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只觉喉头微紧,深暗的眸子微一移,女人傲人的丰满因为躺睡的缘故,衣襟微微敞开露出更加诱人的沟壑,雪玉般高耸起伏的山峰,却被太过紧身的衣衫紧紧束缚住,挡住了男人过于放肆的灼热目光。
    全身立即升出一股燥热,俊颜透出绯红的欲望之火,猛一打眼才知室里正燃关含有**的香薰,这个凤飘飘……女人如蛇蝎果真没说错。
    下腹燥热难耐,复又焦在女人的雪颜上,明亮的大眼睛轻轻闭着,眼角勾长越显娇媚之色,长而弯的睫毛像两只轻盈的羽毛轻轻微颤,此时他真想知道那双大眼睛睁开之后,会是如何精彩的光泽,“呵呵……苏沫呀,你说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随着大手的轻抚下滑,缓缓的从雪颜上抚上她玉润的脖子,轻轻摸了两把,突然一个劲力掐住了它,而苏沫却只轻轻哼了一声,脸色越来涨红,却是一丝清醒的际象也没有。
    “真想立即掐死你!”他阴冷的道,“你可知有多少人作梦都想要你的命,哼,你与赫连珏再怎么作戏,却也逃不过我的眼睛,即使……”一顿,声音更冷,“即使他对你有了那狗屁情爱,老子也有办法让你及左相府灰飞烟灭,苏沫……”阴霾低声咬紧这两个字,手上也渐渐用劲。
    只看床上的人儿明显有些挣扎起来,雪颜透出黑红色,但是只有呼息粗了点,手脚却也未动一毫,突然在脖子上一松,慢慢消停平缓了呼息,昏睡中的苏沫却是不知自己已在鬼门关绕了一圈。
    “让你这般轻易死了,我的游戏又要怎么玩下去了,呵呵……”冷冷一笑,大手轻轻为她揉揉发红的脖子,就像爱人般亲昵缠绵,“你说我若要了你,赫连珏的脸色会不会更加精彩一点呢,呵呵……”幻想这俱玉洁丰盈的女体在他身下呈欢,只觉身上更加欲火难耐,大手缓缓向下,长指勾落了胸襟上的束衣的带子,一根两根……
    而赫连珏此时却正与安甄公主相谈甚欢,与太子三人把酒言欢,到把苏沫这一茬给忽略了,这时安甄打发去找苏沫的侍女急步入厅,立即就禀道:“公主,不得了了,奴婢听这里的侍人们讲,那凤姑娘不知何因竟要害苏小姐,有人已看到苏小姐被人打晕给掳走了。”
    正文 第91章苏沫无踪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0 本章字数:1548
    赫连珏听闻,立即扫了眼李达升的空位,脸色难看之极,拔身就奔出了大厅,太子一见也跟着起身,安甄却对她摇头阻止。
    “那里毕竟是青楼地方,你身份尊贵岂能随意进出。”
    太子眼里一思,突然射出冷意,咬牙道:“那个苏沫果真碍眼的很,那日郊外若不是吴王在,哼……”
    安甄小脸凝重,立即道:“太子哥哥,怎么又犯糊涂,她的事自有妹妹操心,你可莫要再冲动行事,咱们父皇目前最要紧的就是与胡人的一战,这个结骨眼上你岂能动他的棋子。”
    太子自然明白苏沫的作用,只是若没有这个绑束,那左相府岂能耀武扬威,身下几个庶出的兄弟,岂能一再不把他放在眼里。
    看在安甄脸上,只见她眼里尽是沉思,再见厅里两座空位,太子愕然明白过来,讶道:“苏沫是被……”
    安甄立即冷笑道:“她再碰不得,却也不能让她太好过不是!”
    赫连珏直接冲到凤飘飘的房门口,临门几步之际,房门却被人从里面开启,是李达升整衣刚走出来,脸上挂着非常满足的邪笑。
    “你把她怎么呢?”赫连珏上前一把勒住他的领子,眼里绽出红艳的火光,怒道:“李达升你不要命了不成,敢动她?”
