掴,做为一个男人还有何尊严可言,更不用说威风。
    “你到条条在理,那我问你,当日的协议可还认数,说什么要给我面子,嗤……就是你这般模样,却是我理解错误,还是你苏沫所谓的尺度,只作自私自利解释?”
    说起协议岂不更让她生恼,苏沫扭过来就是一厉眼瞪起,“你可答应会保护于我,还说什么承诺,我看像你这种男人的承诺就如一堆狗屎,臭不可闻!”
    “全赖你讥讽我的能力,如此可又怪的了谁,再说那箭靶,既然我让你做了,定是护你周全,你却一再丢人显眼,扫我颜面……”
    牙尖嘴利的女人又抢过话头,甩眼子砸过来,“没听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吗,世间的事谁说的清楚,你让我作箭靶就是没人性,视人命如草芥,草菅人命,就是你们这些剥削阶级最好的体现!”
    赫连珏肃了眼,冷笑道:“什么剥削阶级,你苏沫又是什么阶级地位,女人的胡搅蛮缠,我算今天认识到了,我会如此待你,却也与你自身脱不了关系,平常有事便打我上眼,无事怒眼狠骂,豢打脚踢更不在话下,最更可恨的是扫尽我的严面……”
    “麻麻的,你的面子挂几个钱,我苏沫的命就这么轻贱!”苏沫火了眼,拔了身,粗口一暴,直着脖子,一双大眼恨挖着他。
    好妹惊了惊,实是不参忍受两个主子这般对骂讥讽,可她又害怕又碍于身份,却是一点劝的地位也没有,于是就缩着身子悄声出了房,找秦芳与陆仁去。
    那未来姑父的面色太厉,真怕他一动气掐死了小姐,呜……
    瞪了半天人,快成斗鸡眼,赫连珏本是一脸恼怒凶狠,踩着重步就朝床榻走来,不想看到苏沫立即全身警戒,双手摆出一副干架的姿势,没来由的一气好笑冲了出来,他先破了功。
    苏沫迟疑的收了软绵绵的小拳头,只听他平述的道:“我未与你商量让你作了活箭靶确实我的疏忽,可恼你固执己见,非得当着众王爷及太子的面找什么刺客……”他顿了下,不免又因那一记掴贴来了气,却更气她当时太不知好歹。
    “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你如何理解?”苏沫也渐渐蔫了火气,认真的道:“会有什么结果,我完全料的到,但是我恨的是,他既然把我扯进这纷争之中,为何却又不能护我周全!”大眼儿微微轻颤,又气又是伤,脖子也硬了起来。
    这个“他”,赫连珏自知是谁,却更不理解苏沫的作法,“既然你知道是他,却为何蠢的寻他的儿子们的事,可知虎毒不食子,你且不说把自己执于危险之中,就是连带着左相府与赫连府,甚至你这苏府都被牵扯进来,这一算是多少人命,你就这么浮燥行事,怎能还怪我恼你!”
    大眼儿一挖,扯着他沉重的视线不放,“我身边全是威胁我的人,明的暗的不知有多少,其中还包括我的好未婚夫,你能让我信任谁,如今又有人瞄上我不对眼,想灭了我苏沫,若我还愣着不动,那才叫傻了!”
    头一低,哼了一记,恨道:“我若有了危险,大家都别好过,第一个扯不开关系的就是他的好儿子们,我可看准了,他们几个斗得如此厉害,别让我钻了空子,看我且不报负回来。”
    冷冷的目光汪汪生起寒意,一身的戾气竟然丝毫不输给男人,赫连珏重新摆了观点,视着眼前有些陌生的女人,渐渐郑重起来。
    她,并非一般女人。
    “你很厉害,那些商贾们涌进苏府,立即使的他连夜调查刺客之事。”他只说了一个事实。
    苏沫坐在床沿,冷笑道:“雷声大雨点小,他也不过如此!”
