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姐,姑奶奶传话让你立即去正厅说话。”好妹推开房门进来,只看苏沫坐于梳装桌前又在发呆。
    其实不是什么发呆,她只不过是沉眉深思而已,但却让好妹一再误会了,小脸儿一皱,声音紧涩道:“小姐,你要想开一点,千万不能做傻事,呜……”想起小姐的遭遇,好妹忍不住就抽泣了一声。
    “我没事,就是想点事而已。”苏沫淡淡含笑,清清素素,不如往日般明亮。她拉着小丫头就帮她拭了泪,边道:“姑妈唤我,你还不快过来帮我梳妆。”
    好妹红着眼点头,拿起木梳子轻轻梳理着,凝视着镜中又淡眼沉思的小姐,心里一紧又难受了起来。
    只是几日光景,苏沫原本丰盈的圆脸,越发尖细起来,虽然看着柔弱颓然,却增添几分清丽之色,到是比之前看起来更加秀雅娇美。
    可是看在贴身丫头眼里却是心痛得很,心里发誓一定要把小姐再补回原来模样。思起那日小姐回来时的情景,好妹眼睛便更红了,当时府里还好就只有不管事的长亭少爷在,不然……
    苏沫是被太子的亲卫护送回来,她也是存了小心,是打后院进了府,老实头开门一看,苏沫身上只着一件男人披风包裹着,头发散落凌乱,脸上更是苍白失尽血色,再见她是被当兵的送回府,可是吓三魂都去了两。
    就苏沫这样子,不用想也猜到出了什么事,于是把人先安到了自己屋里,亲自唤了好妹拿了衣衫梳理妥当才回了房,也甚好苏沫的院子本就没几仆人,又是近黄昏正是下人偷懒的时候,故而苏沫回府清理完自己,府里却是没有一个人发现什么。
    老实头心里却怎么也放不下,便要好妹问问苏沫,到底是不是出了他们所想的事。可是几天了,好妹却一个字也没有打听到,此时为苏沫梳着长发,心里早就肯定了猜测,于是忍不住泣出了声,“呜呜……”
    “你……你到是怎么呢,是谁欺负了你么?”苏沫从沉思中惊醒,立即回身拉着丫头的小手,担忧的问起来。
    “呜呜……哪是奴婢出了什么事,是小姐,是小姐被…被……呜呜……以后可怎么得了呀,未来姑爷也不敢放他进来,这两天他就当真不来了,小姐呀,你以后怎么得了呀呜呜……”
    苏沫蓦的失笑道:“还以是为什么呢,原来是这个……”淡淡的勾着笑脸,是一点点在意也没有,这使得好妹就更加担忧了,急声阻道:“小姐,你要哭就哭吧,千万莫要这般强装下去,这样子……爹说你这样子下去,肯定会想不开,想不开就会…呜呜……”
    “好妹放心,我没有事,不会去寻死。”苏沫肯定的道,更加不会被别人害死,这就是这几天她所思虑的事,她在想法子,要如何让自己再不会执身于危险之中。
    而赫连珏……她确实没法信任他,他所说的“合作”,她必得慎之又慎。
    可好妹怎能相信她说没事就没事,立即拿出证据,手上立即指向她左胸口上,“那个是怎么回事,好妹开始只以为小姐受了伤,可是伤口脱了伤疤,明显那就是一圈牙印呀,而且还有那件男人的披风……小姐,小姐呀你难道还不相信好妹么,有什么难受的都跟好妹讲讲好不好?”
    素手捂上左胸上,那里已然不再作痛,但是却让她心里痛意恨难消。当时她拉完肚子正要回雅阁,却有人从身后用帕子捂住了口鼻,谁也想不到那时她有多害怕,思绪涌过的万千,而昏厥前唯一的念头就是,“赫连珏信不得,根本信不得。”他的合作,所谓的保护,全是这般薄弱的承诺。
    而再醒来时只觉胸上痛得难受,身子正摇晃的厉害,睁眼才发现是在马车里,那时还有两个人在说话。
    “那女人还没有醒?”
    “醒不醒又怎么样,呵……这才是开头,只要她一天是赫连家的这个,一天便没她好果子吃……”
    “呵呵……就不知道是谁玩过了,弄成这副德性,难怪公主让我们尽快送她回去,恐是怕赫连珏闹出乱子吧。”
    “若怕人闹还会出这事,你呀也不想想,公主对他是什么个态度,嘿嘿……赫连珏呀,指不定巴不得这女人出事了,要换我也趁机甩脱这个,去抱那个高高在上的,嘿嘿……”
    苏沫心下骇然,胸口上急猛的跳起来,翻了衣衫检查了周身,胸口上隐隐作痛的不是什么伤口,而是非常明显的咬痕……男人的披风……虽然下身没有不适,但是……犹不得她不怀疑自己可能被侵犯了。
    直到急回了府,清洗时细细再察了一遍身子,除了胸口上的“伤口”外,却是没有什么吻痕之类的印记,再仔细检查了下身,她已非常肯定,自己没有被侵犯,但她这一身凌乱到又是什么意思?
