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苏沫一眼诧异,她还没说要走不是!
    “你是雪娴姑娘吧,那日是你救了老夫人,沫儿还未向你道谢一声呢!”
    清清冷冷的女子,只平述道:“老夫人已谢过雪娴,小姐不用多礼。
    好冷,不知道什么叫客气么!
    “雪娴姑娘现在是……?”老夫人要报恩,竟然让她作了丫头?
    雪娴立即出声,却故作淡淡的回道:“老夫人留我住几日,雪娴无事便陪着老夫人解闷。”
    “哦……”我又没说你真作了人丫头,紧张辩解个什么劲!
    苏沫淡淡一笑,这才带着好妹去给赫连夫人辞行。
    却不想赫连夫人为招待族里的亲戚,这会儿临近中午也是忙的很,所以苏沫就让月娘代传了一声。
    月娘吱吱唔唔的道:“小姐,你也知道少爷这些日子……”顿了下,月娘观了观她的脸色,苏沫了然一笑,又听她道:“老爷本以为少爷定了亲,就能定下性子,却不想这些日子又逛起花楼,许些日子不回府了,可没少让老爷和夫人恼火上气,如今府里上又来了事,老爷正焦着要发火,月娘想啊……少爷也应该回府看一看不是!”
    是想说她应该劝一劝赫连珏才对吧,或者是给赫连珏早提个省!
    苏沫淡了下眼,思的只是怎么解决这胡人引起的事端,一时半时到想不出个结果,便呼了口气,想来皇上与左相也应该有对策才是,可毕竟事关自己,她可不敢想,公公若妥协,违背了皇上意思,她这颗棋子会是个什么结果。
    “小姐,小心一点。”好妹扶着苏沫下了马车,早就给义母带了信,她自己今天中午才过来,而萧美芳到是雷打不动,天天往这左相府里跑。
    很意外的义兄刘子谨也在府中,他及苏沫还有萧美芳一起陪着刘夫人用了膳,义母说夜里睡的不安稳,有些困乏所以就歇着去,苏沫想恐是为左相近日来忧心了,好生扶着义母歇下了,苏沫才出得房来。
    下午本是与义母学绣花和厨艺来着,今天怕是学不成了。
    趁着义兄这么早回府,苏沫也想就回了去,正撑着好妹的手上马车的时候,因为心里晃着事儿,一不留神脚下打了滑,“啊……”
    “沫儿……”幸的刘子谨扶得快,不然她真就要跌个狗吃屎。
    刘子谨急问道:“磕着没?”他扶着她往下摔的身子,轻轻扶了起来,眼里担忧不已。
    “啊……吓死我了,还好有你呀谨哥……谢谢哦!”她舒了口气幸运的笑起来,眉儿眼儿都弯弯的很亮,刘子谨眼里晃了晃,面上淡下忧色,声音也淡然,“以后小心点。”
    撑着她手臂上的大手也一撤,苏沫急一把抓住他的手,奇怪的问出多日的疑惑,“你为何突然跟我这么生份,咱们以前相处不是挺好的吗?”
    就觉着他捌扭。
    刘子谨笑道:“怎么生份了?兄长怎么没感觉出来,你才有了心事对不,不然刚刚也不会差点摔一跤,呵呵……”
    笑声却干干的,一点也不好笑。
    苏沫觉着他故意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就连笑容也这么敷衍,又思起这几日的恼事,只觉他们本来就跟自己生份的很,她自己到是在执着什么。
    “沫儿想的多了,太闲就胡乱瞎猜,谨哥说没就没吧。”淡淡的的声音有些泄气和无力,苏沫正要再上马车,却拂开了刘子谨的手,自个儿拉着马车沿撑身上去。
    “沫儿……”突然刘子谨唤了一声,苏沫正待问何事,只觉身子一腾,竟被刘子谨给抱了下来,“啊……你作…作什么?”苏沫吓了一跳,刘子谨却不说话,大手把她又安在地上,与他面对面,他就直直的盯着她不放。
    蓦的一丝异样跑进心里,苏沫只觉气氛太怪异。
    早就上了马车等着的萧美芳,这时候笑道:“沫儿呀,你们哥哥妹妹有完没完,咱们到底还回不回府了?”
    这声扬来,到似惊醒了刘子谨,他突然手上一抓,握起苏沫的小手,“跟我走……”没有迟疑扯着人,他先跃上了大马,苏沫望着他,以及他正伸来的那只大手。
    “陪我跑一圈如何?”