    李达升邪恶更甚,冷笑道:“送上门的女人,你我何时会放过,滋味不错了,赫连珏,小爷我可真是羡慕你呀,哈哈……”
    “该死!”哐一声很大的巨响,赫连珏一拳击在那张邪恶丑陋的脸上,李达升不查应势撞进了门里,这里这般大的动静,立即引来楼下左右房里寻欢的客人探视,老鸨还以为是谁,立即叫上一群打手过来拿人,一看竟是这二人,脸上烂了烂,悄声吩咐打手们下去,又叫姑娘们把客人都安顿好了,这才扭腰摆臀的过来劝架。
    “哎哟珏少,李爷,你们这是怎么说的,怎么玩得这般凶,妈妈我可还要做生意呀,求了两位爷快快阻了手吧,妈妈我立即唤更好的姑娘来伺候两位可好呀……”
    “滚开……”赫连珏长手一掀,摔开了老鸨,只听她哎哟喂一声跌了个狗吃屎,“飘飘呀,你这个死蹄子,还躲在屋里磨叽个屁呀,妈妈我腰都跌断了,哎哟喂呀……”
    李达升慢哼哼的起了身,脸上邪佞不已,嘴角出血,手上猛一擦,恶声道:“老子吃了都吃了,你小子要怎么着,为一个他妈的妓女来动手是不,好呀,老子就跟你小子干一架。”挽起袖子真要来硬的,身后的房门一声软音求来,“珏少,你们不要打了,呜呜……为飘飘不值的,珏少……”
    衣不蔽体的风飘飘站在房门口,头发乱蓬蓬一团,红唇又肿又艳,雪白的颈子全是青红的吻痕,不用说大家也明白,这李达升刚刚做了什么好事。
    “她呢?”赫连珏怔了一下,脸上微一松,淡淡的问一声,却是冷若冰霜,寒凤刺骨,使得投身过来的凤飘飘脚下一滞,失了力般惨淡了脸色,下意识的就扫在李达升的脸上。
    赫连珏问起李达升,“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若再不说,可别怪我翻脸无情!”李达升颜上轻笑一记,两手一放,“你的女人,干我屁事!”
    凤眸冷烈,猛的刺在凤飘飘面上,只看她似承受不住他的冷酷,热切的水眸不自主的颤了两颤,却见李达升阴冷一眼冲来,凤飘飘抖了下胆,诺诺回道:“她在哪里?不是在兰桂坊么,珏……珏少为何如此问我?”
    铁拳一串脆响,惊的所有人都看向赫连珏,俊美的脸上却是云淡风轻,只是淡,淡的漠然生寒,使人忍不住骇然心惊。
    当场几人只觉心里一压,却是被他的气抛所摄,看热闹的客人和花娘自是退却几步,老鸨扯着一个扶她的花娘,口中直念着快走,众人恐惧之色显而已见,可想而知,凤飘飘此时心中是如此惊骇未定,如今她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本是一盘完美的算计,岂料李达升会……
    正文 第92章好姑娘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0 本章字数:1576
    这时从来楼下跑来一个护卫模样的人,直朝赫连珏跟前而来,朝他作一辑便低声道,“苏姑娘身体不适,公主殿下已派人护送她回了府,公主请珏少还有李少爷尽快‘忙’完出去,太子可还等着回宫。”
    李达升先一步踏出去,在经过赫连珏跟前时,冷声道:“这一拳我记住了,小子下来再跟你计较,哼!”气愤的阔步离开,赫连珏眼中疑惑更甚,却也没有多呆,刚一转身却被凤飘唤住了,“珏少……你还来么?”乞求自责之意十足。
    男人冷漠的看她一眼,却是柔声警告道:“她不是你能碰的人,市间那些流言蜚语我不想再听到,你好自为知!”
    凤飘飘失落的败在地上,男人永远是那般温和言语,只是她明白他是多么冷酷无情的人,她做了什么,聪明如他又岂能不知,他……不会来了。
    只是赫连珏此时再来警告凤飘飘,断了苏沫上青楼如何不知礼数的流言蜚语,却也是太嫌过晚了。
    赫连将军到是对苏沫夸赞有佳,老夫人听了儿子多日说苏沫如何的好,到也没有当场反驳他什么,只是私下时里对赫连夫人,却是厉颜冷色把苏沫的不驯好一通教训,连带着赫连夫人也受了许些日子的窝囊气。
    这不,今天午后老夫人一醒就要找赫连珏,却听说他去了苏府,自然又把赫连夫人从上数落到下,小辈们不知礼犯了老夫人的忌讳,斥不到苏沫,也不会说赫连将军夸错了人,到是把赫连夫人当训则训,一点颜面也不给她,老夫人院里的下人们谁不知赫连夫人失尽了颜面,私下里谈论中不免嘲笑几句风凉话。
    傍晚时候,赫连夫人绷着脸走出老夫人的屋子,刚到门下廊上的拐弯处,就老远听到有丫头念她什么,正要过去斥了那几个嘴碎的丫头,就听先有人娇喝了一声,“你们几个还不住嘴了,搬弄是非的丫头让主子听见那还得了。”
    三个小丫头惊骇的一看来人,惊色渐消,陪着笑脸道:“雪娴姑娘是你呀,吓死我们了,刚刚你听了什么可千万莫要嚷出来,不然肯定会被夫人好一顿罚。”
    “是呀,好心的姑娘,莫要为难我们了,以后我们再不也不说事非了,真的……”三个丫头你一言我一语,全是笑着脸扯着她的袖子陪不是,虽然口中求着人,但三人都明白她就一个客人而已,岂能管到将军府什么事,故而明显的也就敷衍几句,以为就能脱了身上的责罚。
    雪娴清凌的眸子微微带刺,嘴上哼了一声,冷言冷语道:“你们如此搬弄夫人与老夫人的关系,碰着我是没有什么大不了,可知这府里人来人往就这般大,难保有一天被人捅了出去,惹来责难打一顿是小,可若一再的犯过失,主子即使再慈卑了心肠,却也饶你们不过,打死都活该得很!”