    反过来想,若她只是一般古代姑娘家,没有上世存下的基本常识,此时不是要羞辱的一头撞死不可吗!
    难道这是他们的意思,却是如此简单?
    她不信,但她这一身凌乱到底怎么来的,又是谁咬了那一口误导她呢?
    “小姐,都梳理好了,好妹扶你去正厅吧。”在好妹眼中,她的小姐又受不住难受蹿了神,于是吸着鼻子提醒着她,心里再下了一个决定,以后她再也不离开小姐半步,不能让苦命的小姐再受伤害,而那个未来姑爷……谁让是他从谨少爷手中掳了人,又没有好生护着小姐,所以……她这个小丫头定会想尽法子,一定让未来姑爷非娶了小姐不可。
    给读者的话:
    通知:明天以后书名更改为《迫嫁痞夫》,更坑的亲亲们留下意哦!另外,金砖不要了,给评吧亲亲,每天足量四更保证奉上!
    正文 第96章金龟上门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1 本章字数:2156
    苏府专门招待客人的正厅里,正在上演一部古代相亲的戏码。
    相亲的男主角当然是萧长亭,而另一方,听萧氏介绍,苏沫只知是姓朱的人家,与苏府一样同为京城首富之一,听起那这朱家是开钱庄的,苏沫只觉这萧氏的眼光还真“独到”。
    厅堂上坐的是萧氏,靠她右手边的上位,竟然把苏沫安在上面。苏沫的下来便是萧美芳,今日到是难得,这个表姐竟然没有出府去。萧长亭便被萧氏拉在手里,立在他母亲跟前,一直很乖顺恭敬,他们身后便是绿珠,一如往昔安静的当个侍女,只是如今她这“安静”,恐只在表面上吧。
    左面便是朱家老夫妻两,以及他们的独身女儿朱小姐,名唤朱春艳,犹如她这个名字一般,这位朱小姐长相平凡,丹眼皮小眼睛,鼻子小巧但不算挺俏,脸上就这张樱桃小嘴还算耐看,肌肤雪白,五官细小,脸颊却相对显得很大。到是与苏沫面容恰恰相反,她是五官都大,脸颊却显得细小秀美。
    而朱春艳这身绣满了鲜艳花卉大红的衫裙,还真是与她这名字贴近的很。不过平凡无奇却未施粉脂的小脸,到让人看着顺眼不少。
    这仅是苏沫的感觉,看萧氏虽然与朱家人亲切相谈着,但明显的她是看不上这朱家小姐,不过看她拍着萧长亭的手上,那安抚性的动作,到是看得出萧氏已有几分属意,这个独生且富贵的朱小姐做她儿媳妇了。
    客气的开个头,也没有让两个主角表个态什么的,萧氏就亲切拉着朱小姐,蒙着眼赞美了人一番,“哟,这小模样可真好看,肌肤雪白如玉,果真是顶好的美人丕子,呵呵……”朱春艳听闻,蓦抬脸就扫了眼萧氏,从那一眼中苏沫瞧见了诧异,再低下小脸便是鄙夷了。
    这到让苏沫重新审视了这个朱上姐,毕竟以后她可是这府里唯一的少奶奶,要接萧氏“担子”的人。
    萧美芳不客气的嗤了声,不屑意味十足,萧氏立即扫了眼女儿,那眼里的警告之意也是十足,这个死丫头,到是认定了这世上就她美,她俏!哼,光长个光鲜的脸子起个屁用!
    “哈哈……亲家母可别再夸小女,她面子薄的很,经不起,经不起呀,哈哈……”朱老爷哈哈大笑,身宽体胖的挺个大肚子,笑起来都一抖一抖的,到是于朱夫人与朱小姐这纤纤小身板,是特别夸张的一个对比。
    萧氏又笑着夸了两句,便轻唤了声萧长亭,“时辰早的很,趁今儿个天气不错,陪你朱家妹妹到府中园子里逛逛去。”萧长亭惊讶的看了眼萧氏,似没想到母亲竟然这么快就下定了主意,但却就只有那委曲的一眼,立即轻声唤着,“春艳妹妹请。”
    “这就是苏家大家小姐?”朱夫人细细的眼睛突然打量在苏沫身上。萧氏立即满脸堆了笑,拉着苏沫亲切的很,笑道:“就是我的沫儿,可好的性子了,比她哥哥姐姐还贴我的心,难得哟,呵呵……”
    苏沫压抑着嘴角的抽*动,木着,就听他们再扯。
    朱老爷立即笑道:“是是,看着顶好的小姐,难怪圣上都会那一番的夸耀,还亲自赐昏于大将军府的少爷,不错不错,实在不错,哈哈……”
    不错?到是你们接了这亲错不了,还是间接攀上大将军府错不了呢!
