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而给食物的人多半是女人,贵族里闲的无事可做,好奇心很重的女人。
    她们会亲自拿些食物像喂宠物一般饲养他们,喂饱押注的胡人之外,更加对他们这种弱势群体嘲笑和贬斥,以达到他们畸形的虚荣心和豪赌的快感。
    “不行。”赫连珏立即拒绝,就算苏沫进入关押胡人的地方,不被人发现或怀疑,但是那个达鲁,他已被摧残成如此噬血的凶狠,已与野兽无异,很难保证他还能接受燕国人对他的“好意”,说不定当场便会揭露苏沫的行径,那么苏沫……
    “哈哈……我说你做不了,确实一点也没有说错。”吴王似失望的站起身来,只道:“也给你们一天时间考虑,过时不候。”他也不是完全非要以此上位,赫连珏计策虽妙,但若要他一人祸福同担,这却不是吴王的作风。
    正文 第103章再反击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2 本章字数:2044
    二人回府途中都未交谈,不过两人面色都非常凝重,赫连珏只觉吴王是故意给他难堪,让女人单独去涉险,决非是他赫连珏的作风。
    而苏沫却只思着一事,胡人的事必需尽快解决,危险一直纠缠着她,让苏沫已如惊弓之鸟。
    “苏沫……”进府后,苏沫沉着脸走在前,后面赫连珏突然唤了一声,苏沫脚下顿了顿,只一下又起了步,只道:“去练功场吧,他们肯定都等及了。”
    赫连珏深深的凝视着前面的女人,刚要出口的好意阻止,暗暗的压在心底。他们只是协议关系而已,有些事他没有立场为她做决定。
    但是赫连珏面上却渐渐沉冷了下来,一双铁拳紧紧握在一起,坚硬的感觉犹如……他此时心中那般紧绷…沉重……
    苏沫走进练功院门,突然就怔在当场,赫连珏走近一看,才见门口是一男一女相拥的画面,其实说拥抱,不如说是男人救了差点滑倒的女人。
    “姑娘你没事吧?”男子高壮的体魄,面容深遂而粗犷,一只胳膊受了伤缠着绷带,另一只手急扶了把身前端着茶水的雪娴。
    “没有……没有事,谢谢公子。”雪娴手忙脚乱的抓住拖盘,身后男子急伸过手抓住托盘上要掉的茶壶和碗,困为事出紧急,两人到都未发现男人拥着女人的姿势有多暧昧。
    “啊,少爷…苏小姐你们回来了吗。”雪娴稳了身子,才觉两人姿势有多不雅,突见门口站着的二人,便又急撤开身,不想身形拔的过快,手上托盘又要再掉,身后男子哎一声,情急之下一把抱住了身前的人,口中还讲道:“姑娘,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多危险呀!”
    雪娴面红耳斥,只觉整个身子都被男子抱满怀,又羞又恼,似有些委曲的看着赫连珏,却见赫连珏面上扬起很明亮的笑容,口中就嚷起声,“高义,你这家伙……咱们有多久没有见面了,哈哈……”
    苏沫看向那个高壮的男子,他已温和的扶着雪娴稳了身,粗犷的面上也是扬起了亮笑,“小珏,还是这么没大没小,大哥都不会叫了么,哈哈……”
    两个男人完全忘却了别的人,二人哥两好的来一个很大的熊抱,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老夫人由两个丫头扶着来练功场,其实整个上午,自从知道赫连珏与苏沫又无故离府后,老夫人便已来了好几次,故而一听二人回府了,她便又来找茬寻事了,苏汪见了人来,立即就躬身行礼道:“苏沫见过老夫人。”
    这时赫连珏与高义听闻,便向老夫人这里走来,正兀自射箭的刘子慎,也跑来给老夫人施礼。
    所有人都见过了礼,老夫人正身站在门口上,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在苏沫上下细细打量,活似探照灯一般精密而严谨。
    “你这一声不吭又跑去哪里了,昨晚还说什么受教?”老夫人冷斥了声,厉声责备道:“难道就你这种随便的态度,还顶着这身男装跟珏儿东跑西荡,你到是还有一点女儿家的羞耻心没有?”
