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卓一然终于有了动作,在前面夫子用的案面上,他把书呀笔的什么,全收拾了妥当,又拍了拍衣衫,理了理面容装束,便起步向房外走去。
    “先生请留步。”苏沫急急的跟了上去,“先生,你是要去哪里?”莫不是闹情绪,离相府出走?
    可不行,如此她可就大罪果了!
    “姑娘有何事?”声音淡漠的很。
    苏沫掩了下脸上的太过的笑容,静静的一勾嘴儿,向他恭敬的施了一礼,“先生有礼。”
    他重礼,她便以礼待之。
    “姑娘有礼!”仍然淡漠,不过看他脸上的冷气淡了些,原来这人当真吃这一套。
    “请问先生可是要出府?”苏沫虽问,却也猜得极准,只看他果然诧异了一下眼,便道:“叨扰了数日,确实应该离……”
    “先生是个重礼的人,就算要离去,不也应该等相爷回府,亲自辞别才妥么?”不待他说出那个“开”字,苏沫先以礼作借口,拖他一拖。
    卓一然眼上微晃,要走的神色淡了下,一声重气呼了出来,“姑娘提醒的在理,是在下忽略了,差一点成了无义之人。”
    见他总算正眼看着她,长弯弯的眉毛微一皱,大眼里透着愧意,又是一躬身道:“早上之事,请先生责罚学生,如若不是学生与表姐,你岂会生离去之意。”
    “不必,也用不着。”他客气一让身,口中说不用,但语气神态却是极在意的,两人就站在书房的门口,刘子慎诧异苏沫会道歉,便望了过来,一看窗口上正是父亲身影,正待要唤左相大人,却看左相立即一抬手,止了他的话。
    给读者的话:
    有事耽搁所以没更意外,今天起会补更,亲们生气在理,真真的错,抱歉!
    正文 第66章谁更执拗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5 本章字数:2359
    苏沫一步一步走到书房门口站着,先就堵了卓一然的退路,笑道:“先生既然不在意,何故罢了官职许些日子,今日才生出离去之意呢?”
    猛一听闻,卓一然清俊的颜上,是控制不住染上一团绯红,很不自在,黑眸里又吐出暗恼,又羞愧难辩,脚步一移,实是想立即离开此处。
    苏沫挡身于门前,他一移,她便动,不过有礼的保持着距离,此时他却也不好斥她离开,故而有些老羞成怒的问起苏沫。“罢免官职?且问是谁在胡说八道?”
    “真相如何,我且不知,当然外人也不知不是!”苏沫淡淡含笑,“只是学生见先生是如此清高懂礼之人,想来也是有一身的抱负,为何才一遭遇困境,竟然就心生退意,而非勇于寻求脱困之道呢?”
    朝堂上的事岂是一个女儿家能明白的,于此也没有给苏沫解释之意,却又不甘有人一再污陷于他。
    “哼,他们千方百计污陷于我,不就是因为我出生寒门,无势所依,无贵可靠,百般拉拢不得,故而才会剔掉我这颗眼中钉,如此黑暗官场实为可恨可恼,但我卓一然虽不才,却万不甘愿与他们为伍,就算一生清贫,只作一介布衣夫子,也要一直坚持原则,上对得起苍天,下不愧父母和百姓。”
    他想走自是可以,但决不是今天。
    “官场上的事,我一个女儿家当然不懂,可是先生既为学生的先生,不知可否为学生解惑一二?”
    卓一然只得又收回脚,只问:“有事便问。”不耐,很不耐。
    “学生愚昧,到是何为上对得起苍天,下不愧父母和百姓?”
    只看他一下滞在当场,是了,你所谓真正的原则,或者说信念,应该是实现一身抱负和理想,却非空话一句,对得起这个,对得起那个。
    “先生看似博学多才,难得的有用之仕,却因一时的困难而生出退意,不甘与恶势为伍,便怕的躲躲闪闪,懦弱之势,避身远离世俗,为的不过是寻一世逍遥自在,却还为自己找诸多理由,什么对得起苍天还是大地,呵呵……好好笑,苍天要你为它作什么,你非得要对得起它?”
    卓一然仍然微红的面上生出怒意,却极力压抑,因为他是个君子,不会对负一个弱质女流。
    苏沫冷笑道:“更不用说父母,他们要的是什么,你比谁都清楚,而你却没为父母圆其愿望,还说对得起他们,此话学生更觉不通,是学生糊涂,还是先生你自欺欺人呢!”
