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呵呵,有趣的当然有,太子殿下还记得上次郊外比试不,我与赫连珏拿人当活靶子,是不是很刺激有趣呀?”李达升深意的往赫连珏和苏沫这看来,笑的那个意味深长。
    苏沫拿着弓箭,手都在打颤,原来插箭靶的地方,现在换成十个护卫立在那里,虽然他们都绑了护甲,可在苏沫看来那用藤条编织的防护装备,前心后背、手臂和大腿上到都绑得牢靠,可如此薄弱的护甲,怎么经得起这铁箭射击?
    这时其余人都手拿大弓,瞄着眼前的活人标靶,安甄已经拉满了一弓,却见苏沫怔怔的望着前面,立即挑眉笑道:“沫儿姑娘是怎么了,再不动作我们可开始喽!”
    苏沫听闻,看向她,竟然是满面的激动之色,夹杂自信的兴奋光芒,安甄公主此时看起来意外的明艳照人,神采飞扬!
    正在苏沫心骇她一个女孩家,竟然沉迷于这种非人道的消遣之际,只见她手中那利箭涨满了劲力,直直朝前飞射而出。
    “好,好……安甄,你的技术又有长进,太子哥哥都比不过你哦,哈哈……”太子高声叫好,李达升扬着亮笑,比了个大拇指,赫连珏也不免大加赞赏一番她的技术高超。
    只有苏沫直直的盯着前面的活箭靶,刚才安甄公主那一箭,正中一个护卫的胸膛,那人闷哼一声摔在地上半天才爬了起来,苏沫瞧的清楚,那护卫嘴角已渗出血,而他却只用手随意一抹,又做好架势等着接下来的一箭。
    眼晕了晕,是日头太大了么,为何觉得头晕目眩?
    安甄射了第一箭,其外的人接二连三的都张弓放箭,苏沫只听到利箭不断带起的飕飕劲风响,然后就是一阵闷哼,一阵高过一阵……
    “赫连珏,你还未教会苏小姐么,怎么就她站在那里不动呢?”这时传来李达升的声音,苏沫听闻是说自己,下意识的抬头睁开眼睛,就见赫连珏勾着嘴角,缓缓的朝她走来,而苏沫反射性看的却是他手中那条大弓,喉头咕噜一声,控制不住心颤的吞了一口唾沫。
    “我还不会,你们玩吧。”她哑着声音说道,一双大眼虚低着,就怕让人瞧到她眼中那莫大的不赞同或者说是愤愤不平。
    这不就是玩么,拿人作箭靶,对于她这一个现代人来讲,实是太难接受,更别说参于这种不人道的“休闲活动”。
    虽然苏沫说的小声,但因几人都停顿了下来,又全注意在这里,到是都听她说自己不会,不过那张明显透着淡漠的小脸,却并非是不会射箭而表现出的自卑和难堪,赫连珏发现的了,这里其余的人又岂会看不出来。
    太子冷笑道:“珏少看来你的功夫还不到家呀,下来可得多‘训练训练’你的未婚妻呀!”安甄笑看了一眼太子明显不愉的脸色,和声接道:“就是呀赫连珏,沫儿姑娘现在都还不会拉弓,但正月里的比试眨眼就到了呀,举时她岂不是要早早给淘汰了去,所以你得多给她指教一二,本公主到时可还想与沫儿姑娘一教高低呢,呵呵……”
    李达升笑着恭维道:“有公主殿下参于的比试,其余的人再加紧训练,最后定也是被淘汰的结果哟,哈哈……所以赫连珏,你到不如省省心来得妥当,若是你‘非常’用心教了苏小姐,比试之际第一轮就败下阵来,可就是你的颜面无光哦,哈哈……”
    这到是,此时各人都想起那次郊外比试,这个苏沫就丢尽了赫连珏的面子不是。而苏沫记起的是那惊骇非常,朝她后背射击而来的那枝冷箭。
    给读者的话:
    解释一下,金砖每满五十加两更,并非五更,简介里有说明。本月满50时说隔日加更,本来的三更,再加两更就是五更,亲似乎误解了
    正文 第87章冷血太子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9 本章字数:1952
    见那两人就怔怔的立在当场,其余人调侃几句便也没趣了,三人又拔箭射“靶”,互相恭维叫好,到是好不热闹。
    无论他们说了什么,此时赫连珏到大方的很,一脸的温和含笑,就盯着苏沫那张垂着,越发淡漠的小脸,只听李达升笑话过后,眼前的人蓦的身体猛一绷,仍握着弓箭的小手一紧再紧,青筋凸冒,失尽了血色。
    “就当那是一场意外吧。”他突然说了话,淡淡的,却比冰水还透心的凉。