    老夫人手中龙头拐杖厉害的震了震地面,冷颜厉色喝着人,就似苏沫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在场的人谁没有被这老夫人训过责备过,此时都是一脸担忧和同情的看着苏沫,而赫连珏也只看着苏沫。
    昨夜老夫人就训过苏沫了,这是府中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大家更清楚,长久以来少有人在老夫人面前不吃亏的,但这个苏沫似乎是个仅有的例外。
    “是老夫人,苏沫知错了。”清淡的声音立即回道,苏沫垂着脸,面上平平,并非别人以为的窘愧之色。
    老夫人眼中深遂,冷笑道:“一句知错了谁不会,你现在住在赫连府,就再别讲什么你原先如何如何,在府里就得守府里的规矩,少把你苏府的坏风气带进来,教坏了府里的人,哼!”
    其实苏沫真想说冤枉呀大人,为什么老夫人就抓着她不放了,也不问他们是什么事,好坏一道骂了再说,你到是要我怎么回你?
    苏沫蓦的抬起了小脸,先看了眼面无表情的赫连珏,还好他并没有恶劣一味看好戏就成,再正眼看在老夫人的脸上,身子微一躬。
    “老夫人责得好,教训的在理,苏府不过一商贾之家,与大将军府果真是天差地别,家风与规矩确实存在‘差异’,从今日起沫儿去哪里,做什么都会事先给老夫人报备一声,若老夫人认为还有什么不足的,就请你老趁机给沫儿讲讲清楚,以防再犯同样的错误,惹你老冒火生气到还事小,但若因苏沫在这里,日后府里人在行为上有什么差驰,沫儿实在是受不起,这么大顶帽子来压人。”
    不卑不亢,温言软语,又是一击成功的把“理”打回去。也许是个性使然,她错了,任人责备批平,她肯定受教,如若故意找茬寻事,她岂能任你乱压人,说白了,她苏沫可从未想过在赫连府长久待下来。
    而这记反攻只是个初场而已,将来要面对的岂止这般简单的局面。
    正文 第104章莫名在意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2 本章字数:2011
    在所有人意料之外,老夫人却未如众人想象那般生气,到是发现什么奇妙的事一般,精锐的双眼绽放出异样的亮光。
    “这么牙尖嘴利的丫头,不磨磨你的脾性子,再机灵日后却也难成气候。”老夫人心中暗忖道,嘴上哼了好大一声,只对高义说,“她就交给你了,两天一次检查,举时若她未有进步,我定拿你高义的问话。”
    “哈哈……是老夫人,高义收下这个徒弟了。”高义笑声总是这么洪亮,手掌成拳击在赫连珏的肩上,那眼里涌出调侃的好笑之意。
    苏沫学的很认真,按着高义教导的步骤,已连射了几箭,可惜臂膀力不够大,根本射不到规定的距离,次次未近箭靶,长箭就软了下来,而苏沫却并未妥协,一次不行便来两次,于是一直这般重复下去,一旁指导的高义,多次建议她休息一刻,但全被苏沫轻声回了好意。
    小脸涨起了红潮,额上全是汗水,手臂也有些打颤,可是她却不想停下来,心中一直记挂的吴王的话。其实吴王完全可以找他人代劳,而偏要她去探视达鲁,其目的果真是赫连珏意气所想,只是要让人难堪而已么?
    赫连珏手上拔弄着弓箭,却显得很是心不在焉,只有立于他身边的雪娴知道,打一开始,赫连珏就时不时的盯着苏沫,眉头一直未展开过。
    难道是为老夫在人刚刚的话担忧么?雪娴是如此聪明的人,自然也看出老夫人对苏沫并非厌恶,而赫连珏她却看不甚明白了。
    若真担忧着苏沫,当时为何不在老夫人面前解释一番?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高义见苏沫怎么也劝不了,于是便朝赫连珏走来,好笑道:“她怎么了,是你的原因,还是你们两个的原因?”
    赫连珏拔箭瞄准,手上一松长箭就射了出去,无意外的又是正中红心,他只道:“有兴趣么,咱哥俩来一把。”
    高义立即取笑的看他一眼,受了伤的右臂动了动,“我到是对你和苏小姐的事感兴趣一点,呵呵……”
    好意外,玩劣任性的赫连珏,也有这般走神的时候?