    他怎么了?苏沫看他脸上透着期望,动容的笑颜很阳光,很帅气。
    “沫儿,你又要丢下我不成,我们得一起回府,去哪儿都不能撇下我。”萧美芳边嚷嚷边下了马车,似真的要来留人。
    “快点,不然走不了了。”他催道,脸上笑意更浓,更亮。
    大眼儿一勾,笑了起来,素手一伸,一股猛力却带着温柔,把她拖上了马背,随既马声长喝一声,四蹄飞奔而去。
    “秦芳,陆仁护着表小姐和好妹回府……”远远的一声吩咐传来。
    后面急急的嚷道:“苏沫……回了府,我有你好看……”
    “呵呵……”
    “哈哈……”
    两人同骑,骏马飞奔,就像疯子一般大笑起来,才不管萧美芳会乱喝什么。
    当然更没把一路上别人的指点放在眼里,苏沫本就是个洒脱的性子,这是刘子谨的认知,只觉身前人渐渐隐了笑,他脸上微微一沉,却又一勾嘴角笑道:“是想到他了吧?”
    苏沫是与赫连珏第一次同骑狂奔。
    “他可没谨哥温柔,那家伙喝马飞奔像疯子一样,一点不顾及我的感受,不过打马飞快确实刺激得很,呵呵……”
    “是吗!”刘子谨长鞭一抽,骏马飞奔的更快,转眼便出了城门。
    正文 第70章大哥的心事1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6 本章字数:1989
    “呵呵……疯跑一阵,又出一身汗唔……我的心情好多了。”
    苏沫洒脱的倒在青草地上躺着,双臂垫在头下,大眼勾着明亮笑意,显得很是惬意。
    刘子谨栓了马,一阵疯奔来到郊外,也没管这是何处,只觉阳今日阳光很灿烂,野花野草清新而自然,丛丛树林里不知名的鸟儿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很是欢快的气氛。再见她随意躺在地上,闭着眼的丽颜舒适而放松,透出一股沉静淡雅的神采。
    不自觉的,他的嘴角也轻轻勾了勾。
    “这么说,真的是有什么烦心的事么?”他同样席地而座,一只手肘支在身后,身体向后仰着,吐了一口多日来的闷气,清澈黑同样眸轻快扬起,随意折了一枝野草含在嘴里。
    大眼儿一亮,嘴儿一勾,“嘻……我也要。”小手一捞也扯了一根野草含在嘴里,然后再把双臂枕着头后,虚着眼望着幽蓝的天际,“有一些事确实烦人的很,不过……”她笑眯眯的瞅了眼他,“以后我心情再不好,谨哥就带着妹妹疯跑一阵可好?”
    “乐意之至!”他干脆的笑道。
    “呵呵……真好。”她说,眼儿弯弯的凝神着天际,两臂向两边伸展了开。“啊……刘子谨,你真好。”
    “呵呵……好什么?”喜欢她叫他名字,只觉的她此时就像是一个小鸟,好自在。
    苏沫笑了笑,没说话,就是觉的好而好,其实连她也说不清楚。
    朝堂的事,府中的事,纷争牵扯,多了杂了,她也有些累了,毕竟她不是一个天生的阴谋家,在纷乱危险中求生存,不仅需要越发成熟的智谋,更加需要一副冷硬的心肠,以及狠辣的…手段。
    覆在草地的上的手指渐渐弯曲,紧紧的握起。
    而她,似乎都显得那般的稚嫩,其实向往自由平凡生活的她,一点也不适合这里……
    “沫儿,叫我大哥吧。”旁边的人突然这么说。
    苏沫从沉思中一转头,笑看着他,“不是一直都叫着么?”
    她到听不懂这话了,更加不懂他前些日子为什么变成郁闷的木头,今天又抓起她一阵疯跑,一点也不像沉稳的刘子谨会做的事,所以她好笑的盯着他看。
    刘子谨翻身起来,面上渐渐正了起来,直直的盯着苏沫,似乎要看到她心里去。
    没来由的她心里一慌,下意识的起了身,“怎么了谨哥?”
    俊颜轻一扬,同样是很耀眼的笑容,“想和你作真正的兄妹,一个可以让沫儿完全依靠的兄长,所以沫儿从今往后就唤我大哥好么?”
