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早上膳厅里气氛很是诡异,满桌子摆了膳食,萧氏却绷着脸一动未动,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萧长亭也没敢行动,一段时间没见这个表哥到越显的懦弱胆小,看起来只觉厌恶非常,而萧美芳有一眼没一眼的瞅着苏沫,那丹凤眼里全是得意的恶光。
    “砰……”一声,萧氏右手一拍,绷起的老脸特别的厉害,和着白粉图的面容,看起来相当狰狞。
    “你还有没有女儿家的自觉了,说,昨天晚上几时回来的?”
    苏沫面上静静,淡淡的道:“刚入夜就回了,姑妈和表姐到都睡的早,本想跟你打声招呼的,怕又打扰了你们清静,所以就自行回了房。”
    “还不老实交待是不是?”萧氏又是一拍桌子,到还真像为孩子操心担忧的家长,切……就她!
    是没说到重点上吧,要她来提醒一二么?
    苏沫眼儿一抬,冷的,声音扬起,厉的,“姑妈事多人忙,表姐与表哥已经成年,要你操心用心的地方多的是,至于沫儿的事大有义父义母,公公婆婆为我操心打理,所以打今儿起,烦请姑妈以后莫再干预我的事。”
    死丫头翅膀硬了不成,以为有这些人做依靠,我当真拿你没法了不是!
    “这就是你在相府学的礼数,果真是有礼的很呐,对着你的姑妈也这般冷言厉色,我真不敢想你只身在外却是何等模样,不知礼节也就罢了,若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所以……所以从今天起,你不准再东跑西荡,在你嫁进赫连府之前,别想再出苏府的大门一步,哼!”
    萧氏喝起下人请苏沫回房,苏沫脸上仍淡淡的毫不在意的模样,刚上来一个婆子要拖她下去,却不想她猛一扬手,一记耳光就扇了过去。
    “瞎了狗眼的死婆子,我苏府堂堂的大小姐,也是你来扯来拉去的不成!”
    谁也没想到苏沫竟然如此厉害,一时间厅子里的下人都禁了声,只有那挨了一记的婆子呼天抢地的哭喊了一翻。
    萧氏气的不轻,指着人的手都在打颤,“你……你个死丫头,敢如此忤逆我的话,来人啊,请家法,我要代大哥好生教训教训你这个死丫头……”
    一串心腹婆子一涌的进了厅里,果真手举起藤条递给了萧氏。
    苏沫冷笑道:“姑妈呀,你如此动气可值不得哟,沫儿就算再怎么玩劣任性,可好歹也是赫连府未来的儿媳妇,左相府的义女,你这如此对我动粗,伤筋动骨到是小,可若伤到公公与义父的颜面,那可就大发了不是。”
    还敢说她礼仪学的不好,看来这萧氏当真被她激的昏头了呀!
    “你……”萧氏脸上火冒三丈,怒气横生,正要把苏沫当那些下人般斥责,猛听闻苏沫闲闲的提醒,陡然一眼惊醒了过来。本来是她捏着理,怎么就三言两语被苏沫反激的先恼了起来。
    萧美芳添油加醋的诽谤于她,萧氏真正担忧的是没了这赫连将军府的依傍,更害怕她当真出了什么风言风语的传闻,从而得罪将军府这天下掉下来的权贵,而她手中拽着大把苏府产业,再不能像如今这般恒通无阻,保她一世富贵荣华罢了。
    苏沫起身正颜,冷着眼扫了一圈厅里的仆人们。
    “姑奶奶身体不适,你等平日里受尽她的恩惠,此时还懒在这里做什么,还不把人扶了下去!”
    “是…是大小姐,奴…奴才遵命!”
    几个婆子当真就骇的回了话,却同样没敢动,只害怕的看着急着喘气的萧氏。
    平常到是见惯了姑姑奶奶大发雷霆的斥罚人,已经是让他们够害怕的主子了,却不想这个看似柔和的大小姐,只需轻轻松松几句话,就把姑奶奶似提醒似教训的反斥了一顿,这通下来,到真是让他们开眼的很呐。
    摆出一副厉害的脸色,动作、声音吼震的大,可不代表你就占理,切……就算你占理,却也不代表你就说得过理,若说别的方面,她苏沫不如人的地方多了去,可说拿理与人辩驳,赢你萧氏可绰绰有余。
    厅里的下人全低着头,两个对峙的主子谁都没个好脸色,一时间所有人都滞在当场,苏沫没再吭声,是为了欣赏萧氏难堪的脸色,乍红乍白可是精彩的很呐!