    赫连珏面上微一僵,手上又搭一箭,眼上却下意识的瞟向苏沫,突然见她颓力的摔倒下来,立即手上弓箭一放,便冲向苏沫。
    高义脸上微愕,立即会意的笑起来,向身边的雪娴随意的道:“看到没,这家伙有些异常哦,呵呵……”暖昧的笑起来,却听雪娴哼一声,小脸微微泛着冷,扫了那二人一记,便转身离了开。而高义却怔在当场,惹到她了?他说错什么话了么,莫名的在头上抓了两把。
    “我很不想管你,可你真使人觉的太碍眼了。”赫连珏急着跑来,见苏沫一双小手都灼红破了皮,很是恶劣的烂了口气。
    对着双手呼了呼,脸上却突然自嘲一笑,痛了就吹吹,她又不是孩子,突然就硬气的站直了身,一手就再抓起那把长弓。
    赫连珏凌眉上立即猛一跳,目冷脸黑,表情很是丰富。
    苏沫微勾着嘴角,小脸红潮未减,汗湿的容颜越觉柔弱的很,声音淡淡的,“诺,你帮我看看,能不能把这弓改改,我实在是对它无能为力了。”
    而脸黑的赫连珏却觉,他是快对她“无能为力”了,真想把她的脑袋掰开看一看,这女人为何总是这么异常得很,一冷一热,女人果然多变。
    可他的感觉和神情呢?对一个玩世不恭的人来说,不也是异常的很吗?
    “长弓都是这般构造,自己不行就承认,何必还耐在它身上!”嘴里没好气,手上却接过大弓,见她发红破皮的小手时,凤眸立即就暗了暗,猛得又撇了开。
    而苏沫只盯着那弓说话,“这硬弓太长,本身就很重了,使用的人不仅要承受它的载重,还要精准射中目标,不要说女儿家,就是一般平凡男子也未必轻易驾驭得了……”
    听苏沫说的认真,高义也过来插了一句话,“那苏姑娘是要想出办法让它…呃……平凡下来,使你轻易驾驭它吗?”打趣的看着苏沫,并未把她的建议当回事。
    苏沫微微含笑,“师傅,以后就叫我苏沫吧,叫苏小姐听着太生份了。”
    “哦,呵呵……那好呀。”高义好笑的瞄了眼赫连珏,只见赫连珏立即不屑一笑,只对高义道:“这种长弓本就是军人所用,这点重量对我们来说会重吗?切……你还把一女人家的话当真了不成!”
    苏沫听闻,脸上一肃,立即反驳道:“燕国连年争战,死伤的军民无以数计,连年征用大量的百姓冲盈军队,所以才会造成兵多粮少,土多却少人耕种的险象。故而一息战,圣上立即大力发展农业,但是真正的劳动力却全充盈在军队里,如今百姓是有了土地,但家中不是老就是小,可想而知这兴农一途虽利民利国,却并非能够如圣上所期望那般立见成效。”
    正文 第105章羞涩男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2 本章字数:2145
    苏沫会这般说并不是没有根据,这些时日由苏府收购粮食上,以及萧氏与众大掌柜议事中,听闻各地开肯的粮田面积上得出的结论。虽未尽全面,但明年百姓地里的收成确实只见一般,估计若明年战事一起,燕军同样会面临紧缺粮食的困境。
    “呵呵……苏沫虽是商贾出生,但是见识不仅高于一般贵族小姐夫人,甚至可以说连师傅这等男儿也比不得了,呵呵……”高义首先笑出声,这一次明显的多带了重真诚,见赫连珏一脸怪异的盯着苏沫,一扫适才戏谑之色,确实是惊讶苏沫竟会有这般理论。
    其实苏沫所说道理,他二人以及朝堂上下,甚至燕皇本人岂有不明白的道理,但是如今面临强敌威胁,要保全燕国不受外敌侵犯,确实只有军人才能作战,战火无情死伤难免,征集百姓壮丁充盈军队这是必然趋势。
    高义一手拿过赫珏手中的大弓,口中随意的问出,“苏沫,难道你有解决之道不成吗?”当然不相信一介女子还有什么更高的见地,毕竟这是国中大事,圣上早就在朝堂里与各位资深的大员深讨过,结论当然是无果。
    而赫连珏却正视着苏沫,由他的经验所得,这女人能说出惊人的大道理,必然能“自圆其说”,所以此时他心里震惊可想而知了。
    苏沫一面轻轻按摩着手掌,一面笑道:“也许在你们听来,我不过是意想天开而已,呵呵……”先自嘲的笑了笑,她的想法确实不成熟,但人,就是有太多想象,才会去创造,有所进步不是。
    又道:“如果这一词‘军民’,军与民能够互换角色,当然我所说的只是一部分而已,这部份人在有战事之际,民即是军,虽不至于与真正的军人实力相当,但是,却能增强燕军主力的攻击能力……”这话一出,跟前的两个男人立即透出兴奋的光芒,各自互望一眼,确实,苏沫说的很是理想化,但若精密计划……
    “……而在战事停息之时,军即是民,一方面大力发展农业,一方面也减轻了百姓的负担,而且还能节约军队里的开资,再把这一部分节约下来的经费,用于开发农业设施,或者研发和制造武器上,这岂不是一举数得么?”
