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笑罢,右相突然正颜,道:“太子唯今之计不需有大的作为,只要莫因小失大,作好本份,他的位置便稳妥的很,所以……”
    一丝危险透出,“那女子莫要再动,等它一等,寻最妙的良机……”手刀狠劈,作了个杀的姿势,口中阴狠,“斩草除根,莫留后患。”
    李大暗沉了眼,思起连日朝廷上的变化,便道:“圣上已在起用左相一派寒门官员,大人咱们必得有所准备,决不能再让他们占了先机呀。”
    右想淡淡随意的道:“这等小事何故来问老夫,你们自个儿琢磨去,”手中正翻动一页书册,只看李大人阴了眼奸笑起来,便知他已有对付毫无依仗寒门官员的计策,一放心的时候,难免又想起,若不是因苏沫缘故,他们岂会多出这么多麻烦。
    “那人可靠么?”
    李大人闻言,疑惑半刻,才思起所问何事,便自信满满的回道:“大人放心,这关其父母性命,那人不敢乱来。”
    右相满意的点了点头,眯了眯厉眸,的确,杀鸡焉用牛刀!
    苏沫身体渐渐好全,心情也好的快冒泡,那老易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这些天来府里上下尽是关于他的传闻,简直让人惊叹又摄服。
    老易三天时间,把金总管交于他的数年已无用处的老账,全算个清清明明,而且还当着萧氏的面指出其中遗漏和错误,难免批露出先前作帐人的不足,使其萧氏大加赞赏,苏沫看她闪闪发光的眼睛,到是把老易视为人才中的人才。
    又听萧氏赏了老易不少钱财,当着柜上众人奉承老易,只几天时间老易已荣升三级成为帐房一小管事,这到也是难怪了,金总管这几日总拿府里下人们出气,有几次看他从萧氏的书房里出来,脸上臭得很,竟然口出狂言,不外乎嚷起萧氏太不公什么的。
    苏沫暗中得意,一来便使得萧氏与最忠心的狗互咬起来,难怪那老易断臂之前能做到军师了,呵呵……姑妈呀,好姑妈,你到是一心为儿子巴结赫连府而不用其及,且不想这后院将要失火了呀!
    歇了几日,义母也唤过她去相府继续学习,正与好妹说起哪天去更合适,绿珠却意外来传话,说萧氏请苏沫到主厅去用晚膳。
    “丫头,你不用跟了,昨儿个听你说老实头受了寒,你今儿个晚上便照顾你老爹去,”苏沫整理好自己出了房,便记起这事。
    好妹道:“小姐你待好妹可太好了,谢谢小姐,谢谢小姐……”又感激又感动,连连的作辑,到是哪家下人能得主子这般在意的,她这丫头可真是好命的很。
    “小花猫。”苏沫笑着为她拭了泪,直唤她早去看父亲,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她讲。先目送了小丫头,苏沫才动了身,就不知那萧氏找她又有何事?
    “呀……”心中猜测着,却不想一脚踏在院口的一滩未晒干的水渍里,立既就沾湿了美美的绣花鞋,她屋里就两双可穿出门的布鞋,此时直把苏沫可惜了一把。
    绿珠一看,竟然二话不说的躬身下来,一扯帕子就拭起来,“小姐莫要担心,拭一拭就干净了。”
    正文 第63章动荡难平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4 本章字数:2649
    萧氏相请,自是早有准备这宴定无好宴,刚坐下来一口菜还未入口,萧氏就发了话,“沫儿呀,你看赫连将军的人姑妈也安妥了,不如你趁此机会在你公公面前提一提你表哥的事,虽然他是一文弱书生,可姑妈想军营里肯定也会用到写写抄抄的人,大家都是一家人,互相帮衬一点,岂不更亲近了些。”
    有你好事就一家,没得的时候,可没见你什么家不家的。
    萧长亭坐于萧氏左手边,下来的便是萧美芳,两姐弟一听萧氏所言,到都注意起对面的苏沫,只看她手下吃菜喝汤一时到忙得很。
    忍了又忍的三人,终于听她开了口,“嗯,这事儿我就去跟公公问问,不过不成我也没法子,毕竟公公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有耳闻,他治军严谨,又极恼有人走后门,所以还是要表哥有些心理准备才好。”
    这起说却等于没说,丝毫保证也没有,萧长亭暗淡了下眼色,没几下就说饱了,继续回院啃书做呆子,往日百般伺候在侧的绿珠却没有跟上,一时就站在萧氏身后,直直深深的看着苏沫。
    “明日你也早起一点,睡了这么些时候身子还没好不成,”萧氏恼火却发不出来,只得拿别的事解气,“你表姐明儿也跟着你去相府,到了那里你得多照顾着点,若她出了什么差事,姑妈可全算在你的头上,哼!”