    他厉声蓦起,“若为达父母愿望,他们的儿子便不再是原来的他,父亲与母亲只会愿望我还是我,而非一身华美包裹中肮脏不堪的躯体。”是对信念的坚持,也是自身原则的方向标,更是对朝中恶势的愤然不平。
    此人真扭,却也让苏沫生出一丝佩意,原本只说“包青天”就一传说,但苏沫想,若此人为官,定是清廉为民的好官。
    苏沫突然一欠身,愧道:“学生适才无礼,不明先生心境如此清净高尚,轻视了先生,请先生恕罪。”
    神情正激荡愤然的卓一然,却不料,她会立即一改先前的咄咄逼人口吻,此时露出一副受教谦虚的模样,一时到使他定了下身形,有些莫名的木然。
    苏沫又道:“难怪义父会如此欣赏先生,果然是人中君子,顶顶让人称道的好先生。”勾了一抹淡淡的浅笑,大眼透出赞赏和崇拜之色,使得呆然的卓一然更惑然不解。
    在他一直的认识里,女人只是柔柔弱弱的群体,女子无才便是德,只是男人的附庸物而已。却不像适才苏沫那般敢于激恼他,却意外的让他一吐多日不快,而此时有礼认错,让他刚突起的恼怒不平,竟生生淡了下去。
    她是一个进退得益,非常理性,又难以琢磨的女人。
    只听她动容的叹道,“可是,若先生只作先生,一身本事没处施展的话……确实对不住上天眷顾,给你一身好本事和聪明的头,也对不住这片土地的养育之情,滋养你长大成*人的父母乡亲啊……”
    “你……”真可畏他的知已,只差一点,卓一然就吐出这一句。
    清俊的面上莫名一窘,自觉有些失态的垂下脸。
    苏沫怎知他想些什么,便继续跟他打太极,要的就是留下这人,此时到觉若他能一展抱负,到是一件幸事,于天,于地,于人民百姓都大益处。当然喽……嘿,也是为她自己,可知她苏沫也最欣赏人才,当然会见不得人才被世间脏污所埋没。
    “所以先生千万走不得,虽然目前你只见到一片浑浊不堪,但学生想,终究邪不压正,一定有清明的一天到来。”
    他感激的一笑,安慰的话听的多,却是第一次有女人如此安慰他。
    “势大根深,想得安逸,作为太难。”仍然心灰意冷,但笑的出来,似乎也渐渐的看开了,散了一身的淡漠气息。
    “什么势大势小,不都是皇上的臣子,”其实她更想说棋子,谁说不是,你再大可大得过皇帝去!继续道:“再说先生得义父如此赏识,一到时机定会再引先生出世,先生只需暗耐些时日,养精蓄税,作好再入仕的准备便成。”
    他却淡然而笑,显得很无力,并未如苏沫想象一般安然放心。
    苏沫一恼,这人太执着,“先生既然知晓,自己为何会被逼迫而出,自然也知道他们为何会拔掉你这根刺,那么圣上是何心意,先生岂能不明白,你能进得去,却也因圣上的心意,是也不是?”
    卓一然紧了下眼,盯着苏沫探究过来,似发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同时窗外的左相也眯了下眼,难怪他会如此看重这个苏沫,她的触觉竟然如此灵敏。
    而苏沫只为一心留下他,也是跟自己较起劲了,这人越是显得离意坚强,她便越要留下他,岂不知此时一个柔弱女人的她,竟然也有男儿般的见识,到是惊得几人太不敢相信。
    给读者的话:
    看过意外的亲亲们,今天更了一章番外,明天会继续,再次说声抱歉!
    正文 第67章鬼上身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5 本章字数:2484
    苏沫说起道理便没法收拾,这是上世教书养成的习惯,怕也是没得改了。
    似乎……已达有些忘我的境界,有些过了好像。
    唔……谁爱被说教不是!
    “……不知先生可曾想过,你如今不仅代表着自已,更是代表所有寒门子弟,如若因被人陷害而离开,人家不会说这人是无辜,只会如学生一般说这人好无能,知道被陷害了,就夹着尾巴逃跑,却是一点大丈夫的担当也没有,难道清寒人家的仕子们都是如此无胆不成……”
    苏沫正讲到兴头上,卓一然很受激的立即反驳道。
    “当然不是。”似气,似恼,却更加不服,不甘愿。
    吖吖的,还真以为你玩石嘞,老易都给她轻易拿下,你小子算的什么,恼吧,不甘吧,要的就是你这股子不输人的气劲!