    勾扬的俊眸是在笑,却笑的好苦。
    他要作她的依靠……苏沫只觉嗓子眼儿一哑,竟然下意识的唤不出来,一丝异彩溢出大眼,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轻轻的流过,她想抓,却消失的好快,只留给她一抹淡淡的,涩涩的感觉,有点暖,也有点酸。
    是感动么?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叫你就是,干嘛这么怪怪的样子,呵呵……”她打哈哈的笑起来,掩过丝异样情素。
    从来没有人说要让她依靠,突然有一天有人说你靠着我吧,我作你的大哥……苏沫眼亮晶晶的水光涌了涌,感动,更加动容。却更觉刘子谨此时的怪异,他为何突然这么说……就像是一个承诺。
    刘子谨忍不住裂了嘴角,双臂向后一撑,头顺势一扬,清亮的黑眸里却是苦涩难耐,“呵呵……”他溢出一串更怪异的笑声,蓦的他又低了头,略显湿亮的黑眸直直的看着苏沫,一时出了神。
    可爱俏皮的她,大方沉静的她,狡黠聪慧的她……许多倩丽各异的影子正不受控制的,深深的撞进他的心里。
    “大哥,你怎么呢?”
    听闻她唤,他晃幽的眼蓦的一清,“呃……是…是为军营里的事…嘿丫头,你到以为就你有心烦的事不成,呵呵……”长手一伸就揉了把她散落的乱发,更乱。
    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所以他才变的这么…呃这么……让她觉的怪异?
    “军营里怎么了?”她认真的问起他。
    刘子谨眼里渐渐清朗了起来,道:“知道你公公打算组建一只铁骑吧?”顿了下,看她点头,苏沫确实听闻过,应该说京城里都知道这事。
    继续道:“大将军已开始在各军选拔了,可惜……”苦笑了下,“这支铁军专为克制胡骑而设立,只要是志在保家为国的儿郎谁不想进铁骑军,只是……可能大哥还不够格吧,呵……我却连资格也没有……”
    这么听来,自是看的出他口不对心,就是苏沫也不平起来,就刘子谨文武双全的人不够格,到是谁还有资格不是。
    “与这些日子朝堂上所议的事有关么?”看他极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苏沫一勾笑,只道:“义母为义父的事那般忧心,难道我还看不出来吗?”
    刘子谨蹙眉道:“说无关也不尽然,自从他们搞出清扫胡人这一茬,受牵连的人又何止一二,也多亏父亲长年谨慎行事,不然此次可能会牵扯更大。”
    正文 第71章大哥的心事2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6 本章字数:1834
    刘子谨蹙眉道:“说无关也不尽然,自从他们搞出清扫胡人这一茬,受牵连的人又何止一二,也多亏父亲长年谨慎行事,不然此次可能会牵扯更大。”
    是大,如今赫连将军府都被族人堵了起来,以至于在朝堂上大将军处地很是尴尬,故而左相一派越显败势,若要反败求胜,其中关健自是在于赫连将军府的位置。
    这也是苏沫在烦恼的难题。
    刘子谨深看了她一眼,思忖半晌,才迟疑的道:“赫连府的事…我也听父亲说起过。”
    昨夜父亲的话言犹在耳,他……其实他今天见她的目的,也是因为此事。
    刘子谨眼里透出愧色,见苏沫的大眼看过来,他立即一低头,只把难堪的愧意深埋心底,同时还有更负重的心痛……痛彻了心扉。
    “沫儿,你与珏少……”淡淡的声音拖了拖,喉头微微一紧,低头干脆道:“你和他已定亲,就要好好相处,他是风流了一点,不过本质也不坏,在成亲前沫儿对他用心一点吧……大哥…大哥只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苏沫听闻先是一愕,突的眼睛竟然微红,见他要抬头,陡然一转头,笑道:“这话怎么大哥来说,沫儿快羞死了。”
    用心?如何用心?心里凉乎乎的突然。
    “沫儿……”他轻轻的唤了声,似正伸手过来。
    苏沫立即一退一起,跳了起来,大眼弯弯的像月牙,笑道:“今个儿难得来郊外了,大哥教妹妹骑马好不好?”