    这明显显的威胁,立即吓唬了三个小丫头,“雪娴姑娘,我们真的不敢了,真的一敢了……”就因为府里主子心肠慈待人好,就算是要求非常严苛的老夫人,却也就是骂人骂得凶,实至上罚下来的板子却极少打在她们身上,而且在严厉的将军大人跟前,就是她们这种小丫头,老夫人都是护短的很,故而大伙都争抢着在老夫人院里服侍,所以这胆子也就越来的大了点。
    对夫人不敬也不是一天两天,但想夫人好歹也是府里正主子,只是没被她抓着把柄而已,不然可有她们一顿好受。
    雪娴冷声再道:“我不是威胁你们,而是跟你说一个事实,老夫人若不是心中想着夫人,她老人家又年老寂寞,这才故意使了性子寻夫人来说事,外面人看了不懂说那是训斥,难道夫人还会不懂吗,你们看夫人陪着老夫人可曾坏过脸色,无论她讲什么都细声附和,这份孝心你们看不着,却是歪着心事专挑事非嚼舌根,夫人不是不知道你们以下犯上,而是心慈不愿斥了你们而已。”
    三丫头小脸煞白,惊慌失措之际,就听一声温和女声笑道:“难怪婆婆如此喜欢雪娴姑娘,竟是这般灵气的人儿,又识大体又聪明,果真是难得的好姑娘,呵呵……”
    正文 第93章他眼里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0 本章字数:1995
    被雪娴几串话吓的胆颤的三个小丫头,一看这是夫人过来了,便更加坐实夫人早知她们犯上的事,于是几人打着抖立即就要跪下求情,却被雪娴先一步躬身求道:“夫人请看在她们三人年小不知事,误听信了谣言才会作出以下犯上之举,雪娴带他们向夫人求情,请宽恕她们这一次。”
    赫连夫人脸上微肃,示意月娘一眼,三个丫头便被月娘轻声唤走,赫连夫人这才手上虚扶一把,含笑道:“现在再加一条,你很善良!”两人对视一眼,雪娴在赫连夫人眼里看到久违的赞赏之意,更听她直念难得难得,如此人才……
    确实是人才,不然怎么把赫连夫人夸得心花怒放不是,可想而知那三个丫头是不会受罚了,而且下来之后,定会在府中力护赫连夫人的生誉,说不定下人们还会感动赫连夫人这份难得的孝心不是。
    “婆婆前些日子说过你的事,却是与你商量过了?”赫连夫人含笑问道,却下意识的想起了苏沫,心中虽有一丝愧疚,但作为母亲她却只愿儿子更好。
    雪娴低了小脸,看不到她是什么神情,只轻轻点了点头,“知道。”
    “珏儿也不小了,却是应该有个体贴的姑娘伴着,男人只要心里有了牵挂,心也就会留在这个家里,”赫连夫人说着又顿了一下,小心的问道:“你呢,你是什么心思,会介意给他做个小么?”
    却见雪娴低头不语,一时闷在当场,赫连夫人又道:“我知你虽父母双亡,但性子极傲人也聪慧,婆婆念你救她之恩,又看你这般好的女儿家,自然就想留下你来照顾着,只是我们这自以为的心思,到难为了雪娴了是不?”