    苏沫轻轻一笑,只道:“学生就打个比方,但这是学生能想的到,无知百姓因为无知,你大可不必理应。但这驱逐你的人岂会放过借此打击一番,会惹出的闲话还不知有多少,到时先生可是谁都对不住了,更会成为所有寒门子弟的罪人,你等的出头之日,可就更加遥不可及了不是吗!”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淡淡的笑颜,真诚的神情,柔柔的吐出这最后一断话。
    使得正受激而起愤,而不甘,决定再不愿认输的卓一然突然清明了眼。
    她……只是激他而已,一直都知道她在激他,所以掩了所有的情绪应付于她,此时却仍是忍不住受激。
    同样也受教……
    卓一然眼里跳着激动,看着苏沫感概非常,“你……姑娘,你……”
    大道理他何尝不知,却仍然一味的坠于自身坚难中而不能自拔,却不想此时尽被一个女子点醒,确切的说是被他一直瞧不上的女人激醒。
    这种直面的冲击让他又羞,竟连一个女人的心里承受也不如,又愧,白读了一辈子书,自负学识过人,却面临平凡的人生波择之际,清高执着的信念差点让所有寒门仕子断送前程。
    卓一然此时一脸激动莫名,盯着苏沫却一句话也吐不出来,他心中蓦然生出的信心和希望,全劳她刚才一激所至。
    唔……她又嘴快了似乎,明明就是道个歉而已,怎么杂杂八八扯出这么些来,可那啥……卓一然和刘子慎都一脸激动莫名的盯着她,或者说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苏沫直在心中一声糟了……
    “那个,你不用想太多,刚才我就胡乱说说而已,呃……”明显二人怀疑不信,嘴一快又转,“那个是先前的夫子教的好,教的好,我就一女儿家,头发长见识短,这一串串的道道就照本宣科罢了,先生可莫要这么激动的看着我哦,更不要谢我,呃……不对,学生应该请先生莫要生我与表姐的气,我们都是女人,没见识,真没见识……”
    苏沫干笑着的自说自话,只愿他们继续当她是平凡的女人好了,唔……平凡才会有福气,这是21世纪一个叫林平安说的。(就是她啦。)
    才刚移开一步,不好意思的笑笑让出房门,却一侧身竟看到左相立于门外,立即吓了一跳,慌乱一拜身,“沫…沫儿见过义父。”
    苏沫坐卧不安,手上拿着毛笔晃来晃去,一双大眼直往门口瞅去,只看左相与卓一然低声谈着什么,卓一然一惊一吓,又深呼一气很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左相又说了什么,却扫了眼苏沫,吓的偷看的人立即就回了头。
    “子慎,今天我的话有点多哈,义父不会误会什么吧?”议论朝政哎,怎么扯着扯着朝这方向奔了去,呜……那下面可是悬崖绝壁的说。
    刘子慎清了一嗓子,却压着声道:“你刚才就像鬼上身,胡言乱语好一通,那些话我可不当真。”他说完就回了头,盯着书本却一个劲儿的晃着神。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另类的安慰,苏沫无奈的想,她应该藏拙的,不!她本来就拙,何苦乱冒泡引人注意嘞!
    这些所谓的见识,只是看的书籍影剧太多了,她真的是照本宣科呀!
    手下压着的卷纸突然被人一扯,一看是义父就立在身边,正眯着眼观着她的大作,苏沫立即惊的起身要行礼,左相淡淡的说不用,不用,另一手虚一压,苏沫再落下座来,这感觉真想监考老师查试卷,使人局促不安,恐会出现“纰漏”。
    “这个学了好久,太笨了,写的不好看。”她可怜巴巴的假装自谦,实为太粗劣,一篇乱积木而已,何能进堂堂相爷的法眼。
    “沫儿,除了学习练字贴,可还有别的什么爱好?”左相仍观着一团乱积木,难免闪过一丝责备之意,确实写的有够糟的。
    苏沫赶紧回道:“爱好到是多,可都三分热度来的快去的也快,就拿这练字来说,如今沫儿是拿它没法了,怎么也写不好,所以退而求其次,只要认得全这些字,识得字不会在人前丢脸就成,呵呵……”
    只觉视着她的责备目光更浓,说是责备到不如说是失望,左相是想着今日燕皇的话,再看确实还显稚嫩的苏沫,适才再显见识不凡,却也难免会怀疑。
    这么个娇俏的一个小女子,果真会有圣上所期望的那般能耐么?