    “好……好啊……”涩声微扬,刘子谨也起了身,先是正颜盯着她,只见苏沫笑的更亮眼更好看,“快一点呀……我早就想学骑这家伙了,可惜早被赫加珏摔了一次,现在对它有点恐惧,唔……”
    小脸一皱,成了一个苦瓜,刘子谨心里一荡,好笑道:“大哥一定教会你,让这家伙再不敢摔我妹妹,呵呵……”
    苏沫点头直嗯嗯,他先扶着她上马,他也上马,长臂轻轻一圈,她便落进他的怀里,只觉胸腹都暖乎乎的,却也……揪心了一把。
    “沫儿是为正月的比试作准备么?”马儿缓缓的走着,到不像是学骑马,更像是闲适散步一样。
    苏沫手一扬,拍了拍大马的脖子,笑道:“对啊,沫儿要在比试里夺得头筹,大哥也要加油,咱们兄妹一定显摆一下威风哦,呵呵……不过这种速度可怎么行,大哥让它跑快一点吧。”
    “呵呵……好,大哥听命,驾……”双腿猛一夹马腹,骏马长嘶一声,电一般的冲了出去,苏沫紧紧抓着马脖子上的长毛,飞奔带起的凉风扑面而不,清凉舒适让心神为之一振,冲散了心里一团皱巴巴闷热。
    回府的时候已近黄昏,苏沫说腿都酸麻了,所以进了城门,两人就代步而行。
    苏沫苦着脸,嘟啷着,“唔……这个看似容易,做起来可真难,还要拔头筹嘞,我想的可真远!”
    “才学起来是这样的,妹妹做事可不能灰心知道吗?”某哥故意严肃的道,“自个儿许的目标可得实现了,不然大哥从此可瞧你不上。”
    苏沫对着他一皱鼻子,气呼呼的瞪他一眼,双手一握拳头,正声道:“我苏沫做事,岂能说放弃二字,等着吧小子,看本小姐怎么威风的夺了那头筹,哼!”
    “呵呵……”大手一伸就揉了把她的头发,一日疯玩早就乱蓬蓬没个样子,饱满的额头全是湿汗,沾乎乎的的小脸红的像颗大苹果,虽然冲满了活力的气息,却没有一个女人如苏沫这般不注重装容的,大街上与他有说有笑,到比男儿来的爽快了些。
    虽然已到黄昏,但二人步行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果然是京城,最是繁华热闹。沿着街边是各式作生意的店铺,一座标着“兰桂芳”的酒楼特别引人注目,七彩华灯挂满三层楼,雕梁画栋,美轮美奂,层层楼阁轻纱飞扬,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大哥这是哪里?”苏沫好奇的道。
    刘子谨笑道:“京城里最有名的酒楼,别家酒楼里有的这里面都有,别家酒楼里没有的这里也有,里面吃的玩的无不新奇百怪,故而招揽了很多客人,从早到晚这里通夜开放,呵呵……沫儿若有兴趣的话,找一天合适的时间大哥带你进去看看吧。”
    苏沫笑了笑,悄悄掩掉眼中的炙热,其实她更想现在就进去逛逛,唔……合适?哪天才算合适呢?
    此时酒楼二楼上,窗前轻纱里正站着两抹挺拔的身影,李达升笑嘻嘻的瞅了眼楼下离开的一男一女,对旁边定着脚不动的人,挑拨道:“好意外呀,原来你的未婚妻和你一样爱玩呀,都这个时候才回府……嗯,看来今天和刘子谨很尽兴哦,呵呵……”
    正文 第72章绿珠倒戈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6 本章字数:2113
    苏沫盯着忙进忙出的女人,蹙眉思了片刻,大眼立即透出会意的冷笑。
    刚一回府,好妹就告诉她绿珠在她院子里,刚走进院来,绿珠就带着两个丫头迎了上来,和声和气的扶着她,为她宽了衣,抬了热水,这会儿子更侍候着她沐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小姐,今天可累了吧,泡泡温水会舒服一点……”
    “小姐,水温合适吗……”
    “小姐,我替你搓背吧,轻了重了你支我一声……”
    “……”
    绿珠斥了两个小丫头,她则轻自服侍着苏沫,添水搓背,很是尽职,确切的说是太过殷勤。好妹想打把手,一次又一次被她似不注意的拂了开,鼓起的小脸臭臭的,苏沫看了她一眼,笑道:“好妹不累么,小姐我有人服侍,你坐着就成。”
    好妹一急再要说话,苏沫立即给她一个眼钉子,这丫头脑子可真不好使。好妹一吓就闭了嘴,小脸委曲的很,嘟着嘴儿诺诺的很不平。
    “小姐,我帮你捏捏肩吧……”而绿珠却似什么也没看到一般,服侍着她更加体贴殷勤。苏沫含着笑,有人伺候着,还这么舒服,她求之不得不是!
    苏沫起了身,绿珠立即拿来衫子候着,好妹一看下意识就要帮忙,苏沫立即道:“一边坐着去。”
    好妹脚下一顿,眼里立即就泡上了一包泪,委曲的像个小媳妇,讷讷就坐在了一旁。绿珠扫了眼好妹,眼里没有得意,却尽是恶劣的忌色,好妹立即吓的禁了声,垂下了头。
    “小姐,你先歇着吧,绿珠这就下去了。”待揉干了她的头发,绿珠便弓身恭敬的道。
    “站住。”轻声断道,苏沫转过了身,脸上微微一肃,又一和笑道:“你服侍的我很满意,要什么现在就向我讨吧,时间长了我怕忘记了你的‘好’?”