    碗筷一扔,萧氏也离了去,呼啦一下子厅里的仆子就去了一半,还真是狗仗人势。
    “呵……”萧美冷笑一记,立了起来,只看苏沫谁也没理,她也懒的计较,还是觉得事不关已,没必要像母亲与弟弟那般动气,只凉凉的说了一声,“我要出门做衣衫子去,你可要同行?”
    等量交换不成,切……要巴结她,会是这种口气,“我够用的,不用再做。”却一筷子插进了清蒸的大鱼眼,撮了又撮筷子重一放,也立起了身,却见绿珠还在厅里。
    萧美芳已临近了门口,忽然就喝了一声,“绿珠你还杵在那里干嘛,就凭你的身份也敢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不成,哼,也不看看自己算个什么东西,可入得了人家那尊贵的眼去!”
    “表姐等我一下,”很意外,这般指桑骂槐一番,苏沫竟然会软声唤了她一记,回头一看,苏沫已笑着上来,勾起她的手弯笑道:“不是做衫子吗,我也应该添几件了,咱们一道走。”
    嗤……不也是个女人,女人谁不爱美,果然吃这一套,萧美芳得意的道:“要说京城里哪家布料子又齐又好,哪家师傅手艺精湛,与你表姐我一道,算你没跟错人,走,咱们现在就出府去!”
    “那就有劳了表姐,呵呵……”平常苏沫月例不多,又经常去相府与将军府,难免都要给下人们打些赏钱,以前为清高也罢,为心气儿较劲也好,到是冲动过了头,竟一个子儿也不跟萧氏多要,可现实中却害苦了自己,越来临近了冬季,衫子鞋子一干用品都缺这少那,若真等收回这府中权力再添制,恐是她苏沫连下人们也快不如了。
    以后这心气儿呀啥的,得变通变通,可不能再冲动行事,府里如此,外面纷乱更的如此。
    十月了,天气冷了两天又有些回暖,苏沫带着丫头又恢复了前段时间日日出府的惯例,只是如今多挂了一个萧美芳跟着。
    她也如萧氏一般爱摆谱,苏沫一个丫头伺候着,她就弄了四个丫头跟着,又制了一架新的豪华型马车,日日就跟在苏沫身后。
    “谨哥……”
    刘子谨骑着马跟在苏沫坐的马车旁边,今天早上同样是接苏沫去相府。
    “沫儿有什么事?”
    苏沫掀了旁边的车帘子,就问起,“昨天听子慎讲,义父大人要给我们换新的西席,此事可是当真。”
    “当真。”短短的一句,淡淡的一眼,苏沫总觉这个义兄几日怪得很,相处起来越来越陌生了似乎,其实她也是没事找事问起,就是想知道他到底在捌扭个什么劲儿,还是说她什么时候得罪了他?
    “原来那老头…呃不是,那老先生教得挺好的,为何又要请新的西席授课呢?”
    刘子谨眼里一思,忽望了眼有些热闹的街道,这两天一些官兵随时都在街上巡逻,抓住非抓的人便立即送进了大牢……
    “听闻他府里养了两个做粗使活计的奴才,二人都是胡人,故而……”
    苏沫心中哦一声,他不说她也明白,波及嘛……打压嘛……这种事影视剧里多的是,只是其中定要污了许多无辜的人了。
    “圣上为何不制止呢,这么继续闹腾下去,京师里可会人心惶惶……”苏沫低声自语,刘子谨听闻,眉上一蹙,圣上自然不愿朝堂上下如此动荡,但父亲这些忠义臣子势力仍弱,根本无法与朝中虚伪的一起仕族大员抗抵。
    说什么犹怕胡人再起祸患又刺杀了谁,危机京师安宁,故而才惹出这一起闹腾,只是这些人目的在何,今晨里听说吴王尽也因此受其牵连,如此才弄个清明,果真是一群奸佞狡诈之流,为其目的手段极其非常。
    “只是奇怪,京城里怎么会有人家敢用胡人做仆呢,他们事先就应该意料到有麻烦才对呀!”苏沫感叹一声放了帘子,刘子谨深着眉想事情,怕也没有功夫跟她说说话。
    刘子谨扫了眼侧面搭下布帘的小窗,苏沫有如此认知,其实他也无多意外了,只是她还不太知晓燕国与草原胡人的纷争由来。
    最初两帮相交却也甚欢,相护还有朕姻,故而边境上两边城民自然也有交流,但打上一任胡人大汗过逝,由如今很有野心的克鲁大汗继位,他要雄霸中原的野心,以不断骚扰边境越来现显出来,故而才有得这么些年的争战。
    而胡人凶狠残佞,连同胞之间也是弱肉强食,但当今燕皇继位,心怀天下一视同仁,所以一些最低劣的胡人百姓便会到燕国讨生活,更有胡兵抢强燕国女子,自然也有燕国权势之人玩弄胡人美姬,从而生下孽种,但两国争战更凶,胡人对燕国人更加肆无忌惮,于是燕国人虽不至于见胡就杀,但受战火波及的百们自然把怨恨都加于胡人身上。