    此时两个男人已完全震惊了,“开发农业设施”及“研发武器装备……”这两个新鲜的词,却让两个热血男儿,血液立即沸腾起来,发展农业是圣上期望,武器研发这不仅是圣上提及过,而且更是燕军目前必要解决的困难。
    胡人的铁弓硬弩扬名天下,铁骑威猛难敌,全是燕军最致命的威胁。
    高义道:“所以你会说要把这弓箭做‘平凡’一点,使一般人都能驾驭…攻击敌人……”眼里深思起手中大弓,赫连珏眼中也透满深思,看着弓箭和远处的箭靶,下意识的研究起来。
    苏沫自嘲笑道:“我却只能说说而已,要把这弓箭改造得轻巧却不减杀伤力,那就不行了,不过……”手上拔了那只长箭握在手里,把箭尖晾在二人面前,道:“这箭尖是圆形开端,若制成梭形,要是三角形的话,可能会更加有攻击性是不是……”
    两人心中立即赞了一声,箭尖制成梭形,这是兵部刚研制出的结论,已试制过这种长箭,确实比圆形开端更加尖锐,易于一箭至命。
    说罢,苏沫脸上轻轻荡着笑容,只盯着赫连珏道,“我答应他的条件,你帮我准备。”说时,赫连珏还未从适才的话中醒眼,细一琢磨这才明白她说的是今日吴王的条件。
    “苏沫,你等一等。”赫连珏立即拔身跟上她,伸手就拉人的手臂。
    “呃……”苏沫脸上一苦,非常极力的忍着疼痛,对赫连珏一记恨瞪过去,怪道:“你以后少对我动手动脚,我们不过是…唔……”
    见高义看过来,赫连珏立即捂住她的嘴,不是完全不能让高义听闻,而是……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就是不想苏沫讲出那句假定亲来。
    “你们俩在干嘛,打情骂俏么?”高义打趣起来,在他戏谑的眼光中,赫连珏却觉脸上微一热,心中也意外的猛一跳,大声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你若去给父亲提议的话,他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话完就拖着人离去,苏沫唔唔的拿眼狠瞪他,赫连珏却当未看到一般,急跨几步直往自己的院里去。
    “这小子,害羞不成?”高义又习惯性的抓抓头,也动了身,他这就找义父去,苏沫刚刚那一席话,一定对现今的燕国有所益处。
    所有人都离了去,唯有刘子慎一人仍然拔箭射箭,清秀的面上闪着冷意,特别是赫连珏拖走苏沫之时,那清冷的气息竟与冷傲的雪娴不相上下。
    正文 第106章坚强与柔弱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3 本章字数:1766
    “手拿过来。”赫连珏房里,他正给苏沫的双手涂药膏,绿色的药膏散发着薄荷的味道,涂在手上时,清凉舒服,立即缓解了肌肤上的灼痛感。
    苏沫一面手上涂匀药膏,一面打量着他的房间,两进的屋子,外面是个小厅,他拉她进来坐在里屋,与于自己的屋子格局一样,只是摆设方面偏向阳刚之气。
    里屋的墙上挂着数把大弓,外面的小厅里也布置着长短不一的铁剑,乍一进来让人以为是进了他家的兵器库。不过布置上都很协调,少有那种易碎的花瓶之类的装饰,这到与她一样,苏沫也不爱那一碰就碎的东西。
    这与她这的个性也很相似,她确实是一个很坚强女人。
    手上破皮的地方都渗着血珠,为她上药包扎,苏沫却是连吭都没有吭一声。赫连珏的凤眸中闪出幽深的水光,他的手上还握着她的小手,突然觉的大手包着小手的感觉很……心里蓦的荡了荡,下意识的就握紧了细白圆润的小手。
    “嘶……”苏沫受痛一哼,“你是伤我,还是在救我,痛死了。”
    凤眸幽光微闪,透出冷笑,“都包好了才叫疼,你是感觉迟疑,还是脑子不好使,根本就做不了的事,还去坚持……果真是你这种女人才会做的事。”
    苏沫看了眼他,小脸轻一撇,淡然了许多,边起身边道:“有些事不是我想撇开就会没事,从来都是它们找向我的,难道不是吗?”自嘲的笑了下,轻声道:“那事……还得你帮忙,怎么进角斗场,何时去最妥,我确实不好打听。”
    “谁说非要你去,放心我自有办法。”赫连珏立即接道,话说的稍快了一点,苏沫奇怪的看他一眼,赫连珏轻声一咳,只道:“吴王要你去冒险,你就去么,难道你身边的男人都死光了不成。”
    苏沫便更加奇异的盯着他看,大眼里奇怪又研究,听他这解释的话,怎么越像那传说中的关心呢?