    立即便看她急摇了头,但清冷的小脸却未有过多的情绪,仍是闷声不吭。
    赫连夫人满意一笑,又道:“当然你也不用介意沫儿,她是很好心的姑娘,性子也很随和,我想你们一定会很好相处的。”
    月娘回来刚听到这里,眼里愕然一怔,当初赫连老夫人要给将军纳妾时,夫人可是寻死觅活的反抗到底,为此没少跟老夫人吵吵闹闹,也因为将军最终没有纳妾室,故而夫人才对老夫人无理找茬一忍再忍。
    可此时,夫人她这是……
    等了半晌,雪娴才轻轻的点了点头,赫连夫人欢呼一声,却是高兴得很,只想着为儿子寻了这般识大体的好姑娘,儿子终于有人服侍着岂不就太如她心意。却忽略了此时的雪娴,清颜上却是云淡风清,一丝心喜的笑容也没有,更别说会脸红害羞。
    月娘服侍赫连夫人回房后,便不由的说起心中疑惑,却也是因为看苏沫极好,月娘难免有一丝不忍之心,再说她是夫人的陪嫁丫头,主仆之间相处也是随和惯了。
    只看赫连夫人听后,淡了淡脸色,叹息道:“沫儿她……我和将军见了确实不错,但她毕竟要三年后才入门,再说如今这情势……”后面的含在嘴里,月娘也知不应该多问,便轻步退了出去。
    临门时只听她再叹一气,“他二人这婚成不成的了,还是未知数呀……”
    很晚了赫连珏才回府,月娘亲自领了雪娴到他屋里,简单说明了老夫人的意思,却也是老夫人厚待了雪娴,目前只说让她先在赫连珏的院里打理着,意思就是看这二人处处再说后话,合意自是挑个良辰吉日再把人纳进房。
    “少爷,洗漱吧。”雪娴端了热水进房,声音淡然冷清,似乎一点也没在意如今身份的不同,这房里的男人不是什么少爷,而是将会成为她丈夫的男子。
    赫连珏凤眸轻轻凝视着她,脸上柔和淡然,见她亲手拧了巾子递上来,却是始踪未抬一下小脸,一声轻笑溢出凌唇,低道:“等着作什么,还不给我净脸。”
    眼前的女子身子微一震,滞了片刻未动作,赫连珏凝视着她越深了眸子,只觉这女子天生一股子傲然之气,她根本做不了低人一等的事,岂会是是一般人家的女子。
    雪娴手拿巾子正走近赫连珏,却不想腰上突然被人一勒,立即拥进了男人的怀里,她这一惊非同小可,清眸猛的一台,“你……”斥人的话却没进了挑满春情的凤眸之中,只觉小脸微一红,她敢打赌这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害臊脸红,正觉难为情之际,却听他轻笑道:“呵呵……女人都一个样,没趣!”
    手上一放,她失力差点跌倒,赫连珏已然站起了身,自行拿了另一条巾子洗漱起来,心中却意外的想起苏沫,忍不住笑了一声,“到也有与众不同的,那女人……呵呵……”那女人够凶,够刁,够聪明,更大胆……
    岂不是大胆,他为兰桂芳的事亲自上府找人,可到好,死女人竟然给他来个闭门不见,本来是翻墙到她房里抓人,却早一步被好妹提醒说不准他乱来,也是他撞了邪了,竟然就干巴巴的回了府。
    但是那女人今天……?
    正文 第94章父爱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0 本章字数:2094
    “知道为父叫你是为何事?”赫连将军凌辰之际,便差了下人把赫连珏叫到跟前,二人均是一身简衣劲装,在赫连府后院专门的练功场地,赫连将军铁拳连击练功的木桩,知道赫连珏过来,便问了这么一句。
    赫连珏盯着父亲的硬功夫两眼放光,嘴角微勾,含笑道:“父亲是要与儿子切磋武功么?”说起已活动起手脚,两夫子隔三差五都会一起练练拳头,这是赫连将军从赫连珏会走路时便有的习惯。
    赫连将军一听,手上慢慢停下来,赫连珏立即拿上侍在一旁小厮手上的汗巾递上,赫连将军看了他一眼,脸上微沉的神色柔和了许多,“几天呢?怎么没见你去苏府?”