    而萧氏确实难堪不已,上不得,下不去,一时间自己把自己给绕了进去,萧美芳与萧长亭全是一副傻眼的呆样,不仅是他们,到是谁也没料的苏沫会使一招先发制人,激恼本就盛怒中,且从没有人敢忤逆的萧氏。
    这时厅外传来一串脚步声,就听有下人报来,“禀姑奶奶,帐房出了大事,说…说金总管苛扣了下人们的月例银子,此时府里的下人们都围着他喊打喊杀……”
    “可恶!”萧氏恼怒一声喝起,手一扬执出了藤条,满身着火的冲了出。
    “姑妈请等一下。”苏沫突然笑着唤道,“今天沫儿还得出府,你的赫连姑爷这些天传闻太难听了,沫儿这就兴师问罪去你看可好?”
    萧氏猛一眼厉过来,“你的事,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好呀……苏沫看她才一回头要走,又不冷不热一声,“唉……不就说姑妈是个大忙人么,可是忙来忙去还是出了纰漏,啧啧……若力不从心的话,姑妈为何不早点说,沫儿到可以给你荐个有能耐人帮帮你哦。”
    大眼儿一瞄扫向绿珠,绿珠神情一动,胸腹猛的一张一扩激动起来,萧氏随苏沫那有意的一眼一冲,“府里的事还用不着别人来指手画脚,绿珠死在那作什么,还不跟我伺候着!”
    给读者的话:
    金砖满50加两更,但今天临时有事,还有一更,明天真会补起,希亲亲们能够理解哦!
    正文 第74章花街寻夫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7 本章字数:2062
    苏沫前脚出了府,后脚萧美芳就追了出来,“沫儿,你等等我,沫儿……”
    “表姐还要跟我去么,姑妈今天这顿气发的可不小,难道表姐不怕受我牵连吗?”苏沫冷冷盯着她,若不是这个好表姐吃里不讨好,给她找磕子绊子,现今还真不是惹怒萧氏的最好时机。
    萧美芳干干一笑,“沫儿,都是我娘小题大做,你莫往心里去,表姐可整天跟着你,沫儿是什么样的人,表姐还有不清楚的么,呵呵……”她自顾自的赶紧急行了几步,冲着牵马车出来的下人一阵的好喝,什么快迟了,让下人们手脚麻利点。
    好妹在苏沫身边很是气氛,小嘴里忍不住就嘟啷着,“脸皮真厚,好没羞。”
    “她喜欢跟就跟着吧,反正今天我去的地方有了她陪着更好。”苏沫淡笑的说道,这时秦芳与陆仁已拉马出来,正候着苏沫上马车。
    “秦芳…陆仁…”苏沫唤了一声,两个护卫立即恭敬上前来,一躬身问道:“小姐有何事?”
    “你二人也是金总管招回府的?”她淡淡的问道。两个护卫下意识对视一眼,实不知她有何目的,二人便老实的答道:“是。”
    秦芳二十几岁,身材高壮挺拔,五官粗犷深遂,态度虽恭敬,但却不殷勤。陆仁年纪相当,身高稍矮秦芳一头,五官细腻清秀,看着人时总是带着适合的微笑,让人第一眼便对他生出一丝好感来。
    但苏沫觉的此二人相比,这个不苟言笑的秦芳却更让她有好感,总觉着那陆仁的最合宜的笑颜太过假讪,犹如她在面对赫连府的人时一样假,那其实是最恭维,最想让人注意的一种神情。
    而且冲满目的性,因为她就是。
    苏沫打量了一圈这两个护卫,跟了她出府这么些时日,到是今天才把他们看的清楚。
    “没什么事,走吧。”
    当然有事,不过她还没有拿定注意当真要用这二人?
    毕竟此二人肯定是姑妈的人,但现在她的手中又没有可用之人,而赫连府的事却需有人仔细查探清楚,才能思其解决之道才妥。
    马车里,苏沫把左相说的事全部又组织了一遍,加上昨日与刘子谨的谈话,如今右相势涨,左相府与赫连府纷纷有了麻烦,刘子谨进铁军这般的小事都成了问题,这其中更牵扯着她的安危,所以她确实应该做点什么,故而今日便是去寻赫连珏。
    他的确应该回赫连府了,既然协议一场,没道理让她苏沫一个人受困不是。
    “表姐……”苏沫突然向身后的马车唤了一声,“你可知京城里最热闹的青楼在哪里?”
    “当然是‘兰桂芳’相邻的‘漂香院’啊。”萧美芳的声音没有一点迟疑,喊了出来才觉她一个女儿家知道如此清楚有些不妥,于是立即道:“我也是听府中下人们说起过,沫儿你问青楼要做什么?”
