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吴王眼中一恼,长指便朝赫连珏面上一指。
    而赫连珏却一丝惧意也没有,冷笑再道:“若是吴王的胡人护卫救了皇上,间接的还让皇上了结这胡人的乱子。这么一来,不仅解了他一块心病不说,又是你的属下有救驾之功……”他嗯一声,畅笑道:“似乎这其中获益最多的是吴王你呀,呵呵……”
    疯了,苏沫心里直喝起赫连珏,他可想过若出意外,他们三人不仅有危险,就连亲人朋友也会身受其害。
    赫连珏却是自信非常,再拉住苏沫冰凉的小手起了身,这次是真的应该离开了,赫连珏正要开门之际,又轻笑的提醒道:“听说吴王手下的那个达鲁,已是角斗场出名的红人了,只要买他的人必会赢钱,哈哈……沫儿呀,要不哪天咱们也过去凑凑热闹。”
    这叫险中求胜,不然所有人都会被胡人之乱一直牵制,而朝中形势肯定越发对他们不利,而且赫连珏有自信,明智的燕皇若知晓此主意定会大加赞同。
    “赫连珏,我再问你一句,赫连将军他……”吴王正待沉声说完,却被赫连珏立即打断道:“法子是我给你想出来的,我赫连珏自是与殿下各担一半风险,与其外的人什么关系也没有,这不是以往玩起的乐子,吴王殿下也需要时间思量一下,我便恭候殿下的回话。”
    正文 第99章摆明态度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1 本章字数:1792
    赫连珏在说“与其他人无关”的话时,重重的捏了把苏沫的肩头,其实赫连珏早就看出苏沫的心思,她除了不信任他之外,更加敌视他。
    如此,又何谈“合作”之说。
    苏沫被他半拥半拖着下了楼,二人立于兰桂坊大门前,有下人已牵来了赫连珏的马,苏沫怔在当场思着适才听闻之事,而赫连珏已翻身上马,向苏沫喊道:“上马。”
    苏沫听闻下意识伸手,却见他指向另一匹牵在下人手中的马,那是一匹红棕色的小母马,目明毛亮,四蹄矫健,却是最上等的马匹,最重要的是此种马很温驯,最适合初学者和女人骑乘。这是赫连珏凌晨时,亲自在马市为苏沫挑来的,讲好此时便送到兰桂坊。
    大眼瞪得很大,就算它外观多么吸引人眼球,苏沫也是一点迟疑没有立即摇头,“我不会,我还不能单独骑马。”
    “你会,你与我同骑数次,你义兄专门教过你,其实早就会骑了。”他只说一个事实,与她同骑时,有时他会故意让她控制马绳,所以很确定苏沫会骑马,只是不敢而已。
    她不信任很多东西,赫连珏渐渐发现苏沫的另一面,一个让人意外却又似意料之间中的苏沫。
    “你又不是我,话只是你在说,要我如何相信你?”苏沫睁大眼睛看着他,很是坚硬的问道。是问马,却也是问他刚才的保证,“与其他人无关”,简直是痴人说梦!
    赫连珏也直直看着苏沫,渐渐扬起恶劣的笑意,他也激她道:“谁说要你信我,只是信你自己而已,难道你连自己也不相信么?”讥笑的呵了一声,赫连珏是再不管人,轻喝了马便缓步走着。
    淡然冷清的大眼,渐渐染上火焰,脖子一扭瞪上那匹母马,牵马绳的下人立即被惊得老高一跳,赶紧恭敬的递上马绳,飞快跑进了兰桂坊。
    赫连珏一直注意着后面的动静,虽然说苏沫能驾驭马,但这是人来人往的市集上,当然也要防止意外的事发生。只觉身后嗒嗒的马蹄声渐渐临近,而且很是稳当,他到小看了这个苏沫。薄唇轻抿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要人相信不愿意信任之人,除非他是神,呵呵……不过他仍有办法,让这女人听令行事。
    “赫连珏你要去哪里?”苏沫看出前面并非是去赫连府的路,于是长声喊道,她语气中极致压抑着火气。
    呵……不自觉的嘴角再微一提,嘴上喝了一声,坐骑四蹄飞踏,急速冲了出去,“去左相府,看你跟不跟得上。”
    话毕时,一人一马已消失在街角处,落在后面的苏沫只觉气的眼疼,真想…呀的立即回府得了,可是这人的劣根性……苏沫冒火喝一声,身下坐骑同样急速冲了出去。