    绿珠眼里一慌,没想到她会这么真接说话。
    “我本来就是从小姐这里出了去的,虽然跟了长亭少爷,但心中一直还记挂着小姐,总想着为小姐再做点什么,以报小姐一直厚待我的恩情。”
    会说话,她都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不过很冷。
    “我本想要好生赏你的,看来到显得小姐我轻视了你,得,没就没吧,谢谢你一番好意,下去吧。”
    绿珠只觉心头一噎,半天吐不出话,也没有动作。
    苏沫冷冷的勾起笑来,要假你就假到底,举时你我脸上都好看,她可永远也忘不掉,这个绿珠当初是怎么过河拆桥的,哼!
    苏沫一回身,对着铜镜理了理头发,“好妹,送绿珠出去,顺便告她一声,我有你一个丫头就够,以后都用不着她再来帮忙,有时间应该伺候好婆婆和男人要紧。”
    绿珠就立在苏沫跟前,好妹只觉蒙了下眼,再看绿珠杵当场无比难堪的涨着脸,突然像明白了什么,立即笑道:“你请吧,我们小姐要歇着了。”
    绿珠退了两步,脸上尽是不甘,突然眼里涌过精光,立即就回身跪下道:“之前确实是绿珠忘恩负义,不得你戴见理所应当,但绿珠对小姐一片真心可从未改过,过来服侍你其实就想给小姐提个醒,”她抬起脸,真诚的道:“小心姑奶奶和大小姐,她们可不是省油灯。”
    这还用得着你来说,苏沫淡了淡眼,突然斥道:“姑妈和表姐全是我的亲人,何故你这蹄子乱嚼舌头挑事非!”
    “小姐,绿珠没有挑拨事非,今日大小姐一回府,就在婆婆处好一通告你的状,说什么小姐不知检点,和相府的谨少爷暖昧不明,所以未来的姑爷才会流连花楼,早晚会被赫连府给休了去,丢尽了苏府的脸面不说,连带着让她们也无故得罪了权贵……你回府也是天晚了,不然姑奶奶肯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你先起来吧。”苏沫扫了眼好妹,只见小丫头点头如捣蒜,大眼里突的就一冷,这个时代女子最重名节,虽然燕国民风算是很开放,但是只要一流传出这种风流传闻,受责受苦多是女儿家,身败名裂是小,重了更会要人性命都不为过。
    “小姐,你有所不知,其实表小姐才是那不检点的主。”绿珠突然就提醒过,眼里带着恶意。
    “哦,这怎么说?”苏沫故作惊讶,疑惑的问道。
    绿珠低了声,碎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我绿珠再清楚不过,这府里上下有几个清秀的奴才,可都与她不清不楚,她的风流事其实下人之间早传开了,只是大家惧于婆婆太过厉害,所以都帮着她藏着捏着的。”
    确实,萧氏管家特别严苛,府里一有人出错或让她不顺眼,非打既骂,弄死了人都是常有的事。
    苏沫淡淡含笑,“绿珠辛苦你了,以后有闲常来我这里坐坐,也莫要再做这种粗使活计,怎么说你还是沫儿的小表嫂不是。”
    绿珠嘴角一苦,却又是一硬,“小姐,这些事说与你听,就想你心里有个省儿,千万别被人算计了去。”
    “呵呵……知道,知道……以后小表嫂有什么就过来说与沫儿听,有什么不妥的沫儿一定帮你参考参考,”眼里含着了然的笑,手上拉着她拍了拍,绿珠立即会意点头,她心里的小九九两人都明白不过。又说这就要退了去,苏沫笑着叫好妹,“去拿些新鲜果子给小表嫂带上,还有前些天买的那匹绿缎子,我早就给小表嫂留着的……”
    正文 第73章先发制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7 本章字数:2367
    绿珠会来与她交好,想也知道是萧氏母女二人好事做的太多了。
    她这个好表姐呀,简直让人无语的很,竟然如此好男色,风流轻浮到是与那人有的一拼嘞!只是她一个闺中女儿家,确实太不像样了点,竟然大胆的与下人们勾搭不清,嗤……还真当这府里就她老娘的不成!
    早上膳厅里气氛很是诡异,满桌子摆了膳食,萧氏却绷着脸一动未动,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萧长亭也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