    苏沫徒然抬头,冲眼直射在他面上,那是怎么样一种目光,带着刺,很扎人,更多的是激愤的怨斥之色,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冷冷的,缓缓的扫向太子,太子正为适才那漂亮的一箭哈哈大笑。
    突然眼前人影一晃,赫连珏就挡在她面前,一脸的不赞同和责备,沉声道:“我再教你一次,你必需‘学会它’。”
    一语双关,她懂,只是…
    手上已经强势的握着他的手,他立在她身后,带着她的手已张开大弓,瞄准的就是前面那个护卫。
    一抹虚汗滑下了额,她不想合作,但小小的挣扎怎抵得过他的强势。
    这时只听很大一声闷哼,“呃……”接着就是“卟……”的一声,所有人看过去,只见太子殿下又射了漂亮了一箭,正中远处那个护卫的胸膛,长箭没了三分之一,刚刚发出的那闷痛的声响,就是从那护卫口中而出。
    一口血喷了出来,长立的身体轰然倒下,使同做活箭靶的其他护卫个个惊骇非常,各自互望一眼,虽是拿刀拿枪的军人出身,却也不免个个惊恐的看向太子,胆战心惊,却更惊心和骇然。
    太子脸上却也白了白,握着长弓的大手竟然颤了两颤,突然涨声恼道:“都死了吗,还不把他拉下去。”
    立即就有护卫上前抬人,那中箭的人似乎全无声息,被人抬起身体,手脚都无生气的垂落下来。
    除了几个侍卫抬人的脚步声,一时间场地上静静无声……
    安甄突然双手啪啪掌起了声,笑道:“太子哥哥好勇猛,刚才那一箭竟然穿透了护甲,换成别的人肯定做不到的。”她无比鼓励的目光,才使得太子温了温脸,气力也一放,又听到李达升也是好一翻赞叹,太子在他们鼓励和赞美声中,渐渐露出自信之色。
    而苏沫却呆了,有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太子,燕国的未来……
    她只觉全身冰凉刺骨,就是他,曾经差一点杀了她呀!
    苏沫猛的大力甩开赫连珏,两人目光相聚,只见他凌眼微眯了眯,出声警告道:“苏沫……”
    “我不会,永远也不会这种残忍唔……”冲动的斥责只出半语,不查赫连珏突然近身,头一俯竟然覆住了她的大胆妄语。
    四目相对,火花四射,苏沫愤恨痛了眼,却一丝动作也不能作,只因她适才扬声斥喝,已引来其余的人注视。
    其余三人的目光由冷厉,因赫连珏的动作而转为愕然,太过吃惊他竟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了怀中女人,更惊讶他似乎很是投入激吻之中。
    灵舌长驱直入,激励的缠绵,太过突然,又过猛的掠夺之势,使得苏沫完全呈现被动之态,只觉胸中气息不足,越来越窒息,小手已不瞒的抵在他的胸膛上,这人不是吻她,而是要闷死她!
    “呵呵……”赫连珏突然放开她,大手一拥,把苏沫按进了起伏不定的胸口上,在她耳边非常亲昵的安慰道:“有我在身边,不怕了沫儿,那只是吐一点血而已,没有死人,不怕了嗯?”
    而苏沫只觉浑身瘫软,即使他不用大掌压着脊背,她也完全使不了力气反驳。
    太子听闻,蓦的愕然失笑,连连摇头,就听他调侃道:“今日才知珏少风流手段,果真异于常人呀,哈哈……”
    李达升却冷笑接道:“真是意外呀,风流成性的赫连珏,竟然也会真心爱上一个女人?”似感叹,似不信的看着相拥的二人,冷冷的目光,似乎更加清冷了许多。
    安甄公主面上淡漠非常,看了他二人一记,似失望,又似生气,蓦的背过了身。太子一听李达升那颇含深意的话,立即面上一沉,透出阴冷之色,“本宫累了,今日练箭先作罢。”
    赫连珏立即拥着渐已回力的苏沫,就朝太子跟前走来,他笑着挽留,“太子殿下难得出宫一趟,怎么能如此败兴回宫呢?”亲昵的转头看了眼苏沫,回眸又笑着道:“今日在下与未婚妻恭请太子殿下一聚,不知殿下可否给我们夫妇这个荣幸呢?”
    太子脸色不耐,正欲推却,就听安甄公主笑道:“要要要,当然要了太子哥哥,谁不知道他就一爱乐子的人,肯定有什么更好玩的地方,我们就去吧,妹妹下次再要出宫,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给读者的话:
    比起金砖,真真更希望亲亲们能给文更多意见。此文真真写的很认真,但成绩却不佳,迫切期望得到亲们的看法,评评吧,谢谢!