    责备也好,失望也罢,这本就是她的想法,肯定实话实说,虚了下心,其实她的爱好颇多,只是那都在21世纪,若说给他们听,到不会把她当成鬼上身,估计视苏沫为鬼怪还差不多。
    刘子慎突然就讥笑起,“嗤……我说你刚才是鬼上身吧,说话还一道一道的,到把那固执的先生虎了个糊里糊涂,还以为你怎么有才嘞,却是如此粗糙的认识,哈哈……”
    这小子到不常哈哈作笑,此时这般嘲笑她,声音还扬的如此之高……唔,刘子慎都看的出自己在虚伪,那义父……
    “沫儿跟义父出来一下……”
    苏沫惊讶不小,刚才卓一然一出就没再回,又是那般神秘的与左相商量着啥,恐是说了什么秘密,早有点好奇。
    可是……她却一点也不想知道谁的秘密,因为从众多故事里都瞧的出,知道越多秘密的人,死的就越快。
    给读者的话:
    金砖满50加两更,今天已四十多块,加更真真安排在明天,也就说明天会有五更,另意外的番外,真真意外没更,但从昨天起都会更。
    正文 第68章她的作用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5 本章字数:2381
    燕皇给他的是命令,故而左相毫无隐晦的全道给苏沫知晓。
    其实在左相看来,如今她也是时候正视现状,她虽为女子,但已扯进了这纷争之中,不管燕皇所说苏沫应有的作用还有多少,但作了她义父一场,只望她对事况一清二楚,现实中没有时间让她再适应学习,只能靠她自己摸索,逐渐冷静成熟应付一切危机。
    只有起得了燕皇所说的作用,才能真正的护得了苏沫自身的安危,不然……只能弃之!这是苏沫今日与左相谈话中了解到的信息。
    现实好残酷,好冷峻!
    人性也好淡漠呀……
    她才是那个无势可依,无贵可靠的人,呵呵……一丝苦笑残挂于嘴角,清冷冷的夜里,特别的寂静,苏沫躺在床上又失眠了,这一次却没觉有多害怕呀!
    一深呼气,又无奈吐出来,苦涩再起,恐是逼的人上顶端了,反而是淡然了!
    虽然左相没说个明白,但苏沫听出来燕皇确实为保太子斩了那些胡人,也就是说太子才是那个向她射冷箭的人,而此时可笑的是,她苏沫还得笑眯眯的让他老子利用。
    愤怒又如何,只能无奈!
    右相一派利用百姓们抵抗胡人的激烈情绪,故而在朝提出要在京城里清缴胡人一说,话头一提便招来所有人的赞成,大势所向,燕皇再不愿也只得允诺下去,而头一个遭殃的便是吴王,他的护卫小队长就有一半胡人血统,这个人苏沫也见过叫达鲁。
    吴王受连累,被削了王衔,贬成了郡王,真可惜……那人挺机灵的样子,怎么就这么给算计了去。
    可这事没完,竟然牵扯到了赫连府。
    这些日子苏沫养着病,婆婆到来过几次,最近确实没见了踪影,原来是府里出了事。
    赫连是个大族,不想族里一个长老级别的人物,生了个孽障,拈花惹草,风流种子,竟然拉起一帮子胡姬在府里快活似神仙,第二抓的就是这小子, 而且完蛋的很,他的胡姬女人还给生过儿子,此次右相一派一闹,岂不就大发了去,一家子老小全给入了大狱。
    赫连族里上下几百来十口人,从今天早起就围了赫连将军府,要的就是这个大将军开恩说情。
    义父说,这是右相使的阴招,要的就是赫连将军妥协,毕竟赫连是贵族中的贵族,大将军与左相朕合,怎么着也会危及到自个儿族里的利益,故而义父说公公可能正摇摆不定,必需立即解决这以“胡人”弄出来的闹腾。
    可笑的是,这些干嘛跟她讲,当时也问了,左相直接道:“你身在其中,岂能不闻不问,难道还想被冷箭射一回不成,沫儿你懂的,义父不用说的太明白。”
    确实懂,所以心里才会悲凉,左相势弱护不了她,将军府到够势大,却左右摇摆,怪的也就是苏沫当初没能干脆嫁过去,才给右相一派机会挑拨离间,所以他们找她,是道理所在,明面上她避不开。