    蓦的,兴奋的凤眸里淡下光亮,自从那日兰桂坊之后已过五日,连着两天他去找过苏沫,可是全被人给拒之门外,好妹给的理由一次比一次更像拖词,苏沫是明显不愿意见他,不论是什么理由,赫连珏却也没有硬送上去,非要贴人冷脸的习惯。
    没成想父亲问的是这一茬,明显的赫连珏并不想多说什么。
    赫连将军责备的扫了他一眼,把巾子丢给一旁的小厮,挥了手让下人都撤了去,再正视着赫连珏,道:“最近似乎与太子走的比较勤。”见赫连珏张眼就要解释,赫连将军手一伸阻了他的话,只硬声道:“珏儿你也老大不小的人,应该明白你在外面的行事都代表着赫连府,即使只是偶遇一时玩乐,也会让很多人猜疑出一些虚有的事情。”
    自然赫连珏再怎么聪明,却也没有他老子来的老练。
    “如今朝堂上下要巴结他的人还少吗!”赫连将军厉颜哼了一记,太子是右相的亲侄,可想而知右相如今势涨,太子在诸多皇子中的地位必然水涨船高,他是一国太子这也无可厚非,但却与他老子燕皇目的背道而驰呀。
    赫连将军深眼凝视了儿子一眼,沉声道:“圣上会力保狱中我族之人,更加说明了圣意的走向,这朝中二相势力必得平分秋色,而我赫连府夹于其中,自会身受其波及,如今正是赫连府陷入困境之际,但这只是开始,圣上心意一天未达到,我赫连府一天便会一直执在火尖上烤,珏儿……”
    他重唤了一声儿子,两父子脸色同样凝重,“珏儿,你来说说如此局势,我赫连府应当如何自保其身,在这场圣上与大族之间的较量中,又如何立于不败之地?”
    赫连珏心中猛惊,守护赫连府这是父亲从小灌输的信念,却也是他极力担负起的责任,但却少有父亲这般深彻,不过适才从父亲几言透露中,他已抓住要点,只听坚定的一声回道:“是跟随圣意所向,才能解赫连府眼前之困。”
    也就是胡人之事必得尽快解决,年青男儿血气方刚,他自是不例外,更有守护赫连族的信念,于是自信道:“父亲,儿子早有妙招,必能把胡人一事摆平,不仅解我赫连族的危机,而且定当一直保持中立,咱谁也不偏帮,只遵循于圣意所向。”
    赫连将军眼中闪耀出赞赏的亮光,面上兴奋而感叹,他知儿子虽玩劣,但决不是没有头脑的草包,自然给足赫连珏所有的信任,当然也有一份私心,致使他所说的妙招非妙,只要儿子从此步入正途,担起赫连家男人应付的责任,那么他这个父亲定会无条件的支持他。
    双拳重重的拍在儿子还显稚嫩的肩头,但他相信这副肩膀会渐渐雄壮而稳重,这小子终有一日能成为他这个父亲眼中的骄傲。最后他含笑道:“莫为你奶奶的事操心,昨夜父亲已与她老人家商量过,你奶奶不是你们眼中多事的老太婆,她的见识不输你爹,呵呵……”
    确实,这几天老夫人在他跟前数落了不少苏沫的事,再知道他亲自上苏府都被人拒于门外,于是对这个未来的孙媳妇,老太太是越多的意见。
    这也怪府里这些下人们传事非,不然奶奶怎么能知道他在苏府丢的脸,赫连珏想起苏沫,这脸色自然难看起来。
    这个儿子外面是一副玩世不恭,但在他这个父亲面前,以至于说起苏沫的事,似乎会露出更多的情绪……赫连将军高深莫测含笑道:“像你奶奶这般有见识的女子何其一二,她会拒你于门外……珏儿,你应该想想她为何这做,而非单单只对她的做法生恼,哈哈……”
    赫连珏眼中蓦的闪过亮光,会意中却是惊讶不已,赫连老将军脸上动容,心道,不愧是他的儿子,反应果然机灵。话已点到,赫连将军紧绷的情绪终于一松,走过赫连珏身边时,温厚的大掌重重的压在儿子的肩头上,心中万道感触,虎眸温出慈爱的湿润,却只道:“想通了就把她接来,你二人好,我们大家才都能‘好’呀!”
    却说出与赫连夫人对苏沫同样的话。
    赫连珏沉颜思索那日兰桂坊之事,背后已然离开的父亲突然喊道:“正月比试,你二人必得为赫连府争光添彩,可不能让为父亲失望了儿子!”
    刚转身面对父亲,只看父亲脸上含着深意的笑又道:“你义兄高义那小子,练兵时误伤了胳膊,过两天他会到府里来休养,趁机给你们做几天师傅。”赫连珏听闻这一消息,眼里立即大放光彩,只听他兴奋的嚷道:“义兄要来,他真的要来……”
    给读者的话:
    亲们不用送金砖,多给评论吧,不足之处请大方指点出来。以后加更,会时不时的暴发,每天四更字数会根据剧情发展安排,比之前多。
    正文 第95章真相与疑惑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0 本章字数:2209
    “小姐,姑奶奶传话让你立即去正厅说话。”好妹推开房门进来,只看苏沫坐于梳装桌前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