    “苏沫你有时候让人觉的好危险!”又一个事实陈述出来。
    却使得女人一勾嘴角,似乎此时心情很不错,“那可好了,你有如此认定,你与我才能在一个平阶之上,如此再重新制定协议,我相信会很‘公平’。”这很有必要,也很重要。
    他看着她,眼里沉重慢慢散去,“没成想你会是这样,嗤……”他轻笑一记,眼里蓦的笼起慵懒之色,淡淡的要求道:“第一条,决不能再大打出手,特别是对小爷的脸……”
    “同理,你也不能对我出手,咱们平等,在我这里没得爷可称,可别忘了……”
    “呵呵……”她如此认真在意,又惹得他一记长笑,突然凤眼微亮,蓦的欺身上床,一手轻易拥住了她的小蛮腰,上挑的桃花眼立即染上春情,“咱们如此旗鼓相当,不如…果真取了你可好?”他诱惑道,浓烈的呼息勾人的吐在苏沫的小脸上。
    大大的眼儿微微勾起,极力的学着他的轻佻的动作,一只素手轻轻一挡,侧了脸娇声起,“苏沫又凶又悍,更不解柔情,还是众人眼中的丑颜,可是这般粗劣的我,却心高气也傲,若没碰上真心相爱的男人,决不说下嫁二字的,你认为自个儿附和条件?”
    男人第二次听她如此愿望,凤眸里惑光未变,俊颜贴近了一丝,凌唇微起,“未婚夫不答应也难。”
    “怎么,想要与沫儿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不成,你就这般痴心的爱我?呵呵……”素手轻轻一扬,轻佻的勾起他的下颚,娇滴滴的道:“嫁给你,除非你为我去死一回,不然没得说。”
    “哈哈……调戏你而已,可不敢当真,取母老虎做媳妇我可不敢!”赫连珏笑着起了身,忍不住一再笑起,“你这女人,还真有趣!”
    苏沫一起身,靠在床头上,懒着眼淡淡的道:“逗你而已,有趣是有趣,可别对我感兴趣。”男人似受吓了般看向苏沫,眼中直说他疯了不成。
    女人一勾嘴儿再笑起来,自信得很,“我也不差,更别爱上我!”
    正文 第61章热闹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4 本章字数:2480
    乍冷乍热的气候闹腾了几日,哗啦啦下了好大一场秋雨,这两天气温极聚下降,昨个夜里才静静的停了雨声,早晨的时候好妹端着洗漱的东西进了房,只觉房门一开,一股冷风冲门而进,还迷迷糊糊的苏沫立即一个激灵。
    “唔……好妹快关上门,嘶……好冷……”这个天也冷的怪了,前两天闷热的人正受不了,这就过两三天,这气温感觉似已入了冬。
    “小姐,快起来吧,今天菜市口就要砍那些伤你的胡人,大家听了可别提多大快人心,听采卖小丁子讲,那里都涌满了人,小姐咱们也过去瞧瞧怎么样……”好妹放了木盆,一面掀了帘子,嘴里叨叨的显得有些激动,“再去找些臭鸡蛋,烂菜叶什么的装了去,这些可恶的坏人,死了也别想安生了去。”
    苏沫懒懒的伸了个腰,只道:“好冷……好妹给我找个褂子什么的加上,恐是昨夜忘了关窗户,一夜下来我的膀子都冷渗的疼……”这副身子她确实满意,却不想这一病就败成样,怎么也比不得前世那瘦归瘦却很“耐磨”的体质。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她往后“革命”的征途满布荆棘,看来得锻炼锻炼了。
    好妹立即忧心,正颜观起她的面色道:“这都病了快半个月了,怎么还这虚弱呢?”原来饱满的苹果脸,如今下颚都尖了起来,总是精神焕发,充满活力的神色,也透出一抹娇弱之气,好妹只觉这真不像小姐。
    翻箱倒柜竟然找了许久,等的苏沫呵欠的又要迷糊去了,才免强找到一件厚薄适中的月白长褂,苏沫一看那淡粉粉的刺绣褂子,褂面斜飞绣着一树傲然清丽的冬梅,左右襟处裹着雪白绸边,斜插着在左腋下结上一只粉红团花作装饰,立即就有些欢喜。