    这一部分半血统的燕胡混种,于两方更是没有一丝地位可言,被人卖来卖去,遇上歹毒主子非打既骂,当成畜牲豢养,虽是牲畜却也能混一口饱饭,却不至于在克鲁大汗的统治下枉送性命,当然更有好心的只当成家仆,却因以往如此便也没觉着什么。
    但菜市口这一砍杀,燕皇为保太子生誉,同时为震奋全民士气,却不想被人钻了这么一大空子,借机打压政敌对手,一时间满朝上下都争论不休,如今已然满城抓人,自有燕皇不得已妥协的理由,这些名门贵族们终于在第二场与燕皇较量中取得一胜,自是得意非常。
    只望莫要得意忘形,横招祸患!
    正文 第64章祸患惹事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5 本章字数:2442
    苏沫自是对新的西席有些好奇,却不想竟然是这么一个年青的男子,一长素布青衣,头发全梳于头顶作了一个发束,也是用青巾所裹,穿着普通不过,却干净整齐,一丝不苟。
    俊雅的面容,淡雅如水,细长的眼睛,目光视着所有人淡淡的,冷冷的感觉,透着一丝清冷的傲气,书房里刘子慎已拿着书自己温起来,苏沫与萧美芳两人先给新来的先生见了礼,他只轻一点头回礼,手上拿着一卷什么书册,无太多话,苏沫回身入座时,瞟了眼他手中的书,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哪有作老师的把书都拿倒了还有不自知的。
    而且这个老师还有点晃神,也不知道神游到了哪去了。
    苏沫打开了习字的诗书册子,只觉旁边的萧美芳坐着动也未动,扫了一眼,只看她双手支着下巴,一双透着媚色的眼睛又盯着男人发春,嘴里还直直发出叹息,似有可惜之意,唔……果然是花痴一枚,苏沫只觉这表姐太丢脸,跟着她这些日子,可没少做出糗的事。
    等了半天,那新老师也就拿着倒过的书盯着,晃着眼游神,到也没像原先那老头一大堆的子乎者也。
    “喂,子慎,这师傅唤什么,为何呆呆的不说话也不动?”人人都有好奇心,苏沫当然也不例外。
    刘子慎眼没抬过,盯着书本似乎正念的认真,嘴里闲闲的道:“长得不错吧,你也来心思?”
    死孩子,嘴巴可真毒。
    “好奇,好奇总行了吧,”她冲着眼怪道,又说,“义父请他作西席,怎么这人就这种教法,岂不误了你的学业?”
    “且莫为我担心,我要念的早念会了,到是要何人来教,哼!”有人够神气,也够牛屁冲天,不过苏沫却也知道这个义弟确实有神气的本钱,这些日子一起读书下来,只要夫子所教之学,似乎就没有他不会的,到是让她这个现代的夫子都有些汗颜。
    “我只知道他叫卓一然,父亲以前的门人,本来有个官职在身,却因得罪了某些不应该得罪的人,所以才又回了相府,”说这话时,刘子谨语气里透着丝愤然,却又有不屑的高傲之意,眼一抬扫向新来的夫子,刘子慎面上讥笑起,“我的好义姐,你若还想知道他什么事的话,去问你的表姐吧。”说完很不屑的嗤了一声。
    苏沫只顾着与刘子慎咬耳朵,哪知道她那花痴的表姐,竟然拿着一本诗册向新夫子讨教了去,一身似若无骨挨着冷傲的卓一然,他是退一点,厌恶撇一眼,她却再挨一点,用着上半身傲然的丰满膈着人家手背,卓一然明显厌恶更盛,看那是想推又不敢推,恐是觉着骂一个女子,又有失他男儿的颜面,一直压抑。
    双手一把捂住了脸,苏沫只觉脸都给丢大发了,以前不了解这个表姐,岂知她会是这种超级大花痴。
    与她这些日子上相府学习,头一天就绕着刘子谨扯三扯四,次数多了,刘子谨也就烦了,连苏沫的面子也顾不得,故意巧劲摔了她几跤,这才让萧美芳给怕了,不敢近他身,这到好她又把心思打在了子慎身上,刘子慎年青气盛,怎么会给她好脸色,更不会在意应该给谁的面子什么,讥讽,谩骂自是不在话下,而且还是当着相府的下人面前,自然萧美芳是个女儿家,总有一丝颜面的,从此就再没敢招惹刘氏兄弟。
    其实,苏沫到希望她再不敢跟着自己多好,也免的尽丢自个儿的脸,人家厌恶她,竟然苏沫也受了波及。
    “她虽然是花痴,却比过你这白痴!”刘子慎实是看不过去,那女人越加过份的在卓一然身上乱蹭,声音扬起就极不顺眼的冲苏沫恶了气。
    “滚开!”