    正文 第88章宴请太子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9 本章字数:1626
    苏沫第二次走进“兰桂坊”,一行人跟随赫连珏来到酒楼的第三楼,这里是全封闭的雅阁,有点像现代的高档休闲场所的包间。
    地方很宽敞,布置简易却细心精巧,一行五人,便是各人一张小几,几上酒菜皆备。太子居中正座,左面是安甄公主,挨着的就是李达升,而另一面是赫连珏与苏沫,此时厅中十几个舞娘伴着悠扬婉转的古朴音乐,正翩翩起舞。
    苏沫打眼一看几人,都如痴如醉的欣赏着舞蹈,偶尔还传来他们大声的叫好声。其实就拿着丝巾慢悠悠的转圈圈而已,真不知他们喊的好到底好在哪里。
    苏沫静静的吃着酒菜,从未喝过酒,今日却突然想偿试一回。耳边是赫连珏与安甄公主明亮的谈话声,就是绕着那景儿一直没完没了。从他们谈话中,了解到赫连珏的小妹景儿,全名叫赫连景,从小都养在赫连夫人的娘家“安阳”,只有每年年终才回赫连府一次,听他们那意思,似乎是因为赫连老夫人什么原因,赫连景才不得不住在外婆家。
    大府大院就是事非多,苏沫也懒得偷听下去,反正也跟她关系不多不是,也因为这种下意识的想法,所以她才不知道赫连珏有这么个妹妹,但是如今似乎她不能再这样“下意识”下去。
    赫连珏说的“合作”?看赫连珏与安甄公主关系如此热络,而明显的公主殿下与太子又是兄妹情深,似乎早先还说什么……太子对赫连景有意思么?
    苏沫只觉这份合作太不保险,但目前却又只能与他合作一途才能解困,于是一杯杯辛辣的酒水接二连三的下了肚,她到不是借酒消愁,只因这酒虽然辛辣,却一点也不醉人,奇怪了?
    “太子殿下!”这时李达升突然喊道:“殿下不是早想见识一番,那飘香院花魁凤飘飘,倾城一舞…‘水袖蝶舞’吗,在下派人以珏少大名一请,花魁娘子立时便答应了,呵呵……赫连珏你的面子可真大呀,京城里都知她不随便侍客,到是不管对方是什么地位和出身的,呵呵……”
    赫连珏淡淡而笑并不作声,只向太子那深意的一撇,轻一俯身恭敬之至。
    太子收回目光,虽李达升确实说出心中所愿,却不得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再有一行中还有女眷,本是要阻止有些醉态的李达升,却见李达升扬手啪了几下,厅前已涌来数十个轻纱遮面,露出纤细小腰的舞娘,其中大红轻纱的一位舞娘,盈步上前,于太子跟前轻轻俯身,“尊贵的客人,奴家有礼。”
    太子惊于她竟是如此娇媚的嗓音,两眼放光的凝视在遮在轻纱下的娇颜上,突然是安甄公主咳了两声,这才惊醒痴迷中的太子,下意识的就扫了眼赫连珏,却见人似乎根本不以为意,正与苏沫说着什么。
    “你少喝点,这酒后劲十足。”赫连珏仰身提醒着苏沫,声音故意压的很低,提醒中更有警告之意,恐怕她再因那冷箭一事,扯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这时太子见安甄已无异意,便允诺凤飘飘可以开始。
    苏沫扫了眼厅里妖娆妩媚,风情万种的凤飘飘,轻笑一声,也仰了身,低声道:“别担心我,沫儿有的是分寸,不过你这个老相好,是不是在搅浑水呀,呵呵……”
    安甄厉眼责了李达升一记,只见凤飘飘媚眼含春,玉臂轻绕柔若无骨,犹如两条光裸的灵蛇交颈,扭腰摆臀妩媚之极,那太过明显的挑逗目光,勾引的便是正堂而座的太子殿下。
    赫连珏淡淡扫了一眼,嘴角微勾懒懒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凤飘飘媚眼微扫,只看那姓苏的女人贴着赫连珏在说什么,还指着她嘲笑起来。蓦的灵蛇般舞动玉臂扬起轻纱,荡起一卷香风就缠上了太子的脖子,凤飘飘媚骨一软就背身仰了下来,太子下意识伸手去接,凤飘飘却是虚势一晃,灵腰一扭闪了出去。
    “呵呵……”一串串娇媚的笑声荡出来,凤飘飘挑逗的姿太更加明显,双手舞出条条轻纱有意无意的缠在太子身上,太子似已醉于她媚态十足的勾引。
    安甄公主的脸色却渐渐冷若冰霜。
    给读者的话:
    看到亲们的留言,真真好感动的说,真的!