    赫连珏大大方方的拥着苏沫拜访左相府,他意外明亮的笑声,似乎恨不得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来了这里,府中左相与义母都在府中,只有义兄刘子谨身在军中,事务烦忙没有回府。
    刘夫人也听说这几日苏沫生病了,本是要来苏府看望的,但因华容公主举办茶花会便耽搁下来,今日看苏沫完好如初的来府里,自然是又高兴又担忧的问她病怎么样。
    而赫连珏则与左相相谈甚欢,言辞有礼神情恭敬,摆明了一个态度,他就是左相的女婿,与苏沫也是情投意合。这样下来,苏沫若还看不出他如此怪异是为何,那真是睁眼瞎了。
    赫连珏不仅要向左相摆明女婿的身份,更加是让左相明白,他以及赫连府是何种立场,要遵循圣意,自便是用事实来说话。
    和乐融融的在左相府用了下午茶,赫连珏便提到苏沫要到将军府住一段时间,并讲明了赫连将军对他二人正月里比试的期望,又直言不讳的对苏沫的进步夸赞了一番,他们到客气的全夸着她,苏沫却是极力控制一再抽搐的嘴角,汗颜不已。
    临走时,刘夫人为赫连府的两位夫人准备了礼物,让苏沫当作自己送的,对二老聊表心意。苏沫才觉自己果然不懂人情事故,到都亏有这个义母为她设想周到。赫连珏又向左相大人提起要刘子慎也去将军府学骑射,毕竟他们都是要参加比试的,也免再请师傅单独教导他。
    左相大人眼中深了深,在刘子慎无比期望的眼神中,干脆的点了头。
    这时左相大人脸上的笑容越加亮眼许多,赫连珏了然在心,目的已达到,便带着苏沫与刘子慎往将军府赶。
    出来一天却已是黄昏才回府,可想而知等了一天人的老夫人,此时她会是个什么样心情。才进将军府的苏沫,将要面临的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情景。
    正文 第100章老夫人找茬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1 本章字数:2082
    随着“砰……”一声摔碗的响声过后,屋里立即传出老夫人的喝骂,“这煮的是什么东西,这么硬的米饭,让我老婆子怎么吃。”
    赫连珏与苏沫才往老夫人这来,就恰巧赶上老夫人用晚膳,老夫人喝骂之后,便传来屋里下人们求饶的声音,诺诺的听得不甚清楚。
    “走吧。”赫连珏见苏沫滞在门口,于是轻唤了一声,连母亲都惧于奶奶的坏脾气,于是手上安抚性的牵住苏沫,却被苏沫轻轻推了开,他蹙眉盯了她一眼,有丝责备之意溢出来,不过转身进房时,已是满面的笑容,“奶奶,我们回来了,在用晚膳呀,我和沫儿来可真巧,呵呵……”
    二人进了房,老夫人正坐于桌前黑着脸,屋里的下人们见赫连珏使了脸色,一个个立即收拾完惨局急退了出去。
    赫连珏立即坐于老夫人的左手边,嘴上就笑着介绍着,“奶奶,这就是苏沫,这么长时间,你老都还没有见过她吧。”
    “苏沫见过奶奶。”苏沫立即会意施了个恭敬的礼,小脸垂着,淡淡的不冷也不冷热,就听老夫人冷着声说,“目前老身只有一个孙子,你先叫我老夫人吧。”
    苏沫身形再矮一点,口中轻声回道:“是。”
    老夫人再睨了她一眼,脸色却更沉了,吐出一个字,“坐。”
    “是。”没多的话,苏沫回完话,头仍未抬,小脸沉静着,轻轻拉开椅子坐于老夫人的右手边。
    这时下人们陆续重新上了膳食,动作迅速的为各位主子布完善,便一一立于老夫人身后。
    “奶奶,这个好你多吃点。”赫连珏讨好的夹了肉豆腐给老夫人,以前卖乖老夫人都会买账,但今天却例外了,立即被老夫人一筷子赶了出去,“我还真老的吃不动别的了,竟要吃这种软弱的贱物。”说起话,便自己挑了一块煎排骨进碗,张嘴就咯嘣的咬得脆响,听来还是一块脆骨。
    老夫人再见苏沫手上未动,立即没好气的道:“怎么这些粗茶淡饭入了苏小姐的眼,竟然毫无食欲么?”不等人说话,立即脸上一凶,朝后面丫头们喝道:“眼睛没吃油盐的东西,早就告诉你们今天有贵客临门,到也不知道调制些精质食物奉上来。”再瞪在满桌子已是很精美的膳食,吼起,“这些是什么东西,我不吃了!”