    萧氏与有荣焉的笑起道:“小俩口关系也不错,若不是沫儿要为大哥守孝三载,我可真想立即让这对小冤家成了亲,唉……也以告大哥在天之临不是。”
    朱老爷立即就像背书一样,说了一长串苏老爷如何如何,全是听得耳朵都起茧子的恭维话,朱夫人也把苏沫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厅里除了这二人恭维,身边一声声冷哼不断的萧美芳,便是萧氏这个好姑妈咯咯直笑的声音,却是一点也听不出他们有多挂念着苏老爷。
    这时有下人来报,“姑奶奶,大小姐,赫连姑爷到访了。”
    “哎呀,我说什么来说,这小两口可不是一点两点的好呀,呵呵……”萧氏立起身长声吆吆的就这么一声,把苏沫当时就惊的一跳,又听她激动的笑喊道:“快快……有请赫连姑爷进来,快快呵呵……”
    朱老爷及朱夫人两人也是颇为激动的站起了身,朱老爷身体太肥硕,站起来时竟然差点绊一跤。
    苏沫小手一捂额头,悄悄抹了把虚汗。
    “小婿拜见姑妈!”赫连珏进了厅,二话不说竟然头一次向萧氏恭敬了起来,萧氏诧异归诧异,但当着朱家人面前,自觉面上有光的很,自然也就更加得寸进尺了,笑眯眯的拉着这个金龟婿,就向满面郑重的朱家夫妇介绍起。
    “亲家,这就是我的侄女婿,大将军府的少爷赫连珏。”朱家夫妇二人脸上郑重的点头,那动容的神色竟然想给上辈来施礼,萧氏又笑着转头向赫连珏介绍道:“赫连姑爷呀,这就是你表哥的岳丈岳母,朱府的老爷和夫人。”
    赫连珏面上含着淡淡的笑花,容颜更加俊美非凡,朗声便一礼道:“小侄见过朱老爷,朱夫人。”朱家二老似承受不住一般差点没站稳脚根,半天才想去要伸手去扶人,有些傻笑的直点头连声说好好……
    到是好什么?
    萧氏与朱家老爷夫人,一阵子激动的夸起赫连珏是如何的好,赫连珏趁机回头扫了眼张嘴结舌的苏沫,那一眼媚惑的笑颜竟如妖孽般惊艳。
    给读者的话:
    太感谢亲们评论,这样真能及时看出问题所在,真的好感谢。男主会越来成熟稳重可靠,女主绝处逢生之后,便是大反攻,亲们一定再评
    正文 第97章询问无果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1 本章字数:2270
    “热热闹闹”的用过午膳,赫连珏便向萧氏提出,因正月有骑射比试,赫连将军已请了师傅专门教导二人,所以要苏沫去赫连府住一段时间。萧氏当然立即就应承下来,言词中不尽透出羡慕之意,毕竟苏沫渐渐已进入上流社交,自然是有意想让萧美芳跟随,不过却意外被萧美芳不屑拒绝。
    朱家夫妇也是一眼艳羡,自然不免提及萧长亭的将来,这便正中萧氏心思,于是都围着赫连珏提醒及试探,而赫连珏却只聪明的与人打太极,话说的模棱两可,不过笑声却异常明亮。
    苏沫以要回房整理衣物为由,逃跑似的离开过于“热闹”的大厅。
    不想赫连珏没多久也跟了上来,头就挂在苏沫房门上,懒懒的道:“将军府什么都有,用不带太多东西。”
    正在床上理衣物打包的苏沫,手上滞了滞,又继续整理包裹,到是没有接他的话。赫连珏走近她跟前,低声问道:“那日,你到底出了什么事?”语气透着关心,与他会恭敬对萧氏一般透着怪异。
    手上又是一停,突然就很迅速的收拾起包裹,“就是闹了肚子,然后回去的时候,公主说你去寻我了,但我身子难受得很,所以就请公主派人先送我回了府。”她平述的扯着谎,赫连珏边听边就歪头打量她,苏沫悄然避过头去,他便干脆的倒在了榻上,正颜盯着她瞧。
    “好妹,这里弄好了,快过来拿出去。”苏沫淡淡的唤道,转身就又去柜子旁收拾起来,好妹一直注意着这二人,一看小姐这冷淡的模样,可不急坏了眼。
    “赫连姑爷,你口渴么,奴婢去给你倒杯茶可好?”