    “这些日子,你与赫连珏可还好?”恐是觉的谈得干涩了,所以左相换了个话题。
    “好,我们很好。”当然好了,那天两人重新定了协议,便各自顾各自的事,说好了有需要会互相通知一声,这些天没听他动静,故而到也没想过主动去大将军府一趟,说来还真有些失礼。
    不过到是听闻赫连珏这些日子玩得很疯,看义父如此不愉的神色,怕也知道关于未婚夫的风流传闻。
    也是,她都听说,更何况别人。
    气闷,他到是乐的好,将军府应该多惹些麻烦才对。
    “沫儿你要相信,义父义母一直与你在一起,这些纷争本不应该你来承担,义父会尽力为你周旋,护你安危,知道吗?”过了硬的,来温情了,这到是与她上世为管理学生,而专门修的心理学同出一则。
    见苏沫笑笑的点了头,左相动之以情的再道,“沫儿你可知那些被抓的人有多凄惨呀,唉……”似有感叹,“虽然两邦交战,但这些胡人流民却是无辜的很,那些贵族大员们,竟然残忍的把人放进角斗场里,与野兽撕斗作乐……”
    左相眼一红,确实动容的很。
    人与兽撕斗那还有活头吗?真是不敢相象,苏沫只觉心里一愤,也是一脸动容,对这些名门仕族鄙视不已,却更加愤愤不平。
    “皇上怎么不管管,这些人还算是人吗!”
    左相立即回道:“沫儿呀,圣上也无奈呀,大族里盘根错杂,朝中大员基本上全来自显赫仕族,如今皇上既要为外族入侵备战,更要平衡朝堂势力,若引发出内乱,可想而知燕国不战便败呀!
    这点她认同,一个明智的皇帝确实不能随心所欲,既要顾及到这个,也不能忽略了那个,可皇上要求平衡,把她一个小女子放于其中,果真能达到他们所想的作用?
    左相又提及安甄公主弄了个什么比试,皇上要求所有大族的公子小姐都得参加,时间安排在正月里,说什么除了骑射以外,着重的比试在武器装备上,也就是说自家改良弓呀箭呀,甚至是优良的战马,苏沫看来也就是图一乐子而已,当然同时也激发军民预战的士气,玩乐也不忘国事,可见燕皇将来要统一天下的决心。
    但是,燕皇当真那么看的起她?
    将军府与左相府朕成一气,与右相分庭抗礼,看似容易,却是难若登天啊……
    不过,若一日朝中势力不平衡,估计三年之期到了,她与赫连珏也不能想毁婚便毁婚吧,所以只有三年……三年呀!
    而目前要做的就是稳定公公的决心,苏沫不怀疑公公对燕皇的忠心,但是赫连族总是他的牵挂,大将军会有摇摆之心也可以理解,这其中最可恶的便是那右相一派,以这清扫胡人为名,把太子的对手吴王推了下去不说,竟然趁机打劫将军府与左相府这微薄的朕系。
    左相今日似给她提个醒,并未说要她如何如何,但明面上的话已说到这里,她岂有不知应该怎么作的道理。
    要发挥她这棋子的作用是吧,好吧各位,你们就拭目以待吧!
    正文 第69章喝马飞奔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6 本章字数:2404
    苏沫隔天就去了赫连府,果然府里内外全涌满了族人,一些长老级别的族人正与赫连老夫人商谈,听婆婆说赫连将军确实很难为,族里人早打探到了救人的方法,要的就是赫连将军一个承诺,想也知道是要与左相府撇清关系。
    当然苏沫就是这个关系所在,故而她说要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命人传话说累了,不想见外人。
    外人?却也是,苏沫一记轻笑,向那叫雪娴的女子点点头便打算回去。
    “苏小姐,请慢走。”
    苏沫一眼诧异,她还没说要走不是!
    “你是雪娴姑娘吧,那日是你救了老夫人,沫儿还未向你道谢一声呢!”
    清清冷冷的女子,只平述道:“老夫人已谢过雪娴,小姐不用多礼。
    好冷,不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