    筷子一罢,老夫人气的眉尖都耀起了怒火。
    赫连珏立即笑着,软声道:“奶奶何必因这个生了火气,真是太不值的了,孙儿立即就把这些全丢了出去,看这些坏东西还敢惹你老尽生气。”
    老夫人立即恨怪了他一眼,“这些东西惹了我就全丢了,那你这个小子惹了我,也给丢了可好?”
    “呵呵……”赫连珏立即陪着笑,带气扫了眼垂脸无声的苏沫,又软声解释道:“奶奶,孙儿答应你,以后天天都留在府里陪着你好不,这会气也气了,骂也骂了,肯定奶奶也累了,孙儿给奶奶捏捏肩松适一下可好?”
    老夫人手一抬阻了他,嫌弃道:“你那双爪子没轻没重的,算了吧,别再来折腾我这个老太婆。”搭着的眼睛立即剜了苏沫一记。
    见苏沫仍未所动,一直就垂着脸,很是恭敬的陪在一边,到似这里根本没这个人存在一般。
    “你们谁去唤雪娴过来,她在少爷院里忙了一天,这会儿肯定还未用晚膳嘞。”老夫人一嗓子又换了一茬。
    赫连珏听闻,立即自嘲的苦笑起来。
    老夫人是个扭脾性子,这府里上下都知道,她骂人归骂人,可还得被骂的人应和才让她心里舒坦,这其中做得最好的莫过于赫连夫人,却不想今日这个苏沫,会是这么个闷葫芦,到是让老夫人这一时的气撒不出来。
    雪娴来了,老夫人脸上果然好了很多,虽然在苏沫看来这个雪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来了这么一个人而已,老夫人已是和气了脸,赫连珏几句劝慰下,几人也陪着老夫人把这顿坚难的晚膳给用了。
    饭后,老夫人未说让人离开,故而几人便陪着她来茶厅里歇着,老夫人的示意下,雪娴立即给她拿起了肩,吃饭起老夫人便故意晾着苏沫的,却是久了看苏沫仍是静静的不吭声,也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故而……“唉……雪娴这双小手就是巧,拿的我这肩可真舒服,珏儿你这小子可有的福享了,呵呵……”
    赫连珏淡笑不语,不过却下意识的朝苏沫看来,只见她头低着,脸上到是动了下,那是微含鄙夷的冷笑,一晃而过消失的很快。
    这种软棉的态度,果真让人很是郁闷,赫连珏凤眼一淡,却是再未吭一声。
    “哎哟,肩上舒服了,可这腿脚上可是酸麻的,哎哟……”老夫人又不大不小的嚷嚷道,一双眼睛仍然朝苏沫这里打,可是苏沫就是沉的住气,有一种你没点名道姓,我就当没听见的态度。
    一个丫头在赫连珏的会意下,立即给老夫人捶着腿。
    雪娴见丫头来捶腿,清冷的脸恼了一下,恐是第一次这般认真的打量着苏沫,那清清冷冷的眸子里,没来由的含着一丝敌意。
    “苏小姐府里可还好?”突然老夫人的语气温了起来,点名道姓的问起苏沫。
    赫连珏凤眸忍不住闪了闪,往往露出这种神情的时候,便是奶奶更加生气的前兆。
    正文 第101章珏的成长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2 本章字数:2173
    苏沫呀……赫连珏心中只摇头,嘴上恶劣的一勾,他也学了一招,事不关已,已不操心,得……他也来装一装。
    “回老夫人,府里一切都好。”苏沫轻声回道,小脸抬了起来,含着客气的笑容。
    老夫人盯着她看,心中重重哼了一记,这丫头还真是个“人物”。苏沫也含笑看着老夫人,明显的打量,不过是带着善意,没有让人觉着不舒服,反而让人没来由的对苏沫重了意。
    老夫人着一件暗蓝锦衫,身形适中透着一股子精干。两鬓斑白,头发一丝不苟的梳成一个简单的发鬓,面容庄严而睿智,却太不像一般府中的平凡妇人。
    “市井中的流言,你也听闻过?”跳得很快,立即进入主题。老夫人就看着她,眼神直硬,却并未透出鄙视之色。
    苏沫含笑回道:“听过,流言罢了。”云淡风轻,根本不在意。
    精锐的目光越见深遂了许多,老夫人冷笑道:“流言确实止于智者,不过一个女儿家行事作风有失礼数,即使智者能理解却不见得会接受,更遑论是为其辩解,那么受伤害的永远会是女子,以及她身边的人也会被波及,受人羞辱,甚至是辱骂。毁已名节,辱人门风,却是太不智之举,苏小姐,你说老身说得可也在理?”