    赫连珏挑眉奇怪,这主子冷言冷语,小丫头怎么突然变得热情起来,正待要应承她,就听苏沫一言飞了过来,“喝什么喝,马上就要出发了,还不把包裹都带出去。”
    好妹小脸一皱,给赫连珏施了个礼,抓着两包东西就飞快跑出了房。小姐应该与未来姑父多想处的,真的很是需要。
    赫连珏从床上弹跳起来,正有心与苏沫再细问那日的事,就见她急步出了房,在门口就吆喝道:“秦芳,陆仁你们也收拾一下,与我一道去将军府。”
    两个护卫正应允,多了一道女声传来,“你带那么多护卫干嘛,又不是要上战场。”萧美芳刚进院,就是为了说这个,“秦芳跟你去就行了,陆仁这几天我要带着,出门有事也方便一点。”却是连苏沫看也未看一眼,只扫了眼陆仁便先离了去。
    “小姐我这就要出府,你还愣着干嘛?”萧美芳转身责备起来,陆仁脸上作难的看了眼苏沫,见她沉着脸点了头,陆仁这才跟出身去。
    萧氏带齐所有人都来送苏沫,弄得这场面活似现在就嫁了她一般隆重。
    几句话别了“亲人”,苏沫便提着裙子上马车,身后的绿珠突然就扶上她,苏沫深瞧她一眼,听萧氏与朱家夫妇与赫连珏说话,绿珠快速的低声道:“小姐,你看那里……”她朝前一示意,萧美芳傲着个小脸上了车,陆仁急忙跳上马车吆喝起来。
    苏沫有些疑惑的看眼绿珠,只看她头低得很,暗着声道:“小姐你要当心,表小姐与那个陆仁有情况……”
    “你呢?”苏沫轻问一声,眼里精光一闪,上了车淡淡传一句,“要站位可得快一点,站了可别再东摇西晃。”说话点到为止,对于绿珠的心思,她早就摸个透彻。
    她只听说萧美芳这段时间常出府,但这也不稀奇了,她本来就是一个好热闹的性子,只是唤这个陆仁跟着,这奇怪么?这二人又会有什么情况?
    “苏沫下车。”突然马车外赫连珏喊道,苏沫只觉没到将军才对,掀帘子一看,马车亭在华容大街边,于是问道:“下来作什么?”
    赫连珏一边交待起秦芳,一边回道:“和我办点事去,你的东西先让秦芳和丫头送回府便成。”
    “……”苏沫张了张嘴,手上已被人抓着往下拉,硬生生咽掉拒绝的话,因为对赫连珏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拒绝”这个词。
    好妹看自家小姐又被他掳了去,眼里却只能干着急的份,但一想他二人能够私下里相处一下,也未尝不是好事。
    没成想他带她来的又是兰桂坊,这同样是三楼雅阁里,不过不是那日那一间,这间小巧秀气一点,只有四人桌的红木小圆桌,苏沫坐于当场便一声不吭,但明显的感觉得到,她全身紧绷着。
    “我约了朋友,说完事就离开。”他轻声说道,下意识安抚性的拍在苏沫手背上,小手却一震一缩却又不动了,赫连珏清亮的目光深遂很多,尽量柔声问道:“那日你到底怎么了,为何不能把实情告诉我?”
    今日早上他又去了飘香院,目的就是询问凤飘飘当日的事,可那女人死咬牙不承认有什么事,有意无意的提示他若继续找她,那么……
    当时赫连珏就冷笑的甩开了她的纠缠,到是把他当成什么人了,不说便不说,他也没必要非知道不可,哼!