    苏沫正要与刘子慎理论一二,何故一再波及她不是!却听到卓一然一声喝了起来。
    萧美芳被卓一然忍不住一掌推了开,她差点为此摔一跤,一双媚气的眼里染了丝受辱的火气,却在抬脸前又淡了下去,故意嗲声嗲气的说,“这位好夫子,怎么这么不尽人情,人家虽然是个姑娘家,但仍与你相同有求学上进之心,只是问你一二问题,不知便不知,何故推开人,若摔伤了你可担得起这责任!”
    话说完,便很轻蔑的扫了眼卓一然一身素气的寒酸样,口中还啧啧的不屑更盛。
    卓一然却傲然而立,面色冷若冰霜,带着鄙夷,“你也是个闺中姑娘?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自古守礼仪的女子应知男女不杂坐,不同施枷,不同巾栉,不亲授。只因我燕国民风开放,但也未至于像姑娘适才动作,简直有辱斯文,哼!”
    “哟……”萧美芳立即就急蹿了一步,懒懒的手臂轻轻一伸,揽住了卓一然的去路,冷笑道:“我当你是什么呢,不过就是一穷酸书生,本小姐看得起你几分,是给你颜面尊敬于你,且不知先生原是这般清高之人,哼,若真清高的起来,先生又何故滞于相府,仰人鼻息,寄人离下,靠人施舍过活呢,呵呵……”
    卓一然清傲面上微闪恼羞之色,伸一手,咬牙道:“你……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此话一丝未错,你这般不知羞耻的女子,我何故为其生气!”大手一拂便掀开了人,且不知萧美芳竟然抓着他拂过来的手就揽进了怀里,口中立即呼天呼地闹了起来,“来人呀,快看呀,这新夫子好没道理,竟然调戏我一个弱女子,呜……我没脸见人了,呜呜……”
    “表姐,不要闹了。”苏沫惊了一下,哪知她会这般瞎呼起来,刚才还和刘子慎看戏来着,这到好,别人到是要看她苏府的好戏了不成!
    “呜呜……他非礼我,妄称什么有礼识节的夫子,今天没给我一个交待,我…我就不活了,呜呜……”
    萧美芳的声音一再飙高,抓着人也不放手,还有越搂越紧的架势,而卓一然满面的愤然,又是惊吓,推拒着巴在身边的女人,却是怎么也甩不掉,苏沫也帮着拉开萧美芳,这可这女人来浑的了,口里大呼小叫,手上一丝不松,已引来了一些下人观望着这边。
    “子慎快来帮忙呀!”苏沫呼了一声,却只听刘子慎背起了书,声音同样很大,得,这小子要冷眼旁观,可他骂自己的白痴还真未错,干嘛就讨来这个祸害,尽给自己惹事生非呢!
    给读者的话:
    有事耽搁了,第二更中午更,抱歉哦,亲亲们!
    正文 第65章以礼待之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5 本章字数:2565
    一看,向书房围来的下人越来的多,不用想义母用不了多久也就知道,苏沫急了下脸,先是把那些围来的下人们用些名堂打发了去。
    “姑娘,请你自重,我何时非礼过你……”卓一然一再推不开,应该说不敢再碰她身子一下,萧美芳眼底全是得逞的恶笑,“要我放开,你才没道理,只要我一松了手,你定是逃了去,非礼我的证据也没了,岂不让本姑娘吃哑巴亏不成,哼,我才没那般笨!”