    兰桂芳,漂香院,两楼一前一后,原来一打听才知是一个老板。兰桂芳座落于京城最热闹的华容街,苏沫初听闻此街时就觉着耳熟,原来一细想竟然与长公主的名号相同,心里就琢磨着,难道这条街还与皇家有什么关系不成。
    而后面紧临的就是漂香院,主楼座落于京城最出名的花街,就是寻花问柳风流快活的专门场所,犹如现代的红灯区,不过这里是没什么扫黄打非,各家各院全是光明正大的打开门做生意。
    此时苏沫一行,驾着两驾马车缓缓行着,秦芳与陆仁二人于最前做护卫。
    这时也就上午九点到十点之间,这花街的两边两岸,楼下楼上便已热闹了起来,有些衣不遮体的风骚女人正丢着帕子,媚声媚气的招呼着路上的行人,有些大胆的妓子竟然直接走到秦芳和陆仁跟前拉拉扯扯,恶鼻的香风溢满了整条街,苏沫只觉快被闷过气去。
    “小姐,我们……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好妹人虽小不懂事,但从车帘子里望着望着,小脸也微微泛起了红潮,大概的也猜的十之八九这是啥地方。
    “找你家姑爷。”苏沫憋气的道。
    这时陆仁的声音在马车窗外响起,“小姐,漂香院到了,你…你是打算……”
    “混帐东本,小姐是什么样的身份,岂能进这种污秽的地方。”苏沫故作生气的骂了通,又道:“还不跟表小姐要银子去,再唤那楼里的龟公过来。”
    陆仁赶紧回道:“是,小姐。”
    恐是萧美芳再大的胆子,却也没想到苏沫会亲自来这花街子里来,故而陆仁向她要银子,很是爽快的给了他,平日里再爱勾三搭四,那也是没人知道看到,如今儿两个大姑娘家来了这花街柳巷,可知外头人得怎么传,她们可还有脸没脸见人不是,萧美芳只让陆仁带了一句话,“小姐,表小姐说再不敢和你闹了,只求你赶紧着离开这里。”
    “那你还候着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把银子给龟公送上去。”苏沫没好气的又喝道,陆仁讷讷的再应了是,只觉这个大小姐平常到还好想处,今日怎么看哪哪都不顺眼的很呢?
    不时间,漂香院的龟公点头哈腰的大爷大爷在马车外唤起,不想车里竟传出冷冷的女人声音,“银子拿的顺手吧,你若照我说的话去做,还有两倍的银子进你的口袋,你可应承?”
    正文 第75章男人的脸面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7 本章字数:1826
    “飘香院”与兰桂芳同样是三层楼阁,此时二楼雅间里,果真是赫连珏与李达升,以及京城里有权有势的名门公子五六人,这行人不闻世事,行酒作乐,玩乐一起紧凭性子任意妄为,几日数十日不回家门,那是常有的事。
    这时楼里上下早就坐满了寻乐子的客人,花娘们穿着几乎透明的轻纱,面上也用轻纱罩着,一双媚眼勾人得很,反而是给人一种神秘的惊艳感,男人们无不对穿来穿去娇声媚笑的女人痴醉了眼,流连忘返,恐是早已忘了今昔是何昔。
    “赫连公子……赫连公子……”这时在门外接迎客人的龟公突然扬声唤起,正作乐的男客们都有些诧异,这龟公莫不是新来的,不然怎么这般大声嚷嚷的唤起客人。
    不过也有耳尖的听他唤的是赫连珏,便就充满兴趣的随着那龟公向二楼雅阁里张望过去,龟公又唤了几声,不时间便看其中一间雅间开了门,走近那楼口栏杆上靠着的,很是慵懒的男人便是赫连珏,懒散的凤眸挑出一抹冷光,“唤什么?”
    很是不喻。
    龟公下意识的面上一颤,害怕的,立即又讨好的干笑起,“赫连公子,实在抱歉打扰到你……”点头哈腰的一再道了歉。
    手心都湿透了,忍了再忍,一再作了心理准备,才扬声的说道:“你的未婚妻苏府大小姐,有请阁下于兰桂芳相会,特地让小的来传一声,赫连公子可要允了过去?”冷汗挂满了额头,这银子还真不好挣,看着赫连珏陡然厉害的眼色,龟公此时才知后悔为何物。
    先前这龟公连连大声嚷嚷的道歉,又一时没说个什么事情,于是花楼里上下的人都给引起了兴趣,此时乍一听是赫连珏的未婚妻寻人来了,男客人先是各人脸上一愕,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苏府的大小姐到也真敢来。
    男人寻欢作乐,女人在意是应该在意,但也不至于追人追到妓楼子里来不是。
    真丢他们男人的脸面。
    “哈哈……”倏的只听飘香院里,楼上楼下不管是寻欢的男客,还是陪酒的花娘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其中嘲笑的意味十足,再看赫连珏本来很不愉的眼神却蓦的一懒,勾了勾嘴角,也就这苏沫做的出来,找人就找人吧,有必要弄的这人近接知么?