    苏沫静盈的目光微微闪烁,脸上透出惊奇,似从未想过老夫人竟会有如此见地,她要适应古代并生存下来,对其社会风气及封建落后的思想,岂能不闻不顾一味以已为中心呢!
    老夫人是责备于她,却也是提醒于她。
    大眼含笑,首次如此明亮照人,在老夫人意料之外,苏沫立即跪拜在她跟前,诚肯的道:“谢谢老夫人指点,沫儿受益匪浅,以后沫儿行为若再有所失,还请老夫人直言不讳。”
    一个分明是斥多于教,言之凿凿训得人不得不沉服,一个却故意扭为利于自已的教导之意,一改先前高傲之姿,态度谦恭肯切受教,同时也堵住对方更多的训斥。赫连珏忍不住心中好笑,到底这一局算苏沫赢了,还是他那个厉害的奶奶呢?
    老夫人终于放了人,那是什么脸色,似激,似恼,更多的却是引起了兴趣,赫连珏嘴角微抽,看来他这个厉害的奶奶,从此以后是抓住苏沫了。
    赫连珏走在稍前,身边是雪娴跟着,最后才是苏沫,夜里静静的,三人之间也是静静的,此时赫连珏是要带苏沫去客房歇息,雪娴是要服侍赫连珏歇息。
    “你先回院歇息吧,今夜不用候着我。”赫连珏对雪娴吩咐道,雪娴冷了冷眼,轻轻的回了是,与苏沫淡淡点了头,便起步先回了房。
    赫连珏见苏沫脸上一直沉沉的,便开口问道:“还有何事让你不满意?”指的是他今天的作为,确实应该让未婚妻满意了。
    “都很满意。”苏沫淡声回道,盯着他,眼中无波,“我的房间在哪里,累了,想歇下。”
    只觉她突然变得生硬许多,不仅是态度还有神情,赫连珏感觉的到,就是从那日兰桂坊之后,苏沫的转变越发的明显起来。
    凤眸微冷,脸上也绷了起来,“跟上吧。”他先转了身,是她不言不语,更不信人,他即使要帮她,却也找不到切入口,今日这种程度已足够,有些事应该由她自己处理,毕竟他们只是协议定亲。
    晚上很寂静,也许是因为换了环境,很晚了苏沫却了无睡意,只是很累,很累。
    一直来的坚持,抓紧赫连府与左相府,如今却让她越发迟疑。但是现实中,赫连珏今日找吴王谋划的事……她更认识到,自己再难脱身,所以合作是必然趋势。
    深深叹出一口气,苏沫靠紧身旁的小丫头,听着好妹均匀呼息,感受她身上暖暖的热力,似乎这个夜并不太清冷,只是她自己“穿得太少了”而已。
    同样未睡的还有赫连府书房中的二人,赫连将军也是很晚才回府,不仅知道儿子接回了媳妇,而且他们今天做了什么,老将军也从万不应该知道的人口中,一丝落全听闻了。
    “父亲怎知我今日约过吴王殿下?”虽然是问着疑惑,但赫连玉面上神色却是淡淡的,似乎并不惊讶。
    赫连将军虎眸微缩,心下已有些了然,并且紧窒的呼息也通顺起来,但是口上却沉声问道:“我只问你,与吴王相谈目的为何?”
    “呵呵……父亲都知道了,怎么还和儿子打哑迷,无趣,太无趣!”
    一抹赞赏之光耀出虎眼,沉声不改,换一头问,“你如何肯定吴王会允诺,若他借机向皇上参你一本,以此搏得圣心,同样有机会再被皇上所重视不是?”
    赫连珏冷笑道:“若吴王果真如此,他也不过尔尔,岂用得了对手如此在意,急于对付上他。”
    “继续。”老将军面上已安稳下来,透出更加耀眼的欣慰之色。
    “如今越王称胡人袭击,卧病于王府,不仅避过事非,更加表明了一个态度,便是支持太子。吴王属下是胡人身份,已成众矢之的。胡人身份换不了,那么吴王便会永远存有这个污点,以他的心智及抱负,岂能放过如此良机不是。”
    赫连将军连连点头,却明知道还是忍不住装疑问道:“若你那馊主意让圣上冒了险,你与吴王果真能负得起责任?”
    “呵呵……那儿子也问问父亲,今日圣上有没有说,儿子会猜准吴王会进宫面圣,圣上定会同意儿子这个馊主意呢?”