    “你如此扯着他也算聪明?”苏沫走了过来,脸色很难看,此时此景她也好看不了,只想这卓一然定是得义父赏识的,不然也不会在他失了意,立即就请回府中作西席。
    “表妹,你这是何话,难道你就看着表姐受人欺辱不成?”萧美芳若把苏沫放在眼里,这几日也不会任意妄为,一顾的尽丢苏府人的颜面。
    苏沫淡下一眼,实是刚才事出突然,竟然一味的扯开人,可知萧美芳泼起来自是不饶人,如此相抵只能是适得其返,不过要治她……哼,她还不知道这位表姐的劣根子在哪里吗?
    “原来我不知你竟是这般聪明的性子?嗤……就他这种穷酸书生,也劳得你如此用心,若是姑妈知晓了,算不准要气要恼的是你如此不长进,且不亏的她一番心意,让你天天的跟着我!”
    萧美芳得意的眼中一思,又是眯一眼,脸上立即涌上鄙视,她要挤进的应该是上流社会的富贵窝,而不是手中这个烂草棚!
    卓一然先是轻蔑的厉了她一眼,便朝苏沫一记鄙夷射去,苏沫嘴角一勾,呆子,竟然误会她与萧美芳一样的势力眼,切……若不是看在义父的颜面,当然最重要的是自个儿颜面,她才懒管别人什么事儿!
    萧美芳恶了一眼,定向自信得意的苏沫,其中不泛相比之意,双手蓦的一放,“就看在我表妹的面子上,这次饶了你,哼!”扭着屁股就离了去,端着书立在桌几上,双手一趴便又睡了过去,这女人天天跟她来就是睡懒觉,到只有闻到男人味儿,才会清醒一刻,实在叫人喜欢不起她。
    这事儿一闹,自然就临了中午,苏沫陪着义母用了膳,当然萧美芳也在列,她用过就说困了要休息,刘夫人便唤了丫头服侍着她去客房午睡,等刘子慎也离了去,刘夫人便拉苏沫说起了早上的事。
    “沫儿,义母到知道你的难为,但是你这个表姐果真是个惹事非的,我看你有机会还是离她远点儿为好。”
    其中深意苏沫当然看得出来,本来她也是个烦事缠身的人,若有什么差池让有心人抓了辫子,岂不就糟糕了,苏沫抿了抿嘴儿,不在意的笑了笑,透过一丝无奈,此如今府里情况,即使她想在意也时机未到。
    “那先生可住在府里,早上的事好抱歉,只因一时急着为他解困,说了不应该说的话,估计先生也误会了沫儿,所以我想亲自给他道个歉可好?”
    虽然惹的是义父门里的人,但怎么样表面上的客气也应该有,毕竟义母能提醒表姐是个惹事非的人,毕竟也是有些在意今早上的影响。
    刘夫人自是答应了,她也看出苏沫作人的圆滑,这不可畏不好,毕竟那卓一然是左相大人特别赏识之人,若因萧美芳而有什么想法,确实很不妥。其实左相夫人早就知道,那卓一然清高傲物,却被人陷害罢了官职,心中早生退意,若不是左相一再肯留,这难得的人才早就回了乡离开京城。
    苏沫与义母一谈,便说下午仍去与刘子慎一同学习去,自然就趁机向那高傲的“人才”郑重的道个歉。
    至于萧美芳,苏沫说请刘夫人差人好生“服侍”着,她睡多久都成。
    刘夫人自然明白,笑着叫丫头,“若是萧小姐醒了来,就让留在院子里,若问起何故,就回沫儿小姐与我一起出了府,等沫儿回来后,便唤起她一同回苏府。”
    如此安了心,没人搅局。
    苏沫便按时来了书房里,果然那新来的老师仍然发起呆,不过此时脸上变幻无常,似有什么事正待要下决定一般。
    “你又来?”刘子慎仍然端着书,已换了一本,苏沫真是佩服这小子得很,那些复杂的繁体字,看在自己眼里直打晕厥,而这小子看书却等同是嚼书,唔……话说这么些日子了,她写的字像是堆码的积木,毫无美感凑准了算数,而且还有好多认不得,偷懒了呀自己!
    见那卓一然一时呆着没动,那面上神情透着一种生人莫近的意思,故而苏沫拿了笔墨出来,细细的练练字体,学习学习,不过心思还放在正事上,所以时时都注意着卓一然。
    估计一个时辰过去,卓一然一丝未动,但面上仍然转来转去的神情,一时松了眉显得轻松,一时锁着眉,又困恼不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