    难怪有人说“佛要金装人靠衣装”嘞,呵……。
    一袭月白高雅的长褂着身,称着里面粉红嫩眼的长衫绣裙,更觉几分清丽脱俗,举手投足之间仍显原本异于一般女子的傲然气质,却又一失闺中女儿的妩媚风情。
    苏沫正对着身高的大铜镜臭美不已,一边的的小丫头可抱怨了出来,“小姐还喜嘞!这衣柜子里才就这么几件衣衫子,你才是真正的府里大小姐,吃穿用度上却连表姐半层都不到……”
    素手又勾下长发执于胸前,苏沫只觉自己气质更“古味十足”,嘴儿弯了弯,勾扬着晶亮的大眼,笑道:“你可别着急,日后我定能成为真正的大家小姐。”
    身份地位,她自己争来,岂不更有趣。
    好妹是听不懂她在讲什么,只道:“你的身子骨越来差了,那些姑奶奶送来的补品可也别剩着,再腻吃不下,好妹也得给你做了来,非得吃点好东西,才能养起好身子不是。”
    苏沫笑了笑瞟眼嘟着嘴的小丫头,恐是又让他爹爹唠叨过什么,不然就她这针细的胆子,还敢逼迫主子不成。
    好妹理了床铺,苏沫也臭美完了,只听身后的丫头又建义道:“小姐咱们用膳快些吧,不然就得错过了菜市口的热闹……”又说好多人家竟然提了屎尿桶过去,百姓们还非得给那些砍头的胡人一个好看,嘴里叨叨的到没了完。
    “丫头,砍人头,就是一刀下去断了头,一截是鼓眼吓人的死人头,一截是没了头的半块身子,你到认为看那个很有趣么?”
    好妹滞了下脸上的莫名激动,瞪着眼儿盯着疑惑且怀疑的苏沫,只看她突然蹦起跳过来,一面“哇”一声吓声起,惊得好妹一个好颤,“呜……坏小姐,吓死好妹了,不去看了,再也不去看了……”
    抖着声就退了后,手下打起清水都不小心洒了出来,嘻……果真够胆小!
    一回身苏沫突然看向雨后的湿漉漉的庭院,树叶打落了一地,除了青石板的小径,泥地上团团集了水,糊连连的,苏沫只觉好不萧条,只听赫连珏说起抓了胡人冲数,心里便一直紧着,涩着,却又无奈着。
    缓步出了房,一阵清冷的风又迎了来,忍不住背脊一个激灵,却不是很冷,但又忍不住发冷。
    胡人与燕人连年争战,其百姓彼此之间定是怨恨滔天,故而对待彼此自不会手下留情,可是作为一个现代人来说,明显显的是污了人作了替死鬼,且不管他是什么人,只因她苏沫而起,就斩杀十余无辜人命……
    心里乱糊了一团,又愤,又愧,蓦得素手猛相握,一紧……大眼忽眯起,颜上沉冷乍现,要她命的人随时会再来,伤也罢,气也罢,却又能有何作用。
    只是这支黑手,如今是碰不得,抓不得……如何才能保护自己……?
    “小姐你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那些个下人还没来收拾院子,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好妹气呼呼的嚷声,突的惊醒了沉思中的苏沫。
    又思起府里的事……这一病耽搁了下来,也不知那老易想通了没?
    “那人可奇怪了,少了一只手臂竟然要姑奶奶用他作帐房,难不成是穷瞎了眼,也没看自个儿是什么德行……”这时进来两个拿着大扫帚的粗使婆子,一面哎哟着院子怎么这么脏,一面叨叨的说起刚打听来的八卦新闻。
    “可不是,一双眼睛还不驯的很,非得跟帐房的先生们比试一番,切……也就他……”
    又说了什么苏沫没心情听了,只是大眼儿一勾笑,呼着好妹笑道:“丫头,拾掇了完了吧,完了就跟小姐‘打仗’去。”
    小姐爱胡乱说话,好妹有听等于没听,却只得了一条信息,这眼睛长在头顶上的萧氏,看来好日子也快到头了,呜……谁会为她哭的说,最活该不是!