    “哈哈……好好!”赫连老将军神情激动,笑声中已对赫连珏非常肯定和赞赏。
    正文 第102章角斗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2 本章字数:2030
    吴王的态度;的确在赫连珏的意料之中。
    早上几人正在练功场活动手脚,就有人下送来一封信给赫连珏,苏沫见此立即走近查看,信纸上就三个字,“角斗场”。
    “角斗场”设于京城最热闹的华容大街街尾,赫连珏及苏沫不用询问地点何处,只看这街上行人的走向,便一清二楚。
    这原本只是一块闲置空地,场地宽阔直径可达几百米,大门上立有两个彪形大汉,一个口沫横飞的中年男人,正一一收银检票入场。
    赫连珏与苏沫二人排在几十人之后,队形乱七八糟,身后紧接着涌来更多的人群,手中抓着银子争先恐后的挤挤攘攘,有的甚至拖儿带母,叫嚷不断。苏沫竖着眉头,不仅因现场窒人的气氛恼人,更因这些人如此痴醉而生厌。
    “跟我走。”赫连珏唤了一声苏沫,拔身便先向前挤去,他人高马大自然前进的很快,可苏沫就难了,根本跟不上他的脚步,被人攘的东倒西歪,心火便突突的往上顶,这吴王干嘛非约在此处见面!
    正焦的挤不上去,手上突然有人一抓,“跟紧了。”赫连珏冷着脸,实是一再压抑着火气,另一只手,已毫不客气的出手击开阻碍,有人被打的恼了,恶眼瞪过来,却见赫连珏更加厉颜冷色,面容生寒,便诺诺几句消了去,果真是人善被人欺不是。
    苏沫被赫连珏拥着胸前,有他全力护着前行,果然少受很多罪,此时才觉这人身形如此高挺,身手与气势确实摄人的很,到是一路冲过来,没一个敢像他们这般张扬,入门时那检票的中年人,虚眼着重的看了眼赫连珏。
    他们进门后,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小子过来领路,苏沫疑惑的看了眼赫连珏,只看他撇嘴道:“他的人脉很广,说不定路上遇着的某人,就是他的人,嗤……”似不屑得很。
    苏沫只得到一个提示,这吴王对那个位置,看来是势在必得。
    角斗场的布置与现代的斗牛比赛场很相似,因为是临时搭建的场地,故而还没有什么单独包间,不过也有明显等及区分,前面坐的位置很稀松,全是贵族中人,后面的却是挤都挤不到,自然是身份地位低下的百姓居多。
    而吴王选择便是最后一排,他身边正好有两个空位,三人附近落座的人也不似外面那么噪杂,或者说激动。
    故而他们的谈话定是安静而安全的。
    “这种场面,没想到苏小姐也会来,呵呵……”吴王看苏沫一身别扭的男装,不尽失笑道。
    苏沫道:“事关已身,我为何不能来。”场中正有人与一只大老虎斗起来,那人只着长裤,上身光裸,手上似只拿有一把短刀,见那老虎冲上去,那人举刀向前……苏沫立即转开脸,她看不了这个。
    吴王看着她淡淡含笑,眼中闪过狡光。
    赫连珏直接道:“何事会困了你,说吧。”
    “呵呵……”吴王轻笑一记,面上却冷然不已,“你不仅自信而且自大,我做不了的,你未必会行。”
    “那得说了才知道。”
    吴王也直言道:“此事非得你的女人做,你可会答应,可会做得出来?”明显的是有危险,而这危险必需是苏沫独自承担。
    苏沫立即紧张的看向他,听赫连珏冷声问起,“到底何事?”
    吴王道:“你的点子确实是唯一可行之法,但是前提必保我父皇安危,只是这‘适合’的野兽不是问题,驯兽之人也确定了,但是却无法通知于他。”
    “他”就是达鲁,吴王说完便盯着场中之人,赫连珏望去,那正是吴王手下达鲁,此时那只凶猛的烈虎已被他杀死,鲜红的血液沾满他一脸,看起来特别的恐怖。
    以前要进入关押胡人的监狱根本不可能,不过因有这场角斗比赛,胡人全被关押于角斗场里的铁笼之中,就像是牲畜一样被打骂糟蹋。但因这场比斗参于了赌博,故而一些看好的胡人,便会被人特别对待,这指的也不过是拿食物喂饱他们而已。
    而给食物的人多半是女人,贵族里闲的无事可做,好奇心很重的女人。
    她们会亲自拿些食物像喂宠物一般饲养他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