    正文 第89章花瓶坏计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39 本章字数:1854
    李达升接受安甄公主的暗示,抓着酒杯的手指捏了捏,只看对面的赫连珏淡淡含笑,似乎很是欣赏舞娘们的轻纱漫舞。
    这个凤飘飘果然只适合作一个花瓶,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突然李达升一拔身形,与赫连珏的目光猛一撞,精光一闪较劲十足。
    他到要看看,赫连珏果真是爱上那个苏沫?
    “美人儿……”李达升长臂一勾,便抱住了像条水蛇一般的凤飘飘,含醉调笑起,“美人儿,你可想死爷了,过来陪爷喝一杯怎么样,来呀美人儿哈哈……”
    凤飘飘被他搂个满怀,挣不脱他不规矩的手,恼了一眼却不能发作,只下意识看向赫连珏,却见他根本不为所动,淡然的目光仍是含着笑,看不出一丝紧张之意,她的目的并未得逞,羞恼之际已被李达升拖进了座位上。
    太子呼了一气,与安甄一个对视,她的暗暗示警使他越发清醒了眼,此女太过妖媚,便是个男人被她勾引,定也难做到坐怀不乱。为自己找好借口,才向赫连珏笑道:“这闻名京城的花魁果然不同凡响,难怪珏少会醉心于她,成为凤姑娘独一无二的入幕之宾呀,哈哈……”
    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么,此时凤飘飘就被搂在李达升的怀里,到说什么独一无二?苏沫只觉李达升与赫连珏之间,暗流微涌,相抵相撞,一时到谁也不输给谁。
    适才说要合作,对她来说也非合作不可,只为一个女人,他岂能当场把谎言揭穿!
    “珏,我头好晕……”苏沫捂上头,口齿不清的咕哝一声。
    赫连珏微微一蹙眉,走近苏沫的座位,便拥她在怀里,同席而座,亲昵的责备道:“提醒过你莫要喝多了,你这女人怎么就是不听呢!”
    苏沫苦着小脸,顺势软贴在他的胸口上,“别念了,我耳朵都嗡嗡乱响,真的好难受……”作戏吧……作戏,可是为毛,尽是她被吃豆腐嘞!
    二人正似你侬我侬,含情脉脉的你责一句我辩一句,就听凤飘飘媚声道:“李爷,这时酒菜不多了,飘飘先下去布些酒菜,再陪爷多喝几盅可好?”李达升作势假装一松手,凤飘飘成功的脱离了他的怀抱,看人似再要抓她,急一步向太子与安甄行了礼,便带着所有侍女出了厅。
    临门之际,扫了一记赫连珏怀里的人,目光阴霾如毒蛇。
    安甄小脸微肃,在凤飘飘离开之后,就蹙眉斥责起李达升,“你们要玩什么,乐什么,本公主管不着,也没有权管,可是却太不应当着我的面来这一套,更别说太子殿下还在这里,若是流传出去什么闲话,我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你,哼!”
    李达升连声陪起不是,只说喝高了,糊了脑子闹过了头。安甄却不放过他,冷笑道:“我当她是什么货色,原来竟如此粗俗不堪,就这起颜色连你们府里的女人都不如,你们却对她这般如痴如醉,可不说你们男人贱得很么!”
    “公主殿下说的是,说的极是,”李达升好脸相求,扫了眼已分开而座的二人,眼光微一亮,就道:“就她那姿色确实是庸脂俗粉,怎比得了如苏小姐这种大家闺秀的娴静婉约,清灵出尘的绰绰风姿。所以啊……”他看着沉面的赫连珏,含着冷笑道:“所以,咱们风流成性的堂堂珏少,才会这般干净的弃了俗粉么?”
    他是在不平么?苏沫不相信,只为一个女人,而且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的妓女,李达升犯不着为凤飘飘叫不平。
    也许……此时苏沫似乎明白了,有太子公主在场,李达升竟然会邀青楼花魁献舞,这目的好不单纯。
    他们除了证明赫连珏与她没有感情,更加想确定赫连珏不会与她有感情,因为赫连将军府,大将军的势力,必是太子为将来造势,而急于拉拢和交好的对象。却不想冒出她这个程咬金,打乱了他们早拟好的布属么?