    苏府自然少不了要“热闹”一番,早听公公说过老易的能耐,却不得不防有什么意外破坏,故而苏沫有意无意的说起老易的由来,萧氏一听那断臂残疾的男人,竟然与赫连府沾了关系,直觉比试都用不着了,欢喜的神情活似上天掉下馅饼般激动。
    而城里也正上演另一种,存在于某种意义上的“热闹”,菜市口正砍人头,一窝蜂拥去的百姓何止百千,这股子热闹就似轰炸了整个京城,大街小巷哪里不是热腾激愤不已的燕国百姓。
    京师右相府的后门处正立了两个人,一是右相本人,另一个是吏部的李大人,也是右相出了名的狗腿子,二人把街上情形尽收眼里,彼此一个满意的冷笑,右相请了李大人于书房议事。
    正文 第62章危机暗埋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4 本章字数:2563
    “大人,圣上如此决断,我们应该可以放心了。”
    右相于书房正座沉思,李大人于右下侧而坐,看右相进书房又思起什么,便立即宽慰起来。
    “这次过的太险,若太子有何瑕疵,那几个虎视眈眈的王爷,岂能不趁机作乱。”
    李大人一听,便面露出一丝愧色,“都怪下臣督导失职,大人且莫为太子失了信心。”
    一声深叹吐出,右相面色更郁,严肃道:“一个小女子而已,打击她的方式岂止一二,何故要他如此来意,你是他太傅之一,以后得把太子心思导回正途。”面色更肃,低了声提醒,“王爷们越发得圣心,显现出能力,对于太子便越来是个不小的威胁。”
    “是,大人。”李大人眼里精光一渗,又道:“其实下臣已有妙招……”奸诈的一眼,透出阴恨。
    右相听闻深了下眼,沉眉半日,只道:“紧记太子本份,你等及下头的人做事,必得思前想后而行。”
    李大人却自信笑了笑,“今日斩那胡人的情形大人可看清明了,呵……这一来燕国百姓对抗胡人的势头越发高涨,当然这是圣上最为所见到的,但若是谁身边却养着胡人奴才,或者更有所提拔,大人可想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所指何人,右相立即猜到。 “哈哈……李大人此计果然妙哉,”右相大赞道:“有你等辅助太子,老夫甚感安慰,哈哈……”看来果真是个妙计,右相大笑不已,竟起身淡一施礼,使得李大人急忙回礼,显得很是迫切而殷勤。
    思起今日菜市口的斩首示威,李大人却不免疑惑,“下臣只是不明,圣上是非常严谨,眼里更是揉不得一点沙子,可为何此次竟这般轻易下了决断,再有大人与臣下都看得出太子猛撞,圣上睿智非常,没到理一声问询也没有。”
    “哈哈……由不得你不疑惑,那胡乱抓来的游民胡人,本是只作一个替罪羊而已,圣上却是一问也未有就断案杀人!”震声而出,又一淡,笑道:“谁说此次太子过得不险呢,若不是胡人与我邦正对峙打仗,朝廷急需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你可想此时此机,这朝廷,一国之太子若有事,如此岂不让朝中更加纷乱,灭胡骑的日子便更加无望了不是。”
    李大人连连点头,口中称是。
    右相又道:“不过,此次太子也得多亏贵人相助,不然少不得圣上一顿责骂。”
    “大人所说的是……”
    “她!”她是谁?二人一个了然对视,便都已明了。
    右相道:“那日若不是安甄公主在场,可想这后头的事还有得闹,不过也是她聪明,竟然向圣上谏言要举行一个什么正式的比试会,世族公子小姐必得参加,比的就是武艺和兵器装备,有趣,有趣,呵呵……
    李大人更加确定所猜,便接话奉迎道:“这到也让安甄公主想的出来,圣上定是一听此比试,大有助提升全民抗击胡骑的士气,肯定是极高兴立即应承,如此这郊外遇袭一案,就将迎着这比试会的到来逐渐淡下,甚至让众人忘却此事。”
    右相呵笑一记,“如此她的太子哥哥才得一时安稳,这般机灵之人,圣上不欢喜才怪,呵呵……”
    李大人应和笑起,“公主自小与太子兄妹情深,吃住学习全在一处,那一身的武艺和谋略到是难有女子披靡,太子有安甄公主协助,以后的势头定会看涨呀,呵呵……”
    笑罢,右相突然正颜,道:“太子唯今之计不需有大的作为,只要莫因小失大,作好本份,他的位置便稳妥的很,所以……”
    一丝危险透出,“那女子莫要再动,等它一等,寻最妙的良机……”手刀狠劈,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