    她生气了?
    “珏少……”
    雅间里扭着腰荡出一个艳美丰满的女人,这便是飘香院的头牌凤飘飘,只要是有这一好的男人谁不知她的艳名远播,美艳火辣,热情奔放,那一曲水袖蝶舞倾城风华,不知迷醉了多少人甘愿为她一掷千金,而能做的却只能揭开那神秘的面纱而已。
    凤飘飘是由赫连将军府的大少爷罩的,京城达官显贵里人人皆知,故而即便是你再垂涎贪色,也是只有那心,还没有人有那个胆与玩劣的赫连珏争抢。
    美艳的女人身子一软就缠上了赫连珏的手臂,“珏少……”嗲的够劲儿,“飘飘也要跟去,早就想见见苏姐姐,就给飘飘一个接交姐姐的机会可好?”
    姐姐?赫连珏勾起的嘴角越显邪恶。
    “呵呵……换场子去兰桂芳么?”李达升懒洋洋的问起,怀里圈着个半裸的女人,笑的放肆,“她还真是好乐子的女人,也是嫌不住呀,昨儿不是才和那刘子谨玩乐一日么,呵呵……”
    李达升挑衅的目光与赫连珏懒懒的冷光一碰,蓦就转了头,向房里其他人唤了一声,“咱们都去给苏小姐凑凑乐子怎么样,哈哈……”
    赫连珏淡淡的挑了眉,嘴角微微一平,冷硬乍现,女人爱闹是吧,我就由着你。
    长手一拉拥住了凤飘飘便往两楼相隔的暗门里过去,一行几人都跟在身后,各个都搂着个轻纱半裸的花娘,笑笑闹闹,勾勾缠缠,暧昧的打情骂俏。
    赫连珏自从与苏沫再达成协议之后,便白天夜里都宿在这妓楼里,赫连夫人到也差下人唤过几次,赫连珏到口口声声答应的很好,但仍是自顾自乐,早把他老娘的忠告抛到九宵云外里去。
    赫连将军已是对这个儿子浪荡的性子管束的疲惫了,如今府里又出事,一时还没有多余的心思来寻他的麻烦,故而赫连珏明知外面正闹腾着什么,到也该玩的玩,该乐的乐,府里有他老爹在,他自是万事不操心。
    不然怎么说他是个玩劣妄为的小太保了!
    苏沫只觉对这人越发没有好感,有钱有势家的孩子都这一副德性,到只有她义兄刘子谨是例外的。
    思起义兄保家卫国的万分豪情,苏沫自是有心为他促成愿望,寻赫连珏当然也与这有关,不过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寻他帮忙,确切的说是利用一下他。
    正文 第76章漂亮反击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7 本章字数:1904
    兰桂芳里却很清幽安静,堂里摆设布置高雅,处处透出一股子宁静的随意感。
    二楼上客人落座稀疏,低低的谈话声,却不见的吵着他人。因为老板的细心布置,每一座都隔着一定的距离,其中是以精美的雕饰物相隔,不会干预别人的情况下,也极妙的保全了客人隐私,难怪这兰桂芳会如此出名,宾客满堂闻名京城。
    两个护卫尽职的立于苏沫身后,她坐于临近街道的窗口下的座位,旁边站着一直垂头非常拘谨的好妹,与她对面相座的便是,有些好奇和激动莫名的萧美芳。
    心里一直思着事,无意间扫到热闹非凡的华荣大街,从上而下俯视整条街的全貌竟然让苏沫一阵恍惚。
    前世,她所在学校也是临近热闹的大街,每每讲课后疲惫困乏之际,她总喜欢冲一杯黑咖啡,靠着办公室的窗沿望着下面,来来往往为着各自生活忙碌的人群,总是给生在困境中的她,一再继续坚持下去的冲劲。
    忽然有男有女的嘻闹声传来,打破了一室的宁静气氛,各座的客人无不蹙眉生恼,打一眼望过去,便是赫连珏拥着凤飘飘一行正走过来,打闹骂笑还是其次,只是一看便知这是隔避青楼的花娘,会来兰桂芳的客人,多半是闲适的名人雅仕,重礼仪的贵族上流,便最厌的就是这套庸俗之事,于是纷纷露出不赞同的恼光。
    有携家眷出来的客人,已安静的唤服侍的小厮结帐离开,赫连珏这行人全不是普通的人家,这些小太保又出了名的玩劣,并不是他们都惹不起,而是谁都会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都是有身份地位之人,自然更多在乎的是身份和生誉。