    而此时却不知为何,是特别想知道她究竟发生了何事。几日未见苏沫,这人竟然明显清瘦了许多,虽然比原来更显清丽秀美,但是这神采却越加消沉,而且一再拒绝他的话及碰触……
    见苏沫一声不吭,极力装出来的温柔脸色,立即一变,冷屑道:“爱说不说,当我没问。”
    却见女人淡淡勾出一笑,讽刺之极。赫连珏脸上立即腾出火气,正待要暴发之际,就听门外传来一声,“二位可真是与众不同,如今恐也就你们会来找本王了,呵呵……”
    伴随着自嘲的笑声,房门打开走进一人来,这人竟是吴王。
    给读者的话:
    书名将会改为《迫嫁痞夫》,这是与编讨论的结果,也有群里亲亲给的意见,主要目的是想更切合文内容,希亲们喜欢。
    正文 第98章馊主意脱困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1 本章字数:2033
    “二位可真是与众不同,如今恐也就你们会来找本王了,呵呵……”伴随着自嘲的笑声,房门打开走进一人来,这人竟是吴王。
    赫连珏立即起了身,轻轻含笑道:“殿下请!”苏沫也下意识站了起来施礼,心中不免诧异,以前看这二人也没有什么交情,那赫连珏为何秘密的见吴王呢?
    吴王听闻那声殿下,嘴中自嘲的嗤笑了一记,微朝二人一点头便随意的坐下,身后的房门立即关了起来,吴王仅是一人赴约。
    “这场变故之中,吴王确实备受波及,而我赫连府岂又能例外呢,呵呵……”赫连珏开门见山,挑眉含笑,淡然自若,到是显得轻松无比。
    吴王黑眸中凌光乍现,反射性直视赫连珏,二人目光一交,又同时淡淡勾起了冷笑,吴王立即道:“你何时会管这种事,今日找本王来到底何目的,咱们都是干脆利落之人,没必要来这种客套话。”
    赫连珏正手拿紫砂壶为吴王斟茶,慢腾腾的放下茶壶,正视着吴王,郑重道:“殿下果然爽快,咱们就说说如今这局势,以及你的麻烦和赫连府的困境。”
    “本王何来麻烦之说,”他虚一眼,面上冷漠不减,“却是有那么一回事,也是本王之过,所以父王责罚是情理之中,却有何不妥?再说你赫连府又是什么因境,几日未见珏少,你说话却越发含有深意了,呵呵……”
    很是突然,赫连珏蓦的拉起了苏沫起身,苏沫就盯着他,而赫连珏是从未有过的正颜厉色,一双硬气的眸子直直盯着吴王,定声道:“看来吴王殿下,并非是自己认为的干脆之人,那今日便算是我请错了人,告辞。”
    “站住。”吴王立即沉声断道,而赫连珏也并未动一毫,只是抓着苏沫的手腕有些越发的紧。
    只听吴王道:“你说的赫连府,可是能够代表你父亲?”
    凌眉微竖,凤眸含怒,“我赫连珏说话做事,何必要代表什么,我就是我,吴王信不信,只在你自己。”
    果真还是个沉不住气的嫩小子,不过这胆识他欣赏。吴王松颜含笑道:“赫连少爷,苏小姐请坐。”
    这才算正式进入主题了,苏沫一面轻轻坐下,一面心里绷的死紧,他们是什么意思,达成共识了么,为什么目的?
    呼之欲出的答案,却让苏沫心惊不已。
    个把时辰的密谈才算结束,赫连珏最后便丢出了结论,“你有好手被困在狱中,只要与他取得联系,我想目前咱们的困难,立即会迎刃而解。”他懒懒靠在背椅上,直盯盯的看着吴王不断变换的脸色。
    两人对峙半晌,吴王只越发沉重的脸色,苏沫却惊骇的先道:“不行,这太危险,若是皇上出了事,你们……”看二人都凶光射来,大眼里猛一吓,不是“你们”,而是“我们”才对,苏沫小脸立即苍白如雪,这到真有点像赫连珏想出来的点子。
    竟然要遇刺燕皇!
    角斗场已在京城热闹盛行,开了赌局之后,不仅是贵族就连平民百姓也热衷起来。
    而赫连珏打的主意便是,想法让燕皇亲临角斗场,然后激怒斗场中的野兽,使其疯狂撞向燕皇,再让场中胡人斗士以身护驾……那么,早有心平这起乱子的燕皇,必会趁机大赦狱中胡人,再以什么名义,为这些流落在燕国的无辜胡人开脱罪名,而以胡人惹出的乱子便迎刃而解。
    这确实是目前最实效,最立竿见影的馊主意!苏沫愤怒的瞪了眼赫连珏,心中咚咚一阵乱跳,是吧,他要与吴王以身冒险,为何要拉上她来垫背!
    “不行,那是我父皇,绝对不能让他以身犯险!”吴王思索再三,最终肯定的拒绝。
    苏沫正为此一松紧张,就听赫连珏轻笑起,“呵呵……殿下果真这般在意皇上性命,岂能又会想如此之久,哼!”
    “你……”吴王眼中一恼,长指便朝赫连珏面上一指。
    而赫连珏却一丝惧意也没有,冷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