    “你想太多了,”突然额上就是一记磕来,苏沫捂着额脸上痛的皱起来,“别再对我动手动脚,你耳聋了呀!”蓦的一声就扬了起来,只听外房一串脚步声过来,门口就有一声问道:“少爷,你们没事吧?”
    雪娴站在门口,只看屋里的二人脸色都不太好,特别是赫连珏一见她来,俊美的面上立即刮起风暴。
    俊脸上刮出冷光,声音也厉了起来,“你在对谁大呼小叫呢,苏沫,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哦,我的身份?”苏沫听他这么说,小脸上立即烂了开,“是啊,我一个商贾之女,在你们这种贵族大家中,哪还有什么身份、地位,就是连一句真实的话,一个下意识的真性情,也要被你们斥责,被世俗所限止,而且连一声冤枉也不要喊,这就对了是不是?”
    大眼蓦的泛红,带着伤和怨恨瞪着赫连珏,眼眶中晶莹的水光闪闪发亮,却是倔强的死死含住,溢满眼眶的水渍硬是一颗也没有滑落。这是在兰桂芳出事后,她第一次暴发出真实的心境。
    其实吼出的这所谓的身份呀地位什么,对苏沫来说根本不在意的。只是一个人承担太多的负累,有时真想找到一个出口,却不过是一时激愤而易,现实摆在眼前,她不应该如此激动怨愤的,所以……
    瞪大的眼睛轻轻一搭,一行水花冒出眼皮,她却嘴角微勾了勾,展开一抹无奈之极的笑容,涩声道:“就当我什么也没有说吧,那事就劳你上上心。”缓步走了出房,一直没看赫连珏一眼。
    而赫连珏面上却是连自己都未发现的自责,见她流泪哭泣,手上伸了伸却终究没有唤住人,只是深深的凝视着她的后背,心中微揪了下,紧紧的有些难受,他第一次生出这种奇异的感觉。
    在他眼里,苏沫是独立、坚强、聪明,又多变的女人,却不应该是软弱纤细的平凡女子,看着她微泛感伤,眼泪连连却故作坚强的容颜。他真想收回适才的话,也是第一次觉的自己错了……她当着别人吼他,当时不过是觉的少面子而已,却不想口无遮拦的话却那么伤她。
    此时,他很想把苏沫再抓回来,只为拭掉那碍眼的眼泪……
    “少爷,夫人唤你与苏小姐晚膳时去她那里用。”这时冷冷的声音响起,赫连珏闻声望去,那惊诧的神情,似乎早忘了房中雪娴的存在。
    正文 第107章要她做主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3 本章字数:1924
    晚膳时间,赫连夫人特意准备了精美的膳食,赫连珏与苏沫,还请了雪娴一道过来,将军大人今日则有事不能回府了,这看人齐全了,赫连夫人便吩咐下人们布膳。
    苏沫进府时匆匆给赫连夫人见了礼,这两日都在老夫人房里用膳,今日才算正式来见赫连夫人。
    “沫儿来,挨着我坐。”赫连夫人亲切的拉着苏沫坐于身边,又使眼色让下人们把赫连珏安置在苏沫跟前,而雪娴则于她另一面就座。
    苏沫含笑的看着赫连夫人,“这才来见婆婆,沫儿到是越来没礼了。”
    “说什么呢,我这里不新那一套。”赫连夫人怪眼笑道,立即让苏沫觉的随意了许多,确实礼多恼人,在老夫人那里从来都轻松不起来的,不过……苏沫瞧了眼对面的雪娴,大眼微一搭,斜了眼身边之人,其实心里早就会意婆婆要说什么。
    “沫儿,谢谢你送我的礼物,婆婆都很喜欢。”安静的用完了晚膳,几人便移至茶厅里用些茶水,谈谈正事。
    赫连夫人奇怪儿子何故突然变的沉静了,于是便与苏沫东一句西一句聊谈起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