    凤飘飘没有再来,却又是另一波舞娘接着献艺。
    苏沫头痛欲裂,很想离开了,却见安甄公主责了几句之后,太子便好言相劝一阵,赫连珏也笑着要她别生气,一时都未有人说走便走。心里正燥闷的难受,有侍候的下人给她端来一盅清水,扫了眼正与太子说什么的赫连珏,苏沫想这人到还有点可取之处,一碗清水下了腹,燥闷是解了,却不一会儿肚子就痛了起来。
    很是难为情,小声到赫连珏耳这嘀咕几句,他轻笑点了头,苏沫便捂着肚子离了厅,这时刚进门的一个丫头,这是安甄公主的侍女,她见苏沫急急出厅,眼里瞬间惊讶了然,立即急步在安甄公主耳边说着什么。
    给读者的话:
    小声问一句,肥女逐爱,这个名字是不是太不吸引人了?偶纠结呀这几天,有亲说这个名不好,让人没欲望看偶的书了,呜……
    正文 第90章被害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0 本章字数:2049
    赫连珏疑惑的望了望门口,正奇怪那女人怎么还不回来,就听安甄笑道:“干么?还怕你的未婚妻丢了不成,也不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赫连珏是什么人,呵呵……”取笑起人,又对身边适才进来的侍女吩咐道:“你快帮赫连公子去找找苏小姐,不然有的人快坐立不安了,哼!”
    娇嗔的怪了眼赫连珏,似真似假有些生气的意思。那侍女会意的离开,临走时有些小心的看了眼赫连珏。
    “安甄这张嘴可真不饶人,我算是怕了你了,呵呵……”赫连珏似很无奈的笑起,惹得安甄复了笑颜,太子接笑打趣起人,“珏少现在才清楚么,我最怕的就是妹妹这张嘴了,不仅得理不饶人还牙尖嘴利,你们都不知我在她这里吃了多少苦头,呵呵……”几人便又是一阵好笑,拿着安甄打趣起来到没完没了了。
    安甄是恼羞起来,“我不依,你们尽说我的不是,看我回宫在父皇面前怎么说你们的好?”又是娇哼了一声,把太子与赫连珏都惹的笑起来,李达升扫眼安甄与赫连珏,唇角微微一提,与太子一个深意的对视,二人便明其中深意。
    这时一个丫头模样的小姑娘进了厅,直接就缓步走到李达升跟前,一躬身施礼扬声禀道:“李爷,奴婢奉我家凤姑娘之命,有请爷去她屋里一叙。”话完便暗看了眼赫连珏,其余人一见这丫头的动作,自然明白那凤飘飘所为何目的。
    太子抿嘴好笑,眸子里却透着羡慕之色,赫连珏凤眸淡淡含笑,仍看不出什么异样情绪,只有安甄听闻眉一蹙,思起适才侍女所报之事,便厉颜盯向李达升。
    李达升仰头一口闷了杯中酒,拔身大笑道:“哈哈……难得,难得,爷请你家姑娘数次都未赏脸,到是今天好了,仗着珏少的面子,我终于一得所愿了,哈哈……”他就抱拳向上位一礼,只见太子僵笑点头,而安甄的凝重眼神,他深了一眼,才又得笑着离去。
    那传话的小丫头瞪了眼只微勾嘴角的赫连珏,气冲冲的跟在李达升身后离开,李达升离开后,安甄对上赫连珏无波的凤眸,有些欲言又止,最后看了眼上位的太子,最终还是没出口说话,只是拿起酒杯的纤指微微打颤。
    李达升没想到的是,凤飘飘屋里竟然是这种情形,精质的睡榻上躺的并非飘香院的花魁娘子,而是苏沫。
    坐于座沿,凝视着昏睡中的女人,眼梢渐渐透出冷意,低语道:“你说你怎么就落在我的手里了呢,到是要我如何对你呢,呵呵……”一阵轻笑起来,阴冷的黑眸却在女人雪白如玉的小脸上顿了顿。
    嘴中呢喃道:“没想到还是个尤物……”又一声低笑而过,大手便抚上女人的雪颜,细腻丝滑,好比一缎上好的丝绸。轻轻一掐都似能捏出水来……黑眸猛的一深,“从未见过如此细嫩的肌肤,赫连珏那小子可真好命!”
    立即便注视在那微吐着热气的樱唇上,完美丰盈的红唇水润亮泽,微微张开的两瓣红唇透着诱惑,正勾引着人去采撷,掠夺……
    只觉喉头微紧,深暗的眸子微一移,女人傲人的丰满因为躺睡的缘故,衣襟微微敞开露出更加诱人的沟壑,雪玉般高耸起伏的山峰,却被太过紧身的衣衫紧紧束缚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