    “小姐……”好妹担忧的唤了声,蓦的冷了眼的苏沫。
    这时赫连珏拥着凤飘飘已然走近,一双魅惑的凤眼直直的盯着苏沫,笑意越勾越扬,似乎很是乐见苏沫渐渐生恼的脸色。
    她是越发冷了目光,却是越发的愉悦了他。
    “有什么急事找我?”要不怎么会这么赶不是。
    赫连珏带起凤飘飘走近苏沫跟前,一矮身二人便同座于苏沫身边,凤飘飘正挨着苏沫,身子斜躺在赫连珏的怀里,媚态十足的瞟着苏沫。
    “这就是苏姐姐么,幸会呀幸会!”她伸出手来,好意相交。
    苏沫冷冷的目光,落到女人那只红艳似血的五根鸡爪上,一抹嫌恶机不可见的闪过眼底,素手轻一扬,伸向好妹唤道:“丫头,把你的巾子给我。”
    这时李达升及后面三四对的男女也走了过来,因为这桌座位有限,除了李达升拥着花娘坐在了萧美芳旁边,其余几人另寻了处临近的座躺卧着,花娘咯咯的娇笑伴着男人淫秽的调笑声,无不使人越加厌恶。
    凤飘飘伸着手,美艳的脸上透出一丝不耐,赫连珏与李达升却懒眼的瞧着苏沫的动作,只看她展开贴身丫头的绣巾子,完全裹住了素手,便勾唇轻轻一笑,“你好,我叫苏沫,苏府的大小姐。”
    言辞有礼,面上落落大方,不过伸出的素手却只挨了一下那火红的手指,很是迅速的撤了开,就似沾了什么肮脏的东西那般嫌恶。
    凤飘飘明艳的脸上立即恼色一现,盯着苏沫透出恶毒。
    而苏沫好似没看到一般,便向赫连珏含笑道:“珏,好就不见!”赫连珏当然感觉得到她的厌恶,适才她对待凤飘飘这手反击,到真是漂亮的很呐。
    凤眸含春,凝视着苏沫,“何苦这么想我,以后只要差人唤一声,我定会立即赶到你的面前的,别再生我的气好么,沫儿……”
    苏沫只觉背脊一麻,此时可没闲心与他虚情假意的调什么情。
    她低了头,声音软软糯糯,“对不起,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就这样来找你。”话里满是委曲的意味,其实她说的却很是随意,边说的同时,两指尖尖的捏着绣巾的一角,递给了身后的护卫秦芳,“给我丢了去。”
    赫连珏忍不住嘴角一抽再抽,这女人抱负心可真重。
    而李达升却很给面子的大笑了起来,“哈哈……我算是看出来了珏少,你小子只要敢与苏小姐成亲,定是有你的好受的,哈哈……”
    凤飘飘恼火的媚眼猛的射出恶毒,太不给她面子,太不把她飘香楼堂堂花魁放在眼里了不是,正欲出声斥她几句,却又听苏沫轻声对正伸手接绣巾子的秦芳,提醒道:“脏,不要用手,拿你的剑来挑出去。”
    在所有人快抽搐的内伤的时候,苏沫却笑笑似根本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到去安慰傻眼的贴身丫头好妹,“莫要嘟着嘴,我手上刚刚沾了脏物,你的巾子是女儿家贴身东西,岂能再放在身上戴着,我刚得了义母亲手绣的几件锦绣巾子,一回府就送两条给你就是。”
    给读者的话:
    今天审核好慢呀,这都第三更了,有两更都还有审核过的说。
    正文 第77章以退为进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7 本章字数:1782
    萧美芳这才算见识到苏沫真正的厉害,几句话而已,便叫她没骨头似的低劣花娘大变面色,京城里传闻赫连珏有一位红颜知已,就是飘香院的头牌花魁凤飘飘,故而这行人一来,萧美芳已然猜到唤苏沫姐姐的女人是什么身份。
    归其这五官长相,美艳确实美艳,也不过脂粉浓艳描绘出来的罢了,就是与苏沫相比都差那好大一节,那么与自持美丽不可方物的自己一比……
    萧美芳鼻中哼了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